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面一轉,屏幕中出現楚四海和胖子兩人,此時兩人正被繩索捆起,吊在一輛飛車屁股後面,前面飛車狂奔,兩人則被拖到地上不斷翻滾,身上鮮血直冒,與滿地的泥土混合成了鮮紅的泥漿,塗滿全身。

飛車上,四名光頭大漢貓戲老鼠一樣,看著楚四海和胖子兩人,哈哈大笑。

這四人正是鋼手手下的四大金剛。

驀地,一個禿眉光頭,眼神陰狠凌厲的精瘦武者,出現在虛擬屏幕中,對著古休桀桀笑道:「小鱉崽子,我們這項活動是不是很有益於身心健康?我好像聽說你們三個關係不錯嘛,給你個機會,用你自己換出他們兩個,要快哦,不然他們兩個就被我們玩死了。另外,不準報警,不然你知道後果的。」

告訴古休一個地址后,鋼手啪的關閉了通訊器。

古休出了門,登上一輛出租飛車,向178號城外車站飛去。

178號城外車站,是位於宛明市城牆外側的一個車站,這裡匯聚了大量準備出城的武者,而像這樣的車站,宛明市還有許多,它們都圍繞著宛明市城牆而建。

這些城外車站,就是為進入野外的武者們所準備的。

谷陽星的野外,跟地球上的野外,完全是兩個概念。

谷陽星原本只是一顆荒涼的星球,不僅沒有水、生命,甚至連大氣都沒有,是人類數十年的改造,才將這裡變成適宜人類居住的星球。

人類的到來,也帶動了妖獸養殖的發展,由於養殖數量過多,因此經常會出現妖獸暴動逃走的事情,這些妖獸最終都逃到了野外。

本來有人類的壓制、掃蕩,這些逃走的妖獸也不會有多大危害,但千餘年前,谷陽星上經歷過一場持續上百年的動蕩,百餘年間,各方人馬不斷征伐,造成大批的養殖妖獸逃跑,後來又有一名獨行強者,將這些妖獸聚攏起來,並以妖獸養殖技術對這些妖獸加以培養,聚集成了一股以妖獸為主體的強大勢力,並在這名強者的帶領下,四處征戰,強極一時。

後來這名強者雖然隕落,手下妖獸也四處潰散,但當時的人類卻無暇顧及這些妖獸,最終導致野外妖獸泛濫,時常聚集成獸潮,攻擊人類聚集地,甚至會出現城市被獸潮攻破,遭遇屠城的慘事。

若非這些妖獸互不統屬,經常相互攻伐,人類可能都被妖獸從這顆星球上趕走。

所以,在谷陽星上,野外絕對是個極為可怕的地方,哪怕罡氣境武師,深入野外后都未必能保證性命無憂。

當然,對許多武者來說,野外不僅是致命的陷阱,也是發財致富的通天大道,妖獸身上的許多材料,是煉製藥劑、武器的必備物品,尤其是妖獸的內丹,更是煉製藥劑的上佳材料,萬金難求,這也導致許多武者進入野外冒險。

許多武者確實因為野外而強大起來,但更多的武者,只能淪為妖獸的食物。

下了出租飛車,古休打開通訊器。

「我到了,你們在哪兒?」

「看到你了,在那裡等著。」

嘎吱!

不片刻,一輛飛車停在古休身邊,飛車中空空蕩蕩,一個人也沒有。

「上車。」通訊器中傳來鋼手冷冽的聲音。

古休登上飛車,一進入飛車,他立刻發覺到,自己的基因晶元、通訊器,全都無法連接到外界了,不止如此,飛車的車窗也瞬間變黑,阻斷了古休的目光。

飛車急速飛起,載著古休在天空中兜來轉去,過了足足一個多小時,才停了下來。

古休下車,一眼就看見楚四海和胖子兩人,被倒吊在一棵大樹上,全身血肉模糊,猙獰可怕。

不過還好,能量之心可以感受到,兩人體內的心跳、血液流動都還正常,那些傷勢看著嚴重,實際上都是外傷,以當代的生命技術,斷肢重生都沒有問題,更何況這點傷勢。

當然,兩人的苦頭肯定是吃了很多的。

鋼手坐在一個七八米高的巨大帳篷上,此時正低頭把玩著一枚血紅色的晶石,興緻盎然,就連古休來了,也沒有抬頭,只是揮揮手,淡淡道:「老子混了這麼久,還從來沒碰到過哪個小逼崽子敢用警察威脅老子的,還他媽是刑警大隊副隊長!媽蛋的,還真以為老子非得在市裡混?現在這小逼崽子落到老子手裡,先教育教育他該怎麼做人,等教育完了,再跟他『談談』正事。」

眼前一黑,四名光頭壯漢將古休包圍了起來,嘿嘿冷笑,正是鋼手手下的四大金剛。

「小子,前些日子就是你把小刀疤送進監獄的?膽氣很足嘛!知不知道他是老子罩著的!你讓老子很沒面子,知道嗎?」其中一個扛著大砍刀的大漢,臉色猙獰的盯著古休,大砍刀在古休面前划來划去。

古休卻沒有理扛刀大漢,反倒是盯著眼前的大砍刀有些愣神。

說實話,現在這個時代,扛著武器滿街走的人真不多見了,倒不是說武者們不喜歡使用冷兵器,而是現代的冷兵器,都有記憶功能,不用時可以收縮到很小,使用的時候就可以恢復原狀,而且各方面性能都不會有任何變化,遠比傻乎乎的扛著武器滿街走好得多。

能扛著武器滿街走的,大多是得到了上好的材料,卻沒錢去加裝記憶功能的——要知道,越好的材料,加裝記憶功能所需要的錢越多。

據他所知,前些日子鋼手手下的四大金剛,還沒人整天扛著大砍刀,那這柄大砍刀出現在這裡,唯一的解釋就是從那件大案中得到的。 沒有任何戰場的對峙,更沒有絲毫的叫囂,只是剛剛出現,戰鬥就一觸即發。

只見灰原誠祭出手中的招魂幡,上億鬼混從中而出。立刻包圍在了日暮帶來的兩億軍團的最前方。

而後只是一個衝刺就讓對面的妖怪們紛紛改判陣營向著友軍衝殺而去。

然而,對方的幾個頭頭們。對於自己的手下發生的異變卻是不管不顧,想來他們並不把他們的生命放在眼裡。

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


死界生么都沒有,像這樣的低端死靈多的就像是砂礫一般,即使這裡的上百億鬼軍全部陣亡,他們也不會心疼都久。

只要能夠拖延住對方的高手消耗他們的實力就可以了,

事實上。當涉及到妖皇層次的戰鬥之時,所謂的軍隊就如同狗屁。更何況此時還涉及到了如此多妖仙高手之間的爭鬥之中。

那些死靈只不過是用來消耗敵方的戰鬥力的炮灰罷了。

因此,在戰鬥一開始的時候,兩方的妖皇層次的高手及其以上達到妖仙境界的高手,就已經彙集在一起,開始了真正的大決戰。

毫無疑問的是,此戰敵方在數量上是絕對的優勢,敵方高手的數量,是日暮灰原誠一方的數十倍,這讓灰原誠也不敢初心大意起來,直接就是再次購買了一個價值千萬交易點的迷天大陣,覆蓋了以灰原誠為圓心方圓百里的區域。

這一千萬交易點,灰原誠花的倒是頗為心疼,不過這卻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畢竟在人數上,他與日暮一方,頂尖高手還是太過稀少,如果真的就這樣簡簡單單開戰的話,說不得,即使在最後能夠取得勝利,但能夠剩下的傢伙不過只有他與日暮二人。

而且這還說不定,畢竟此時的他的精神體極其弱小,若是對方有著暗殺高手,撐起一個疏忽大意之下,取他性命也並非不可能。

至於日暮卻是已經力於不敗之地,畢竟此時的她修為已然到達了元嬰期,相當於妖仙級別的高手,而且其所修鍊的功法更是遠超這個世界,是一部能夠證道成聖的頂級功法。

因此憑藉著強大的功法,日暮一人就能夠擋下眼前所有妖仙的全部攻擊。畢竟當初實力最為頂尖的一批人,已經在三十年前的大戰之中,隕落了大半,此時剩下的傢伙們,除了兩殿閻王以外,就幾乎沒有人能夠給日暮造成大的傷害。

而且現在的日暮正坐在雲母的身上,憑藉雲母因為不死特性而獲得的強大防禦力以及那縱橫無雙的絕速。zaoc

在這個世間,除非天道出手,否者根本就沒有能夠給日暮造成致命傷的傢伙。而這也是日暮敢帶著區區不過兩億鬼魂軍團出征的重要原因,有她在就不可能失敗。

但是即使日暮再強,但終究只有一人,根本無法照顧的到手下人的性命安全。而灰原誠此時就發揮出了起最為重要的作用。

雖然說他也能夠幹掉這些妖仙境界的高手們,但代價卻也是極其高昂的,不過對於不過妖皇水平的高手們,就憑他手中的招魂幡和腳底下的彌天大陣和煉魂大陣,就能夠全殲對方,就算在來一萬妖皇,灰原誠也有把握消滅他們。

因此,灰原誠和日暮就定下了這個計劃,所有妖仙就交給她一人便是,而剩下的哪怕是百億大軍,灰原誠一人也能夠全部給包了。

雖說手低下還有幾億大軍,但灰原誠卻並不想藉助他們的手,一來是為了減少不必要的傷亡,二來,他是要藉此立下他的威名,展現他的實力,方便之後在這些地方建立他的雕像神廟,以用來收集信仰值。

因此當機立斷之下,兩個人統一世界的壯舉就這樣開始畫上了起點。

……

見到這威勢驚人的驚天陣法,自是讓所有人都感覺大吃一驚,

不過灰原誠一方看見,這大陣似乎是灰原誠等人放出來的因此,不禁感覺士氣升騰!尤其是一些見到過三十年前,布置下翻天覆地陣法的翠子,憑陣法盡滅敵軍更是憑此陣和那所謂的天道與聖統天皇大人一起打了個不相上下。

都市護花保鏢


而眼前灰原誠布置下的大陣,雖說沒有翠子大人布置下的陣法範圍般巨大。但顯然也是極其不凡。因此讓他們原本看見這密密麻麻的大軍有所動搖的信心再一次凝固,他們沒有理由不相信,這一站他們不能夠勝利。

只不過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憋屈,畢竟此時的他們處於被庭主大人,和灰原誠的保護下,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打架,而自己等人只要在一邊喊著溜溜留!

唉,雖然說,他們不用上場是很高興啦,但是如此這般安逸休閑的樣子,哪裡像是來打戰的,倒不如說更像是來旅遊參觀順便看看戲的。

雖然上,他們很想上場幫忙,但是他們又不是傻瓜,既然有著被灰原誠所控制的炮灰們沖在前頭,自己等人又何必冒著這麼大的風險,自討苦吃呢。

不過雖說現在的他們很是安逸。但是他們並沒有放鬆警惕,而是緊緊的抓起手中的武器,隨時準備戰鬥。畢竟敵軍也未嘗不是沒有可能能夠突破灰原誠設下的兩道防線。

……?

「哈哈!小妹妹,這裡怎麼就只有你一個妖仙境界的高手!你就是那陰影之庭的主事者么?你們那其它的妖仙級別的高手去哪了?還是說那些妖仙已經被人幹掉了!」一個看上去就是極其好色的妖仙境界的高手,看上去似乎是某個死者國度的統治者。他看著眼前的大軍居然僅僅只有一個妖仙座震的陰影之庭大軍,不禁有些疑惑的開口問道。不過眼前的小姑娘看上去修為竟是與他相當,甚至還讓他感受到危險的氣息,這不由得讓他有些吃驚。

「哼!哈迪斯!不要大意了!這個小姑娘絕對不簡單!」第七殿閻羅泰山王對著叫做哈迪斯的變態老流氓說道。這個傢伙的秉性他們都是知道的,生活在一個極其變態的家族之中,最喜歡玩的就是亂倫,其中兄弟姐妹之間的py交易最多,姑侄,父女之間的py交易也不在少數。不過其中原本到也有些不願同流合污之人,可惜因為實力不夠強大,又因為自己長的太過貌美,最終還是淪落到了一堆變態親戚之間的魔爪之中。

而眼前的哈迪斯雖說並不是其中最為變態的一員,但同樣也是一個極端變態。在場的諸多妖仙大都都聽聞過不少關於此人的風流艷史。比如說前不久他還強行逼迫了一條蛇和他進行性行為。那蛇到也有些骨氣,雖說實力不過是妖皇層次,但還是進行了激烈的反抗。但可惜哈迪斯終究是頂級的妖仙,最後還是讓那哈迪斯得逞了!

然而得手的哈迪斯卻是還不滿意,為了懲罰這條不知死活竟敢忤逆他的蛇,他又將家族中的變態兄弟們叫來一起讓此蛇遭遇了撕裂的痛苦。

因此在場的眾妖仙級高手對於此人都是極為不屑,鄙夷的。若非此人修為不錯,能夠派的上用場,否者他們也不建議替天行道,滅了這老變態。

然而哈迪斯對於第七殿閻羅泰山王的勸告,卻是並不放在心上,他舔了舔下巴長度長刀足足有二、三十公分長的鬍子。帶著滿是**的眼色看著日暮說道:

「小姑娘,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做我的女人?看到我這裡的妖仙了么?如果你不投降的話,想必只有死路一條。但是如果你願意做我的女人的話,我必然是能夠保你一命!你看如何?就算是你那小小的陰影之庭我也做主給你保了!」

此話一出,不禁讓在場的妖仙們,紛紛皺起眉毛,心裡考慮著利益的得失。如果眼前的陰影之庭庭主要是願意投降並做了這哈迪斯的老婆,他們還真不能夠強迫。畢竟在三十年年前就屬這哈迪斯所統領的國度,受到的危害最小,畢竟他的地界與那陰影之庭相隔盛遠。中間還隔了好幾個國度,因此在當年他就沒有派人侵略陰影之庭。

因此可以說在那三十年前的最終一戰之後,他的勢力一下子就成為了時間最強大的國家,讓他撿到了便宜。

更何況此人的身份背景更是非同凡響,其家族子弟能報出的名號的最弱者都達到了妖皇的修為,而其稍微年長的一些傢伙們卻是已經大都成為了妖仙層次的高手,因此那個家族僅僅是妖仙級別的高手,就已經有數十位。

不過好在,此族血脈荒淫無度,即使是嫂子侄女啥的,他們都能夠下的去手,所迎接的自然就是家族內戰……否者若是此族團結一心,只怕這個世界都已經淪落為了他們家的後花園……

可惜沒有如果……

就比如說眼前的哈迪斯,就是被族中所排斥的較為厲害的一個傢伙。不過畢竟他們還是一家人,若是他向族裡的親戚求助並許下重利,不,就那個種族而言或者只要許下英俊的男子,美貌的女子,怕是就會出手相助了。

因此,若是眼前的女子投降,他們還真得賣他一個面子,不過少不得還是要爭取一些利益的……

「哼!說完了么?」日暮聽見哈迪斯再次出言不遜,一道冷眉直視著哈迪斯,冰冷冷的說道。

「唉,看來你是……則么可能!」原本聽到日暮這樣語氣回答的哈迪斯,還是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心裡想著前不久才玩完強上,此時卻是對強上這種並不怎麼舒服的玩法,感到一絲膩味,因此不怎麼感興趣了,但眼前的女子卻是長的如此貌美,至少也是能和老妹美神維納斯有的一比,想到維納斯的哈迪斯,又不禁舔了舔自己的鬍子。

但,可惜的是維納斯有著宙斯那個混賬玩意兒看著,否者他說不得也要玩個千百次。尤其是維納斯那雙腿,他能玩一千年……想到這裡的哈迪斯,不由得又看著日暮的雙腿,想著如此美人,決不能殺死,要死也得等他玩膩了才行。

竟然對方不配合,那也就不要怪他不客氣了,待會兒就把這個女人的修為盡廢,並挑斷四筋,然後嘿嘿嘿……

只不過就在哈迪斯還陷入yy的畫面之時,一道神光斬向了他,並讓他的軀體迅速快速消散。

他哈迪斯就這麼死了?一國之主,手下千億生靈!就這樣死了?帶著不甘的怒喊,就此消散於人間……

看到一擊得逞的日暮,滿足的將劍差回了劍鞘之中,此劍名為滅神斬。這是她苦修百年而研究出來的最強絕學。

此劍一出,同境界之中,當無敵!就連師傅翠子,都直言,若是她中了這樣的一劍,也唯有一死而已。


事實上,這是日暮專門為對付妖皇以上的高手所準備的一劍,

畢竟達到了這個境界的強者,極難死去,就算此時砍死了他的肉身,神魂還在的他們就能夠再次重來。

而日暮就吃過這樣逃命傢伙的虧,因此,研究出了這滅神斬。滅的神,並非指神明,而是指神魂,不過若是境界到了,就算是神明現世,亦能毀滅……

因為這是一式涉及到根源的劍法!若是能夠再次地步上在升級到極致,說不得能夠威脅到七大至尊神明之中的后六位。

但,這樣的升級完善,又怎麼可能是這麼簡單的,除非日暮能夠修鍊到七大至尊神明一般的修為,不過那時,日暮也能夠憑藉這完善的一劍成為第八位至尊神明。但其中之艱難,可想而知。

畢竟修鍊到七大至尊神明修為等級的,即使在千萬億億的億億次方世界之中,修為達到這個境界的傢伙們也不過是兩掌就能夠數的過來的。

「什麼!居然就這麼死了!那可是哈迪斯啊!」

「哼!不對!不可能!如果這個小姑娘真的這麼厲害的話,當年陰影之庭就能夠統一世界了才是,又怎麼可能等到今天!」 「呦呵,小子很有種啊,居然敢不鳥我們。」另外一個長臉壯漢伸出一根手指,戳向古休:「聽說你很能打,一個能打五六個?就你這小身板,夠老子一指頭戳的嗎?」


咔嚓!

拳影一閃,那根手指還沒伸到一半,就被斷成了幾截,連帶手腕的骨骼都巴嘎一聲折斷,劇痛之下,長臉壯漢立刻捂著手腕慘叫起來。

「嗯?還敢反抗?找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