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浮在半空的殘片,正靜靜地懸浮於一座石塔前。

2022 年 9 月 14 日
未分類
0 0

「這石塔難不成有什麼古怪嗎?」葉辰他們見殘片居然停在了眼前這座石塔前,都不由自主的想到。

而就在眾人猜測之際,殘片豁然光芒微漲,就見殘片的光芒不斷的收縮,凝成一道光線后,瞬間直接射入了石塔的這一面上。

嗡!

空間在波動!

就見一人高的石塔的正面,形成了一個類似空間通道的東西,之後就見殘片一下子就沖了進去。

葉辰他們自然也是緊隨其後進入了其中。

「我……」

看到這裡的情景后,葉辰都要忍不住爆粗口了。

為什麼?

因為這裡居然還真是一片並未被發掘過的古遺迹原址。

而且正因為沒有被發掘過,也有一定的幾率會受到危險,畢竟古遺迹哪裡會沒有危險的。

「這……沒想到古遺迹保護區內,居然還真的有未被發掘的古遺迹啊!」

「是啊,我也不敢置信。」

眾人這般議論著,眼睛卻是一直盯著最先來到這裡的殘片。

此刻,殘片到了這裡后,並未再有什麼異動,任由葉辰拿在手裡。

。「天明,是父親的錯,父親不該把手插進玄學界,你給父親一個痛快吧!」

諸葛天啟仍沒有要停止的意思,我不禁一愣,這傢伙是真想死?!

諸葛天明五味具雜,多年來的經歷讓他已經對父親的生死無所在意,加上這趟回家族也是父親想利用自己佐牢使的身份。……

《控魂》第五百一十章完美結局 「治病?」

「什麼情況?」

「昨晚你不是去見秦寶了嗎?」

「你不是向來不輕易治病救人嗎?怎麼這次還這麼主動,難道你想懸壺救世?」

花雲毅詫異。

有些話到了嘴邊,他只是沒好意思說不來罷了。

秦鳳可是在雷凌眼皮底下被殺。雷凌都沒能救活,如今居然還要救一個不認識的外人?

而且,還是一個女人?

他可不認為雷凌有那麼菩薩心腸,所以故意這麼諷刺去質疑雷凌。

「你不懂。」

「這個女人昨天小夜樓附近跳湖,我只是順便救了她。」

雷凌搖頭,花雲毅又在瞎琢磨,他是真的有點冤枉。

「英雄救美?」

「好傢夥!雷凌你這風流的性格,能不能板一板?」

「是個女人,只要跟你沾點因果,就會深深的愛上你,以後其她女人,你最好離遠點比較好。」

聽雷凌這麼一說,一旁的茅十八老臉變得凝重了,雷凌命犯桃花。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你看看!

雷凌身邊多少女人了?

若在無止境的增加,雷凌都可以當皇帝了。

「別瞎說!」

「跳湖的女人,她因為得了絕症,所以想不開。」

「我本來沒想多管閑事,生老病死本就常態。」

「只是,昨晚秦鳳替她求情,所以我才告訴那女的,來李府一趟。」

雷凌老臉通紅,被茅十八說的如此不堪,他恨不得狠狠抽他兩耳刮子。

「哦?」

「得了絕症想要輕生的女人?」

……

雷凌道出實情后,花雲毅、茅十八、李天龍、禪德、青冥幾人皆是感到吃驚。

是秦鳳求情,這讓他們就無話可說了。

畢竟,秦鳳已經是逝者,自然要看在她的面子上,放過雷凌一馬。

就在眾人沉默后,客廳門外,門衛帶著一位穿著白色裙子的女人出現。

來人,她正是昨晚跳湖求死的小黎。

但今天的她,穿著一身潔白,秀髮披肩,身材高挑,貌似比昨晚還要漂亮,顯得更加清新脫俗。

小黎來到李府,看到屋內客廳坐著很多人,她內心有些緊張,畢竟自己這次過來,根本就不認識這裡的人。

冒昧而來的她,之所以選擇硬著頭皮進來,完全是聽信了雷凌的話,認定這裡有讓自己看到希望的機會。

「請進!」

小黎來到門前,屋內傳來客氣的傳喚聲。

小黎小臉靦腆,低著頭就進入房門。

「嘖嘖?長的還不賴嗎?」

小黎進入客廳,就聽到有人在談論自己,這讓她內心突然變得緊張,畢竟一個女孩子,難免會怕羊入虎口。

她急忙抬頭,看向客廳沙發上坐著幾個人。這些人還都是男人,一個個眼神都停留在自己的身上。

「是你?」

當小黎,看到雷凌也坐在那裡,她神色一怔,心裡頓時浮現各種胡思亂想。甚至覺得雷凌壓根就沒安好心,故意把她騙到這裡的。

小黎咬了咬嘴唇,沒有多說轉身就要走,因為她覺得自己真的是羊入虎口了。

「站住。」

小黎轉身就要離去時,雷凌突然開口呼喚一聲。

小黎頭也不回,狠狠咬著嘴唇,心裡恐慌的不安,現在她就想快點離開這裡。

嘭!

可就在小黎要走出房門時,突然房門的門關上了,將小黎擋在了門前。

小黎瞳孔睜大,頓時小臉蒼白,頭冒冷汗,心裡恐慌的不知所措。

「來都來了?為什麼要走呢?」

花雲毅不解,看小黎那副害怕緊張的樣子,貌似怕被他們吃了一樣。

「小姑娘別怕。」

「我們都是好人,不會傷害你。」

禪德面露微笑,看著站在門前,偷偷斜視他們的小黎,慈眉善目的解釋了一下。

「我不信。」

「誰聽過壞人會說自己是壞人?」

小黎搖頭。

禪德的解釋,反而更加增添了小黎的肯定。

「小丫頭?」

「你既然害怕,那為什麼還來呢?」

李天龍皺眉,看小黎膽小如鼠的樣子。他很好奇小黎,既然害怕還會聽雷凌的話來這裡?

面對李天龍的詢問,小黎突然轉過身,抬手指向沒有開口的雷凌,露出憤怒的病情,兩眼紅潤怒斥道;「你個混蛋!我還以為你是個好人,可沒有想到你這麼齷齪!故意騙我上當,自投羅網,我就死了也不會讓你如願以償!」

「呃?」

莫名其妙,被小黎罵的狗血淋頭,這讓雷凌有些蒙了。

花雲毅、李天龍、茅十八、禪德、青冥幾人皆是一臉愕然。

面前的小丫頭,居然把他們都當成了壞人,這是不是有點冤?

「先別衝動。」

「有話好好說!」

「誰也沒有想要傷害你?」

茅十八皺眉,他真怕小黎一頭撞死在這裡,他們這裡已經夠喪氣的了,不需要有人跑到這裡湊熱鬧。

「就是!就是!」

「小丫頭?幹嘛火氣這麼大?我們聽說你得了不治之症,這樣生氣對身體不好?」

花雲毅看小黎那副可憐的樣子,雖然被罵了,但畢竟這是一場誤會。

「我不用你們關心。」

「你們這些臭男人,心裡怎麼想的我還會不知道?」

「我小黎,就算死,也不會讓你們碰我一根手指頭,你們就死了這條心吧!」

看花雲毅、茅十八噓寒問暖,關心自己,小黎反而認為他們虛情假意,無非就是對自己的身體感興趣。

聽到小黎這也說,茅十八、花雲毅、李天龍、禪德、青冥都是面赤耳紅,他們怎麼可能會有這麼齷齪的想法?

「雷凌,這女人是你騙過來的,你自己看著辦吧!」

茅十八狠狠瞪了雷凌一眼,覺得雷凌應該把事情說明白,他們可不想惹一身騷。

「你叫小黎?」

雷凌蹙眉,抬手摸了摸鼻子,看著小黎問道。

「知道我叫什麼?就可以對我為所欲為了嗎?」

「反正我是快死的人,如果你不放了我,我就死給你看!」

小黎咬著嘴唇,一副寧死不從的樣子,惡狠狠沖著雷凌警告道。

「你想多了。」

「昨晚湖邊人太多,我沒辦法給你治病。」

「你如果還想活著,就要相信我。」

「不然,你就走吧!」

無需過多解釋,他雷凌又不是求著要就人。

對自己不相信,他也懶得廢話那麼多。說完,他抬手一揮,房門砰然大開,是去是留,隨小黎的便。

茅十八幾人眉頭緊皺,也沒人解釋什麼,小黎的生死,有跟他們沒關係,選擇權在她自己手裡。

聽完雷凌所說,小黎面色蒼白,看著雷凌一副怨天尤人的樣子。

她內心在掙扎,她不知道雷凌為什麼會這麼有把握救自己,所以她怕雷凌是在用欲擒故縱手段,來想讓她乖乖束手就擒。

小黎轉身,她不想冒險,所以選擇離開這裡。

「你可要想好。」

「這是你唯一的機會,別因為自己的疑神疑鬼,而讓自己抱憾終身!」

就在小黎一隻腳,已經邁步房門時,二樓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讓小黎不由停下了腳步。

雷凌皺眉,扭頭看向樓上,將二樓龍堯站在護欄近前,看著下方的小黎有意在提醒。

茅十八、李天龍、花雲毅、青冥、禪德幾人神色古怪。龍堯能夠說出這種話,到讓他們感到意外的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