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了護身石,又還給大B哥。

縱使大B哥有護身石,羅陽也有辦法要他的狗命。

讓他多活兩天也無所謂。

主僕丸的藥力要一天才能消散,羅陽說道:「沒事了,你回去做你喜歡的事吧。」

大B哥聽話地走回別墅。

正當羅陽也要回進車子里時,手機鈴聲忽然響了。

原來是譚勝美髮來的信息,羅陽便先不上車,查看信息,上面寫道:牛仔,明天我媽生日,你送個平板電腦給她吧。她會喜歡的。

平板電腦,一般上幾千塊的都算可以的了。

這對羅陽而言沒什麼壓力可言。

羅陽並不想去參加譚勝美媽媽的生日宴,主要是舉辦酒席的地點是國際酒店,他擔心碰到熟人。

若他和譚勝美是情侶的關係傳出去,再傳進兩位村花的耳朵,那他就完了。

至少以後每個晚上睡覺,都要受到唐桂花掐功的伺候。

洪佳欣不在旁邊,羅陽便撥打譚勝美的手機號碼。

接通了,羅陽說道:「我現在去買個平板電腦,你在醫院宿舍等我,我還有事想跟你說,可以么?」

譚勝美休假,在家裡,聽了羅陽的話,說道:「我跟你一起去買吧。」 待光芒散去,薩銘斯回過神來,他瞳孔驟縮,看向了其他九女,發現她們也是一樣的神情,充滿了困惑與震驚。

「怎麼可能!」

薩銘斯看著前方那密密麻麻的金色光線,倒吸了一口涼氣,剛才在自己抓住金色光線的時候,自己的心神居然瞬間沉淪了,如同重回母腹,那溫暖的感覺從四面八方包裹住了自己,而自己的心裡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抗念頭。

那一刻,自己似乎成為了光明的信徒。

「太古怪了。」

艾瑪說道,她們從小就在諾克之城長大,對於魔獸之森更是無比熟悉,但從來沒有見到過這種異象。

「得小心點了,事情沒有我想得那麼簡單。」

薩銘斯眼中露出了濃濃的凝重,他本以為這是一件極為簡單的任務,但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緩緩拔出巨劍,青銅色的鬥氣狂涌而出,其他九女也是如此,一時間,十人的鬥氣光芒充斥林間。

「走!」

薩銘斯帶頭,往前走去。

山谷中,連易林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一個光源,無論是溪水,地面,還是樹林都染上了一層璀璨的金色,綿延出去,足足有五十米。

轟!

易林睜開眼,恐怖的威壓席捲而出,地面都隱隱在震動,他緩緩起身,眼中金光瀰漫,如同烈日,化作長虹。

這一刻,易林的身上似乎多了一些難以言喻的氣息,而其胸膛處,玖的身影也浮現而出,她緩緩睜開眼,充滿了威嚴,她與易林的動作一模一樣。

不遠處,走近的薩銘斯等人與易林的目光對視上,一瞬間,他們放下了手中的巨劍,面色變得虔誠無比,跪了下去。

「見過吾主,光明與我們同在。」

十人瘋狂地磕著頭,哪怕頭皮都破了,也沒有停止,鮮血一點點滲入到泥土中。

易林眼中的金光慢慢沉匿下去,隨後消失無蹤,周身的金色絲線也在慢慢消散,只不過速度沒有那麼快。

「剛才是怎麼回事?」

易林看著自己的雙手,回憶起突破時那種感覺,像是有一道光刺破了暗無邊際的黑夜,將其撕扯地七零八落,光落到黑氣瀰漫的土地上,如同風,吹拂著大地,於是一顆顆嫩綠的樹苗從土地里鑽了出來,它們生長,綻放,為世界帶來了清新的空氣,迎來了新生。

「主人,那是光明神出生時的場景片段之一。」

玖扇著翅膀,漂浮在易林的面前,易林突破后,她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以前連半米高都沒有,但現在居然已經有一米的高度,而且聲音也變得更加具有厚度,整個身體像是成長了一般。

依舊一半如夜空般漆黑,另一半則如烈陽般璀璨,只是玖的身上較之以往,卻多了一種淡淡的感覺。

「神性。」

易林眸光微動,有過那一剎那,他覺得自己面對得是一尊神靈。

「他們是怎麼回事?」

易林收回思緒,看向薩銘斯那邊。

「他們懷著敵意而來,只不過被我的能力感化了。」

玖瞥了眼,說道。

「你的能力?感化?」

易林說道。

「這次突破后,我覺醒了一種能力,它可以讓與您同級的強者,成為您的信徒,不過每一級數最多只能感化二十個,並且對那些大意志之人效果不大。」

玖說著,將這股信息傳導進了易林的腦中,「我可以用,主人也能用,因為我們兩個是共存的。」

易林消化掉這些信息,眼中閃過了一絲精光。

「神召·信徒。」

在易林看來,這是極為強大的能力,除了那些所謂的大意志之人,哪怕是巔峰銅環級的戰士或者是巔峰大師級的魔法師,只需一眼,便能讓他們成為自己的信徒,而且是絕對不會背叛的那種。

易林很難去相信一個人,所以這種能力於他而言,再好不過了,他不需要朋友,不需要親人,不需要愛情,只需要能唯命是從的死士手下,當然亞當爺爺除外。

「好了,你們過來。」

易林對不遠處的薩銘斯說道。

薩銘斯等人聞言,起身,朝著易林走來,他們臉上一片血污,即便流進了眼眶裡,也沒有絲毫的眨眼,他們神色虔誠,目光狂熱。

絕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寵妃 「你們叫什麼名字,來這裡是為何?」

易林問道。

「回吾主,我叫薩銘斯,來這裡是因為安德魯的委託,來這裡殺死您。」

說到這裡,薩銘斯臉上湧起了一絲漲紅與憤怒,他雙膝重重跪下,聲音沉重,「吾主,以前我沒有感受到光明的信仰,所以犯下了如此彌天大錯!但希望您能給卑微的我一個機會,讓我贖罪,重歸神的懷抱,我一定會為您摘來安德魯的頭顱,為光明獻上異教徒的血液!」

「安德魯么。」

易林眼中冷芒一閃,他來這裡,並不想惹事,但總有人要湊上來,既然低調也不行,那麼以後就堂而皇之地活著,誰敢惹他,就斬了誰!

有時血與火,才能讓人痛!

痛到無法呼吸!

痛到害怕!

反正他實力不虛,身後還站著光明教廷這個龐然大物,就憑這諾克之城裡的家族,能奈他何?

「那就讓我看到你的忠誠,我的信徒,去吧,將光明的力量散布到異端的角落。」

故此淮安莫惘然 易林拍了拍薩銘斯的肩膀,臉上帶著溫和卻冰冷的笑容。

薩銘斯整個人的身體都顫抖起來,他面色漲紅,狠狠一拍胸膛,低吼道:「請您放心,吾主,薩銘斯一定會貫徹光明的信仰,將那些異端全部剷除,哪怕是捨棄這一身的修為,乃至靈魂!」

說完,薩銘斯轉身離去,九女緊緊跟著他,十人本是為殺易林而來,但這一刻卻是變成了易林的爪牙,他們面色冰冷,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清除邪惡!

「如果他們死了,是不是又會空出十個位置?」

易林看著薩銘斯離開的背影,說道。

「當然,」

玖沒有絲毫的遲疑,「除了那個男人,其他九個女人可沒有資格成為你的信徒,剛才其實是有些巧合的,剛好與你的目光對上了。」 若不是帶了洪佳欣出來,跟譚勝美共同去選購平板電腦,那沒什麼事。

現今洪佳欣也來了,若見到二人買東西,屆時她一不小心又透露給兩位村花知,那挺麻煩的,倒不如自己去買好,再送到譚勝美手裡更省事。

「不用,你來了,她們就會留意了。」羅陽說道。

譚勝美也知好多美人上縣城了,跟在羅陽身邊。

「那你買好了,明天親自交到我媽手裡,就行了。我媽喜歡黑色的或紫色的,顏色深一些為好。」譚勝美叮囑道。

「老婆,我現在買好,你在醫院宿舍等我,我還想跟你聊些事。」羅陽正經道。

「電話里不方便說?」譚勝美好奇道。

「見了面再說。」

見羅陽堅持,譚勝美只好同意了。

她從家到醫院宿舍,開車去也就幾分鐘路程而已。

若不是跟家人因結婚問題鬧得有些僵,她才不想住醫院宿舍。

住在家裡,那要舒服得多。

跟譚勝美結束了通話,羅陽才回到洪佳欣身邊,上了車,說道:「班長,你要不要買平板電腦?」

洪佳欣近來最想做的事就是學好功夫,然後去找回爸媽,其他的事,她沒什麼興趣。

「不要。」

「剛才譚姐打電話給我,讓我幫她買一部平板電腦。」

不待羅陽說完,洪佳欣便揚了揚嘴角,扯出不屑的弧度,好像在說:騙誰也別騙姐!

身上還有幾千塊,不然都沒錢買平板電腦。

去到電腦城,買了部蘋果平板,然後去人民醫院宿舍樓找譚勝美。

車子駛進宿舍樓院子,停好車,羅陽說道:「班長,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很快下來的。」

洪佳欣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不理睬他。

除了帶平板電腦給譚勝美,還想跟她解釋一下明天為什麼不能參加她媽媽的生日宴。

進了宿舍,關上門,羅陽將平板電腦交給譚勝美。

「你親手交給我媽最好。」譚勝美說道。

「明天我還有事,可能去不了……」

聽著聽著,譚勝美的臉色就黯了下去,幽幽的盯著羅陽。

生日宴這麼重要的事,若羅陽不去,譚爸爸和譚媽媽極有可能認為二人的感情出現了裂痕。

「買房子,叫了你一次又一次,才去。我媽生日,你明明答應了的,又反悔!」譚勝美胸脯急劇起伏。

羅陽上前將譚勝美擁入懷裡,緊緊摟著她,輕撫她溫軟的脊背。

「老婆,明天我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

隨即將要跟長真子打擂台的事說了。

最後又道:「我要是不接戰,那武館就不用開了,以後也抬不起頭來做人。」

聽羅陽說得這麼嚴重,譚勝美語氣軟和了許多。

「改天再打,不行?」

「你又不是沒看見,當時他都要動手。」

在精武門武館那兒,譚勝美見過長真子,若不是有警察去了,雙方確實要打起來。

「反正你不開武館都能賺錢,不跟他打就是了。」譚勝美勸道。

「這跟賺錢沒有多大關係,如果我不去,以後我在宏海縣都抬不起頭。身在江湖,人不由己。老婆,請你體諒我。」

說著,羅陽便輕啄譚勝美的紅唇。

想了想,譚勝美又說道:「我媽的生日宴中午開始,你打擂台是什麼時間?」

其實是晚上。

羅陽只好撒謊道:「這次會在體育中心跟他打,從中午開始,就要進行體檢等各方面的準備。」

劍天子 譚勝美說道:「吃了飯再去也不遲吧?」

上次跟日苯忍者打擂台賽,羅陽的名聲在宏海縣便很響亮了。

只因譚勝美沒有向爸媽全面介紹羅陽,譚爸爸和譚媽媽才不知道未來女婿就是那個名震四方的少年。

「要打擂台賽,不能隨便吃東西。生日宴,如果不喝點酒,那會很掃興的。倒不如不去。你就說我接了一個任務要出差,禮物送到了,應該也行了。」

譚勝美雖極為不情願,但也只得接受了。

「那隨你吧!」

頓了頓,又說道:「房子要裝修了。」

忽然提起這事,羅陽猜到譚勝美是什麼意思。

買房子給了她,裝修應該是她的事情。

可在譚勝美看來,那是二人的愛巢,自然羅陽也要繼續出錢。

「行,這幾天我去弄錢給你。」羅陽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