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我想起自己進來會所時,看到這裏的女服務員身上的那股陰邪之氣後,我恍然大悟,這媚鬼野心竟然如此龐大,它這麼做是想讓媚鬼一族在陽間徹底生根發芽。

試想如果這裏的女孩體內都有了媚鬼,然後京都的上層人士便會被這些媚鬼所迷惑,總而成爲真正的傀儡,而李紅蓉體中的媚鬼就成了這一切的主宰者,甚至控制整個京都,乃至華夏……

我越想越心驚,雖然有些誇大其詞,但誰能保證對方不是這麼想的。

只不過它卻在這個時間點遇到了我,既然你不選擇與李紅蓉靈魂徹底合二爲一,給了我機會,那我自然不會留手。

之前我的念力包裹着監察神殿的力量,所以它只是躲避,並沒有選擇逃或者反抗,接下來我只要用暗藏之中的力量,將其一把抓出李紅蓉體外,沒了顧及,對付這種東西根本就是手到擒來。

只不過,我的想法還是過於單純了一些,這媚鬼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時光,所以留給自己的後路很多。

當那屬於監察神鵰的力量暴露出來後,我不但沒有抓住它,反而引起了它激烈的反抗。

反抗的結果就是導致,我面前的李紅蓉突然睜開的美目,但眼神卻變得格外盪漾,充滿了秀惑。

最讓我受不了的是,李紅蓉直接朝我伸出舌頭來,舔了一下自己嘴脣,然後就開始整個人往我身上貼,要知道她上身可就一個蕾絲束胸啊。

我心裏暗罵媚鬼狡詐,卻仍在忍着身體某處的不適,開始全力針對起媚鬼來。

它知道我怕傷了李紅蓉的魂魄而不敢有大動作,但卻不知道,我還有別的辦法對付他。

“崔元,你特麼再看下去老子就失身了!”

我朝着空蕩的屋子喊了一聲,就看到一旁的牆壁上,幽幽地飄出來一個傢伙。

那吊樣,一看就是崔大少。

“開哥,要我說,你先嚐一下這女人的滋味,咱們再處理媚鬼,不然你這樣憋着自己,就不怕憋出毛病來麼?”

“先幹正事!”

我瞪了他一眼,礙於我掌握他在陽間停留的生殺大權,崔元只能乖乖的過來幫忙。

我之所以請他過來,就是他身爲陰間土著的原因,又是崔判官的兒子,對於媚鬼有天生的壓制力。

果然,那團紅褐色的東西感受到崔元的氣息之後,立刻變得慌亂起來,而李紅蓉也在這一刻得到了解放,終於不再戲弄我了。

“開哥,你把他逼到死角,剩下我來。”

崔元好不容易能幫我一次忙,整個人顯得特別認真,只見這小子一扭身竟然變成了一團黑氣,徑直朝着那團紅褐色的東西掠了進去。

現在李紅蓉的身體內,足足有三道意識,再加上我的話,已經能打麻將了。

“桀……桀!”

我清晰地聽到李紅蓉體內發出哀鳴聲,很刺耳,卻也帶着委屈。

這一定是媚鬼走投無路,在發出最後的哀求。

噌!

接着我就見一團黑氣包裹着一團紅褐色氣流從李紅蓉體內掠出。

她本人則是直接昏了過去,畢竟剛纔一番折騰,她靈魂即便沒受傷,也太累了。

我幫她蓋好身子,這纔看向了化成人形的崔元,他手裏拎着一團紅乎乎的傢伙,看上去跟個肉球沒什麼兩樣。

“一看見這東西小爺我就反胃,你拿着吧,可別被它迷惑了,這東西狡猾的很。”

我點點頭,接過這所謂的媚鬼,直接用監察之力鎖定了它,省的它跟我耍花招。

不過,這東西一入手,我就從它身上感受到求饒的意念,想都沒想,我將自己之前準備好的玉瓶去了出來,這是我自己研發和設計的儲魂瓶,用的是陸家的玉和我自己刻在上面的符。

專門用來封印這些陰邪之物,又不會讓它們死去,可以說是監獄。

我之所以不徹底毀滅這隻媚鬼,其實跟輪迴通道有關,每個物種的天賦都不同,都有我們值得借鑑的地方。

我有預感,在不久的將來,我手中這隻媚鬼會對我再下陰間時有幫助。

沒用我也不損失什麼,多留一手麼。

我沒等李紅蓉醒過來,畢竟她醒過來以後性情必然會大變,一定不會再像以前那樣。

而且早在我替她解決媚鬼前,她就已經辭退了這裏所有的員工,這個會所,以及她李紅蓉也徹底消失在了京都。

對這個有過肌膚之親的女人我其實還挺佩服的,只是不知道恢復正常的她會是怎樣一番模樣。

我的注意力也開始挪到正事讓,明天就是九強真正的比賽,我也會遇到自己棋逢的對手。 至於爲何比賽會有輪空這一規則,舉辦方的態度很堅決,因爲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直接駁回了那些淘汰一方的申訴。

笑話,你們要是知道比賽的負責人是龍虎山,估計也就沒申訴的膽子了吧。

昨天夜裏,我見到了老瞎子,原來這段時間他都是作爲評委在特殊的地方,觀看比賽。

而他也明確告訴我,這一次立察司確確實實指出由龍虎山負責比賽,而張天正就是首要負責人。

對於這其中的關係,我沒想着深究,即便是深究也不一定能猜透,畢竟這裏面道道可多去了。

而今天也要進行的依舊是淘汰賽,不過只淘汰四組,競出真正的前五出來,因爲歷屆只有前五纔算排名,纔會有相應的獎勵。

其實對前五,我基本已經有了答案,小和尚,小道士,滅生教的黑袍人,四品之境的苗疆毒女,而我就必須爭這第五名的位置。

讓我沒想到的是,比賽進行到這個地步竟然還有輪空的機會,而這衆人十分期待的機會卻直接讓舉辦方給了XZ一方,也就是小和尚所代表的隊伍,原因就是小和尚在閉關,而閉關的理由很奇葩,竟然是因爲上次跟我的幾句對話。

知道這個消息後,我愣是沒後悔死了,這不明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麼。

……

八進四的淘汰賽中,我第一場竟然又遇到了霍裂,這傢伙也是厲害,憑藉三品的實力竟然能夠打到這裏,不管是運氣還是實力方面都值得自豪了。

“怎麼,你自己跳下去?還是我打你下去?”

我看着前面的霍裂,他其實也能夠感覺到,這裏基本就是他的終點了,至於說拿個名次,不行,堅決不行!除非他能把先天毒體給打扮。

我一臉看不起他的樣子,似乎把這小子有些激怒了,就見他狠狠地在擂臺上紮了個馬步,一副穩如泰山的樣子。

“打吧,不就是捱打麼!”

看到這小子如此無賴,我也是有些發火,二話不說,直接就是一擊天霜拳,這次可沒有留手。

打得這小子一個措手不及,騰騰騰在擂臺上踏了好幾步,然後一腳踩空,坐在了地上。

“你……你變強了!”

霍裂沒受根本沒受傷,一臉驚訝地看着我。

“那當然,也不看看小爺我是誰。”

我又臭屁了一下,這才跳下擂臺。

農家貴妻有空間 至於我突破的事情,畢竟這幾天經過這麼多場的比賽,帝辛留在我體內的金色能量,殘餘的部分,終於被我徹底消耗掉,也助我達到了三品後期的實力。

不過打到三品後期之後,沒了金色能量,我瞬間覺得自己修煉速度慢了下來,就昨晚一晚上的修煉,我估算了下,按照這個速度,等我到四品起碼得三個月的時間,這還是我必須每天犧牲休息的時間去打坐修煉。

如果我現在心中的抱怨讓其他人知道,估計會罵我吧。

但身份不同,追求就不一樣,我需要的是實力快速的提高,因爲我時間真的很緊。

“下一場,HN對YN!”

聽到這個廣播我愣了一下,這麼快麼,但我還是選擇了冷靜,不就是個先天毒體麼。

“HN勝!”

我還沒上場,那擂臺上裁判就喊道,我朝着YN一方望去,卻見那個先天毒體正朝我走了過來。

“你好,我叫於珠珠。”

“豬豬你好,我叫李開。”

女孩也就十五六歲的樣子,還是個單純的年紀。

“是珠珠,不是豬豬。”

“哦,明白了,豬豬。”

“嗯,知道我爲什麼棄賽麼?”

“不知道。”這也是我正想問她的。

“我們商量好了,加上小和尚,黑袍人,還有打敗我的那個傢伙,一共四個人,再加上一個你,正好夠五個人,所以爲了不讓你輸掉比賽,進不去前五,就特地棄賽,這樣我們就只要打敗剩下四個隊友就行了。”

聽完豬豬的解釋,我只覺得背後一股發涼,我怎麼覺得這羣傢伙是故意留我到決賽,然後欺負我的。

“嘿嘿,你要加油哦,是他們三個商量之後這麼做的。”

豬豬指了指那邊坐着的二位,我就看到小道士雙手環胸,抱着一把長劍,淡淡地看了我一眼。

而那黑袍只是腦袋朝我這裏轉了一下。

我只覺得有種完蛋的感覺,但強大的眉心讓我強忍着,打敗了其他三支隊伍,然後我就成爲了八進四之中的第一名,因爲我的戰績是全勝。

“開哥!你真給咱兄弟長臉!”

“李開啊!乾的不錯,等我退休了,這個會長就給你做了。”

崔元和李玄通根本不知道這其中的祕密,一個勁的奉承我,倒讓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媽的!不就是幾個先天之體麼,老子還特麼是先天血脈的,指不定也是個什麼體質,況且老子還有黃帝內經,帝辛都託我辦事,你們這羣傢伙,不夠看!

於是就這樣,我倒是在決賽之前被激發出來了鬥志。

只不過在我離開比賽大殿,就是被一道身影“劫持”走了。

“劫財沒有,劫色隨意!”

當我看清來人時,淡淡地說道。

“不想死閉嘴。”櫻還是一如既往地冷漠,從來沒有變過。

“你要帶我去哪?”

感受着耳邊呼嘯的風聲,我有些疑惑,雖然不至於擔心,但畢竟明天還有決賽呢。

櫻沒有回答了,而是一心御空飛行,我這纔看到他臉色微微發白,嘴角還有一絲鮮紅格外醒目。

“特麼的!誰欺負你了,我這就給你報仇去。”

“去吧,龍虎山張天正。”沒想到櫻竟然回答我了,叫我好一陣尷尬。

不過我心裏卻震驚起來,看來這張天正果然有問題。

“哼!要是老孃實力全在的話,非把這傢伙打得不成樣!”

櫻發起狠來,別有一番韻味,我不由看呆了。

“對了,你這次決賽,要小心那個黑袍人,還有張天正,到時候他應該是裁判,這兩個傢伙很可能已經串通好了。”

我慎重的點點頭,至少這比賽也不是龍虎山一家獨大,還有其他的評委,他們不可能看着張天正做出格的事情來。

“說這麼多,你到底要帶我去哪啊?”

“陰間!” 聽到櫻要帶我去陰間,我不由地一愣,要知道我現在可是被楚春秋追殺的,到了陰間還不得被他弄死啊。

“能不去麼?”

櫻沒有搭理我,已然是來到了一片荒郊野外,在空中飛了這麼久,我早就不曉得自己在哪裏了。

“你身上的傷……”我看到櫻蒼白的臉色,還是有些擔心,這樣盲目的去陰間,萬一再遇到點事不就麻煩大了。

“是他要見你。”

櫻冷聲道,沒等我反應過來,就看到頭頂突然一團黑暗,宛若怪獸的巨口一樣,將我吞噬而下。

隨即就是放眼無盡的黑暗以及熟悉的陰冷,我又來到了那個地方,不過卻是陰間一處我沒來過的地方。

“這裏是哪?”我怯怯地問道,櫻之前說他要見我,他又是誰。

“輪迴大殿。”櫻聲音冰冷,在這片偌大的空間裏悠悠地迴盪,而我也順聲看向了四周。

這裏除了冷寂的空氣之外,就只有那孤零零的石柱,支撐着這座所謂的輪迴大殿。

“你怎麼受傷了?”

低沉的聲音在這片寂靜中突然響起,我竟沒有發現在我前面的高臺上,還坐着一道身影。

那是一張石椅,一道略顯蕭瑟的身影占據了整個石椅。

“實力還沒有恢復,被小人所傷。”

櫻似乎跟上面那人很熟,因爲在我印象裏她對任何都很冷。

“就是他麼?”那身影突然將頭扭了過來,我就感覺到那迷濛之中,有神祕的目光在打量着我,彷彿要把我從內到外都看透一樣。

“咦!”一道驚疑聲從上面傳來,“果然不一樣。”

話罷,我就見迷濛之中,一道身影慢慢朝我飄來。

此人一身樵夫打扮,面容普通,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普通人,只有那一雙深邃的眸子,散着無盡的變化。

我已然肯定,他就是輪迴殿主,凌。

“你既然是他的孫子,就不足爲怪了。”

凌盯着我看了許久,緩緩道來一句。

“別墨跡了,他明天還有事,只有這一晚上的時間。”櫻在一旁催促道。

凌淡然一笑,“你忘了我可以控制時間的麼,呵呵。”

凌話落,突然將那雙充滿變化的雙眸看向與我,就在那一瞬間,我大腦一片空白,只覺得周身一陣旋轉,意識彷彿在經歷着時空穿梭一樣,跌宕起伏,直到穩定下來。

我左瞧瞧右看看,發現自己完好無損,沒有收到任何的傷勢。

但我腦海裏卻收到來自凌的傳信,“接下來你會進行九世輪迴,直到你活着回來……”

他聲音很淡漠,沒有任何感情。

而我的意識也因爲他的這句話,開始飄搖不定。

……

我是一個詩人,在萬古國小有名氣,這座古老的過度有很多地方,留下了我的足跡,以及我的詩。

我以爲自己的人生,只要有風景,有美酒,那就是完美……

直到一天,餘暉下的塞外古道。

“籲~”

一道勒馬聲,伴隨着駿馬的長嘶,我僥倖躲過了一場“車禍”。

“臭叫花,不要命了。”

一支豪華的車隊出現在我的視野之中,我卻晃着身子,拎着酒壺,眯着眼道:“你瞎呀,沒看到我在這喝酒麼!”

那打頭的一身戎裝,帶着怒腔,“你……”

“走吧,別爲難他。”

在他之後的馬車裏,一道幽冷的聲音響起,卻充滿了女性之美,我覺得這是我聽過最好聽的聲音。

“是,公主。”

只不過,那馬車的帷幕未曾打開,在我呆呆地注視下,揚塵而去。

我自嘲一聲,繼續飲酒前行,而前進方向自是車隊消失的地方。

當我穿梭塞外美景,終於看到天際那巨龍一般橫斷於此的城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