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躲過葉曉倩的攻擊,站在一邊搖了搖頭說:“我不是實話實說了嗎?至於這樣嗎?咱們的事情不是遲早要大白天下嗎?”

“我殺了你!”葉曉倩徹底被秦巖激怒了。

她大吼一聲念動咒語向秦巖攻去。

秦巖身形一閃,輕巧地躲過葉曉倩,站在了遠處。

看着葉曉倩暴怒的樣子,秦岩心一陣可樂:你不是很牛嗎?你不是想讓那些追你的弟子記恨我嗎?你不是想借用他們的手殺我嗎?這下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吧!

我秦巖可不是那麼好惹的人!這一次也讓你好好嘗一嘗我的厲害。

秦岩心裏面雖然這樣想,但是表面卻裝出用情至深的樣子,一邊躲一邊向葉曉倩不停地道歉:

“曉倩,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來大姨媽心情不舒服啊?”

“莫非因爲你痛精想攻擊人了?”

“難道我昨天晚沒有灌溉好你?”

“……”

聽到秦巖的話,那些對葉曉倩有敵意的人紛紛哈哈大笑起來,甚至於私下議論起來。

不過對葉曉倩有敵意的人大部分都是各門各派的女弟子。

這些女弟子不但嫉妒葉曉倩的容貌,還嫉妒葉曉倩的能力。

在各大道門,女弟子原本少,原本是各大道派男弟子爭搶的對象。

而葉曉倩在衆多女弟子入衆星拱月,不但樣貌出衆,屬於極品的極品,而道術高絕,屬於龍虎山的大弟子。

一旦娶到了葉曉倩,不但可以抱得美人歸,甚至還可以變成龍虎山未來掌門的老公,這對衆多各大道派的男弟子來說,這絕對是一個鯉魚躍龍門的機會。

所以,葉曉倩變成了各大道門男弟子爭相討好的對象。

一個衆閣派的女弟子因爲嫉妒葉曉倩的容貌,添油加醋地和身邊的閨蜜說:“我一直以爲她的剩女,想不到她是蕩女,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女閨蜜撇了撇嘴說:“是啊!真是人前一套,人後一套!噁心死了!”

另外一些喜歡葉曉倩的男弟子們也議論起來:

“唉!好白菜都讓豬啃了。老天真是不公平啊!”

“是啊!葉曉倩難道眼瞎了?秦巖他有什麼好!要道術沒道術,要身世沒身世,哪能和咱們!真是暴殄天物啊!”

“這個秦巖實在是太可恨了,咱們找機會一定要好好的治一治他!”

“對對對!”其他人紛紛應和。

其幾個心狠手辣的傢伙甚至攥緊了拳頭,準備在必要的時候殺掉秦巖以解心頭之恨。

在這時,茅山派以及龍虎山的兩個長老從外面走進來了。

當他們看到葉曉倩正在追着秦巖打的時候,不由眯起了眼睛。

“曉倩,你在幹什麼?”龍虎山的長老語氣不善地問。

他覺得葉曉倩在衆目睽睽之下追着秦巖打,實在是有失體統,可以說是丟盡了龍虎山的臉面。

看到自家長輩,葉曉倩恢復了一些理智,立即收住身形,畢恭畢敬地對龍虎山的長老說:“師叔,對不起!可是這個傢伙太可恨了,居然侮辱我的名節!”

聽到葉曉倩的話,張亢龍不由擰起了眉頭。

葉曉倩可是他們龍虎山的至寶,絕對不容許有人侮辱。

現在居然敢有人侮辱葉曉倩的名節,這絕對是龍虎山的大忌。

張亢龍轉過頭向秦巖望去,眼寒芒閃爍。

秦巖立即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威壓從張亢龍的身傳來,他估計張亢龍的實力估計達到了天尊後期,甚至更高。

不過面對張亢龍,秦巖不卑不亢地和他對視着。

“你是誰?”張亢龍發現秦巖臉生的很,不像是其他道派傑出的弟子。

其他道派的傑出弟子張亢龍記得清清楚楚,因爲那都是他們龍虎山未來的競爭對手。

不等秦巖說話,雲嵐站出來,先是畢恭畢敬地給自己長輩鞠躬,然後不卑不亢地對張亢龍說:“前輩,這個人是秦巖!”

聽到秦巖這兩個字,張亢龍不由眯起了眼睛,下下接連打量了秦巖兩遍。

最近秦巖的大名他可是如雷貫耳。

主要是因爲張亢龍接連聽說了關於秦巖的很多事情,而且這些事情都與他們龍虎山有關。

“你是秦巖?”張亢龍在心冷笑起來,他對秦巖沒有一絲好感。

雖然秦巖殺掉道清的誤會解除了,但是秦巖祭煉了他們龍虎山的千年桃木卻是事實。

而且這一次張亢龍下山,是要要回去已經被祭煉的桃木劍。

這把桃木劍本來準備給葉曉倩使用,可是誰能想到居然被林俊從給盜走了。

秦巖點了點頭,眼神冷漠地看着張亢龍。

“把千年桃木劍交出來吧!”張亢龍張開手向秦巖討要。

不等秦巖說話,茅山派的長老幹咳了一聲:“亢龍道友,咱們之前不是說過嗎?這次對付異道者要緊,至於秦巖和貴派的事情,還是緩一緩吧!畢竟要大局爲重啊!你說呢?” 這一次對付異道者,各大道派還要藉助俗世的力量。

他們雖然道術高絕,但是很多事情還需要俗世的陰陽世家去辦。

而秦巖在俗世的陰陽世家威望極高,如果此刻和秦巖決裂,必然會影響他們對付異道者,這對於他們來說極爲不利。

所以來帝都的時候,各大道派的帶頭人利用通信符互相通過氣了,進入世俗之後讓龍虎山剋制一下,不要因小失大。

聽到賈士軒的話,張亢龍點了點頭,暫時壓住了心的火氣。

“曉倩,你先消消氣,咱們以後再找這個小王八蛋算賬!”張亢龍轉過頭對葉曉倩說,其實是說給秦巖聽的。

秦巖在心冷笑起來:老王八蛋,咱們等着瞧,看看是誰找誰算賬!

賈士軒打了個哈哈說:“算了算了,咱們還是以大局爲重要好!秦巖,來,咱們商量一點事情!”

說罷,賈士軒對秦巖招了招手。

秦巖點了點頭,和雲嵐一起走進了一間會議室。

會議室裏面此刻已經來了三個人,他們坐在一起正在討論事情,秦巖估計他們是其他道派的帶頭人。

這三個人看到賈士軒和張亢龍進來,立即站起來和他們打招呼。

幾個人寒暄之後紛紛坐下。

賈士軒指着秦巖給其他人介紹道:“各位,這是世俗第一陰陽世家的秦巖,現在他是馬家的掌舵人!”

其他幾位帶頭人轉過頭看了秦巖一眼,並沒有熱情地和秦巖打招呼,只是十分冷淡地“嗯”了一聲。

在他們看來,秦巖雖然是第一陰陽世家的掌舵人,但是在他們眼根本不值一提。

他們不理秦巖,秦巖也懶得理會他們。

秦巖是一個非常要強的人,不會做出那種熱臉貼到冷屁股的事情。

“秦巖!異道者的事情你也知道!我們準備請你負責各大陰陽世家的調動,讓他們時刻監視異道者的活動區域與數量,給我們提供強大的信息支持。”

賈士軒作爲道門第一大派首先說話。

“義不容辭!”秦巖對賈士軒點了點頭。

也不知道是因爲雲霄的原因,還是其他的原因,總之秦巖對茅山派的人特別有好感。

賈士軒非常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轉過頭對張亢龍等人說:“各位,秦巖爲我們提供情報,我們組織兩個抓捕小組。一個是以雲嵐他們爲核心的第一抓捕小組。一個是以我們爲首的第二抓捕小組!”

“至於第一抓捕小組,咱們還是按照老規矩,由他們年輕人去爭。誰能拿到第一當帶頭人。”

“第二抓捕小組咱們幾個老傢伙還是划拳吧!誰贏了誰當帶頭人,你們覺得如何?”

張亢龍等人紛紛點頭,表示同意賈士軒的話。

在這時,賈士軒提出了一個令所有人都非常意外的建議:“各位,我想讓秦巖加入第一抓捕小組。如果他能將有效的信息及時傳遞給我們,我想我們的進展會非常順利。”

聽到賈士軒這樣說,其他道派的人都不樂意了。

秦巖是世俗的陰陽師,和他們的地位相差十萬八千里,他們不願意這樣一個泥腿子加入各大道派的行列。

剛開始張亢龍也是這樣想的,不過緊接着張亢龍改變了主意。

他翹起嘴角冷笑起來,眼閃過兩道寒光,想到了一個對付秦巖的毒計。

他準備在抓捕異道者的時候,命令龍虎山的人暗對秦巖下手,不但可以除掉秦巖,還可以拿回前面桃木劍。

“我同意!”張亢龍首先第一個表態。

聽到張亢龍的話,其他道派的領頭人愣住了,紛紛在心暗想:你們龍虎山不是和秦巖有仇嗎?怎麼又認可了秦巖。

不過這些道派的領頭人各個老謀深算,很快想明白張亢龍爲什麼要這樣做了。

但是他們雖然想明白了,不過並沒有說破,他們不會因爲一個秦巖得罪龍虎山。

秦巖也想到張亢龍想幹什麼了,不過秦巖並不怕。

他知道,他和龍虎山的樑子算是接下了,既然結下了,那解決吧!

“你呢?你願意嗎?”賈士軒轉過頭向秦巖望去。

原來賈士軒這麼做,是想考驗秦巖。

在下山之前,茅山派的道主吩咐賈士軒,讓他好好的考驗一下秦巖。如果秦巖是個人才,那邀請秦巖加入茅山派,並且對秦巖着重培養。

賈士軒想了一個辦法,決定讓秦巖進入第一抓捕小組。

因爲他覺得龍虎山的人肯定會在暗向秦巖下手,這樣的話,是檢驗秦巖實力的最好考驗。

“我願意!不過我有一個要求!”秦巖大聲說。

“什麼要求?”賈士軒問。

“參加第一抓捕小組的領頭人競選!”

聽到秦巖的話,賈士軒向其他幾個人望去,其他幾個人什麼也沒有說,並沒有做出任何表示,因爲他們心裏面清楚,張亢龍會幫他們做出表示的。

張亢龍想了想對賈士軒點了點頭。

其他幾個人見張亢龍點頭,他們也做了一個順水人情點頭答應了。

“可以!”賈士軒對秦巖說。

這個結果賈士軒非常滿意,這樣的話他可以提前一步考驗秦巖的實力了。

半個小時後,秦巖以及各大道派的弟子被請進了一間會議室裏面。

會議室的四面牆掛着四張幻境符,會議室的四個角落分別放着四盞陰陽燈。

賈士軒站在會議室間,向各大道派的弟子掃了一眼,然後大聲說:“各位,現在競選賽正式開始!希望你們在競選可以拔得頭籌!”

說罷,賈士軒轉過頭向其他道派的領頭人點了點頭。

其他道派的領頭人同時念動咒語對着會議室地面的正央指去。

“轟”的一聲,會議室地面正央劇烈地顫抖起來,蕩起一圈圈的陰氣。

陰氣向四面八方傳開。

凡是被陰氣掃過的地方,在瞬間變成了另外一幅景象。

這一刻,整個會議室不再是會議室,會議室變成了一片競技場。

競技場的四周圍着一圈高臺,在競技場正間擺着四個擂臺。 原來賈士軒幾人合力施展幻境術,生生將一個會議室幻化成一個競技場。

這個競技場看起來和真的一樣,而且在這個幻境鬥法,不會損壞到會議室的東西。

賈士軒站着四個擂臺間的裁判臺,舉起雙手對着各派弟子大聲說:“各位,下面我來說一下規則……”

規則很簡單,採取淘汰制,兩人一組,誰輸誰淘汰。

爲了公平,賈士軒讓人找來一個大箱子,將每個人的號碼扔進箱子,然後由裁判從抓兩個鬮。

被抓的人被分派到一個擂臺。

各大道派的弟子特別希望自己的對手是秦巖。

在他們看來,秦巖雖然在世俗界排名第一,但是他們依舊覺得秦巖不堪一擊。

至於秦巖擊敗了龍虎山的幾個弟子,在他們看來那都是龍虎山的弟子太沒用。

更何況,秦巖居然把他們心的女神了,這讓他們非常不爽。

他們追了這麼多年,連葉曉倩的手都沒有拉過,但是葉曉倩卻被秦巖打開了靈魂通道,並且在通道留下了生命蝌蚪,這是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忍受的。

這像好多紈絝子弟都在追學校裏面的校花,但是校花最後卻躺在了學渣的牀,這讓他們很不爽。

他們要報仇,要出氣,要在葉曉倩面前展示自己的雄姿,征服葉曉倩的心。

與此同時,葉曉倩也非常希望自己能和秦巖被分在一起。

她要殺了秦巖,讓秦巖爲自己說出的話付出代價。

剛纔葉曉倩差點被氣瘋了,她原本想借刀殺人,讓那些追求她的嫉妒者幫他處理掉秦巖,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秦巖技高一籌居然說他們已經睡在了一起。

名節對於一個女生來說那是至關重要的,可是現在葉曉倩的名聲卻毀在了秦巖的手。

以前葉曉倩憤恨秦巖,只是因爲秦巖奪走了屬於她的千年桃木劍。

這種恨並不深,最多是咬牙切齒般的恨。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葉曉倩現在對秦巖的恨已經恨到了骨髓裏。

這種恨僅次於殺父之仇。

第一組對戰的兩人很快被選出來了,是衆閣派的一名弟子和全真派的另外一名弟子。

隨後第二組、第三組以及第四組的人選也被選出來了。

不過裏面都沒有秦巖。

很快,四組人全部走了擂臺,裁判由賈士軒他們來當。

秦巖坐在觀衆臺,百無聊賴地看着擂臺的人。

在這時,葉曉倩走到了秦巖身邊,咬牙切齒地說:“秦巖,你等着,我會讓你爲你今天說出的話後悔的!”

“我勒個去!難道你們龍虎山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秦巖冷笑起來,擡起眼皮瞟了一眼葉曉倩。

秦巖覺得龍虎山的人真是好笑。

其實這個世界這樣的人很多,他們只容許你對他歌功順德、畢恭畢敬,而他對你則可以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這像很多私人小企業,他們招聘人的時候,只容許你對他一百個忠誠,卻不給你應有的福利待遇。

“哼!”葉曉倩冷哼了一聲什麼也沒有說,轉過身走開了。

在龍虎山,他們一直追求的是實力爲尊。

所以他們的骨子裏面是:要麼你跪着我站着,要麼你站着我跪着,從來不懂得和平相處,讓兩個人都站着。

在葉曉倩剛走了兩步之後,衆閣派一個道士走到了葉曉倩,擠出臉諂媚的微笑,討好地對葉曉倩說:

“曉倩,跟這種人有什麼可說的!你放心,如果這小子和我試,我絕對打的他滿地找牙,好好的給你出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