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裡閃過隱晦的毒辣,童淑葉停下腳步,轉頭看向不遠處的幾個女生,笑的意味不明,「就算我的地位不再,但我也比你們漂亮的多。」

幾個女生本來就是有意將話傳到童淑葉耳朵里,聽到童淑葉的反駁和依舊那副高傲的公主模樣,幾個人不以為意,「我們是不比得你美,但我們只要看到你落魄,就開心了。」

落井下石如此光明正大,更讓童淑葉心中陰鬱。

童淑葉眯了眯眼,慢慢掃過幾個女生,她們是哪個班的她並不知道,但得罪了她,她勢必要一一報復。很好!這些踩低捧高的人,終有一天,她要讓她們後悔!

勾了勾唇,童淑葉發了個簡訊,走了幾步,童淑葉又轉了身,定定地看向那幾個女生,然後,高傲一笑!在轉身時利用身體部位遮擋,暗暗拍下她們的相貌。

童淑葉作為女主,臉蛋自然是一等一的好,她哪怕稍微一皺眉頭,就會有一群公子哥對她趨之若鶩。

童淑葉現在在女生里視為最討厭的對象,但是那些男生們,還是如同往常一樣把她當成女神伺候著。只是他們的眼神,卻像是你在他們面前赤裸裸什麼也沒穿一般。

有時候童淑葉恨不得將那些男生的眼睛都摳下來。但已經被人刻意孤立起來童淑葉,哪裡又有人會站出來幫她?

別說,還真有。徐明承偏偏就對童淑葉感興趣了,他總是微笑著看了幾眼那些男生,一個偏身恰好擋住童淑葉,溫柔顯得不突兀又很好的緩解了童淑葉嗯尷尬,更讓童淑葉完全找不到理由拒絕他。

要說撩妹這一點,徐明承就做的比陸衡好上許多!

徐明承心知童淑葉是校運會播報主持,在校運會開始之前,是要提前做好準備的。

「要我送你嗎?美麗的女孩。」噙著笑意,徐明承的眼睛里好似抓住了流年光彩,他的眼神恰到好處,能讓你感覺到他的溫和與深情,看起來又如同多年的老友。

拽拽丫頭進錯房 童淑葉想了想,還是拒絕了他的好意,但已經沒有再向之前那樣甩給徐明承臉色看。

或許童淑葉也需要徐明承的幫助除掉蘇眉,所以才會與徐明承打好關係。可她又忍不住擔心,徐明承見到蘇眉之後,他的注意力就不在她身上了。

蘇眉!童淑葉覺得這個名字,這個人天生就是自己的剋星! 陸衡已經很久沒有在童淑葉面前出現了。童淑葉卻絲毫不在意,她的腦子裡都是如何除掉蘇眉,至於別的,她直接忽略掉了。

所以當童淑葉在廣播室里看到陸衡時,只是稍稍愣了一下,隨即又微笑而疏遠。「陸老師,請讓讓。」

陸衡淡淡神色,讓到一旁,卻沒有離開。

童淑葉也不知陸衡心裡想的什麼,那天陸衡告白的確是把她嚇到了,她也不是不喜歡陸衡,只是他一直以來都把陸衡當做她的哥哥而已,卻沒有想到陸衡竟然喜歡她。

童淑葉驚訝,一時不知怎麼表達,畢竟她喜歡的人是付一箏啊!

隨後她拒絕了陸衡,跟陸衡大吵一架之後,除非必要課程,陸衡的其餘時間都消失在她的視線之內。

「葉兒,談談好嗎?」陸衡推了推眼鏡,如同從前那樣溫和,眼睛看著她都是滿滿的柔情。

童淑葉看距離校運會還有兩個小時,也就點點頭,「要談什麼,陸老師?」

因為陸衡捅破了心思,童淑葉總是想要躲避他。

陸衡微笑了一下,「葉兒就打算在這裡談一些不合時宜的話題嗎?」

皺了皺眉,童淑葉覺得也是,放下稿子,站起身想了想,「那……去哪裡?」

「校門口的小餐廳里吧。」

「好。」

童淑葉想著,乾脆趁這一次機會,和陸衡說清楚,就算她不喜歡付一箏,也絕對不會喜歡他的!

但她卻沒有想到,眼前人的淺淺笑意就是陷阱的偽裝!童淑葉才出了校門口,就被兩個黑衣人抓著塞到車裡,不過是一兩分鐘的時間,她就被封了嘴巴捆綁四肢,連一句呼救聲也來不及叫喊!

……

蘇眉才剛要出門,那個急性子的形體老師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往外拽,還一邊不斷的催促她的動作,蘇眉掙扎幾下,很不開心。

「老師,你這是幹什麼?」蘇眉不喜歡這樣被人強壓著,就像是犯人一樣被拉去審問。

形體老師急啊!見蘇眉無動於衷,又開始嚷嚷:「童淑葉不見了,蘇眉你快點頂上!」

童淑葉不見了?!

這是什麼意思!

形體老師狠焦急,童淑葉不見了,好在她還認識前幾天才剛學了半節課形體的蘇眉,也不知道管不管用,情況危急,她也只能死馬當成活馬醫!

蘇眉是被這消息嚇了一跳,趕忙向系統君求真相!

調開定位系統,蘇眉看與女主在一起的竟是陸衡,這會童淑葉與陸衡的點不斷的遠離學校,向東離開,難道是……

陸衡黑化了?

少女,你說對了!

男配君你真是好樣的,直接就把女主給拉走了,於是校運會就變成她一個人的主場了?

乾巴爹!蘇眉,你訓練了這麼久可不是白乾的!

蘇眉:「……」

此時她的內心是凌亂的。

硬是被形體老師拽到了廣播室,蘇眉只來得及讀了幾遍稿子,就被推上了話筒。

好吧,不就是播報內容嗎!她念!

好不容易換了個播報員,蘇眉想要休息會,那邊拉拉隊的舞蹈又快要登台了,形體老師不知從哪裡又冒出來把蘇眉拉進去,蘇眉嘴角抽了抽,形體老師你一定是這個界面里的BUG吧?! 一整天下來,蘇眉要累趴了!

校運會的加油稿,如果只是娟秀字跡、正楷字跡那還好一些,有些根本不能分辨寫的是什麼,蘇眉也是頭疼的很。

才從廣播室內室里換好衣服出來,蘇眉顯得比運動員更疲憊。付一箏就站在不遠處,看到蘇眉出來了,就把手裡早已準備好的瓶子遞過來。

說心裡不感動,那是假的。

蘇眉笑了笑,很是甜蜜,手也很自然的挽上付一箏手臂,「箏箏,你參加的什麼啊?」

按照付一箏在學校里的人氣,不可能一天也沒出現一張關於他的加油稿呀!

「1500米。」

蘇眉恍然大悟,1500米長跑是最後一天才有的項目,也難怪今天一篇稿子也沒有。打開瓶蓋喝了幾口,便是一陣清涼掃去一天的燥熱和火氣,頓時讓蘇眉嗓子舒服不少。

「雪梨糖水?」蘇眉舔了舔唇瓣,有點驚奇。

「嗯,昨晚煮的。」付一箏坦然說道。然後又轉過頭來看著蘇眉呆愣的模樣,笑了笑,「怎麼,被感動了?」

S級獨家暖寵通緝令 蘇眉:「……」

「挺感動的。」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付一箏作為一個男友絕逼是那種什麼都不說就把你照顧的很好的暖男啊!

想想原先如同冰山一般的付一箏,蘇眉忽然感覺自己偉大了起來,能把一座冰山變成陽光暖男她也是厲害啊!

兩人越聊得越遠,夕陽把二人影子拉的老長,看起來溫暖又安寧。

蘇眉完全沒有「女主被黑化的陸衡捉走了要不要營救卧槽」「陸衡黑化了會不會傷害童淑葉」「童淑葉會不會有生命危險」之類的擔心,反正她心裡明白的很,陸衡是愛她成痴,童淑葉已經種在陸衡的心裡無法拔出,肯定不會傷害童淑葉一分一毫,最多也是把童淑葉囚禁起來~

於是蘇眉非常淡定的和付校草秀恩愛。

拉著小手路過一大片路人甲乙丙丁,背景板戊己庚辛,虐哭一眾單身汪……

「箏箏,我腳疼。」

「我背你。」

「箏箏,我喉嚨疼。」

「少說話。」

「箏箏,我要秀恩愛。」

付一箏很是無奈的瞥了一眼蘇眉,揉了揉她的頭髮,薄薄的唇親吻了一下,又慢慢移動到她的嘴角,細細品嘗。

簡直虐慘了學渣啊!

沒錯,因為兩個人的成績都是杠杠的,學校的領導老師們已經徹底無視了倆學霸的任何動作!

學習尚未成功,秀恩愛不能光明正大,學渣仍需努力啊!

蘇眉噌地一下,臉紅了。臉頰粉粉的,女王的氣勢瞬間矮成萌妹,嗔怪地瞪了一眼付一箏,還在責怪他怎麼就真的當眾么么噠了!

付一箏眼裡居然出現狡黠的神色,「眉眉,我這是在配合你。」

蘇眉:「……」配合!配合你大爺啊!

付一箏這貨居然還是個腹黑!蘇眉深深覺得自己上當了……上當了……她痛心疾首!內牛滿面!她她她……好蛋疼!

但無論蘇眉怎麼看著付一箏,怎麼翻白眼鄙視他,付一箏就是一副「我愛你你怎樣都可以」的寵愛表情看著蘇眉,瞬間就顯得蘇眉幼稚了……

蘇眉:「……」她忽然發現這個界面里她最需要提防的是男主!

嚶嚶嚶她的女王形象啊! 當蘇眉一干人正在學校里舉行一年一度的校運會,童家、陸家和不少校領導卻在偏偏尋找著消失不見的童淑葉和……陸衡。

陸衡喜歡童淑葉,這件事陸家和童家都知道,但童家卻從來不強求童淑葉變成陸家的兒媳婦,再且看著陸衡自小長大,也沒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他們實在想不通,怎麼同一時間,兩個人都消失不見了呢?

他們絕不相信童淑葉會做出和陸衡私奔這種事情,一個是完全不需要,另一個是以他們對童淑葉的了解,童淑葉的性格也不可能做出這種事!

而學校如此擔心,只是因為兩人是在學校里消失的,若是童家和陸家追究起來,學校是絕對逃不了責任的!

就算為了減輕兩大家族的怒火,學校也要拿出十分誠意來表達自己的無辜啊!

……

童淑葉醒來的時候,是在一個溫暖寬大的卧室里。卧室布置的很貼心,是童淑葉最喜歡的淡紫色與白色,四周的牆壁也貼著漂亮清新的壁紙,還有一塊四四方方框架掛著,裡面擺設的都是她的照片:從小到大,喜怒哀樂……或捏一朵花放在嘴邊淺淺微笑,或迎著陽光張開雙手閉上眼睛享受,或在書桌上煩悶的發獃……每一張都是那麼不同,幾乎要把她的每個表情都記錄下來。

童淑葉卻如同被嚇到,倒退一步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她知道,她知道……這裡一定是陸衡的地盤。這些照片,也都是他拍下的……

陸衡竟然這麼愛她嗎?

既然他這麼愛著自己,又為什麼把自己帶到這個四周荒無人煙的地方,他是幹嘛?要把自己囚禁起來嗎?

不得不說,童淑葉和蘇眉的直覺都是準的。

陸衡是在晚飯的時候出現的。

從外面提了一盒保溫的飯菜回來,因為害怕請來的傭人會同情而偷偷放跑童淑葉,陸衡從來也不請傭人,只能自己在外面買了飯菜提回來。

想必她一定醒了。

打開大門,童淑葉就現在客廳中間,盯著門口的陸衡,面無表情。

她說不出自己是憤怒還是別的什麼。

這副模樣卻讓陸衡以為童淑葉已經考慮好了,正在迎接他回來呢。

陸衡輕笑了一下,「葉兒快來吃點東西,有你最喜歡的菜。」

童淑葉咬了咬牙,她覺得自己就像是被關進籠子里的金絲雀,她想要逃走,就得先取得陸衡的信任,讓他放鬆戒備。

低著頭,童淑葉不想讓陸衡看到自己眼底仇恨,抿了抿唇,童淑葉輕輕應了一聲,好在陸衡聽力不錯。

童淑葉伏低做小,如同一個貼心的小媳婦,安安靜靜站在那裡,接過陸衡遞給她的外賣,也不知在想什麼。

晚飯只有兩個人,看起來吃得溫馨,實則是陸衡一廂情願。

陸衡也沒有那麼笨,他清楚向來倔強高傲的童淑葉是什麼脾氣,這會的乖巧只會是迷惑他。但那又怎麼樣,只要她還在他身邊,他總有一天會讓她愛上自己。陸衡堅信,感情是可以相處出來的。 陸衡沒有強迫童淑葉做什麼事情,只是不允許她離開別墅。而恰恰,童淑葉什麼也不求,只希望能夠離開這裡。

當兩個矛盾點針鋒相對,如果沒有一方服軟的話,結局只有兩敗俱傷。

「葉兒,想要什麼禮物?我送給你。」每每出門之前,陸衡總是深情款款的看著童淑葉,那場景就像灰姑娘的父親大人要出門一般。可童淑葉不是灰姑娘,不會卑微的只乞求碰上他帽檐的樹枝。

搖了搖頭,深深地看了陸衡一眼,然後轉身上樓。高傲的童淑葉被折斷了自由,她就要用沉默來對抗陸衡的一切溫柔。

前幾次還好,陸衡只當她是小女孩脾氣鬧騰,可童淑葉一直就這樣,一句話也不說,陸衡自然也察覺出什麼。

很好,既然你要裝啞巴,那就索性裝到底好了!

陸衡沒有回到學校,只是到附近買了些小玩意,希望能給童淑葉解解悶。

童淑葉是女生,她應該對這些毛茸茸的感興趣吧?

抱著一個紙皮箱子,陸衡就把那隻毛茸茸的小奶貓帶到童淑葉面前來。

小奶貓可愛的緊,幾乎要把童淑葉給萌化了,它蜷縮起來,一身白白的絨毛看起來就像一個小肉球。

喵嗚——

小奶貓似乎也察覺到自己的新主人是眼前這個女孩,伸出頭就想要蹭蹭童淑葉的手,討好般的一聲軟軟的呼叫。

童淑葉咬了咬唇,這小貓還是很可愛的,就算她不喜歡陸衡,但這隻小貓卻是討人喜愛的。「它……」

「葉兒,送給你。」陸衡微微一笑,永遠都是這麼自信的樣子,把真實的情緒都藏在眼底。

童淑葉沒有拒絕,或者說,她從不拒絕陸衡給她的任何東西,除了愛。

「今天,我看到付一箏,在樹下等待蘇眉的模樣,似乎是很幸福。」陸衡隨意說了一句,好像在討論今天的天氣一般。童淑葉聽到付一箏的名字,身體稍稍僵硬,隨即又放鬆下來,不發表任何意見。

「你看,你喜歡的人都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你也應該試著接受我。」

童淑葉定定地看著陸衡,討厭的眼神毫不掩飾。陸衡向前靠近她一步,心裡嘆著氣卻沒表現出來,只是聲音比平時更溫柔了一些,「葉兒,你總有一天會接受我的。」

那又如何?畢竟那一天還沒有到來不是嗎?童淑葉抿著唇,不想跟他再談論這種話題,抱著小奶貓就上樓去。

沉默以對,好像並不能使陸衡放棄,反而更加激起了陸衡的決心。他知道自己已經不如他們年輕,可他也並不老,童淑葉十八歲,他不過也才二十二歲。比的高中的青春洋溢的少年們,他多了一份成熟溫和,以及對童淑葉的包容,但這並不代表他沒有脾氣。

童家與陸家聯合著尋找他們兩個人,他的時間並不多,要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讓童淑葉接受自己,他也猜到了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難道……真的要他那樣做才可以嗎?葉兒,她會不會原諒他? 樓煥是一個很自信張揚,甚至到跋扈的人。儘管他被童淑葉傷害過,但身為樓家少爺的驕傲,絕不允許他流露出一絲一毫的低落情緒。

樓煥又開始流連花叢,只不過這一次換女友更頻繁了。校運會什麼的,樓煥沒興趣參加,只是摟著自己的新女友挑著眉看周遭的同學如何激動。

忽而,他看到了付一箏。

童淑葉喜歡的付一箏。他拿著一瓶水,嘴角微微翹起,迎著陽光朝某處望去,完全一副陽光的鄰家哥哥般的溫暖。而他的視線,正是蘇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