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宇這一周宛如在地獄之中一般,不斷的被刺殺,不斷的殺戮,這些人有老人,有小孩,有婦女各種人都有,每一個人都是恨不得殺死對方,秦宇七天的心境不斷的轉化,秦宇的心已開始變得冰冷,秦宇身上已開始出現了煞氣。

而且秦宇一周足足殺死了兩百人,超過了一倍,最後秦宇更是突破了達到了兵級九段的修為,顯然秦宇已經習慣了,並且藉助煞氣突破,秦宇非常適合這種壞境生存。

一周很快便過去了,秦宇被帶回了昊天軍成為了昊天軍一個最普通的將士。

「出發」夜降臨,秦宇帶著昊天軍悄無聲息的離開了王都,當然這一切秦山都知道,已知曉秦山前去了西林街接受了洗禮,秦山都沒有說什麼,因為這個是秦山必須面對的事情,這個大地都是如此,強者生存,弱者被人宰割。 秦昊帶著昊天軍五百零一人馬不停蹄的趕去了天風深林,這一路上秦昊看見秦宇已經適應了昊天軍滿意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眾人趕了足足半個月的時間才趕到了天風深林。

秦昊等人到達天風深林外面便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煞氣撲面而來,看著這個龐大的深林,心中不由得多了幾分憧憬嚮往的神色。

「秦宇留下,其他人十個人一個小隊開始闖蕩,已半個月為期限,半個月到這來集合,阻攔修行者直接殺,他國敵人,妖獸直接殺。」秦昊對著昊天軍冰冷的說道,然後帶著秦宇快速的進入到了天風深林之中。

秦昊在前面探路,秦宇在後面緊緊的跟隨著。

「誰?」秦昊和秦宇都沒有深林闖蕩的經歷,只能夠胡亂的走著,兩人反正來這裡是為了歷練,為了遇見妖獸還是其他國家的敵人直接戰鬥廝殺就可以了。

秦昊和秦宇移動著突然聽見了一道冰冷的聲音,然後幾道冰冷的氣息鎖定了兩人,很快出現了一隊穿著戰甲的將士,這些將士戰甲上面寫著「炎魔」兩字,秦昊看見了這兩個字便知道了這支軍隊來自於敵國大英王國的軍隊。

「殺」秦昊冰冷的說了一句,然後和秦宇取出了佩劍殺向了這支只有十人的軍隊。

「哼」這支軍隊之中,一個中年男子走了出來冷哼了一聲,然後一拳轟出。

秦昊感受到了這一拳的強大,充滿了強烈的煞氣已經威脅到了他的生命,秦昊便知道遇見了硬茬。

「碰」秦昊擊飛了前進完全沒有辦法躲避的秦宇,秦昊已被這個中年男子一拳擊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一口鮮血吐出,臉色蒼白,顯然受了重傷。

「士級九段」秦昊受了如此一拳,已經知道了這人的修為讓秦宇帶著他快速的離開了這裡。

「好了,讓他們離開,那頭妖獸馬上生了,我們的任務可是為了他的幼崽」炎魔軍看見手下準備去追的時候低吼了一聲,繼續隱藏了起來守株待兔。

秦宇和秦昊這一次不在亂闖亂逛了,畢竟這一次可以吃了虧。

秦宇帶著秦昊到了一處隱蔽的草叢之中。

「沒有想到,天風深林居然還有強者,看來是我因為突破了心性不好,感激天下第一次,這一次吃虧已是一個好事,可以很好的認清自己」秦昊休息了下來,想著這一次的遭遇,嘆了一口氣。

「小宇,這一次是大哥壞了你,看來我們必須要學會深林之中的生存法則,以後要小心了。」秦昊已經吃下了一顆丹藥對著秦宇歉意的說道。

「大哥沒事的」秦宇聽見了秦昊的話依然憨厚的說道,雖然前面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但是終究沒有死啊,秦宇想的很簡單。

「等我傷勢好一些,我們再去歷練」秦昊對著秦宇說道,然後兩人開始小心的探索這座深林,開始小心的磨練提升修為著。

很快十天的時間便過去了,秦昊和秦宇的適應能力都非常強,已經漸漸的習慣了叢林法則,兩人已經知曉了如何在深林之中生存,秦昊和秦宇兩兄弟十天的時間已殺死了一些敵國的敵人還有一些一級妖獸。

「小宇快跑」天風深林,一處激烈地戰場之上,秦昊對著身邊的秦宇大聲的說道,秦昊和秦宇兩人的身後有二十多人追擊著,這群人有不同王國的軍士,有不同王國曆練的天驕,但是這群人居然全部合作在了一起追殺秦昊和秦宇,顯然秦昊和秦宇犯了眾怒。

秦昊和秦宇已經經歷了一場大戰,秦宇的修為更是還沒有達到士級顯然不可能逃掉。

「小宇你將這塊石碑親自帶回去,我來吸引其他人的注意」秦昊將手中的石碑交給了秦宇,然後凝重的說道。

「大哥,我和你一起」秦宇聽見了秦昊的話,知道秦昊的想法了,頓時已停止了下來不甘心的說道。

「給我走,你留在這裡只會托我的後退」秦昊看著秦宇冰冷不假辭色的說道,然後直接推開了秦宇,獨自一個人停止了下來準備面對身後二十多人,這一百人修為可最少都是兵級七段的修為,最高的更是達到了士級三段的修為。

秦宇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昊,魁梧的身材留下了淚水然後快速的離開了。

「給我交出石碑,否則死」很快百人便追了上來,看著站在那裡的秦昊冰冷的說道。

超級海島大亨 「殺」秦昊怒吼了一聲,然後直接不廢話,手拿長劍,瞬間一個人殺向了二十多人人群之中,秦昊要儘可能的攔住這群人去追擊秦宇。

「我們去追另外的小子」另外一些人大聲的叫道。

「殺殺殺…..」秦昊聽見了這些人的話瞬間離開然後殺向了準備去追殺秦宇之人,當然秦昊強勢脫離戰場,被人擊中再次負傷。

「先殺了他」被阻攔之人看見渾身鮮血的秦昊怒吼道。

「殺殺殺」

「戰戰戰」

瞬間拉響了戰鬥,秦昊此刻已經完全拚命了起來,完全沒有了書生模樣,此刻秦昊非常的狼狽,身上無數傷痕,鮮血不斷的從身上落下。

「火焰劍」秦昊運轉全部玄氣,使用了最後一劍殺向了眾人。

這一劍如火焰一般燃燒,如太陽一般耀眼。

「奔雷拳」

「水性掌」

這一刻很多人全部使用了武技抵擋。

「哐哐哐…….」秦昊這一劍太過於強大,一些弱小之人直接被秦昊一劍斬殺,而且秦昊這一劍精氣神都達到了巔峰,其他沒有死去之人已受了傷勢。

「咚」秦昊使用了這一劍沒有任何懸念直接倒下了,昏死了過去。

這一刻秦昊昏死,因為失血過去,因為玄氣直接沒有了,完全脫力。

「哼,我要將他千刀萬剮」活下來之人都比較狼狽,看著倒在地上的秦昊所有人怒吼道。

活下來的只有僅僅數人而已,這些人受了一些小傷,但是不是很嚴重,每個人雙眼都宛如要噴火一般看著倒下地上血流不止的秦昊怒吼道,這些人已知道,秦昊若不及時救治已會流血死亡,但是他們就是想讓秦昊死都不能夠安心的死。

這些人每一個人都充滿了煞氣走向了秦昊。

「殺,一個不留「這些人剛準備動手一刀一劍的殺死秦昊的適合,突然一道憤怒,充滿了滔天煞氣的聲音傳進了眾人的耳中,然後這群人看見了上百名將士出現,快速的殺向了他們幾人。

這是一場完全逆轉的屠殺,當然這已是秦昊堅持了十幾分鐘的緣故,若是秦昊沒有堅持如此已等不來昊天軍的救援,這群到來的將士正是楊峰帶來的昊天軍。

「給尊上吃下丹藥馬上帶尊上回青龍軍治療」楊峰看著已經殺死的幾人大聲的說道,然後瞬間背著渾身鮮血的秦昊離開,其他昊天軍將士則是警惕的看著周圍否則任何人活著妖獸出現。

一群群充滿煞氣之人帶著秦昊走出了天風深林到了大夏王國,青龍軍駐紮的軍營,秦昊已得到了及時的救援,保住了性命。 一聽到羅陽那句「呵呵呵」,洪佳欣便連耳根都通紅了。她會聯想起在她家那張床上與他發生的事情。

「你拍姐的大腿,幾個意思?」洪佳欣伸手過來擰羅陽的大腿。

秦飄與唐桂花吃吃笑著,都望向安玉瑩。

在宏運大隊,安玉瑩雖還沒有公開說羅陽是她的男朋友,但她已默認了他是她的另一半。村民們都知道這個事。

見羅陽拍洪佳欣的大腿,安玉瑩當然吃醋,幽幽道:「牛仔,你怎麼拍佳欣的大腿呢?」

彼時,大腿正受到洪佳欣下死力地擰著,一陣陣疼痛湧上腦皮層,羅陽齜了齜,本想伸手去握洪佳欣的手,想到安玉瑩會更吃醋,便忍著。

又見安玉瑩話音里透著醋意,他便伸左手也拍了拍她的大腿,笑道:「安姐,拍拍大腿不是很正常嗎?」

4位美人都恨得牙痒痒的。

見羅陽被洪佳欣擰得齜牙,安玉瑩又心疼起來,忙勸道:「佳欣,他好痛,你別擰他了。」

秦飄嬌笑道:「噯喲,這是打在他身上,疼在玉瑩心裡。」

被這麼一說,安玉瑩更不好意思,俏臉紅潤到能掐出水來,溫柔之中透著嫵媚。

洪佳欣偶爾就是喜歡逗弄安玉瑩,看她吃醋的樣子。聽了她的勸說,並不停手,反而笑道:「要擰到他痛,他才不敢再說買5人床。」

羅陽不得不握住洪佳欣的手腕,不讓她再擰下去,笑道:「班長,男女授受不親,講點美德好不好?」

她不服道:「那你拍姐大腿,怎樣講?」

哈哈一笑,羅陽解釋道:「大家這麼熟,別計較那麼多,像一家人那樣生活,才更快樂。對不對?」

說時,又輕輕拍了拍她的大腿。

洪佳欣挑了挑柳眉,揮舞著小粉拳砸過來。羅陽往床上一躺,避開她的雙拳。

一個夢境者 每次與羅陽交手,洪佳欣莫說打敗他,就連他的衣角都沾不到。她心裡極為不服,雖是在床上,見他躺下去,便欺身攻了上來。

「班長,別激動。」

羅陽雙手一撥一抓,便準確無誤地握住了她的兩隻手腕。

兩手被控制了,洪佳欣意欲站起來踢他。可惜,她剛要起身,羅陽便看出了她的想法,用力一扯,便將她拖了過來。

洪佳欣身子失去平衡,又不能使用雙手來穩住身子,便直愣愣地撲在了羅陽的身上。

見二人嬉鬧起來,秦飄和唐桂花只顧看熱鬧,安玉瑩則很吃醋。

「牛仔,佳欣,你們別打架呢。快停手呢。」安玉瑩在一旁干著急,卻不知該怎麼做。

見洪佳欣壓在羅陽的身上,她更在意。

羅陽兩腳牢牢地纏住洪佳欣的雙腿,兩手則連她的手臂和身子一起箍緊,將她抱在懷裡。只不過是她在上,他在下。

軟軟的,暖暖的,比抱一塊玉有意思。

「放不放開?」洪佳欣紅著臉道。

「班長,有話好好說。一家人,怎麼就動起手來呢?」羅陽笑道。

她劇烈掙扎著,卻是脫不了身。她越是扭著身子,羅陽則越覺得胸膛上兩團溫柔教人迷戀不已。

這時,安玉瑩,唐桂花,秦飄都上來勸解。

明知鬆開手,以洪佳欣那好強的心性,必定還要動手;可是不放手,安玉瑩又醋意大發。

「來,你們幫我按摩吧。」

說著,羅陽放開了洪佳欣,一個轉身,便趴在床中間了。

洪佳欣得了自由后,果然下死力來擰他的脊背。擰了好幾下,在另外3位美人的勸說下,才停了手。

「快幫我按摩。」羅陽催道。

「各位姐妹,他想做大老爺,可不能慣著他,先教訓他一頓再說。」洪佳欣笑道。

「就是,他整日想做大老爺,這思想要不得。」唐桂花笑道。

於是,4位美人群起而攻之。

幸好她們是鬧著玩的,並不是真正揍人,她們或揮舞著一雙小粉拳輕捶他的脊背,或扇著粉掌輕拂他的身體,又或輕擰他的大腿。

室內充滿了歡聲笑語,她們找到了共同話題,已打成一片了。

羅陽忽地翻轉身子,面上背下,正要跟她們聊兩句。

不意她們陡地停止了笑聲,好像時間定格住了,但她們的俏臉卻都紅撲撲的,透著十分嬌羞。

「你們……」

羅陽正感好奇,待要弄清楚原由,卻見她們的目光都射向他的下半身,頓時明白是怎麼回事,急忙又翻了一下身,面下背上趴在床上。

「他還說他純潔,看看他。還得繼續揍他。」洪佳欣露齒笑道。

4位美人又嬌笑著對羅陽進行體罰,但他覺得那跟按摩差不多,只是肉身享受效果略差些而已,精神享受卻頗為愉悅。

正在歡笑間,羅陽的手機鈴聲響起:「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電話是夏雲打來的,接通后,聽她說道:「牛仔,我朋友已到我店裡了,你現在能過來嗎?」

羅陽坐起來,說道:「我就到你店去。」

又聽夏雲說道:「呃……,有個事……,還是等你來了再說。我朋友想買護膚品,能打折嗎?」

從她的話里可知還有不一般的事情,她不說,待會要見面,羅陽也不急著問。

「可以。那到你的店再說。」羅陽應道。

掛了電話,環視一圈,4位美人就坐在四周,透視著她們那青春勃發的嬌軀,聞著她們的體香,羅陽頓感體內有一股氣勁要噴薄而出,禁不住打了個大大激靈。

4位美人見他瞧瞧這個,看看那個,瞅瞅另一個,好像在用心欣賞一件藝術品,都微微尷尬。

幸好她們不曾知道他擁有透視能力,不然又會群起揍他,畢竟身子都被他看光了。

聽說羅陽要去找證據,唐桂花說道:「牛仔,我也去。」

羅陽勸道:「桂花姐,你和你弟留在家裡等我的消息。這事我會幫你擺平的。」

他考慮到她情緒容易激動,萬一剛去到那兒就顯出是來找麻煩的,只怕嚇走了那些壞人。沒找到證據,也不好就對別人出手。

勸了一會,唐桂花才同意在家等消息。

羅陽去哪兒,洪佳欣也要去,不然他無法保護她。帶洪佳欣出發,安玉瑩自然吃醋。

「牛仔,我也要去呢。」安玉瑩要求道。

此行多半要動武,安玉瑩去了,羅陽還要騰出工夫保護她。

「我可以跟安姐單獨聊兩句么?」羅陽環視一圈。

隨即,另外3位美人下了床,魚貫著出了房間。唐桂花還順手將房門給關上了。 秦昊被救了回來,秦宇已讓人將石碑送回了大夏王國。

楊峰等人已從秦宇哪裡知曉了所有事情,楊峰等人都知曉將士已服從命令為天責都沒有怪罪秦宇離開的修為,畢竟秦宇沒有離開只有兵級修為已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殺」楊峰聚集了還活著的四百多名好昊天軍,給所有昊天軍解釋了一番秦昊差點被敵國之人殺死,昊天軍所有將士只冰冷的說了一句。

「殺,就算粉身碎骨,已要殺出昊天之威名,就算最終慘死,已要殺得,天風深林血流成河」楊峰怒吼道。

「殺,就算粉身碎骨,已要殺出昊天之威名,就算最終慘死,已要殺得,天風深林血流成河」昊天軍所有人同時怒吼。

楊峰帶著昊天軍離開了青龍軍軍營投入到了天風深林之中。

這一刻,這一群充滿了煞氣的少女軍團露出了獠牙。

昊天軍在天風深林之中不斷的開始殺戮,遇見了敵國之人便直接斬殺,不問原因,只因為來自於敵國,殺殺殺,殺到天風血流成河。

楊峰領著昊天軍不斷的在天風深林之中征戰,秦宇尤其瘋狂,每次都是受傷最終的一個人,但是第二天依然不變的拚命廝殺。

這一次廝殺足足持續了整整一周的時間,昊天軍在這一周的時間讓昊天之名響徹了整個天風深林,昊天軍已成為了天風深林之中敵國的共同敵人,當然昊天軍已受到了其他八國在天風深林磨練軍隊的追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