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來頗為神異。

斷崖之劍!

超級班吉拉學乖了,對昂在發獃,不好隨意打斷他發獃,用斷崖之劍好好伺候一下。

本就是固拉多的絕招,為的就是對付一些他因為無法飛行夠不到的對手。

轟隆隆——

一根紅晃晃的方尖碑一樣的石柱竄天而起,火焰鳥距離地面的距離眨眼而至。

班吉拉能同時釋放多道斷崖之劍,只是不過這樣導致能量分散,威力不夠強,但有時候對手都是會閃避的,之後這樣才能擊中對手。

像現在火焰鳥這樣等著被打的,倒是第一次。

所以全部的能量匯聚在一起,那是..碩大一根!

嘭——轟!!

這次的斷崖之劍幾乎完全命中,造成的效果可想而知,毫無防備的火焰鳥徑直衝向高空,只不過這次卻不是他自己振翅高飛,而是被斷崖之劍的爆炸直接轟了上去!

遭受到猛烈的攻擊,火焰鳥才反應過來,但為時已晚。

他在被炸到空中的過程中,卻還有兩隻精靈與他一起。

正是顏色同樣漆黑的達克萊伊與超級耿,兩隻精靈非常默契,雙手好似大風車,快速揮舞,一枚枚腦袋大小的暗影球轟向火焰鳥。

保持著與火焰鳥一樣的上升速度,只是為了讓所有的暗影球都能攻擊到火焰鳥。

轟!轟!轟!轟!…

接二連三,從未斷絕。

「戾!!!」

吃痛的火焰鳥凄慘的鳥鳴傳遍了整個白銀山內部區域,聽到他叫聲的精靈,都知道真實這隻白銀山之王火焰鳥的叫聲,只是其中的凄慘之意卻是誰聽誰知道。

熊!!

一時間想不到辦法的火焰鳥,從他的尾巴處開始自然,赤金色的火焰一下子將其包裹住,這才阻隔住了暗影球的攻擊,然後他才終於有機會扇動翅膀,阻止自己再次不受控制的成為拋物。

原地三百六十度旋轉,隨著他的轉動,其身體周圍的火焰更甚。

不得已達克萊伊與超級耿鬼不得已後退保證自己安全。

隨後快速的回到超級班吉拉的身旁遙遙地望著此時一臉狼狽的火焰鳥。

原本他身上光潔亮麗的似火焰又似羽毛的翎羽此刻已經完全蔫了,就連他頭上的羽毛都有些灰暗。

自己最重視的兩處地方的羽毛變成了這個樣子,讓原本神俊的火焰鳥看起來非常浪費,有著扁毛鳥的感覺。

身體上的疼痛以及外觀上的變化,還有精神上所遭受到的衝擊,讓火焰鳥的眼睛瞬間變成通紅。

青木表情一肅,「這隻雜毛鳥要發瘋了,都注意自己安全。」

聽到青木話的三隻精靈也是表情嚴肅地點點頭,剛才那一整套沒有直接把火焰鳥給轟死,反倒是被他反應了過來。

現在發瘋了,可是不太好處理。

「戾!!!」

只見火焰鳥嘴巴一張,吐出一團雄渾的火焰,然後翅膀一扇,吹出一道暴風!

火借風勢!風助火盛!

兩者結合下,出現在超級班吉拉三隻精靈面前的,卻是一道巨大的火牆,以橫掃之勢席捲而來!

三隻精靈表情嚴肅,這樣的攻擊才算是有神獸的模樣!

超級班吉拉抬起右腳,狠狠地一腳踩下,整個地面以他為中心,完全粉碎,其中保存最完整的就是他面前的一大塊地面,在他的力量下,這塊地面直接豎起在其面前。

嘭——嘭——

只見超級班吉拉雙手大張,抓住了這塊翹起來的地面,身上淺黃色與深黃色的能量流轉,順著的他的雙臂將能量灌注到這塊土地中。

周圍化作粉末的碎石與地面,好似變成了一條條擁有靈性的細蛇,以最快的速度朝著超級班吉拉頂在面前的土地匯聚而去。

眨眼間的功夫,這塊土地就被超級班吉拉變成了一座矗立著的巨大堡壘,將自己和達克萊伊以及耿鬼全都籠罩了進去,守護住!

緊接著,這塊岩石與泥土凝聚出的堡壘剛剛成型,火焰鳥的噴射火焰與暴風的組合技能如期而至!

噌——噌——

雙手頂著這座堡壘的超級班吉拉雙腳死死地踩在地面上,全身力量凝聚在身體上,雙腳卻是依舊被這道兇猛的攻擊推著後退,在破碎的地面上留下兩道深深的划痕。

而在堡壘的另一面,承受著火焰攻擊的那一面,卻是完全變成了漆黑的顏色,難聞的焦臭味瀰漫在四周,並且在這道組合攻擊下,這座堡壘也在慢慢消散,直接被超高溫的火焰所蒸發成為氣體。

要不是超級班吉拉補充堡壘的行為從未停止,估計接觸的一瞬間這座堡壘很有可能就會化作灰飛。

這一刻,神獸之尊的火焰鳥才終於展現出他本該擁有的實力。

「班!!!」

連連後退的超級班吉拉怒吼出聲,全身的經絡全都隆起,與他身上再次亮起的暗紅色紋路交融在一起,讓此刻超級班吉拉看起來更加神異。

達克萊伊與超級耿鬼對視一眼。

超級耿鬼嘴巴微張,一股帶著細雪的微風從他的空中吹出,落在超級班吉拉的防禦堡壘上,瞬間就凝結成了冰碴子。

達克萊伊動作也不落後,雙手合十,一道淺藍色的光束從他的雙手掃在了堡壘與地面的接洽處,將地面與防禦堡壘通過冰晶凝結在一起。

至此超級班吉拉後退的步伐才得到緩解。

只是火焰鳥的火焰溫度畢竟很高,就算是超級耿鬼的冰凍之風和達克萊伊的冰凍光束,也抵擋不了多久,才一個呼吸的不到的功夫,已經開始有融化的跡象。

不過達克萊伊和超級成耿鬼的目的也就是幫超級耿鬼稍微阻擋片刻。

兩隻精靈幾乎是同時,浸沒到地下,變成兩團影子朝著正在瘋狂扇動翅膀和吐著火焰的火焰鳥衝去。

悄無聲息地來到火焰鳥的背後,此時發瘋了火焰鳥並未發現,但不代表他身後的那些站在他一邊的野生精靈沒有發現。

只是他們剛剛想要出聲提醒,迎接他們的卻是達克萊伊冰冷的眼神,以及耿鬼那似笑非笑的詭異笑容。

頓時這些野生精靈有一種冰冷的感覺從他的腳下騰起,直竄向自己的腦袋。

所有想要提醒的精靈全都乖乖地閉上嘴巴。

達克拉依和超級耿鬼這才放過他們,死死地盯著正在煽風點火的火焰鳥。

兩隻精靈沒有任何遲疑,達克拉依深處一隻手,一個黑色的圓圈在他的手臂處出現,黑暗洞!

不過彷彿覺得一個黑暗洞不足以讓火焰鳥就範,達克萊伊另一隻手臂也伸出,又是一個黑色圓環在那隻手臂處伸出。

兩個黑色圓環好似擁有靈性,從達克萊伊的手臂處延伸出出,離開手掌后兩個圓環交融在一起。

焰毒醉卿 剎那間,原本只是周圍一圈黑色,現在卻整個都變成了黑色,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

超級耿鬼動作也不停,只見一個閃爍著奇異光芒的小球在他面前出現,以歪歪扭扭的軌跡朝著火焰鳥丟去。

一枚、兩枚、三枚…

奇異之光好似源源不斷。

在第一枚奇異之光接觸到火焰鳥后,他才反應過來自己身後居然也有敵人。

以為一個奇異之光就能讓他就範?

但是在他還沒轉身之前,緊接著又是一枚奇異之光,第三枚、第四枚,接踵而至。

量變帶來質變,讓火焰鳥原本自信滿滿的表情變得有些獃滯,一時間忘了自己是在做什麼。

而在他意志混亂的時候,經過一段時間凝聚的黑暗洞終於將其籠罩住!全都吞噬!

當黑暗洞消散的時候,就看到原本氣勢洶洶的火焰鳥此時就像是一隻死鳥一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如果不是因為他身上的火焰依舊忽閃忽閃,呼吸還算平穩的話,估計是真的以為他死了。

陷入睡眠中的火焰鳥,卻是成為了超級耿鬼以及達克萊伊的盤中餐。

食夢!

接二連三的食夢!

與此同時,超級班吉拉也終於從防禦堡壘背後走出,邁著大步朝著火焰鳥衝來。

經過三番五次的食夢攻擊,火焰鳥的精神疼痛不坎,劇烈的疼痛讓他不得不睜開眼睛。

原本睜開眼睛的動作還是慢悠悠的,因為他頭是在太疼了,可是他緊貼著地面,超級班吉拉跑動的時候,卻是將地面一陣一陣的,將他的腦袋震得更疼。

當他完全睜開眼睛的時候,就感覺陽光好像是被什麼東西遮擋住了,而且好像還是一個比較大的身影,長相看起來有著猙獰和魁梧。

超級班吉拉!

當火焰鳥慢一步的腦子終於轉過來的時候,卻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

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像抓小雞一樣提在手中,倒掛著,自己的尖喙勉強能碰到地面。

「戾——」

聽到他的這個叫聲,將他提起來超級班吉拉和不遠處的達克萊伊還有超級耿鬼卻是聽懂了。

聽懂是聽懂了,但超級班吉拉臉上的笑容卻變得越發猙獰。

翻譯一下,火焰鳥所說的話,大概是,「夠了!你們這些卑微的低等生物,我是神獸!才不會被螞蟻隨意…」

只不過他還沒表述完,超級班吉拉卻是聽不下去了,直接抓著他的大雞腿,就像抽打鞭子一樣朝著旁邊結實地地面砸去。

轟!!轟!!轟!!…

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個鳥形狀的大坑,砸到一半,班吉拉還把火焰鳥提在手中看了看,確定還活著後繼續砸!

直到感覺火焰鳥的身體骨頭都快散架了,才將其砸在地上沒有繼續。

一寵成癮:總裁上司來敲門 「班——」

超級班吉拉嘟囔著,「好弱的神獸…」

這句話才是給火焰鳥的致命一擊,眼睛一瞪徹底失去了戰鬥能力。

青木一個閃身來到自己精靈的精靈身旁,看著周圍坑坑窪窪的地面以及在坑中一動不動的神獸火焰鳥,心滿意足地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枚貴重球。

不管怎麼說,畢竟是一隻神獸,而且還是破壞力極強的火系神獸,普通的精靈球關不住他。

將貴重球以自由落體的方式,輕輕地磕在一動不動的火焰鳥身上,一道紅光將其收了進去。

貴重球在地上輕微搖晃了幾下,精疲力竭不論是精神上還是肉體上的火焰鳥並沒有多少抵抗之力,被收服鎖定!

「這算是自己所收服的第一隻真正的神獸吧!」青木看著自己手中的貴重球,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揚。

與此同時,旁邊班吉拉的身體也出現了變化!

————————————————

感謝睡眼朦朧的瞌睡蟲大佬的五萬賞,成為本書的第十三位盟主!!恭賀!!

然後說一件事,本書的書友看到這裡的應該都訂閱了不少了,可以加一下書友群,簡介里的粉絲群現在已經淪陷成為了遊戲群。

會員群為:563226836,進群之後需要驗證粉絲值,只要截圖給管理看一下就好! 本來青木是想先將這隻火焰鳥放出來稍微稍微治療一下,以他神獸的身份加上神獸的身板,恢復速度還是比較快的。

說不定等會和神教的戰鬥中,也能派上一定的用場。

至於他到時候聽不聽話,就由不得他了。

只是現在班吉拉的身體出出現了變化,倒是有些出乎青木的預料。

超級班吉拉自動解除了超進化形態,只見他緊閉著雙眼,一副凝重的表情。

不止如此,原本處於超級班吉拉形態時身上的暗紅色紋路並未消散,此時這些暗紅色的紋路忽暗忽明,有些頗為神異。

青木不知道班吉拉這是什麼情況,直到他使用晶元掃描后才發現,班吉拉居然在擊敗了火焰鳥后一舉將自身的實力打磨到了冠軍級第一道關卡的最頂峰,現在正在突破中!

而且看樣子還並不只是突破那麼簡單,他身上的紋路代表著特殊的含義。

「魁克——」達克萊伊出現在青木的身旁,耿鬼也解除超進化來到青木身邊,看著狀態奇怪的班吉拉。

聽到達克萊伊的話,青木眼睛一瞪,「什麼意思?你說從班吉拉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和剛才火焰鳥身上差不多的氣息?雖然明顯淡薄很多,可這絕對不是一般精靈所能擁有的氣息。」

達克萊伊表情嚴肅地點點頭,這種現象他也是第一次見,這種情況也是第一次見到,但班吉拉的確多多少少沾染了一些火焰鳥的氣息。

我真的長生不老 如果班吉拉是普通的火焰鳥、急凍鳥這樣的神獸,沾染了這些氣息后,就代表著他們擁有了爭奪神職的機會!

因為無論是火焰鳥還是急凍鳥亦或是閃電鳥,他們的族群相當比別的神獸來說,數量是比較多的,而且在他們的族群中,神獸永遠只有一隻。

如果別的精靈想要得到神職,那麼就只有一種辦法,正面擊敗那隻神獸,搶奪對方身上的神職。

但在這之前,也不是所有的火焰鳥和閃電鳥就能搶奪神職的,至少他們得先擁有屬於真正神獸的氣息,才算是擁有了搶奪神職的機會。

而往往這樣的精靈相見,彼此之間必然是一場慘烈的廝殺。

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任何擁有競爭神職資格的精靈都是這些真正神獸的死敵,見到之後必然是慘烈的戰鬥,知道分出生死為止。

這是精靈世界的法則,弱肉強食,極其殘酷。

不過這種情況下,百分之九十九的結果都是擁有神職的精靈獲勝,同時吸收對方身上的神職氣息強化自身,讓自己的神職更加穩固更加強橫。

之前達克萊伊就感覺這隻火焰鳥雖然是神獸,但他的神職卻異常的虛浮,並不穩定,當時不知道為什麼,現在他終於知道了。

是因為這隻火焰鳥在擁有神職后,就一直龜縮在白銀山的內部,沒有經歷過別的火焰鳥的挑戰,所以神職虛浮,不穩定也就無法展現出他真正的威力,所以才導致這隻火焰鳥雖然實力很強,但卻沒有強得過分。

雖然不知道是他自己龜縮在是白銀山內,還是因為聯盟的限制導致他不得不在身白銀山內,亦或者兩者都有可能,但這和青木卻是沒有太多關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