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所有的人動沖著修羅十王子消失的方向追過去,玉羅剎冷冷地看著武浩,臉上都結冰了,她朱唇輕啟,冷冷地說:「有意思嗎?」

「有!」武浩老老實實地回答,「不是我說你,你這個弟弟人品是非常之差勁,你知道嗎,他之所以能從天罡劍派脫困,可是和我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他不感激我就罷了,居然還對我橫挑鼻子豎挑眼的,你說這人是不是很過分?」

「據我所知,弟弟的脫困和你沒有多少關係吧?」玉羅剎側著頭看著武浩,「當時據說你的小情人還阻止弟弟的出世,怎麼現在還要感激你了?」

玉羅剎口中的小情人自然是指唐曉璇,修羅十王子脫困的當日,修羅族十一王子去救人,當時唐曉璇曾經去阻止,這事和武浩的關係的確不大。

「怎麼沒有關係?至少當時我沒有去阻止你弟弟出世吧?」武浩理直氣壯地說道,「我要是全力以赴的阻止他,他肯定出世不了!」

「武浩,你的臉皮還真夠厚的,我要是沒有記錯,你當時連地武者都不是吧?一個連地武者都不是的人也敢說去阻止神魂者的出世?」玉羅剎啞然失笑,「你要是去阻止了,可能就沒有以後的你了吧?那個時候的你,連給人塞牙縫的能力都沒有!」

「不管怎麼說,我當時都沒有去阻止他,僅憑這一點,他就應該感激我。」武浩開始胡攪蠻纏了。

「呵呵,你們人類的邏輯真有意思,不去找麻煩,就應該受到感激嗎?」玉羅剎斜著眼睛看著武浩,滿臉的嘲諷之色。

「你們修羅族都是光長肌肉不長腦子的野獸,怎麼能明白我們人類的邏輯?」武浩隨手給修羅族扣上一個屎盆子,在普通人眼中,低級的修羅族的確是光長肌肉不長腦子的,武浩的這個評價雖然偏激,但是還真不能算是錯了。

「你……」玉羅剎被武浩氣的剛剛平靜下來的酥胸再次起伏起來,她攥緊了拳頭,緊咬銀牙,恨不得撲到武浩身上狠狠地咬一口。

「怎麼?這麼點刺激就受不了了?」武浩斜著眼睛看著玉羅剎,「這還是修羅皇寄予厚望的女兒呢,原來就這麼點的定性,當年修羅族在聖武大陸可是沒少作孽,和它們的所作所為比起來,哥們的話已經很厚道了!」

玉羅剎默然無語,那個年代的確是血腥的年代,修羅族的做法的確是欠妥當,不過修羅族也沒有辦法,一個區區只有幾百萬的種族要統治幾十億的人類,種族滅絕幾乎是唯一的辦法,只有滅亡人類的血性,戳斷人類的脊樑,不然修羅族不可能站穩腳跟的,不過血腥的殺戮並沒有嚇破人類的膽,也沒有毀滅人類的信心,打造修羅族不可戰勝的神話,反而是讓人類迅速地團結起來,可以說如果不是修羅族太過臭名昭著,人類的至尊武帝未必能這麼容易就將全人類的力量團結起來。

若是修羅族還可以出世,一定要勸父皇改變策略了,玉羅剎心中暗暗下了決心。(未完待續。。) 深冬時分,大雪紛飛,寒風烈烈。

隨著夜幕降臨,京城中絕大多數的人家都結束了一天的活動,漸漸地安靜了下來。

可這樣的安靜,在今夜卻註定與董府無關。

董尚書今天沒有其他的應酬,從戶部出來之後就回了府,因著南方賑災一事還沒結束,他作為主事人之一就算回了家也沒辦法閑著,一直呆在書房和幕僚談話。

因此,在徐府的婆子奉徐大太太之命上門找董家的人理論之時,正在書房的董尚書也第一時間知道了這件事。

不過就算知道了,作為日理萬機的戶部尚書,他也沒將小輩們吵嘴打架一事放在心上,壓根就沒有出面理會的想法,直接將事情交給了正巧在家中的嫡長孫董蘇偉處理。

這董蘇偉不是別人,正是因為娘家落敗而被婆婆和小姑子看不上眼的董大奶奶的丈夫。

董大奶奶因為上次小產之事傷了身子,近來幾個月都在府中休養,甚少出門交際。

在聽聞徐文峰被寄居在董府中的旁支親戚打傷之後,心中當即就是一個咯噔,頓時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

「銀杏,我心裡慌得厲害,你快去前面打聽打聽,看看大爺那邊怎麼樣了。」董大奶奶蒼白著一張臉,一隻手撐著身子從小憩的軟榻上坐了起來。

立在一旁的丫鬟銀杏見狀,連忙伸手扶了董大奶奶一把,帶著幾分小心地道:「大奶奶,大夫說了您這身子正虛,可要好好休養,不過就是西院那邊的少爺又打架惹事兒了而已,大爺又不是第一次處理了,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這次和以前不一樣。」董大奶奶搖了搖頭,下意識地朝著透過窗戶朝著西院的方向看了一眼,嘆了一口氣,帶著幾分擔憂地道,「徐家的人可不是什麼好惹的,他們敢和徐家的公子動手,以徐大太太的性子,怕是不能隨意揭過。 蜜戀寵婚:影后嬌妻百分甜 。」

銀杏作為董大奶奶身邊的得力丫鬟,也隨著自家主子和徐家的人打過幾次交道,這會兒聽著董大奶奶的話,雖說心裡覺得事情不會那麼嚴重,但也順從地點了點頭,道:「大奶奶放心,奴婢這就過去打聽一下。這打人的又不是大爺,就算徐家的人兇悍,也怪不到我們大爺頭上。」

「但願如此。」董大奶奶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這麼安慰自己。

可不知道為什麼,待銀杏一走,她心裡的不安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變得越來越大,只覺得心跳得厲害。

過了好一會兒,銀杏一直都沒有回來,董大奶奶忍了又忍,實在是沒能忍住,乾脆站起身,走到了門邊,帶著幾分說不出的焦躁望著外頭。

就在她想要再派一個丫鬟去前面打聽消息時,離去多時的銀杏終於回來了。


「大奶奶,大奶奶,大事不好了!二小姐帶著西院的少爺跟徐家的人打起來了,咱們大爺被打破了頭暈過去了!」銀杏哭喊著衝到了董大奶奶的身前,連腳上的鞋子跑掉了一隻都沒能注意到。 天空之中,有幾道光影閃過,其中不乏真正的神魂者,嚴峻的形勢讓玉羅剎越發的擔憂起來。

武浩從來不懷疑修羅十王子的實力,此人能從一眾神魂者之中搶來神魂泉就說明了其不同凡響的實力,但是前世有句話說得好,你就算是渾身是鋼又能打幾顆釘?出現在龍城的神魂者至少有十位,可以說除非修羅十王子能強悍到至尊武帝或者修羅皇的境界,才有可能在這麼做的神魂者環繞之中全身而退,只要也要有人類藥王、逍遙王等人的實力才可以在這樣的戰鬥之中自保,除此之外,就只能看運氣了。

「喂,你說小舅子不會有事吧?」武浩抱著肩膀調侃道。

「你胡說八道什麼?」玉羅剎狠狠地瞪了武浩一眼,不知道她所謂的武浩胡說八道是指其自認為姐夫的身份,還是因為修羅十王子悲觀的命運。

「不讓說就不說。」武浩嘟囔了一句,「不過看起來你們姐弟的關係不錯啊,不是說生在帝皇之家免不了要龍爭虎鬥,爾虞我詐嗎?當面笑嘻嘻,背後捅刀子……」

玉羅剎瞪了武浩一眼,不滿地說道:「你說的是骯髒的人類帝皇,和我們光明磊落的修羅族可不同!」

「切,那是因為你們沒有嘗到權力的滋味。」武浩調侃玉羅剎,「我倒是忘了,你們老子巔峰時候也不過是佔領了三分之二的大陸而已,那個時候一直在忙著戰爭。沒有時間和經歷讓你們的姐弟展開一場宮斗戲。」

玉羅剎瞪了武浩一眼,轉身回到房間裡面,她算是已經很清楚了,武浩就是長了一條足以誅仙的舌頭,看架勢,不將其氣死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對這樣的人,還是少說為妙。

武浩搖了搖頭,跟在後面,就在兩人將要走進房間門口的時候。兩人忽然愣住了。

玉羅剎和武浩幾乎是同時回頭。兩人的眸光出奇的一致,共同看向了院門的方向,院子的大門到底是被推開了,走進來一個看起來二十五六歲的青年男子。

此人的身高大約在一米八左右。和武浩相差不多。長相頗為硬朗。劍眉星目,虎背熊腰。

對武浩和玉羅剎來說,來人給兩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此人的眼睛。怎麼說呢,武浩看到了他的眼睛,卻感覺自己在面對璀璨的星空。

之前的時候,武浩認為劍眉星目這句話是誇張的,好吧,劍眉勉強可以理解,但是星目怎麼可能?一個人的眼睛怎麼可能給人一種星星的感覺?但是見多對方的眸光之後,武浩相信了,這人給武浩的感覺就是在面對璀璨的星空。

此人一身白衣,手裡拿著一柄摺扇,推門進來之後便隨意地打量著眼前的武浩和玉羅剎。

高手就是高手,雖然此人什麼都沒說,甚至連身上的氣息都沒有顯露,但是武浩和玉羅剎都能確定此人乃是高手,真正的高手。

如果有人告訴武浩,說面前的男子乃是真正的神魂者,這句話武浩都能相信,因為對方給他的感覺實在是太怪了,居然有一種捉摸不定的感覺。

武浩和玉羅剎在觀察對方的時候,對面的青年人也在觀察武浩和玉羅剎,三人都沒有說話,最後還是對方首先打破了平靜。

「原本以為聖武大陸的年輕一代之中,只有東海逍遙王愛女唐曉璇值得關注,沒有想到兩位也絲毫不能輕視,呵呵,有三位再次,星辰不孤也……」此人不開口便罷了,一開口就是一句讓武浩和玉羅剎面面相覷的話。

此人不是狂妄,而是狂妄的沒邊了,偌大的聖武大陸在之前的時候之在意唐曉璇一個人,現在也不過是在意三個人,這個叫星辰的傢伙也實在是太自信了一點,真的是視天下英雄如無物啊!~

星辰?這人的姓氏很罕見,武浩和玉羅剎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


能有如此狂妄的資本,且有如此罕見的姓氏,相比這人肯定是來自星辰閣了。

星辰閣是星空之王創立的宗派,其當年在人類聯盟一方的身份可是絲毫不比逍遙王差,可以說在人類聯盟一方,除了至尊武帝和天後葉落雪之外,最有威望的兩個人就是星空之王和逍遙王了,當年的逍遙王號稱是天機神相,而星空之王則有一個更加響亮的外號——帝師,由此可見星空之王的強大。

「星辰?你來自星辰閣?」武浩開口問道。

「不錯,家父星空之王,我是家父的幼子!」星辰笑眯眯地說道。

說完之後,他緊盯著武浩和玉羅剎的眼睛,他希望能從武浩和玉羅剎的眼睛之中看到震驚和意外,他喜歡通過這種方式來收穫喜悅,但是很可惜,武浩也玉羅剎眼睛之中的驚訝一閃而過,之後便沒有了消息。

武浩和玉羅剎的反應在情理之中,要論身份,還有誰比這兩位來頭更大嗎?天機神相也好,帝師也罷,都是隱隱天下第二,而至尊武帝和修羅皇可是當之無愧的第一號人物。

「不知道星辰公子來這裡所為何事?」玉羅剎嫣然一笑,白皙如玉的肌膚之上隱隱有流光在閃爍,星辰見多了美女,可也有一瞬間的失神,沒有辦法,玉羅剎的嫣然一笑實在是太有殺傷力了,簡直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呵呵,沒有別的事情,只是希望姑娘能交出剛才那個修羅族留在這裡的東西。」星辰笑眯眯地說道。

「您說什麼?」玉羅剎一副懵懂的樣子,「我不明白您的意思,什麼修羅族?」

「呵呵,姑娘還是不要再裝了,剛才發生在這裡的事情我已經看到了,剛才那位修羅族交到姑娘手中一件東西。姑娘還是將其拿出來吧,當然,我是不會將姑娘勾結修羅族的事情說出來的。」星辰用很真誠的語氣說道,同時還有很真誠的目光看著玉羅剎,當然,如果不是他看的位置是玉羅剎的酥胸,武浩已經可以認為這人乃是真正的正人君子了。

武浩和玉羅剎沒有說話,兩人只是很隱秘地交換了一下眼神。

從這人的言談話語之中可以判斷,第一,此人只是知道剛才修羅十王子將一件東西交到了玉羅剎手中,但是他不能判斷那位修羅族乃是真正的修羅王子。第二,他認為玉羅剎在勾結修羅族,那也就是說,他不知道其實玉羅剎根本就不用勾結修羅族,因為她本身就是貨真價實,純的不能再純的修羅族了,哪裡還用得著勾結?

「怎麼?兩位不打算交出神魂泉?」星辰的嘴角掛著一抹冷笑,「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將兩位誅殺,為人類清理叛徒了!」

「星辰公子恐怕是搞錯了,我這裡哪裡有什麼神魂泉?」玉羅剎笑盈盈地看著星辰,開口拒絕,聲音揉揉的,軟軟的,只要不是鐵石心腸的人,恐怕總要心中動一動,顫一顫的。

「呵呵,姑娘不承認不要緊,待我現將這個人殺了,再和姑娘好好探討一下。」星辰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武浩氣的不輕。

媽的,你明明看到修羅十王子將東西交到她的手上了,為什麼要先把哥們殺了?這算是躺著也中槍嗎?武浩心中那個氣啊,不就是看人家小姑娘漂亮,就有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了嗎?抱歉,哥們不是你預料之中的軟柿子。


當星辰輕飄飄一掌拍向武浩的時候,武浩也輕飄飄的一掌應對,兩人的手掌轟擊在一起的時候,星辰的手心忽然出現了一點星光,開始時候如同黃豆,很快拳頭大小,直接砸向了武浩的心口。

星辰的手上發生了變化,武浩的手心也沒有閑著。

武浩的手上則是飛出一隻火鳥,這是朱雀火的產物。

火鳥開始的時候只有巴掌大小,像是一隻火紅色的喜鵲,嘰嘰喳喳的,三根修長的尾翎在虛空之中劃過,閃過迷濛的光澤。

隨著火鳥脫離武浩的掌心,它的體積越來越大,迎風便漲,很快體積就從巴掌大小變成了一尺大小,再然後變成了一丈大小,形成了一隻在烈焰之中飛舞的鳳凰。

火鳥長鳴,高昂著頭顱一頭砸向了星辰的星光拳頭。

一聲轟鳴,像是火星撞地球一般,星光和火光四散飛舞,向四面八方飛舞而去,火光落到地面之上之後,會在地面之上灼燒出一個西瓜大小的洞,而星光落在地面之上,像是天空下了一場硫酸雨,地面被坑坑窪窪的。

武浩眼睛眯縫起來,如臨大敵,對方隨意的一拳居然能有如此威力,如果不是自己謹慎,動用了朱雀火,恐怕僅此一招自己就要吃虧了。

而星辰也收斂了臉上的隨意,自己動用了星光之力,這種爆炸般的力量居然讓對方一隻火焰小鳥給擋下來了,如果不是自己謹慎,對方的火焰小鳥絕對會給自己製造無數的麻煩,該死的,這到底是什麼小鳥,居然有如此強大的殺傷力。

這個時候兩人才意識到,原來對方也不簡單哈!(未完待續。。) 董大奶奶心中那絲不祥的預感成真,突聞此噩耗之下,本就體虛的她不禁眼前一黑,不受控制地晃了晃身子。

守在旁邊的丫鬟見狀,當即唬了一跳,立馬衝過去扶住了她,免去了她摔到地上去的慘狀。

「大奶奶,大奶奶,你沒事吧?」銀杏也被董大奶奶這個反應給嚇了一跳,連眼淚都顧不上擦,瞪大了眼睛,萬分關切地看著自家主子。

「我、我沒事。」董大奶奶半靠著門框喘了一口氣,一把抓住了銀杏的手,不可置信的道,「大爺好端端的怎麼會受傷,是徐家的人打的?二小姐不是在後院的嗎,她怎麼會帶著西院的少爺跟徐家的人打起來了?」

「奴婢也不太清楚,奴婢過去的時候二小姐和西院的少爺已經在了,等奴婢回過神的時候,兩邊就打起了了。至於大爺……」銀杏額頭上冒出些許汗珠,眼帶驚慌地哆嗦道,「大、大爺是被二小姐給打破頭的。」

「二小姐?」董大奶奶先是一愣,隨即不可置信地叫了起來。

董大爺可是董蘇皖的親生哥哥,她好端端的怎麼會去打破董大爺的頭?

銀杏見董大奶奶一臉的錯愕,抹了一把眼淚,抽泣道:「大奶奶,真的是二小姐,在場的人都看到了。二小姐指揮西院的少爺和徐家的人起了衝突,那徐家的婆子說了幾句不中聽的話,二小姐一生氣就搶了一根棍子朝著徐家的婆子扔過去,哪知道她不但沒仍准,那跟棍子在西院的一位少爺身上彈了一下,就直接砸在了咱們大爺頭上……」

這算什麼?

活生生的飛來橫禍啊!

董大奶奶捂著自己的胸口,差點一口氣沒有喘上來。

「後院那些人都是死人啊!怎麼能讓二小姐一個沒出閣的千金小姐領著人出去打架?」董大奶奶額頭青筋直冒,眼中升起熊熊怒火,簡直生吃了董蘇皖的心都有了。

奈何董蘇皖在府中受寵,她這個不婆婆待見的董大奶奶別說是生吃小姑子了,只怕連句重話也說不得。

天啊,她怎麼就這麼命苦,攤上了這麼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小姑子!

「大爺呢,大爺現在怎麼樣了,他人在哪裡?」董大奶奶緊了緊抓著銀杏的手,腦子裡一時間亂成了一團漿糊。

「大爺傷了頭,下人也不敢亂動大爺,老太爺聽到消息后立刻就讓人把大爺抬到了偏廳,還讓人去宮裡請御醫了。」銀杏飛快道。

聽到董尚書居然都讓人去請太醫了,董大奶奶心中頓時一慌,想到萬一董大爺有個好歹,那她可怎麼辦?

思及此處,董大奶奶在屋中也待不下去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連衣服都來不及換,便在丫鬟的攙扶下急匆匆地去了偏廳。

因著董大爺受傷一事,原本還算是寬敞的偏廳早已擠得人滿為患,可因著董大爺受傷的原因實在是不便多談,縱然此刻偏廳中站著不少人,卻也沒人敢在這個時候隨便出聲。

董蘇皖從董大爺被自己扔出去的棍子砸破頭之後就嚇傻了,整個人白著一張臉站在旁邊,哆嗦著身子,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若換做是往常,看到董蘇皖這幅可憐巴巴的樣子,一向疼愛女兒的董夫人怎麼也得將人拉到懷中好好安撫一番。

可事關自己的嫡長子,將來榮華富貴的依靠,董夫人的那顆愛女之心,就實在是沒辦法在這個時候顯露出來。

董大奶奶急匆匆地趕到偏廳之時,看到的就是董蘇皖神色惶恐地站在一邊,想要上前查探董大爺的情況,卻因為董夫人那冷淡的態度而不敢上前。

看到向來在府中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小姑子如此惶恐無助,董大奶奶雖說十分擔憂自己丈夫的情況,卻也忍不住心中一陣暢快。

董夫人向來不喜歡董大奶奶,見對方來了也不理,通紅著一雙眼睛,徑直衝著站在旁邊的,董大爺的貼身小廝吼道:「太醫呢,太醫怎麼還沒來?」

「夫、夫人,太醫正在來的路上,馬上就到了!」被董夫人一吼,那本就因為董大爺手上而受驚的小廝頓時嚇得一個哆嗦,說話都不怎麼利索了。

董府人口眾多,為了方便,府中也專門聘請了一位大夫在家中坐堂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