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他依舊不知道圓球是什麼。

但林楠卻知道它和什麼相似了。

一座天地初開時模樣的星球!

雖然這座微型星球內的空間只有方圓數百丈大小,但在這片空間內卻有著完整的天地,天地間的八大屬性規則便是一個完整星球世界的基礎。

而今,這些基礎都有了!

甚至,其中的天地屬性規則異常的清晰可見!

這裡,比林楠現在租賃的頂級仙洞還要好的多。

更重要的是,其中竟然能夠存儲活物!

林楠自己能進去,他的幾大分身也都能進去!

當林楠將風、水、火、空間四大屬性分身送到其中進行嘗試修鍊后,便再沒有讓他們出來。

因為好處太大了!

不單單有著清晰可見的屬性規則之力呈現,更有著天地初開時的珍貴混沌之氣!

甚至,哪怕是混沌胚土竟然也有著一些!

這一發現,當真是讓林楠心中樂開了花。

自己無形之中竟然擁有一座微型世界?

超乎想象的際遇!

在這之前,林楠根本不敢想象,也聞所未聞!

在這個特殊的星球世界內修鍊了兩個月左右的時間,林楠的水火屬性的規則之力感悟太快了。

從人仙境初期,直接達到人仙境巔峰!

而即便是放到崔慶蔣鑫他們的頂級洞府內修鍊的其他分身,修鍊了一年左右的時間,再加上大量的資源供應,有著一群高手的指導,此刻也不過才達到人仙境後期而已!

即便是之前一直卡著的風屬性規則之力,這一刻也達到的天仙境中期,成功突破!

所以,可想而知林楠的激動與開心了。

若無意外,林楠估計其他人也能收入到這裡修鍊,這就等於自己隨身攜帶一座小世界,一座修鍊寶地!

而且,林楠做過嘗試,將各大分身收入圓球之後,自己身上對應的屬性規則之力也不會顯化,他反正是無法探查的到,估計仙王境肯定也無法探查到。

就是不知道帝尊境強者能否探查的到。

終於,林楠出關了。

空間屬性分身留在了洞府內繼續修鍊,本尊帶著圓球,帶著其他分身出來了。

其他幾道分身此刻還在各座洞府內修鍊。

半日後,林楠的洞府內,一位位熟悉的面孔出現,得知林楠出關,所有人都趕了過來。

這一年多的時間,林楠在閉關,其他人也都閉關了好長一段時間,不過同樣也出去廝殺過一段時間。

原本的那些人,再度有著不小的突破。

劉琪突破到天仙境,直接被天庭冊封為兩位女戰神!

徐江龍賴美雲趙小娜關鐵凝庚俗昆吾等人踏入到地仙境巔峰,距離天仙境也只是一步之遙,很近了。

其他人也大都有著提升。

唐雯沒有提升,不是她不夠努力,而是她和蔣鑫有些其他的事情耽誤了。

他們二人的分身祭煉成功了!

當然,沒有林楠的八大分身那麼恐怖,各自都只祭煉了一具而已,但因此切割的靈魂之力讓他們的本尊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響,稍微耽擱了一些修鍊。

不過一旦等到突破,唐雯便會更強了!

分身,意義重大,作用也更大。

一群人聚集在一起,自然而然的談論起這段時間外界的事情,很快林楠也就都知道了。

這一年多的時間裡,血雨再度降臨十次以上,足見廝殺的慘烈。

他們這些人,也再度險些出現傷亡,都憑藉著強大的勢力和氣勢殺出重圍,戰功赫赫。

天庭,展露的實力也越發強大了。

一年的時間,天庭的版圖擴展了兩倍有餘!

周圍有三域被滅!

額外還有兩域直接宣布臣服天庭,遵從青帝統御!

一次性五域的增加,再加上原本的天庭就有著數域之地的疆域,整個天庭的疆域現在長寬近百萬里之遙!

帝尊將高手,而今包括臣服的,突然間冒出拉的神秘帝尊,整個天庭達到十二位!

這還不包括青帝的兩具帝級分身和他自己!

殺到現在,天庭越發的恐怖,而原住民勢力卻越發覺得心驚。

這股力量,太強了!

以天族,古仙庭,泰坦仙族為首的三大原住民勢力這個時候竟然驚愕的發現他們之前的優勢蕩然無存了!

此刻的下界飛升者勢力,完全以天庭為首,組成了一支超強的力量,哪怕是三大強族聯合,想要徹底覆滅天庭基本上不可能!

除非讓中立的各域全部出手,徹底將整個仙界的力量都整合起來。

否則,幾乎做不到!

為此,幾個月前以三大強族為首,開始各自聯繫,準備發動至強決戰,要徹底解決天庭為首的下界飛升者勢力。

天庭這邊也在準備著。

不過就在關鍵時刻,古仙域祖仙城連同至尊皇族的人出現了,直接強勢阻攔了這場頂級大戰!

單單一個祖仙城或許攔不住,但至尊皇族在,哪怕是三大強族,天庭,也不得不重視,最終一場不為人知的談判巨型。

再然後,大軍撤離,一場大戰,突然間告一段落!

結束了!

而今的仙界,突然間平靜了下來! "我憑什麼回答這個問題?"水天芸看著何姍姍的表情,像是在看著陌生人。

何姍姍笑著看她:"你也不用這樣看我,我問你的問題,自然是跟我有關係了,你不想回答,我也不會強迫你!"

水天芸看了她一眼不說話,何姍姍開口道:"你是怎麼知道,我挑唆英英,推倒香檳塔的事情? 萌寶成雙,總裁爹地請接招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水天芸平靜的開口。

何姍姍嗤笑:"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高深了!讓我猜猜吧,歐陽辰查的?"

水天芸抿唇不語。

何姍姍立馬搖頭:"不對,應該不是歐陽辰,否則,你也不會這麼個表情,那是……唐正柏吧!"

水天芸猛地轉身看她。

何姍姍笑了起來:"看來,我猜對了,我就說,他昨晚怎麼突然喊你去陽台那邊,原來是這樣啊,看來,你的守護騎士又多了一個,我的敵人,也多了一個呢!"

水天芸陰沉著臉:"何姍姍,你不要把別人當成你,以為誰都是你的假想敵!"

"可是,你現在就是我的情敵,不是嗎?"何姍姍問的毫不避諱。

水天芸這次沒有否認。

之前,她還可以信誓旦旦的說,她不喜歡歐陽辰,可是,自從昨晚跟歐陽辰談論了那個他喜歡的女孩之後,她心裡就一直不是滋味。

她大概明白了,自己為什麼會這麼難受,所以,她再也做不到否認喜歡歐陽辰這件事。

何姍姍一臉震驚的看著她:"你今天居然沒否認!"

水天芸看向她,平靜的開口:"我為什麼要否認!"

"你不是說,你不喜歡歐陽辰嗎?"何姍姍到底是有點慌了,因為她知道,歐陽辰應該是喜歡水天芸的。

她的聲音帶著質問,居然像是水天芸做了什麼天理不容,背叛她的事情一樣。

水天芸一臉諷刺的看著她,只覺得她的行為可笑。

她說:"我說了不喜歡他,沒說過,不會喜歡上他,不是嗎?何姍姍,你的小學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吧!"

水天芸說完,直接戴上耳機,把何姍姍屏蔽在她的世界之外。

何姍姍沉著臉看著水天芸的側臉,臉色變了又變。

她呼吸有些不穩,她想,必須馬上幫唐正柏,要打的水天芸和歐陽辰措手不及,讓他們根本沒有時間談戀愛,這樣的話,她才有機會。

這時,設計部來上班的同事,已經陸陸續續的來了,看到何姍姍站在水天芸旁邊,笑著問了一句:"姍姍,來這麼早啊!"

何姍姍笑了笑,有些不自然:"我是新員工嘛,肯定要好好表現!"

對方笑了笑,就回到了座位上。

水天芸帶著耳機,慢慢的也進入了設計狀態,畫圖越來越順。

中午吃飯的時候,她給新品發布會準備的設計稿,草圖已經基本畫好了。

何姍姍像是早上的事情沒有發生一樣,居然還喊水天芸去吃飯:"芸芸,去吃飯啊!"

水天芸看了她一眼,沒有搭理。

何姍姍輕笑了一聲,似乎不以為然。

看到何姍姍走了,水天芸的神情變得有些深邃,她有種直覺,何姍姍很不對勁兒,可是,這種不對勁兒,她又說不上來。

畢竟,何姍姍最近的表現,一直都像個神經病,她今天這樣表現,也無可厚非。

她想了想,打算跟歐陽辰商量一下,這樣將何姍姍留在辰陽集團,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她剛要給歐陽辰發簡訊,就發現歐陽辰發消息過來。

歐陽辰:芸芸,來我辦公室!

雖然水天芸本就打算去找歐陽辰,可是,看到他主動發消息,還是有些吃驚。

水天芸:找我有事嗎?

歐陽辰:你來了就知道了!

水天芸無語的癟癟嘴,收起手機,去找歐陽辰。

她到了歐陽辰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聽到歐陽辰讓她進去,這才打開門。

門剛一開,她就聞到了迎面而來的香味。

水天芸忍不住抿了抿唇,畢竟,她午飯還沒吃呢!

水天芸垮著小臉:"吃飯時間,你喊我過來幹嘛?"

看著水天芸一臉幽怨,歐陽辰笑了笑:"吃飯時間,當然是喊你來吃飯啊!"

水天芸眼睛立馬閃過一抹亮光:"你買了兩份?"

歐陽辰笑著開口:"夠你吃,過來坐吧!"

水天芸盯著他桌上的飯菜看了看,走過去坐下來:"你……怎麼會突然想起請我吃飯啊!"

歐陽辰勾唇:"我怎麼就不能請你吃飯了!"

水天芸拿了一雙一次性筷子,開口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說吧,你到底找我幹嘛?"

歐陽辰也開始吃起來:"別急著我問嘛,先吃飯!"

水天芸看了他一眼,也沒什麼意見,畢竟,她是真的餓了。

吃了半飽之後,她這才看向歐陽辰:"這下可以說了吧,我沒那麼餓了,我們邊吃邊聊!"

歐陽辰勾唇笑了笑:"當然可以,首先呢,這頓飯,是為了感謝你!"

水天芸皺眉:"感謝我?感謝我做什麼?"

歐陽辰看她一臉吃驚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笑:"當然是感謝你幫了我啊,你忘了,你昨晚還給我出謀劃策了呢!"

水天芸瞬間想到那個國外的女孩,歐陽辰喜歡的人。

水天芸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淡了,就連吃到嘴裡的飯菜,似乎都變得沒味道了。

她悶聲道:"你感謝我,就請我吃這個啊!"

歐陽辰挑眉:"這不是在公司工作嘛,出去吃飯太麻煩了,只不過你放心,這可是姚記的師傅做的飯菜,味道肯定沒問題!"

水天芸皺眉看她:"我基本吃飽了,你感謝完了,然後呢,還有事嗎?"

歐陽辰看她這個樣子,有點慌:"不是,你都不好奇,我為什麼感謝你嗎?你不想知道,我昨晚幹了什麼嗎?"

水天芸悶悶的別過臉:"這有什麼好問的,是你的私事,跟我沒關係,再說了,感情這事情,不就是你愛我我愛你的,沒什麼意思,更何況,你能請我吃飯,八成是成了吧,現在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水天芸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目光才定格在歐陽辰的臉上。

歐陽辰一愣,隨即笑著搖頭:"你想哪裡去了,哪裡有那麼見效快啊,你跟我分析了一下她的性子,讓我真心相待,我發現我跟她說話似乎都變得融洽了許多,這不是得感謝你嗎,所以,我就請你吃飯了啊!"

水天芸神色複雜的看著他:"所以,你請我吃飯,就是因為你們關係融洽了?"

歐陽辰點點頭:"當然是這樣啊,不然呢,你該不會以為,我已經有女朋友了吧!"

水天芸看歐陽辰居然笑起來,心裡恨不得把這人大卸八塊:"你那是什麼表情,什麼叫我以為你有女朋友了,是你自己表現的,就很容易讓人誤會好吧,你說說,現在就是關係融洽,你就請我吃飯,那你們真的在一起了,你打算怎麼感謝我啊!"

歐陽辰笑著問:"你想讓我怎麼感謝你啊!"

"你覺得怎麼感謝最有誠意?"水天芸把皮球踢給他。

歐陽辰笑了笑,勾唇道:"我覺得,以身相許最有誠意,問題是你也不要啊!"

水天芸的小臉微不可查的紅了,她有些惱羞:"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如果幫你追到女朋友,你還對我以身相許,你這不是找死嗎?"

水天芸說著,神情變得氣憤:"像你這樣三心二意的男人,怎麼不被打死啊,渣男!"

歐陽辰傻眼了,他就是稍微試探一下,看水天芸對自己討厭與否,卻沒想到,弄巧成拙啊!

他一臉無辜:"我什麼都沒做,怎麼就成渣男了!"

水天芸胸口還在上下起伏:"你有了女朋友,還打算跟我發展不正當關係,這不是渣男是什麼?"

歐陽辰有些無奈的看著她:"芸芸,你怎麼就這麼較真呢,我在看玩笑,你聽不出來嗎?"

水天芸神經有些緊繃:"這樣的玩笑你還是別跟我開,我開不起這樣的玩笑!"

這下,歐陽辰蔫了,連話都不敢說了。

水天芸氣過去了,腦子冷靜下來,她仔細想想剛才的場景,突然覺得,自己似乎被情緒支配了,如果她對歐陽辰沒有別樣的心思的話,剛才這樣的玩笑,她肯定能聽出來的。

想到這裡,水天芸特別想撞牆。

可是,在歐陽辰面前,她就算是明知道自己理虧心虛,她也不想表現出來。

她抿唇看向歐陽辰:"那個……剛才是我反應太過了,你別放在心上!"

歐陽辰笑的不自然:"我怎麼會放在心上呢,我已經忘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