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把何麗的母親哄的開心的不得了,結果結婚後何麗的母親發現自己掉進糞坑了,家裏就沒有出現過小事情,全部都是大的事情。

在家裏她一點地位都沒有,伺候公婆,照顧孩子,收拾家務,全部都是她一個人的事情。

雖然自己的女兒帶了個孩子回來,她剛開始有些接受不了,但是看到可愛的小外孫女,她現在已經慢慢的在接受這個事情。

“我們男人說話,你個老孃兒們插什麼嘴?她在家裏以後影響兒子的婚姻,咱們抱不上孫子這個責任你能擔着嗎?”老何生氣的說道。

何麗苦笑了一下,她就知道自己的父親怎麼可能改性子,能下這麼毒的手打她,豈能會爲她考慮一分呢。

孩子此時正是吃母乳的時候,她爲了不影響孩子,自己拿鹽水消毒,也不肯吃藥。

如果沒有做媽媽,她不會體會到父母對孩子的那份感情,如果她的父親對她有一點點父女的情分,她也不至於落得今天的下場。

“你們兩個在這裏說的起勁,你們再怎麼樣也應該尊重下何麗的意見吧!”何麗的母親生氣的說道。 “媽,我不是你親生的吧?”何麗的弟弟見自己的媽媽這麼維護自己的姐姐很生氣。

“小飛,媽媽對你怎麼樣你不知道嗎?我跟你爸總有走的那天,到時候跟你最親的還是你的姐姐,那個錢江可是個瘸子啊,家裏又窮,你姐姐過去也是去受苦啊!”何麗的媽媽有些着急的說道。

“我不是說了嗎,窮不過三代,萬一他買彩票都能中獎呢!”何麗的弟弟嬉皮笑臉的哄自己的媽媽。

他知道要想把自己的姐姐嫁出去,他的母親同意才能成功,如果他母親不同意,她的姐姐也不同意,自己的如意算盤就完蛋了。

他說什麼都不會讓自己的姐姐在家裏阻礙他找女朋友的,她姐姐帶着孩子回來了,他身邊的朋友沒有一個不笑話他的。

他自己都有些丟人,自己姐姐做的事情,對家裏影響太大了,畢竟他們生活在信息比較閉塞的農村。

農村的人,思想是非常傳統的,如果誰家的女兒沒有結婚就生了孩子,那絕對是特大的新聞,傳播的也非常快。

何麗的母親本來就非常喜歡自己的兒子,他兒子嘴皮子一向好使,“你這孩子,什麼話都能從你嘴裏說出來。”

“媽,錢江雖然腿腳不好使,但是人老實啊,再說了我姐姐現在都跟外人生孩子了,只要人家不嫌棄,您還有什麼好挑的。”何麗的弟弟小聲的跟何麗的母親說道。

“我跟你姐姐商量一下,我看看她的意思,家裏有你們兩個混棍在,我想她也不想在家裏呆着。”何麗的母親隨後來到了何麗的房間。

其實何麗什麼都聽見了,自己的母親進來後,“媽,我弟弟的主意,我同意!”

何麗是認識錢江的,錢江比她大三四歲,她上小學的時候,經常見到有人欺負錢江。

很多人看到他不叫他的名字而是叫他“瘸子”!或許身體的殘疾讓人的內心變的特別的脆弱吧。

錢江一直沉默寡言,快三十了還沒有娶上媳婦。

何麗雖然同意了這門婚事,但是她的彩禮錢她是不會給家裏一分的。

在自己走投無路的時候回家,家裏人竟然想讓她嫁人,父親還狠狠的打了她一頓,對她來說一點親情都沒有感受到。

自己本來就不喜歡家裏人,自己不喜歡他們,他們怎麼可能喜歡自己,要不是怕孩子跟着她在外會餓死,她纔不會回來呢。

“你真的想嫁人?那孩子的親生父親不會找回來吧!”何麗的母親怕孩子的父親回來要人,到時候再出什麼岔子。

“不會的,他不知道咱們家,找不過來的,更何況他不會找的。”何麗說話的時候非常的小心,現在那個人在監獄裏,一時半會的根本就出不來,等他出來的時候,孩子都長大了。

“那就好,我去跟小飛說,讓他問問錢家人去!”何麗的母親見何麗同意開心極了。

此時孩子還小,何麗只要好好的跟人家過日子,孩子也能有個安穩的生活。

周小雨的媽媽就這樣帶着孩子嫁給了她的後爸爸,一個老實的不能在老實的男人。

假的周小雨就非常的幸運了,有了九窈公主等人的照拂,過着優越的生活,就連她的父母也跟着她沾光了。

“老公,我是不是在做夢啊,這麼大的房子,我們真的可以去住嗎?”看着房本,趙會平笑着問道。

倪老師回來後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解釋了一下,趙會平懸着的心放下了,收禮物也收的理所當然了。

倪老師回來後,一直看着“周小雨”的長相,“這個孩子,跟我長得這麼像,怎麼可能是投胎過來的?”

“不許你胡說,以後這句話不要當着曉曉媽媽他們說,要不然以後她們回過味來時,不給我們房子了怎麼辦。”畢竟房本上此時還是他們的名字呢。

雖然他們說了隨時過戶,只要一天不過戶,她就覺得心裏不踏實。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貪心呢?”倪老師皺着眉頭看着貪錢的趙會平。

“我哪裏貪心了,這麼好地段的房子,我非常的喜歡,你要是有本事給我買一套,我至於這樣嗎?”趙會平有些生氣的說。

“我們有房子住不就行了,我又沒有讓你露宿街頭,不要要求太高。”倪老師黑着臉說道。

“我們去看看房子吧!我現在就想住進去!”趙會平笑着說道。

“你現在還在做月子,等你出了月子我再帶着你去看看。”倪老師沒想到自己的媳婦這麼着急。

“我不管,我現在就想去看看。”趙會平想看看房子是不是裝修好了,如果是毛坯房子,這麼大的房子裝修也是一大筆費用的。

“真是服氣了,你收拾下,現在帶着你們去看看。”倪老師的母親平日裏在家裏照看着孩子,白天沒事的時候就出門在小區內跟其他的老太太們一起嘮嘮家常。

“你出去把媽找回來,孩子太小了,讓她看一會,我們去去就回來!”趙會平自己出去沒問題,孩子太小又太軟了,她雖然很好奇想看看房子,但是自己的孩子還是要照顧好的。

倪老師的媽媽看到家裏的按摩椅後,有些生氣的問:“剛生了孩子買這麼貴的東西幹什麼?”

在她看來肯定是自己的兒媳婦嬌氣,天天在牀上躺着身體不舒服,才讓自己兒子買的。

“這是朋友送的,還有這麼禮品,都是朋友送的,這麼貴的東西我們那裏捨得買啊!”倪老師笑着說道。

倪老師回來的時候跟她說,去看一下房子,雖然她不知道誰的房子,但是她知道兩人出門肯定是有事情,就趕緊回來照顧孫女了。

當趙會平看到純銅的大門時,立馬激動了起來,開發商配套的門不會是這個質量的,可見是裝修好的房子,這樣一來她們能省一大筆裝修費用了。

當他們打開大門的一剎那,被裏面的豪華裝修震驚了。

兩個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高端大氣的歐式風格的裝修,瑪堡的壁紙,所有的傢俱都是林氏木業的,歐普的燈飾,地板磚都是大理石的。 家裏什麼都有,牀上用品也是非常齊全的,就連女姓用的護膚品化妝品,也全部擺滿了梳妝檯。

趙會平拿起來,看了下日期是新鮮的,可見這套房子是很久已經就裝修好了,目的是等他們的孩子出生後給他們住的。

此時她已經完全相信了,她的孩子跟九窈公主等人有關係的事情,要不然不會這麼大手筆。

這套房子在這個位置沒有七八百萬是下不來的,加上這麼豪華的裝修,怎麼着也得有兩百多萬。

“老公,這麼貴重的房子真的就給我們隨便住了嗎?”趙會平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因爲生了孩子,會有這般的待遇。

“是給我們住的,別說這套房子了,就是這個地段的車庫我們也買不起啊!”

“老公,他們沒有說有車庫嗎?我們的車以後放哪裏啊?”兩人來的時候見不讓車輛進入小區,直接把車停在小區的門口了。

停的位置也是非常礙事的,停留一小會可以,停留時間長了就不好了。

“沒有說啊!這個事情怎麼問呢!”倪老師覺得自己主動問就顯得太不好了。

“你不問難道我們自己買車庫嗎?你買的起嗎?我不管,這件事情你必須解決了,難道以後閨女住在這裏要走上一里路才能進家嗎?”趙會平生氣的說。

就在此時,趙會平看到了牀頭櫃上面的兩把車鑰匙,一輛瑪莎拉蒂的,一輛寶馬的。

“怎麼會有兩把車鑰匙呢?”趙會平拿着車鑰匙問道。

“是不是他們丟在這裏的?你不要亂動。”倪老師說道。

就在此時九窈公主發了一條信息給倪老師,告訴他新房子內有兩把車鑰匙,都是給他們用的。

告訴了車的位置,不用想車的位置就是車庫的位置了,竟然給了他們兩輛豪車。

“這車鑰匙是給咱們開的車!”倪老師此時心情已經百毒不侵了,九窈給他們的驚喜太多了。

一千萬的房產都給了,幾百萬的車又算什麼。

“啊!”趙會平激動的尖叫了起來。

“明天我聯繫搬家公司,我們搬進來住吧!”住豪宅開豪車是每個女人夢想中的事情,沒想到自己生了孩子實現。

怪不得自己跟倪老師結婚那麼久都沒有懷孕生孩子呢,原來是爲了生下這個幸運寶寶。

此時的趙會平簡直激動的要死了,眼淚都激動的流出來了。

倪老師也是非常激動的顫顫巍巍的回覆了兩字“謝謝”。

九窈公主看到後,高興了,“周小雨”父母這是相信他們了,他們以後能夠經常去看周小雨了。

李天霸跟周小雨見面後整個人非常的激動,趁着自己開心的時候,他來到了子涵的飯店。

子涵沒想到李天霸會來,李天霸見到子涵後臉色非常的凝重,“帶我去你辦公室,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子涵從來沒有見李天霸這樣過,帶着李天霸來到了辦公室。

“師父,怎麼了?”子涵問道。

“你父王病重,你趕緊回去一趟吧!”李天霸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非常的不自在。

“怎麼會呢?我上次回來他還好好的。”子涵有些着急的看着李天霸問道。

“你回去就知道了!”李天霸凝重的說道。

“我現在交代一下事情,我馬上就回去。”子涵隨後走出辦公室,小白此時不在飯店,但是酒店有一位專職的總經理。

子涵不在的時候有他全權負責,加上婷婷這個公開的老闆娘在這裏,他就算是不來飯店也放心。

婷婷見子涵的臉色不對,趕緊來到了子涵的身邊,“子涵出什麼事情了嗎?”

“我家裏有點事情需要我去處理,這段時間,你跟方經理一起看好店吧。”子涵說完沒等婷婷回話,立馬走了。

婷婷知道子涵要回家處理事情,她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李天霸隨後也從子涵的辦公室出來,他來的目的已經完成了,花精的婚事辦完後,他在人類世界就沒有什麼重要事情了。

此時他選擇跟子涵說樹人世界國王病重的事情,一方面是答應了國王,另一方面是不想花精的大婚有子涵在場。

如果子涵搗亂,他肯定不會饒了子涵的。

子涵交代完事情準備出發回大世界的事情,發現店裏沒有了李天霸的身影。

他此時來不及找李天霸了,他趕緊的往大世界趕了。

子涵走了以後,輝騰公司宣佈了他們副總裁跟花精的婚訊,本來非常低迷的輝騰公司股票立馬大漲了起來。

“陳奕霖不是跟莫雨欣睡了嗎?有錢人的世界真心不懂!”

“人家有錢想睡哪個明星睡哪個明星,真是瀟灑!”

“我的女神啊,不要嫁給這個渣男,哭!”

網絡上一片渲染,大多是罵陳奕霖的,花精此時正是紅的發紫的時候,圈了一大批粉絲,粉絲們都不敢相信,花精會在事業這麼紅的時候選擇結婚。

嫁給的人竟然是陳奕霖,雖然此前他們兩個有過緋聞,但是畢竟陳奕霖跟莫雨欣的事件加上兩人雙雙進拘留所的新聞,太轟動了。

“對不起,讓你跟着我身陷輿論之中!”陳奕霖對花精有些愧疚的說道。

他覺得如果不是他大意,怎麼可能上了莫雨欣的道,就算是莫雨欣給他下藥,他如果意志力堅強一些是不是就可以挺過去呢。

“你不要自責了,你的事情我也有責任,以後我們相互信任就好!”花精覺得如果不是自己以前跟子涵沒有把話說清楚,讓他誤會,自己跟陳奕霖在一起就不會有這麼多事情了。

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的修煉法術,以後如果有人敢欺負她身邊的人,她不會原諒的。

子涵做的事情她不跟他計較只是暫時的,秦巖沒有在大世界,如果秦巖在,她一定不會饒了子涵的。

“我還以爲我徹底的失去你了呢,以爲你不會再回到這裏了,謝謝你能夠回來。”

“傻瓜,我也很想你的,我怎麼可能不回來呢,我是有點事情耽誤了,要不然我早回來了。”想到這裏花精有些悲傷了起來。 她覺得自己最內疚的事情就是沒有能力救婉君出來,他們這麼多人全部都是因爲婉君才能活下去的。

大家都欠婉君一條命,這是婉君犧牲自己的幸福換來的。

“怎麼不開心了?臉色這麼難看?”陳奕霖覺得花精的家那邊一定是有事情發生了。

“我沒事,我先回家了,我姐姐還在家裏等着我呢,一會我師父也過去吃飯。”花精回來後一直跟陳奕霖在一起。

就連周小雨自己都沒有時間去看,她肯定要回去問問大家情況。

小孩子都很可愛的,她覺得周小雨應該更可愛。

“那我送你回家吧!”陳奕霖知道每個人都想有自己的私人空間,花精陪着他這麼久,他已經很知足了。

雖然他很捨不得跟花精分開,但是他必須聽從花精的吩咐,他這輩子誰都沒有怕過,但是花精簡直是拿捏住他的命脈了。

“我自己回去吧,你這幾天也很累,多多休息吧,我們兩人的婚事你難道不用跟家裏人商量怎麼娶我進門嗎?”花精看着陳奕霖笑着說道。

“好,我現在就去跟我哥商量一下,今天已經有很多的親戚發祝福給我了。”陳奕霖笑着說道。

花精回到家裏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問花王,周小雨可愛不可愛。

雖然看過視頻,也看過照片,但是畢竟隔着屏幕,她想聽自己的姐姐描述一下。

“特別的可愛,我抱她還笑呢,希望她快快的長大。”花王覺得只要周小雨長大了,他們想辦法把記憶還給她,她就能夠跟他們正常的生活了。

“小雨姐姐不是不想擁有記憶嗎?她想過平凡的生活!”花精看着花王問道。

“她有這麼說過嗎?我怎麼不知道呢,九窈公主大手筆的送了一套豪宅給他們家,葉曉倩不甘示弱送了兩輛豪車。”花王隨口說道。

“你們怎麼能夠這樣呢,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花精有些無奈的對花王說。

天上掉餡餅的生活對周小雨來說不一定是好事,對她的父母來說也不一定是好事。

“她們說替秦巖好好的照顧她,我能有什麼話語權。”花王無奈的說道。

“那你去了送了什麼?”花精好奇的問。

“買了一條鑽石項鍊。”花王笑着說道。

花精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不便宜,“你送項鍊,送了小雨也不一定能帶上。”那個女人不愛鑽石,肯定便宜她媽媽了。

“李大哥送了什麼?”花精繼續問道。

“按摩椅,保健品等!”花王看着花精笑着說道。

“你們可行啊!等秦大哥回來,看到你們這個操作,你們就等着挨批評吧。”雖然他們在人類世界有花不完的財富,但是這麼高調的送東西,被人知道了多不好啊!

畢竟對周小雨的父母他們瞭解的不是特別的多,見過幾次面怎麼能知道人品呢,送這麼貴重的禮物都能手收,還有什麼原則可言?

“你想多了,她的父母都是老師,我們也不過是希望她生活條件好一些而已。”花王看着花精說道。

“好吧,既然你們都這麼想,我能有什麼話可說,我送什麼啊?”花精看着花王問道。

花精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被他們幾人傳染上腐敗的氣息了。

“送錢吧,給他們一張黑卡,想買什麼買什麼的。”花王開玩笑的說道。

花精名下可是擁有石偉公司的股份,讓她出錢最合適不過了。

“好的,那我就給他們一張黑卡!”花精覺得反正自己的錢大多都是秦巖的,花費給周小雨也沒什麼問題,本來秦巖的錢都有周小雨一部分的。

“我不過是隨口說一下,你還真給啊!”花王笑着說道,她沒想到自己開玩笑的話,被花精當真了。

“本來又不是我們的錢,送在誰的身上都是用。”花精哈哈大笑了起來。

李天霸在樓道內的時候就聽到花精魔性的笑聲了,李天霸按門鈴恰好花精開門。

“有什麼好消息你笑的這麼開心?”李天霸笑容滿面的問道。

“沒什麼事情,我們剛纔談小雨姐姐的事情了,她現在還小,你們送了那麼多禮物,我怎麼能落後呢。”花精說道。

“前一秒還嫌棄我們給的東西太過貴重,下一秒就想着怎麼超過我們!”花王對李天霸說道。

“人家馬上要成爲輝騰的老闆娘了,比咱們貴重是應該的。”李天霸笑着說道。

“師父,你又在取笑我,我們那點小資產哪裏能夠跟秦大哥比啊,我只不過是拿出秦大哥的一點點小資產送給她而已!”

“原來自己不花錢,花主人的啊!你這個想法好!”李天霸坐在沙發上笑着說道。

“哼,你在嘲笑我,我不跟你說話了!”花精不好意思的說道。

“好了,不說你了,你們的婚事準備的怎麼樣了?你們真打算初一舉行婚禮?”李天霸此時有些無奈的說道。

九月二十八日可是八月初一,人類世界哪裏有初一結婚的,李天霸想確定一下時間。

畢竟媒體有時候宣佈出來的事情大多不準確,現在很多人在議論兩人結婚的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