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種情景,巨人始祖只感覺到一陣恐懼,這種恐懼也只有在上古之時被封印時感覺到過,就再也沒有這種感覺出現過,可這時又有了這種感覺,而且比上次還要強烈,這是隻有在受到死亡威脅時纔有的感覺。

這種感覺在巨人始祖的心中一閃即逝,他畢竟是一名始祖級強者,即使是面對死亡也不回露出任何怯懦。

“吼吼吼”巨人始祖發出一聲長嘯,長嘯之聲直震得遠處實力弱小的神靈頭暈眼花,甚至有些人鼻口都流出了一絲鮮血,驚駭的這些神靈又都急匆匆的朝後飛退。

隨着巨人始祖的長嘯,它本身也開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巨人始祖金色的長髮在腦後瘋狂地飛舞,身體也開始變大,從原先的五丈大小,瞬間變成了一個數百丈高的巨人,手中的紫金錘也變成了一座小山般大笑。


“轟隆隆” ,最後落到了薛易的手中。

以薛易和巨人始祖他們四人爲中心好像發生了一場宇宙風暴,強橫的能量直朝四周飛去,所過之處,一切阻擋之物都化爲了烏有。紫金錘和乾坤鼎撞擊的地方空間崩塌,混沌能量橫流,無情的吞噬着一切。

大地徹底崩塌,一個巨大的深洞直通地底,一道粗大無比的岩漿從深洞之中噴天而起,好像一根金色的巨柱從地底直插天空。薛易也手拿乾坤鼎飛退了數千米才停下身形,精靈始祖兩人焦急的看着那個巨大的溶洞,因爲他們知道巨人始祖就在那裏面。兩人現在也飛退了數千米,剛纔的的撞擊實在是無法形容。

兩個最強者的最強一擊,那是何等的壯觀。遠處的很多的神兵天將好像下雨一般紛紛的掉落到了地上,剛剛逃脫掉了巨人始祖的長嘯,但卻沒有調脫掉這次的轟擊,他們的實力實在是太弱了,這種等級強者之間的戰鬥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能近距離觀看的。

這也讓那些觀看的強者措手不及,他們根本就來得及佈置防禦保護身後弱小的神靈,以至於讓很多的神靈都在這次戰鬥中神魂俱滅,雙方還沒有發生戰爭就先損失了數十位的神靈,這讓雙方都是一臉痛心疾首的樣子。

但是他們也不想想,即使他們佈置防禦罩,難道能夠頂住那麼狂暴能量的衝擊?

這次周圍的那些強者總算是見識了至強者的威力,讓那些還心存能夠憑藉幾件頂級神器越級挑戰的強者徹底的死了心,他們總算是明白了以前自己的想法是多麼的幼稚,他們的想法在這些至強者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擊。

“這就是至強者全力出手的威力嗎?真的是毀天滅地啊!”那酷酷的黑衣青年張大嘴巴誇張的道。

“我總算是長了見識了,哈哈哈,即使死我也死得瞑目了,這一生總算是沒有白活。”一位頭髮鬍鬚發白的老人激動的道。

“哈哈哈,好,就是不知我何時才能達到這種境界,這可是真的毀天滅地啊,在這樣的攻擊面前,什麼神通,絕技就是放屁,根本就是不堪一擊,哈哈,力量,絕強的力量,這就是我以後的目標。”一箇中年男子張狂的大笑道。

····················

這些人看到了至強者之間的戰鬥,都在幻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夠達到這種境界,紛紛的述說着自己心中的感慨,沒有人笑話別人的,因爲他們都在做夢,做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因此他們也沒有資本嘲笑別人。

東皇太一頭頂祭起混沌鍾,灰濛濛的混沌鍾發出一道灰濛濛的光芒,把那股毀天滅地的能量擋在外面,因此,雖然天庭這方也損失了很多神兵天將,但是和九大家族聯軍相比,損失要小得多。

說起來話長,這些事情的發生也就是一瞬間。

緊接着一陣吼聲從地底的岩漿之中傳出,看來巨人始祖並沒有隕落,但是也應該受了不輕的傷,地底岩漿不停的翻滾,突然從通天的金色岩漿巨柱中飛出一人,正是被打入到底的的巨人始祖,巨人始祖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條短褲,其餘身體都裸露着,一切衣服都被高溫的岩漿燒成飛灰。

“好,沒想到你竟然擁有如此強橫的實力,開始我說的話不算數,你也許真的有能夠和我們抗衡的實力,嘿嘿嘿,不過,你想打到我們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巨人始祖嘿嘿笑道,他現在內心可是憤怒異常,擋着這麼多人的面,自己被砸到了地底,而且全身的衣物全都被燒成了灰燼,自己在這些弱小的神靈面前裸奔,這讓一向高傲的巨人始祖如何能夠接受。

精靈始祖和光明始祖全都飛速的感到巨人始祖的身旁,精靈始祖一搖手中的生命神樹,一道璀璨的充滿生命之能的綠色光芒包裹住了巨人始祖,迅速的修復着巨人始祖身上的傷勢,光明始祖也擡手發出一道乳白色光芒包裹住巨人始祖,這是光明魔法,生命修復術,可是一項頂級的治療魔法。

瞬間,巨人始祖就恢復了一身的傷勢,但是消耗的神力是不可能瞬間恢復的。

薛易趁着這段時間恢復身上的傷勢,剛纔和巨人始祖的全力一擊,也使薛易的元神受到一點點的震動,法力動盪,如不能及時調息,在過後的戰鬥中很可能飛快的敗下陣來。

這次雙方仍舊是不分勝負。 (今天第二更,下午還有第三更,希望大家投點貴賓啊,謝謝,花花也行啊)

真元流轉,全身體內的真元在體內的所有經脈之內飛速旋轉,修復着體內破損的經脈,頭頂的玲瓏塔也在不停的旋轉着,一道道玄黃之光散落而下。

“好好,非常好,哈哈哈,你們確實有讓我出全力的資格,哈哈哈,今天就讓我們好好地大戰一場啊,我想你們到現在也沒有拿出全部實力吧?”薛易臉上露出非常興奮的神色,因爲他雖然受了一點傷,但是卻並不嚴重,這也是他有點託大的後果,現在他知道對方的實力後,纔像真正的發揮自己全部的實力,和對方全力一戰。

對方三人聽了薛易的話,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色,和巨人始祖全力一擊卻還不是他的全部實力?這還有天理沒有?自己這方雖然還沒與出全力是因爲畢竟是三人聯手,這還有的說,可是對方一人獨戰己方三位始祖級強者,大了現在卻說還沒有真正的拿出自己的全部實力?他們聽了都想吐血。

東皇太一聽了也是微微變色,換成他和這三位始祖級的強者獨鬥,他也有把握不落下風,但是要想完全擊敗對方,這卻有點不可能,雖然自己有混沌至寶混沌鍾,但是對方手中的法寶也不是蓋的,而且對方的實力可是實打實的準聖級別。

“難道這小子已經成聖了?不可能,聖人我可是常見,那種特殊的氣息別人是不可能擁有的,那豈不是說這小子纔是聖人之下第一人?嘿嘿嘿。”東皇發出了一陣苦笑,沒想到自己苦修了無數的歲月,最後落得個差點身隕,在這個世界重生,而且重新凝聚神體,但是現在卻還不如這個修道數百年的後生,他心裏除了苦澀還能有什麼?

“不可能,他怎麼能夠在獨戰三祖的情況下保留實力?那豈不是說這個世界沒有人能夠勝得過他?這怎麼可能?這違背了創世神的平衡之道?不可能,不可能。”九大家族中的二十四翼天使突然從椅子上站起來吼道,整個臉皮不停的抖動,就好像是一個被強姦的小丫頭,臉上全是不信的神色。

其他八人的臉色也比她好看不了多少,全都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注視着場中的四人,始祖級的威能他們是知道的,他們也都是經歷過上古一戰的老古董,見識過始祖級那毀天滅地的大神通,沒想到竟然三人戰不下一人。

他們如何相信這種結果,這種現實也太殘酷了。

外圍的那些人剛纔還在震驚見到了始祖級強者,震驚於始祖級強者的全力一擊,現在卻更加的震驚,沒想到這個玄黃宗的宗主竟然能夠一人獨戰三位始祖而不落下風。

這讓他們又升起了搶奪玄黃宗中的修煉法門,據說流傳比較廣的一套修煉方法就是玄黃訣,這套玄黃訣是這位強者百年前親自感悟出來的,歷練蘊含了天地之理,如果能夠得到並按照這套法訣修煉,他們自信自己很可能能夠突破自己現在的境界。

可是一想到面前這位可以一力獨戰三位始祖級的猛人,他們搶奪之心突然就好像澆了一盆千年寒冰水,頓時涼了下來,如果這位始祖不想他們修煉,就是奪得了玄黃訣又有何用?聽說他們下可是弟子無數,而親傳的吧嗒弟子更是實力深不可測,現在看看他們的老師,就應該明白他的徒弟有多厲害了。

“好,就讓我們見識見識你還沒有拿出來的手段,我也很期待,無盡的歲月,我已經很久沒有盡情的戰鬥過了。”巨人始祖粗狂的臉上露出狂熱的表情,一看就是一個戰鬥狂。精靈始祖和光明始祖的嘴角都在不停的抽搐,他們心裏那可是狂罵這個巨人始祖,人家剛纔都和你硬拼了一記,人家的底牌你還不清楚嗎?整個人都被砸到地下了,現在還想和人作戰,真是不知死活,怪不得你是第一個被封印的傢伙。

只是他們也沒有辦法,誰叫他們三個現在是一條船上的螞蚱呢?一個人跑不了,誰都跑不了,他們雖然不服氣對方的強勢,但是通過剛纔的戰鬥,他們內心也承認,對方確實有狂妄的資本,自己還逗留了一些底牌呢,對方會傻得把所有的底牌都拿出來嗎?不會,再傻的人也都知道留一手。

精靈始祖可不想在和薛易打下去了,自己三人的實力也才都恢復了八成多,而對方頂多也就使出了八成的實力,如果非要打下去,最後只能落得個兩敗俱傷,讓其他人得利。於是便開口道:“薛易教主,我想我們是不是好好的談一下,你應該清楚我們也都沒有拿出自己的底牌,如果我們拼了兩敗俱傷,最後誰都好不了那裏去,只能讓其他人白白的佔便宜,你也清楚,我們現在雖然只有鼎盛時期的八成實力,但如果我們要和你同歸於盡,也不是不可能?我們這樣的強者想分出生死是非常不可能的。”

精靈始祖不再理會巨人始祖那個大老粗,他可不想陪着他倒黴,自己還有事情要做呢,至不濟也得把自己的全部實力恢復再說。

“到了我們這個級數,想分出生死確實不容易,但是如果我只想重新封印你們,那還是辦得到的。”薛易一臉輕鬆,但是心裏也不怎麼想硬拼下去,畢竟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而且還要演化這個宇宙,不然真有可能宇宙崩塌。即使沒有這麼嚴重的後果,讓別人撿便宜也是非常可能的,薛易可不是這樣讓別人佔便宜的主。但是他的目的也得達成,那就是統一天界的信仰,爲自己成道做準備。

薛易現在心裏越來越清楚自己成道的機緣,那就是演化出一件自己的至寶,也就是那件白玉鐲,白玉鐲大成之時,也就是自己成道之時。

“呵呵呵”光明始祖發出一陣柔和的笑聲,“我們這些始祖可都是剛剛纔從封印之中出來,你認爲我們會讓你輕易地再把我們封印嗎?如果再次被封印千萬年,我們還不如和你同歸於盡呢?再說了,你如果封印了爲我們,那些同樣和我們剛剛破開封印的人怎麼想,他們可不想在這個世界上留一個能夠隨意封印自己的強人,嘿嘿嘿。後果你應該能夠想得到。”

其實薛易也想到了這件事的後果,他也並沒有真的要封印這三人的打算,那樣豈不是比其他的強者聯手對付自己嗎?就是東皇幫助自己,自己也沒有可能勝過這個世界的所有強者,這個世界上準聖級別的強者太多了,也許是要彌補沒有聖人的缺憾吧。

另外,既然他們能夠破封而出,就一定有他們的道理, 這也許就是盤古大神古意放他們出來的,不然,就憑他們準聖的實力也能夠破開盤古的封印?打死薛易都不相信。

“你們說的有道理,不過即使他們聯合在了一起,也不能把我怎麼樣?他們還沒有封印我的資格,嘿嘿嘿,如果我被封印,那這個世界就會徹底崩潰,重回混沌,到時大家一起玩完,呵呵呵,你們也許不相信。”薛易的這些話簡直就是晴天一個霹靂,劈的對面三人頓時懵了,不知該不該相形薛易的話。

因爲到了他們這個實力都不屑於說謊,即使說謊也沒有任何意義,其他人總有辦法知道你所說的究竟是真是假。

精靈始祖一雙綠幽幽的眼珠子瞪着薛易看了很長時間,好像要把薛易看透,可是他只感覺自己面前的這個玄黃教主簡直就是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海,根本就無法看到深處:“我們雖然不相信閣下會說謊,但是這個消息也太難讓人相信了。我們需要時間考慮一下。”

光明始祖和巨人始祖的臉色並不比精靈始祖好哪裏去,他們四人都展開了一層結界,他們可不想讓別人聽到,薛易更是在說話時就布開了結界,他的話就是東皇也無法聽到,這也只是給對方施加壓力,讓他們做出讓步,使東皇快速的統一天界。

“可是我沒有那多的時間等你們考慮,我只想人你們做出讓步,讓東皇統一天界,而你們要麼歸附於他,要麼就收縮勢力,不要干預他統馭天界,不然,我們就只能繼續大戰下去,我希望你們好好考慮一下。”薛易可不想和他們打太極拳,如果那樣還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呢?到時黃花菜都涼了。

“讓我們歸附於天庭,那是不可能的,我們只能不干預他統一天界,但是,他也不能找我們九族的麻煩,我們會收縮我們的勢力的。”

當精靈始祖他們聽到薛易提到的東皇時,都是臉色鉅變,他們竟然忘了對方還有一個始祖級強者,如果對方現在兩人聯手,他們實在是不敢想想後面的結果,那是他們所不願看到的。現在做出讓步也不是不可,方正最後還要做過一場,最終天界歸屬與誰,現在還不能下最終結論。

三人對望了一眼,光敏始祖向前一步,道:“我們可以做出讓步,但是這要有一個時間,我們不可能一直這樣,你也應該明白,衆神大戰又要開始了,我們想,到時天界的歸屬就要看各自的實力?怎麼樣?”

“好。”薛易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對方的要求,薛易要的只是天界的信仰,只要得到了信仰,至寶演化成功,到時就是天地崩裂,自己也無所謂,大不了重開天地罷了。 薛易想到這裏又道:“我只是答應天帝幫他統一天界,等統一天界之後,大戰最終開始之後的事情,我不會干預,但是,在大戰開始之前,你們最好不要輕舉妄動,不然,即使是兩敗俱傷我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是當然。”精靈始祖道,他們可不想剛出來就被在封印,而且對方還有一個幫手,而自己這方只是短時間裏失去在天界的一切,只要真正的強者不失,那些神王以下的神靈又算得了什麼,都給他們又如何?最主要的是,薛易剛纔透漏給他們的消息實在是太大了,以至於他們不敢做出任何舉動,如果是真的,那就比封印害慘,神魂俱滅。

“另外,我們還會把依附於我們的勢力全部送給天庭,算是我們想閣下誠意。至於我們家族,我們會閉門不出的,不知怎麼樣?”精靈始祖用眼睛瞪了一下想要開口的巨人始祖,說出了一個天大的禮物。

“好好,這樣不就完了,打打殺殺多不好。我希望你們三日之內完成,這三日我會在天界看着的。”說完四人同時撤掉結界,說說笑笑,剛纔還是要生要死的死戰,現在卻好像是多年不見的老朋友說說笑笑,直讓周圍的圍觀者摸不着頭腦。

這樣的結果就是東皇都沒有想到,這結果太完美了。

“這次還要多謝小友幫忙,真沒想到,短短的時間小友竟然達到了如此境界,呵呵呵,真是可喜可賀啊。”東皇拉着薛易的手,邊走邊笑道。實力就是一切,現在薛易有了如此的實力,再也不把薛易當作後輩看待,修道之人不穩年齡,只看實力。


你的年齡再大,如果實力非常弱小,其他人也不會平等看待你,只要你的實力足夠,即使是你的年齡再小,他們也會平等看待你。

“這次純粹是僥倖,如果我一人真想把他們制服,恐怕最後會同歸於盡,想好還有陛下在一旁壓陣,不然,還真不好解決。”薛易客氣道。

“哈哈哈,你不用這麼說,如果你的實力沒有這麼強,就是我在一旁也沒有什麼用處。你一人就把他們打怕了,哪還敢合我們兩人相鬥。沒想到這次這麼容易就收服了天界勢力最大的九大家族,剩下的那些勢力我想要不了多久應該就差不多了。”東皇太一說着眼中閃過一道利光,身上也散發出一股獨霸天下的氣勢,那時權利的慾望,只是一閃即逝。

但是薛易卻清晰的察覺到,但仍舊是裝作沒有看到,只是輕聲道:“權利慾望到頭來都是夢一場?難道陛下還沒有從夢中醒來?只有纔是大道永恆的。”

東皇好像是被雷電擊中了一般,渾身都是一顫,隨着身上有散發出了毀天滅地的氣勢,其中混雜着很多氣息,但是最強的卻是獨霸天下的氣勢,那股氣勢越來越高,最後就是薛易都有點驚訝,不愧是因爲爭奪天地掌控權才隕落的,沒想到他心中權利慾望這麼強,如果今生仍舊是這樣,看來他仍舊與大道無緣。

當那股獨霸天下的氣勢達到最高點時卻突然回落,越來越弱,最後竟然消失不見,全都轉化成了一片向道的真心,東皇的眼中再也沒有一絲爭權奪利的慾望。

薛易沒想到自己的一句話竟然解開了東皇的心結。

“繁華富貴,千古帝王,都不過時匆匆而過的一場夢,天道不息,大道永恆。我竟然現在纔想通,哈哈哈。這還要多謝薛道友點醒。不然,我恐怕到頭來仍舊是大夢一場。你放心,我一定會助你聚衆生信仰。”東皇太一身上凌厲獨霸的氣息消失不見,轉而撒發出一股飄渺出塵的氣息,這應該是道的氣息。

“陛下,難道徹底悟了?”“悟了,如果到現在還不悟,那我豈不是白活了這麼久?哈哈哈,沒想到,放下後才知道另有天地。”東皇不急不緩的道,和他以前雷厲風行的作風完全不同。

“陛下成了?”薛易疑惑的問道,他雖然沒有見過聖人,也不知道聖人身上的氣息,但是東皇現在的氣息實在是太詭異了,薛易發現自己竟然看不透,他可是知道,在一開始時,東皇的那一身境界可是被自己察覺的一清二楚,可是突然間,東皇全身就好像是籠罩了一層霧,任是薛易如何查看都無法看清。

“成了?哈哈哈。”東皇露出一副自嘲的笑容道:“哪有這麼容易。以後還請薛易道友不要在以陛下稱呼,還是稱呼東皇道友吧,現在聽起來感覺有點刺耳。呵呵呵,一朝頓悟,竟然發現自己以前是那麼的可笑。”

“那就恭喜東皇道友了,看來東皇道友已經知道自己的道在哪裏了?恐怕就是成聖之機也被東皇道友看到了吧。真是可喜可賀。”薛易恭喜道。

“雖然看到了,但是卻非常不容易,首先我就得還你這個天大的人情,如果不能我看我這終生也是成聖無望。另外還有這個天庭,現在才發現,以前追求的東西竟然成了現在的累贅,呵呵,真是可笑。”說到這裏東皇太一沒有再說下去,只是對薛易道:“請道友下去準備吧,我會爲爲道友聚集天界衆生信仰。道友成道之時也就是我還清因果之時。沒想到竟然是道友先成聖。”

“東皇成聖已成定數,只是時間問題而已,我想東皇道友不會急吧,無窮的歲月都等了,還差這一點嗎?”薛易看玩笑道。東皇也只是笑了笑。

薛易和東皇來到一間密室,在那裏坐而論道,相互交流着自己修道的心得。

突然間,薛易的臉色大變,隨即又恢復如初,對東皇道:“道友,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論道就到這裏吧,像我等時間可是有的是。”

“既然道友有事,那我就不挽留了。”東皇說完就閉上了雙眼,薛易卻是詭異的消失在密室裏。

在九大家族的光明神族的一件密室裏,正坐着巨人始祖,精靈始祖和光敏始祖三人。三人好像正在商量着什麼。

巨人始祖非常不高興,這次戰鬥中他是最丟人的一個,本來還想找回場子,可是另外兩人卻是自己認輸,而且還把自己的所有勢力都拱手讓給了對方,這讓他怎麼也咽不下這口氣,所以氣哄哄的道:“你們兩個最好給我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然,別怪我翻臉不認人。”巨人始祖使勁的錘了一下面前的桌子。

“呵呵呵,格瑞德你也不用急,我們這麼做自由我們的理由,你也看到了,我們自己家族的勢力也全都送給了他們,難道我們能夠從中取的好處麼?”精靈始祖一臉笑呵呵的說着,“我們這叫以退爲進,我們現在就先把他捧起來,樹大招風啊,到了最後肯定會有很多人眼饞這個位置的,到那時也就是我們重新佔領天界的時候。”

巨人始祖看了一眼光明始祖道:“聖·奧古斯都,你怎麼說?奧古斯都,我告訴你,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那我們就坐上一場。我也想看看你現在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等境界?我知道你的實力隱藏的最深。”

光明始祖臉上露出了一個苦笑:“難道我還要另外解釋嗎?弗拉沃都已經說了,你讓我還怎麼說?格瑞德,你就不能按下心來好好的想一想,如果我們現在真的打敗了對方,統領了整個天界,那些破開封印和我們一起迴歸的始祖們會同意嗎?這個天界的統領不好做啊?所以我們現在只能示弱與人。”

“算你們說的有理,我這次就不跟你們計較,如果下次再這樣不經過我的同意就私自決定,你們應該能夠想象得到會有什麼後果。”巨人始祖說完就走了。

薛易急匆匆的離開天界,並不是人間界發生了什麼事情,而是冥界,在冥界發生了大事情,那裏可是一個關鍵之處,冥界並不比天界差,甚至比天界還要好。

就在薛易和東皇論道到了**,卻突然從冥界傳來了一個緊急求救的信號,這是白骨法身在冥界留給那些徒子徒孫的一個救命符,不到萬不得已是不能使用的,現在竟然是用,而且是一個非常焦急的呼救,可見冥界肯定發生了大事件。

現在的薛易可以說是萬法歸一,所有的法身和元神都和本尊合一,其實力之強,可以說罕逢敵手,就是東皇也沒有把握把薛易拿下,。


至於人間界,薛易倒是非常放心,因爲那裏可是有好幾位混沌至強者看護着呢,也就是始祖級強者。龍龜,龍馬,死域之主,四聖獸,他們的實力可是每一個都是堪比巨人始祖的人物,如果他們也阻擋不了的事情,薛易就是去了,他也知道那也是白去。

在冥界的一座巨大的山脈之上的山頂之處,空間好像是一層水被穿開,薛易的身影落在了山頂之上。

和天界不同,冥界的天空要灰暗的多,色彩也比較單調,不像天界,七彩霞光,青山綠水,流水飛瀑,可以說是一個多彩的世界,和人間界相似,就是靈氣比人間界濃郁的多,而且空間也比人間界穩定的多。

而冥界卻是非常的單調,除了灰濛濛的顏色爲就很難看到其他的顏色。而且這裏的靈氣也非常的濃厚,只是其中夾雜着濃郁的死靈之氣,不愧是萬物生靈靈魂最終歸宿地。 薛易輕輕的閉上雙眼,展開雙臂,仔細的感受着冥界的氣息,這是一個和人間界、天界完全不同的世界,在這裏有冥界獨有的法則,和天界一樣,只有完全的理解了這裏的法則才能從人間界劈開空間來到這裏。也就是隻有神王中階實力的強者在理解了天界或者是冥界的規則,才能以自身的實力劈開穩定的空間來到這二界。

當然,只要你的實力足夠,也能夠以強橫的實力來往於三界,不過,你的實力至少也的達到神皇上階初級的實力,不然,也只能枉然。


在人間界並不是只有修煉成天神的強者,也有一些修者是以成爲冥神爲修煉目標的,就如人間界的暗黑法師,亡靈脩煉者,武修中修煉毀滅法則的修者,他們最終的目標是進入冥界,作進一步的修煉,是自己的實力能夠達到更高的境界。

很長一段時間,薛易慢慢的睜開了雙眼,雙眼之中精光閃現,他也感覺到了這個冥界確實是有問題,只是自己卻無法算出究竟是何事?因爲每當自己快要算出一點眉目時,總會有一個關鍵之處出來破壞,是自己無法知曉冥界發生何事。

雖然冥界出事,但是也不比急於一時,想來這也是冥界所要經過的一劫,自己想化解反而不美,不過如果就任由這件事發生下去,薛易還真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雖然不知具體爲何事,但是他心裏總是有一種隱隱的不妥,究竟是哪裏不妥,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呼”長吐一口氣,薛易自語道:“天界冥界,這二界如不能先平靜下來,自己如何能夠安心祭煉白玉鐲?真是麻煩,所得越大,要付出的也越大啊。”

薛易稍稍默運元神,感應了一下白骨法身在冥界留下的勢力方位,便從自己的空間中放出噬神獸,輕輕的做到上面,用手一拍噬神獸的腦袋,噬神獸昂天長吼,便朝着一個方向疾飛而去。

噬神獸在薛易的空間內呆了很長時間,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出來過了,這次被薛易叫了出來,當然要好好表現一下。

自從上次薛易爲這些噬神獸開了靈智,又傳了他們一套妖修之法,這些噬神獸的實力都是大進,有很多都已經能夠化形,變化成人身,而薛易坐下的這隻噬神獸就是最早化形的一隻,實力早就達到了神皇中階。而且,這些噬神獸所生的後代也都是一生下便是靈智大開,能夠輕易的修煉。

這邊薛易騎着噬神獸趕往冥界修羅山,也就是白骨法身以前在冥界所居之地。修羅山位於冥界的極東之地。

卻說在冥界的極北之地,那裏正發生着一場大戰,死亡靈魂之間的戰鬥,當然也有冥神參與其中,戰鬥之慘烈,讓人慘不忍睹。

極西之地,極南之地,也都有龐大的勢力所居,冥界的勢力分佈比較分散,二相對於集中,不像天界幾大家族都集中在天界中心,相互爭奪天界統治權。冥界的勢力分爲五大部分,極西之地,極東之地,極北之地,極南之地和中央地帶。

當然,現在的極東之地已經被白骨法身拿下了,玄黃宗在五大勢力之中也算是一個勢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