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老爺沒事就好,過段時間我再去幫忙看看恢復的如何吧。”

“嗯嗯,蕭神醫,你們應該都沒事吧?”秋燁怕蕭凡在裏面受到不公平對待忍不住問了一句。

“是你救了我們?”

蕭凡一下就猜到了,有些驚訝秋燁的實力。

本來他還以爲是趙鈺琪託關係花了大價錢才把他們弄出來的,畢竟一百多人指控蕭凡。

“我聽說蕭神醫有事。就給老爸的朋友說了兩句話。你沒事就好,我掛了,下次見。”秋燁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就掛斷了電話。

蕭凡十分感激,決定有時間登門拜訪,順便看一下秋老爺子的身體恢復的如何。

晚飯後,蕭凡窩在房間開始修煉。

真氣運行法是一種靜功自我導引法,主要通過凝神調息,培植真氣,以貫通經絡,調理陰陽氣血,而達防病治病、延年益壽之效。

但是蕭凡的真氣就不一般了,伴隨着金光咒修煉出來的真氣不僅渾厚純粹,更是有着絕佳的治癒奇效。


蕭凡平坐在牀上,兩眼內視,耳聽呼吸。

就在蕭凡準備運轉金光咒的時候,驚喜的發現,金光咒的施放已經不需要蕭凡刻意運轉,只是一個意念,金光咒便自動循環體內,生生不息!

看了眼右手腕的金光印記,此刻是兩道槓,純粹的金光印記,蕭凡還是不知道金光印記到底有何妙用。

“呼!”

一口濁氣吐出,蕭凡只感覺全身輕鬆,暢然無比。 淬鍊島的靈氣比想象中要濃郁的多,也正因爲此才能滋養如此多的強大靈獸吧,夏凱一邊靠着回氣丹快速吸收着外界的靈氣,一邊用丹田中越來越殷實的靈氣帶衝擊着那個搖搖欲墜的瓶頸。

回氣丹的藥效非常明顯,和益氣散相比,不僅讓夏凱對靈氣的親和力提升了數倍,周身毛孔吸收的速度彷彿也成了加鞭中的快馬,肆意的撒腿狂奔。

夏凱不斷將外界的靈氣引入丹田,讓它們和屬於風刃豹的靈氣融合在一起,接着,這些還不夠穩固的靈氣便在夏凱的精神牽引下,順着周身的經脈做大周天的運轉。

每一個運轉週期的結束,夏凱的丹田中都會多出一股更加殷實的屬於自己的靈氣。它們被夏凱引導到火靈根的周圍,和本來的靈氣長帶融爲一體。隨着時間的推移,這條本來還不能首尾相接的長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急劇增長着。風刃豹給予的強大靈力和回氣丹的藥效,讓夏凱完全不用擔心靈氣的不足,此時他要做的就是不斷的轉化,當靈氣越積越多,達到爆發的程度時,就會給夏凱的身體帶來質的改變。

突然,夏凱的身體微微一顫,因爲他發現自己丹田中,帶狀的殷實靈氣已經漸漸癒合,就快達到首尾相接的狀態了!

夏凱心中泛出一陣欣喜,這是他進入靈脩界以來第二次等級的晉升,從引起者進入靈士等級算是剛剛跨入靈脩界,而從靈士進入靈師的等級,則是向強者的道路進發了。

夏凱逐漸加快精神牽引的運轉速度,使得靈氣在周身經脈的運行宛如加上了一個疾風術一般,瘋狂的旋轉起來。夏凱的額頭冒出了一層豆大的汗珠,跑完了八千米的距離,他要開始向最後的一百米發起衝刺了!

帶狀靈氣的癒合在夏凱更快的靈氣補充下,只殘留了一線縫隙,它看上去是如此的渺小和微不足道,隨着大量的靈氣聚集而來,這道縫隙彷彿被一塊無形的橡皮擦漸漸擦拭,呈快速的消失狀態。

就快要成功了!夏凱在心中對自己吶喊,儘管由於過快的吸收外界的靈氣,讓他周身的毛孔有一種難忍的刺痛,但此時夏凱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他在乎的只是把最後這一道搖搖欲墜的瓶頸衝破。

“就是這個方向,我感應到的靈力波動絕對不是靈獸散發出來的。”一個有些耳熟的聲音突然傳入了夏凱的腦海中,讓他瞬間背脊一僵。

在等級晉升的時候,是最危險也是最脆弱的時刻,因爲晉升的本體必須全部身心都放在修煉的狀態,如果中途撤出甚至受到攻擊的話,便有被靈根反噬的危險。

因此,即使在淬鍊島,處於晉升狀態的夏凱也把精神力擴散到了儘可能大的範圍,以防有什麼意外的襲擊。可此時,這個聲音明顯是朝着自己而來,更讓夏凱焦急的是,聲音的主人他在白天已經有過一面之緣,便是青石幫八人組的頭目,土風!

沒有錯,夏凱用自己的精神感知一再確認,在大約一公里外的距離,出現了不多不少,正好八道快速襲來的靈力波動。顯然,他們已經大概知道了夏凱的位置,正朝着自己山洞的方向急速靠近。

如果是在平常的狀態,夏凱還可以屏氣凝神,儘量藏匿住自己的氣息,這樣即使對方有感知到靈力波動,也無法確認準確的位置,憑藉着森林中雜亂的草木,還可以把自己的身形隱藏一段時間。

可此時,卻是夏凱的靈力最紊亂的時候,他根本無法控制靈氣在自己丹田中的爆發,這無疑是在向八人組明示,自己的位置就藏在山洞之中啊!

夏凱一邊心急萬分,另一邊卻不得不繼續晉升的過程,瓶頸的衝擊已經到了最後關頭,此時中斷會讓夏凱陷入更加危險的境地。

一公里的距離,對於靈導師和大靈師等級的人來說,只需要幾個起落變能完成,雖然淬鍊島到處林立的參天大樹讓他們的行進速度慢了一些,但留給夏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晶瑩的汗珠從夏凱的眉間滴了下來,他所能做的,就是讓丹田中靈氣的聚集達到他所能及的最快速度,好讓八人組發現自己的位置以前,晉升的過程就已經結束。

夏凱用精神感知朝丹田處看去,帶狀的白色靈氣在自己的努力下,已經接近了首尾相接的狀態,最後的一點縫隙只需要再多一秒鐘就可以凝結了。

“夏師弟,你在哪呢?”一個冷冷的聲音傳入了夏凱的耳朵裏,這一回不是憑着精神感知,而是在空氣中直接就能聽到了。這意味着,對方離自己已經在十米的範圍內了。

MLGB!夏凱心緒大亂,直接導致丹田中的靈氣也出現了紊亂的波動,這個結果讓他大吃一驚,趕緊穩定住心神,好在自己選擇修煉場所時,比較謹慎的選了一個不易發現的地方。否則,土風也不會虛張聲勢的問話了。

讓夏凱如此不安,不僅僅是因爲八人組近在眼前,而是他口中的三個字,夏師弟。

白天,土風試圖套問夏凱的姓氏時,夏凱就沒有正面回答。而此時,他居然知道了自己姓夏,說明夏凱的猜測八九不離十,這一幫人來淬鍊島修煉是假,真正的目的是衝自己而來的!

忽然,在如此緊張的狀態下也儘量保持鎮定的夏凱,身體劇烈震顫起來,他的牙關緊咬,儘管身體再痛苦也不發出任何聲音,因爲此時,他的丹田中帶狀靈氣已經完全的癒合了,而火靈根在感應到靈氣足夠晉升的情況下,突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本來是一個凸起火苗形狀的火靈根,在夏凱的丹田中劇烈的搖擺起來,隨之爆發的大量能量讓夏凱的整個身體都在忍受高溫的煎熬。


忽地,彷彿有一道撕裂的聲音在丹田內響起,夏凱訝異的發現自己的火靈根,竟然一分爲二,分裂出另外一個相同的凸起火苗形狀!

兩道棱角分明的火苗相映生輝,雖然同屬一個根部,卻讓火靈根的實力直接提升了一倍! 此時的蕭凡,正穿着一身新買的休閒服,朝着廣大商場對面的一棟寫字樓大門走去,原因是這幾天蕭凡在家陪母親張慧雯,突然接到林逸的電話,說是華榮銀行有個內部發佈會需要蕭凡去參加。

蕭凡想了一下,甩手掌櫃做的是很輕鬆,但是太久難免落人口舌,思考一番決定去看看。

偏偏不巧,剛好蕭凡看見一個熟人。

陳斌也剛好看到他,立刻就喊了出來。“蕭凡?你是不是走錯了地方?”

他前段時間時間出差,剛回家老婆陸玉鳳就告訴他陸嫣然和蕭凡離婚了,這讓他很是欣喜。

但後來陸玉鳳告訴他支票被蕭凡搶走了,他氣憤無比,尋思着什麼時候找到蕭凡賠償摔碎古董的錢,剛好一個遠方親戚找他幫忙進了花海銀行,這就準備參加雙方的合作會議,沒想到遇到蕭凡。

蕭凡停住,看着陳斌,淡淡道:“有事?”

“沒什麼事,不過,這可是華榮銀行和花海銀行的合作發佈會,不是什麼人都能進來的,你看看你穿的那一身破爛,你是不是走錯地方了?”陳斌毫不留情地嘲諷道。

“還有,這個會議可是要有邀請函的,你有邀請函嗎?沒有的話,還是趕緊走吧,待會兒被趕出去可不好!”

“我需要邀請函?”

蕭凡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呵呵,一個上門女婿窩囊廢,真以爲自己是什麼人物了?學會裝逼了?你忘了我是你曾經的姐夫?你的那點底細我還不清楚?”陳斌冷笑一聲,言語中滿是嘲諷。

在他看來,蕭凡一定是想在他面前找回點面子,故意裝逼,畢竟被嫣然休了是件不光彩的事情。

蕭凡懶得和他廢話,理都不理他,直接朝着大門走了過去。

陳斌被無視,氣得不行大聲叫道:“保安,這裏有人擅闖會場!給他趕出去!”

兩名保安迅速走了過來,檢查一下之後,卻說蕭凡也是銀行工作人員,蕭凡趁機揚了揚胸前的工作證,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

其實那是一張林逸給他的銀行信息證,上面記錄的是銀行各員工的信息,蕭凡的名字並沒有在上面,只不過保安不識貨,以爲這是張普通的工作證。

陳斌一聽啐道:“原來是華榮銀行的員工,拽什麼拽,還不是廢物一個!到我面前裝逼!”

“就你那樣的人,也只能做這種低三下四的事情了!”

陳斌在蕭凡背後肆意嘲笑,卻是沒注意到,一個身影從他們身邊穿梭而過,追上了前面的蕭凡。

葉倩倩帶着一副墨鏡,長髮披肩,直接進了大門,看到蕭凡連忙追了上去:“蕭凡?”

蕭凡回頭有些驚訝:“倩倩?你怎麼也在這?”

葉倩倩呆了一下,接着問道:“我代表花海銀行來和華榮銀行談項目合作。你呢?”

蕭凡愣了一下,隨即神祕一笑:“我啊,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說完,蕭凡快步離開了正院,走進了後臺之中,葉倩倩滿心好奇,跟着蕭凡一起上樓了。

陳斌走在最後有些納悶,這女的怎麼越看越眼熟,沒多想也跟着後面準備上樓了。

“喲,這不是蕭凡嗎,咦?這位是葉女神啊。真是好久不見啊。”陳千峯老早就在樓上等着了,他走到了葉倩倩身邊,眼神貪婪的盯着葉倩倩。

大學那會,他就暗戀葉倩倩,卻沒想到,葉倩倩喜歡蕭凡,每次要表白時,蕭凡就出現,好不容易那次鼓起勇氣組織了一場浪漫告白,結果蕭凡硬是把她拉去打籃球,害自己尷尬一場。

最關鍵的是,上次蕭凡真的通過林逸解僱了他,剛回到家他就收到華榮銀行的短信,告訴他被解僱,還扣了兩個月工資,這讓他惱羞成怒,也開始相信蕭凡可能真的是華榮銀行新股東。

所以找到了遠房表哥陳斌,並且進入了華榮銀行的對頭花海銀行,把華榮銀行的底抖了個乾淨,所以纔有今天這個會議。目的就是威脅華榮銀行,最好能收購掉!好讓蕭凡翻不了身!

這次他掌握的不僅是華榮銀行的內部合同信息,更多的是透出很多客戶信息,這些信息一旦放出去,華榮銀行勢必身敗名裂,說不定還會吃官司!

陳千峯自來熟的說道:“倩倩,你來這裏是幹嘛啊?”

“與你無關!”葉倩倩冷冷地說了一句,看都沒看他。

上學那會他就討厭這人!

陳千峯也不覺得尷尬,轉身對着蕭凡陰險笑道:“蕭凡,這次你玩完了。”

蕭凡皺了皺眉,他沒想到在這會遇見解僱的陳千峯,剛想找林逸問問情況。

林逸就從拐角處端着一杯茶遞給蕭凡,並且小聲在蕭凡耳邊低語。

蕭凡一下就明白了,這陳千峯真是狼子野心,屢教不改,這次就讓你徹底滾蛋!

蕭凡並不擔心陳千峯的伎倆,只是討厭這類人,在他看來這不過是跳樑小醜。


陳千峯見沒人理他,臉上有些尷尬,道:“倩倩,我今天是代表花海銀行和蕭凡他們的華榮銀行談合作的。”

葉倩倩一聽明顯愣了一下,她是花海銀行的董事長,但是她從來沒見過陳千峯。也不知道今天到底有多少花海銀行的工作人員來參加。

她只是接了個電話就從家裏趕來了,具體的並不知道。說到底她和蕭凡都是個甩手掌櫃。

就在這時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起,“哼,蕭凡,還想跑,上次砸了我的古董還沒賠錢,你以爲我會忘了嗎?”

“蕭總,要不要趕出去?”林逸看了蕭凡一眼詢問道,他以爲是個上門要債的。

“趕我?我告訴你我是花海銀行的人,今天就是來談合作的,你趕我?”陳斌冷笑一聲。

“等等!你剛剛叫他蕭總?”陳斌一頓,問道。

“對啊,有問題?”林逸一臉茫然。

“他就是陸家的一個上門女婿,窩囊廢一個,怎麼可能是你們的蕭總,我看你們是眼瞎吧!”


“不信你問他自己,只不過他現在被我妹妹休了,不然他還得叫我一聲姐夫!”陳斌直接把蕭凡的底扒了個乾淨。 啊——!

再也無法忍受的夏凱,發出了一聲釋放的大吼,體內狂亂的能量也在大吼聲中,從經脈排出體外,形成一個爆發的赤紅火焰,讓整個山洞都映出了一股紅色光芒。

“夏師弟,原來你在這裏,找得我們好辛苦啊。”如此明顯的響動,立即引起了土風八人的注意,他們一個閃身便出現在了山洞的洞口。

此時夏凱已經從空間戒指取出了道袍,套在了身上,額頭上還有未擦拭的汗珠,而雙眼則在土風出現時,閃過了一道赤紅的光芒。

這一眼,讓土風大爲震撼,靈導師的實力讓他一眼就知道了,夏凱剛剛是晉級了,從靈士巔峯的狀態成爲了一星靈師。只是這樣的速度,讓天賦不差的土風都非常吃驚,這可是纔過去一天啊,眼前的夏凱到底是什麼人物,竟然晉升速度如此之快!

夏凱右手在額頭前一揮,將其上密佈的汗珠擦乾,懸着的心也算落下一半了,不管如何,晉升還是完成了,自己總算成爲了一名靈師。


只是另一半卻不知如何是好,僅僅是一星靈師的等級,要如何對付靈導師爲首的八人組呢?

“土幫主,一天不見,你連我姓什麼都查清楚了。”夏凱笑着說道。

土風神色漸漸恢復,就算夏凱天賦異稟又如何,一星靈師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實話跟你說吧,我們來到淬鍊島,就是等你出現的,什麼捕殺冰甲蟒,那是在演戲給你看而已。”

“哼,”夏凱冷冷一笑,“我早就知道了。”

只是,夏凱沒搞清楚的是,自己爲何初入靈脩界就引來了殺身之禍,難道是因爲血皇草嗎?除了那株讓靈脩界眼紅的藥草,夏凱實在想不出還有其它原因。

“噢?我倒想知道,你什麼時候看出我們身份的?”土風見夏凱一臉鎮定的模樣,神色卻是比夏凱還更加意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