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不着你們來管,都給我讓開!”

這兩個醫生,卻還是堵在門口,院長可是給他們下了命令,天塌下來也得看住沈紫嫣!

“姐,還是讓我去警局吧,等我搞清楚了回來就告訴你,姐夫那麼聰明,一定不會,就這麼被冤枉的!”

她身子實在是太虛了,兩個醫生強行將她攔住,就算是想出去也出不去。

沈玲星既然已經這麼說了,沈紫嫣也只能點點頭答應下來。

開着車沒有多久,沈玲星就已經到達了警局。

她一下車剛好看到歐陽柏娜:“歐陽警官,請等一下。”

已經到了下班的點兒,歐陽柏娜正準備回去,被沈玲星這麼一喊,收住腳,皺了皺眉,看着這女人:“怎麼?你有什麼事?”

“歐陽警官,你們怎麼突然發佈新聞記者發佈會,說我姐夫殺人兇手的嫌疑人?”

“我們有確鑿的證據證明他就是殺人兇手,已經無可辯駁了,至於接下來的證據我們會找到的,請你回去吧!”

“我想見我姐夫一面!”

“不行,在沒有開庭之前,犯人不能和你們見面,請回吧!”

說話間,警局裏又停下來一輛豪車。


秦雪凝從車上跳下來,也匆匆跑過來問:“你們警察怎麼辦事的,僅憑這一個監控視頻,不調查就確定他是殺人兇手嗎?”

“這件事好像跟秦小姐沒什麼太大的關係吧?”

歐陽柏娜看了看她,沈玲星也是皺眉。

這是他們的家務事,這秦雪凝怎麼這麼關心他姐夫的狀況?

“秦小姐,你這又是湊哪門子熱鬧,我們沈家的事,不用你們外人來管!”

“你這人怎麼說話的,到現在還跟我吵架,你姐夫他……不行,我要見他!”

“我說了,今天誰都不能見,兩位還是早些回去吧!如果你們再鬧,我可就以妨礙公務罪抓你們了!”

“你抓,有本事你抓,正好,我還能看看我姐夫。”

沈玲星氣壞了,把頭別了過去。

今天他她不見的陳樂,說什麼也不肯走。

本以爲秦雪凝會離開,沒想到這女人同樣,一扭頭站在一旁不肯離去。

看這倆人這個樣子,歐陽柏娜微微皺眉:“你們兩個今天是鐵了心不走了?”

“沒錯,不走了!”

“那好吧,這晚上天氣涼,兩位注意身體,我下班了,就不奉陪了!”

說完她拽開旁邊的車門鑽了進去,開着車就離開了警局。

沈玲星見證女人真的走了,頓時惱羞成怒,在後面破口大罵,叫罵了半天,嗓子都幹了,可是警隊裏卻沒一個人出來攔着她。 楊鐸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在屋裏團團轉。

之前警方還承諾,在案子查清楚之前不會對他們動手,怎麼突然間就把陳樂關在了警察局。

這事情有古怪,只是思來想去的他也想不明白,究竟是哪裏出了問題。

倒是陳樂大快朵頤的躺在牀上,打着呼嚕。

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按照他的計劃緊羅密佈的進行着。

反正現在又沒事可做,還不如好好的睡一覺。

回來之後他沒睡過一個囫圇覺,這會也是疲憊不堪。

亞瑟福尼可就沒他這麼好的心情了,看着還能睡着的陳樂,翻來覆去的,怎麼都睡不着。

起身走到鐵柵欄旁邊,往外面瞅了瞅。


夜空月朗星稀,點點星辰,掛在天上。

亞瑟福尼突然想起了小時候的亞瑟安妮。

那個時候那小丫頭乖巧可愛,總在他後背上趴着,聽他講故事。

只是在石龍集團長大之後,那個曾經單純可愛的女孩兒,一點點的發生了改變,不再像是之前一樣。

這幾天,他一直呆在崇州調查整件事情的經過,就想給自己大哥一點兒心理安慰,可眼下他們越發的感覺事情變得迷茫起來。

本來都以爲陳樂是兇手,沒想到背後還有人在使絆子,把他們牽扯進整個事情裏來。

想着那些亂七八糟的,亞瑟福尼竟然走了神。

“啊!”

正胡思亂想着,就聽睡的正香的陳樂,霍然從牀上蹦了起來,滿腦門子都是汗水,臉色蒼白。

一定是做噩夢了。

不管這個人多強大,總有會害怕的東西,做了噩夢被驚醒也很正常。

只是陳樂這一醒過來,就如發瘋了一般,跑到柵欄旁邊,使勁的拍打着柵欄:“有人嗎?外面有人嗎?放我出去,快點把我放出去!”

因爲他們並不是真正的犯人,所以並沒有看押着他們的人員,這拘留室裏也只有他們兩個,就算是喊破喉嚨外面的人也聽不到。

亞瑟福尼看陳樂這麼激動便問:“你怎麼了?”

陳樂扭頭看了看亞瑟福尼:“我想到了一件事,我覺得這件事有古怪,我得回去一趟,晚了可能就來不及了!”

“什麼?”

“乞丐!”

陳樂只喃喃的說出了兩個字,便不再搭理亞瑟福尼,狠狠的在門上敲了兩下,但是卻沒有人能聽到他的話。

警局大院裏,沈玲星有些疲憊的看着前面本來,今天她就已經夠煩躁了,沒想到還碰到了這個女人死皮賴臉的說,什麼都不肯走非得要跟她一起等着和姐夫見面。

“我說,秦雪凝,你還是走吧,你留在這裏做什麼?”

“腿長在我身上,我想走就走,想去哪裏就去哪裏,怎麼這也要你管着?”


“你……”

秦雪凝卻一撇嘴,她今天還真就不走了,去哪裏都是她的自由愛誰不愛誰也是她的自由,想這麼管着她門都沒有。

看着沈玲星氣的夠嗆,秦雪凝卻撇了撇嘴。

“我告訴你,我姐夫已經結婚了,你最好不要纏着他!”

“得了吧,我看你是怕我跟你搶你姐夫,你是不是也喜歡你姐夫啊?”

“你胡說!”

被秦雪凝這麼一說,沈玲星的臉不自覺的就紅了,感覺有些發燙,其實她自己都說不好,爲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倒是秦雪凝看着她面紅耳赤的樣子已經猜到了。

嘴角一挑,往前湊了一步:“喜歡就去追嘛,你姐的老公又怎麼樣?該追還得追,不過話說回來了,陳樂確實挺好的,要不咱比比?”

“你敢!”

李樹林跟着小風走了沒多久,就已經到了一個住宅旁邊。


這間住宅不是特別的大,但是很安靜,李樹林瞅了瞅小風:“這是什麼地方?”

“我住的宅子,這幾天你就先留在這裏,不過這幾天你最好不要隨意走動,這邊可是離千面那裏很近,如果你隨意走動被發現了,可別怪我沒提醒過你。”

李樹林輕輕一笑,一把摟住他的肩膀。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就連千面也不會想到,他現在就在前面的眼皮子底下。


估摸着這會兒的見面已經快發瘋了,他的那些兄弟可都是被她殺掉的此仇不報,又怎麼能讓他安心?

小風看着他臉上掛着的那一抹怪笑,頓時覺得很噁心,一把推開了他:“別跟我來這些沒用的,你我之間的關係心知肚明,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跟我耍花招,不然的話到時候我會讓你很難堪。”

李樹林答應,嘴巴里更是不停的停的嘟囔:“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咱們之前的仇恨都算不了什麼,我李樹林雖然是算不上什麼好人,但是也懂得知恩圖報,你對我的大恩大德我會銘記於心!”

他笑着,雖然被小風推開,卻又一把摟住了他的肩膀,好的跟親兄弟似的。

笑眯眯的往前走了一步:“我們進去!”

小風總覺得自己像是鑽進了一個狼套子裏,莫名的覺得有些心煩,他和李樹林比起來還嫩了一些,不過眼下他確實是自己升官發財的好東西。

把他當做一個工具也就那樣。

嘆了口氣,小風沒再說話打開門就走了進去。

只是他沒想到,他的演技不精之前和那幾個人有所接觸的時候,那幾個人隱隱的感覺到有些不對勁,這會兒已經找到了千面。

半個小時過去了,那幾個乞丐還是拼命的搖頭,不是他們不想說,他們現在確實什麼都不知道和他們接觸很少,雖然也見過面,知道他的長相,可是從來不跟他們說話,讓他們幫着找到這個人怎麼找?

千面正使勁的按着眉心,心浮氣躁的坐在一旁,難道自己做的這一切都要毀於一旦了?她不甘心,憑什麼苦心經營了這麼久,難道就要這麼毀了,不行!她一定要想出一個辦法來解決這些問題。

正胡思亂想着,門便被推開了,一個男人走了進來,看着千面垂頭的樣子,知道這女人現在是心浮氣躁,一定是因爲李樹林的事感到心煩。

“千面小姐,我覺得一個人很奇怪說不準,李樹林會和他有關係,也許我們可以藉着這個線索找一找!”

“你說什麼?你確定?”

“不敢十分確定,但有半成的把握!” 現在別說有半成把握,就是有三分之一的把握,千面也一定會徹查,絕不能讓一個下人毀了她的全部計劃。

不過這人也算是給他帶來了另外一條好消息,聽說陳樂被抓了,現在就關在警局裏,據說是沈家的人去警局裏詢問情況,警察都不允許他們進去,只要能找到李樹林,將他殺掉就大功告成!

“你說的這個人是誰?”

“小風!”

小風?千面變得臉色變了變。

小風也是他的下屬之一,只不過和李樹林的關係一向不好,倆人經常在她面前互相攻擊。

這男人居然說他們兩個之間可能有合作,這怎麼可能?

“說說,你爲什麼會懷疑到他?”

男人點了點頭詳詳細細的跟她說了一遍,抓捕那些乞丐時候的經過。

“是嗎?看來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這樣吧,你去拜訪一下他看看他身體最近怎麼樣,順便買些吃的東西,就說我體恤他的!”

陳樂叫依舊沒有人回答,沒有人看着,這裏有水和衛生間,也不需要有人照料他們,所以這樣還等於白喊人。

亞瑟福尼瞅了瞅他:“你這樣喊外面的人也聽不到,你剛剛說的乞丐又是什麼意思?”

陳樂子也知道暫時出不去輕輕一嘆這纔跟他說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