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聽到喬元這麼說,臉色一變,其他的公司都是變著法子討好媒體記者朋友,而陸司寒卻選擇了用法律震懾。

姜南初也沒有明白陸司寒這個做法的目的是什麼。

陸司寒則牽起了姜南初的手往外走去,接下來的一切已經不需要姜南初費神。

她的小腦袋裡想自己就夠了。

「那些記者就是該給他們一些教訓,讓他們明白有些話是不能亂說,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

陸司寒的大手緊緊包裹著姜南初的小手說。

沒錯,其實他就是生氣了,他護在心尖上的寶貝,前段時間在網上被人罵的這麼慘,必須讓他們付出代價。

姜南初沒有想到陸司寒也有如此孩子氣的一面,不過看在他是維護自己的立場上。姜南初當然不會和他生氣。

「太好了,今天之後我終於又自由了。」

「陸司寒,我和你拼了!」

姜南初話音剛剛落下,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道不善的聲音。

今天姜氏娛樂來了很多人,難免會有不法分子混進來,一個高高瘦瘦的男人舉著攝影機朝著陸司寒砸去。

這一幕來的太快了,姜南初沒有任何思考,下意識的就抱住陸司寒,擋在他的面前。

攝影機重重的砸在姜南初的頭上,姜南初忍不住痛哼了一聲。

「南初,你沒事吧?」

陸司寒的聲音里是掩藏不住的關心,隨後帶著殺意看向高瘦的男人。

姜南初有那麼一瞬間感覺眼前是一片黑的,不過很快就恢復過來。

「放心,我沒事。」

陸司寒將姜南初放到一邊,隨後直接解開了袖口。

「我記得你,帝都日報的記者,我給過你機會了,卻還要過來送死是嗎?」

陸司寒咬著牙質問道。

記者看著陸司寒,他身上自帶著一股極為瘮人的氣勢,當他說送死兩字時,記者相信他真的做得出來,所以不住的往後退。

「我家中老婆孩子還等著我養,就因為你一句話工作沒了,老婆也要和我離婚,憑什麼你就可以掌控別人的人生。」

「砰!」

陸司寒直接一拳甩了過去,記者的眼鏡都被他打落,隨後骨節分明的大手握緊記者的領帶。

「有什麼不滿沖我來,誰准你傷害她的!」

陸司寒話音落下,緊接著第二拳又落下去。

沈承聽到走廊內的動靜,匆匆趕過來。

「先生,其他記者還在裡面協商賠償的問題。」

「好啊,把他們通通叫出來,給所有人看看,這就是傷害我愛的人的下場!」

要知道陸司寒根本不是那種會在意其他人的看法。

「南初小姐。」

沈承為難的看著姜南初,這時候能夠控制住先生的應該只有她了。

「司寒,我真的沒事,教訓過就算了。」

姜南初拉住陸司寒的手臂說,畢竟之前姜桐兒的事情才剛剛結束。

輕輕的軟軟的聲音傳來,陸司寒這才一把甩開如同廢物一般的男人。

「不要讓我在帝都看到他。」

話音落下,陸司寒平復心情溫柔的看著姜南初。 實際,這會兒張昊天還是拿不定主意。

本來都打算離開這個地方出去看看了,但是剛一腳踏出這個地方,張昊天看到不遠處陰雲密佈的,並且還是那種不正常的狀況。

如果僅僅只是陰天要下雨的,那肯定不會是這樣的,並且,那團黑乎乎的東西陰森森的,一看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了。

雖然不知道這些都是什麼,但是張昊天心裏還是明白,這肯定不會是什麼好東西了,所以,自己真的要離開這裏嗎?

在張昊天猶豫的時候,心裏一種怪異的想法也開始越來越濃烈了。

那種感覺說不來,像是有好多隻小貓,伸出鋒利的小爪子,不斷的撓着,讓張昊天真的是坐臥不安。

剛纔還打算出去看看情況,想着或許可以回去找周瑩瑩他們了,但是現在這會兒,張昊天說什麼也不敢離開這裏半步了,畢竟這地方是墨衣安排的,肯定會相對安全一些。

墨衣這會兒還在不斷的吸引着那傢伙的注意力,希望他的注意力可以全都集在自己身,這樣,自己身後的那些周瑩瑩也好,周偉光也罷,全都可以順利的離開這裏。

但是事實,這個效果並不是很好,那傢伙的注意力根本沒怎麼落在墨衣的身,反倒是直接落在了身後的周瑩瑩的身!

周瑩瑩自然也知道他們是什麼意思,要是想折磨張昊天,那最簡單的辦法是抓住他的好友親朋,讓張昊天眼睜睜的看着他們吃苦受罪,這樣真的直接折磨他還能讓張昊天更加難受。

“你別費勁了,我不想把你怎麼樣,你直接讓開,咱們原本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沒必要在這裏弄出誤會來,到時候,大家都不好看。”

一直在牆壁裏的那位笑呵呵的看着墨衣,根本沒有要和墨衣爲敵的意思。

“你看看,應該讓開的是你吧!既然你都不想跟我有什麼矛盾了,那爲什麼還要阻擋我們的去路呢?”

墨衣這會兒也算是看明白了,這傢伙根本沒有要讓開的意思,自己隨便說說看看,順便想想有沒有可以離開這裏的辦法。

時間拖延的真的是太長了,牆壁裏的那個傢伙已經毫無耐心了。

眼看着墨衣也沒有要讓開的意思,直接一個箭步衝了去,“既然這樣,那得罪了!”

這話說完,他直接封閉了牆壁的那一條縫隙,還跟墨衣纏鬥起來。

周瑩瑩眼看着剛纔還算是寬敞的出口漸漸消失,心裏開始着急,但是算是着急,也還是沒有什麼辦法,畢竟這地方不是自己的,更不是正常的地方,想要用些本事的,也根本什麼都用不出來。

“怎麼辦?咱們怎麼離開這裏?”周偉光着急了,這地方可兇險的很,現在路都沒有了,也不知道接下來那個傢伙會怎麼收拾這些人。

“我也不知道。”周瑩瑩實話實說,自己是真的不知道了,要真的有什麼知道的,還至於站在這裏着急嗎?

六叔也不說話,實際六叔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這種事兒,自己本來沒什麼經驗,更沒什麼建議,現在唯一能做的,是跟在周瑩瑩和周偉光的後面,跟着他們一起離開這個詭異的地方。

但是他們不知道,不代表那隻女鬼,還有一隻跟在周偉光後面的那隻小鬼也都不知道!

女鬼爲了能讓墨衣帶着自己一起離開這裏,真的已經努力到了一定的程度了,要是真的可以離開這裏好了,但是現在被又困住在這裏了,這相當於非但是沒能進步,反倒是後退了。

這讓女鬼心裏越發的不舒服了,爲了能儘快離開這裏,女鬼決定再拼一次。

“我不管了,我一定要帶你們離開這裏!”女鬼說着,瘋了一樣的朝着剛纔那條縫隙的方向衝,想來,那地方本來是一條路了,現在不過是被關閉了,或許自己衝撞一下,能給衝開了也不一定呢!

心裏抱着這樣的想法,女鬼不管周瑩瑩他們說什麼,一門心思的想要從那邊找到一條可以離開這裏的大路。

但是這事兒哪兒這麼容易啊!

女鬼接連撞了多少次,但是並沒有任何效果,反倒是把她自己差點兒撞的魂飛魄散了。

周瑩瑩看着這隻女鬼的狀況,念及她之前不斷的呼喊着自己,才讓自己有機會離開那個地方,趕緊前。

“你這是要幹什麼啊!”墨衣還在外面呢,他肯定會想辦法來救的,只要在這裏等等可以了,這沒什麼太多的擔心的。

“你放開我,我還要試試看!”女鬼近乎瘋狂的推開周瑩瑩,然後又猛的朝着那邊撞了過去。

但是這一次,還是跟之前一樣一樣的,別說是撞開了,連一條小小的縫隙都沒有。

周瑩瑩還是來阻攔,女鬼也還是不管周瑩瑩,瘋狂的朝着面撞。

但是幾個回合之後,女鬼終於不再衝撞了,而是趴在牆壁,肩膀一聳一聳的,很明顯,這是要哭了。

只是可惜,鬼是沒有眼淚的,所以,算是女鬼再努力,也都是沒有半滴的。

周瑩瑩想要前安慰她幾句,但是又不知道要說什麼纔好。

猶豫半天,周瑩瑩終於站在了女鬼的身邊,“你也不要太傷心了,這個事兒不着急的,你多等等可以了。”

只要是墨衣來了,肯定能帶這些人離開這裏了,自然也會帶着這隻女鬼的。

眼看着女鬼又抽泣了兩聲,這才轉過身,一臉血淚的看着周瑩瑩。

這讓周瑩瑩嚇懷了,鬼不是沒有眼淚的嗎?爲什麼這隻女鬼有血淚?這到底是有什麼事兒,爲什麼會這樣?

周瑩瑩心裏害怕,也很糾結,但是不敢真的問出來,也不知道現在這種時候應該真問較好,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女鬼,想着她一會兒或許會自己說出來也說不定呢!

果然,很快的,女鬼開始收斂了血淚,張了張嘴,像是要解釋的樣子。

“我原本不應該死在這裏的,我真的是有心願沒了啊!但是我沒辦法,我是被害死的,當時我是帶我的孩子來這裏看病的,我當時被害死了,我的孩子也不見了,我用了這麼長時間,是想離開這裏,也好找到我兒子的蹤跡,我要找到我的孩子啊!

你還年輕,你是不會懂的,我是個寡婦,我自己一個人帶這個孩子真的是用盡了全部力氣了,我不能允許我的孩子出現任何狀況,所以我一定要出去看看,不然我真的不甘心。”

女鬼說着,眼睛裏全都是那種着急的光芒,看的出來,她是真的很想盡快見到她的孩子。

只是,這隻女鬼都已經在這裏很長時間了,外面的世界早發生了變化了。

還有,這女鬼的時間是永遠的定格了,可孩子的時間沒有啊!也是說,這個孩子現在可能已經好多歲了,有各種可能性,真的這麼好找到嗎?

但是這些話,周瑩瑩沒好意思直接說,畢竟這隻女鬼的心裏實際也都是知道的,他都在這個地方這麼長時間了,這種事情又怎麼可能沒想過呢?

既然這隻女鬼什麼都知道,但是還是不想提起,這隻能說明一件事,是她根本是故意的忽略掉這個問題的所在。

周瑩瑩的腦袋裏快速的運轉着,想着應該如何勸說這隻女鬼放棄,至少暫時放棄這種着急的執念,這種事情也都是着急不來的,找人嘛,慢慢找是了。

但是轉念一想,這是母親天性,如果換做是自己,孩子跟自己陰陽相隔,還是個小孩子,還沒人照顧,自己也會瘋狂一樣的朝着外面衝的,或許,還會這隻女鬼的動作行爲更加瘋狂。

一想到這些,周瑩瑩心裏更加能理解這隻女鬼了,也更加不知道要說什麼纔好了。

女鬼又流了一些血淚之後,再次咬着牙,轉身衝着剛纔的位置繼續衝,看的出來,這隻女鬼要是不把這個地方衝來了,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牆壁裏面誰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做纔好了,牆壁外面也不見得能知道!

墨衣本來剛剛恢復,現在想讓墨衣直接收拾了這個傢伙,雖然算不是有多難,但是終究還是需要好好想想辦法的,要是橫衝直撞,真的也不見得是這個傢伙的對手。

眼看着墨衣的狀況越來越糟糕,那個一直把守在牆壁裏的傢伙倒是越來越厲害了,臉也越來越得意了。

“嘖嘖嘖,這是傳說的墨衣啊!我還以爲有多厲害呢,現在見到了,也不過如此啊!”

墨衣真的很想一腳踹死他,要是可以的話。

但是現在墨衣真的沒有這個本事,這個傢伙甚至還在慢慢的變得更加強大,想到之前那隻女鬼說過的話,墨衣覺得,這個事兒肯定是面前的這個傢伙在不斷的吸收牆壁裏的那些力量。

這像是在玩兒遊戲一樣,自己不斷的進攻有什麼用呢?他身邊站着個可以給他回血的,算是自己累死了,他也不見得能有什麼損傷。

想到這個,墨衣覺得,要麼自己毀掉這面牆,要麼,只能把這個傢伙帶到離着這裏很遠的地方了。

兩者稍微衡量了一下,墨衣覺得毀壞這裏還是較靠譜的。

一來,可以削弱這個傢伙的實力,二來,也可以把周瑩瑩他們幾個給放出來。

並且,在把周瑩瑩他們放出來之後,自己似乎也可以多出一些幫手了,希望面前的這個傢伙不要多出來什麼幫手纔是。

墨衣在心裏默默的合計着,在確定這個辦法可以行了之後,開始研究着怎麼做才能摧毀面前的這堵牆。

在有意無意的敲了幾下之後,墨衣覺得,自己的想法還真的是太簡單了!

這傢伙既然敢藏在這個地方,肯定是把這裏弄得相當堅固的了,怎麼可能會讓自己輕易的弄壞這裏?

爲了能只盡快的弄壞這裏,墨衣決定變化出自己的本體,只有變成一條巨蟒了,自己的尾巴才能用盡全力的敲打這個牆面。

當然了,自己的目的不是要拆除這地方,不過是想把這個地方里面的那個幻境給敲碎了,所以,自己不能使用太大的力氣,還需要使用巧勁兒才行呢。

沒想更多,墨衣直接變成了從前巨蟒的樣子。

面前的這個傢伙早有所準備,他知道墨衣到底是什麼身份,所以現在看到墨衣變成這樣也沒覺得有什麼怪的。

只是,接下來墨衣用尾巴不斷的不急不緩的敲打着面前的那堵牆的時候,那傢伙不能淡定了。

這墨衣的目的已經明顯到不能再明顯了,這是要把這個地方全都弄壞了啊!自己辛苦那麼多年,才找到了這個地方,又費了那麼多年的力氣,才把這個地方弄成現在這個樣子的,怎麼可以讓墨衣三兩下給拆除了?

想要前阻止的,但是這會兒,似乎已經來及了。

墨衣的動作雖然不快,但是這個力氣也是用了不少的,牆壁表面沒有半分傷痕,但是裏面,已經是四分五裂了。

剛纔還在發愁的周瑩瑩他們,尤其是那隻女鬼,在發現這個地方再次出現裂痕的時候,全都開心的不得了。

“走了!”周瑩瑩看着那邊的路再次出現了,也顧不許多了,趕緊喊着周圍的鬼還有人,想讓他們全都趕緊順着這條路離開這裏。

這次果然很順利的,這些人也好,鬼也罷,全都從牆壁裏面走了出來。

重新獲得自由的周瑩瑩,周偉光,還有三叔,這會兒全都變回了真正的人。

在看到們可以現在的狀況的時候,不管是人還是鬼,全都被嚇壞了。

這算是什麼?妖嗎?或者說,這是什麼?

在這些傢伙了愣神兒的時候,墨衣又用尾巴敲打了牆面幾下,“你們還在等什麼,趕緊動手啊!”

在聽到墨衣的聲音的時候,全都愣了一下,這真的是墨衣嗎?

好在周偉光的反應速度還是不錯的,趕緊拽着周瑩瑩,“現在不是愣神的時候,趕緊動手了!”

眼看着那個傢伙這會兒正虛弱,周瑩瑩急匆匆的從衣服口袋裏摸出隨身帶着的那些東西,也不管是什麼了,全都朝着那個傢伙身咋呼。

這邊有黑色的巨蟒,還有這些幫忙的,牆壁裏的那個傢伙心裏明白,現在自己真的是要劣勢了,要是繼續堅持下去,貌似也沒什麼意思了。

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自己現在乾脆……

後面的事兒只是隨便一想,那傢伙只是一個閃身,這麼直接衝進了那個已經被墨衣敲的差不多的地方去了。

墨衣爲了吧那個傢伙震出來,又用尾巴敲擊了幾下,但是並沒有任何效果。

但是有件事是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傢伙至少暫時不會出來害人了,還有,要是再敲擊下去,這地方弄不好真的要壞掉了。

這裏可是醫院,要是這個地方的牆壁出現了問題,回頭會連累這棟樓出現問題。

無奈之下,墨衣只能收回了自己的尾巴,重新變回之前正常的樣子。

原本週瑩瑩還有很多的問題想要問的,但是這會兒,真的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開始問較好了。

還有,這次,算是知道了墨衣的身份了,以後也不用疑心很重了。

周瑩瑩忽然對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事兒有些後悔了,要是早知道墨衣的真實身份,自己也不至於會做出那些不好的事情來。

再是,這個墨衣會不會給自己來個秋後算賬啊!

自己可是個小小的人類,真的跟他計較起來,自己有什麼勝算?

想到這些,周瑩瑩看墨衣的眼神都客氣了不少了。

墨衣根本沒心情計較這些事兒,看着大家全都離開牆壁了,趕緊帶着他們想要離開這裏。

女鬼也跟在這些人的後面,希望墨衣可以實現他之前的承諾,也一併帶着自己離開這裏。

然而,當女鬼真的走到門口的時候,一腳踩出去,本來以爲可以跟着其他人一樣離開的,但是女鬼瞬間被退回去了。

像是有一股子神祕的力量,硬生生的把那隻女鬼給拽回去了一樣。

這種感覺對於女鬼來說,真的是再熟悉不過了,在這之前,她已經被這樣拽過不知道多少次了,幾乎每次都一樣,全都是想要離開這裏的時候,被拽回來,自己也都不知道爲什麼。

周瑩瑩看着女鬼不在身邊,趕緊轉過身看了一眼。

當看到女鬼被拽回去的時候,周瑩瑩有些糊塗了,“再來!”

想來,應該是剛纔沒跟大家一起走的緣故,要是一起走,肯定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

女鬼含着血淚,咬着牙,“不,我知道的,我還是走不掉,我要永遠留在這裏了。”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周瑩瑩着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