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瞳擡眼看了看他,說道:“草叢裏有東西。”

唐小白疑惑的轉頭看去,只見一隻通體雪白的狼,一步一步,踏了出來,微微打個響鼻,渾身毛髮亂顫。

唐小白立即護住瞳瞳,謹慎的看着這頭雪狼,其身上散發的強大靈力,讓他心驚膽顫,只是他怎麼覺得,這股力量如此熟悉呢,是不是在哪感受到過?

“唐小白,我終於見到你了。”雪狼碧藍色的瞳眸,微微閃爍,聲音沉悶的說道。

“你認得我?”唐小白更加費解,突然想起陸瀚曾跟他說過的一個從天而降的雪狼,莫非就是它,只是它找自己究竟是爲了什麼?

“我是墨麟。”雪狼似乎精神不佳,站立了片刻,就匍匐在地,眼皮微擡,沉聲說道。

“墨大哥?!”唐小白大驚失色,連忙一把跪在地上,輕撫雪狼的毛髮,驚恐的說道:“墨大哥,沒想到你是一隻狼啊。”

“……”

墨麟呼出口氣,無語的說道:“你沒見過我的本體,自然認不出我,不過因爲我身受重傷,目前來說,沒辦法化作人類模樣。”

“是誰將你傷的這麼重,而且我聽說老師身死,不知道你清不清楚,事情的經過?”墨麟的修爲比之韓遙還要強大,很難想象,他竟會受此重傷,看來情況極其不妙啊。

而這時,狐幫的人來到了這兒,見到雪狼墨麟,立刻擺開架勢,五爺更是大喝道:“唐小白,速速讓開,將那匹狼交出,我們不會難爲你。”

唐小白轉頭看了他們一眼,又向墨麟說道:“墨大哥,等我解決了他們,再來詳談。”

起身冷冷的看着五爺夕顏,唐小白縱了縱肩膀說道:“我說過了,你們實在太吵,而且那邊那個,是我的狼,想要抓他,先過我這關。”

“哼,還真的以爲我怕了你不成。”五爺夕顏手裏拿着的布娃娃,被其撕成粉碎,大喝一聲,空間能力,火力全開,瞬間出現在唐小白麪前,一把抓住其肩膀,閃身一起消失不見。

狐幫其他人,不敢妄動,連忙讓人去找三爺,餘下之人則虎視眈眈的看着瞳瞳和墨麟,而在一個不知道什麼方位的亂流空間之中。

這裏電閃雷鳴,空間扭曲,處處面臨着危險,唐小白和五爺兩人憑空出現,唐小白反應不及,一道閃電劈來,險而又險的避過,讓他驚出一身冷汗。

五爺夕顏身體懸浮於空間亂流之中,張開雙手,哈哈大笑道:“唐小白,這裏是我的世界,不管你有多麼厲害,都勢必成爲我刀下魚肉。”

“空間能力者果然不簡單,竟然可以觸摸空間法則,不過,這樣就想打敗我,也未免太看不起我唐小白了。”他冷冷一笑,這裏雖然危險,不過畢竟不是真的空間世界,只要力量夠強,就能將之擊潰。

“哼,狂妄,既然如此,我倒要看看,你如何逃離我的世界。”五爺夕顏纔不會相信唐小白所說,就算是空間不穩定,他也一定可以殺死唐小白。

雙手擡起,閃電縱橫,夕顏整個人置身於閃電之中,其範圍不斷擴展,即將充滿整個空間,到時候,唐小白觸之必死,絕無逃出生天的可能。

…… 唐小白絲毫不見緊張,立即大喊一聲:“聖極傲世訣第二重:破空劍!敕!”

戰天一劍,撕裂空間,穿破閃電,直直砍向五爺夕顏,空間顫動,閃電消散,瞬間崩塌。

農門有狂妻︰公子,別矜持 ,不可思議的看着唐小白,自己引以爲傲的能力,竟然在其面前不堪一擊,他低頭看向自己的身體,只見中間位置,一道紅線蔓延而上,身體頃刻間分爲兩半,伴隨着空間崩塌,一起消失於亂流之 中。

唐小白縱身一躍,跳入五爺夕顏事先備好的定位點,瞬間回到了別墅之外,他俯身大喘了幾口氣,若不是夕顏他自己有所擔憂,留下後手,想必自己也無法逃脫空間亂流吧。

這時三爺正巧趕過來,見此一幕,勃然大怒,火焰般的一拳,直襲而來,唐小白伸手輕鬆接住,冷眼看向他,說道:“我警告你們,不要再試圖挑戰我的底線,你們狐幫做什麼,跟我沒關係,但請不要一而再,再而 三的惹到我,剛剛那傢伙的死,就是給你們最大的警示。”

三爺怒曦感受到唐小白手掌中,源源不斷散發而來的強大力量,心中驚顫,揮手撤身,表情陰霾,冷哼一聲,帶着衆人落荒而逃。

唐小白將墨麟抱回別墅,向着他說道:“墨大哥,我先來幫你,治療一下傷勢,不必言說。”話落,雙手聚起靈力,緩緩推向墨麟。

內視其體,才發現墨麟傷勢極其嚴重,以自己目前的修爲,根本沒辦法短時間修復,只能暫且減緩一下他的痛苦,一切都需要慢慢來才行。

良久之後,唐小白收回靈力,輕吐口氣,說道:“墨大哥,感覺如何,可有好轉,你的傷勢太重,這究竟發生了什麼?狐幫的人又爲什麼追殺你?”

墨麟趴在沙發上,狼頭對着唐小白,輕聲說道:“事情說來話長,自從韓遙與聖仙帝在仙界一戰,失敗之後,我就和其他人分頭行動,四散而逃,古靈帝一行人試圖阻撓聖仙帝統治六界的計劃,而我趁此機會,來到人間,尋求幫助,不過,因爲仙凡池萬年不曾開啓,再加上仙界崩塌,導致出現意外,我遭受萬雷加身,噬心之痛,更被打回原形,才勉強抵達人界。”


“之後意外遇到了一隻狼妖,因爲出手過重殺死了他,而我也幾乎法力耗盡,這也許就是那所謂狐幫追殺我的原因。”

唐小白聲音沉悶,且顫抖的說道:“也就是說,老師真的已經死了,是被那個聖仙帝所殺。”

墨麟看了他一眼後,說道:“我也不能確定,畢竟沒有人親眼見到韓遙身隕,不過想來真相也八九不離十,所以現在,我需要你刻苦修煉,爭取早日突破聖極傲世訣第九重,找到韓遙,或是替其報仇,阻止聖仙帝的陰謀。”


唐小白點點頭,起身走向陽臺,他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悲痛,韓遙已死的消息,他敢肯定是真的了,墨麟所說不一定,也不過是在安慰自己,其實這只是更加肯定了韓遙的死亡。

封靈圖的事情,唐小白也問了墨麟,他說自己在別墅外等候,突然感受到遠距離的一處,散發出強大的力量,緊接着封靈圖就自己飛出,消失不見,他猜想,或許是封靈圖察覺到了聖極傲世訣的氣息,誤以爲是其主 人,所以自主前去營救。

封靈圖極其神祕,它的奧祕只有韓遙和古靈帝二人知曉,所以封靈圖爲何有此行爲,墨麟無法給出確切的答案。

墨麟到來之後,唐小白的生活從此大變,每天都在魔鬼般修煉,一刻不曾停止,就連瞳瞳他都懶得去管了,所以瞳瞳就自個跑出去玩了,簡直就是夜不歸宿。

軍方特能部隊,精英一組也到達了京城,聯合楊文仲和陸瀚等人,與狐幫展開長久的大戰,這樣一來,狐幫也沒了精力去對付唐小白,八大堂主已經去其四,如此之大的損失,也讓本來無往不利的狐幫,面對警方首 次狼狽招架,短時間之內,是分不出勝負了。

刑天也偶爾會來別墅,甚至和墨麟一起教導唐小白,又不時的與其對打,完虐唐小白,這種生活似乎也不會短時間裏消散。

卻說田單終於和其兩位師弟正式見面了,他們沒有在休閒會所,而是一處偏僻竹林之中,三人坐在一張石桌之上,飲着香氣撲鼻的好茶,呼吸着較爲新鮮的空氣。

道士韓易打量了田單和小師弟一眼,輕咳一聲說道:“前面我已經爲你們算上了一卦,今夜風和日麗,所以,我們應該會有一個不會起衝突的對話。”

“既然是晚上,又何來風和日麗,師兄的卦象,看來又不準確了。”小師弟聞人謹,一聲冷哼,舉起手中茶杯,抿下一口,說道。

韓易微微撇嘴,繼續說道:“小師弟稍安勿躁,且先聽師兄道來,話說,大師兄啊,哦不,應該叫單道人,畢竟你已經被逐出師門了嘛。”

對於韓易的冷嘲熱諷,田單沒有作聲,以前他們感情是最好的,現在變成這樣,他也不好說什麼,而且他自認也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他們的事情。

韓易頗爲不快,冷哼道:“田單,師父的死,我想,你應該給我一個解釋吧,小師弟親眼所見,在當日,你從師父的房間中,匆匆離開,之後就傳出了師父的死訊,你還想狡辯嗎。”

田單眼睛一睜,雖然跟沒睜一樣,但還是能看出其驚訝之色,這八年來,他自始至終,都不知道,原來韓易竟把他當做是殺師之人。

看了一眼小師弟,田單心知肚明,這個時候絕不能說出真相,否則不止自己有危險,韓易勢必也會跟着倒黴,反正已經過去八年了,這個誤會,他不在乎更久一些。

“師弟,不管我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的,所以,我也沒什麼好說的。”田單看着韓易,眼皮抖動,想讓其明白自己的心意,不過顯然韓易根本沒有看懂田單的小動作,反而覺得他是在挑釁。

這可苦了田單了,被韓易一頓暴打,小師弟在一旁冷笑連連,語氣輕佻的說道:“師兄,你只算到我們不會動手,卻沒算到你自己啊。”

…… 嶺城郊外,深山野林,烏鴉的叫聲貫穿人耳,天上飛翔的鳥類,呼嘯而過,或是駐足觀瞧,深山之中,坐落着一個小鎮,他們彷彿世外隔絕,山路崎嶇,極難行走,若是遇到地震,則更加危險。

小鎮不遠,還有小鎮,這裏也並沒有想象中的偏僻,相互走訪,頗爲愉快,有時鎮上男子,也會駕駛機動車,跨過山路,來到嶺城邊沿,購買物品,或者販賣糧食。

經過不斷的改革,車輛的碾壓,漸漸的山路變得平滑,不再像以前那般難走,日子自然也相比較好了一些,甚至還有人專門到他們那裏遊玩,賞花賞水,一片歡愉。

小宇徒步行走在山林之中,太陽高照,曬的人汗流浹背,腦袋發暈,更何況他還揹着一個旅行包,雖然不大,但仍舊熱度斐然。

在賓館和貓臉事件之後,小宇暫停連載,網友議論紛紛,完全炸開了鍋,自一個月的時間,他再度起身,尋找靈異素材,這一次,他跑的更遠了,來到了嶺城深山。

他不在從網絡上尋求,而是親自探索,用一雙腳,踏遍全國,來偶遇靈異,嶺城是他的第一站,哪裏偏僻,他就往哪走,一路奔波,翻山越嶺,終於來到了小鎮之上。

這裏沒有旅館,不過卻有可以讓人居住的房子,裏面的牀鋪等東西,都是免費的,不過想要吃東西,或者需要別的物件,就需要購買了。


夜晚降臨,天空星芒點點,不時傳出一陣陣的狗吠聲,還有蚊蟲叮咬,讓小宇頗爲不適,這裏空氣清新,且星星都比城市裏更加明亮,如此美妙的夜景,用來睡覺,豈不可惜,他翻身而起,來到樹林之中,就地躺下,沐浴着大自然的氣息。

這時候,樹林中,突然一陣騷動,飛鳥盡皆飛起,四散而逃,小宇心中驚覺,連忙起身查看四周,小鎮相連山林,自然不缺少食肉動物,尤其是以羣狼居多。

在他面前一片草叢,微微晃動,接着慢慢走出一匹瞪着綠油油眼珠子的灰狼,它齜牙咧嘴,發出陣陣惡臭,尖利的牙齒,還有更加鋒利的狼爪,都深深震撼着小宇的心臟。

他左右打量,這裏什麼也沒有,實在找不出可以禦敵的武器,灰狼一步步接近他,沉悶的吼聲,清晰可聞,小宇冷汗順着臉龐滴落,他心裏直呼倒黴,就算在當地也是罕見的事情,都能被他遇到。

以前確實羣狼呼嘯,不過這裏的人們有專門對付狼羣的辦法,狼懼火,所以他們將火把插滿小鎮四周,並有人替換看守,到了現在,科技發達,他們也有了更先進的守備方法。

架起鐵欄,用油布包裹,更有鎮上壯碩男子們,專門去捕獵狼羣,久而久之,狼羣也就不再接近此地,全部在深山的另一邊盤踞。

當然也不排除新狼到來,它還不懂得這裏的規矩,自然不會捨近求遠,在小鎮外伺機而動,尋找落單的人類,而小宇黴運當頭,在當地幾十年纔有一次的新狼襲擊,就讓其一頭撞上。

不過,福禍相依,倒黴之後,好運氣就來了,就在小宇準備拼命逃跑之時,而灰狼也準備飛撲上前的時候,一根樹枝飛射而來,直直的插進灰狼的脖頸,嗷嗚一聲,將其釘在地面上,不一會兒就蹬腿兒斃命了。

小宇一臉驚恐的看着灰狼的屍體,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就見遠處走來一個身影,其身材幼小,身披紅色披風,穿着高筒皮鞋,披風相連頭帽,將臉龐整個遮住,顯得萬分神祕。

小宇連忙上前幾步,禮貌的說道:“謝謝你了,小姑娘,剛剛差點嚇死我了,要不是你,恐怕我真的要葬身狼腹了。”

而身穿紅色披風的女孩兒,連頭都沒擡一下,徑直從小宇身邊走過,一路行至小鎮之中,小宇頗爲尷尬,回頭看了一眼狼屍,連忙急步也返回了住所。

第二天,狼屍被發現,當地人並沒有感到意外,反而擡回來,燒烤着吃掉了,小宇搖搖頭,到鎮上購買了一些風味小吃,回到住所一樓的大堂裏,吃了起來。

大堂中,好比是飯店一般,擺放了很多桌椅,也聚集了不少人,大部分都是來這裏遊玩的,或是途徑此地,休息一晚,天一亮就走了。

小宇正在吃着早飯,這時外面突然一陣響動,一夥彷彿蠻族人的壯漢,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立即大喝一聲,說道:“你們這些外來人,到了我們的地界,就必須上交供果,趕緊的,都給我交出來!”

一衆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紛紛拿起桌子上的水果,一一遞給了幾個壯漢,這傢伙,可把人家氣壞了,壯漢一掌拍在桌子上,直接將其拍散架,大怒道:“老子要的是供果,不是特麼的水果,你們這幫瓜娃子!”

“大哥,什麼是供果啊,我們不認識啊。”一個男子好奇的上前詢問,絲毫沒有察覺到危險。

壯漢身高馬大,低頭看着這名瘦小的男子,冷冷一笑,說道:“供果就是你們所說的錢,把錢交出來,才能住在這兒,不然,勞資將你們大卸八塊。”

“可是,這裏的鎮民不是說,是免費居住的嗎?”瘦小男子更加疑惑的問道,這不是說話不算話嘛。

“他媽的,囉裏囉嗦,這裏勞資說了算,趕緊把錢交出來,不然勞資第一個弄死你!”壯漢勃然大怒,一把抓住瘦小男子的肩膀,直接將其提了起來,口中唾沫星子噴了男子一臉。

不過在他話音剛落,一顆石子突然自外面飛射而來,力道似乎是拿捏到位,打在其後腦上,只是將其擊倒在地,並沒有傷到他。

另兩個壯漢見此大吃一驚,連忙上前扶起同伴,朝門外看去,所有人的目光,也緊跟着而動,小宇也好奇的轉頭張望,只見一個紅色身影,緩緩出現,直直的站立在門口位置。

“哪裏來的小屁娃娃,竟敢偷襲勞資,給我上,抓住她!”被打的壯漢憤怒的揮舞雙手,一把推開兩個同伴,向他們叫囂道。

…… 兩名壯漢大喊着,飛奔上前,碩大的拳頭,看着就極其滲人,更何況是面對着一個瘦小的女娃娃,這讓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閉上眼睛,不敢去看這血腥的一幕。

卻見紅色披風的女孩兒,縱身一躍,跳至兩名壯漢的頭頂之間,雙手按頭,翻身躍到其後,抓起身旁兩把長凳,猛然砸向兩人後腦,一招KO,毫無還手之力。

在座的人,全部震驚了,這女娃娃也太厲害了,如此身壯如牛的大漢,都能輕易撂倒,實在是佩服、佩服啊。

還剩下一名壯漢,這時不由慫了,連忙陪着笑臉,從女孩兒身邊走過,狠狠的踢了兩腳地上躺着的人,立刻又一副笑臉的滾遠了。

所有人拍掌叫好,問過當地人才知道怎麼回事,原來剛剛那幾個壯漢,是別處村落的人,專門打劫來訪的遊客,不過也不是每天都來,他們一時間,也忘了提醒。

小宇見到女孩兒的身手,真乃驚爲天人啊,趕緊將她帶到自己的桌子上,一臉期待的說道:“哎,小姑娘, 你還認得我嗎,我就是你昨晚上,在狼嘴裏救下的那個人。”

女孩兒掀開頭上披風帽子,露出了其下的面容,卻原來竟是瞳瞳,唐小白只顧着修煉,冷落了她,無趣之下,自己遊山玩水,好不快活,近期見大多人都來這地方玩,她也就跟了過來。

小宇看到瞳瞳的長相,更加震驚了,不僅身手好,人長得也漂亮,這長大後,定能迷倒衆生啊,如此呆萌可愛,而又冰冷氣質十足的小女孩兒,真是讓所有人都酥軟了。

恨不得自家每人都有這麼一個漂亮的女兒,想一想那個溫馨的畫面,都不僅讓在座的,不管男性女性,全部心生嚮往,一臉的癡迷。

早上的小插曲過去後,大家離開的離開,遊玩的遊玩,瞳瞳也渡步來到了深山之中,小宇自然緊緊跟隨,不一會兒兩人來到了一處瀑布之下。

瞳瞳似是想洗澡了,轉頭看着小宇在那裏連連傻笑,不由氣急,哪來的白癡,總是跟着自己,害我連玩的心情都沒有了。

小宇尚不自知,還一副笑臉的直接盤腿坐下,打開揹包,從裏面拿出筆記本,不過這裏顯然是沒有網絡的,不過他也不需要網絡,只是記錄文字罷了,有電就行。

瞳瞳翻了翻白眼,直接閃身消失,忙於看電腦的小宇也沒有發覺,就這樣,瞳瞳洗完澡後,返回,依然看到小宇在那裏,啪啪啪的敲鍵盤,更加無語的搖搖頭,從其身邊一步跨過,小宇驚醒,連忙合上電腦,跟了上 去。

到了晚上,兩人來到了小鎮旁的另一個小鎮,初到這裏,就發現了異常,小宇頗爲興奮,連忙快走幾步,只見小鎮上,聚滿了人,議論紛紛,還有婦女們的哭聲。

小宇擠上前,好奇的問道:“你們好,我是來自京城的遊客,不知道你們這裏發生什麼事情了,有沒有我可以幫到你們的?”


這時身邊一箇中年男子,搖頭嘆氣的說道:“唉,不知道造了什麼孽,鎮上娃娃,接連丟失了好幾家,這不,家裏人都急成什麼樣了。”

“丟失?無緣無故怎麼會丟呢,是不是被陌生人拐走了,還是他們自己跑去哪玩了。”小宇眼睛閃爍着精光,接着說道。

“誰知道呢,莫名其妙的,就找不到了,你說,這不急死人嗎。”中年男子搖頭不止,也不明白究竟怎麼回事,因爲來遊玩的人實在太多了,這要找起來,也不好找啊。

小宇點點頭,轉頭看向身後的瞳瞳,卻看不到她的身影了,心裏一驚,正要叫喊,卻見其突然出現衆人之間,緩緩輕撫着哭泣的婦女們。

小宇疑惑的上前,問道:“小瞳,你怎麼了,這是在幹什麼,這件事情或許我們幫不上忙。”

瞳瞳搖搖頭,說道:“我想我大概明白了,這件事情其實很簡單,那些丟失的孩子,我都可以找得回來。”

衆人聞聽,皆是目露驚異,哭泣的婦女們也停止狼嚎,站起身,抓住瞳瞳的手,說道:“小姑娘,你說的是真的,我們的孩子,真的能找到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