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個秦鐘不把你我徹底弄死,他是不會甘心的了!”

秦鍾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嘴上說的那些嘉獎,完全是扯淡,秦鍾纔不會那麼好心。

可是沒有辦法,既然秦鍾已經下達了命令,兩個人不好違抗,否則可真是給人家落下口實了。只好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跟着來報信的士卒一同走向了軍府。

軍府的房間中空空蕩蕩,沒有一個人影,當那個領路的士卒將曹晃和孟落日帶到了房間中之後,只是低聲的說了一句:

“二位將軍稍等,秦大人很快就來。”

之後那個士卒輕手輕腳的就走了出去,曹晃呵呵一笑,捅耶的看着孟落日:

“看來你在法場上一鬧,弄的地位是水漲船高了,呵呵,一個小兵都變成了將軍了。”

孟落日沒有說話,但是眉頭微微皺起,這個場景讓他感覺到非常的熟悉,猛然間,腦海中出現了當初還沒有進入到時間隧道的時候看過的一個電影其中的一個片段就是林沖誤入白虎堂!

奸臣高俅利用看寶刀的名目,讓林沖進入到了白虎堂中,但是白虎堂是禁止帶刀的,所以才把林沖逼上梁山。可是這裏是堂堂的軍府,往來的很多人都是腰懸着各自的兵刃,不同於白虎堂啊。忽然在門口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兩個人剛剛轉過身,把視線放到了門口的位置,就聽到了一聲大喊:

“什麼人!”

接着衝進來了幾十個士卒,把孟落日和曹晃兩個人團團圍住。秦鍾就跟在這些人的後面,在秦鍾進入到了廳堂之後,在他身後一隊整齊的穿着厚重鎧甲的士兵也衝了進來,在這些士兵的中央,還簇擁着一個女子。看她一身華貴的裝扮就知道不是尋常人。果然曹晃大吃一驚,連忙翻身倒地:

“大王千歲千歲千千歲!”

孟落日的眉頭微微皺起,沒想到這個女子竟然就是夏國唯一的女王妹喜。果然不愧是真實歷史中的四妖姬之首的妹喜,俏麗的容顏,白皙的皮膚,眉宇間微微上揚,顯出的卻是一股英氣。靈動的眸子好像會說話一樣,真的有勾魂奪魄的感覺。

秦鐘面沉似水,但是在他的眼角卻有一絲不易察覺的奸笑滑過:

“大膽曹晃,竟然知道大王駕到,沒有傳令私來軍府,你們難道要刺王殺駕麼?左右,把這兩個反叛給我拿下!”

士兵一擁而上,就打算將兩個人制服,曹晃連忙大聲的喊道:

“秦大人,是你派人讓我們來這裏請功領賞的,怎麼說我們沒有軍令私來軍府呢?”

“信口雌黃,哼,你貿然出兵,我看在衆將給你求情的份兒上才饒

你不死,還想着加官進爵,請功領賞?你做夢呢吧,真把大王千歲和我當成是傻子了麼?”

“找到那個通風報信的士卒一問便知!”

“好,哼,我就讓你死個明白,來呀,今天誰去曹晃的軍營中報信了,給我帶上來!”

孟落日暗自搖頭,曹晃現在做的完全是無用功,既然秦鍾將他們騙到了軍府,早就已經做好了安排了。想要從送信的人身上找到什麼證據,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秦鍾裝模作樣的衝着妹喜施禮:

“大王,是屬下無能,讓大王受驚了。”

孟落日怎麼聽着秦鍾對着一個女王說受驚了都感到彆扭,臉上露出了一抹輕笑,在心裏暗自對自己說:

“孟落日啊,你真是太邪惡了!”

妹喜自始至終都沒有說話,但是當她看到孟落日的臉上露出了笑容的時候,眼神中露出了豪好奇的光芒。一個人能夠在這種場合下還能夠露出笑容來,還真是讓妹喜感到匪夷所思。

果然沒用多長時間,之前那個跑到了曹晃軍營中的士兵就被兩個人帶來了,秦鍾指着這個士卒,對曹晃說道:

“是他麼?”

曹晃點了點頭,大概到了這個時候,他也明白過來,事情好像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了。

秦鍾板起臉孔,瞪着那個士卒,大聲的說道:

“你到軍營中告訴曹將軍什麼事兒了?”

“我告訴他,大王千歲將要在今天晚上在城中巡視,首先就是軍府。讓他們軍營做好城內治安的防範。”

“什麼,你胡說!”

曹晃猛的從地上站起來,一把推開了兩個制服自己的士兵,紅着眼睛衝上去就要和那個士卒拼命。

幾個御林軍連忙攔在他的面前,這些御林軍的身手可不是尋常的士卒能夠相比的。就是曹晃也不敢在這些人面前大意。

“哼,曹晃,現在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有什麼說的。還不低頭認罪!”

……

(本章完) 第3204章

小寧兒眨著大眼睛,看了看抱著自己,沒讓自己摔到屁屁的老爺爺,又看了看地上摔暈過去的風叔叔和花叔叔,寧兒的嘴角一抽!

「小彩,到底怎麼回事啊?」小寧兒在心裡鬱悶的問道。

「主人,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上面似乎有什麼磁場,讓我竟然不能飛了!」小彩也很鬱悶的說道。

這還是它第一次遇到自己不能通過的地方,要知道這幾年自己帶著主人和兩位主人爹爹的護法,從來都沒有遇到太大的危險!

反正就算主人招惹了什麼麻煩,他們打不過,自己也能帶著他們安全的離開的!

這次小寧兒三人就是被追殺,小彩帶著他們才跑來這裡的,本來看著下面有個小島,小彩打算飛過小島中最高的山峰,找個平坦一點,有人的地方,再落下放小寧兒三人下來來的!

誰知道,剛飛到山峰的中心,小彩忽然間失衡,導致小彩直接回到寶寶的體內,然後寶寶,和花護法兩人隨著寶寶一起落了下來!

下墜的速度太快,中間又撞到一個透明的結界中,讓原本想去抱著小寧兒的花護法和風護法,直接暈了過去!

要不是小寧兒落在秦無憂的懷裡,一定會把屁屁摔開花的,想想小寧兒就忍不住慶幸,還好沒摔到自己!

可是小寧兒淡定,抱著小寧兒的秦無憂,無憂島的島主卻沒辦法淡定了!

如果說他此刻是在外面,哪怕是在自己院子裡面,他也不至於震驚!

但是他此刻所在的地方,是他常年閉關的地方,而且,他閉關的地方,也不是一般的地方,這裡可是他們無憂島的禁地啊!

別人不知道,他這個無憂島的島主卻十分清楚,這裡之所以是無憂島的禁地,就是因為頭頂雖然能看到外面的天空,但是卻有著他們無憂島先祖留下的結界,這結界可不是一般人能隨便穿過打開的!

否則這裡也不會是無憂島的禁地啊!

「老爺爺,謝謝你啊,還好你接住我了,不然我一定會和花叔叔他們一樣,摔暈過去的!」小寧兒看著秦無憂獃獃的也不說話,於是開口軟軟的說道。

「啊……不謝謝!」秦無憂下意識的道。

「小不點兒,你們怎麼下來的?」秦無憂回過神來,盯著小寧兒好奇的問道。

秦無憂看著懷裡不到兩歲模樣的小寧兒,雖然震驚她怎麼掉下來的,但是不得不承認,這小丫頭長的真是精緻,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小,這麼好看的女娃娃!

小寧兒聞言眨了眨眼睛,看著秦無憂說道:「老爺爺,我們是掉下來的,之前我們像從上面飛過去,但是忽然掉下來了……」

秦無憂聞言,嘴角狠狠的抽搐著!

他現在更加好奇小寧兒三人的身份了,飛過去?

難道他們不知道無憂島整個上空都是禁飛的嗎?

而且,他們又是怎麼輕易進入無憂島的啊!

難道自己閉關太久,島上來了外人都不知道嗎? 曹晃如果在這個時候還不知道秦鐘的陰謀那他腦子裏長得就不是腦漿,而是漿糊了。最狠的是,秦鍾是在女王的面前擺了自己一道,讓他想要向上申訴都沒有機會和理由,自己命丟了也就丟了,反正也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回頭無奈的看了看孟落日,沒想到這次連孟落日都搭裏面了。

孟落日沒有任何的慌亂,臉上依舊帶着淡淡的笑容。看到秦鍾臉上隱藏着的陰險,孟落日根本沒有當回事:

“秦鍾大人,千歲還在這裏呢,到底應該怎麼處置好像還輪不到你說話吧?”

“呃?”

秦鍾立刻好像吃了死蒼蠅一樣,表情僵在了臉上。妹喜看着孟落日,明顯在他的眼睛中感興趣的味道更濃了,終於輕啓朱脣,低聲的說道:

“這位將軍是什麼人呢?”

孟落日也沒有太大的舉動,只是微微欠了欠身,美女見得多了,雖然妹喜的美麗的確已經到了堪稱禍國殃民的地步,但是還不至於讓孟落日有任何失態的表現,自己的老婆是妲己,和妹喜同樣等級的存在。

“在下新兵營中的一個小卒而已,大夢。”

“這位將軍不想以本來的名字示人麼,我好像還沒有聽說過有人姓大的。”

“的確沒有,不過我出生之後沒有人給我起名字,因爲本來我就姓孟,所以親人朋友都直接稱呼我是大夢了,久而久之,我就用這個作爲我的名字了。大王千歲,好像天底下所有的姓也不是老天註定的吧,只是後來人一脈相承傳承下來的而已,我開創一個姓大的先河,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哦?”

妹喜看了看曹晃,視線在孟落日的身上流連了一圈,她的這個審視的眼神,反而讓孟落日感到有點渾身不自在。總是感覺在他的眼神中帶着一種曖昧的味道:

“我的親孃啊,不會這個小妖精看上我了吧。”

關於妹喜豢養男寵的事情已經是人盡皆知了,孟落日還真的有點擔心自己被這個小女

子弄成她的入幕之賓。

“你們來到這裏真的是受到了別人的邀請?”

女王的視線在和孟落日說話的時候,眼角的餘光不由得掃了秦鍾和他那個報信的護衛一眼。秦鍾和士卒感到一股徹骨的寒意,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孟落日堅定的點了點頭。妹喜呵呵一笑:

“算了吧,今天本王心情好,不想惹麻煩,你們可以離開了,明天到王宮中來,本王要好好的調查你們的事情。”

秦鐘的心算是徹底的涼了,本來以爲這次萬無一失,可是沒想到妹喜喜怒無常,竟然直接將這兩個人給放了。只是妹喜說了,要好好的調查這件事情,現在將孟落日和曹晃放走了,估計他自己就要倒黴了,頓時面如土色。這次陷害曹晃真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曹晃幾乎不相信這是真的,妹喜竟然沒有追究,他惹不住側過頭看了看孟落日,在心中暗自琢磨,這傢伙是不是會什麼妖術啊,怎麼妹喜能夠如此輕易的就放過了他們?這可不是妹喜從前的性格。

作爲曾經屢立戰功的大將軍,從前沒有被貶職的時候,曹晃也曾經和妹喜接觸過,這個女王給他的感覺就是心狠手辣。想到這裏,他不由得小心翼翼的向妹喜再次施禮:

“多謝大王千歲,只是,明天到王宮中是大夢自己,還是我們兩個?”

看來這傢伙的腦子還是在迷迷糊糊中,沒有從剛纔的震驚中清醒過來。

“哼!”妹喜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聲音中也露出了女王的威嚴,“他只是一個小卒,還沒有資格進入到王宮中,當然是你們兩個,他可以算是你的護衛。”

曹晃一臉的苦色,嘴上答應一聲,心裏卻是唉暗自叫苦:開什麼玩笑,讓孟落日給自己做護衛?整個華夏國的老百姓一人一口唾沫都能夠把自己淹死了。

孟落日也同樣恭恭敬敬的答應了一聲,心裏倒是踏實了點兒,看來這個妖姬不是看上自己了,很有可能是看上曹晃了,真沒看

出來,已經人到中年的曹晃竟然還有這個魅力。也許妹喜有大叔控吧,看禹皇不都七老八十了麼,妹喜還不是伺候的妥妥的?

胡思亂想着,孟落日跟在曹晃的身後走了出去。

秦鍾額頭上的冷汗就下來了,小心翼翼的站在妹喜的身後:

“千歲……”

還沒有等到他的話出口,妹喜已經朗聲說道:

“本王今天累了,回宮!”

“是!”

身後那些御林軍齊聲答應一聲,身上的鎧甲嘩啦啦的作響,嚇得秦鍾再次一哆嗦。

走出了軍府曹晃感到一陣的寒意,就在剛纔的軍府中,他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溼透了。

“孟、唉,孟先生,這次又是你救了我一命!”

知道了孟落日的身份,曹晃反而不知道應該怎麼稱呼他了,還想要像之前那樣稱呼他是大夢,可是怎麼也張不開嘴。孟落日在華夏國中的地位相當於夏國中的禹皇,在他的心中那是天子啊。

“還是稱呼我大夢吧,在華夏國那些傢伙稱呼我的外號,還不如大夢好聽呢。”

曹晃的感到非常的疑惑,他可不相信有誰能夠有那麼大的膽子,給自己國家的皇帝起外號,而起還是不是很好聽的外號,那不是找死麼?可是看孟落日說話的樣子,好像並不是開玩笑。

孟落日離開了軍府,臉色反而沒有在妹喜面前的時候那麼自然了,眉頭緊緊的皺起,看上去好像是心事重重的樣子。

“怎麼了,今天我們沒死,明天應該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危險吧?”

“不知道。我以爲今天一定會大打出手呢,可是這個結果還是讓我感到非常的意外,不知道明天進入王宮中是禍是福。只不過我總感覺這個妹喜並不像是外面傳言的那種沒有腦子,只是知道淫樂的那種人。”

聽到了孟落日的話,曹晃的表情也凝重了起來,自從和孟落日認識以來,孟落日的話還從來都沒有不應驗過的,這一次……

(本章完) 第3205章

「咳咳,小娃娃,你們是什麼時候來無憂島的?」秦無憂看著小寧兒,語氣也忍不住變的慈愛的問道。

「無憂島?那是什麼地方啊?我不知道啊!」小寧兒聞言眨了眨眼睛,懵懂的問道。

秦無憂聞言,看了看懷裡的小傢伙,感覺自己跟一個兩歲不到的女娃問這些,似乎有點不對勁!

於是,秦無憂把視線落在了昏迷的花護法和風護法身上,這兩個人從上面摔下來,竟然也只是暈了過去,竟然沒受什麼傷,讓秦無憂有些驚奇!

「老爺爺,花叔叔他們是不是受傷了?」小寧兒眨著眼睛,看著秦無憂問道。

「應該沒有,小娃娃,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幾歲了?」秦無憂看著小寧兒問道。

「我叫寧兒,帝雪寧,我今年……三歲了!」小寧兒低頭瞅了瞅自己幾乎沒長大的小身板,只好說自己三歲了。

「小寧兒啊,那你能告訴爺爺你們從那裡來嗎?」秦無憂耐著性子問道。

他倒是想等到地上的兩個人醒來,可是剛才他大概看了眼,發現花護法和風護法兩人身上氣息有點不對勁,似乎是陷入沉睡了,估計一時半刻醒不了!

「我們從天上掉下來的啊!」小寧兒懵懂的看著秦無憂說道。

秦無憂……

好吧,他真的老了,問一個三歲的小娃娃,能問出什麼來啊!

「好吧,那就等你的兩個叔叔醒了再說,爺爺先給你們安排住處去吧!」秦無憂想了想說道。

雖然小寧兒三人來歷奇怪,但是兩個大人昏過去了,對著小寧兒這個可愛的小女娃,秦無憂實在是不能不管!

「爺爺,我想等他們醒了再一起走,爺爺是在修鍊嗎?把我放下來就好了,我不會打擾爺爺修鍊的!」小寧兒聞言出聲說道。

「哎……好吧!那你就在一邊坐著,等他們醒來吧!」秦無憂聞言微微一愣的說道。

然後把小寧兒放了下來,看著小寧兒邁著小短腿跑到了花護法和風護法的身邊,小手放在兩人的手腕上,看樣子似乎在檢查兩人的身體。

秦無憂在一邊看著忍不住挑眉,心裡暗道難道小寧兒還會醫術不成?

想想又覺得不太可能,神界的天才,他也知道不少,還沒聽說過那個三歲的娃娃,會什麼醫術的呢!

而且,秦無憂看到的寧兒根本體內連神力都沒有,也就是說寧兒還沒修鍊過呢,更加不可能會什麼醫術了!

小寧兒的醫術傳自她娘親墨九狸,雖然小傢伙主要學習的是毒術,但是醫毒向來分家,所以別看寧兒小小的一隻,但是醫術和毒術卻不差!

何況,小寧兒也就看著是三歲不到,可實際上她可不止三歲啊!

只是,小寧兒檢查了花護法兩人的情況,眉頭卻微微皺了起來,因為花護法和風護法並沒有受傷,外傷和內傷都沒事,就是昏迷沒醒來!

「小彩,花叔叔他們怎麼回事啊?沒有受傷,為什麼不醒來啊?」小寧兒在心裡問道。 恢宏的宮殿中,空氣中飄蕩着淡淡的茉莉花的清香,讓每個進入到這個王宮中的人,都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在這裏感受不到威嚴,反而讓孟落日覺得好像回到了家中一樣,孟落日不只是來到過這一個王宮,有尚城、有易城的王宮他也都見識過,甚至自己就住在有易城的王宮中。在那些王宮中,或多或少的都會顯示出帝王的威嚴。儘管孟落日等人對那些東西並不是十分的感冒,可是終究無法免俗。可不只是他們三個兄弟看着呢,還有那麼多的將領,士兵和普通的百姓。

可是,當孟落日進入到了妹喜的這個王宮中,忽然有了不一樣的感覺,明明也是王宮的擺設,可是進入到其中就會感到一種溫馨。宮殿中的格調是粉紅色的,看上去非常的溫暖,從這個格調上就可以看出來,能夠營造出這樣的氣氛,完全是妹喜有意爲之。並不是天然形成的。

一個宮女將孟落日和曹晃帶進王宮中間,然後輕聲的對他們說道:

“二位將軍請稍等,大王馬上就到。”

用宮女來領路,而不是尋常宮殿中的太監,恐怕這也是妹喜的王宮的又一個特色了。

等到宮女離開了,在寬敞的宮殿中,竟然再次剩下了孟落日和曹晃兩個人,想到之前在軍府中的經歷,曹晃不由得一陣的忐忑:

“大夢,這,這怎麼和軍府中差不多啊,不會女王也要用這個辦法對付我們吧。”

聽到了曹晃的話,孟落日笑出聲來:

“曹將軍,你可真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啊,呵呵,那是秦鍾爲了藉助女王的手來對付我們,你覺得女王有這個必要麼?”

曹晃愣了一下,也乾笑了兩聲,想想還真是這麼回事,如果妹喜想要治他們於死地。貌似在昨天的時候也就用不着阻攔秦鍾了,只要讓秦鍾直接將他們兩個的腦袋砍下來就是了。何況,他們兩個不過就是兩個尋常的將軍和小卒而

已,還用不着女王這樣身份高貴的人這樣的大費周章,讓他們死,幾乎是談笑之間的事情。

孟落日一邊看着王宮中的裝飾,一邊也是在心中暗自納悶,不知道妹喜的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藥。如果是在其他大王的王宮中,這個時候應該正是早朝的時候,從現在王宮冷冷清清的樣子,孟落日至少可以斷定,這個妹喜經常不上早朝那是一定的了。

就在孟落日和曹晃的耐心在時間的流逝中逐漸的被消磨殆盡的時候,忽然孟落日心中警兆忽生。身後好像有一陣勁風吹來。曹晃作爲一個戰場上經常廝殺的將軍,本身也有着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警惕性,但是這是在王宮中,雖然他感受到了,但是依舊沒有多想。

孟落日可是在他看到了妹喜之後,心中就已經對這個女子進行了防範。因此在進入到王宮之後,他的神經也一直是繃緊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