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沒有、、是我自己不好、、、。”

“他媽的,還撒謊、、、保全、、、給我掌嘴。”話音剛落,只見一個警察便走了進來,手裏拿着一根竹板。

啪——啪——啪——

一下、兩下、三下、四下、、、

“哇——嗚嗚—-。”方曉虹的臉瞬間就腫了起來,疼的不得了,她捂着臉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血紅的淚水啪嗒啪嗒的滴了下來。

“好了、、好了、、別再打了、、她還不是真鬼呢、、要是再打下去、打壞了可怎麼好、、?”莎莎連忙上前來阻止。

一旁的警察這才聽了手,林曉茜示意了一下,警察走了出去。

“怎麼樣——說不說實話呀,要是再不說,我們可要把你留在這裏了——。”蘇淑疾言厲色的說道。

“是、、是、、我爸媽、、他們打的、、我從小就這樣了、、嗚——。”說完,便大哭起來。

這到讓四位美女都愣住了,她們還真沒想到是這麼回事呢、、、、、原來是家庭暴力呀、、很正常,陽間經常會有的、、只是還沒打到這個地步,傷到這個程度罷了。

包倩倩取出了平板電腦查看了起來。

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 “你叫什麼、、、出生年月、、屬什麼的、、?”

“我叫方、、曉虹、、是、、、。”方曉虹一一答道。

“哦,找到了、、、呵呵、、聽好了、、方曉虹、前世名叫於小強,男,是一個文物大盜、、專門潛入富豪人家盜竊文物爲生,手段高超,身手了得,曾經徒手爬上十幾層的高樓偷取文物,只用了十五分鐘的時間、最後死於一場車禍,享年23歲、、。”包倩倩一邊看一邊說道。

這也讓方曉虹她自己愣住了、、什麼、、她的前世是、、、、、一時間她呆住了、、

“看來,這就是你今世悲劇的原因了吧。難怪你今世遭到的家庭暴力會這麼嚴重、、是你的前世做錯了事,所以地府纔會這樣懲罰你的。”舒雅笑眯眯的說道。

“喲,下面還有呢,方曉虹這一世的悲劇好像還不完全是因爲盜取文物引起的,還因爲她前世牙尖嘴利,很善於狡辯替,自己辯解,並和崔法官、藍法官、索法官頂嘴所引來的嚴厲懲罰呢。據說,三位法官都被他的牙尖嘴利給氣到了呢。哈哈哈,真是服你了。”包倩倩大笑了起來。 “於小強,你知不知道自己生前做了哪些不該做的事呀,連筆錄都不好好做、、、還不快老老實實地寫清楚、、、。”

“崔法官,我看了看這些表格,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冤枉了,蒼天呀大地呀,人間不是說陰間賞罰分明嗎,怎麼我就偷了一些文物就算有罪呢、、不公平呀。”於小強翹着二郎腿不服的說道,滿臉的委屈。

“你專偷人家家裏的文物就不對了、、在人間偷盜罪不是也要進監獄的嗎、、?”法官崔玉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哼,這個小鬼。

“拜託,衆位法官大人、、還有陰間的衆位高官,請問你們生前是不是中國人、、還有我們最最敬愛的閻羅大人,生前是不是中國人吶?”

“廢話麼這不是,好個牙尖嘴利的小鬼,你不要改變話題轉移我的視線、、、你、、。”

“唉,蒼天啊大地啊,陽間的政府官員是多麼的腐敗呀,當官的吃肉,連一口湯都不給我們小老百姓喝啊,這是什麼天理呀。今天沒想到連陰間的官員也這樣,這麼不明察秋毫。想當年閻羅大人可是人間所有老百姓心中的神啊,包青天吶、、、到現在陽間都還在祭拜他呢。”

“你、、、、、、。”崔玉氣結了。不一會兒,法官藍巖和索廉便走了進來。

“唉,你們也不看看我這是在爲了誰偷那些文物,那些個當官的、還有那些個土豪,仗着自己有幾個臭錢,就到處收藏文物,甚至還拿出來四處拍賣,賣給那些外國人,那可是中國人的東西呀,我這是在爲了保護我們國家的文物不落到外國佬的手裏不得不偷盜的呀,我這是在爲國家做貢獻吶,你們應該獎賞我纔對,怎麼可以懲罰我啊,這可是對我的天大願望啊。不信你們可以查查,我偷出來的那些文物有哪一件不是交還給國家了、、、你們看看、、你們看看吶、、、、嗚——。”於小強說道這裏不由傷心起來。

“好哇、、、、嘴巴真是厲害啊、、、。”崔玉一怒之下正要發火,卻被一旁的法官藍巖和索廉給一把拉住了。

“算了,小崔,這個小鬼咱們都說不過他的,太牙尖嘴利了,明明做了錯事,他還有理了。我們三個都已經審了他這麼久了,他還是有那麼多的長篇大道理好講。要不,我們給他一個小懲罰算了、、、、。”

“怎麼個懲罰方法、、?”

“讓他下一輩子苦個夠、、、。”

“好,讓他投胎做女人、、最後再、、、、。”

包倩倩,蘇淑、舒雅、林曉茜這纔回過神來,原來有那麼一件事情呀,呵呵。與此同時,方曉虹也徹徹底底的明白了自己這一世之所以會遭遇家庭暴力的原因了,而且自己的父母就是前世被他入室偷取過文物的那一對戶主夫妻,呵呵,原來這世間真的是有因果循環的。

方曉虹苦笑了一番,似乎看開了許多。

“不過,方曉虹這一世的劫難好像已經快要結束了,因爲,她、、、、你還有三個月的壽命哦、、、、。”包倩倩看着方曉虹說道。

“啊——怎麼會這樣?”方曉虹驚呆了。

“不過,你也可以選擇留在地府的。因爲資料上顯示了你還有鬼仙緣呢、、怎麼樣、、是回陽間等到自己陽壽盡了再來,還是留在陰間做事,決定權在你自己手裏。陰間裏任何生命都是平等的,沒有任何過錯的你可以自己決定自己的一切。”包倩倩眯着眼說道。

“真的嗎,我可以做鬼仙、、?”方曉虹一臉吃驚的問道,臉上洋溢着欣喜。

“那是當然,不過只是一個很小很小的鬼仙,職位比較低的那一種。”

“那、、沒事、、沒事、、我不會介意的、、、。”方曉虹連忙結結巴巴的說道。她可以擺脫輪迴的痛苦了,能不高興嗎。

“那就好。我們可以給你安排一下。不過,曉虹,你不恨你的父母了嗎,他們那樣打你、?”

“現在我已經不恨了、、畢竟是我自己前世做的不對、、。”

“好。你就留下吧。曉茜,安排方曉虹的事情可要勞煩你了,去和你哥說一下唄、、。”包倩倩她們一臉壞笑的說道。

“我知道了,曉虹你和我來吧。”方曉虹點了點頭,便和林曉茜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功夫,在林曉茜的幫助下,方曉虹在其表哥法官程濤那裏做了筆錄,並被地府安排去打理地府的圖書館,做了一個小小不入流的小鬼仙,不過好歹也擺脫了輪迴不是嗎?

可是,地府的圖書館那可是有好幾百年沒有打掃、整理過了呢,而且裏頭的書堆得像山一樣,隨時都會有鬼仙以及亡魂進去用看書來打發一些無聊的時間,這工作說容易也不容易呀。

很快,換上了地府專門準備的工作服,梳好了頭髮,方曉虹精神了許多。看着方曉虹盤着公主頭,一身黑色的連衣長裙,十幾公分的黑色高跟鞋,胸前佩戴着工作牌,看上去完全變了一個樣,連林曉茜都看呆了,看來三分長相七分打扮這句話一點都不假。

“我先走了,你在這裏好好工作吧,先整理一下吧。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來對面心理工作室找我的。”

“嗯,我知道了。”方曉虹不好意思的說道。

看到林曉茜離開了,她纔想起來不知道自己要怎麼回陽間和宋夏以及同學們說這件事,現在同學們一定急壞了吧,她現在是真的回不了陽間了、、、、、、、

陽間——眼看天已經矇矇亮了,香爐裏德香已經快要燒完了,時間越來越少了,宋夏和尤晨急了。這個方曉虹,不知道她在陰間怎麼樣了,有沒有把信交給林曉茜,這麼久了還沒回來,該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

“宋夏、、你快來呀、、曉虹的身體越來越冰冷了、、這是怎麼回事呀、、?”幾個女同學哭着叫了出來,只見她們不停地幫着方曉虹搓着手臂和後背,希望她的身體能夠暖和起來,不要繼續冰冷下去。

“天哪,她的鼻息也越來越微弱了、、該不會是、、曉虹在陰間遇到危險了吧、、還是說回不來了呀?”一名男生用手探了一下方曉虹的鼻息緊張的說道。

“呸呸呸——你能不能說點吉利一點的話呀,曉虹不會死的,她不會回不來的,她一定是忘記了時間,被什麼事情耽擱了。”

“對、、她一定會平安回到陽間的。”

就在這時,香爐裏的香徹底地滅了,而方曉虹的身體也徹底地冰冷了下來,很快就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曉虹——。”頓時,大夥都慌了,也徹底地害怕了。

他們立馬上前將方曉虹抱起來,放到了牀上,宋夏和尤晨輪流替方曉虹把脈,過了許久,二人對視了一眼,紛紛搖了搖了頭表示已經不行了。

“怎麼會——哇——。”幾個女生不由哭了出來。

男生則顯得冷靜了許多。 方曉虹死了,警察也到了,經過法醫鑑定,方曉虹系自然死亡,沒有外傷也沒有致命的傷痕,不過對方曉虹的屍體進行解剖檢查的時候,發現她的身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痕,這些傷痕舊的可以追索到幾年前,新的就這幾天形成的。

經過一旁同學們的應徵,方曉虹的家裏家庭暴力很嚴重,整個班都知道這事,就連班主任都已經用電話警告過她父母好幾回了,就是沒有用。同時民警在查看方曉虹揹包的時候,無意之中查看到了她的日記,日記中的內容也和同學們口中所說的相符,方曉紅還多次有過自殺的傾向。

很快,方曉虹的遺體便有被警方運走了,在這個大山的深處,他們一起爲方曉虹舉行了一個簡單的葬禮。

這件事很快就過去了,宋夏和尤晨累的坐在了牀上直喝開水,很快所有學生都走了進來,他們一言不發,似乎還在爲方曉虹的事情傷心。

就在這時,一陣陰冷的風吹了進來,門窗很快就被關上了,一時間所有學生們都嚇得縮在了一起,只有宋夏和尤晨站了起來,警覺的看了看四周。

“宋夏,你實在是太天真了,你以爲叫方曉虹靈魂出竅來陰間給我送信就有用了嗎,難道你的師父邱老前輩沒有告訴過你嗎,私自靈魂出竅闖入地府可是犯了偷渡的大罪,要被永久監禁,你以爲地府是你家開的嗎,你想來就來不想來就不來。看在你師父的面子上,我不會和你計較的,但是那個方曉虹地府已經留下她了。”空氣中傳來林曉茜的聲音。

“哇——有鬼啊——。”一時間,所有學生們都嚇壞了,他們驚恐地看了看四周,卻發現四周什麼都沒有。

“等等,林姐姐,我可以叫你一聲林姐姐嗎,我知道你是林曉茜,你把方曉虹給留在地府了,那她、、、、她不是故意闖地府地,都是我不好,是我要她去的、、請您、、也請地府的衆位官員不要爲難她,不要懲罰她、、如果真的要懲罰,就懲罰我好了。”

“還有我們、、這件事不是他們兩個做的,我們也有份,我們也參與了,陰間要懲罰那就連我們一起懲罰吧。”一旁的學生們聽着聽着立馬就不害怕了,也壯着膽子站起來說道。

“喲,還挺齊心的嘛。嘴也挺甜的,還叫我姐姐了都。放心,那個方曉虹,地府也沒有爲難她的意思,只是把她留了下來罷了,因爲她剛好陽壽也盡了,所以算不上偷渡罪,地府沒有治她的罪。你們不用緊張的。我這次上來只是提醒你們一句,小燕燕的事情免談,那個小鬼犯的可是自殺罪,宋夏、尤晨你們應該很清楚纔對,自殺罪在地府是什麼,那是永遠得不到饒恕的重罪,地府把她留在心理工作室沒有重懲已經是格外開恩了,否則她一早就被打入枉死城了。 報告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你知道嗎?”林曉茜冷冷的說道。

“是,她是犯了自殺大罪,可是她生前遭遇了那種事情,已經夠可憐的了,而且她還是一個不懂事的小孩子啊,說句真話,人世間有哪一個孩子的心理能夠承受得住這些的,請地府看在她少不更事的份上就饒恕她這一回吧。而且她從小由奶奶帶大,和父母在一起的時間少得可憐,缺少父愛母愛太多了,她的家人現在正瘋狂的報復着村裏這些無辜的孩子們,我只是想讓她的鬼魂能夠上來勸解一下她的家人,難道地府就真的這麼不同情理嗎?”宋夏無助的說道。

“什麼——自殺也算是有罪啊?”一旁的學生們愣住了,他們百思不得其解。

“年輕人,你們是不是覺得早死早投胎這句話是真的呀,呵呵,告訴你們,那些都是無稽之談,自殺乃是永遠不被饒恕的大罪,其次便是打胎,輕的投胎做殘疾人或是打入畜生道,永不爲人;嚴重的話永不超生。在地府受盡折磨虐待和懲罰,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你們實在是太天真了。”

“什麼、、、、、有、、這麼嚴重嗎、、?”

“呵呵,情理那是對人講的,在地府沒有任何情面可講,只有對與錯,犯了錯就要接受懲罰,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人生在世不光只考慮自己,還要考慮父母的養育之恩、教師的教育輔導之恩、國家以及家鄉的培養之恩,如果輕易的自殺了斷,那可是不忠不孝的大罪,屬於大逆不道;另外讓你投胎做人那是閻王給你面子,看得起你,你如果不好好珍惜,就是對閻王爺的大不敬,對鬼神的不恭,就要受罰。還有該償還的債務還沒有償還清楚就輕生那就要加重刑罰了。懂了嗎,親?”

“原來是這樣子、、我懂了、、。”幾個男生不由陷入了沉思。

“我們也懂了很多也。”幾名女生似乎也明白了。

“其實我雖然身爲鬼仙也知道地府的一些法律刑罰太過苛刻了,但法律法規是天定的,冥界只是負責運行天規而已,就連閻王也沒有權力隨便更改天規。你們要是真有本事,就你們自己去和神界說呀,到時候,看玉帝董事長會不會買你們這些凡人的帳。”林曉茜一臉不屑的說道。

“玉帝、、董事、長、、、、。”幾個學生們聽得是一愣一愣的了。

“哦,不好意思、、就當我沒說過好了。聽着,這件事情必須要你們自己想辦法解決,地府是不會插手的,除非是連神界都驚動了的大事情,不過我也要警告你們,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大了,儘量拼勁了你們的全力解決掉小燕燕家人的報復行爲,否則到時候地府動手解決,那死的人可就遠遠不止這個數了,我想你們也不希望看到人間生靈塗炭吧。”

“我知道了。”宋夏和尤晨點了點頭說道。

“我們也會幫忙的。”頓時,那幾個學生們也站起來說道。

“好了,我要回去了。記住多給姐姐我燒點東西喲。呵呵。”林曉茜說完便離開了。

“那是一定的、、姐姐慢走,您可一定要記得小弟我呀。”宋夏和尤晨都還沒開口說呢,其中一個男生就笑眯眯的說道。

把個宋夏和尤晨弄得一時間有些迷糊了,這幫傢伙,這會子怎麼都笑得那麼邪呀,八成是心裏面在打什麼鬼主意吧,呵呵,肯定的了,巴結鬼仙那可是對自己本身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啊,只會有好處的啊。

是個聰明的人都會這樣做的呀,心照不宣嘛,呵呵!

很快,大傢伙都不說話了,只有那幾個男女同學們在沒心沒肺的笑着,這笑的那是沒話說呀。

“聽着,你們要巴結鬼仙,我也不攔着你們,只是你們自己記得注意分寸就行了,不要越過界了,做出什麼過頭的事情就ok了。懂了嗎?”宋夏一臉擔憂的說道。

“我們知道了啦、、呵呵。”他們說完笑的更加燦爛了。 又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宋夏和尤晨並沒有睡去,而是悄悄的從牀上坐了起來,他忽然覺得眼皮跳的特別厲害,難不成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嗎?

獨寵萌妃:蛇王太霸道 “媽呀,老三,你那些同學們怎麼都不在牀上了、、大晚上跑哪兒去了,萬一出事了可怎麼好?”

“什麼——哼、、大晚上的還真不給人省事啊,難怪我眼皮跳的那麼厲害。”

他掐指一算立馬跳了起來,披了一件衣服就往外面衝去,尤晨也連忙跟了上去。

深夜,幾名年輕的黑影在一件民房的外面晃悠着,他們悄悄的往窗戶裏面看去,裏頭燈火通明。

“唉,算了吧、、、、我感覺怕怕的,我們還是回去睡吧、、。”一個女生膽小的說道。

“喂,你可真不夠意思啊,要回去你自己回去吧,這兒就是小燕燕的家裏,我們說好了晚上過來看看的,也許能夠發現小燕燕家裏人的祕密呢、、、。”

“就是、、、。”

小燕燕的家裏,燈光一直是亮着的,一個老太太走了出來,隨後就走出來一對年輕夫妻,他們推斷,這就是小燕燕的奶奶和她的父母了吧,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

“媽——我看還是算了吧,人死不能復生啊、、您這樣做燕燕也不可能再重生了呀。”小燕燕的父親沈峯開口勸說道。

“峯兒呀,不是媽一定要報復,而是他們說的太過分了,媽也知道這麼做遲早會早報應的,可是、、我那可憐的孫女就這麼白死了嗎、、、媽可不甘心、、、媽心疼着呢、、你們不用再勸媽了,媽自己做的事情一件都不後悔,即便到了陰間下了地獄也不怕。”老太太斬釘截鐵的說道。

“媽——我們也難過啊,孩子就這麼沒了,還死的這樣慘、、、可是人死不能復生,您要節哀啊。”小燕燕的母親也含着淚說道。

“唉、、我可憐的娃喲,你怎麼就這麼不聲不響的死了呢、、、?”老太太傷心的說道。

“媽、、您房裏的那具穿着清朝官服的古人屍體是咋回事類、、額頭上還貼着啥東西呢、好像符咒一類的東西、?”沈峯夫婦疑惑的說道,多年的在外打拼,使得他們夫妻兩的思想不像村裏人那樣落後了,夫婦兩在大城市見得多知道的也就多了,他們沒有那麼迷信。

“我知道你們兩口子在外面見得多了,不信這些,呵呵,沒事的,信不信都是由自己的。其實這些個東西根本就不是迷信,而是真真實實存在的,在這個科技發達的世界裏。早在兩百多年前,康熙在位的時候,曾經出了一件極其大的恐怖事故,當年郭洛羅氏一族乃是富及一時啊,可是後來卻家道中落,郭洛羅氏一族遭到了陷害,郭洛羅氏老夫妻身陷寧古塔,苦不堪言;但是他們有兩個孩子,是一男一女,女孩的名字史書上並沒有記載,不過男的的名字卻是熟的不能再熟了,就是他郭洛羅氏鄂順。”

“媽、、您和我們說這些幹啥呀,我們又不懂、、。”

“你們聽我說下去,郭洛羅氏鄂順本來是要斬首示衆的,不過他在自己死前卻已經毒發身亡了,後來康熙爺爲了給他體面就下旨把他的屍體草草下葬了,呵呵,只是他們沒有想到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郭洛羅氏鄂順的屍體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就是不腐爛,全身僵硬、、、、就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化爲了殭屍重現人間,他所到之處到處吸食人血,死了不少人、、、兩百多年了,不知道有所少陰陽師家的高手正在找他呢,這隻超級無敵的殭屍王,哈哈哈哈哈、、、、可惜天意啊,誰都沒有想到,這隻殭屍王就在我的手裏、、、、他們活該被殭屍咬死、、、。”老太太說到這裏笑的更加燦爛了。

“媽、、、、您是說、、那具清朝古屍、、就是、、殭屍、、、還有那些個村民都是、、、。”夫妻兩一時間嚇得說不出話來。

“不錯、、、殭屍是我放出去害人的,那又怎麼樣,他們活該,是他們活活逼死我孫女的,他們都該死,這就叫天理循環,他們自己做的惡自己來償還有什麼錯呀。我已經很客氣了、、。”

“媽、、、、墳墓裏那些個螞蟻也是您、、?”

“對,也是我,破壞風水對我們巫蠱家族的人來說很容易的,這樣可以足足破壞他們祖宗好幾代呢,讓他們世世代代所有的子孫都活受罪去吧。我告訴你們,別管我的閒事、、、。”老太太惡狠狠地說道。

“可是、、媽、、這也、、太、、過了吧、、咱們收手吧、、一切都還和以前一樣、、踏踏實實的過日子這不是很好嗎?”

“是呀、、咱不要報復了、、這樣下去沒完沒了啊,不要害人了。”

“哼,你們兩個懂什麼,你們在外頭全是燕燕陪着我、、我這日子纔不算沒趣。”

啪——外頭一陣輕微的響動傳來,立刻就引起了老太太的警覺,只見老太太立馬就走了出去,定睛一看十幾個學生。

“老奶奶、、、您、、好啊、、我們、、、路過、、路過、、、。”其中一個男生連忙說道。身後的幾個學生們也來連忙點頭道,天哪,剛纔的話他們可全聽見了。

“呵呵,這麼說、、你們幾個小年輕全都聽見了、、呵呵、、這回、、你們也就別走了、、、。”

“媽,您要幹啥呀、、?”

老太太二話不說就立馬便施法解開了殭屍王額頭上的符咒,一瞬間後屋的棚子就炸開了,一具清朝官府的屍體瞬間崩了出來,雙手平舉,露出了一對尖利的長牙,藍色的雙眼直勾勾的看着在場的任何一個人,一步一步的跳了過來、、、、、、

“哼,今天老奶奶我要大開殺戒了、給我咬死他們、、。”

“哇——殭屍啊。”大叫一聲過後,學生們四下逃竄起來,不過他們還是不敢分開,只是緊緊地跟在了一起,生怕跟丟了任何一個人,而且大家都在一起也好有個照應,可以相互幫忙的。

殭屍王——郭洛羅氏鄂順一跳一跳的追了上去,所到之處盡是寒風陣陣,所有物品全部變成碎片。

“大膽妖孽、、終於讓我找到你了、、受死吧、、殭屍王,此時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時、、、哼、、今天姑娘我要替天行道。”大喝一聲,一個年輕小女孩跳了出來,出現在了所有人面前。

頓時,老太太,以及小燕燕的父母都驚呆,除此之外還有那些個學生們,他們也愣住了,躲在角落裏看着這一幕。

這個女孩長得很可愛,一張娃娃臉,一頭的波浪卷長髮,身上也是雪白色的連衣裙以及雪白色的長靴子,手裏拿着一根發着金光的除魔棍。

“哇、、救命啊、、救救我們吶、、。”

“你們不用怕、、在那裏呆着就好了,我會解決的。”女孩冷冷的說道。

“哦,是你呀,你果然還沒死、、、、我就說嘛,身爲陰陽師一族的你哪有那麼容易就死,我真是小看你了,只是,我很好奇,我明明看到你抱着殭屍王一起跳下懸崖的,怎麼我去懸崖下面只看到殭屍王,沒有看到你啊?”老太太大惑不解的問道。 “哼,那是我命不該絕,我被鬼給救了、你別忘了,好人終有好報的、。”女孩自信滿滿的說道。

“哦,有你的啊,今天我們就來切磋切磋吧,看看你的道行和功力有沒有更上一層樓。”

“哼,我求之不得呢,老太太,正所謂冤冤相報何時了,你害死了那麼多人,只怕到時候會死的很慘呢,人在做天在看,你做的事情瞞不過神冥兩界的,不要到時候把陰差引來,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哼,我不用你來教訓我,我算過我命不該絕的。不過,你也應該高興纔對,你的小情郎他也來了呢,就在村子裏面哦,你就不去看看他嗎?”

“哼,等這件事情處理完了,我自然回去見他的。”女孩猶豫了一會還是說道,心裏滿是幸福在洋溢。

“那是,時隔三年是該好好團聚一下了。”

“少廢話,看招吧。”女孩說完立馬揮舞着除魔棒超殭屍王打去,只見一人一殭屍正熱火朝天的打鬥着,一旁的學生們看的有些急了。

女孩取出了黑狗血用飛快的速度灑了過去,但都被殭屍王躲開了,呵呵,看來吸了那麼多人血,殭屍王變得更加難以對付了呢。

不過女孩仍舊沒有放棄,就在女孩要落下風的時候,一個年輕女子瞬間就出現了,她一瞬間就將女孩抱到了一邊,停了下來。

“老奶奶,快住手吧、、別在執迷不悟了。”那個女孩長得很是清秀,打扮的也很時髦。

不過,老太太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名女孩明顯的不是人,因爲該女孩的雙腳根本就無法踩到地面上,是懸浮着的,同時一旁的學生們也看見了,這個女孩是個鬼。

“喲,還來了一個女鬼、、正好可以一起對付。好好的鬼道你不走,要來陽間妨礙奶奶的事,奶奶我就讓你魂飛魄散,永不超生。”說完,老太太立馬兇狠的發動了攻擊。

“老奶奶,您要收我可以,不過我奉勸您一句,不要後悔哦。因爲您要是收了我,陰間是不會放過您的,第一個收拾您的就是我的舅舅,我舅舅一定不會饒您的。我想您應該不會笨到和整個地府正面對抗吧,畢竟連邱正雄老前輩都不敢這麼做呢,呵呵。”女鬼冷冷的說道。

“你個小鬼嚇唬誰呢,呵呵?”

“卜慧、、你、、。” 腹黑爹地太難纏 女孩驚訝的說道,看着女鬼。

“顧豔,當年我救你也是緣分吧。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我得在陽間做好事啊,不要擔心我,要是我消失了,我舅舅一定不會輕易放過這個老太婆的,到時候你們一定會有好戲看的。我告訴你臭老太婆,老孃我可不是一般的鬼,以前在地府的時候就連地府的黑幫老大王老虎都要對我客客氣氣的呢,更何況你一個凡間的老太婆,也敢在我面前叫囂,你算哪跟蔥啊,老孃我也不是嚇大的,要不然活着的時候就不會殺人了,哼,你收我啊,很快你就會知道開罪地府所有的法官會是什麼樣的結果了,呵呵。”女鬼卜慧笑着說道。

什麼——此話一出,立刻是震驚四座啊,把所有人給怔住了,天哪,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呀,看樣子這個女鬼在陰間的身份不低啊,果然老太太有些猶豫了。

就在這時,宋夏和尤晨也來了,宋夏看到了顧豔,四目相對,頓時是熱淚盈眶啊,心中滿是激動和欣喜。

“宋夏,你好啊,是我救了你的心上人哦,你要感謝我纔對呢。”卜慧笑嘻嘻說道。

一旁的學生們也走了出來,殭屍王已經一動不動了,他的額頭已經被封住了暫時不會害人。這個叫顧豔的女孩就是宋夏的心上人啊。

“喲,原來是卜小姐啊,幸會幸會,是哪陣風把您給吹來了呀,是您當年救了顧豔啊,實在是太感謝了、、、真的,這回先別走,要我們好好招待您,您看怎麼樣啊?” 顧少撩妻無下限:女人躺下,別動 宋夏和尤晨一看見卜慧,立馬就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陪着笑臉一個勁的討好起來。

看到這一幕,令一旁的所有人都驚得目瞪口呆了,這個女鬼卜慧到底是什麼來頭啊。

“豔豔,你是陰陽世家的人,你應該認識卜小姐的,既然卜小姐當年救了你,我更要介紹一下的。卜慧,陰曹地府法官藍巖藍法官的親外甥女,崔法官、索法官、閔法官、程法官的乾妹妹,同時也是城隍爺爺的幹孫女,連閻王爺也不忍心責怪的卜大小姐。她可是地府公認的小公主哦。”聽宋夏和尤晨的介紹,簡直是把大夥給驚到了。

媽呀!這女鬼在陰間的地位也太嚇人了吧。把個顧豔是弄得又驚又喜,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