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杜衡站在房間的一角,而房間正中坐着兩個人,而一邊的牆邊站着兩個男人,看樣子氣息應該是兩具神兵,這也是杜衡出國的主要目的。

這兩具神兵是杜衡帶來給自己的兩個盟友彙報成績的,就在這個月神兵最後一道難關終於攻克了,並且成功的製造出了幾具神兵,於是有了這次三方的會面。

“那如果是國安局跟龍魂呢?”杜青山的聲音一下子低沉了很多,看樣子他對這兩個組織十分的忌諱,不過想想也真的是,青幫在強勢畢竟是一個黑道組織,而國安局跟龍魂代表的卻是國家,在華夏你怎麼能讓一個黑道組織跟國家去掰手腕,這純粹是作死的節奏。

“難道我們就這樣看着什麼也不做?”杜衡也有點泄氣的感覺,畢竟也是一幫之主裏面的得失還是能夠看得出來的。

“你現在不是跟那兩位盟友在一起嗎,你可以把問題踢給他們,相信這不用我來教你吧,記着青幫跟這個實驗室一點關係都沒有。”杜青山沒等杜衡說話就把電話掛掉了,他還要去安排一些事情,青幫任何跟實驗室有關聯的線索必須完全的清除掉,不然等待青幫的只有滅亡一途。

“杜桑,令尊怎麼說?”看到杜衡走了回來沙發上一個略顯肥胖的男人開口問道,一聽口氣就知道是R國人。

“兩位這次還要你們多多出力了,不然我們這麼多年的努力恐怕就要便宜別人了。”杜衡的臉色十分的難看,不過這裏面有部分是裝出來的。

“什麼意思,難道杜先生現在要抽身而退?”兩人對面的一個歐洲人操着一口彆扭的漢話問道。

“兩位,相信我國的國情你們也清楚,現在我實在是不適合派我的人去救援,不然青幫就會面對毀滅性的打擊,兩位還是儘早想辦法,我們的研究成果還在那裏,雖然我們已經掌握了一大部分的資料,可是有些關鍵性的資料我們還沒有獲得。”

其實杜衡是真的很急,這個計劃耗費了他大量的精力,算是他就任青幫幫主以來最大的‘政績’,現在眼看就要破產了,他怎麼能不急。

兩人對視了一眼,然後點了點頭,看來對杜衡的說法還能接受,“杜先生,就在接到消息的時候我們已將派人過去了,任何想要破壞我們計劃人都會這付出代價。”

“那就好,我現在就回去,下次再跟兩位好好聚聚。”邊說杜衡邊站了起來。

“這樣也好,我們可不想研究室出現意外。”兩人並沒有站起來只是輕飄飄的舉了舉手中盛水的杯子。

“廢物。”當杜衡出了房門以後那個R國人猛然把手中的杯子摔在了地上。

“華夏有一句古話:老子英雄兒好漢,可是看這個杜衡比他老子差遠了。”

“這樣豈不是更好,我們的盟友不需要太聰明,你說是不是?”


“哈哈哈……” 兩人一陣大笑。

……

“多謝凌先生幫忙,要不然我們這次恐怕要凶多吉少了。”夏隊長看了一眼身邊這些隊員,有一多半都已經帶傷了。

“沒什麼,我也是有條件的,不過你們這次真的是不太重視啊!”國安局這次是派過來了將近一半的實力,可是龍魂卻是連一半都不到,出現這樣的損失也無可厚非。

“……”夏隊長沒有說話,你不知道情況啊!現在龍魂應經正處在一個青黃不接的時候,龍魂組的成員在各種任務中不斷地損失,而那些武林門派爲了應付國家只是隨便把一些弟子打發過來,這裏面的精英根本沒有幾個,這也是這些武林門派跟國家這幾年來關係比較緊張的原因,或許他們已經感到他們的聯合已經能夠抗衡國家了也說不定。

“夏隊長,我們現在就走吧,我們這些傷員還要去治療呢。”呂啓明一副玩笑的口氣說道,如果不是這些人身體強悍,恐怕早就趴下了。

“呂局長,我想你還要在這裏多呆上一段時間。”凌峯轉過身把眼光看向了路邊的一出陰影處。

“嗯……”在場的人沒有一個是庸手,凌峯都表現得這麼明顯了他們怎麼會感覺不到。

在衆人的注視下從陰影中陸陸續續走出了二十多號人,這些人大多都是穿着寬大的白袍,身後背了一把雙手大劍,有幾個甚至還背了一個盾牌。

“宗教裁判所?”夏隊長的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型,而他身邊的那些人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宗教裁判所可是教廷的暴力機關,旨在鎮壓一切反教會、反封建的異端,以及有異端思想或同情異端的人。裏面的成員全部都是教廷最忠實的信徒,而且都是一些偏執狂似得存在,當然在這種偏執的引導下他們的戰力也是無比的強大。

“紅衣大主教!”夏隊長的瞳孔一陣收縮,從後面走出來的一個歐洲人穿着一身大紅色的法袍,身邊跟着一個穿着半身盔甲手拿騎士槍的男人。

紅衣大主教雖然他的攻擊能力不強,可是在羣戰中可是一個GUB式存在,因爲他的治療無比的變態,至於他的安全就有他身邊的那位聖騎士負責,教廷的聖騎士除去保護教皇以及教廷的重要人物就是保護這十三個紅衣大主教。

“飄雨術”這是凌峯隨後一揮,空氣中迅速的變得溼潤,然後慢慢飄起雨來,雨水很小,可是卻非常的細密。

“快看,是忍者。”在細雨的另一邊慢慢顯露出一些身影,能這樣出現的只有R國的忍者了。

細雨停了,可是國安跟龍魂的人卻是心裏拔涼拔涼的,就自己這些傷病殘將,如果只有一方或許還可以拼一下,可是現在只能逃跑了,不過這兩方人馬會然自己跑嗎?

“凌先生,你先走吧。”面對如此情況夏隊長忽然平靜了下來,難道自己遇到過的這種情況還少嗎?

“沒關係,我想天無絕人之路,再說在這裏是華夏的地方,要走也是這些人走啊!”隨着凌峯的話落從一邊又走出來一隊人馬,不過這些人一看就是華夏人,而且看氣勢並不比任何一方弱,難道?所有人把目光看向了凌峯。

“相信現在我們不用跑了吧?”凌峯微笑着向夏隊長說道。

“呵呵,玩笑了。”夏隊長摸了摸鼻子,你都這樣說了就算是我們想跑也不能跑了,不然乾脆挖個坑把自己埋了算了。


“忍者就交給你們了。”相對來說忍者的實力比這些裁判所的人高一些,可是有那個紅衣主教就不一樣了。

“沒問題,所有還能殺敵的,都去吧,我們幾個就在這裏偷偷懶了。”夏隊長的話讓這些人一陣莞爾,就你們這些傷不在這裏坐着還能幹什麼。

……

“亞倫,你不應該以敵人的身份到華夏來。”小雷越衆而出看着那個紅衣主教咧嘴一笑。

“嗯,雷神?你怎麼會在這裏?”亞倫神情一緊,不過又平靜了下來,只有一個雷神憑自己跟艾伯特應該能夠應付,艾伯特就是他身邊的那個聖騎士。

“你這不是廢話嘛,我是華夏人,不在這裏在哪裏?”小雷翻了個白眼,不過接着就興奮起來,“亞倫我好長時間沒有活動了,今天真的是來對了,小的們,還等什麼,上啊!”小雷大喝一聲向着教廷的人衝了過去。

“攔住他們。”亞綸的命令一下那些白袍人迅速的把身上的雙手大劍拿在了手上,然後身上發出了淡淡的白光。

“鬥氣嗎?”小雷一個閃身把身前的一個白袍人打飛了出去,然後身形一滑就衝着亞倫衝了過去。

“勇者之光。”一道似是梵音的聲音響起,接着就有一道白色的光圈向着亞倫身前的那些白袍人射了過去,這些白袍人身上的白光一下子濃郁了起來,緊隨着實力也提升了一截。

“亞倫,你還是那樣讓人討厭。”小雷這時已經衝到了亞倫身前,不過卻是讓艾伯特騎士槍一橫攔了下來。

“雷神,你還是那樣喋喋不休。”亞倫不屑的看了小雷一眼,在他的眼中小雷就是一個莽夫。

砰砰砰

小雷現在沒有時間跟他聊天,因爲他跟艾伯特正糾纏在了一起。

“治癒術。”隨着亞倫的話落一片白光灑落,原本有些受傷的裁判所成員彷彿一下子好了一樣,又生龍活虎起來。

“小的們往死了打。”小雷最討厭跟這些人廝殺,眼看對手受傷,不過卻被一道光給治個七七八八,你說鬱悶不鬱悶? 第七十四章 研究室(四)

“哎,我說老夏這些人你都聽說過沒有?”呂啓明看了眼國安跟龍魂的人一眼,然後把目光放在了小雷跟雷霆的身上,雷霆的人在打鬥中表現出來的實力最低的也在九品。裏面甚至出現了兩個宗師階的強者,如果不是雷霆的人少了一些,再加上亞綸的治療術一定沒有人能擋住這兩個宗師的攻擊,這樣一個實力強勁的組織不可能是一夜之間冒出來的,國家的檔案中一定會有他們的記錄。

“雷神嗎?以前執行任務的時候倒是聽人提起過,聽說是極爲厲害的一個人物,不過屬於哪個勢力我就不知道了,應該是我的級別還不夠,所以他們的資料我沒能看到。”

龍魂畢竟比國安高了一級,知道的隱祕也多了一些,不過凌峯及天庭的存在那可是絕密中的絕密,除去經手這些資料的人也就只有國家前幾號人能夠看到他們的資料了。

“這個凌先生應該極爲的不簡單啊!”看着正在向前走的凌峯兩人感慨道。

“祝福術。”亞倫再一次把白光灑向了那些裁判所的人,而那些人接觸到白光以後精神一震原本有些疲憊的身體彷彿又充滿了活力,相對的雷霆的人雖然實力高了一籌,不過此消彼長之下已經開始出現損傷了。

“MD真鬱悶。”小雷砰砰幾拳把艾伯特打出了好幾米,然後快速的向着亞倫衝了過去,不過很可惜一截槍尖又把小雷攔了下來。

其實艾伯特心中也是叫苦不已,這個雷神每下攻擊都是以硬碰硬,根本沒有一絲轉圜的餘地,現在他是渾身難受的想吐血,可是又不得不攔住他,因爲亞倫雖然能應付一般的打鬥,可是面對小雷這樣的強者,那就是戰鬥力只有五的的渣。

砰砰砰……

啊啊啊……

一陣擊打身體的聲音,跟一陣慘呼聲傳了過來,那些裁判所的人在一個呼吸間幾乎都被打倒在地,這個變化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至於原因就是那些人在一瞬間被人凍住了雙腳,而能做到這個的現場也就只有凌峯了。

“不好……”亞倫臉色一白,這樣的攻擊再加上雷霆的出現讓他想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

“狂暴術。”亞倫一個揮手間一片白光又飛了出去,然後頭也不回一個閃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西方的空間術嗎,倒是有點意思。”凌峯停下腳步看向了那些教廷的人,這些人的身形明顯的增大了一些,而且神智似乎是有些混亂,從地上爬起來後居然不顧自身的向着雷霆的人撲了上去,戰鬥力也是高了一大截,讓雷霆的人有些疲於應付。


“亞倫你夠狠的,居然能夠犧牲這麼多同伴。”小雷在艾伯特瘋狂地攻擊下憤怒的大吼着,卻是無能爲力,因爲現在艾伯特的實力跟他已經再一個水平線上了,而且因爲不顧自身讓小雷一時有些手忙腳亂。

凌峯看着有些凌亂**霆衆人搖了搖頭,近幾年沒有什麼戰鬥,看來是過得**逸了,也是時候讓這些狼崽子們出來透透氣了。

凌峯沒有去管雷霆的人,而是向着國安龍魂那邊的戰場上揮了揮手,然後幾個忍者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擊殺了,騰出手來的人又向身邊的忍者殺了過去,相信一會兒那邊的戰鬥就能夠結束了。

“兩位,找到那些資料了嗎?”凌峯又回到了那些重傷員中間,他對這個資料也是非常的看重。

“沒有,剛剛的爆炸把一切都埋在了下面,看來要想得到這份資料還得等把這裏徹底清理出來才行。”說道爆炸夏隊長也是一陣心悸,如果不是當時人都追了出來後果不堪設想。

“那個喬治沒審問一下嗎?”雖然這裏都是一些傷員,不過審問一下犯人還是可以的。

“那個喬治是一個狂熱的天主教徒,從他的口中沒有問出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一般這種爲教廷從事祕密活動的都是教廷的一些死忠份子,即使抓到他們也很難讓他們開口。

“我來試一下吧。”凌峯相信自己的迷神心經還是有些效果的。

“我們無所謂。”呂、夏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反正他們又問不出什麼,讓凌峯試一下也好。

喬治見到凌峯走到自己身前露出了一個諷刺的微笑,,他是絕對不會出賣教廷的,因爲那是他精神的寄託。

“告訴我,你們把資料放在哪裏了。”凌峯的雙眼在喬治的眼中變得璀璨起來,緊接着精神一陣恍惚。

“就在我身……啊……”喬治剛剛說出幾個字就捂着腦袋大叫一聲癱倒在了地上,然後就沒有了聲息。

“他死了。”國安的一個人上去探了探鼻息搖了搖頭。

“看來是有人在他的腦海裏下了禁制,不過這些信息應該也足夠了。”凌風說的話在場的人也明白,紛紛把目光看向了喬治的屍體。

夏隊長擺了擺頭,然後一個人上前把喬治的衣服全部脫了下來,因爲他們剛剛檢查過了喬治的身上並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既然這樣資料很有可能就藏在他的身體中。

在他的大腿內側有一道幾公分的傷疤,這個傷疤還是新的,看來貓膩就在這裏了。

那人取出一把匕首把那道傷疤割了開來,果然從裏面拿出來一個銀白色的U盤,看着這個U盤所有人臉上都露出了開心的笑容,費了這麼多勁兒死了這麼多兄弟終於有收穫了。

“多謝凌先生了!”夏隊長跟呂啓明對着凌峯抱了抱拳,如果不是凌峯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發現這個U盤呢。

“舉手之勞而已。”說着凌峯把目光看向了那邊的戰場。

戰鬥已經進行到尾聲了,因爲狂暴術的關係,在狂暴術的時間過去以後教廷的人明顯的虛弱了起來,一個個像是毒癮犯了一般,很快的被雷霆的人格殺在了當場。

至於那個聖騎士艾伯特當然也死在了小雷手上。

而這邊結束以後雷霆的人又衝進了忍者的隊伍中,幾個打一個還不是像砍瓜切菜一般,完成了自己的任務雷霆的人招呼也不打一個就消失在了夜色下,讓國安跟龍魂的人一陣唏噓。

“好了既然沒事了我也該走了,記得我們的約定。”凌峯見沒有自己的事情後也離開了。

夏、呂二人相互看了一眼沒有說話。


……

“好了,你都跟了一路了,也該出來透透氣了。”凌峯沒有打車什麼的,而是一路步行來到一個小公園裏,看樣子這應該是一個小區自帶的公園。

“閣下真的是實力不俗啊,沒想到我這麼小心還是被你發現了。”凌峯的話不是無的放矢,還真的有個人在跟蹤他。

“你應該是青幫的人吧,可惜了。”凌峯斜靠在一個略顯破舊的器械上,看着這個男子,宗師中階的實力,真的是可惜了。

“沒想到青幫多年來的努力會毀在你們手上。”男子知道凌峯的實力,不過似乎是有恃無恐並不太在乎凌峯的樣子。

“所以呢?”凌峯也想知道這個人爲什麼這麼自信。

“知道別人怎麼叫我嗎?毒閻王。”毒閻王嘴邊露出一絲陰險的笑容。

“哦,就是那個殺人成性被逐出師門後連師門一起滅掉了的毒閻王嗎?”青幫的高手顧青閻幾乎都調查了一個遍,這是情報他也跟凌峯提過,所以凌峯能夠知道。

“咦,小子消息蠻靈通的嘛,就是不知道你現在難受不難受呢。”顯然剛剛這個毒閻王已經對凌峯下毒了,而且他下毒的手法非常的高明,因爲凌峯也沒有察覺,不過這就證明凌峯有中毒嗎?答案是否定的,到了凌峯這個實力幾乎已經是百毒不侵了。

“你還是爲你自己想想吧。”說着毒閻王從腳開始冰凍起來。

“你居然沒有中毒,這不可能。”時間已經過了凌峯卻沒有一絲中毒的徵兆,反而是把自己冰封住了,看了這個頭功不好搶啊!這就叫裝比不成反被艹,毒閻王悲劇了。

“青幫不能留。”凌峯看着滿地細碎的冰晶緩緩開口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