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卡斯手上直接出現一把幾十米的大刀,依靠著44倍力量,瞬間將大刀掄圓了,直接把卡塔庫栗所有的糯米拳頭以及糯米牆一一斬毀。

「這是什麼能力!」卡塔庫栗驚訝的看著盧卡斯,接著向後暴退。

轟!

盧卡斯直接掄圓了大刀,將地面砍成一個長長深深的溝壑。

卡塔庫栗早就退的老遠,驚訝的看著盧卡斯。

他確實用了全力,想要試一試對方的真正實力到底如何。

沒想到這麼變態,他喜歡。

卡塔庫栗喜歡這樣強大的對手!

盧卡斯的刀恢復原狀大小,彎著腰喘著氣,果然,卡塔庫栗這貨早已預見了他的攻勢。

體力已經消耗很嚴重了,再打,那就是卡塔庫栗完虐他了。

跑!

盧卡斯撤掉一切不必要的增幅,只用增速,瞬間沖向遠處。

卡塔庫栗好不容易碰到了這麼好的對手,他可捨不得對方跑掉。

卡塔庫栗再次變出幾十個糯米拳頭,一個個結合著武裝色,密密麻麻轟向盧卡斯。

「我特……」

盧卡斯身子跑的再快,被這麼多拳頭堵住了路,也沒辦法。

「卡塔庫栗,你來德雷斯羅薩到底有什麼企圖!」盧卡斯強行轉移話題,看到拳頭停了下來,終於能喘會氣了。

「看看這裡有沒有什麼特色美食,可惜,這裡太窮了,什麼值得注意的也沒看到。」卡塔庫栗嘆息說道。

萬國有夏洛特·玲玲,其實卡塔庫栗也是可以出來轉轉的,他看了競技場,可惜,沒一場看上眼的,畢竟他比那些傢伙強太多了。

妖精也沒什麼意思,只是小人族而已。

街上跳舞熱情的美女也沒什麼意思。

卡塔庫栗單純出來轉了一圈,他對德雷斯羅薩一點想法都沒有。

憨憨斯托洛貝里非要打他。

盧卡斯聽完卡塔庫栗的解釋,臉色極為難看,斯托洛貝里,你坑我……

他現在體力消耗嚴重,卡塔庫栗還總能預見他下一步的攻擊,可以說,他武裝色增幅再牛皮,打不中卡塔庫栗,也是白搭。

等體力耗光之後,沒有增幅的他,只會被卡塔庫栗吊打。璇風瓑浼氬啀璇.. 炎龍皇城。

長街上來往的士兵絡繹不絕,任何一個角落他們都不放過,全城戒嚴搜索楚非梵的藏身之地。

此時。

前往飛仙酒樓方向的街角,楚非梵,趙雲,樓炎冥三人東躲西藏,逃避著炎龍士兵的追查。

「皇上,炎龍皇下令完全城戒嚴,搜索我們的蹤跡,在這樣下去末將擔心遲早會暴露蹤跡。」

「趙將軍,你帶着皇上離開,我去將街上的搜查對引開。」

說罷。

樓炎冥將身上衣衫脫下,楚非梵知道他這是要偽裝成自己的樣子。

良久。

一道身影從小巷拐角掠出,樓炎冥長劍出鞘,接連將兩名敵兵當街斬殺。

「唰!」

「唰!」

樓炎冥身影來回穿梭在大街小巷中,所有巡查兵都發現了他的蹤跡。

「快,楚帝在哪裏,趕緊追!」

「快,在這裏趕緊追!」

一時之間,長街上炎龍士兵的吶喊聲響起,樓炎冥帶着所有士兵向飛仙酒樓反方向跑去。

「子龍,飛仙酒樓怕是回不去了,現在只有一個地方可以去。」

楚非梵料定此時的飛仙酒樓定然已在上官鴻的掌控中,此時若是返回無疑是羊入虎口。

「皇上,這炎龍皇城中我們還有別處可去?」

趙雲面帶疑惑,聲音不解的問答。

此刻。

楚非梵腦海中閃過一個人的身影,他知道在炎龍皇城或許只有他才可以幫到自己。

「子龍,跟朕離開!」

兩人沿小巷離開,楚非梵根據自己的記憶朝着目的地走去,可是他們卻被隱藏在暗處的十絕宮弟子跟蹤。

良久。

炎龍西城護城河旁,楚非梵,趙雲兩人疾步前行,突然空氣中傳來一陣凌厲的殺氣。

「子龍,等等!」

楚非梵警惕的聲音響起,回首尖銳的目光環顧四周,虛空中一陣濃郁的真氣波動傳來。

「唰!」

「唰!」

「唰!」

數十道身影凌空飄落出現在兩人面前,他們手執長劍,殺氣騰騰。

「是你們!」

楚非梵眸光注視着來人,臉色鐵青,冷冽的聲音響起。

「楚帝,很意外?」

「想必楚帝應該知道我等為何而來,交出我們想要的東西,可以考慮放楚帝一條生路。」

「不然,休怪我們下手無情,相信炎龍皇對楚帝的項上人頭很感興趣。」

聶鉉海冰冷的聲音響起,戲謔的眸光打量著兩人。

「想要趁火打劫?」

「一路從許陽城跟隨到這裏,等到好耐性!」

「東西的確在朕身上,就是不知道爾等有沒有命拿走!」

楚非梵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雄渾的聲音響起,眼眸中儘是不屑之色。

「死到臨頭了,還敢大言不慚!」

赫連嘯長劍出鞘直指楚非梵,暴怒的聲音響起,移步向他逼近。

「動手!」

聶鉉海一聲令下,十絕宮眾弟子一躍而起,紛紛橫衝而去。

「子龍,退後!」

楚非梵淡然的聲音響起,身形快速向後退去,赫連嘯本以為楚帝懼怕他們,臉上騰起戲謔的笑意。

可接下來一秒中,他臉上笑意凝固,一道猩紅出現在他身影上,汩汩而流的鮮血將衣衫浸濕。

「砰!」

一柄長劍凌空跌落而下,撞擊在地面上輕輕泛起,十絕宮眾人神情錯愕,完全不知發生何事。

「砰!」

赫連嘯身影應聲倒地,鮮血從他屍體下流出,數十道劍痕佈滿在身影上。

「少主!」

「少主!」

聶鉉海和眾弟子神情驚慌,眼眸中充滿不可思議,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絲毫不知。

「楚帝,你竟敢斬殺我們十絕宮少主,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此仇必須血償。」

聶鉉海神情猙獰恐怖,狂暴的厲喝聲響起,殘影掠動,手中長劍向楚非梵下來而來。

「唰!」

「唰!」

驀然間。

楚非梵面前出現數十道身影,他們身披黑色長跑,手握長劍,人影猶如黑暗中的幽靈一樣。

「影子血衛,殺!」

一聲令下,數十名影子血衛掠動身影,瘋狂向聶鉉海和十絕宮弟子襲殺過去。

劍影掠動,肅殺縈繞。

楚非梵看了眼面前鏖戰,淡然的聲音響起:「子龍,我們走!」

兩人身影沿着護城河離開,河邊殺戮依舊在持續中,影子血衛修為都在武皇境上品,十人組成的劍陣威力強大,密不透風的劍光籠罩在天地間,聶鉉海和十絕宮弟子根本就不是對手。

一盞茶后。

護城河旁,十絕宮前來眾人除了聶鉉海身負重傷而逃,其他人四分五裂的躺在地面上。

一陣清風微徐而過,刺鼻的血腥氣瀰漫開來,鮮血順着地面流入河水中。

良久。

皇城中巡邏隊出現,眾人看着地面上殘屍,他們不寒而慄,毛骨悚然。

「將軍,這些人會不會是被楚帝斬殺的,這手段也太恐怖了!」

一道顫抖的聲音響起,領頭的將士側目看去,厲喝道:「楚帝身負重傷,怎麼可能釋放出如此犀利的劍光,行兇者一定另有他人,所有人聽令將屍體處理了,繼續尋找楚帝行蹤。」

此時。

楚非梵帶着趙雲來到城西一座陳舊的府邸前:「子龍,前去敲門。」

「咚!」

「咚!」

一陣輕快的敲門聲響起,片刻才有人將府門打開,來人看了眼兩人。

「閣下是何人,前來劉府有何事?」

「勞煩通報劉先生,故人求見!」

楚非梵話音剛落,府中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阿福,人貴客進來吧!」

「兩位裏面請!」

楚非梵,趙雲進入府中,從幽靜的長廊穿過,眼前亭子下劉基一人獨坐,面前茶壺裊裊白煙騰起,手中棋子落下,一道清脆的碰撞聲傳來。

「阿福,緊閉府門,不管何人前來府上,都已我抱恙為由拒絕。」

「是,先生!」

阿福躬身施禮退後,劉基身影驟然騰起,疾步上前,道:「楚帝裏面請。」

「劉先生已知危險到來,為何不閉門不見,反而將朕迎入府中,難道不怕引火燒身?」

「楚帝多慮,某雖為炎龍之臣,但你我之間亦為朋友,君子之交淡如水,楚帝眼下有難可以想到伯溫,那便是楚帝相信在下。」

「伯溫略施援手,希望可以助楚帝躲過此劫。」 []

第1690章

季靈兒忙道。

「你大哥身體的傷需的再養兩日,若是長途跋涉,恐對他不好。」

秦臻實話實說道。

她確實心急,也知道這兩人似乎家境不俗,跟著他們一起去往魔都,應該會省時省力很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