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鳳揉了揉鼻子:“你們膽子夠大的,自家祖地都開發成房地產往外賣呢?”

“大隱隱於世,不過,這祖地也不算是我們真正的祖地,只不過是因爲要配合上邊,所以當年做了讓步,將諸葛家的居住地做了搬遷而已。”諸葛青兒解釋道。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笑了笑。

既然這片地方不是祖地,那諸葛世家的祖地在蓉城什麼位置,他也能猜出來了。

“走吧,跟我見家主去。”

諸葛青兒笑着對白小鳳說道,伸手想要拉白小鳳的。

白小鳳卻將躲開了,然後看了一眼剛從車裏下來的諸葛正我:“大帥哥,跟我們一起去吧。”

“哈?!”

諸葛正我登時愣住了。

剛纔一路的天人交戰,他腦子也清醒了不少。

此時被白小鳳diss,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諸葛青兒。

mmp!

這死鄉巴佬是想讓青兒參老子啊!

但,都被人diss了,他也沒想過退讓。

一個土裏土氣的鄉巴佬,他真不信能讓家主剝奪他晉升嫡系一脈的資格!

況且……

諸葛正我看了一眼諸葛青兒,隨即腰背一挺:“走就走,誰怕誰?”

“那你很棒棒喲!”

白小鳳對着諸葛正我豎起了大拇指。

諸葛青兒皺了皺眉,厭惡的看了一眼諸葛正我,也沒多說,便轉身帶路。

諸葛世家很大。

白小鳳跟着諸葛青兒走了將近十分鐘,穿過一片密集的竹林後,一座獨棟的三層古代建築出現在視線中。

建築屋檐上,懸掛着一個個燈籠,綻放着昏黃的燈火。

大門上的牌匾上,鐵畫銀鉤三個大字:wǔ hóu cí。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家主爺爺,我回來了。”

諸葛青兒上前敲了敲門。

吱呀……

大門緩緩地打開了,裏邊亮着昏黃的燈火。

一道蒼老的聲音傳出:“進來吧,我在祭奠先祖,暫時不便離身。”

諸葛青兒笑着轉身,對白小鳳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白小鳳當先跨過門檻,然後轉身,似笑非笑的看着諸葛正我。

諸葛正我眉頭一擰,猶豫了一下,心一橫,一咬牙便朝門內走去。

可就在他準備擡腳進門的時候。

蒼老的聲音陡然響起,厲喝道:“諸葛正我,你沒資格進wǔ hóu cí,滾出去!” 轟隆!

這蒼老聲音的怒喝,猶如驚雷炸響。

諸葛正我身軀一顫,擡起的右腳懸停在半空,滿臉驚愕,目瞪口呆。

wǔ hóu cí乃是諸葛世家最重要的地方,供奉着諸葛世家歷代先祖。

在諸葛家,也只有嫡系纔有資格進入祭奠。

對旁系而言,wǔ hóu cí便是禁地!

這一點,諸葛正我自然清楚。

但,他可是即將進入嫡系一脈的啊!

所以,剛纔白小鳳挑釁他的時候,他才一咬牙,準備進入wǔ hóu cí。

畢竟,都快進入嫡系了,想來家主也不會如此計較吧。

可現實,好打臉喲!

白小鳳也是一陣愕然,完全沒料到諸葛家的老爺子打臉打的這麼快。

他都還沒醞釀好呢。

諸葛老爺子一句話,便直接把諸葛正我給抽懵了。

那後邊,還怎麼進行?

空氣,一下子彷彿凝固了似的。

尷尬到,bào zhà。

半晌。

見諸葛正我還保持着擡腳的動作。

wǔ hóu cí內,蒼老的怒喝聲再次傳來:“老夫,讓你,滾出去!”

轟隆!

諸葛正我如遭雷擊,身軀一晃,踉蹌着往後退了兩步。

他蠕動了幾下嘴角,目光狠狠地瞪着站在wǔ hóu cí內的白小鳳。

眼珠子一轉,他忽然擡起右手,指向白小鳳:“家主,我好歹還是諸葛世家之人,此人連我諸葛家人都不是,憑什麼就有資格進入wǔ hóu cí?”

被白小鳳似笑非笑的目光盯着。

諸葛正我感覺心臟都在顫抖,這簡直是奇恥大辱了!

一個不是諸葛家的人,進入wǔ hóu cí,家主不呵斥。

他這個諸葛家人,還是即將成爲嫡系的人,居然被呵斥滾出去。

簡直,沒法忍了啊!

爲了面子。

爲了心裏的不平氣。

這話,必須質問清楚。

啪!

話音剛落。

站在門口的諸葛青兒一巴掌拍在腦門上,又順帶揉了揉太陽穴,腦殼痛,真的腦殼痛啊。

她鄙夷了諸葛正我一眼:“蠢笨如豬!”

諸葛正我臉色漲紅起來。

一邊是被家主呵斥。

一邊是被諸葛青兒叫罵。

偏偏,對象還是他。

而白小鳳,卻安然無事。

憑什麼?

貴客,真了不起啊?

即便是以前那些到諸葛家的真貴客,也從來沒有進入wǔ hóu cí的資格!

下一秒。

蒼老的聲音從wǔ hóu cí內傳出:“他,豈是你能比的?”

轟隆!

諸葛正我身軀一顫,眼中一下泛起了淚光,身軀更是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

他喘起了粗氣。

脖子粗壯。

這,簡直奇恥大辱!

不能忍了!

真的忍不住了!

諸葛正我大聲道:“家主,我不服!這鄉巴佬,就算真是我們諸葛家的貴客,也不至於有資格進入wǔ hóu cí,這一點,全族人肯定也不會服氣的!”

“住口!”

諸葛青兒對諸葛正我怒喝道。

諸葛正我彷彿瘋了似的,一揮手:“憑什麼住口?這事,我必須問清楚!”

“好!”

wǔ hóu cí內,蒼老的聲音帶着憤怒之氣:“老夫就告訴你,他,乃我諸葛家的貴客,貴中之貴,人中之龍,他,有實力進入wǔ hóu cí,你,還有何話可說?”

諸葛正我踉蹌着往後退了一步,感覺渾身發軟,有種癱在地上的衝動。

他瞪圓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站在wǔ hóu cí內的白小鳳。

之前,諸葛青兒說過類似的話。

Www ★тт kan ★¢o

但他,完全沒想到,面前這個鄉巴佬竟然會尊貴到如此地步。

現在,連家主都如此說了,那絕對是沒跑的了。

剎那間,諸葛正我眼中的淚光更多了,嘴脣都開始顫抖了起來,激動憤怒的神情,漸漸轉變成了恐懼。

他之前的天人交戰,已經在朝着他最害怕的方向發展了。

“無可救藥了。”

諸葛青兒瞪了諸葛正我一眼,轉身邁入了wǔ hóu cí。

在機場的時候,她確實憤怒得想要在家主面前參諸葛正我一本。

但,想到諸葛家旁系晉升嫡系的艱難,她還是有些於心不忍。

所以家主發話的時候,她並未立刻說機場的事情。

甚至,剛纔她讓諸葛正我住口,也想着是手下留情,只要諸葛正我轉身走了,那事情還能揭過去。

偏偏,諸葛正我硬是頭鐵,要死剛到底呢!

這,還怎麼救?

還怎麼留情?

白小鳳似笑非笑的看着門外的諸葛正我,擡手,揉了揉鼻子,故作無奈地說道:“抱歉,有實力,就是可以爲所欲爲。”

諸葛正我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他,好氣哦。

人和人之間的差距,怎麼就這麼大?

寵婚霸愛:總裁老公,別玩火 隨即,他忽然反應了過來,瞪圓了眼睛,渾身都在顫抖。

恐懼,如同潮水席捲而來。

完了!

這次,真的完了!

連家主都給這鄉巴佬這麼高的評價了,那剛纔機場的事……

想到這,諸葛正我感覺渾身的每一個細胞都繃緊了。

“不可能的!一定不能讓事情發展到那一步,爲了成爲嫡系,我奮鬥了多少年,付出了多少心血,絕不能在這臨門一腳的關鍵時刻,付諸東流。”

這是諸葛正我心裏的想法。

下一秒。

他狠狠地一咬牙。

噗通。

諸葛正我跪在了地上,對着白小鳳重重地磕了一個響頭:“對不起,白先生,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還請你大人有大諒,放過小的。”

說這話的時候,諸葛正我聲音都在顫抖。

他就感覺心臟在被刀狠狠地割似的。

在自己心上人面前,做出這麼下等的事情,以後,還怎麼有臉站在諸葛青兒面前?

但,他不得不這麼做,必須這麼做!

不做,所有的心血就徹底葬送了。

爲了成爲嫡系,哪怕在諸葛青兒面前,下跪磕頭也得幹。

然而。

“哦,可本大爺不接受你的道歉。”

白小鳳神情漸漸冰冷下來,扭頭看了一眼諸葛青兒:“你說,還是我說?”

噗通。

諸葛正我徹底癱軟在地上,就感覺一口老血順着喉管一個勁的往上翻。

諸葛青兒看了諸葛正我一眼:“我之前,提醒過你的。”

說着,她轉身道:“啓稟家主,方纔在機場的時候,諸葛正我衝撞了白先生,事情是這樣的……”

沒等她說完呢。

wǔ hóu cí內。

蒼老的聲音便響了起來:“無需多言,衝撞白先生,無可饒恕,即刻起,剝奪諸葛正我晉升嫡系資格,立刻讓他滾,老夫不想耽誤時間。” 諸葛正我一瞬間臉色煞白。

淚水再也抑制不住,順着眼角洶涌而出。

他掙扎着,強撐着最後一點力氣,跪了起來。

彷彿瘋了似的,用腦袋,一個勁的朝着地面砸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