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下意識的退開。

那些普通人哪裡見過這等場景。

頓時一個個瞪大了眼珠子,滿臉的驚駭之色。

王坤神色大變,驚聲道:「你,你已經是武道宗師了?」

武道宗師四字一出。

在場的所有武者皆是臉色大變。

台上的江海峰,更是渾身顫抖了兩下。

陸蒼雄傲然一笑:「不錯,我已經是武道宗師了,而且,三年前,就是了,哈哈哈哈,王家,江家,都要在我陸蒼雄臣服在我陸蒼雄的腳下。」

「從今日起。」

「淮海,只能有一個人的聲音,那就是我陸蒼雄的聲音的。」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陸蒼雄的聲音,如同滾滾驚雷般,炸響在整個大廳之內。

「砰砰砰……」

他話音落下,不知道有多少燈罩直接碎裂開來,由此可見,他的實力,有多麼恐怖。

江家方向。

江明輝彷彿一瞬間蒼老了幾十歲,苦笑道:「武道宗師啊,整個黔東境內,都是鳳毛麟角的恐怖存在,看樣子,是天要亡我江家啊!」

江明海等人沉默著。

他們也沒有想到。、

陸蒼雄,居然踏步了宗師之境。

而許大師,則是滿臉的羨慕之色,有些激動的說道:「武道宗師,武道宗師,我許一山,有生之年,能夠見到一名武道宗師,也死而無憾了!」

武道宗師。

那是多少武者夢寐以求的境界?

武道宗師。

據說,能肉身扛子彈,真氣外露,彈指殺人。

哪怕是一輛坦克在他面前,他也能砸碎。

總裁老公別過來 這,就是武道宗師。

陸承雪得意的笑了起來:「林凡啊林凡,你根本不知道,武道宗師意味著什麼,武道宗師想要殺你,就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你現在跪地求饒的話,說不定我爸爸心情好,能留你一具全屍。」

陸蒼雄腳步再次一踏。

「轟隆!」

地面塵土飛揚。

整個大廳,似乎都晃動了兩下。

無數人搖頭。

略帶同情的看向了林凡。

林凡雖強。

能滅殺五大先天武者。

不得不說,如此年紀,能有此實力,已經很難能可貴了。

整個淮海的年輕一輩,能與其比肩的人物,都找不出幾個。

如果再給他十年二十年,說不定,他也能踏入宗師之境。

只可惜。

他得罪了陸蒼雄。

淮海的,唯一一名武道宗師。

你是我的雙眼 他,註定要隕落。

「林凡,能死在一名武道宗師手下,你應該感到榮幸,知足了!」陸蒼雄咧嘴笑道:「你說,你死了之後,我該怎麼對待你的家人呢?」 陸蒼雄此刻就像是一頭即將嗜血的惡魔,饒有興緻的打量著自己的獵物。

而林凡一家。

就是他的獵物。

他的臉上,掛著戲謔的笑容。

他喜歡看別人恐懼,看別人害怕,看別人求饒。

重生步步驚情:最強嫡妻 「小凡!」王坤的臉色有些絕望。

那可是一名武道宗師啊!

鳳毛麟角的恐怖存在。

跺一跺腳,整個淮海都要抖上一抖的大人物。

林凡,怎麼能抵擋?

哪怕林凡是一名武者。

實力還不低。

然而,任何武者在武道宗師的面前,都是螻蟻。

在這種情況下,林凡又怎麼會是對方的對手呢?

如果說林凡同樣是武道宗師的話,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但是,那可能嗎?

整個華夏。

恐怕都沒有如此年輕的武道宗師吧?

不到三十歲的武道宗師!

這個時候,王海峰忽然開口說道:「陸蒼雄,給老朽一個面子,放過林凡一次如何?除了他,其他人,隨便你怎麼處理!」

聞言。

無數人紛紛露出詫異之色。

王海峰,居然會替林凡說話?

王老爺子不是很不待見林凡一家的嗎?

現在這又是怎麼回事?

王坤臉色一喜。

只要老爺子肯出頭。

他相信,陸蒼雄會給幾分面子的。

陸蒼雄卻是微微搖頭:「如果是其他人的話,看在您老的面子上,我可以饒他一命,然而,他,卻不行!敢殺我陸蒼雄的人,必須,死!」

說完,他又頓了頓:「我知道老爺子您也已經是宗師之境,然而,宗師,也分強弱的。」

這話一出來。

無數人傻眼了。

「什麼?」

「王老爺子,也是宗師之境?」

「不會吧?」

「不是說他早年受了暗傷,一直沒有痊癒嗎?」

「怎麼突然好了?」

「還踏入宗師之境?」

「陸蒼雄不會在開玩笑吧?」

眾人不敢相信。

如果是其他說的話。

他們恐怕早就破口大罵了。

然而,這話卻是從陸蒼雄口中說出來的,也就是說,王海峰,真的踏入了宗師之境。

江明輝一家臉色變得慘白無比。

王陸兩家,都有宗師坐鎮。

而江家,卻連一個先天後期的高手都沒有。

看樣子,武道大會過後,江家,要從此除名了。

如今這個社會,表面上看是法制社會。

而實際上,身居高位的他們很清楚。

制定規則的,往往是那些武道強者。

那些所謂的大集團背後,無一不是有著武道強者的影子。

這是個弱肉強食的時代。

江欣雨面露苦澀。

看樣子,這一次,江家,是在劫難逃了。

她的目光,又看向了林凡。

可惜了。

這個青年。

如果再給他十幾年的時間,將來的他,未必不會達到陸蒼雄的高度。

「爸,您真的是宗師之境了?」王坤驚喜不已的問道。

王海峰微微點頭。

隨後,他嘆了一口氣,看向了林凡:「林凡啊林凡,你終歸還是太衝動了,如果你不衝動的話,將來的你,未必沒有機會達到陸家主如今的高度,可惜了!」

聽到他這話。

很多人下意識的點點頭。

的確如此。

林凡如此年紀,便有此實力,將來的他,未必沒有機會達到陸蒼雄的高度。

不過可惜,他已經將陸家給得罪死了。

陸蒼雄,是不會放任他成長起來的。

王坤連忙說道:「爸,救救小凡。」

王海峰傲然道:「倘若他跪下求我,我可以救他一次。」

「小凡,快跪下!」王秀芝連忙說道。

林正川,林輕語等人也連忙勸說。

就連王坤,也讓林凡跪下。

林凡站在場中,忽然間笑了,笑得肆無忌憚,笑得喪心病狂。

半晌。

他的笑容猛然間一收,抬起手,直接指向了王海峰:「你算什麼東西,要我下跪?」

王海峰的臉色異常的難看。

不等他說話。

林凡的手,又指向了陸蒼雄:「還有你,一個狗雜碎,我大伯,我小姑,他們不過是普通人而已,你卻殺了他們,今日,我就要讓你,血債血償!」

一聽這話。

陸蒼雄頓時勃然大怒。

而王坤等人急了。

只是,不等他們說話,陸蒼雄已經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