瑤鳳身後有人喊道。

蘇櫟一看,火靈。

“是齊兒。”

蘇櫟嚴肅冰冷的眸子裏,微微舒緩了一些。

“齊兒。”

聽到聲音,蘇齊眉峯攏了攏,哥哥會追過來,他並不意外。

是他太淘氣了,哥哥剛纔一定很擔心自己。

“夫人,我們下去吧,我哥哥就在下面。”

“好!”沈嵐一臉溫柔的點了點頭,眼底的激動如波濤洶涌。

她終於可以見到她的夫君和她的女兒了。

“齊兒,沒事吧?”

蘇櫟急步走到蘇齊身邊,拉着他看了看,確定他沒事以後,他一顆着急的心才安定下來。

蘇齊一臉笑嘻嘻的,“哥,我能有什麼事呢?齊兒不但沒事,還救了族長的夫人呢。”

蘇齊對所有的事情一笑而過,他自然不會把冰洞裏發生的事情告訴哥哥。

看着他們兄弟二人,沈嵐忍不住笑了笑。

瑤鳳走到沈嵐的身邊,目光驚訝又激動的看着沈嵐。

“母親,是你嗎?”

沈嵐深深的看着瑤悅,心裏的震驚,無以復加。

“悅兒,你是悅兒。”

沈嵐淚流滿面,激動的拉過瑤悅的手,深深的凝視着她。

她的女兒,無論多久沒有見,她依然能一眼就認出她女兒來。

“母親。”瑤悅撲倒沈嵐的懷裏,眼淚如斷了線的珍珠。

“悅兒,你沒事真是太好了?以後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

沈嵐緊緊的擁着女兒,她就知道,自己只要堅持住,就一定能在見到女兒的。

“齊兒,這是怎麼回事?”

蘇櫟看着他,跟着此刻出去一趟,怎麼就把這人家的孃親給找回來了。

“哥,這事說來話長,瑤悅公主,冰族現在已經無事了,我們兄弟二人也該告辭了。”

瑤悅一聽,快速的看向他們。

“齊兒,櫟兒,我還來不及感謝你們呢,怎麼就要走了?”

蘇齊看了一眼沈嵐。

笑着說道:“瑤悅公主,夫人已經給了齊兒四朵珍貴的千年雪蓮花了。”

“櫟兒,齊兒,謝謝你們,這就是緣分,能把不相干的人相遇到一起,你們的到來,讓我覺得重生了一般,日後若是有緣,我們一定還會在見面的。”

瑤悅知道,緣分很奇妙。

“告辭!”蘇齊和蘇櫟兄弟兩人同時出聲,隨後,兄弟兩人飛身上了火靈,在大雪中漸漸消失。 猶自搖九鈴 “悅兒,人情,人情,人之常情,只要樂善好施,便能福澤深厚,願他們一切都好。”

沈嵐目光柔和的看着女兒。

“母親,女兒明白,我們回家吧!”

沈嵐笑着看了看蘇齊他們離去的方向,到了今天,她終於明白,很多的事情,它並不像你想象中的那麼好,卻也不會像你想象當中的那麼壞……。

明月山莊裏。

蘇紫陌收拾好東西,準備前往迷幻森林。

剛剛出了明月軒,卻遇到了一臉笑意絕絕的沐瑯豫,他永遠是一身白衣,卻也襯托出他一身高雅的氣質。

“軒兒,陌兒,看你們兩人這副打扮,是要去迷幻森林嗎?”

蘇紫陌點了點頭。

“這是迷幻森林裏難得一見的百年魔獸潮,相信很多人都不想錯過。”

沐瑯豫看着她點了點頭:“不錯,我已經經歷過一次了,就不去湊熱鬧了,你們自己小心些。”

沐雲軒微微勾起脣角,說道:“前輩不想去,是不是已經找到救陌兒孃親的辦法了?”

沐雲軒說得十分自然,就好像是無心之舉一樣。

實則,看着沐瑯豫的眼底帶着幾分凌厲。

他在這個時候出現,可不會是巧合。

“我還在找,只要能找到妍兒的最後一片精元,就能把妍兒救回來了。”

沐瑯豫的聲音瞬間變得沉重。

蘇紫陌看着他,每次一提到穆欣妍,他的情緒變化都很大。

“有勞前輩了。”

蘇紫陌神情微凝,若要說,這個世界上有人能威脅得到沐瑯豫,那個人絕對是穆欣妍。

“無妨!你們多加小心。”

沐瑯豫面帶微笑!

只怕這次她去迷幻森林,庚樂羽也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有勞前輩掛心了,雲軒,我們走。”

蘇紫陌看了他一眼,心裏,對他的防備越來越深,今日過來,他是過來確定什麼事也說不一定。

蘇紫陌在大門口和夜輕寒匯合,卻看到沐雲玥也在。

由於迷幻森林裏很兇險,最後決定去的只有夜輕寒和蘇紫陌他們三人。

看到沐雲玥,蘇紫陌微微驚訝!

夜輕寒看着他們微微一笑。

“我和你們夫妻二人去,總覺得有些彆扭我就帶着玥兒一起去吧!”

“胡鬧!”沐雲軒瞬間陰沉着臉。

玥兒的修爲很低,去迷幻森林就等於去送死。

沐雲玥快速的縮了縮脖子,害怕的躲到夜輕寒的身後。

她就知道大哥看到她去會生氣的。

“雲軒,你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玥兒的安全的,在遇到危險時,我會把玥兒放進我的空間指環戒的。”

夜輕寒對沐雲軒陰沉冷怒的眼神還是有些發悚。

畢竟他是第一次挑戰沐雲軒的威嚴。

沐雲軒陰沉着臉,不說話。

沐雲玥一看,咬了咬脣,鼓起勇氣小心翼翼地說:“大哥,玥兒從小到大都被保護得很好,大哥就讓玥兒出去歷練一次吧!”

說完,沐雲玥求助的看着蘇紫陌。

只要大嫂一開口,大哥是不會拒絕大嫂的。

蘇紫陌抿了抿,看玥兒那樣子,只怕不答應是不行了。

重生之嫡女白蓮 “雲軒,讓玥兒去吧,有你這個大哥在,玥兒不會有事的。” 沐雲軒看向她,黑眸愈發深邃,她明知道他不會拒絕她的任何有事情。

隨他看向夜輕寒,冷聲道:“夜輕寒,若是我妹妹掉了一根頭髮,我拿你是問?”

沐雲玥一聽,感激的看了蘇紫陌一眼。

“呵呵,好!”

夜輕寒快速的點了點頭,只是那臉上的笑容有些不切實際。

玥兒的頭髮可多了,掉了一根頭髮他也不會知道的。

“謝謝大哥!”沐雲玥開心的跳了跳,她就知道,有大嫂幫她說話,大哥一定會同意的。

四人出了明月山莊,一路上,看到很多人相約而行。

特別是出城的方向,人聲鼎沸,只看得見人頭攢動。

沐雲軒一看擁擠的人羣,目光中滿是厭惡。

“陌兒,我們直接騎金龍出去。”

說完,蘇紫陌已經被沐雲軒抱在金龍上。

夜輕寒一看,他可沒有沐雲軒大膽。

夜輕寒對着沐雲玥曖昧的眨了眨眼睛。

“玥兒,抱緊我!”

沐雲玥嬌羞一笑,緊緊的抱着夜輕寒。

四人眨眼間飛過城門,有人看到了,此刻也不會去在意。

慕容邵峯的別院裏。

朱巖急急進來稟報。

“皇上,莊主已經出城了,明月山莊只去了四個人,夜輕寒和沐雲玥也一起去了。”

“好! 道行仙緣 等洛凡來,我們出發。”

慕容邵峯帶上一張銀色面具。

溫潤的眸光裏,是默默繾綣着的深深的思念,看着既傷情又心痛,陌陌,巫族動靜很大,你一定不能有事。

“邵峯,我已經來了。”

洛凡一身白衣,風度翩翩,目光灼灼其華,眼底卻涌動着一股睿智,看到慕容邵峯臉上的面具,他目光閃了閃。

“朱巖,你留下,朕和洛凡去就好!”

“是,皇上。”

朱巖知道,他跟着一起去,很容易被莊主認出來。

“我們要快一點了,皓月皇也出發了,帶着他後宮裏的絮貴妃和綠雲貴人,我出城的時候就看到他們已經離開了。”

“這種事情自然少不了他,走吧!”

慕容邵峯起身,一身白衣他,光華直泄而下,那一舉一動,雅人深致,驚才風逸。

皓月國京城離迷幻森林兩百兩地,對於沐雲軒來說,也只不過是是幾個時辰的事情。

傍晚,四人落到迷幻森林外。

早已經是人山人海,可見這次魔獸潮有多讓人心動。

蘇紫陌四處看了看,玄氣滋養天地之間百萬年,孕育出萬靈萬物,又怎麼能不吸引人呢?

四人品貌非凡,才貌雙絕,剛剛到,就引起周圍一陣騷動。

君臨天帶着綠雲和絮貴妃走到蘇紫陌身前。

君臨天一身黑色玄氣,在同樣是一身玄衣的沐雲軒面前,去少了那份獨有的讓人驚才風逸的瞬間。

“陌兒,你來了。”看着她一身白色簡裝,卻依然美出了天際。

“嗯!” 醫見如顧,椒妻虎視眈眈 蘇紫陌淡漠的點了點頭。

絮貴妃卻對着蘇紫陌微微一笑。

綠雲雙眸閃爍不定,眼底,一抹濃濃的嫉妒涌動着。

“陌兒,要一起嗎?”

君臨天的眼中只有蘇紫陌。

蘇紫陌擡眸,淡漠的看着他。

“不必!”

依舊是冷冷的語氣。

君臨天面色低沉,沒有了絲毫笑容,甚至看起來有些冰冷,盯着蘇紫陌的眼眸深處閃爍着寒光。 過來好一會,詭異的氣氛瞬間蔓延在周圍。

君臨天慢慢蘊出一道淺淺的笑意。

“既然陌兒不願意,那我們就在迷幻森林裏見吧!”

君臨天那掃過蘇紫陌目光,微微有幾分雅人深致,隨後帶着綠雲和絮貴妃離開。

寒門嫡繡 沐雲軒陰冷的盯着他的背影,心裏怒氣衝衝,這也讓他滿目寒光,君臨天對陌兒始終是不死心的。

蘇紫陌回頭看向夜輕寒,一臉嚴肅地說:“輕寒,我要去的地方會很危險,我必須到迷幻森林中央去取一樣很重要的東西,這來來去去大概也要八天左右的時間,老夫人的生日是在十天以後,你們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就先回去。”

“好!我要找的東西就在迷幻森林的邊緣,在邊緣地帶,即使是帶着玥兒也不會有危險,若是時間來不及,我們就分開行動,以我的修爲,只要不接近迷幻森林中央,是足以保全我和玥兒的。”

他夜輕寒是堂堂正正的七尺男兒,英俊瀟灑中又頂天立地,他怎麼會讓自己喜歡的女人受傷呢?

蘇紫陌知道,夜輕寒也是一個血性男兒,談笑風生中卻也足智多謀,他的話,她信得過。

“大嫂,既然時間緊迫,我們就分開去尋找吧!玥兒又輕寒保護,不會有事的。”

蘇紫陌點了點頭,時間緊迫,也只能這樣了。

“魔獸潮時,也不知道魔獸會往哪個方向跑,你們自己要多加小心。”沐雲軒看了一眼夜輕寒,若是他敢讓玥兒受傷,他絕饒不了他。

“大哥,我們找到需要的就會回去,大哥好好照顧大嫂。”

沐雲玥笑了笑,這一刻,她突然沒有之前那樣怕大哥了。

“好!”沐雲軒點了點頭。

“陌兒,我們走。”

兩人往迷幻森林裏走去。

慕容邵峯和洛凡就站在不遠處,看到蘇紫陌和沐雲軒進入迷幻森林。

慕容邵峯皺了皺眉頭,天快黑了,陌兒怎麼這麼急着去迷幻森林?

“洛凡,走。”

“嗯!”洛凡什麼都沒有說,心裏知道他擔心蘇紫陌。

隨着蘇紫陌的離開,暗中,也有幾波人跟着進去。

君臨天也跟着一起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