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蘇倩倩面前突然形成一道水幕,水幕足足持續了五秒的時間,趁着這段時間,蘇倩倩凌空一躍,又拿出一張符紙,符紙穿在一把匕首上面,她用力朝小澤扔去。

這張符紙上面畫着一個“爆”字,一看就是爆炸符,小澤面色一變,本來他想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將蘇倩倩也毀容,但是他沒想到,蘇倩倩實力這麼強,她所使用的符術簡直出神入化,而且威力很強,顯然都不是普通的符紙。

“砰!”

小澤淬不及防之下,直接被炸飛,整個人落在地上灰頭土臉,他剛剛站起來想要繼續攻擊,卻發現自己的四周已經全是這種爆炸符,這些爆炸符竟然都飄蕩在他的四周。

“認輸了麼?”蘇倩倩捏着印記說道。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一旦小澤不認輸,蘇倩倩便發動爆炸符,屆時,這麼多爆炸符同時爆炸,恐怕不死也得脫成皮。

“我……認輸!”

小澤無奈的低頭,對方太強了,他升起了一股深深的無力感。

很快,蘇倩倩走了下來,如今還沒有比賽的只剩張小凡和張花了。

張花看向張小凡說道:“小凡,是你先上還是我先上?”

“你去吧。”張小凡聳聳肩,覺得這沒什麼好爭得。

張花也乾脆,她走了過去,如今對方也只剩下山本田子和一個留着小鬍子的男生,雖然豐田一郎說可以接受挑戰,但是他實力很強,所以張花不準備對付豐田一郎。

“就你吧!”張花指着山本田子,傲然說道,在她看來,山本田子只是一個女生罷了,這種人很好對付。

不過這時候,張小凡輕聲道:“那個女生很強,你想好。”

張花心中一動,她知道張小凡說話不會無的放矢,隨即連忙改口,指着山本田子身後的小鬍子男生說,“等一下,我還是決定和你比賽。”

山本田子身後的小鬍子男生走了出來,聲音憤怒的說道:“我會爲嘉利子報仇。”

他走了出去,山本田子輕聲道:“騰山君,拜託你了,我們大島國的尊嚴,不允許其他人踐踏!”

“嗨,這一點,請你放心!”騰山神色肅穆的走到張花面前,叫囂道:“胖女人,你這樣的女人,在我們國度,就算不要錢,連a/v電影都沒人請你。”

此言一出,身後的周立平大罵道:“曹,你竟然敢這樣說我老婆,找死!” 看到叫囂的周立平,騰山鄙夷道:“喲西,你竟然會找這種胖女人做老婆,哼,噁心至極,簡直就是丟我們男人的臉。”

這一刻,張花捏緊了拳頭,她聲音顫抖的說道:“竟敢……這樣說我,我看你就是找死!”

“哈哈,你一個胖女人,難道還能把我怎麼樣?”

騰山嬉笑的說着,突然,他整個人撲了過去,跑動的過程中,他手指快速變換,很快凝結出一個奇異的印記,輕喝道:“猛鬼術,去!”

嗖嗖嗖……

他的身前突然凝聚出三個黑色惡鬼,這些惡鬼全都齜牙咧嘴的面對着張花,迅猛的朝着張花撲去。

“御鬼之術,將抓到的鬼煉製成屬於自己的鬼,是一個很邪惡的功法。”張小凡目光灼灼的看着這一幕。

周立平聽到這,心中冷笑,最好這一次張花直接去死,到時候,我就自由啦!

沒想到,張花一個馬步紮起,身體半蹲,嘴巴一鼓,對着這三個惡鬼就是一道厲吼!

“啊……”

龐大的音調從張花喉嚨中發出,面前的三個惡鬼嘶吼一聲,便變成一團黑霧,被音波迅速吹散。

張花一擊得手,肥胖的身軀快速朝對方衝去,口中狂傲爆吼道:“去死!”

騰山還沒從惡鬼被震碎的那一幕驚醒過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張花肥胖的身體便撞了過來。

“砰!”

騰山面色一紅,他只覺得自己好像撞在了一輛重型卡車身上,整個人被重重的甩飛了出去。

張花並沒有打算放過騰山,她再次快速跑動,肥碩的身軀沒跑動一步,整個地面幾乎都要劇烈顫動,終於在騰山掉落在地的時候,張花整個人砸了上去。

“把你砸成肉餅!”張花怒吼!

“砰!”

肥碩的身軀狠狠砸在騰山身上,騰山悶哼一聲,他的眼睛睜得老大,肚子上的幾根肋骨由於劇烈的衝擊力,已經齊根斷裂。

“啊……”

騰山痛苦的慘叫着,張花冷冷說道:“還戰不戰?”

“我……我認輸!”騰山已經完全失去戰鬥力了,此時的他就算是呼吸一下,肚子上也要感覺到劇烈的疼痛,所以根本無力再戰。

騰山很快被豐田一郎擡了下去,此時此刻,還沒有戰鬥的只剩下張小凡和山本田子了。

山本田子走了出來,她身材不錯,人長得極爲高挑,不禁讓張小凡多看了幾眼,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山本田子實在太冷傲了,從頭到尾山本田子都沒有笑過一下,惡狠狠盯着張小凡的模樣就好像張小凡欠她兩百塊錢不還一樣。

但是張小凡也挺理解她的,從之前的一幕能夠看出,山本田子和嘉利子關係一定極好,而嘉利子居然被唐龍那個狗雜種打成那樣,以後這個少女可就毀了。

想到這裏,他不禁也挺爲嘉利子可惜的,換位思考一下,若是林柔或者蘇倩倩便從嘉利子那樣,恐怕他也不能剋制自己吧,甚至是比山本田子更加憤怒。

這樣想着,張小凡暗暗聯繫了秦小雨。

“小雨,剛剛唐龍所使用的黑霧腐蝕,到底是什麼招式,怎麼這麼惡毒?”

秦小雨正躲在古鏡中開心的看他們對戰呢,聽到張小凡發問,本能的說道:“因爲是一種屍氣吧,把許多屍體放在一起,然後屍體經過長時間的煉製,之後,裏面會生出屍氣,這種屍氣加以煉化,具有很強的毒性,到後期具有腐蝕性,哪怕不需要吸入體內,也會被腐蝕身體,更厲害的時候,吸入屍氣有可能變成屍體。”

“就像古墓中棺材內的那種黑氣麼?” 寫輪眼中的克蘇魯 張小凡問道。

“是呀,小凡哥哥,你真聰明。”秦小雨開心的說,突然感慨道:“不過那個叫嘉利子的女孩子真可憐啊,臉居然變成了那個樣子,哎,若是我厲害一點的話,我就能給她煉製美顏丹的,到時候她再醜也能恢復原樣。”

聽到這,張小凡心中一動,連忙說:“美顏丹?”

“是啊,美顏丹需要四級以上的高手才能煉製,並且普通的火焰根本煉製不了,只有特殊高溫火焰,才能煉製。”

“對藥材有什麼要求麼?”

“當然有啊,反正都是挺昂貴的,不過我想冥界淘寶上面應該有。”

張小凡暗暗記下,這時候,對面的山本田子聲音清冷的說:“張小凡,你的隊員讓嘉利子變成那樣,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張小凡深知對方的心情一定很難受,他也不想過多刺激對方,只能委婉說:“那件事我真的很抱歉,不過你放心,我會想辦法讓嘉利子恢復的。”

“哈哈,恢復!”

山本田子像看一個白癡一般的看着張小凡,說道:“嘉利子都已經變成了那樣,她怎麼恢復,你這個混蛋,到這個時候還想要欺騙我們,真以爲我們大島國的人,好欺負麼?”

“田子,不用和這種人多廢話,讓他知道知道你的厲害。”豐田一郎沉聲說道。

林柔緊張的站在蘇倩倩身邊,輕聲說:“倩倩姐,這個山本田子看起來很強的醬樣子,你說小凡能打得過嗎?”

“應該能吧,張小凡實力我瞭解。”

“你既然這麼瞭解,爲什麼和他分手啊……”林柔突然咬牙說。

蘇倩倩嬌軀一顫,突然擠出笑容,“我和他分手了,以後你不就可以和他單獨在一起了麼?”

“不,我不要!”林柔突然生氣的說:“我知道了,你是因爲我才和小凡分手的。”

“這……”

“還是說你有什麼難言之隱?”

“呵,小柔,你想多了,我能有什麼難言之隱。”蘇倩倩搖搖頭,很是無奈的揉揉額頭道:“你別多想了,反正以後我和小凡是不可能了。”

林柔咬着牙看着蘇倩倩,但是卻也無可奈何,根本說不出什麼。

場上,張小凡和山本田子站定,隨着猛鬼先生的一聲令下,兩人的戰鬥立即開始。

“張小凡的真實實力你知道嗎?”唐龍不經意間走到慕容風身邊,很平淡的突然問道。 “張小凡的真實實力你知道嗎?”唐龍不經意間走到慕容風身邊,很平淡的突然問道。

慕容風冷冷的瞥了唐龍一眼,突然笑着說道:“很強吧。”

“很強?”

“不錯,反正我是看不透。”

“不會吧,據我所知,你剛剛所表現出來的實力,雖然只是四級道士,但是隻要你願意,我相信你絕對能夠展現出五級道士的水準,你都已經這個實力了,你居然說還看不透張小凡?”唐龍若有深意的說道。

“信不信由你,我敢說,若是在你和張小凡之間找一個對手,那我寧願找你。”慕容風很是淡定的說。

唐龍瞳孔一縮,不可置信的說:“你就這麼看好張小凡。”

霸道萌寶:總裁爹地,你惡魔! “不是看好他,而是張小凡這個人,身上太過神祕了,和他在一起這麼久,我還一次都沒有看得透他。”

聽到這,唐龍看向場中的張小凡目光都已經變了,這個傢伙,果然很神祕麼。

在兩人說話的時候,張小凡手上升起一道火焰,語氣默然的說:“嘉利子的遭遇我也很同情,我只能說,我之後會盡量給她想辦法,不過這一戰我會全力以赴,打敗你。”

“哼,你滴,口氣好狂妄的幹活,若是你這麼天真的話,我只能說,你太自不量力了,我早就知道你擁有火人體質,但是你知道爲什麼是我對付你麼?”

山本田子眼睛一眯,在她的隊伍中,她的實力其實是在豐田一郎之下,但是之所以讓她對付張小凡,是因爲剋制他的火焰。

說完,山本田子手中突然出現一縷水流,這股水流猶如水蛇一般,在山本田子的身體周圍緩緩遊動,緊接着,第二條,第三條水流依次出現,這些水流將山本田子整個人都包裹了進去,就猶如躲在水裏一般。

張小凡眼睛一眯,喃喃道:“怪不得是你對付我,原來你是水系體質。”

“搜嘎,你現在纔算知道麼?”山本田子微笑着,“我本來就是親水的體質,在得到水系體質之後,我的修煉進展神速,控水能力得心應手,所以你縱然擁有火系體質又如何?別忘記了,水是火的剋星啊。”

“不錯。”張小凡由衷的點點頭,“水確實是火的剋星。”

聽到張小凡承認,山本田子更得意了,“而且,我已經知道你實力是在三級道士,但是我的實力卻是已經四級道士了,所以你怎麼和我鬥?”

“喲呵,看來你把我的消息都瞭解的這麼清楚了啊。”張小凡心中感慨,想不到他們已經把他調查了這麼清楚了,只是可惜,他們不知道的是,上次古墓出來之後,他的實力已經是四級道士了。

山本田子說完,她眼神離開犀利起來,手中印記快速變化,結合成一個手勢,輕喝道:“水龍術!”

“吼……”

在山本田子的身後,居然升起一條大腿粗細的水龍,這條水龍快速朝着張小凡席捲而來,輕易的將張小凡身前的火球給熄滅,隨即去勢不減的要將張小凡整個人籠罩。

張小凡以手代劍,虛空猛然一劃,如今的他哪怕不是用無影劍,他以手代劍,也能使出無影劍百分之五十的威力,水流迅速被他劃開一道裂縫,他整個人靈巧的竄了出去。

“白火!”

張小凡輕喝一聲,原本普通的火焰中,一縷白色火焰迅速生氣,朝着山本田子猛攻。

“喲西,這是什麼火焰,看我水龍!”

山本田子嬌喝一聲,兩條水龍從她背後衝了出去,這兩條水龍比起之前的水龍個頭要更大,快速包裹白火,不過這白火哪怕碰到了水,但是在水流中居然還在繼續燃燒,只不過速度被減緩了。

山本田子瞳孔一縮,有些驚訝的喊道:“好神奇的火焰,居然熄滅不了。”

雖然白火所有東西都能燃燒,但是讓張小凡頭疼的是,被水龍包裹之後,白火已經徹底被減緩了速度,根本攻擊不到山本田子了。

“看來白火雖然厲害,但是還是有弊端啊。”張小凡嘆了一口氣,如今火焰的實驗已經做好,接下來,該是完成戰鬥的時候了吧。

張小凡收起所有火焰,一股強悍的精神力升起。

“喲西,火焰知道對付不了我,所以放棄了麼?”山本田子目光凝重的感應着張小凡的實力,震驚的說:“四級實力了。”

“不錯,前些日子僥倖晉升的。”張小凡輕笑一聲,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右眼在緩緩遊動,原本普通的眼睛,漸漸開始變得一片漆黑,這股感覺就好像是惡鬼的眼睛,將所有的一切都盡收眼底。

山本田子也感覺自己有些不舒服,被張小凡這樣盯着,她就感覺自己身上沒有穿衣服似的,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被張小凡看在眼裏。

爲了避免這種感覺的繼續,山本田子走了幾步,手中快速變換,輕喝道:“水牢術!起!”

砰砰砰……

張小凡的身周突然落下四道水幕,這四道水幕將張小凡全部籠罩。

與此同時,在水幕的上方,快速涌下來巨大的水流,山本田子叫囂道:“張小凡,這就是我的水牢術,困在裏面的人,將永遠不能出去,而你最終會被淹死在裏面!”

水很快將整個水牢全部淹沒,張小凡聽着外面山本田子的話,心中感慨,這個世界上,果然奇能異士很多,隨隨便便拉出來一個人,實力居然就這麼強。

不過別看自己雖然被困了,那是因爲張小凡想要檢驗一下自己的實力,若是動真格的,張小凡有信心一開始就能解決對方。

此時張小凡感覺呼吸已經明顯的有些不順暢了,張小凡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下去的話,自己真的就要輸了。

他右眼突然發出黑色光幕,心中輕聲道:“精神……漩渦!”

精神漩渦乃是鬼眼的第二大技能,在那次電影世界中剛剛被開發出來,期間沒怎麼使用過,這還是張小凡第一次在衆目睽睽之下使用。 隨着運轉鬼眼中的精神漩渦技能,一瞬間的功夫,以張小凡右眼爲圓心,裏面的水居然全都被吸收了進去,不僅如此,就連水牢也被很快吸收。

對面的豐田一郎面色一變,吼道:“這怎麼可能,他使用的是什麼功法,難道說還是什麼強大體質?這也太扯了?”

身邊的武藏神色肅穆道:“確實很強,看來這個張小凡除了火人體質之外,他還有更加可怕的體質。”

“混蛋,山本田子這下有危險了。”豐田一郎咒罵道。

“實在不行,讓山本田子認輸吧,再這麼僵持下去,也於事無補。”

“嗯,只能這樣了。”豐田一郎無奈的點頭,比起讓山本田子受傷,還是讓她認輸比較好,畢竟之前的嘉利子就是例子。

隨着水牢被漩渦吞噬了之後,山本田子悶哼一聲,嘴角溢出鮮血,自己的忍術直接被破,都是會受到反噬的額,山本田子也不列外,她臉色難看的抹去嘴角血跡,慘笑道:“喲西滴,你原來還隱藏有更強的招式。”

張小凡沒有說話,他的右眼再次變換了一下,輕喃道:“精神風暴。”

精神風暴乃是鬼眼的第一個技能,這個在ktv殺人的時候就使用過,隨着張小凡話音的落下,一股看不見摸不着的精神攻擊朝毫無防備的山本田子攻去,這一刻,山本田子悶哼一聲,她當即就感覺腦子直接當機,有心想要躲避,但是身體立刻好像被灌了鉛球一般,一步都不能動彈。

而這一刻,張小凡迅速衝了出去,趁着對方被他的精神攻擊影響的那一剎那,一道火球將山本田子整個籠罩。

“轟隆隆……”

炙熱的火焰將山本田子整個人籠罩,豐田一郎等人大急,吼道:“混蛋,這傢伙要燒死山本。”

“八嘎呀路,我去救她!”

一個男子衝了出去,不過這個時候,猛鬼先生突然衝出,微微一扇,男子便如遭雷擊,摔飛了出去,落在地上動彈不得。

“我說過了,在沒有人投降認輸的情況下,所有人不允許影響比賽。”猛鬼先生的厲芒掃視全場。

豐田一郎等人雖然氣憤,但是猛鬼先生的威壓實在是太重了,他們根本就無法抵擋。

不過令他們沒想到的是,張小凡很快將火焰撤去,山本田子重重的踏着腳步暴退。

“蹬蹬蹬……”

她捂着胸口,震驚的看着張小凡,嘶吼道:“你是八嘎嗎?爲什麼手下留情?”

聽了山本田子的話,所有人都驚呆了,他們可是親眼見到,張小凡將火焰都已經將山本田子整個人籠罩了啊。

豐田一郎怒吼道:“田子,怎麼回事?”

山本田子悲痛的說道:“我……輸了。”

雖然豐田一郎等人早有準備,但是聽了山本田子話之後,還是有些吃驚。

婚內有詭 “田子,你不是從火焰中出來了嗎?他的火焰根本不能傷害到你。”豐田一郎厲聲說道。

“住嘴!”山本田子怒氣衝衝說道:“不是火焰傷害不了我,而是他根本沒有想傷害我,這一戰,我……輸了!”

猛鬼先生點點頭,說道:“二四組比賽結束,今天的檢查完畢,明天將是歷史檢查,好了,自由活動,我先回去了,哦,對了,嚴禁打架,否則受到懲罰!”

猛鬼先生很快走了,慕容風看着張小凡的背影,他神色嚴峻,喃喃道:“看來你給我的壓力越來越大了,該不該動手呢?”

唐龍走過來說道:“你的眼光可真好啊,我以前一直以爲張小凡最強的實力是火人體質,現在看來,他的眼睛已經很厲害了。”

“那是當然了,對了,我既然能夠看得透他,我也能看得透你,唐龍,雖然我不知道你來的目的是什麼,但是我知道你的身份,所以你手最好不要放的太長,否則,我會把你除掉!”

慕容風說完,略含深意的看了唐龍一眼,隨即離開了這裏。

唐龍冷哼一聲,也離開了這裏。

場上,山本田子還是冷冷的看着張小凡,她感受到了侮辱,對方明明可以解決掉她,但是居然沒有傷害她,這讓她想不通。

大島國的人就是這樣,不管男女,思想都比較極端,他們做事,要麼做不好,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這也是爲什麼很多大島國的人從參加工作起的時候,他這一輩子都會只從事這一個職業的原因。因爲在他們的思維中,這一個工作就要做到最好。

所以此刻山本田子就是這樣的糾結狀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