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看著孫權那冷冷地臉sè,頓時點頭稱是。 孫權在和諸葛亮商議好合作的事情之後並沒有馬上將全部的士兵派出去支援劉備,而是僅僅派出了五萬士兵,他的大軍全都留在柴桑ri夜兼程的幫助鐵匠打造新式的投石機。冰@火!中文

諸葛亮和周瑜帶著五萬大軍很快就來到了夏口,劉備親自在城門迎接了他們,當天晚上劉備更是設宴款待了孫權的所有將領。

第二天,劉備帶著眾將領來到周瑜的大帳中,他對著周瑜說道:「周都督,據可靠情報張龍的近二十萬援軍已經到達了麥城,你看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啊?」

「劉將軍說笑了,我這次來只是協助將軍駐守荊州,指揮的事情當然要您來cāo心了,更何況您與張龍交戰多次,您對他的情況更加了解一些。」周瑜謙虛的說道。

如果張龍現在看到周瑜的話,他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歷史上的周瑜可是相當的傲嬌。當然周瑜的改變全都是源自於那一次的戰敗,那次戰敗讓周瑜知道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更讓周瑜學會了如何與人相處。

劉備沒有想到周瑜將事情全部推給自己,他的心中對周瑜的印象更深了一刻,同時他也知道如果將來戰勝張龍,那麼周瑜很可能就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劉備看著微笑的周瑜,大笑了幾聲,然後說道:「那好,我就暫時全權指揮一下。」

說到這裡他又看了看周瑜那邊的將領見他們都沒有意見,他再次開口說道:「張龍現在佔據竟陵,竟陵的大軍全都是步兵和騎兵;而他的援軍則在麥城,麥城的大軍則是水軍佔據多數,據調查這一次的水軍統領就是甘寧。」

周瑜聽到張龍這一次的水軍統領是甘寧,他的臉sè頓時變了變,他站起來說道:「劉將軍,這個甘寧水戰相當的厲害,上一次我們就是吃了他的虧,才讓張龍佔據了壽chun。」

劉備、諸葛亮等人聽到周瑜的話,心中頓時大驚,要知道北方河流很少,大部分的北方將領都不會水戰。諸葛亮看著認真地周瑜,急忙問道:「周都督,你可知道這甘寧是什麼人?」

周瑜聽到諸葛亮的問話,也沒有隱瞞,馬上說道:「上一次吃了大虧之後,我派人調查過這個甘寧,他原本是荊州一帶的水賊,不知道什麼原因到了張龍的麾下,而且他當時還有一個相當響亮的名號『錦帆賊』」

「什麼,甘寧就是那名震荊州的錦帆賊?」劉備大吃一驚的喊道。看著周瑜肯定的點了點頭,劉備深深地吸了幾口氣再次說道:「難怪他能夠讓周都督吃虧,要知道當初劉荊州的數萬水軍都鬥不過他八百名水賊。」

「大哥,你們在擔心什麼,我們前幾次吃虧那是我們的武器不行,現在我們有了能和張龍抗衡的投石機,我就不信他們還能打敗我們。」張飛看著滿臉擔憂的劉備,大聲地嚷嚷道。

聽到張飛的話,劉備才意識到自己現在太悲觀了,於是他馬上將臉上的擔憂隱去微笑著說道:「翼德說得不錯,我們現在的武器準備的差不多了,這一次一定要讓張龍吃不了兜著走。」

劉備的眾將領原本看著劉備擔憂的神情,滿腔的鬥志全部變成了失落,可是當他們聽到劉備的話后臉上再次露出自信的神情。

周瑜看到劉備僅僅能夠用表情就影響到自己的大將,心中十分驚訝,但是他什麼都沒有說繼續等待著劉備的講述。

劉備看到大家再次信心滿滿的樣子,心中大大的鬆了一口氣,他可是知道這段時間自己的這些將領已經領教了張龍的實力,如果自己在露出擔憂的神情,那麼這場戰爭就不用打了。

劉備繼續說道:「根據我們的調查,張龍這一次可是整整準備了三百多艘戰船,每艘戰船上面都堆滿了箭矢和石塊,再加上他們的士兵人數比我們多,戰力比我們強,所以這一次大戰我們只能夠依靠長江天險來阻擋劉備的進攻了。」

「那好,既然劉將軍已經定好了作戰方案,那我們馬上就帶著大軍前往江邊駐紮。」周瑜聽到劉備說完后,馬上站起來說道。

劉備看著一臉誠懇的周瑜,微微點了點頭說道:「周都督,我們的大軍已經佔據了三岔口的左邊河岸,我看你們就駐紮在右邊河岸,這樣不僅能夠相互照應,還能較少不必要的摩擦。」

「那好,我們馬上就走。」說完周瑜就帶著自己手下的眾將領走出大營,隨即集合大軍向著河岸進發。

就在周瑜向著河岸進發的時候,張龍得到了孫權和劉備聯合的消息。張龍平靜的一把將手中的書信砸到桌子上,然後緩緩地說道:「孫權這個混蛋果然選擇了和劉備聯手。」

龐統聽到張龍的話,微笑著說道:「主公,這件事情根本不奇怪,我們的實力現在比他們兩人要強很多,如果他們現在不聯手,那他們的下場就是被我們消滅或者是歸順我們,而他們做霸主這麼久哪裡還能夠屈居別人之下。」

「既然他們兩人聯手,那我們這一次就一舉將他們消滅。」郭嘉則自信的說道。

之後的兩天張龍並沒有急著出擊,而是不斷地在竟陵城準備攻擊的石塊和弩箭,這一次與劉備和孫權大戰消耗肯定會相當的大,所以他想在戰爭開始之前做好充足的準備。


第三天,張龍帶著近五萬大軍緩緩地來到竟陵城旁邊的江岸上,他們靜靜地站在那裡等待著。過了沒有多久遠處的河面上出現大量的戰船,只見數百隻戰船快速的向著張龍他們駛來。

等戰船來到張龍他們附近的時候,它們突然開始減速,慢慢地向著江岸靠攏。戰船停好之後,無數的戰士從船艙里跑出來將船上的案板放好,張龍他們迅速地踩著案板來到了戰船上。

等張龍他們來到船上的時候,甘寧帶著眾將領來到張龍面前對著張龍行禮。張龍看著大家激動的眼神,連忙將眾人扶起,然後說道:「好了,大軍繼續前進,我們到船艙里敘敘舊。」

在張龍的命令下,數百艘戰船再次,向著夏口進發,而張龍等一眾將領則來到了船艙中聊起了這段時間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情。

..

.. 張龍的戰船行駛速度很快,他們在臨近傍晚的時候來到了距離夏口三十里的地方。張龍看著漸漸黑下來的天sè,來到甲板上對著眾士兵喊道:「停船,今晚我們在這裡紮營休息。」

得到張龍的命令的水手馬上減速,很快數百艘戰船就停在了岸邊。張龍他們來到岸上后,士兵們馬上開始安營紮寨,同時數十名斥候全部出去偵查周圍的情況。

很快張龍的大營就安裝完畢,張龍招呼大家來到大帳中,他坐在首座上對著眾人謹慎的說道:「諸位,這一次孫權和劉備聯合,他們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而且他們的投石機已經和我們的相差無幾,我們再也占不到遠程攻擊武器的優勢,更何況他們有長江天險可以駐守,所以這一次大家一定要打起十二分jing神來。」


「主公,我看我們是不是兵分兩路啊,一路走水路,一路走旱路,這樣既能分散對方的注意力,又能夠起到奇襲的作用。」甘寧站起來說道,當初周瑜就是利用這樣的戰術佔據了汝yin,沒想到甘寧竟然想要給劉備用上。

還沒等張龍說話,一邊的郭嘉就說道:「甘將軍恐怕還沒有弄清楚我們這次的作戰目的,我們這次的作戰目的就是就可能的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而不是佔據敵人的城池,現在敵人的大軍全部駐紮在夏口,而夏口三面環江,我們只能夠通過戰船才能到達對岸。」

張龍等郭嘉說完,點點頭開口道:「奉孝說的不錯,我們這一次的最大目的就是消滅敵人的軍隊,我們這一次就和對人一對一的大戰一場,只要將他們駐紮在夏口的軍隊全部殲滅,那麼他們就再也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好了,其它的事情就不要在討論了,我們現在先考慮一下明天的戰鬥!」張龍看到大家都明白了這次作戰的目的繼續說道。


「主公,我們現在雖然有充足的箭矢和石塊,但是我們的水軍太少,根本不足以完成這次大戰,而我們的陸軍則不適應水戰,我看我們明天先派一小股水軍前去試試敵人的火力再做決定!」龐統等張龍說完馬上站起來說道。

「是啊,主公,我們的陸軍雖然坐船沒有問題,但是要讓他們在戰船上爭鬥那他們還差得很遠。」趙雲馬上補充道。

「嗯,這確實是一個問題,那我們明天就先派水軍前去觀察一下對方的情況再做決定。」說完張龍便讓大家回去休息了。

待眾將領走後,出去偵查的斥候風塵僕僕的趕了回來,斥候統領來到張龍的大帳施禮道:「主公,方圓十里已經全部偵查完畢沒有發現敵人。」

「好的,我知道了,你們趕快下去休息。」張龍對著斥候統領點點頭說道。

待斥候統領離開之後,張龍倒在了自己的大床上向著明天的戰鬥,不知不覺的就睡了過去。

等張龍再次醒了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張龍看著剛剛明亮的天空站起來穿好衣服,就來到營地中打了一套五禽戲,運動過後,張龍來到伙房美美的吃了一頓,此時大家已經全都起來了。

待大軍吃完早飯後,張龍召集了一萬名水軍,他站在眾士兵前面看著jing神飽滿的眾人喊道:「兄弟們,這一次你們前往夏口的目的不是為了殺敵,而是要偵察好敵人的情況。」

「主公你就放心,這一次我親自領隊,我們一定能夠完成任務。」甘寧聽到張龍的話,大聲地喊道。

「完成任務、完成任務。」一萬名水軍等甘寧話一落,馬上異口同聲的喊道。

「好,既然大家這麼有信心那就出發!」張龍沒有再廢話,直接吩咐道。隨後就見一萬名水軍在甘寧的帶領下登上戰船快速的向著遠方駛去。

甘寧這一次前往夏口並沒有偷偷摸摸,而是大張旗鼓的前往,因此隔得老遠劉備和周瑜就使用望遠鏡發現了他們。兩人快速的命令投石機和弓弩手準備戰鬥,可是誰知甘寧的戰船竟然在距離岸邊數百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甘寧站到船板上認真地觀察了一下岸上的布防,然後用一個木製的擴音器大聲地喊道:「周瑜、劉備,你們以為聯合起來就能夠抵擋得了我們的攻擊嗎,你們簡直是大錯特錯,我告訴你們,我們的三十萬大軍已經集結完畢只等我家主公的命令就能以摧枯拉朽之勢將你們幹掉。」

說到這裡甘寧清了清嗓音,然後繼續喊道:「但是我家主公有好生之德,他不忍看到你們的士兵損失太多,所以派我前來通知你們一聲,只要你們能夠歸順我們,我們可以既往不咎。」

「想要讓我們投降,你去做你的chun秋大夢去!」劉備和周瑜異口同聲的喊道。

緊接著劉備喊道:「甘寧,張龍的末ri到了,我看你還是棄暗投明!只要歸順於我,我保證水軍大都督的職位是你的。」

周瑜沒想到劉備竟然想招攬甘寧,於是他也趕緊喊道:「沒錯,只要你能歸順於我,東吳水軍就交給你統領,你應該知道我們東吳的水軍是最強大的。」

「哈哈哈哈,你們這兩個傢伙還是先顧好自己,我先撤退了。」說完甘寧馬上命令戰船掉頭行駛。

等甘寧剛剛離開剛才的地方,那個地方就冒出了數十個人頭,原來劉備和周瑜剛才之所以和甘寧對話,是因為他們想要趁甘寧放鬆jing惕的時候派人潛入水中破壞敵人的戰船,當然也不排除兩人確實是有招降甘寧的想法。

可是他們有哪裡知道甘寧早就注意到河中有東西在水底遊動,這次不再和他們廢話直接掉頭就走。雖然這一次甘寧沒有和對方交火,但是他卻從對方的營帳大小推斷出了敵人的數量,甚至他還將敵人的布防全都記在了腦子裡。

等甘寧返回后,他快速的來到張龍的大帳中,他緩緩地說道:「主公,我剛才大致看了一下敵人的大營,據我推斷劉備現在的人數有近八萬人,而周瑜僅僅有五萬左右,而且他們兩人發布在河道的左右兩邊,周圍有上百架投石機。」

「這和我們的情報差不多,明天我們就派遣大軍進行攻擊,爭取在孫權的援軍到來之前將夏口攻破。」張龍平靜的說道。

「那好,我先下去休息了,明天恐怕會有一場硬仗。」甘寧凝重的說道。

「好,你先去休息。」張龍看著神sè凝重的甘寧緩緩地說道。

待甘寧離開之後,張龍就開始不停的在桌子上寫寫畫畫,好久之後他才帶著滿意的笑容停了下來。

就在張龍準備攻打夏口的時候,周瑜來到劉備的大帳中,神sè凝重的說道:「劉將軍,張龍的大軍恐怕離我們不遠了,而剛才甘寧前來恐怕是為了查看我們的情況。」

「嗯,剛才我已經將大營中的斥候派了出去,很快就會有答案。」劉備點了點頭說道。


劉備話音剛落,一名斥候急匆匆地跑進了大帳中,他對著劉備施禮道:「主公,張龍他們現在距離我們這裡有三十多里地,看樣子他們是昨天到的。」

劉備聽到斥候的話,臉上並沒有什麼吃驚的神sè,只見他揮揮手斥候很自覺地退出了大帳,接著劉備說道:「都督,看來明天張龍就要攻來了,你看我們今天晚上是不是派人前去偷襲一下對方。」

「不可,偷襲戰對於張龍來說根本沒有意義,對方一定會在距離較遠的地方布下手雷,一旦我們的人前往,手雷就會炸響,這樣不但不能偷襲成功還會造成不小的損傷。」周瑜連忙勸道。

「都督說的對,偷襲肯定不成,我們只能做好完全的準備等待敵人的到來。」諸葛亮也緩緩地說道。

劉備聽到周瑜和諸葛亮的話,沒有在堅持偷襲的計劃,而是快速的和眾人一起討論起了明天怎麼據守長江防線。

..

.. 第二天一早,張龍吃過早飯來到營地外邊,此時營地外邊已經站滿了士兵,張龍來到他們的面前,嚴肅地說道:「兄弟們,這一次的戰爭將十分艱辛,我希望大家能夠做好準備,如果有誰不願意參加,那現在就可以舉手,我馬上派人駕船送你回許昌。」

雖然張龍的臉sè十分嚴肅,但是眾士兵依然能夠感受到張龍對自己的關愛。就在大家左顧右盼的時候,突然一名士兵站了出來,趙雲看到是自己手下的兵,臉sè頓時一沉,然後就想發怒,可是卻被張龍拉住了。

張龍拉住趙雲后,緩緩地說道:「這位兄弟不用害怕,如果你想要回去,那現在我就派人送你。」

張龍話音剛落,那位站出來的士兵焦急地喊道:「不,主公。我站出來並不是想要返回許昌,而是有些話想要說說。」

「奧,你有什麼話想說啊?」張龍不解的問道。

「主公,我家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在您還沒有攻佔許昌的時候,我家裡每年都揭不開鍋,甚至有幾年我們都快要餓死了,當時我就發誓將來誰能夠給我一口飽飯我就跟誰干,於是我跟隨了曹cāo。」

說道這裡他的心情沉重了起來,顯然他想起了曹cāo對他的那些好,可是他並沒有停下而是繼續說道:「雖然曹cāo的一些政策確實是比漢朝的時候好,我也能夠吃得飽飯,但是整個許昌依然還有很多平民百姓吃不飽飯,可是自從您佔據許昌后,我就沒有在見過一個餓死的百姓。那是我才真正的醒悟過來,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所以為了能夠讓我的子孫後代享受這樣的生活,我將誓死追隨主公。」

「誓死追隨主公、誓死追隨主公。」那名士兵的話音一落,二十幾萬大軍異口同聲的喊了起來。

張龍看著眼前激動地眾人,他的心中激情澎湃。他雖然知道眾士兵因為思想工作和分發土地的事情對自己忠心耿耿,可是他沒有想到這些人為了自己竟然連死都不畏懼。張龍深吸了一口氣平緩了一下自己的心緒,他紅著眼睛對著眾士兵大聲地喊道:「好,我張龍謝謝你們的愛戴,我相信你們一定不會為今天的選擇後悔,我們的子孫後代都會過上吃飽穿暖的好ri子。現在大軍出發!」

隨著張龍的一聲令下,二十幾萬士兵有序的登上戰船,然後浩浩蕩蕩的向著夏口駛去。

由於人員太多,目標太大,所以張龍他們的戰船剛剛到達距離三岔口五里路的時候,劉備和周瑜就發現了他們,兩人趕緊來到岸邊吩咐自己的士兵做好戰鬥的準備。

就在劉備和周瑜的投石機都瞄準張龍他們戰艦的時候,最前面的一艘戰船已經來到了距離河岸三百米的地方,甘寧站在船頭上大聲地喊道:「兄弟們,將你的盾牌舉到頭頂上,然後給我全速前進。」

劉備和周瑜想不到對方竟然會直接向著河邊衝來,於是緊緊地盯著戰船,只等他們一進入投石機的shè程就馬上發shè石塊。

戰船在全速前進的情況下很快就進入了投石機的shè程,幾乎是在同時張龍和劉備、周瑜三人的投石機開始向著對方shè去,當然了劉備和周瑜一起攻擊張龍。

張龍的戰船雖然是用上好的木材建造,但是面對威力巨大的投石機它們依然沒有任何的抵抗作用,只見很快就有兩艘戰船被巨大的石塊砸得沉到了江里。

張龍他們雖然損失了兩艘戰船,但是他們的戰果也不小,敵方不少的投石機被砸得失去了作用。

甘寧看到兩艘戰船沉水,沒有任何的慌張,只見他不停地指揮戰船向著岸邊靠近,很快數十艘戰船就衝出了敵人投石機的shè程。劉備和周瑜看到甘寧成功的衝破第一道防線,馬上吩咐士兵準備shè箭。可是誰知道他們還沒有下令shè箭,對方的戰船上突然再次向著岸邊發shè石塊,而且這些石塊都是以直線的方式shè過來。

原來甘寧在戰船穿過敵人投石機的封鎖后,就馬上命令士兵準備石炮,當他看到劉備和周瑜的士兵躲在掩體下準備弓箭的時候馬上下令發shè石塊,無數的石塊猶如出膛的炮彈一樣以勢不可擋的威勢向著岸邊的掩體轟擊過去。

巨大的石塊砸在土堆上濺起無數的塵土,士兵們更是只能緊緊地藏在掩體下面沒有辦法進行還擊。

周瑜看到士兵們的攻擊受到阻擋,心中頓時大驚,他知道一旦敵人的士兵登上江岸,那麼他們就再也沒有還手之力了。於是他沉聲對著蔣欽說道:「蔣欽將軍,你馬上率領數百名水軍悄悄潛入水中,將敵人的戰船弄沉。」

「大都督,你就放心,我保證敵人一艘戰船都無法上岸。」說完便帶著一百名水軍悄悄地來到一處不顯眼的水溝中,然後快速的向著甘寧的戰船游去。

甘寧看到敵人被自己的石炮壓制住,心中十分興奮,於是他不斷地催促戰船全速前進,可是他話剛落不久他就發現自己戰船的速度正在減緩,於是他快速的來到船艙對著下邊工作的戰士喊道:「怎麼回事,為什麼速度突然減慢了?」

「將軍不好了,我們的戰船出現裂縫,江水正在向船艙內滲透,我們剛才全部去堵裂縫了。」一名士兵焦急地對著甘寧喊道。

甘寧聽到士兵的話,馬上意識到水底有人,於是他禁不住的罵了一句:「混蛋,你們竟然敢來yin的。」說完就想要往船邊走去。可是他剛走了兩步就被他的親衛拉住了。

一名親衛對著甘寧說道:「將軍,這一次他們顯然是有所準備,我看我們還是坐小船撤退,省的到時候所有的戰船全被鑿沉。

甘寧聽到親衛的話,馬上冷靜了下來,他知道水下的敵人肯定早就做好了被發現的準備,即使自己現在帶人下水也阻止不了戰船被損壞的結局,於是他大聲地喊道:「后艦改前艦,全速撤退。」吩咐完其他的戰船,他趕緊將船艙中的士兵叫出來,然後眾人登上小船快速的向著遠方劃去。

劉備和周瑜怎麼可能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只見他們一看到甘寧的戰船撤退,馬上吩咐投石機再次開火。

甘寧他們雖然受到敵人投石機的猛烈攻擊,但是他們依然順利地撤了回來。

..

.. 甘寧帶領大軍狼狽的逃回之後,他來到張龍的面前羞愧地說道:「主公,這次是我大意了沒有想到敵人竟然會在我們攻擊的時候派出水鬼偷襲我們的戰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