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他看得出來,秦天絲毫沒有看輕了他,而是當做真正的朋友。

那種感動,無與倫比。

他故意把船開的很慢,似乎有心事,一雙眼睛,不停的往後面觀望。

跟他一樣,白靈等人,也是不停的四處張望。大家都沒有點破,但是都知道,在期待同一個人的出現。

時間流逝,天光轉暗。

黑色的海水,像是要覺醒的洪荒猛獸,更加的洶湧起來。

眾人的眼中,都出現了不安之色。

難道,出了什麼意外嗎?

「來了!快看!大小姐來了!」

忽然,胡藤激動的說了一聲,用手指向遠處。

只見,那波濤翻湧之間,一頭抹香鯨高高的躍起,在它的脊背之上,赫然挺立著一個嬌小的聲音。

是王多魚!

她騎著鯨來了!

秦天瞬間破房,心中複雜的感情,像眼前的海水一樣翻湧著。

很快,抹香鯨來到了快艇附近,王多魚一身黑衣,面色陰冷而平靜。

她靜靜的看了秦天一會,低聲道:「過來吧,我送你。」

秦天默然,縱身一躍,像初次見面那樣,踏波而行,跳上抹香鯨的脊背,站在王多魚的身後。

「站好了。」王多魚本能的低聲說了一句,彎腰拍了拍抹香鯨的身體。

抹香鯨尾巴一擺,掃開巨大的波浪。

潛艇一般的身軀,朝遠處衝去。很快,就消失在白靈等人的視野里。

「天哥不會有事吧?」白靈擔心的說道。

胡藤低聲道:「放心吧。大小姐從未這樣真心對待過一個人。」

「她寧肯用自己的幸福,去換一味藥材,又怎麼會傷害天哥。」

「她是來為天哥送別的。」

「我們去對面等他們吧。」

他加足油門,快艇乘風破浪,加速朝前面衝去。

……

靜悄悄的,秦天站立在王多魚的身後,看著她的身軀似乎忽然消瘦了很多,被海風吹動的長發在面前飛舞,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這天,楚玄辰一下朝就回到璃王府。

他看到柳兒在院子裏和孩子們玩,便刻意避開她,把這件事告訴了雲若月。

雲若月聽到賢王要和納蘭夢成親,是一臉的震驚,「什麼?賢王要和納蘭夢成親?他倆不是不熟嗎?怎麼這麼快就在一起了?」

楚玄辰挑眉:「我也不知道,可能有時候,愛情在那一瞬間就來了吧!」

雲若月聽到這話,難受地嘆了一口氣。

楚玄辰道:「娘子

《雲若月楚玄辰》第2748章東林太子找來 秦皇死而地分!?

嬴政接過竹卷的手,不禁抖動。

本就風塵破舊的竹卷搖晃,差點要散開。

雖然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句話,對此也早有心理準備。

但當這種事情真的發生在自己眼前,而是還是鐫刻在隕星之上的時候。

那麼所有的性質都全都改變了!

哪怕只是稍微一想,嬴政都可以明白這會引起多麼恐怖的風波!

這是上天的旨意?

不!

朕才是這個人間的帝皇,上天還沒有資格對朕下令!

目光變得銳利,打開了竹卷,默默查看。

時間慢慢過去,嬴政一直沉默,而周圍卻忍不住逐漸發寒。

周圍的群臣們雖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看到這個架勢也能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不敢竊竊私語,只敢眼神交流。

不出意外的話,東郡一定是發生了前所未有的大事!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對此一無所知,最起碼王遠已經基本猜到了要發生了什麼。

【三十六年,熒惑守心。】

【有墜星下東郡,至地為石,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

【始皇聞之,遣御史逐問,莫服,盡取石旁居人誅之,因燔銷其石。】

【同年,始皇隕落!】

腦海之中閃過史記的記載,王遠更加慫了,悄咪咪後退,想要遠離這一場大風暴。

【按照史書記載,政哥會殺害隕星周圍所有的百姓!】

【政哥現在疑似穿越者,這一次都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才能罷休!】

他不知道這到底是司馬遷的虛構,還是卻有此事。

但有有一點是可以確認的,嬴政對於這個消息肯定是非常暴怒。

【慘了,政哥要大開殺戒了。】

朕有那麼嗜殺嗎?

六國餘孽這些年蹦蹦跳跳,朕都沒有動手,至於會為這種子虛烏有的事情去遷怒百姓?

看着其上的文字,嬴政正想要喊住偷偷溜走的王遠,讓他感受一下什麼叫做父愛,但話嘴邊又停住了。

因為他看到在最後,有着一小行文字。

而這段文字,就是王遠剛剛心中所想!

「為防消息外泄,天機閣以陛下之令,殺見隕星者五千人!」

東郡的天機閣出動,殺害了隕星周圍一萬多人?

這是奏摺的原文,嬴政看到后,沉默了很久。

不知道為何,他突然有一種莫名的感覺。

似乎這一切真的是天命,有着一對明明之中的手在操控著一切。

陰陽人這邊在說什麼,自己會殺死所有看到隕星的人。

而在奏摺上,天機閣居然真的這樣做了。

嬴政很心亂,十分厭惡這種感覺。

統一天下的人是他,滅絕六國的是大秦,和所有的天又有什麼關係?

「諸位愛卿,朕想要聽聽你們的意見。」

沒有隱瞞,開始傳遞奏摺。

也許其它帝皇會對此忌諱莫深,但嬴政不屑如此。

這明擺着就是六國餘孽的陰謀,為的就是想要動搖大秦的民心。

作為葬送了周朝,崩壞了禮樂的大秦來說,對於所謂的神,真沒有多少的信任。

如果不是之前沉默長生,嬴政甚至都不會相信方術。

奏摺傳下,李斯等人紛紛查閱,一個個看后皆是神色大變。

顯然,都是被其中的信息所嚇到了!

隕星天降本就很稀有,更比說其上還有大逆不道的文字。

「陛下,臣以為東郡天機閣做的沒有錯!」

李斯第一次行禮表達自己的意見。

「這明顯就是六國餘孽,甚至就是魏國餘孽弄出的陰謀。」

「那些發現隕石百姓,很可能都是他們餘黨,天機閣此舉是為了斬除後患!」

「不出意外的話,此事已經已經平息!」

這是李斯的看法,在他看來,天機閣此舉沒有什麼不對勁。

「臣附議!」

「東郡天機閣行事之果斷,乾淨利落!」

「事情絕對已經平息了。」

不少大臣都贊同,認為此事已然結束。

但也有人,比如馮去疾憂心忡忡。

李斯這番話雖然道理上對,但卻沒有任何的證據。

那些百姓,真的會是六國餘孽嗎?

而且消息真的已經封鎖了?

馮去疾不敢說出來,因為他也沒有實際上的證據。

而現在這個解釋,最起碼邏輯是合理的。

他不敢說,王遠自然…….

也不敢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