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一珏想到這以後心口疼的更加厲害了,他明白了,李洪亮怕是出事了,但是這次任務必須由他帶頭,他無法離開,想到這以後石一珏在心裏默默的祈禱着,自己只能早些解決這些事情然後趕回去看看李洪亮,心裏卻也在爲李洪亮祈禱着,洪亮,你千萬別出事情,你是我石一珏的徒弟。

可是即使現在石一珏回去,怕是也晚了。

李洪亮暈倒在那裏以後被一個穿着一襲黑衣的人抱走了,這個人就是巫雀。

巫雀此時看到李洪亮暈倒在這裏以後,放佛感覺這一切都是預料之中的事情,他抱着李洪亮很快就消失在了這茫茫的夜色之中,沒有人知道,此時一顆仇恨的種子已經被埋下了。

韓超華也不知道自己會爲了自己今日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的,甚至付出命一樣的代價。

就這樣,李洪亮被巫雀帶走了,帶到了一個誰也不知道的地方,或許這個地方是巫雀的住所。

巫雀抱着李洪亮到了地方以後便將他放在了牀上,看到李洪亮昏迷以後,他心裏隱隱約約覺得自己的計劃就要成功了。

“爹,娘,你們別走,你們別離開我啊!”李洪亮嘴裏說着夢話,眼淚再一次跟着流了下來。

此時的李洪亮就連做夢都開始痛苦了起來,巫雀看着這一幕,心裏冷笑了一下,隨即,起身離開了房間。 099 山精的故事(17)

“好,我明白,即使在陰毒我也會學的。”說着話李洪亮便下了牀。

緊跟着他和巫雀兩個人坐在一起開始吃飯了。

就這樣,一晃一個星期過去了,石一珏終於回了山寨,在回山寨的路上,石一珏也算是快馬加鞭了,一路的山路,基本上沒有休息,帶着一行人匆匆忙忙的往寨子裏趕去。

到了寨子裏面以後,石一珏看着周圍的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對勁了,心裏那種不詳的預感更加的強烈了,畢竟石一珏和李洪亮在一起生活了八年,這八年幾乎是寸步不離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厚。

就在石一珏快走到小院的時候,念彩出現了,念彩哭喊了一聲“石頭哥!”

這一聲哭喊聲讓石一珏馬上就回過神了,他轉過頭看着念綵帶着哭腔的臉龐,心裏一緊,看來真的是出事了,否則念彩也不會如此這般模樣。

果然,念彩走過來以後看着石一珏哭泣了起來“石頭哥,我對不起你,我沒能保護好洪亮。”說着話念彩的眼淚忍不住又一次流了下來。

石一珏聽到這的時候眉頭微微一皺,他看着念彩問道:“念彩,先坐下來,不急,你慢慢說。”此時石一珏慢慢的也坐在了一旁,他心裏明知道出事了,但是也要讓自己平靜下來。

念彩擦了擦臉上的淚花以後,一邊哭泣一邊跟着坐了下來,然後便對着石一珏把事情說了一遍,整件事情,包括他們陷害李洪亮,辱罵李洪亮的事情,念彩都一字不差的跟石一珏講完了。

只見石一珏聽完了以後臉色異常的鐵青,他咬着牙,跟着猛地一拍桌子,只聽見“轟隆”一聲巨響,桌子一下子就被石一珏拍斷了,此時的石一珏也已經處在了暴怒的邊緣,他沒有想到事情居然已經嚴重到了這種程度了。

念彩也被石一珏的舉動嚇了一跳,他和石一珏一起長大的,第一次看見石一珏發這麼大的火,而如果念彩細心的話,他會發現石一珏此時氣得雙手都開始顫抖了起來,這是石一珏第一次生這麼大的氣,哪怕是跟巫雀鬥嘴鬥法,他都沒有如此生氣過。

念彩想解釋但是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這個時候石一珏回過頭看着他說道:“那你知道洪亮現在去了哪裏嗎?”此時石一珏說話的語氣都有些顫抖了。

念彩趕忙開口說道:“我也不知道,當時我想跟過去來着,但是寨子裏的人不讓我離開寨子,我也沒有辦法了,眼睜睜的看着洪亮離開了。”說到這的時候念彩姑娘頓了一下看着石一珏繼續說道:“石大哥,洪亮離開的時候讓我告訴你,他對不起你,這輩子無法常伴你左右了!”

石一珏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內心也有些痛苦,這麼多年,自己就這麼一個徒弟,他對李洪亮的關愛並不少於他的父母,甚至已經超越了父母給予他的愛,他也瞭解李洪亮這個孩子,此時李洪亮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那就是已經打定主意了,以後再也不會回來了。

想到這以後石一珏看着念彩說道:“待會把人派出去,全力尋找李洪亮,誰如果阻止,殺無赦,就說是我石一珏說的。”

石一珏再說這句話的時候,氣勢徹底爆發了,那氣勢如同山洪一般將念彩席捲在了中間,他被石一珏的這股氣勢明顯嚇到了,隨即念彩擡起頭看着石一珏說道:“石頭哥,可是大巫師那邊怎麼交代?”

“不需要交代了!”說着話石一珏便起身了。

石一珏在寨子裏呆了這麼多年,多少還是有些自己的勢力,只是礙於石一珏平時從來不想表現什麼,這些勢力也都被石一珏悄悄的隱藏了起來。

但是這一時刻,石一珏在寨子裏的勢力也全部動用了起來,石一珏動用了自己寨子裏的勢力,怕是此時的大巫師都要忌憚三分了。

石一珏起身以後,念彩看着石一珏,嘴裏低聲的說道:“石大哥,對不起,是我沒有照顧好洪亮,如果我知道會是這樣我一定不會帶着他離開的寨子的,對不起了,石大哥。”說着話念彩的眼淚又流了下來。

石一珏轉過頭看了一眼念彩,說道:“這事情不怪你,這都是命!”說着話石一珏邁着步子離開了房間裏面。

留下念彩一個人呆呆的呆在房間裏,她到現在都沒有反應過來呢,她第一次看到暴怒的石一珏,也第一次看見石一珏爲一個人做出這樣的事情。

她反應過來以後,趕忙去吩咐下面的人,尋找李洪亮了。

隨後,石一珏走到了大巫師所在的廟堂裏,石一珏走到門口的時候,兩個穿着苗族服飾的人看着石一珏說道:“石頭哥,你怎麼來了?”

這句話說完,旁邊的另一個人跟着開口說道:“我們這就去稟報大巫師去。”

石一珏看了他們一眼,很隨意的說道:“不需要了!”

說着話石一珏一腳就將這廟堂的大門踹開了,漆黑的廟堂裏依舊是如同之前那般的黑暗,只見大巫師此時正在裏面坐着呢,就坐在正中間,一個被人敬仰的位置,但是剛剛石一珏那踹門的一腳,顯嚇到了大巫師。

但是,大巫師此時仍舊要裝出一臉平靜的樣子,因爲他是大巫師,他的身份在這裏放着,所以不允許他遇事慌亂,隨即大巫師看着石一珏笑呵呵的說道:“石頭,回來了?這次任務可還順利啊?沒想到你一回來就來看望我老人家了。”大巫師說了一連串的話語。

石一珏進來以後衝着大巫師點了點頭,根本沒有理會他那麼多,走上前以後,石一珏面色鐵青的樣子大巫師質問道:“我問你,我徒弟呢?”

大巫師摸了摸自己的鬍子,擡起頭看着石一珏笑了笑說道:“石頭,怎麼了?你是要興師問罪嗎?”

“你說呢?”石一珏氣勢凌人的說道。

大巫師深呼了口氣,平靜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看着石一珏說道:“石一珏,你這是在玩火,你知道嗎?”說着話大巫師的聲音大了起來。

“我不想跟你比誰的嗓門大,我現在就想告訴你,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石一珏的語氣異常的平靜,可是這平靜的語氣讓人感覺到了可怕。。

大巫師擡起頭看着石一珏緩緩的說道:“你徒弟犯了錯誤了,被我逐出寨子裏了,他對普通人使用了蠱術,所以我代替你清理門戶了,”說到這的時候大巫師重複了一句“寨子裏有寨子的規矩,誰都不能壞了這個規矩,他既然犯了規矩,那就應該按照寨子裏的規矩懲罰他,他被逐出寨子也是應有的懲罰。”

石一珏聽完這句話的時候看着大巫師輕笑了一下“大巫師,我石一珏的徒弟犯了錯自有我石一珏來處理,還輪不到您出手吧?”說到這以後石一珏的聲音突然大了起來“我石一珏的徒弟還輪不到你來清理門戶吧?”

“我是寨子裏的巫師,怎麼?這個事情我管不了嗎?”大巫師顯然有些反感石一珏對自己的這種態度。

往日裏的石一珏都是對自己非常禮貌,沒有想到今天的石一珏不僅怒懟自己,甚至語氣之中都對自己充斥一股火藥味還有許多威脅的味道。

石一珏這個時候回過頭看了一眼大巫師,緩緩的說道:“三天之內,我要找到我徒弟,如果我徒弟找不到的話,大巫師,你自己看着辦!”

“你威脅我?”大巫師突然睜開眼看着石一珏。

石一珏看着大巫師說道:“我有沒有威脅你,你自己心裏有數!”說完這句話以後石一珏轉身就離開了這廟堂。

走到了廟堂門口的時候,石一珏看了一眼邊上的兩個苗族服飾的門衛說道:“這兩天給我看好大巫師,不能讓他跑了。”

兩個門衛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愣了一下,隨即看着石一珏問道:“石大哥?我們?”

“你們不用貓着了,按照我說的做就是了。”說罷,石一珏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廟堂。

兩個人門衛聽見石一珏的話以後,自然明白,石一珏這次徹底的爆發了,連底牌都要拿出來用了,看來事情不會太小了。

石一珏回到了院子裏的時候,去了李洪亮的房間,希望能看到一些線索,可是李洪亮的房間卻也收拾的乾乾淨淨的,石一珏一個人呆呆的坐在房間裏,此時的石一珏心裏有些亂,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短短離開了不到十天的時間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

到了晚上的時候,念彩過來了,石一珏擡起頭望着她,語氣隱隱之中透着一股焦急的樣子“我徒弟有消息了嗎?”

“石大哥,事情有些不對勁!”念彩面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石一珏微微皺眉,問道:“怎麼了說吧!”

“洪亮父母的墓碑被人砸掉了。”念彩看着石一珏一五一十的說道。

“什麼?”石一珏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忍不住站了起來。 100 山精的故事(18)

念彩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說道:“而且,派人查過了,洪亮之前回到過自己的家裏,也去過村子裏,但是他父母墓碑被人砸掉的事情,可能是別人做的,洪亮也不可能做出來這種事情的。”說到這的時候年才頓了一下“石大哥,我們現在怎麼辦?”

石一珏聽完以後閉着眼睛,深深的思索了一陣,緊跟着他睜開眼,看着念彩說道:“繼續派人找,明天上午叫幾個人跟着我村子裏,我要問問這些村民!”

“好!”念彩一口就答應了。

石一珏坐在那裏,看着念彩說道:“既然沒有什麼事情了,你就回去吧,早些休息,明天陪着我下山。”說完以後石一珏衝着念彩揮了揮手。

念彩轉身離開了以後,石一珏一個人呆呆的望着房間裏的一切,他心裏隱隱之中也明白,自己所做的這一切也許只是徒勞,李洪亮怕是真的不會回來了,但是作爲他的師傅,石一珏認爲,自己是師傅,終究要替李洪亮做一些事情的。

想到這以後石一珏在心裏喃喃自語的說道:洪亮,師傅對不起你,但是師傅不會讓你白白忍受這些的。

————————分割線。

第二天一早,念彩就到了石一珏這裏,他走進來的時候發現石一珏的眼睛冒着血絲,看樣子是一晚上沒有睡覺了,想到這以後念彩有些心疼的看着石一珏問道:“石頭哥,你是不是一晚上沒有睡啊?”

石一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着念彩說道:“洪亮還沒有消息嗎?”

念彩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沒有知道他到底去了哪裏,不過現在寨子裏的人還在全力尋找呢,我相信很快就會有線索的。”

石一珏起身以後,嘴裏很隨意的說道:“希望吧!”

在石一珏的心裏他明白,這一切已成定局了,李洪亮註定還是離開了自己,一個陪伴了自己八年的徒弟。

石一珏起身之後,伸了個懶腰看着念彩說道:“叫上三四個蠱術高手在密道等我。”

“好!”念彩說完以後轉身走了出去。

念彩離開了以後,石一珏便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換了一套衣服以後,便轉身衝着密道走了下去,到了密道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在這裏等着石一珏了,石一珏二話沒說,打開了密道的大門,轉身走了進去。

其他人也紛紛走進了密道,這密道是通往山下最快的一條路,所以石一珏爲了省時間,直接帶着人從這裏下山了。

一路上,石一珏一句話都沒有說,任誰都能看出來,石一珏心情不好,誰現在要是說話,那肯定是觸黴頭去了,所以大家也都明白這個道理,彼此之間也都沒有說什麼。

到了村子裏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這一路上的行走速度也非常的快。

石一珏到了村子裏以後用寨子的名義將村裏的人都召集到了一個非常大的祠堂,石一珏就坐在祠堂的中間,等着村民到齊了以後。

石一珏看着村民開口說道:“今天我用寨子的名義將大家召集過來,就是有一個事情要問。”

此時村長跟着在一旁開口說道:“我想知道,寨子裏是出什麼事情了嗎?”

石一珏似笑非笑的看着這些人,淡淡的說道:“村長,我說話的時候你能不能不插嘴呢?”

村長聽見這句話的時候臉色突然就紅了,隨即他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也不好說什麼,眼前的石一珏他們也早就有所耳聞,只是開始以爲石一珏是一個不問世事的人,但是村長這個時候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石一珏是李洪亮的師傅,難道,他是來興師問罪的?

想到這以後村長不禁有些焦急了起來,但是他也不敢在繼續說話了。

石一珏清了清嗓看着周圍的人繼續說道:“是誰把我徒弟父母的墓碑給砸掉的。”

這句話一說完,下面頓時亂成一鍋粥。

“這砸的好啊,這砸星就該有報應的。”人羣中一個人說道。

另一個聲音再一次傳了出來“這孩子也是命苦啊,這是誰做的,這不是造大孽呢麼,連人家父母的墓碑都不放過了。”

石一珏跟着大聲的說道:“大家回答一下的問題,行嗎?”

說完這句話以後,周圍突然安靜了下來,大家開始面面相覷了,因爲村民們只有少數的人知道李洪亮父母墓碑被砸了,但是誰砸的他們根本不知道。

而石一珏此時過來就是興師問罪了,根本不害怕得罪誰,也不怕誰。 101 山精的故事(19)

走到了村口以後,石一珏看着念彩說道:“你們回去吧,我去看看洪亮父母的墓碑去!”說到這以後石一珏頓了一下“留下一個人跟着我。”

念彩聽完這句話以後回過頭衝着石一珏微微點頭,表示已經明白了,隨即,念綵帶着邊上的兩個人轉身往前走了。

而石一珏並沒有離開,而是走到了李洪亮父母的墓碑發現周圍都是一些碎石,走到這的時候石一珏心裏猛然被刺激了一些,他此時此刻心裏有些凌亂了。

緊跟着石一珏看了一眼身後的人,開口說道:“去找兩塊石碑去!”

身後的大漢聽完以後衝着石一珏恭敬的點了點頭,轉身便離開了這裏。

此時李洪亮父母的墓碑前只剩下了石一珏一個人,石一珏看了一眼這兩個光禿禿的土堆以後,心裏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大兄弟,大妹子,我石一珏對不起你們,我沒能照顧好洪亮。”說到這的時候石一珏的語氣變得異常的哀傷“洪亮這孩子很懂事,也很讓人放心,你們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洪亮這個孩子。”

說完這句話以後石一珏衝着李洪亮父母的墓碑深深的鞠了一躬。

一陣陣寒風吹了過來,此時石一珏的背影顯得如此的孤寂,石一珏鞠躬完了以後,看着兩座光禿禿的墳堆嘴裏喃喃自語的說道:“我一定會將洪亮找到的,不會讓任何人在欺負他的。”

就在這個時候,剛剛跟隨石一珏的大漢走了過來,將手裏的石碑放在了地上,這大漢的力量還真不小,這兩塊石碑硬生生的就給搬了過來。

大漢放下石碑以後便把手裏的刻刀也遞給了石一珏,石一珏接過刻刀以後,看了一眼身後大漢說道:“你回去吧,我自己一個人轉轉。”

那大漢聽完這句話的時候衝着石一珏點了點頭說道:“石頭哥,那我就先回去了。”

石一珏衝着大漢點了點頭,便讓他離開了。

大漢離開了以後,石一珏一屁股就坐下來了,拿着手裏的刻刀,周圍也非常的安靜,除了一陣陣的冷風聲,只剩下石一珏拿着刻刀刻墓碑的聲音。

隨着時間的推移,天色也在漸漸的黑暗了下來,石一珏刻完兩個嶄新的墓碑以後,便將這墓碑埋在了兩堆墳墓的面前,隨即石一珏看着墓碑說道:“大兄弟,嫂子,等我找到洪亮了,我會在帶他來看你們的。”說到這以後石一珏衝着墓碑再一次鞠了一躬。

此時的石一珏心裏只有自己的徒弟了,甚至他自己都意外,自己竟然把這個徒弟看的如此之重,石一珏離開了這裏。

夕陽西下,李洪亮此時的身上全是一些亂七八糟的經文,也沒有能看懂這經文是什麼意思,而旁邊的巫雀手裏還在拿着一支畫筆不斷的畫着一些亂七八糟的經文。

而此時李洪亮的臉上有些痛苦的樣子,放佛這些經文刻印在了他的神經裏一樣,但是李洪亮自始至終卻一個疼字都沒有說出來,李洪亮在強忍着這股痛意,他此時已經將自己現在所有扛下來的罪都歸功在了那些村民,以及村長還有韓超華的身上。

就在這個時候巫雀剛剛畫完經文的時候,一個聲音傳了出來“巫雀,我徒弟該回去了!”

李洪亮聽見這個聲音的時候忍不住打了個顫抖,他非常的熟悉這個聲音,這個聲音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師傅,他師傅的聲音,聽見這個聲音的時候李洪亮的委屈在這個時候一下子全部爆發了出來。

巫雀顯然也聽到了這個聲音,緊跟着巫雀看着李洪亮說道:“你需要見見你的師傅嗎?”

李洪亮聽完以後,搖了搖頭說道:“還是不見了吧!”

“你就不怕你師傅硬闖進來嗎?”巫雀似笑非笑的說道。

李洪亮嘆了口氣,輕輕的搖了搖頭腦袋“還是不見了,我不想徒增悲傷,如果我師傅看見我此時的模樣,我想也不是什麼好事情。”說到這以後李洪亮頓了一下擡起頭看着巫雀說道:“我想你有辦法阻止我師傅的。”

巫雀笑了一下,沒有說話,衝着李洪亮點了點便轉身離開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巫雀突然停住了腳步,回過頭對着李洪亮說道:“你放心吧,我這裏不是你師傅想闖就能闖進來的!”

說罷,石一珏便大步流星的往出走了,走出門的時候,石一珏就出現在了巫雀的視線裏。

石一珏看見巫雀出來以後,嘴裏淡淡的說道:“巫雀,把我徒弟還給我!”

巫雀輕笑了一下“你徒弟?”說到這以後巫雀頓了一下“我可以告訴你,你徒弟確實在我這裏的,但是他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他現在不想見你,所以你也彆強人所難了,再說了,這裏是我巫雀的底盤,你石一珏就是在厲害,也不能來這裏搶人吧?”

石一珏的眼神突然變得凌厲了起來“我的徒弟,我要帶走!”

“他不想跟你走,你逼他又有什麼意義呢?”說到這以後巫雀頓了一下,看着石一珏繼續說道:“石頭,你這個毛病應該好好改一改了,別在強人所難了可以嗎?”

石一珏此時也聽明白了巫雀的意思,但是嘴裏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想了一下以後,石一珏對着巫雀說道:“讓我見他一面。”

巫雀依舊是衝着石一珏搖頭“他不想回去,你就別再逼他了,何況他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我會幫他做就是了,至於你,還是回去吧!”

石一珏此時也知道現在自己跟巫雀動手確實不是時候,寨子裏的事情,已經表示石一珏跟大巫師翻了臉了,而現在如果在跟巫雀翻臉的話,寨子裏怕是沒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了,自己一個人倒是還好處,可是自己已經暴露出來的棋子也會在這個時候跟着自己一起完蛋的。

想到這以後石一珏深呼了口氣對着巫雀說道:“行,等他想回去的時候我希望你可以放他離去!”

說完這句話以後石一珏緊跟着大聲對着屋子裏喊了一句“洪亮,師傅就你這麼一個徒弟,師傅希望你能回去,你要做的事情,師傅已經替你做了,如果什麼時候想回去了,寨子隨時都歡迎你回去!記住,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師傅都希望你能回去。”

而在房間裏聽見這個聲音的李洪亮,內心一陣陣的刺痛,他有些愧疚,自己此時已經變得人不人鬼不鬼了,自己真的沒有臉再見自己師傅了,想到這以後李洪亮在自己的內心慢慢的說道:師傅,對不起了,我現在已經沒有辦法回頭了,這些事情我必須自己親自去做。

石一珏這嗓子喊完這一嗓子以後,見房間裏沒有動靜,也不在繼續說什麼了,因爲此時的石一珏也明白李洪亮此時是不想回頭了,但是他深知一件事情,那就是李洪亮呆在這裏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行了,你該說的也都說了,回去吧!”巫雀淡淡的說道。

石一珏聽到這以後回過頭猛地看了一眼巫雀“我希望我的徒弟不會出什麼事情,巫雀,你記住我今天跟你說的這句話就好了。”

“他和我之間的事情用不到你插手的!”巫雀淡淡的說道。

石一珏並沒有理會巫雀,此時跟巫雀拌嘴也沒有什麼好處了,既然已經確定了李洪亮就在這裏,那麼石一珏的打算就是自己回去以後找人在這裏監視着巫雀和李洪亮。

想明白了以後,石一珏大步流星的離開了這個小山坳裏,衝着寨子的路上就走了回去。

而此時的寨子裏還有一大堆的事情在等着石一珏處理呢,畢竟自己和大巫師此時已經算是翻了臉了,自己離開的這一陣子,足夠大巫師做很多事情了。

想到這以後石一珏加快了自己的腳步,回到了寨子裏的時候,只見念彩就在寨子門口站着呢,放佛是在等自己一樣。

石一珏走近一看,念彩的臉色也非常的焦急,等着石一珏走到了念彩的身邊的時候,念彩也跟着迎了上來,她看着石一珏說道:“石頭哥,老村長找到了大巫師了,他兒子的事情,他已經告訴了大巫師了。”

石一珏一臉胸有成竹的樣子看着念彩說道:“大巫師傳喚我了嗎?”

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了 “這倒沒有。”念彩說道。

石一珏跟着點了點頭,一邊走一邊對着念彩說道:“那就別慌了。”

“石大哥,你到底想做什麼?”念彩此時問出了自己的疑問。

石一珏伸了個懶腰,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看着念彩說道:“念彩,既然你問了,我也就不瞞着你了,今天我想讓大巫師的從他的巫師位子上滾下來,他做的夠久了,如果洪亮沒有出事的話,我不會去管這些事情,但是洪亮出事了,我已經由不得我自己了,這大巫師該讓賢了。”

念彩聽見石一珏的這一番話的時候,有些吃驚的看着石一珏問道:“石大哥,你到底瞞着我多少事情?”

石一珏稍稍思索了一下,嘴裏淡淡的說道:“其實也沒有多少事情!” 102 山精的故事(20)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石一珏很隨意的看了一眼念彩,放佛並不想說這些事情一樣,緊跟着他稍稍思索了一下看着念彩說道:“行了,你也別擔心了,我現在就過去看看大巫師去!”

石一珏這句話說完以後便直接大步流星的往裏面走了,只剩下念彩一個人茫茫然的站在原地,這一刻念彩感覺自己以前的一切的一切都被改變了,如今的石一珏是自己怎麼都沒有想到會變成的樣子,他甚至想過石一珏變成N種樣子,唯獨現在的樣子讓她心裏有些接受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