現在大部分的超市都已經關門了,大潤發超市這邊還在進行盤點,雖然白天賣了不少的貨物,但所有的人臉上都不怎麼高興,今天都是在降價銷售的,晚上7點的時候,他們這邊幾乎就沒人了,所以不得不又調整了一下價格,比原來的價格又下降了3%,別看這3%不多,但是已經低於成本價了,如果要是繼續下調的話,他們這邊就不是開業賺錢了,而是跟李天那邊一樣,純粹就是開業賠錢了。

總經理一圈又一圈的在那裡轉著,大量的財務在那裡算賬,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位總經理感覺到越來越浮躁了,自從遠華超市進入山泰市之後,就沒有好好的睡一個覺,這個遠華超市實在是太強了,他們進入山泰市不是試探性的,而是直接跟大海的波浪一樣涌了進來,不但在市區的中央位置創建了旗艦店,而且在周圍的小區還擁有大量的便利店,這可以說是大中小三級結合,強佔了整個山泰市大部分的零售市場,剛開始那一周的時候還沒感覺到,當第四周的時候,他們的銷售額下降四成的時候,這些人也算是感受到了。

「總經理,我們這邊的賬目算出來了,今天總共虧損35萬元。」聽到這個數字之後,這位總經理都感覺到自己的心在滴血了,今天僅僅是虧本營銷幾個小時而已,都已經是虧損了35萬元了,明天從早到晚都是這個價格,虧損的數額肯定會更多的。

這一次,總部那邊經過了大換血,新上任的領導層不願意放棄山泰市這個地區,因為這裡是一座旅遊城市,人來人往的很多,在這裡如果經營得好的話,它比普通的地級市要強得多,所以上面就制定了作戰的策略,超市之間的對攻,也就是傷敵一千,自損800,基本上都是用價格戰來對工的,第一天都感覺到心疼了自己,還算是見過世面的總經理,換成其他人的話,這時候都能感覺到心在流血了吧。

正在想著的總經理電話響了,拿起來那邊就是銀座超市的總經理,雙方原來是競爭對手,但是因為遠華超市的原因,所以雙方變成了合作夥伴,聽到對方的聲音,就知道對方那邊也損失不少,銀座超市的數量稍微多一點,所以他們大約損失了50萬元,雙方都感覺到有些得不償失,可如果從這裡撤退的話,恐怕他們都是心有不甘的吧,他們都算是國內的大集團,不管是資源還是人員,都要比對方強很多,被一個從小縣城當中走出來的牌子打敗,這兩位商學院的高材生都不願意吧,這個恥辱會伴隨他們一輩子的。

「總經理,我們明天還要執行這個政策嗎?根據我們剛才的估算,明天的虧損至少要在百萬元以上,而且這個利潤很難補回來,那邊已經發布了報告,他們會恢復昨天下午5點的價格,如果我們戰勝了,我們如果不恢復那個價格,在老百姓當中會有很差的口碑的,這個口碑可是無價的,一旦以後有新的超市湧進來,我們的信任立刻就沒有了。」財務部門的人立刻就把明天的情況估算出來了,這位總經理無奈的點了點頭,已經是進入了價格戰,如果第一天就撤退的話,那自己連應戰的能力都沒有,會更加讓人恥笑的。

「你們這些人都打起精神了,咱們大潤發超市是國內零售業的龍頭,那個小子懂個屁呀,不就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子嗎?對我們來說還沒有什麼要緊的,他自己那邊的資金也不見得多麼的豐厚,我估計今天晚上也在後悔,他們在整個山泰市的地皮比我們大得多,所以這些人虧的也就更多,我倒是要看看他們到底有多少的資金。」說到這裡的時候,這位總經理竟然感覺到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

就在這位總經理想要繼續訓話的時候,門口跑進來了總經理秘書,這個總經理秘書剛才是跟李氏集團內部的人通話,那是這位總經理秘書的線人,看到總經理秘書回來,總經理讓屋子裡的這些人出去了,既然是見不得光的事情,就不能讓這些人都在這裡聽著,省得日後成了這些人的把柄,別看現在都是自己的下屬,可要是在這個事情上栽了,鬼知道他們能幹出什麼事情了。

「總經理,這件事情大事不好了,我的線人告訴我,他們從李氏集團那邊拿來了大筆的資金,今天下午就到賬了兩億現金,而且還有一筆資金沒有過來,據說是因為銀行的原因,明天一早就可以過來,如果這個消息屬實的話,咱們這邊根本扛不過他們呀,咱們這邊只有不到4000萬元的儲備資金,如果要跟他們繼續對抗的話,那得趕緊跟總公司求援呀,要不咱們會吃虧的。」這位總經理秘書著急的說道,總經理的臉上表情也很豐富,這會兒簡直就是恐懼了,這個李氏集團怎麼會那麼厲害呢?隨隨便便就能夠拿出兩億的現金來,難道他們都是賣印鈔機的嗎?

總經理給自己點上一顆煙,他必須得把這裡的真實情況回報給總部,按照自己打探到的消息,對方至少準備了3億的現金,如果要跟他們對打的話,刨除我們這邊的一些優勢,這邊的資金至少也要在1億5000萬以上,如果達不到這個資金總量的話,恐怕是沒有辦法賠本下去的,總不能後面沒有貨了吧,雖然總不可以繼續發貨,但是每個分店跟總部都是要結算的,到時候這邊不結算,總部那邊還會繼續支持你嗎?

況且就跟李天猜測的一樣,有個別股東是不願意跟這邊浪費時間的,還有很多地方是可以開闢的,沒有必要在山泰市這個地方浪費時間,比他好的地方多的是。 459「庫夫卡斯基,這些人讓我來就行了……」陰影之中,一直跟隨葉星辰的庫夫卡斯基眼見葉星辰被眾人圍住,正要衝出,卻被葉星辰的聲音制止,直讓這群黑衣人臉色微微一變,他們一直都以為只有葉星辰一人,卻哪裡想到竟然還會有其他的人在附近。

「你們是韋靈超派來的吧?」葉星辰慢悠悠的走向眾人,很是隨意的說道。

「殺……」那群人卻不理會葉星辰的話語,口中同時大喝一聲,就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朝葉星辰撲來,一部分注意著周圍的動靜,生怕就被人伏擊一般。

「本少爺今日心情很不爽,既然你們來了,那就一個也不要走了,刀……」葉星辰見這群人二話不說就朝自己撲來,口中冷哼了一聲,接著就見到黑影之中忽然扔出了一把唐刀,葉星辰一把抓住刀柄,輕輕一把,刀身剛剛出鞘,就泛起了陣陣刀芒,一記橫掃,沖得最前面的幾人還沒有做出反應,脖子上已經出現了一道鮮紅的血痕,接著就是好幾道血泉噴涌而出,葉星辰竟然毫無所謂的任由這些血液噴洒在自己的身上。

其他的一群人見到這等情況,臉上沒有任何的畏懼之色,依舊朝葉星辰衝來,不過這一次他們分成三個一組,一人防守,一人進攻,一人突襲,不斷的朝葉星辰靠近。

看到這些很有紀律,全由高手組成的殺手,葉星辰冷笑了一聲,也不多做動作,就是最為簡單的劈砍朝最前面的這一組人斬去。

這一刀聚集了他全身的力量,一股強大的威勢散發出來,負責防守的那人剛剛伸出砍刀抵擋,葉星辰的血斬已經到了他的頭頂之上,狠狠的撞擊在那把砍刀之上,那人只感覺彷彿泰山壓頂一般,雙臂一陣發麻,竟然再也拿捏不住手中的砍刀,就這麼掉落下來,葉星辰手中的血斬卻毫不留情的刺進了他的心臟,接著順勢一帶,又解決掉他旁邊一人,身影卻一個扭曲,躲開了另一人的攻擊,左手已經出現了一把小刀,狠狠的刺進了那人的脖子,眨眼之間,三人全數斃命,所有人心中都生起了一陣寒意,這個傢伙實在太過恐怖。

然而,葉星辰整個人就如同戰神附體一般,所劈出的招式沒有任何的花哨,全是最為用力的一記猛砍,一個人的威勢,硬是壓得對方好幾十人連連後退,更是不斷的有同伴被殺,這一切直讓眾人心中的恐懼越來越大,就連黑暗之中的庫夫卡斯基也是喃喃嘆息道:「這小子,要發泄也不用這樣吧……」

僅僅不到十分鐘的時間,所有人已經全部死在了葉星辰的刀下,葉星辰渾身是血,背上,肩上,也多了幾道傷口,那是打鬥過程之中無法避免的時候所中的刀傷。

望著倒在地上的幾十人,葉星辰也懶得追究他們是誰派來的,總之,經過一番血戰之後,他發現自己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招呼庫夫卡斯基一聲,很快離開了現場。

就在葉星辰離開之後,一片寂靜的小巷之中,忽然出現了三名身材有些佝僂,有著一頭白髮的老人,每一老人的眼中都露露出陰冷的目光。

「就是這個小子收留了冰家的那個丫頭?」站在中間的那名老頭陰冷的說道。

「不錯,這小子和青幫,洪門的關係匪淺,而他的身手剛才你也看見了,想要殺掉他實在困難……」右邊的一名老頭淡淡說道。

「老三說得不錯,我們想要殺掉他很難,不要說剛才還有一個散發著怪獸氣息的傢伙在,我看我們還是得重新計劃計劃……」站在左邊的那名老頭也開口說道。

「可現在我們根本沒有冰家那個丫頭的線索,只能夠從他身上下手呢……」中間的那名老頭卻是眉頭緊皺。

「我們可以從他身邊之人下手啊……」老三忽然開口說道。

「我早已經做過調查了,除了他很可能一個人出來外,他身邊的每一個人,出來的時候都有許多精銳保護,就算是我們,想要對付任何一人,都要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而且還不一定能夠將人抓走……」一旁的老二淡淡解釋道。

「老二說得不錯,看來這次我們只能夠等待了……」中間的老頭最後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或許只能夠這樣了吧……」其他兩人也同時嘆息了一聲,三人的身影又這麼消失在黑影之中……

過了片刻,葉星辰卻再一次出現在現場,在他的身後,站著兩米多高的庫夫卡斯基,望著三名老頭消失的方向,葉星辰的眉頭緊緊皺在一起:「冰冰?難道說冰家已經慘遭不測了么?看來得讓她先去血狼呢……」

「你剛才為什麼不殺掉這幾個老頭?」庫夫卡斯基卻是忽然開口問道。

「他們不過是負責人而已,根本不是真正的主使,就算殺掉他們又如何,反而會打草驚蛇,走吧……」葉星辰搖了搖頭,決定馬上把冰冰和她的那些弟弟妹妹一起送往血狼基地,在那裡,他們的生命安全可以得到保障,更可以接受最好的訓練。

回到閃耀之星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三點過了,讓最好的按摩師為自己好好按摩了一番,又在李琳的幫助下,處理好了身上的傷口,接著就讓李琳和紅蓮去找到冰冰,隨冰冰一起去血狼基地,而他自己,卻是回到了房間呼呼大睡起來。

離東方藍洛的生日還有三天的時間,這三天的時間裡,葉星辰哪兒也沒有去,每天都呆在閃耀之星,要麼就是睡覺,要麼就是找庫夫卡斯基單挑,來發泄心中的那種鬱悶之情,三天之後,東方藍洛的訂婚典禮將在希爾頓大酒店舉行,葉星辰久經思考後,最後還是在慕容蓉和黃奕菲得拉扯下,一起趕往希爾頓酒店,不管怎麼說,他們也算是同學一場,而歐陽俊,陳小龍,趙虎,張佳,羅隱,何佳傑等人自然也去了希爾頓。

東方家族財力雄厚,直接將希爾頓第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層全部包了下來,用來接待各大集團的客人,而典禮的卻在希爾頓酒店的頂樓舉行,這裡,早已經被打扮的像花園一般,已經有很多年輕人或站或坐的呆在樓頂上,相互議論著什麼,不過大多數男子都是討論著某個女人皮膚怎麼怎麼的好,某個女人的咪咪多麼多麼的豐滿之類,至於那些女人,不管年老年少,無不討論著各種化妝品之類的話題。

葉星辰今日穿著一件白色的禮服,一頭烏黑的長發疏在腦後,後面還扎著一條小馬尾,將刀削一般的臉龐完美的展露出來,一雙如同星辰一般的眸子散發著陣陣攝人的寒芒。

他就這麼靜靜的坐在樓頂的角落,旁邊擺放著一張放慢紅酒的圓桌,起碼有三四瓶五十年以上的人頭馬空瓶擱在一旁,顯然是葉星辰剛才的傑作。

歐陽俊,陳小龍,慕容蓉等人早不知道去了哪兒,他就這麼孤零零的一個人坐在那裡,卻引來無數人驚羨的目光,畢竟能夠將價值上萬的人頭馬當水喝的人可不多。

就在這個時候,現場忽然響起了一陣嘈雜的聲音,接著就見到一大群人自出口涌了出來,歐陽俊等人都在其中,被他們簇擁的卻真是身穿一套藍色禮裙的東方藍洛。

她的一頭黑髮盤在腦後,上面裝飾著精美的頭飾,脖子上戴著一根水藍色的寶石項鏈,整個人就彷彿海的女兒,如此是寧靜,典雅,如此的絕妙,清純……

所有人的目光,包括葉星辰在內,全部落在了東方藍洛的身上,今日,她才是這一場戲的主角,不管男女,口中同時爆發出一陣驚嘆聲。

在場比東方藍洛美麗的女人自有人在,可像她這麼清秀典雅的女人,卻再也找不出一個,她就像剛出水的芙蓉,如此的脫俗,如此的動人。

看到這猶如夢幻之中的女子,葉星辰的嘴角露出了淡淡地苦笑,今日過後,她就要成為別人的未婚妻了,自己又算得了什麼呢?

以她的家世,以她的容貌,以她的善良,她應該會幸福吧?

葉星辰就這麼靜靜的望著東方藍洛,望著她一步一步的走向天台的中央,而東方藍洛的目光卻四處的遊離著,似乎在尋找著某人,可惜葉星辰所在的角落實在太過i偏僻,前面又有一大群人在,她哪裡能夠找到。

慕容蓉和黃奕菲就在東方藍洛的身邊,她們也同樣在尋找葉星辰的身影,可依舊是一無所獲,難道他來了又走了么?所有人心裡,都露出了這樣的疑惑。

不一會兒,後面又響起了一陣嘈雜的聲音,東方藍洛的父母和另外兩名看上去四十多歲的夫婦走了出來,在他們的前面,還有一名長相普通,但卻身穿著白色禮服的男子,當葉星辰看到這個男子的時候,臉上的神情一陣變化,口中更是喃喃說道:「怎麼會是他?以他的身價,怎麼可能贏取東方藍洛?」再看看東方雲夫婦的樣子,竟然是一臉的恭敬?

到底怎麼回事?什麼時候莫小寧的家族已經強大到讓東方家族也需要卑微屈膝的時候?

葉星辰心中一陣驚訝,他實在沒有想到當初被自己等人排斥在外的莫小寧會有著這麼雄厚的家世背景,當初他喜歡的可是黃奕菲,怎麼現在卻要娶東方藍洛?

難道說東方家族真的遇上了什麼危機?這樣的念頭瞬間出現在葉星辰的腦海之中,想到東方藍洛可能會成為政治婚姻的犧牲品,葉星辰一顆心瞬間躁動起來。

不行,我絕對不能夠讓她成為犧牲品……一個聲音響起。

你怎麼知道別人是犧牲品?你怎麼知道別人不願意呢?再說了,就算是犧牲品,那也是別人的事情,你能夠給別人幸福么?另一個聲音響起。

一時之間,葉星辰的腦袋劇烈的疼痛起來,他想要上去阻止這即將開始的訂婚典禮,可理智卻死死的控制住自己,不讓自己前進一步,腦海中更有兩種聲音不停的爭論著。

東方藍洛和莫小寧已經走到了一起,兩人的父母也坐在了主位上,慕容蓉她們總算髮現了葉星辰的所在,慕容蓉朝黃奕菲打了個眼色,悄悄的來到了葉星辰的身邊。

「她就要和別人訂婚了……」慕容蓉那溫柔的聲音在葉星辰的耳邊響起。

「我知道……」葉星辰淡淡說著,眼神卻是說不出的落寞。

「你喜歡她么?」慕容蓉那寶石一般漆黑的眸子牢牢的盯著葉星辰。

「我……」葉星辰一時無言,他喜歡東方藍洛么?答案是肯定的,可是喜歡又有什麼用?隨著年齡的增長,隨著心智的成熟,葉星辰明白,他是生活在一個人文道德的社會,很多事情並不能夠完全憑藉本能去做?對於美女,任何一個男人都有著一種本能的征服,本能的喜歡,那且不說他就該把每一個女人都弄回家?

「星辰,你變了……」看到葉星辰無話可說,慕容蓉卻是輕笑一聲,笑容中充滿了幸福。

「我變了?」葉星辰一愣。

「是的,你變了,你變得成熟了,你變得穩重了,但你卻少了往日的狂野,敢愛敢恨。我知道,你心裡其實也喜歡著藍洛,她的心裡也一直有你,只是你擔心我們大家,也擔心她難以接受我們的存在,可是你去試過了嗎?你沒有,你沒有試過,你又怎麼知道她不會接受我們呢?藍洛是一個好女孩,雖然我也會吃醋,但我卻不希望你留下這個一輩子的遺憾,你的遺憾,也是我們大家的遺憾……」望著葉星辰那雙同樣漆黑的眸子,慕容蓉溫柔地說著,語氣之中,充滿著深深的愛戀。

「遺憾么?」葉星辰喃喃叨念了一句,轉身望向了東方藍洛的方向,那裡,一身白色禮服的莫小寧正笑盈盈的牽起了她的小手,而他那略帶嘲笑的目光卻望向了不遠處的黃奕菲。

「謝謝你,容蓉……」葉星辰說完了這一句,卻轉身朝人群中走去,他的眼中,卻閃爍著一種叫做佔有的光芒…… 銀座商城那邊的基本情況也是一樣的,原本他們都已經放棄了山泰市,但是新上任的總經理要求多回來,僅僅經過了一天的鬥爭,損失就已經是那麼大了,跟別的地方沒法比的,別的地方几乎兩天才能夠損失那麼多錢,如果按照這個數額損失下去的話,恐怕他們也堅持不下去了,上市公司更加需要財報,如果財報不好看的話,那就等著股價跌破了吧。

兩家的總經理都氣急敗壞的,都想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經過一番調查之後,第二天的下午,他們算是明白了,遠華超市的人不斷的炒作這次交鋒,山泰市的老百姓也看出來了,只要是現在這個時候去買東西,只要是超市裡面的東西,不管什麼玩意兒都能夠便宜,所以他們提前都把東西買回來了,買的越多,三家超市虧得就越多,原本一個月虧進去的錢,現在恨不得一個星期就能夠虧進去,就看你們的經濟實力怎麼樣了,有錢的遠華超市自然是不害怕的,另外兩家根本就沒有做好準備。

按照另外兩家的想法,這次交鋒至少得三四天之後的周末才會進入白熱化階段,誰知道第二天就進入了白熱化階段,整個城市都在接受宣傳,整個城市的人也都在往超市走,大到大型的超市,小到小型的便利店,到處都是購買商品的人群,兩家超市也著實火了一把,但只有他們的管理層知道,這根本就是叫好不叫座,根本就沒有賺到多少錢,來人越多虧本越大,而且他們也沒有備足貨物。

「我說售貨員,你們這裡是不是虛假宣傳呀?給我們發了那麼多的傳單,說今天可以有便宜的貨物,但是現在什麼都沒有呀,我們大老遠的到這裡來看空蕩蕩的櫃檯嗎?如果是想看櫃檯的話,我們何不到電腦上去搜索一下呢?何必要到你們這裡來看櫃檯呢?」在一個銀座地下超市當中,因為售貨員補貨不及時,所以現在好幾個櫃檯都是空著的,來這裡的老百姓終於是忍不住了,按照他們的想法,十幾分鐘就應該補貨完畢了,但現在已經超過半小時了,還沒有看到有人把貨物給弄來,怎麼能不著急呢?大家也都是搭著時間過來的。

「這還用說嗎?肯定是他們沒有那麼多的貨物,又或者是想要跟人家打商業戰,純粹就是放出的風呢,沒有那麼強悍的實力,我們就是被他們給忽悠了唄,我可是看到遠華超市那邊了,根本就是沒有空著的櫃檯,你只要把東西賣完了,人家立刻就會放上去,我又不是銀座超市的會員,我怎麼會跑到這裡來買東西呀,真是被你們給坑死了,沒準兒現在去遠華超市也買不到了。」在這裡買東西的大部分都是他們的會員,經過長時間的經營,他們的會員系統搞的還是非常不錯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會來了那麼多的客戶,結果他們倉庫當中賣空了貨物,正在從省城那邊往這運,但最快也得三四個小時,這三四個小時當中,只能是補貨補得慢一點了。

「請各位稍安勿躁,我們已經跟外地的倉庫進行調貨了,正在用最快的速度運過來,我們這邊倉庫當中還有一部分,馬上就會進行補貨,請各位稍等,因為今天的折扣比較大,就算等一會兒也是值得的,平時可沒有這樣的折扣的。」銷售經理笑呵呵的說道,本來以為這樣能夠把人的火焰給壓下去的,誰知道他說的這些話里不咸不淡的,根本就沒有一個確切的時間,可算是把這些客戶給惹怒了。

「這是你們自己的宣傳單,上面把價格寫出來的,還說你們這裡備貨量充足,結果我們來了之後就讓我們看空櫃檯,你們誰願意在這裡看誰就看吧,我反正是沒那個功夫了,我要去遠華超市那邊瞧瞧。」一個客戶直接就把會員卡給扔了,原本就想著能夠積分的,算起來要比遠華超市那邊划算,可是現在沒貨物,就算是有積分又能有什麼用呢?扔掉會員卡也表示自己以後不到這裡來了,這純粹就是忽悠人呀。

只要有一個這麼辦的,其他人就會跟風,這就是咱們華夏人的習慣,有十幾個人直接扔掉了會員卡,然後就朝著出口那邊過去,其他人本想再等一會兒呢,結果五分鐘之後還是沒有貨物過來,走的人是越來越多了,那邊的銷售經理心裡也越來越著急了。

「趕快去催呀,讓那些人快一點,如果還沒有貨物過來的話,今天將會是我們流失會員最多的一天,我早就說,不要把宣傳單寫的那麼好,純粹就是欺詐,咱們根本就沒有那麼多的貨物,今天早上就進來了上萬的人,早把咱們這裡的東西給買光了。」銷售經理也很鬱悶,早上就給宣傳部門的人說了,誰知道宣傳部門的人根本就不聽呀,都在聽總經理的話,說是要眾志成城打贏這一仗,他們倒是很賣力,原本兩萬張傳單,後來還加印了兩萬張,全部都在一上午的時間內發出去了,以前從來都沒有這樣的效率,沒想到也就是因為他們這樣的效率,可算是把整個超市給坑苦了,來了那麼多的人,最後又失望的走了,以後再想讓人家來,那可就困難了。

「曲經理,大事不好了,我們的司機打電話來了,他們在高速公路上堵車了,據說得兩三個小時才能過來呢,讓我們這邊先自己想辦法,可不可以從周圍的縣級市調動一部分過來呢?他們那邊也是有貨物的,雖然不是很多,但至少不用讓我們空著櫃檯呀,這種情況實在是太尷尬了,丟會員卡的人也越來越多了,今天光是會員卡就撿到了500多張。」又一個消息壓下來了,這個經理差點就暈過去,早不堵車,晚不堵車,偏偏今天堵車。 訂婚典禮遠遠沒有結婚來得繁瑣,不過就是讓所有的親戚朋友知道自己的兒子有了女朋友,自己的女兒有了男朋友,很快就要結婚而已,東方一家雖然乃靜海市的古老家族,但也不過如此,至於如今讓東方雲也要恭敬的莫家,自然也沒有什麼特殊的要求,只是邀請兩家的親戚朋友在一起吃頓飯而已,交流交流感情。

當然,兩家都是有著極厚背景的,這婚禮也是相當的隆重,除了告訴親戚朋友兩家的子女要結婚外,還告訴天下所有人,莫家和東方家已經成為一家了,也就是說,他們聯姻了,其他想要對付東方家或者莫家的人,自己得重新計量計量自己的實力再說。

現場上,兩方的家長臉上都露出欣慰的笑容,莫小寧的一張臉蛋更是笑得合不攏嘴,右手牽著的東方藍洛臉上也是掛著幸福的笑容,不過她眼中那股悲傷無奈的神情,卻難以瞞過有心人士的眼睛。

「媽的,葉星辰那小子死哪兒去了?不會真的打算把藍洛嫁給這個敗類吧?」人群之中,同樣一身黑色禮服的陳小龍說道。

「容蓉去找他了,不知道還在不在……」歐陽俊也是滿臉的憂色,他雖然覺得愛情應該是專一的,但對於東方藍洛要嫁給莫小寧這樣的敗類,依舊難以接受。

「哎,小藍洛這麼可愛的女孩怎麼能夠嫁給莫小寧這混蛋呢?要是那白痴再不來,老子代替他去搶親,就是不知道小藍洛會不會喜歡我,哎……」陳小龍喃喃嘆息了一聲。

「莫家的資料你調查清楚了嗎?」歐陽俊卻沒有理會陳小龍的嘆息,反而開口問道。

「調查出來了,就是莫小寧有個在美國的遠方親戚去世,膝下無子,將上百億美金的遺產繼承給了莫小寧的父親,他們就帶著這一筆遺產返回了靜海市,你也知道,這一兩年來,世界金融危機,靜海市的很多企業都是寸步難行,東方家也不例外,結果就有了現在的局面……」陳小龍淡淡說著。

「這樣啊……」歐陽俊點了點頭,這段時間來,要不是他以星曜會的實力暗中幫助歐陽家族,歐陽家也將步入寸步難行的局面。

「歐陽,你說星辰那小子到底有什麼樣的魅力,為何這麼極品女人喜歡他呢?而且一個個還這麼大方,為什麼我想多找個女人,我們家那位就那麼大的意見呢?」看到歐陽俊也不多說話,陳小龍又繼續問道。

「大方?天下沒有女人會大方到把自己的心愛的男人往別人的懷裡推的地步……」歐陽俊還沒有說話,一旁的黃奕菲卻嘟囔了起來。

「厄……那你們怎麼還簇擁著他去找其他的女人呢?」陳小龍翻了個白眼。

「我只是不想藍洛嫁給莫小寧這樣的白痴而已……」黃奕菲很是氣憤的說道,對於莫小寧這種間接性的報復,她非常的生氣。

「那穆曉筠那丫頭呢?」陳小龍不服氣地說道。

「那是葉叔叔的意思,若是我們不答應這門親事,都不許進入葉家……」黃奕菲說到這裡的時候卻是一臉的委屈,想到了當初葉天龍在東山告訴她們三人的話語。

「厄……」陳小龍吐了吐舌頭,卻不再多說什麼,他心裡清楚,葉天龍之所以這麼強硬的乾澀葉星辰的私生活,肯定有著極大的目的,很可能關係著青幫和洪門之間的繁榮,甚至關係著整個華人黑道。

歐陽俊也是詫異瞭望瞭望黃奕菲,搖了搖頭,也不再多說什麼,不過目光卻一直盯著東方藍洛和莫小寧的方向,他們都已經決定,就算是葉星辰不出現,也絕對不會讓這場訂婚典禮正常的進行下去。

剛剛勸動葉星辰的慕容蓉獃獃的望著葉星辰離去的背影,眼角卻閃爍著點點淚花,她心裡深深地愛著葉星辰,她可以為葉星辰做任何的事情,但不代表她是聖人,相反,她也有著自己的苦楚,有著自己的無奈,有著自己的心酸。

從小,她都期盼著能夠有一個深愛自己的男子陪伴著自己渡過一輩子,後來,葉星辰出現了,不知不覺間,她深深的愛上了她,原本,她以為他將是他的唯一,而她也將是他的唯一,可最後,她卻發現這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那時候的她,很想就此離開他,可她卻發現自己竟然再也離不開他,特別是去美國的那些日子,她才明白,除了他之外,自己這輩子再也不會對任何男人動心。

當他帶著數千小弟到慕容家搶親,更是為了她和張永勝這樣的高手絕對的時候,她那塵封的記憶全部恢復過來,那一刻,她就暗暗發誓,這一輩子永遠也不會離開葉星辰,更是暗暗發誓,要成為他事業的最強助力。

為了他,她懂得了分享,懂得了血腥,懂得了真愛……

人世間最偉大的愛情,莫過於讓自己最心愛的人幸福,這正是慕容蓉一直以來所做的……為了葉星辰能夠毫無顧慮,為了葉星辰能夠開心,能夠真正的快樂,能夠不留下任何的遺憾,她收起了自己所有的醋意,默默的守護在他的身後,為他分解任何的煩惱。

也正是慕容蓉的這種度量,讓她在葉星辰的心中佔據著絕對重要的位置,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的位置,也因為如此,她,成為了他心中的最愛……

為了心中的愛,慕容蓉放棄了一切小女人的權力,她不能夠像一般的女孩子可以在自己心愛之人的面前撒嬌,她不能夠像其他的女孩一樣要求自己的男人怎樣,她只能夠悄悄的站在他的背後,默默的支持著她。

自古梟雄多無情,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

英雄的結局是悲劇的,葉星辰不是英雄,他是一個梟雄,卻是一個多情的梟雄,一個不合格的梟雄,然而,正是有了慕容蓉默默的支持,他才能夠一如既往的走下去,才能過繼續走上那巔峰的寶座……

葉星辰心中自然清楚著慕容蓉為他所做的一切,當他一步一步走向東方藍洛的時候,腦海中卻想著慕容蓉那張絕美的臉蛋,這是一種不公平?還是一種異樣的愛戀?沒有誰能夠告訴他,他只知道,這一輩子,不要留下任何的遺憾。

莫小寧牽著東方藍洛那帶著白色紗織手套的小手,臉上掛著狂妄甚至有些囂張的笑容,如今他莫家也是資產上百億美金的大家族,在靜海市,特別是如今經濟蕭條的靜海市,又有多少個資產上百億的人呢?

要知道,這可不是某個集團的資產,而是完全屬於他們莫家的,上百億美金,一個完全屬於他們莫家的錢啊,就算是東方家族,也最多幾億美金吧?所以,他很狂妄,也有著狂妄的資本,他甚至挑屑了看向歐陽俊等人的方向,這些曾經欺負自己的傢伙,現在也不過是一群混混嘛,就算是最富裕的歐陽家,又哪裡能夠和自己相比呢?只是奇怪了,那個葉星辰呢?怎麼不敢來了?聽說他這幾年混得不錯嘛,身價也應該有幾千萬吧?一個不到二十歲的人就有幾千萬,應該還是不錯的吧?

莫小寧笑了笑,甚至有些佩服葉星辰,不過也只是那麼一點點佩服而已,幾千萬?幾千萬又算得了什麼?在自己面前卻是連屁都不是一個……

想到這裡,莫小寧笑容里更添了一分得意,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的目光卻看到了一個同樣穿著白色禮服,看上去似乎比自己帥氣的男子朝這邊走來,這不正是當初讓自己都不敢進學校的葉星辰么?

咦,沒想到這個傢伙還真的來了?他想做什麼?難不成想要挑屑么?

嘿嘿,一個小小黑幫的老大,竟然敢向我莫公子挑屑,這不是找死么?

莫小寧深深以為,現在是金錢社會,不管什麼都能夠用錢購買,他甚至覺得,只要自己有錢,隨便出個個把億,要幹掉葉星辰簡直就是輕而易舉。

隨著莫小寧的目光,東方藍洛也看到了一步走來的葉星辰,原本平淡無奇的臉上竟然浮現出了一抹笑容,有些生澀,有些欣慰,還有那淡淡的幸福在,不過這笑容也不過是驚鴻一瞥,除了不遠處一直盯著她的黃奕菲,又有誰注意呢?

至於歐陽俊幾人,在見到葉星辰前去的時候,就已經從人群中擠出來,跟在了葉星辰的後面,不管怎麼說,自己的兄弟要搶女人了,做兄弟的又怎能坐視不管?

東方藍洛的父母也注意到了葉星辰朝這邊走來,臉色微微有些不自然,他們多少也知道自己女兒和葉星辰之間的某些關係,也正是知道這些,他們才急著將自己的女兒嫁出去,畢竟沒有一個父母希望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已經有很多個女人的男人。

如今葉星辰一步一步走來,夫妻倆都有些緊張,他們可是知道當初葉星辰為了搶走慕容蓉所做出的壯舉,上千人的的場面雖然沒有親眼看到,但想想也足夠恐怖的,若是葉星辰今日再來一趟,那自己東方家的臉將往哪兒擱……

莫小寧的父母也注意到了這個全身白衣的少年,不得不說,這個少年無論樣貌還是氣質都是上上之選,只是他的目光卻似乎落在了東方藍洛的身上,這個即將成為自己兒戲的女孩身上,難道他們之間有些什麼么?想到這裡,兩夫妻同時望向了東方夫婦,卻見到他們臉上皆是一臉的苦笑。

現場還有很多人,都是東方家和莫家的客人,也有其他集團,家族派來的代表,從葉星辰出現開始,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倒不是說他們都認識葉星辰,只是這一刻的葉星辰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讓人敬畏的氣息,我們稱之為霸氣,那是一股霸道無比,卻有強悍至極的霸氣。

或許,也只有古代的帝王才有著這樣的霸氣,很多人甚至有跪下膜拜的衝動。

「藍洛,你要嫁給他?」一步一步的來到東方藍洛的身前,葉星辰看也不看其他的幾人,直接開口問道。

此話一出,全場一片驚愣,這個葉星辰,到底要搞什麼鬼?

「這個壞哥哥,臭哥哥,竟然真的去了,他怎麼就這麼花心呢?」遠處的黃奕菲眼見葉星辰真的去了,氣得在原地使勁的跺了跺腳。

「呵呵,這或許是一段孽緣吧,菲菲,你會後悔跟著他嗎?」慕容蓉的聲音卻在黃奕菲的身邊響起。

回頭看了看身邊的慕容蓉,想到了兩人從最早開始跟隨葉星辰,黃奕菲輕輕的搖了搖頭,口中堅定的說著:「不會,永遠也不會……」

「那我們就不要束縛他,讓他去做自己心中想做的事情吧……」慕容蓉柔和的說著。

「嗯……」黃奕菲點了點頭,臉上再也沒有半點生氣的跡象。

這個獃子,總算來了,可是他怎麼問出這樣的問題,自己該怎麼回答呢?自己能夠說不願意么?這裡有自己的親戚朋友,有自己的父母在,就算自己不在乎自己的面子,難道還要害得父母一起跟著受連累么?

「喂,葉星辰,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和藍洛馬上就要訂婚了,她不嫁給我嫁給誰?」東方藍洛還沒有說話,一旁的莫小寧已經不願意的開口說道。

「藍洛,只要你說一句不嫁給他,不管這裡有多少人,我都會帶你離開……」葉星辰根本不理會莫小寧的叫聲,如星辰般的眸子死死的盯著東方藍洛,他不想錯過她臉上的任何錶情。

「喂,葉星辰,當你是同學才請你來的,你要是再在這裡搗亂,小心我請你出去?」莫小寧眼見葉星辰竟然不甩自己,不由的大怒道。

「你給我閉嘴……」原本溫和的葉星辰忽然對著莫小寧一聲大吼,接著一耳光甩了出去,莫小寧那單薄的身體直接被甩飛出去,半邊臉蛋立馬腫了起來,全場一片震驚,這個傢伙,難道瘋了么? 「你……你……你竟敢打我兒子,東方兄,這什麼意思……」一旁的莫小寧的父親眼見葉星辰一巴掌拍飛自己的兒子,先是深深的震撼了一番,之後才反應過來,至於莫小寧的母親,卻早已經嚇得花容失色,臃腫的身體發瘋一般就朝自己的兒子奔去。

東方雲臉色也是一陣難看,這個葉星辰也實在太不給面子了,就算你如今家業雄厚,就算你是一個黑幫老大,但又如何?我嫁女兒關你什麼事情?現在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毆打我未來的女婿,你這算什麼意思?

「葉先生,請你馬上向莫賢侄道歉,否則……」這些日子以來,東方家的日子一直不好過,身為家主的東方雲好不容易才攀上了莫家這個家資雄厚,卻又沒什麼背景的親家,只要能夠與之聯姻,藉助他們的財力,自己東方家很容易趁這個節骨眼上凌駕於其他家族之上,到時候自己的地位也隨之高漲,最重要一點,自己的女兒也算有了歸宿,不用像慕容家那麼丟臉,所以,東方雲很是氣憤的說道,只可惜還沒有說完就被葉星辰打斷。

「否則如何?」葉星辰就這麼一句話,卻鎮住了在場所有的人,全身上下散發著無比凌厲的殺氣,猶如刀芒一般的眼神更是直直的盯著東方雲,身上的那股霸氣更是不自覺的散發出來,壓得所有人都不敢多說一句。

「藍洛,這就是你所交的朋友么?」東方藍洛的母親這個時候卻忽然開口說道,看向葉星辰的眼神更是充滿了厭惡,作為女人,她更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和其他的女人一起分享一個男人,更何況這個男人還是黑幫頭目。

東方藍洛原本歡喜的心情卻因為這一句話而一片冰涼,她和慕容蓉不同,她從小生活在東方家中,享受的是公主一般的待遇,不管東方雲,還是她的母親,都把她當成寶貝一般呵護疼愛,而她對於自己父母的感情也極其深厚,如今從自己父母的話語中,她深深感受到對葉星辰的厭惡,一邊是自己所愛的人,一邊是自己最親的人,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藍洛,跟我走吧,我會給你所擁有的幸福……」葉星辰沒有理會東方藍洛母親的話語,反而溫和的對東方藍洛說道。

「葉星辰,請你注意你的身份,你已經有那麼多女人了,又怎麼給我們藍洛幸福?請你不要因為你的一己私慾,而耽誤了我們藍洛的一生,你若是再這樣胡鬧,我只能夠請你離開這裡……」東方雲雖然被葉星辰的威壓所攝住,不過畢竟也是見過世面的人,很快就回過神來。

「藍洛,跟我走吧,不要理會世俗的觀念,我們一起會幸福的……」葉星辰根本不將東方雲的話放在心上,只要東方藍洛一點頭,就算這裡是十八層地獄,他也能夠帶著她離開。

「藍洛,你要是跟著這個傢伙走了,你我們就斷絕母女情意……」東方雲的母親再一次開口說道。

此話一出,東方藍洛嬌軀一顫,斷絕母女情意,這對她來說是一個多麼沉重的打擊,她能夠放得下自己的父母呢?答案是否定的,從小到大,她一直生活在一個快樂的家庭之中,不管她如何的堅強,她都難以放下自己的父母,這是一個作為兒女最基本的道義。

而且這件事情上,她的父母並沒有錯,沒有任何一個父母會希望自己的女兒和一個有著多個女人的男人在一起,她也深刻的明白,自己的父母是為了自己好,可是自己能夠放得下他么?

原本以為自己對他不過是像普通好朋友一樣,可隨著他的離開,自己對他的思念卻越來越濃,到了後來,自己才明白,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已經深深的住進自己的心裡,怎麼揮也揮不去。

自己該怎麼辦?放棄么?自己真的能夠放棄么?東方藍洛的眼神望向了自己的父母,他們的眼中有著憤怒,有著擔憂,有著深深的愛護,她又望向了自己最好的夥伴關婷婷,在她的眼中,有著和自己同樣的為難,為難之中,也有那麼一絲鼓勵,是鼓勵自己跟著他走么?

最後,東方藍洛的目光落在了面前的葉星辰身上,一頭烏黑的長發拴在腦後,刀削般的臉龐是如此的俊朗,如星的眼眸彷彿一個巨大的黑洞,牢牢將自己的靈魂吸入,讓自己無法自拔,自己到底該怎麼樣?

跟著他,失去生養自己的父母,失去那十八年的親情!

拒絕他,失去自己這一輩子最愛的一個人,永遠的生活在悲痛之中,自己該當如何?

「藍洛,我和你媽就你一個女兒,難道你真的為了這個臭小子離開我們么?你不能夠這麼自私啊……」就在東方藍洛舉棋不定的時候,東方雲再一次開口說道。

是啊,自己又怎能夠這麼自私呢?自己要是這樣做了對得起他們的養育之恩么?自己這樣做還是人么?想到了這些年來,父母對自己的關愛,東方藍洛的眼睛濕潤了,是的,他們就只有自己一個女兒,若是自己也離開了他們,他們日後的日子又該怎麼過?自己不能夠這麼自私,想到這裡,東方藍洛抬起了頭,純潔的眼眸望向了葉星辰,紅潤的雙唇動了動,想要說聲對不起,可卻發現喉嚨一陣發澀,竟然什麼也說不出來……

「藍洛,不用理會其他,跟我一起走吧……」葉星辰並不知道東方藍洛的心裡所想,這個時候表現出了自己應有的霸氣,一手牽起東方藍洛的小手,就要朝外面走去。卻忽然被東方藍洛掙脫,接著一個清脆的聲音自自己的耳邊響起:「對不起,星辰,我不能夠跟你走……」

不能夠跟你走,如此簡單的幾個字,卻彷彿一把以萬年寒鐵打造的尖錐,深深的刺進葉星辰的心臟,是如此的劇痛,如此的悲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