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小寶寶乾淨的睡顏,小鳳凰想了想,覺得還是把她送到她娘親的身邊畢竟安全。

畢竟它不是個人,不能好好的照顧小寶寶。

不過,外面現在會不會還有壞人呢?

它也不知道,還是等自己回去看看那些壞人走了沒有,再去把小寶寶給送過回吧。

小鳳凰臨走之前,看著這冰冷的洞口,它還貼心的放了一把火。

隨後便撲棱撲棱飛走了,它要看看城裡太平了沒有,如果太平的話,就把小寶寶給送走。

小鳳凰離開了之後,其他的一些小獸也都紛紛好奇的守在這裡。 因為這個地方,人類一般探索不到,所以它們平時也根本沒有機會看到過別人,也不敢下山。

除了某一天,這個外來的神獸小鳳凰進來闖蕩,然後它們就沒有再見過其他外來的人了。

它們也小心翼翼的看著裡面睡著小寶寶,不敢打擾她。

它們這些靈獸生活在這裡,吃的都是天材地寶,都是很聰明的,跟外面那些傻乎乎的不一樣。

正在這時。

小獸們紛紛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逼近,轉過頭一看,瞬間嚇得一個個飛快的逃竄。

哎呀,那是一個巨大的黑虎獸,它肯定是出來吃東西,想要吃人的。

小寶寶現在很危險,可是小獸們也都不敢招惹它,看到黑虎獸來了,早就嚇跑了。

小寶寶看到眼前的黑東西,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在她眼裡黑虎獸只是一個空氣罷了。

黑虎獸走到跟前,好奇的打量著小寶寶,它也是第一次見到小寶寶,不知道該從哪裡下嘴。

不過小寶寶看上去又白又嫩,肯定很好吃。

隨後,它張大嘴巴想要去舔舔小寶寶。

那隻小白兔很是不忍,便跑過去想要保護小寶寶。

然後黑虎獸轉頭,毫不猶豫的就把它給吞進了肚子里。

簡單的就好像吸了一口空氣一樣。

看見到這一幕,其他想上面的小獸也不敢上前了。

黑虎獸準備叼著小寶寶。

……

外面,小鳳凰一飛回來,這些小獸們便紛紛大叫,好像看到了救世主一樣。

小鳳凰一進來就察覺到了很不好的感覺,因為平時那些小獸居然都不見了,都哪去了?

小鳳凰快速的飛到了小寶寶的身邊,還沒有來到山洞跟前,就聽到眾獸給它彙報不好了,有人要害小寶寶!

「啊啊啊!誰敢欺負小寶寶!給我拿命來!」小鳳凰瞬間炸毛了,立即飛快的朝著小寶寶身邊飛過去。

那速度直接化成了一顆火流星,咻的一下直接消失的無影無蹤。

來到洞中,小鳳凰就看到黑虎獸伸出長長的舌頭,就快要舔到小寶寶了,想把小寶寶給卷進肚子里。

小寶寶頓時又驚又惱。

「啊啊啊!給我住手!」

黑虎獸的舌頭唰的收了回去,同時也將小寶寶給帶進了它的肚子里,「啊啊啊啊!」小鳳凰瞬間崩潰的大喊大叫,「你去死,去死吧!」

小鳳凰憤怒的身上的紅光大綻,整個山洞裡都是火熱的氣息。

突然,那隻黑虎獸身上也是閃過一道精光,砰的一下!

就被炸得血肉模糊。

而那一團聖光,還中包著一個白白凈凈的嬰兒。

小寶寶又重新回到了籃子里。

連帶著之前被黑虎獸吞下去的那隻小白兔也給炸了出來。

小白兔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立即欣喜道,哈哈哈,它還沒死?它居然還沒死?小寶寶也沒有死,小鳳凰也回來了!

也幸虧剛才黑虎獸是直接一口把它給吞掉,沒有嚼,所以它才沒有死。

接著,小鳳凰就看到小寶寶手臂上那個金色的小鳳凰印記,它不由愣住了,這是什麼東西,那裡面的氣息好強大,讓它也忍不住想要膜拜。 “既然有證據,那你們判吧,爲什麼還要來問我!”喬培文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陳志凡倒是很有耐心,淡淡的說道:“戴鵬已經都交代了,不然我們也不會找到這!”

“什麼?”喬培文驚訝的睜大了眼睛說道:“這個孬種…”不過發現自己的神情之後立馬轉變了臉色說道:“和我有什麼關係,我說過了,我不認識戴鵬!”

這樣的胡攪蠻纏,倒是把所有的辦案民警都逗笑了。

wωw ⊙тt kān ⊙co

陳志凡的臉上也帶着掩飾不住的笑意,繼續說道:“我勸你還是交代吧!”接着說出了珠寶的數目,還有窩藏的地方。

珠寶的數目喬培文倒不是很清楚,因爲當時緊張,沒顧得上仔細的數,就和戴鵬一起,埋在了戴鵬家的後院裏。

但埋藏的地點,他可是清楚知道的啊。現在從一個警察嘴裏說出來,他有點不敢相信。

他心中的最後一點希望沒有了。本來他是這樣想的,就算警察能猜到自己和戴鵬所犯的事,最後苦於沒有證據,也不能拿他們怎麼樣。

可現在好了,對面連贓物的窩藏地點都一清二楚,只能說明一點:這個慫貨戴鵬是真的什麼都交代了。

喬培文仰天長嘆一聲:“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喊完這句,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樣,淡淡的說道:“我承認,什麼都告訴你們吧,沒意義了!”

豪門仇愛:寡婦尤不得 接着說完了所有的作案經過,和戴鵬所交代的基本一致。

交代完了所有的事,喬培文沒精打采的,被看守所民警帶了起來,向看守所的方向走去。真如他自己所期望的那樣,要在這裏過年了,也許,這輩子都要在裏面了。

喬培文一改剛來時的囂張,慢吞吞的往前走去。 豪門軍寵:調教小嬌妻 突然,他大喊一聲:“蒼龍,你他媽的不是說沒事嗎?現在老子要坐監獄了,你他媽的又在哪裏?”

突如其來的一聲,嚇了跟前的人一大跳。可就是這句話,一直徘徊在陳志凡的腦海裏。蒼龍是誰?爲什麼會對戴鵬他們說沒事?

陳志凡從來都不是一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雖然這個叫蒼龍的,貌似和這件案子沒關係,但他還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等等,蒼龍是誰?”陳志凡叫住了喬培文問道。

可是喬培文什麼都不願意說了,只是擺擺手,拖着兩個民警向前走去。

看得出來,這人雖然狡詐,但卻不失爲一條漢子。對於有血性的人,陳志凡還是很欽佩的,所以就沒有特別爲難他。

到這裏,案子就算是了結了。現在案情已經真相大白了,戴鵬和喬培文交代了所有的事,陳志凡他們的任務已經圓滿完成。

至於後面的起訴,自有領導他們銜接,就不用他這個小組長操心了。

但是陳志凡還是不死心,既然聽到了蒼龍這個人,如果不調查清楚的話,他是怎麼都覺得難受。

所以,他做了個決定。

“吳局長,犯人的事可能就要勞煩你們了!”陳志凡客氣的說道。

“什麼話,都是一家人,這麼見外幹嘛?再說了,現在案子清楚了,提走犯人還得一些手續,如果我們這裏出了岔子,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吳書豪先是見識了陳志凡的身手,後面有見到了他的辦案能力,不由得開始惺惺相惜起來,說話也客氣了很多。

“那好,我們就先告辭了,有機會再切磋!”陳志凡面帶笑意說道。

“行,行!”吳書豪急忙說道。 亦歌亦舞 雖然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這人的對手,但是有個人和自己切磋切磋,也還是不錯的。誰讓他寂寞了這麼多年了呢。

離開麗江市公安局,陳志凡對着廖漢杜江他們說道:“你們先回去吧!案子結了,後面的應該都是正常手續了,寫報告,整理卷宗什麼的都需要人,可能比較缺人手!你們回去也幫幫葉隊!我這裏還有點事,晚回去一會!”

“走到哪都忘不了你的葉隊,我們這些人辛辛苦苦的給你擡轎,你也不問問!”廖漢沒好氣的說道。

不過這樣的口氣,聽起來卻像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娘們。

“要不,我也天天關心關心你?”陳志凡賤兮兮的湊到廖漢身邊說道。

“你少來!”廖漢急忙躲在了一旁。他知道這小子的身手不是蓋的,一個手指頭就可以叫他死去活來,犯不上跟這樣的人較勁。

看到兩人這樣打鬧,人羣發出了久違的笑聲。

“好了,就這樣定了!”陳志凡說道。

“你還有什麼事,需不需要留幾個人幫忙!”杜江面無表情的說道。

“不用,你們先去找贓物,現在應該沒什麼困難了,最後通知我一下就是了!”

看陳志凡比較堅持,他們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加之這幾天舟車勞頓,衆人也確實有些累了,都想回去好好的睡幾天,所以隨便關心了幾句,就都上車向着埋藏贓物的地點進發,完事好早點回去。

看着他們離開,陳志凡心中再想:這個喬培文不說,就不代表戴鵬不會說。兩人一起做的案子,戴鵬可能也知道蒼龍的情況。

想到這裏,他馬不停蹄了又坐上了去龍棗樹分局的車,風塵僕僕的趕了回來。

一看到陳志凡,韓同像見了親爹似得,眼裏閃着亮光,興奮的說道:“志凡,怎麼樣?搞定了沒有?”

“搞定了!這次韓局長可是大功一件啊!”陳志凡知道韓同的心思,故意這樣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韓同的心裏就像是吃了蜜一樣。在他看來,沒有什麼事能比加官進爵更加有意義了。

韓同強壓着心中的興奮,用盡量平淡的口氣對陳志凡說道:“志凡,什麼時候寫報告啊!需不需要我們幫忙,我們這裏可是有好幾只筆桿子,保證給你辦的飄飄亮亮的!”

“寫報告的人已經在回去的路上了!放心吧韓局長,這次如果沒有龍棗樹大瀑布景區分局的幫助,我們說什麼也不能這麼快結案!所以,報告上肯定會把這部分寫進去!韓局長,前途無量啊!”陳志凡淡淡的說道。 隨後,小鳳凰的心中更加愧疚了,「小寶寶對不起,都怪我不好,是我太粗心大意了,還好你沒有出什麼事情。」

嬌寵萌妻:閃婚老公撩上癮 要不是小寶寶體內的力量救了小寶寶,這回它就闖大禍了。

它不能時刻保護著小寶寶,到底要怎麼樣才可以一直保護著她呢?

很快小鳳凰的眼睛便是一亮,對呀,它可以和小寶寶契約呀,這樣就可以隨時感覺到小寶寶的情況了。

小鳳凰說干就干,在小寶寶軟乎乎的小手上輕輕啄了一個小口。

「小寶寶你要忍一忍哦,馬上就好了。」

很快,一道聖光閃耀而起。

那是小寶寶和小鳳凰正在簽約。

高傲無比的小鳳凰,願意和一個小寶寶契約。

選擇了一個小寶寶做它的主人。

沒錯,小鳳凰就是辣么任性,愛跟誰契約就跟誰契約,那些強大的人,它討厭他們,不喜歡他們,就不跟他們契約。

帝玄胤尋找了半天,和帝玄御慕容清清兩天碰到一起,也都沒有小寶寶的下落。

隨後,帝玄胤想到小鳳凰是彩翼學院的守護神,就來找彩翼學院的院長大人。

院長大人聽到消息,立即和上官雲燁,帝凌影還有南宮離夢姐弟幾個人出來見帝玄胤。

聽說到孩子失蹤的消息,上官雲燁和帝凌影幾人心中都是一驚。

紛紛下手去找孩子。

院長大人卻是口中默念,隨即眾人眼前便出現了一片場景。

「從這裡可以觀察到彩翼學院我們無法涉足的地方。」

也就是說,他們可以找的地方都找完了,只有這些地方他們不能進入,所以用此方法來看看。

孩子如果不在這裡,那就沒辦法了。

很快,裡面浮現了幾處地方。

不過卻不能看到裡面的情景。

「此地很是兇險,但是靈氣十足,如果真的是守護神帶走了孩子,那麼它有可能去這些地方了。」

聽到院長大人的話,大家都心照不宣。

那小鳳凰可是個小吃貨,所以小鳳凰有可能真的在這裡面。

帝玄胤聽了,立即轉身就要去找。

院長大人攔住他道:「這些地方極為兇險,我也不敢只身前去,你還是在想想辦法,先不要衝動。」

上官雲燁幾人聽了心中也是一驚,就連院長都這麼忌憚,那麼裡面肯定很是兇險。

帝玄胤卻目光堅定,「便是有再大的危險,我也是要去的。」

那是他的孩子,何況依依還在等著他帶孩子回去呢。

院長大人說:「這樣吧,你先等一等,我與學院的長老們來商討此事,人多,肯定要比你自己有用,千萬不要衝動。」

帝玄胤聞言,這才點了點頭。

他不會衝動,因為這關係到他女兒的命。

但是,今天院長幫助了他,他會將這份恩情記在心裡。

目前他只要找到孩子就好,日後的事情,他慢慢還。

……

眼前的樹木茂密,這是最後一處禁地險境了。

在與其他長老們一起幫忙搜尋的情況下,他們很快便找完了小鳳凰有可能棲身之地。

如今就只剩下眼前這一個了。

帝玄胤心中沉痛,如果這個地方再沒有,他不知道該上哪去找了。 望向院長大人道:「院長,我已經準備好了。」

院長大人點點頭,和眾位長老一起出手,破開了那道結界。

帝玄胤立即跳在白澤神獸的背上,沖了過去。

上官雲燁幾人站在背後,不由擔憂,他就這麼毫不猶豫的沖了出去,誰也不知道前面有什麼樣的危險。

「唰」

帝玄胤看著眼前滿是煙霧的森林,問身下的白澤,「你能看得清楚這裡的情況么?」

白澤點了點頭,「主人,我對這裡很是熟悉,應該是之前和小鳳凰在一起的時候,被它帶來了這裡,雖然我那時候記不太清楚,可是這裡的氣息,我很是熟悉。」

白澤之前一直扒拉著小鳳凰不放,吸取著它身上的靈氣。

但是那個時候的它太小了,什麼都不懂,就只知道吃喝睡覺。

帝玄胤聽了心中一喜,總算有點希望了。

隨後,一人一獸就飛快的朝著前面飛去。

深谷當中,滿是金燦燦紅彤彤的靈果,香氣四溢,要是其他人,早就眼紅了,可是帝玄胤卻視若無睹,他心急如焚,只想要找到他的孩子。

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嘰嘰喳喳的聲音,似乎……還有孩童般的聲音。

帝玄胤心情忐忑的坐在白澤身上,一步一步朝著裡面走去。

接著就看到眼前眾獸聚集在一起,圍作一團,不知道在幹什麼東西,還上蹦下跳,很是歡樂。

帝玄胤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他以為是小獸們在開會。

但是很快他的視線便就被一隻七彩羽毛炫麗的小鳳凰給吸引了過去,帝玄胤咬牙叫道,「小鳳凰。」

小鳳凰正在和這些小動物逗小寶寶玩的不亦樂乎,突然聽到有人叫自己,它轉過頭一看,就看到了帝玄胤。

立即撲棱撲棱著翅膀沖他飛了過去,直接忽視了帝玄胤的那張黑臉,興奮道:「原來是小寶寶的爹爹來了,太好了,你是來找小寶寶么?小寶寶現在很好,她也很喜歡這裡。」

帝玄胤聽到小寶寶,臉色一驚,然後問道,「小寶寶在哪裡?」

小鳳凰往前面小獸那裡一指,「小寶寶就在那裡。」

帝玄胤的一顆心立即怦怦的跳了起來,往前面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