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攻擊無效,海馬斗羅大吃一驚,尤其是他能夠感覺到,雲川是憑藉純粹的肉體力量生生受了自己一擊的。簡直是刷新了他的三觀。到底是多麼強悍的體魄,才能夠無視自己的全力一擊。

「打完了?該我了!」

雲川看着愣住的海馬斗羅,微微一笑,隨即猛然深吸一口氣。讓肺部充滿氣體,然後長長的吐出!

冰霜吐息!

在周圍寒冰領域的加持下,他這簡簡單單的一口氣呼出來。立即就化作恐怖的寒霜風暴,呼天蓋地的朝着海馬斗羅威壓而去!

7017k 羅四夕語錄:好孩子,是教育出來的,而不是靠打罵,逼出來的,更不是靠溺愛,寵出來的。

剛一說完正事,楊廣那老色鬼,就迫不及待地溜去「白日宣.淫」了。

鄙視你,老色魔!

哥心裡頗有些「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羨慕嫉妒恨。因為,哥到現在,雖然名義上已經有好幾個大小老婆了,可是真正能品嘗,品嘗過的妹子,卻只有區區牡丹娘子小蝶一人而已。

小蓮,自不用說,還年幼,得再養兩年才能品嘗。

郭雅,古代的人,思想太保守,講究什麼「貞潔」,什麼「洞房花燭夜」,所以根本沒有什麼婚前歡好的可能,那是在要她們的命!

古代的良家婦女,可是把貞潔,名聲,看的比命還重要,所以哥不能霸王硬上弓,更不願強迫自己的女人做,那與強姦何異?讓自己的女人,過的高興,開心,才是哥應該要做的事情。

郭瑩瑩,同上,不一一詳敘了。

阿朵,與小蓮差不多,還是花骨朵,還得將養幾年,才能品嘗。

而楊廣,隨時都有成百上千的各色妹子,可以任意享用,這是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美好事情啊!那些羨慕的男人里,自然也包括了哥這個小色鬼。

不要鄙視哥。

這世間的男人,有幾個不想當皇帝的?所以都是俗人,所以也別來五十步笑百步了。

腦海中,情不自禁的又回放起上回在皇宮裡,看到的那一個個情趣內衣秀上的誘人妹子們的胴.體。

「小色鬼!你在想什麼壞事情?都流鼻血了,好噁心啊!」

我的腦子,不知不覺中,又開始不受控制的丫丫起來,誰知中途卻被一個黃鸝鳴唱般清脆,悅耳的聲音給驚醒了。

我連忙尋聲望去。

我滴個乖乖,好漂亮,好可愛的小女孩啊!

看到她,我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一個人:小婉君。

「你就是長孫素素?」我說出心中的猜測道。

「哼」!聞言,小女孩皺起好看的眉頭,神情兇惡,面帶厭惡的對我狠狠的質問道:「你就是那個亂出壞主意,把我獻給皇帝的小淫賊宇文皛么?」

聞言,此女的身份,不言而明。

我心中對她,可沒有絲毫的尷尬和愧疚,因為敵人,不需要同情和憐憫,那是對自己的殘忍和愚蠢。

我冷笑道:「能伺候我大隋朝至高無上,尊貴無比的皇帝陛下,是天下所有女子的奢望和福氣,莫非,你不是這樣想的嗎?」

先下個軟釘子讓你吃吃。此地可是有許多太監,宮女的。禍從口出,嘿嘿!雖然你可能不怕,但你背後的舅舅高士廉,以及兄長長孫無忌,嘿嘿,很可能會為你的「童言無忌」買單的喲!

「我……「。長孫素素聞言,滿臉怒容的正要開口說什麼,突然卻又停住了。

她回眸作笑的道:」奴婢也是這樣想的,可是奈何奴婢現在太過年幼,心有餘而力不足,所以無法伺候的了陛下,只能等幾年再說!「

哎喲,以小看大。沒想到長孫素素這小丫頭,這麼年幼,心思就已經不單純了,十足一條小狐狸。可惜了!沒能坑到她。

不過,接下來,這小丫頭做了哥的奴隸,看我怎麼好好調教你!嘿嘿。

」過來跪拜主人!陛下已經將你貶為奴隸,並送給了本公子,所以,本公子從現在起,就是你的主人了。從今往後,你如果不乖乖聽主人的話,本公子可是會狠狠懲罰你的,甚至對你有生殺大權。到時候,就算是你舅舅高士廉高大人,也救不了你!「我惡狠狠的恐嚇小蘿莉道。

」你……你……。「小蘿莉聞言,滿臉煞白,嘴唇哆嗦,雙目含淚,可憐兮兮。

」你什麼你?還不趕緊過來跪拜主人!小心本公子要重重懲罰你了!「我變本加厲的怒喝道。

嘿嘿!哥就是要給長孫素素那倔強的小蘿莉,一個下馬威。不然,以後的調教之路,崎嶇難行。

見小蘿莉一臉的倔強,不出聲,也不動作。

跟哥犟?嘿嘿。我可不是你的愛人,親人,朋友,而是未來的仇人,所以不會寵著你,慣著你。

」你們幾個,上去把那忤逆犯上的小賤人,扒光了衣服,然後吊到皇宮門外,讓天下的人,都來欣賞一下我們可愛的長孫素素的美妙身體!「我對幾個周邊伺候我的宮女和太監吩咐道。

古代的女人,把貞潔看的比命還重要,既然如此,那哥就從這方面拿捏長孫素素好了。

不管是黑貓,還是白貓,只要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貓。所以,計策,哥不論好壞,管用就行。哥不是好人,是流氓,所以百無禁忌,隨心所欲。

接著,我又補充道:」就算她咬舌自盡了,你們也照本公子的命令行事!「

」你……你,好狠!「小蘿莉這幾個字,是咬著牙,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我心裡知道,長孫素素這小蘿莉,估計現在心裡厭惡,恨死哥了。但我不在乎,因為誰會在乎敵人的好感?

我心裡突然突發奇想:為了避免夜長夢多,要不要現在就找個機會,或想個辦法,殺了長孫素素?這樣,一了百了,而且省事又永絕後患!因為,人活著,就容易出現變故和意外。

至於殺了長孫素素的後遺症,無非是高士廉和長孫無忌。

高士廉,哥不怕,因為哥背後有大樹。有楊廣撐腰,他再恨我,也莫奈我何!而且,離他被貶越南的時間,也臨近了。所以,不用太過擔心。

至於李氏,為了一個毫無瓜葛的女人,李淵是絕不會因小失大的。至於李世民,現在還太嫩了,不成氣候。

唯一讓我心中忌憚的,就是長孫無忌那個陰謀家。

那傢伙心眼多,陰狠毒辣,不好對付。不過,哥註定了要與他為敵,既然命中注定是敵人,那還顧忌他幹啥?想辦法,乾死他就完了。

而且,我現在或許,可以借著長孫素素這個誘餌,想辦法坑死長孫無忌這個現在還未成大氣候的傢伙,也說不定。

不然,等到他以後追隨了李世民,再想要殺他,就很難了。因為那時,李世民會成為哥殺長孫無忌的攔路虎,保護網。

那時,要殺長孫無忌,必須先殺了保他的李世民。可是,李世民,比長孫無忌更難殺呀!田閻王?

張郃感覺這閻王熱情的過分了,或許叫他為笑面虎更加合適吧,思慮不少,不過禮數周全。

「張郃,見過田參軍,初來乍到,還請田參軍多多照顧!」

一番簡單的客套與介紹,劉平和田豫目送張郃、高覽和段虎三人離去。

不久前還熱鬧異常,人聲鼎沸的校場,只剩下了劉平和

《三國從招攬趙雲開始》第一百零四章主公這話挺實在 不多時,眾人到達第五關,煉丹師協會。

一個圓臉胖胖的中年長耳人從一群長耳人中走出來,自我介紹道:「歡迎諸位天驕的到來,鄙人是煉丹師協會的會長龐東來。我們煉丹師協會出的題目最簡單,你們每組選出最擅長煉丹的一人,現場煉製增氣丹,我們的煉丹師會從成色、效用、品質等角度甄選出最好的一粒,這張贊成票就投給他了。」

聽到題目,天驕們紛紛贊成。

「這一關才算正常,考察的是單項能力。」

「看來武教司也不想犯眾怒,不是每關考驗天驕的家底。」

「增氣丹…這種不入流的丹藥我幾歲的時候就不吃了。」

「這你不懂了吧,增氣丹作為最低品階的丹藥,是最容易煉製的,市面上的增氣丹,看上去大同小異,其實差距大著呢,只是大家不在意而已。」

「這裡頭還有說法?」

「略懂,增氣丹是給鍛體期武者淬體用的,而能蘊含微量元氣的增氣丹都算合格,但其實在真正的煉丹師眼裡,合格只是最基本的要求,他們也會煉製出更高水平的丹藥,比如說增氣丹是不入流丹藥,但是如果煉丹師手藝高超,可以煉製出媲美增元丹的練氣丹,則可以算作一品丹藥。」

旁人聽到這就有些無語了:「我若是需要增元丹,直接去買就是了,幹嘛要去吃藥效媲美增元丹的增氣丹?」

說話這人道:「這你就不懂了,你能用增氣丹的材料煉製出增元丹嗎?煉增氣丹材料費用低啊。成本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這是煉丹水平高超的證明。」

「這下我明白了!那除了一品,是否還有藥效更好的二品或三品增氣丹?」

「當然有,只不過我是沒見過,據說只有一些超高品級的煉丹師才能煉製出二品或三品的增氣丹。只不過增氣丹只是不入流丹藥,哪怕超幾個品階也不過是中低級丹藥,所以沒有人去主攻這項的。」

陳玄聽到他們聊天,也覺得獲益頗多。

這時,忽然聽到馬晗哈哈大笑起來,他笑道:「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這一關簡直是為我量身定做的,方大年,你去拿下這一分。」

楚高格看到馬晗身後走出了這名長臉青年,臉上陰晴不定,心中微微嘆息:這關,我輸了!

其他天驕看到長臉青年也都是紛紛搖頭。

「輸了輸了,誰能跟他比。」

「這位莫非就是來自丹山的方大年?據說自幼被送往丹山學習煉丹之術,造詣很高,年紀輕輕就達到了四品煉丹師,堪稱年輕一輩中煉丹師第一人。」

「有他在,我們還比什麼煉丹啊?這一關我棄權。」

「馬晗早早把他拉進隊伍,怕是早就料到了會有煉丹這一關吧?讓他給賭對了。」

「罷了,我也放棄了。」

看著一支支隊伍放棄,馬晗臉上的得意之色更濃,他沖著楚高格叫囂道:「你也趕緊放棄吧。可別自討苦吃。」

楚高格怒道:「想讓我棄賽,簡直是做夢。林四志,你來。」

一名身材矮小的男生從他身後走出。

他知道自己幾乎必輸,但是輸人不輸陣,直接放棄的話,在氣勢上就輸了。所以就喊出了隊伍中最擅長煉丹的林四志,一名二品煉丹師。

馬晗臉上露出嘲弄之色,拿二品對四品?簡直在作死。

正當他們互嘲之時,不起眼的陳玄小隊也在商討。

錢尋問道:「這關上不上?」

夢輕輕道:「必須上,若是這關放棄了,就徹底翻不了盤啦。」

錢尋無奈道:「可我們都不太會煉丹。」

見到眾人默不作聲,夢輕輕走出隊伍:「就算是必輸,也要博一下。既然你們不上,就由我來頂一下吧,我好歹也開過幾次爐。」

開過幾次爐….

幾人都是有些失望,不過換自己,更不行,她們的丹爐都沒開封過。

靠吸收感悟成為符煉丹師,僅僅是為了拿10分的加分。

夢輕輕正想上場,卻被陳玄一把拉住。

「還是我來吧,我總不能一直縮在女生後面。」陳玄淡淡說到,眼中散發出一股自信的光芒。

「陳玄終於上場了!」錢尋睜大眼睛道。

「玄哥必勝!」李少欽激動地舉起了拳頭。

「加油,玄哥!」冰山女神孫二寧用冷冰冰的語氣喊道。

嗯?眾人都轉過頭來看她,連陳玄也頓了一下,隨即又走上前。

本想鼓勵陳玄的文逍兒也被孫二寧這突如其來的加油給噎回去了,她抿著嘴唇,心裡有些不快。

看著陳玄上場比拼煉丹,眾人信心滿滿。

可突然間,陳玄又折返了回來:「誰有丹爐,借我用一下。」

錢尋睜大了眼睛:「你不會都沒摸過丹爐吧?」

夢輕輕也道:「要不然還是換我上吧?」

只有文逍兒貼心的拿出一個品質不錯的小型丹爐,遞給了陳玄。

看到陳玄再度上場。

馬晗啐道:「又一個找死的。」

他轉向楚高格,說到:「我現在能理解你為啥來送死了,連一個阿貓阿狗的都想上來爭一爭,何況是你楚高格呢。」

其他天驕也紛紛側目。

「看這人單手舉丹爐的姿勢就不像是會煉丹的人啊。」

「怎麼什麼人都想上來秀一把啊。」

「看到他,我有些後悔剛才的棄權了。」

「這人不就是跟四大美女一隊的那個鄉下人嗎?」

「是他?方大年,林四志,給老子狠狠的虐他。」

「麻蛋。這人都快被整個南瞻市的天驕給記恨上了,竟然還敢上場。」

….

看到這麼多組總共就出來三人比試,會長龐東來眼神有些陰晦,不過還是宣佈道:「我們會提供充足的材料,一炷香的時間,無論煉製多少粒增氣丹,我只選品質最好的那一粒。」

方大年和林四志都快速祭出高品質丹爐和煉火,拿起身旁的微元草,熟練的操作起來。

而陳玄也掏出了小火,一把將它塞進丹爐下,隨後循著記憶里吸收的煉丹師感悟符中的領悟,笨拙的上手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