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身材矮小,骷髏們並沒有攻擊馬上的騎士,而是舉起手裏的武器對着戰馬砍過去,所砍目標無非是戰馬的腹部以下的位置。

這些位置雖然並不是很重要,就算擊中也不會要了戰馬的命,無非是受傷而已,可是戰馬畢竟是一種膽子很小的動物,受到攻擊一下子慌亂起來。

衝上前來的骷髏們用手裏的武器追砍着馬腿,直砍的戰馬撒了歡的亂蹦,發出一陣陣沉悶的嘶叫聲。

騎士們被戰馬影響了攻擊,只能無力的揮舞着手中的武器。再也不能做出有效的攻擊。

後續的骷髏們一涌而上,以多出騎兵幾十倍的數量把高廬國的騎兵們淹沒在骷髏海中。

卡瓦的靈魂漂浮在上空,無奈的注視着下面的一切,骷髏們衝進騎兵陣營當中沒用多久就砍翻了所有的騎兵,而被砍翻的騎士們在跌倒之後再次抖落了身上的肌肉,變成新的骷髏加入了戰團。

當最後一名騎士倒地之後,骷髏們並沒有散開去尋找新的目標,而是圍到了戰馬的屍體旁邊,趴在地上大口咀嚼着戰馬身上的肉。

因爲骷髏的數量衆多,而戰馬的數量有限,能吃到馬肉的骷髏只有少數幾個,爲了爭奪馬肉,骷髏們竟然爆發了一場小規模的衝突。


衝突來得突然,結束的也很快速,在失去大腦之後,所有事情的解決方式非常簡單,純粹的武力。

骷髏們圍在戰馬屍體旁邊,用手裏的武器相互攻擊,分出了幾個強壯者,其他骷髏明智的讓開了位置,讓這些強壯者先行享用。

這些強壯的骷髏圍在戰馬前,不斷吞噬着戰馬的屍體,在他們吞食屍體的同時,一絲絲鮮紅的血管快速出現在他們的骨骼之上,稍後是肌腱,肌肉,皮膚,毛髮。當幾萬匹戰馬的屍體消失殆盡之後,大約二十多名強壯者的骨骼上已經長出了新肉,看上去和一般人類幾乎相同,除了沒有表情之外完全沒有其他差別。

此時的卡瓦已經目瞪口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都不會相信這是真的。

如果只是單純的骷髏出現並且戰爭,這可以歸結爲魔法的力量,可是這麼多的骷髏忽然變成了人類,這這這,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驚訝的時間並沒有留給卡瓦多久,當吃完最後一匹戰馬的屍體之後,幾名長出了肉的覆肉骷髏從地上站了起來,此時的他們好像變得聰明瞭不少,這可能是新長出的大腦原因,低頭看了看自己手裏的武器,並不是很滿意,一擡手把武器丟出很遠,在身邊的骷髏身上掃過幾眼,看中了幾件趁手的武器,也不管對方同意不同意,一把搶了過來。

低階的骷髏因爲沒有大腦的原因,對此絲毫不以爲意,手裏的武器被覆肉骷髏搶走之後很自然的撿起前者丟下武器,站在原地等待着什麼。

“這裏的生靈好多啊。”一名覆肉骷髏張了張嘴巴,用有些嘶啞的聲音說道:“幾萬年都沒能進化的身體竟然在這裏完美的進化了。”

“是啊是啊。”其餘覆肉骷髏不斷迎合着。

擡起頭,看了看不斷砸落的暴雨。覆肉骷髏顯得異常的興奮,說道:“既然這裏如此適合,我們還回去幹什麼,跟我衝過去,殺死所有的生靈,我們繼續進化。”

這一個提議得到了所有覆肉骷髏的響應,幾聲嘶啞的叫喊聲中,也不知道是誰大喊一聲:“殺光這裏的生靈。”

“殺光所有生靈。”骷髏們大聲響應着。

“進化。”

“進化!”

帶着嘶啞的叫喊聲中,幾名覆肉骷髏推開身邊的低階骷髏,向着遠方跑了過去。

卡瓦的靈魂飄在半空,目光順着覆肉骷髏移動的方向一直延伸,忽然看到不遠處的‘自己’正被成千上萬的骷髏圍在中間,其餘十三參的士兵團在四周,正分離攻擊着。

“看這些傢伙死了之後還能變成人類,貌似還不錯啊。”卡瓦的靈魂忽然覺得就算‘自己’跑不了也不錯,大不了死了之後再進化嘛。但是轉念一想卻又嚇了一跳,如今自己不生不死的飄在半空,這算怎麼回事。

“我死了我可怎麼辦?”這個疑問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無比荒誕,卻是卡瓦心中最真實的寫照。

小白奪了卡瓦的身體之後一路往外衝去,卻因爲骷髏的數量實在太多而被擋住了。

此時的小白心中十分焦躁,別人不知道七層地獄裏死亡煙霧的可怕,他可是非常清楚的,第七層地獄其實並不是真正的地獄,而是一層很特殊的空間,在第七層地獄裏面生存的骷髏擁有着一項非常可怕的能力,那就是‘同化’。任何有骨骼有智慧的生物,只要被他們殺死就會被同化,變成新的骷髏。在得到生物的血肉之後,他們就會迅速進化,變成類似於人類的覆肉骷髏。



不遠處新進化出覆肉骷髏,小白全部看在眼裏,有幾名骷髏走過來他也完全知道,想要逃避卻被身邊的低階骷髏絆住了手腳,意識裏連忙催促着。

和小白的意識相連的小黑正在骷髏的外圍指揮手下左衝右突,低階骷髏散落的骨骼被戰馬踩碎,腳下的泥土已經變成灰白色,但是卻始終沒能衝進太深的位置。

小白焦急的催促聲不斷響在意識裏,感覺上彷彿遇到了天敵一般。

小黑知道不能再耽誤了,帶着自己的手下很難衝進去的,心中衡量一番,意識給手下發了一條撤退的命令。

手下們的到命令,調轉馬頭向骷髏羣外衝去,由於並沒有太過深入,此時衝出去還是很容易的。

看到手下們到達了安全的距離,小黑調轉馬頭,單槍匹馬向着骷髏羣中的小白方向衝了過去。

剛衝沒幾步,就有骷髏們圍了上來,此時的小黑沒有手下跟在後方,完全沒有陣形可言,只要被骷髏圍上就很難再衝出去。

危機關頭,只見小黑鬼頭大刀高高舉起,一道刀鋒的殘影突然出現,一下子把擋在前面的骷髏全部劈成粉碎。

在前面沒有骷髏之後,小黑驅動戰馬,用嫺熟的騎術控制戰馬低頭、擡步,馬蹄在地上用力一踏,戰馬一下跳了起來。

這一跳足有三丈多遠,就算以騎兵著稱的高廬國尋遍全國的精銳騎兵,也完全沒有能力做到,但是小黑卻用嫺熟的騎術生生做到了。

戰馬剛一落地,小黑的刀鋒再次砸下,把擋在面前的骷髏全部劈成粉碎。

周而復始之下,小黑竟然靠着一己之力,用殘影擊硬生生給衝了進去。

骷髏們一直緊追着小黑的戰馬,絲毫沒有放鬆,但是小黑控制戰馬的實力已經到達了一個讓人無法企及的高度,雖然戰馬落地時看上去會有稍許停頓,但是後面的骷髏卻始終沒有追上,甚至在戰馬幾次衝鋒之後還隱隱有越追越遠的趨勢。

小白被骷髏們圍在中間,看到有幾名覆肉骷髏已經把目光鎖定了自己,意識裏的呼叫聲更加急躁了。

小黑奮力向前衝去,意識裏很不理解小白爲什麼會如此恐懼,這些骷髏雖然數量衆多,但是實際的攻擊力卻不值一提,就算小白不控制卡瓦的身體單憑跑的也沒有人能夠追上他的。可是他爲什麼這麼急切的呼救呢? 在前面沒有骷髏之後,小黑驅策戰馬,控制戰馬低頭、擡步,馬蹄在地上用力一踏,戰馬一下跳了起來。

這一跳足有三丈多遠,就算以騎兵著稱的高廬國尋遍全國的精銳騎兵,也完全沒有能力做到,但是小黑卻用嫺熟的騎術生生做到了。

戰馬剛一落地,小黑的刀鋒再次砸下,把擋在面前的骷髏全部劈成粉碎。

周而復始之下,小黑竟然靠着一己之力,用殘影擊硬生生給衝了進去。


骷髏們一直緊追着小黑的戰馬,絲毫沒有放鬆,但是小黑控制戰馬的實力已經到達了一個讓人無法企及的高度,雖然戰馬落地時看上去會有稍許停頓,但是後面的骷髏卻始終沒有追上,甚至在戰馬幾次衝鋒之後還隱隱有越追越遠的趨勢。

小白被骷髏們圍在中間,看到有幾名覆肉骷髏已經把目光鎖定了自己,意識裏的呼叫聲更加急躁了。

小黑奮力向前衝去,意識裏很不理解小白爲什麼會如此恐懼,這些骷髏雖然數量衆多,但是實際的攻擊力卻不值一提,就算小白不控制卡瓦的身體單憑跑的也沒有人能夠追上他的。可是他爲什麼這麼急切的呼救呢?

小黑雖然盡力撲救,卻還是因爲骷髏數量衆多的原因而沒有來得及。

小白藏身在卡瓦的身體裏面,看到幾名覆肉骷髏衝了過來,急忙揮手打翻了幾名骷髏,跑向十三參的陣形中間。

和高廬國的騎兵相比,十三參人數始終不少,這是因爲十三參裏雖然沒有速度優勢,卻有着極強的抗衝鋒能力。

畢竟是駐北軍的精銳,所要面對的是以衝鋒著稱的高廬國,這點骷髏的衝擊還是不在話下的。雖然骷髏的數量有優勢,但是在質量上還是不能和正規騎兵相比的。

十三參的精銳在看到卡瓦跑進骷髏羣中之後急忙跟上,雖然奮力追趕,卻還是離‘卡瓦’有着不小的距離,原本正在發愁如何追趕,此時看到‘卡瓦’回頭,急忙加快了手裏的動作,迎着‘卡瓦’接應了過去。

好不容易擺脫身邊的骷髏,小白一縱身竄進了十三參的陣形裏面,縮在被士兵保護的最中心處,腦中不斷思索着脫身之計。

幾名覆肉骷髏衝到面前時,其餘骷髏很整齊的讓開了一條小路,讓覆肉骷髏以更快的速度來到了十三參的陣形前面。

正準備要說幾句話,覆肉骷髏中的一個猛的驚覺了什麼,鼻子一陣猛嗅,嘴裏低聲說道:“這裏怎麼會有熟人的味道。”一擡眼,兩個無神的瞳孔瞪向小黑,嘴裏發出一陣吱嘎怪笑,說道:“哇,原來你藏在這裏啊。”

“快來看,快來看,老熟人哇。”這名發現了小白藏身在卡瓦身體裏的骷髏一陣嚎叫,把其他覆肉骷髏全部吸引了過來。

二十幾名覆肉骷髏緊緊盯着小白,牙齒上發出一陣讓人沉悶的磨牙聲,彷彿想將人生吃活剝了一樣,讓人毛骨悚然。

覆肉骷髏似乎對小白有些忌憚,不光自己沒有撲上,而且還發出一陣悶吼聲,制止了低階骷髏的繼續攻擊,嘴裏問道:“喂,那誰。你的身體怎麼樣了?”

這一句把十三參的人都問愣了,回頭用一種很古怪的眼神看向‘卡瓦’。

畢竟這些士兵不知道卡瓦身上發生了什麼,有這種眼神也不奇怪。

小白心中正在苦思脫身之計,哪裏有心思理這些覆肉骷髏,眼神四處掃視,想趁着骷髏們停止衝鋒的空當逃跑試試。

覆肉骷髏畢竟是有大腦的生物,對小白的動作看的一清二楚,恨恨說道:“你以爲你不說話就可以了嗎。告訴你,這次要是沒有你的主子的話,你就別想逃跑了。”

話音剛落,覆肉骷髏一隻枯槁的右手,手腕一翻,一條藍色的光影乍現,光影很突然的擊中了卡瓦的身體,並沒有留給小白任何反映的時間。

這條光影以直線形擊中卡瓦的身體,被擊中的卡瓦身體猛的一顫,額頭上快速隆起了一個大包,大包快速破裂之後,一隻白色的小蜘蛛露了出來。

小白一下子被打懵了,眼睛瞅準一處地方,獒肢一顫,整個身體猛的竄了出去。

“想走,哪裏能那麼容易。”覆肉骷髏一聲冷哼,手裏的光影猛然擊出,半空中把小白擊落在地。

小白被光影擊中,落在骷髏羣中,四周的骷髏蜂擁而上,想替首領拿下小白。

雖然小白很害怕覆肉骷髏,卻對低階骷髏完全沒放在眼裏,肚腹一顫,發出一條蛛絲,蛛絲彷彿有靈性一般,把周圍幾名骷髏捆了個嚴嚴實實。

被捆住的骷髏們用力掙扎,卻無奈蛛網的韌性,只覺得自己身體一輕,已經被小白甩了起來。

蛛網捆住了大約七八名骷髏,骷髏們緊緊擠在一起,在蛛網的甩動下像錘子一樣砸向四周,只聽咚的一聲大響,四周蜂擁的骷髏一下子被砸倒一片,出現了很大一塊空地。

輕而易舉的搗碎了低階骷髏,小白不敢再過猶豫,急忙切斷蛛網,一蹦一跳的逃向外圍。

聚成一團的十三參早以被眼前的情況驚得糊塗了,卡瓦的身體裏突然蹦出了一隻不明來歷的小蜘蛛,這是一件讓人無法想象的事情。


卡瓦還是人類嗎,爲什麼會這樣?一個個疑問盤旋在腦海,讓十三參的精英們一下子愣住了,並沒有趁機向外衝去。

卡瓦的靈魂漂浮在空中,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驚訝和恐懼,此時心中早已經變得平靜起來,事情已經這樣了,還能有什麼辦法!一個人孤零零的飄在空中,像看戲一樣注視着眼前的一切。

就在小白離開的時候,一股龐大的吸力從下方傳來,絲毫沒有給卡瓦任何反抗的機會,像被抽風機抽下去一樣,以極快的速度像下方落下。

卡瓦剛剛平靜的心情再也無法保持平衡,在暴雨中幾乎看不清楚下方的一切,雖然知道自己現在是靈魂形態,卻還是很怕自己會出什麼意外。

只聽耳邊嗖的一聲悶響,彷彿猛然拔開的瓶塞一般,卡瓦飛落的靈魂瞬間停止,腦中出現了一種很深的眩暈感。

“快看,快看,卡瓦大哥醒過來了。”十三參裏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

卡瓦睜開眼睛,四周全部都是十三參的手下,此時他們正圍在自己周圍,滿臉擔憂的樣子。

“難道剛剛是做夢?”卡瓦有些不確定,擡起身來往外圍看去,茫茫多的骷髏正圍在周圍,完全沒有做夢的樣子。

“卡瓦大哥,您剛剛….”一名士兵嘴裏想要問些什麼。

卡瓦擡手阻止了手下的發問,一甩手站了起來,說道:“其他的事回去再說,現在先想辦法離開這裏纔是最重要的。”

手下明智的閉上了嘴巴,轉身站到了自己陣形的位置。

“想要衝出去,又談何容易。”卡瓦望向茫茫多的骷髏,心中很是擔憂。

在覆肉骷髏的控制之下,低階骷髏把十三參的士兵全部圍了起來,卻並沒有急於攻擊,似乎是把他們當成宵夜留給老大一樣。

小白在骷髏羣的空地中一連七八個跳躍,終於跳進了骷髏羣中,獒肢輕輕一抖,最後一個落點落在骷髏的頭頂上,低階骷髏反射性的抓向自己的頭頂,只覺頭頂一輕,小白已經跳走。

小白如傳花蝴蝶一般在骷髏羣中跳動着,仗着自己身體小而輕便,完全沒能讓那些低階骷髏摸到自己。

這一幕讓不遠處的覆肉骷髏極爲氣憤,追了幾步卻被那些低階骷髏擋住了路,一聲怒吼,枯槁的手掌一下抓住附近幾名低階骷髏,看也不看,張開嘴巴就咬了下去。

其餘的覆肉骷髏對這名同伴的表現極爲驚訝,雖然同屬第七層地獄,但是這名同伴始終顯得很是陌生,似乎不是自己族羣中的一員一樣,而今天這次行爲卻是誰也不能理解的。

骷髏的身體全是骨骼,並沒有一絲肉類,在普通覆肉骷髏的意識裏,這東西完全沒有任何營養價值,就算吃了也不會產生什麼進化,否則第七層地獄裏滿地的骷髏,又何必到這異世來尋找什麼進化之旅。

但是,讓人無法理解的事情總是那麼容易發生,當這名覆肉骷髏很輕易的咬碎了幾名低階骷髏的身體之後,咯嘣咯嘣一通亂嚼,把全部骨骼都吞了下去,就連骨頭渣子都沒有剩下。

吃完骷髏之後,這名覆肉骷髏的身體裏一陣咯嘣亂響,背上的皮膚猛然裂開,一根白色的骨刺劃破脊背的皮膚,很突兀的長了出來。

長出來的骨刺和戰矛的長度差不多,尖峯處閃耀着鋒銳的寒芒,看起來彷彿武器一樣。而他的身體上開始一陣接一陣有節奏的嘎嘣聲,一排新生的骨骼穿破了他的皮膚,從身體里長出來之後重新覆蓋了體表,把所有肉體全部包了進去,變成了一個很怪異的覆骨骷髏。

從覆肉骷髏變成覆骨骷髏只用了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在此期間,附骨骷髏甩開大步,在骷髏羣中的空地上一連四五個跳躍,背上的四根骨刺猛然崩裂,變成了一張足有帳篷大小的骨翅。

迎風一抖,附骨骷髏駕馭着自己新生的骨翅飛上了天空,大聲嚎叫着:“你還想跑嗎,快還我的肉來。”聲音低沉嘶啞,彷彿索命的惡鬼一般。 讓人無法理解的事情總是那麼容易發生,當這名覆肉骷髏很輕易的咬碎了幾名低階骷髏的身體之後,咯嘣咯嘣一通亂嚼,把全部骨骼都吞了下去,就連骨頭渣子都沒有剩下。

吃完骷髏之後,這名覆肉骷髏的身體裏一陣咯嘣亂響,背上的皮膚猛然裂開,一根白色的骨刺劃破脊背的皮膚,很突兀的長了出來。

長出來的骨刺和戰矛的長度差不多,尖峯處閃耀着鋒銳的寒芒,看起來彷彿武器一樣。而他的身體上開始一陣接一陣有節奏的嘎嘣聲,一排新生的骨骼穿破了他的皮膚,從身體里長出來之後重新覆蓋了體表,把所有肉體全部包了進去,變成了一個很怪異的覆骨骷髏。

從覆肉骷髏變成覆骨骷髏只用了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在此期間,附骨骷髏甩開大步,在骷髏羣中的空地上一連四五個跳躍,背上的四根骨刺猛然崩裂,變成了一張足有帳篷大小的骨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