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要不是他的分隊出擊,黑星能有今天?這丫就是在後邊撿漏,才成有了今天四大兵團之一的局面。

黑星神色複雜,說實話唐宋這樣,讓他非常沒面子。按照平常的性子,他絕對不會容忍。

可現在,他不得不儘可能冷靜。一來是唐宋代表的勢力,二來這個鬼真有點可怕。

尋思了一會,黑星才硬著頭皮:「你說得沒錯,有個人進入我的區域,也確實沒抓到。至於小分隊,我不能告訴你,因為涉及到太多……」

沒等說完,唐宋已經不見人影。黑星心頭一涼,慌忙大喊,「你冷靜……」

轟!

外邊傳來爆炸聲,強大的風浪衝擊,震得黑星等人趕緊趴下…… 大家都被這詭異的笑聲給嚇到了,特別是在這種什麼也看不到,白茫茫的環境下更容易慌,四周紛紛傳來大家恐慌的聲音。

“都把薑片給含住了,千萬不要嚥下去或者吐掉,沒了薑片就會被那些野鬼給附身了。”外婆在前面大吼道,語氣十分鎮定,沒有一絲的慌張。

外婆的話音剛落,我就感覺到有什麼冰涼的,輕飄飄的東西來到我旁邊。很快,那東西就穿進了我體內,不過一瞬間又出來了,而且我明顯的聽到了一聲悶哼聲。

我知道那是野鬼想要附身到我身上,但因爲薑片的緣故,它沒有成功。我驚出一身冷汗,緊張不已,慌忙把薑片緊緊的含在嘴裏。接下來,不知道有多少支野鬼想要鑽到我體內,但都沒成功,它們就這樣在我的體內鑽來鑽去的,弄得我體內一陣冷一陣熱的。

其他人的遭遇估計和我差不多,雖然看不到,當我聽到他們在身旁發出疑惑的驚呼聲。外婆沒讓我們停下來,繼續領着我們走,嘴裏含着的薑片味道越來越淡,想要附身在我身上的野鬼也越來越多。

就算野鬼們都沒成功附身到我身上,可身體這樣頻繁的忽冷忽熱,我也有些受不了,覺得自己的雙腿開始發軟,沒了力氣。這時,突然有一支粗糙的手握住了我的手臂,我嚇了一跳。

“別怕,是我。”剛想躲開,就聽到外婆的聲音在身前響起,原來是外婆走過來了。

她說我本來就是陰寒體質,極容易吸引那些髒東西,讓我跟着她走在前面。不知道爲什麼,外婆抓着我的手臂後,我頓時感覺好多了,那些野鬼也沒再來找我了。

“你從小體弱多病和你的陰寒體質有着莫大的關係,所有髒東西都想往你身體裏鑽,要不是我讓你和小黑貓成親,恐怕你早就沒機會活到現在了。”外婆一邊拉着我走,一邊對我說。告誡我,以後一定要和小黑貓道歉,還要對它好一點,決不能背叛小黑貓。

我無言以對,只能一路沉默着,經過小黑貓受傷的事,我發現我其實現在並不討厭它,還有些關心起它來。但是心裏一想到自己的媳婦竟然是隻貓,感覺還是怪怪的。

“喵!”這時,前方的濃霧中傳來了貓叫聲,雖然看不清,可聽這叫聲我就知道一定是小黑貓。

聽到小黑貓的叫聲後,外婆讓我們停下,說我們已經走到村子和後山的邊界處了。

外婆鬆開了我的手臂,然後在一旁不知道在做什麼,反正也看不清,只聽到她嘴裏唸唸有詞。沒一會,我感覺濃霧開始變淡了,很快四周的視線恢復了一些,至少我們已經能看清身旁的環境了。

大家臉上的表情也從緊張變得緩和了不少,往旁邊一看,我頓時嚇了一跳。外婆此時滿臉都是汗,緊皺着眉頭,看起來十分的吃力,臉色也有些蒼白。只是她依舊堅持着唸唸有詞,腳下的地上插着不少點燃的香。

詭異的是那些香燒得很快,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燒着,很快就要燒沒了。不過這時候村裏的霧已經完全散了,封住出村路的大霧也慢慢變淡,等那些香完全燒沒了後,封路的霧也都消失不見了。

天果然已經亮了,村子裏的氣溫也開始回升,一陣陣的慘叫聲在我們四周迴盪,一個接着一個感覺十分的慘烈。沒了大霧的保護,那些野鬼大白天的沒辦法繼續在村子裏帶着,只能是慘叫着向四處逃竄,離開了村子。

溫暖的陽光一曬到身上,頓時整個身子都暖和,大家都開心極了,發出喜悅的歡呼聲。我們明明只是被困在村子裏一夜,可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過了幾個月那麼長。

我們正站在村後去往後山的小路那,小黑貓在離我們不遠的前面望着我們,最後目光落到了我身上,我被它望的有些不好意思。這時,身旁的外婆猛烈的咳了幾聲,聽請來有些痛苦。

慌忙往旁邊一看,發現外婆此時看上去十分的虛弱,臉色蒼白如紙,滿臉都是虛汗。她往後退了幾步,沒站穩,差點摔到地上,我趕緊把她扶住,心裏着急萬分。

“外婆,你還好吧?”我擔心的問道。

她勉強露出一個虛弱的笑容,擺了擺手說沒事,剛剛和小黑貓聯手的時候體力消耗太大了,一時有些緩不過勁來,休息一會就好了。小黑貓這時候也跑了過來,面露憂色,朝着外婆叫了幾聲。其他人也都挺擔心她的,圍了過來,問外婆情況怎麼樣,我們還要不要到後山的荒墳那去。

我剛想開口說外婆現在這情況怕我們暫時是去不了了,可還沒得我來得及開口,外婆就語氣堅定的說道:“去,當然要去。我們冒着這麼大的風險,好不容易破了封住村子的困陣,不去的話,豈不是白冒險了。”

外婆執意要去,我也沒有辦法,只好陪着她,隨時注意她的情況。一會要是她還沒恢復過來,不管說什麼我都要把她硬拉回來。雖然去後山的荒墳那阻止那些人很重要,但也不能讓我眼睜睜的看着外婆丟了性命。

“現在村子裏已經沒了危險,讓那些躲在屋裏的老人小孩,還有婦女都出來吧。”外婆對大家說道。接着她挑選了十來個身體強壯的人,讓這十來個人跟着她和我一起到後山的荒墳那看看。

之前讓這裏的所有人都跟來是因爲需要我們用活人的氣息形成一個能影響困陣的氣場,氣場的作用雖不大,但足夠讓她和小黑貓聯手破開困陣。

去荒墳那註定是兇險萬分的,而且人數多了沒什麼作用,搞不好還會成爲累贅。所以只要挑選一些人跟着去就行了,沒必要都帶着所有人去冒險。

雖然困陣沒了,可村子裏的確還有些很多事需要去處理,村長他們也知道自己去了幫不上什麼忙,就囑咐我們小心一點,留在了村子裏。

就這樣,外婆和小黑貓領着我們十幾個人往後山走去,沒多久我們就來到後山通往荒墳的小樹林那。

到了這,我們都停了下來,沒敢再繼續往前走,對樹林裏爬滿詭異紅蛇的事情還記憶猶新。見我們都停下來,小黑貓對着外婆叫了幾聲,似乎在說什麼。

“她讓你們不用擔心,樹林裏已經沒了那種邪性的紅蛇了。”外婆聽完後點了點頭,回頭對我們說道,說完後和小黑貓一起帶頭走進了樹林裏。

我們也趕緊跟了上去,不過在進入樹林的一瞬間,都紛紛提高了警惕,謹慎小心的注意着樹林子裏的情況。樹林裏和平時沒什麼兩樣,一條蛇的影子也沒看到,看來小黑貓說的沒錯。

在樹林子裏走到一半的時候,不知怎麼回事,樹林裏突然完全黑了下來。我們大驚,心裏疑惑不解,現在也沒到天黑的時候啊,而且這黑得也太突然了,就像是有什麼東西把樹林這的天給擋住了一樣。

“什麼情況?現在最多才下午兩點左右。”有人驚慌的說道。

外婆皺着眉頭,向四周望了一會,似乎在思考着什麼。小黑貓的目光也在四周掃,黑暗中它的眼睛發出一陣幽幽的青光,有些嚇人。

忽然,漆黑的樹林裏不知從哪裏飄來一陣淡淡的清香,而且味道越來越濃。

“什麼味道,好香?”我疑惑的說道,那味道實在是太香了,讓我忍不住想要不停的聞,長這麼大還沒聞過這樣的味道,是那種充滿了誘惑力的迷人香味。

不過,我感覺腦子開始有些昏沉沉的,像是想要睡覺。

這時,外婆臉色大變,急忙捂住我的口鼻,還往我嘴裏硬塞了一顆很苦的東西。“不要吸,這是能控制人的‘迷魂煙’。”外婆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爆炸風浪過去,黑星等人爬起來,卻見唐宋威風凜凜的站在外邊,差點沒氣死。

緊咬著牙,黑星大聲喊著:「鬼,你到底想怎樣?別逼我,不要以為我不敢動你。」

唐宋冷淡輕哼:「我只是想給我的夥伴發通知,你可以試試看,是我先動你,還是你先動我。」

「你……」黑星面色鐵青,著實火大。好歹他也是四大軍團之一的首領啊,竟然被這樣挑釁,面子何在。

唐宋可不管他什麼面子,雙手慢慢抬起來,濃烈的天象之氣快速洶湧,周圍空氣跟著流動。

呼呼……

風聲相當刺耳,看得黑星更是目瞪口呆,腦子都要炸。「媽的,我服。我說,法克!」

都什麼鬼,幾年不見,他怎麼會變得這麼恐怖?!

法克老母雞啊,這裡不是米國,打不了超人啊……

唐宋把手放下,空氣又漸漸平穩下來。面色依舊緊繃,冷冷的盯著黑星:「我可以明確告訴你,這一趟,我不會有任何顧慮。」

嘴角抽了抽,黑星相當憋屈,鬱悶嘆道:「好吧,小分隊進入東區失蹤了,烈焰軍團讓我們保守秘密,他們想要那個人。」

「為什麼?」唐宋皺著眉頭,隨後又補充,「別說你不知道!給你們的條件又是什麼?」

「你……」黑星真想罵娘,硬著頭皮,「為什麼我不知道,反正我們沒有能力研究什麼能量體,只有烈焰才有能力。至於條件,我們要建國!」

唐宋一怔,沒想到這幫瘋子居然真想在這個混亂之城建立國家。想得倒是挺好,可惜不可能實現。

這裡是多個國家的交界處,之所以沒人管,也是因為這裡一直都是爭議之地。可如果真要建立成為國家,那可就有人管了……

沒有多想,唐宋轉身就走。目送著他離開,黑星真是恨得牙痒痒,著實想拿起槍爆頭。只是,真不敢冒險。

如今混亂之城的局勢非常不明朗,因為提出建立國家的理念,很多人都想分一杯羹。如果這時候實力受損,得不到好處就算了,還可能會被趁機壓制……

「法克,這變態鬼!」黑星恨恨罵著,「建個屁國,有這樣的鬼存在,別想好過……法克!」

唐宋可不管他怎麼罵娘,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報,下一步就是,找到藏在這個區的戰友。

連黑星都找不到,證明這個戰友很謹慎。整個南區這麼大,細分起來可是四個區域,想要找一個人真不是那麼容易。

想來想去,唐宋就在黑星軍團的大門外等著。剛才的爆炸,應該會吸引戰友的注意。現在,他只能等。

至於其他戰友,唐宋不是很確定黑星所說是否真實。而且如果進入東區,很可能已經落入烈焰軍團手中,生死難料……

等了大概半個小時,正是烈日當空。

一個小孩騎著一輛破舊的自行車嘎啦嘎啦過來,自行車停在唐宋跟前,小男孩抬頭看了一眼,忽然用拗口的中文問道:「天上有幾顆星星?」

唐宋一陣,蹲下來微笑道:「天空是紅的,五顆醒醒是黃的。他在哪?」

「你跟我來。」小男孩掉轉自行車頭,快速往前騎行。唐宋嘴角抽搐,不得不加快步伐跟上去。

也就兩分鐘,到了一個商鋪前邊,小男孩警惕的四處看了一下,這才將自行車停下。

其實這裡距離黑星大本營也就兩三百米,還真出乎預料。黑星他們地毯式搜索,卻沒想到人就藏在自己大本營旁邊!

是一家餐廳,而且還是比較高檔。正是中午時分,店內吃飯的人還不少。

小男孩讓唐宋在門口等著,他跑進店內。不多會,一個略顯消瘦的中年人走過來。先是打量了一眼唐宋,又跟小男孩說了幾句,隨後才壓低聲音:「你是華夏特工?你可以叫我塔塔林,他在後房倉庫,不過受傷很嚴重。」

「謝謝!」唐宋感激的點頭,跟著塔塔林繞過餐廳。

陰暗潮濕的倉庫,一進入就有一股臭味撲鼻而來。開了燈,暗黃的燈光下可以看到,最裡邊角落躺著一個人,已經是奄奄一息。

唐宋快步走過去,果然是自己人,還穿著特戰服,手臂上的五星紅旗非常刺眼。不過他已經暈過去,大腿中槍,傷口發炎。

塔塔林低聲道:「他已經來我這裡兩個晚上了,我沒有辦法去買葯。這兩天一直在高燒,看樣子快撐不住了。」

「謝謝。」唐宋再次感激著,「看你中文說得很好,你也是華夏人?」

「不是,我的祖母是。」塔塔木搖著頭,「我能幫的就這些,你們儘快想辦法離開,否則被發現,我全家都麻煩。」

唐宋沒有在意,應了一聲,塔塔木便離開了。如果讓黑星軍團知道,這個家庭估計要倒霉。當然,那是之前……

等房門關上,唐宋氣沉丹田的運轉天象之氣,慢慢壓在戰友的胸口。也就三十秒,戰友便睜開眼,眼神非常犀利,本能四處張望。

見到唐宋,先是楞了一下,隨後掙扎要起來。唐宋卻按住他,搖著頭:「你傷得很嚴重,先不要動。鬼,特號,無等級。」

「獵狼,獵神分隊,甲級!」獵狼虛弱的應道,臉上藏不住激動,「真是你,兵王之王。他們猜想會讓你出動,沒想到是真的。鬼!」

鬼,這個代號在國內特種兵界可不是一般的有名。幾乎所有的記錄,都是鬼的。最重要的是,戰鬥力太恐怖……

唐宋一邊打開獵狼的傷口,一邊低聲問道:「其他人呢?忍著點,我得先把淤血擠出。」

「還在東區,」獵狼忍著疼痛,「分隊暴露,隊長他們藏起來了,我負責到南區找救兵。烈焰軍團對我們的敵意很大,而且他們好像非要得到那個人。」

唐宋皺著眉頭:「沒有人接應你們?」

獵狼苦笑:「有,可我們原本的計劃並不是進入東區,而是在西區。碰上幾個特工,行蹤暴露,被迫退到東區……也不知道隊長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按壓著他的大腿,唐宋遲疑了一下,又問道:「你們隊長,是不是神靈?」

「是啊,所以隊長說,這次任務特殊,上面肯定會派你來。」

得到答案,唐宋卻是苦笑。難怪上面會這麼擔心,神靈身份可不是一般的特殊。按照輩分,唐宋得喊他一聲師兄。

最重要的是,他是夜影的老公…… 下午四點多,混亂之城依舊平靜,南區已經恢復了正常。

而此時,唐宋正在一輛破舊的卡車上優哉游哉的閉目養神。卡車嘟嘟的往東區方向開,車上還有好多貨物,開車的是兩兄弟,有說有笑的。

至於獵狼,唐宋已經將他的傷口修復,卻沒讓他過來。不是因為獵狼沒有能力,相反獵狼好歹也是甲級特種兵,戰鬥力絕非一般。而且他是從東區出來,懂得那邊的局勢。

只是,唐宋不想讓他冒險,讓他想辦法出城去跟塔里匯合,負責後面的接應。畢竟,回頭小分隊怎麼出來,那才是關鍵。

車子開了一會兒忽然停下,唐宋睜開眼看了一下天空,悠然爬起來。已經到地方,臨近東區的鬧區,算是東南兩區交界處。

翻身下車,唐宋跟兩個司機說了一聲,大搖大擺穿過街道。從這裡往前一千米是一座橋,穿過那座橋才能進入東區。

好好地一個城市,卻被分成幾個區域,每個區域之間的往來可以說少得可憐。出入需要通行身份證,運送貨物還得交關稅。

不過有一點很好,這邊的貨幣是一樣的……

七拐八彎,好一會唐宋才走到一家小咖啡屋前邊。抬頭看了一眼,咖啡屋裡基本沒什麼人,就兩個服務員在聊天。

整理衣服,面帶微笑走進去,兩個服務員立即打招呼。兩人說的英文,卻是黃皮膚,但看起來並不像是華夏人。

走到櫃檯前,唐宋趴在吧台上,微笑道:「跟你們頭領說一聲,給他兩分鐘時間考慮,否則我就把你們這炸了。」

兩人頓時愣了,戴眼鏡的服務員尷尬的用英文詢問:「先生,請您說英語,或者我能聽得懂的語言?」

唐宋並沒有在意,拉過椅子坐下,笑容滿面:「你們R國的據點不錯,就是膽子有點大。兩分鐘,多了我可不敢保證會做出什麼事情。我發瘋起來,自己都害怕。」

兩人還是假裝驚愕的樣子,吧啦說著什麼,唐宋壓根就沒聽,悠然四處張望。

不得不承認,R國的特工更有經驗。雖然兩個服務員看起來是黃種人,可他們瘦瘦的,怎麼看都不像是特工。而且沒猜錯的話,導購應該跟黑星有過照面,這個據點才沒有被毀掉。

雖然極度厭惡那個國家,可他們做事精細,考慮得非常周到。就比如現在,真正的特工是在對面……

見他不說話,戴眼鏡服務員皺著眉頭,用英文再次道:「先生,您是不是走錯地方了?我們這裡是咖啡屋,您需要喝咖啡嗎?」

「一分鐘。」唐宋豎起手指,笑眯眯的。

兩人更是皺眉,沒再說話,就這麼靜靜地看著他。實在是唐宋那樣子,怎麼看都不像是會發生什麼大事。更何況,他才一個人而已。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很快兩分鐘過去。唐宋站起來,略帶無奈的嘆道:「何必呢,只是想讓你們幫個忙而已。」

嘭!

一拳砸在跟前的櫃檯上,櫃檯順勢爆裂炸開,兩個服務員驚駭往後退,順勢從收銀台下邊掏出手槍。

可手槍往前伸直的時候,卻發現前邊沒人了……

轟!

又一聲巨響,伴隨的還有強大的衝擊波。兩人本能抱頭望去,下巴差點沒掉下來,趕緊蹲下。

旁邊的煤氣罐炸了,火焰噴得相當迅猛。雖然只是個小煤氣罐,可炸起來不是一般酸爽。

咖啡屋內的玻璃都被震碎,好多東西跟著燃燒起來,瞬間變得慘烈無比。

好一會,等到衝擊波過去,兩人才甩著腦袋抬頭。店內濃煙滾滾,光線都黑了。

「我在這呢。」唐宋的聲音再次飄蕩而來,兩人猛地回頭,背後頓時涼了一下。

不知道什麼時候,唐宋已經出現在他們身後,還自顧自的從小冰箱里拿出一罐飲料。

滋!

汽水的聲音相當動聽,唐宋喝了一口,很是滿意的啊了一下,笑道:「火焰下來一罐可樂,爽歪歪。對了,這冰箱也能炸吧?我沒猜錯的話,下邊應該有個壓縮炸彈,要不試試看?」

兩人僵硬的不敢動,頭皮都要炸開。到底是人還是鬼,竟然這麼快,根本就不知道他是怎麼出現在身後!

見兩人居然沒有轉身開槍,唐宋很是驚訝的提醒:「怎麼,你們對自己的槍法沒把握?同時轉身開槍,指不定還能殺了我。再說了,都炸了,黑星軍團的人很快過來,你們也要倒霉的。」

說得好聽,可兩人並不傻,反而是把槍放下。戴眼鏡服務員緊咬著牙,總算用中文說話了:「你找我們頭領做什麼?」

唐宋微微聳肩:「一點小事,做點小生意。當然,他可以不用出來,我去找你們下一個據點。」

納尼,還知道下一個據點?

兩人對望了一眼,硬著頭皮低聲道:「跟我們走吧。」

「不用,我知道真正的據點在對面,」唐宋又喝了一口可樂,打了個氣嗝,「我走啦,拜拜。」

兩人嘴角抽搐,簡直要吐血。既然知道在對面,還炸個毛啊!

八嘎,華夏特工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囂張。關鍵是,這人難道是式神?

大搖大擺走出咖啡屋,濃煙依舊滾滾的,外邊街道已經亂起來,尤其是隔壁幾個店鋪趕緊關門。遠處也已經出現巡邏隊,正在朝著這邊趕來。

唐宋沒有在意,走到對面的衣服店,一進門就大喊:「聊嗎,不聊我可就繼續炸了啊。」

這話說得裡邊兩個黑人導購的臉色頓時黑得發亮,白白的眼睛盯著他。兩人都是站在收銀台後邊,隨時可以掏出槍。

也就三秒,收銀台後邊的倉庫門打開,一個女人探出頭來冷哼:「進來吧。」

唐宋微微聳肩,面帶微笑走過去。走到收銀台的時候,把可樂放在桌上:「幫我看一下,別喝我的。」

說罷,大搖大擺走進倉庫,絲毫不擔心後邊兩個黑人拔出槍把自己幹掉。

腦袋剛進去,一把槍就對準他的太陽穴。唐宋並沒有在意,臉上始終保持笑容:「別鬧!把我送到東區的乙區,否則我幹掉你們R國所有特工……」 我大驚失色,急得要命,剛剛自己不知道吸了多少這煙,一聽‘迷魂煙’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這下可糟了。情急之下,把外婆塞到我嘴裏的那東西給完全嚥進了肚子裏,喉嚨裏傳來一陣要命的苦味,差點沒吐出來,咳了幾聲。

“沒事,把這藥丸吃了就行了。”外婆拍着我的背,說道。

果然,我原本昏沉沉的腦袋已經恢復了清醒,而且在樹林裏我聞到的不再是那迷人的香味,而是一股難聞的腥臭味,聞了一會我就受不了,趕緊把鼻子給捏住。

“什麼味道啊,這麼臭?”我皺着眉頭問道。

外婆說這纔是‘迷魂煙’真正的味道,之前的我聞到是香的,那是因爲我已經被煙給影響了,這纔是它原本的味道。

“額……”我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她告訴我,這‘迷魂香’是一種特殊的邪藥,把蜈蚣和蟾蜍的卵搗碎,再加上幾種具有毒性的草藥粉末混在一起製成丸狀。只要用火點燃,它散發出來的煙霧就是‘迷魂香’。這種邪藥不但能起到迷惑人心神的作用,嚴重的話會直接讓人精神失常,最後瘋狂而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