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解釋道。

「癌症!這……這可怎麼辦……」

聽到自己患了癌症以後,男子整個人都不好了,雙目變得空洞,沒有了身材,整個人有如靈魂出竅一般,了無生意。

「癌症,其實不可怕,隨著現在技術的發展,癌症並不是必死的!更何況,你還只是癌症前期而已。」

秦穆然看了眼男子說道。

「醫生……你能夠救救我嗎?」

男子看著秦穆然兩針便是止住了自己的吐血,立刻對著他投來了希冀的目光。

「癌症,還是需要去大醫院用相對應的治療,中醫的效果遠沒有西醫來的那麼快,就你目前的情況來說,還是速戰速決的好。」

秦穆然搖了搖頭。

不是他見死不救,而是他不是善人,他也不是正規的醫生,世界上有那麼多的人每年都患癌症,他們難道就不可憐嗎?

每個人都可憐,但是一切都是因果,秦穆然不可能每個人都救,一切都是靠的緣分!

能夠提點一下這個男子,說他是癌症,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醫生,我沒有錢!這些年來,光是治療我的病,家裡就已經花了不少錢了!我還有一個女兒在上學,哪裡還有錢治療啊!」

男子一聽這話,立刻便是有些哽咽地說道。

「你這個問題還不算太嚴重,去醫院的話,也不會花費多少錢,不過若是這樣再拖著下去了,恐怕就嚴重了!所以,為了你的女兒,也為了你自己的生命,早點去!」

秦穆然依舊如此說道。

「是啊,這位小兄弟,你還是去早點治療吧!用中醫,雖然也能夠治療,但是效果太緩慢了,藥材也很貴,對你來說,最好的辦法,便是用西醫一次性解決!」

哪怕站在一旁的葯岐也是忍不住地說道。

他理解秦穆然,癌症,哪怕是用中醫來治療,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而且過程緩慢,遠不如西醫來的乾脆,所以,考慮到他的家庭情況,秦穆然只會選擇最適合他的方案來說。

「好!我知道了,不過,醫生,還是要謝謝你!要不是你,我還不知道自己出了這麼大的問題!」

男子有些感動地說道。

「能見便是緣分,提早告訴你,或許也算是挽救一份生命,等我把銀針提出來,你便是直接去醫院吧!今天的診費就算了。」

秦穆然說完,便是取出了男子喉嚨口和頸椎上的兩根銀針,淡淡地說道。

「謝謝你!醫生!」

男子重重一聲感謝,便是走出了裡屋,知道自己患了癌症,他便是在跟時間賽跑。 也又能坐,除了不能說話以外,其實她倒也很像一個活人嘛,對了,她好像也不會笑,這麼久以來,好像她還真的沒有笑過,不知道爲什麼,也許是不會笑吧,或者是不能笑吧。

但除了這一點,她倒也算是正常了,至於不能說話,那就相當於是人類中的啞巴而已,有些人他也是不能說話的,不過,李肅倒也可以輕輕鬆鬆的和貞子溝通,用的是意念,而不是聲音。

李肅和貞子紛紛坐下之後,李肅便說:“我們先聊聊天吧”,這裏指的是用意念在心裏對貞子說,貞子聽到之後,便也很同意李肅,彷彿是現在只要李肅說什麼,貞子她都會聽,都會同意,完全的沒有一點點的意見。

過了差不多有半分鐘的時間了,李肅還是沒有說出一句話,彷彿之前那個說“我們先聊聊天吧”的那個人不是他一樣,你叫人家先聊聊天,結果你丫的一句話都不說,莫非你丫的是金口難開。

李肅不知道到底要說什麼好,但想到如果什麼都不說的話,那是不是顯得也很沒有禮貌,於是,李肅只好再對貞子說:“你還是抱着我吧”,聽到李肅這麼說,貞子當然是很樂意的,她彷彿是一點脾氣都沒有。

接着,貞子再次抱着李肅,然而她覺得這樣還不夠,還不滿足,於是,她又把頭靠在李肅的肩上,這樣之後,她才覺得滿足了,由此可見,她是有多麼的喜歡李肅,多麼的想要和李肅一直在一起。

但是,最後的結果可能是這樣的嗎,一人一鬼可能會在一起嗎,還有,如果貞子真的和李肅在一起了,那麼陳婷怎麼辦,那麼陳婷該怎麼辦,這一切不是很假嗎,李肅他一個捉鬼道士,他怎麼可能和一隻女鬼在一起。

那麼多的女生喜歡李肅,包括陳婷啊、薛美美啊、蘇姍啊等等,她們都是很喜歡李肅的,甚至是也想嫁給李肅,然後永遠的,一直的和李肅在一起,甚至在之前,還有一個叫做朱倩的女生,只不過李肅沒有乘人之危。

那麼說,有這麼多的活人想要和李肅在一起,李肅沒有理由去選擇和一個死人永遠在一起吧。

還有,也許李肅他根本就沒有考慮好,到底要和誰在一起,陳婷,真的會是陳婷嗎,這一切,彷彿就是和魔王是一種性質,都是一個謎,一個尚未解開的謎,也許現在該考慮的不是這些,而是如何在任務世界裏活下來。

感受到了貞子又把頭靠在了自己的肩上,李肅沒有去多想,只是覺得這樣其實也挺好的,可能李肅真的是需要這一種非常主動的女生吧,像那些不主動的女生,倒也不是很適合李肅,沒辦法,李肅就是這個樣。

其實那些不主動的女生,她們是不知道李肅,如果她們知道李肅是這個樣子的話,那麼她們也許也會變得主動了,喜歡就上啊,扭扭捏捏的,到最後,兩個人還是不能儘快的在一起,陳婷加油,主動一點。

靠李肅主動已經是不抱很大的希望了,那麼只有希望陳婷能夠在接下來主動一點,看好的,還是陳婷。

畢竟,兩個人都是學道之人,不過說到這裏,陳婷那邊現在倒還真的有了一點小動靜,而李肅這邊,就是一直和貞子抱在一起,不過還好,這次沒有親上了,但看樣子,一人一鬼恐怕就得這樣一直抱下去了。

可能要抱到時間到了爲止,那麼也就先不看他們這邊了,反正就是抱嘛,抱啊抱的,小心別再起反應了。

陳婷、張美華這邊的包廂裏,現在不知道唱的那首歌叫什麼名字,不過還算是比較好聽,但這時,陳婷的電話響了,還好陳婷她設置了振動,不然在這種環境下,還真的是很難接到電話的,也是發覺不了的。

“喂”,陳婷走出包廂之後,才接通了電話,因爲畢竟包廂裏的聲音那麼大,打電話根本是聽不見聲音的。

右眼見鬼 對方在聽到陳婷的聲音之後,立刻說:“我找陳大師,請問他現在在嗎”,對方這樣問,無疑是刺痛了陳婷的心,但聽到對方的聲音好像是有點着急的樣子,陳婷知道,對方一定是遇到靈異事件了。

於是,陳婷穩住自己的情緒然後對電話那頭說:“我是陳大師的女兒,你找他有什麼事嗎。”

“那請問一下,陳大師現在在不在,我有事想請他幫忙”,電話那頭好像是非常在意陳天文在不在,不知道是爲什麼,難道是同行,又或者是陳天文的朋友,搞不懂,不過聽聲音,電話的那頭是個男的。

男的,聲音好像還有點着急,那麼應該不是同行,可以排除是同行的可能性,那麼可能是朋友的可能性要大一些,甚至說,就算不是朋友,那應該也是認識陳天文的人,但爲什麼他的聲音中透露着着急呢。

“我爸爸不在,如果是有靈異方面的事情找他的話,找我也可以,我也會道術”,陳婷心想,也許是生意來了,那麼怎麼能放過呢,來生意就是來錢了,還可以把名聲也搞大一點,那麼豈不是兩全其美。

聽陳婷說完之後,電話那頭的人停頓了一下,也許是在考慮問題吧,過了一下,他才說:“那好,你先快點過來吧,我就在靈異事務所的門口等你”,聽到電話那頭的人這麼說。

於是,陳婷立刻說:“好的,馬上就過來,你在那裏等我一下”,說完,陳婷就掛斷了電話,然後重新回到了包廂裏,只不過現在她再也沒有心思聽歌了,她來是向大家說一聲的,然後她就好先走了。

回到包廂之後,陳婷便向大家說,靈異事務所來生意了,自己先回去處理一下,大家玩得開心一點,然後陳婷就走了,本來張美華說,想送一下陳婷,但被陳婷拒絕了,陳婷說,自己一個人回去就好了。

讓大家玩得開心一點,到了大街上,陳婷打了一輛的,然後直接開往靈異事務所去。 此時,李肅那邊,貞子還是在抱着李肅,並且頭也還是靠在李肅的肩上,彷彿此時的李肅是屬於她一個的,除了她不屬於任何人,當然,李肅倒也覺得無所謂,人家喜歡抱,人家喜歡靠,那就讓人家抱好了。

竟然她喜歡抱着自己,反正自己也不虧,抱抱就抱抱嘛,只要她高興就好,只要她開心就好,都無所謂的。

但李肅不知道,這個時候,靈異事務所可能來生意了,而陳婷也已經離開薛美美開的包廂,正準備回去靈異事務所了,這個時候,如果李肅知道這件事的話,或許還希望不是來生意,他只是來找陳叔陳天文而已。

但到底是不是來生意了呢,還是他真的只是來找陳天文而已,來生意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因爲他知道陳天文沒在,他也要陳婷趕過來,並且又是那麼的急,很可能是遇到靈異事件了嘛。

不過還是要等陳婷回到靈異事務所之後,然後仔細問那個打電話過來的人才知道,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張美華、薛美美那邊,此時還是一樣的,繼續在唱着,尤其是薛美美,只有她唱得最嗨,果然出了錢的,還是要比沒有出錢的要玩得嗨一點啊,趁現在任務還沒有來之前,盡情的嗨個夠吧,倒看看誰最嗨。

薛美美那邊,現在無疑就是在唱歌在嗨,那麼還是看看陳婷這邊吧,看是不是真的來生意了,如果是真的來生意,那也好,只是不知道陳婷一個人能不能夠解決得掉,不過如果真的是來生意了,那麼陳婷也必須得去。

這時,陳婷已經到了靈異事務所,果然,門口是站着一個男人,年紀差不多有四十歲左右,當陳婷再走近一點,他剛好也看到陳婷了,只是,他看到陳婷之後,臉上好像有一些失望,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叔叔你好,是你有事要找事務所嗎”,陳婷走到門前,一邊開門,一邊問着,聽到陳婷這麼問,那個男人趕緊回答說:“是,你就是陳大師的女兒”,那個男人一邊說,臉上露出一副失望的樣子,彷彿是不相信陳婷有真本事。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因爲陳婷的樣子,看上去就跟普通的女大學生是一樣的,只是長相漂亮很多而已。

但這並沒有什麼用啊,捉鬼驅邪看的是真本事,又不是要看顏值的,畢竟這不是靠臉吃飯的行當,如果沒有真本事的話,搞不好去了也是白去,甚至還會掉命,妖魔鬼怪它可不懂得憐香惜玉,當然,有些也懂一點點。

比如說,蘇姍家別墅的那兩隻厲鬼,要不是它們沒有選擇直接殺了陳婷,不然的話,陳婷根本等不到李肅的救援。

“叔叔你先坐,然後我們再詳細的談一下”,開了門之後,陳婷便立刻叫那個男人先坐下,那個男人心想,來都來了,要不就先和陳大師的女兒說一下情況吧,於是,他找了一張椅子坐下。

見那個男人坐下了,陳婷也立刻坐到了那個男人的對面,這時,那個男人開口說:“事情是這樣的,最近我在鄉下低價買了一套房子,但我總覺得價格這麼便宜,肯定是有問題,所以,我想請陳大師過去幫我看一下房子。”

聽那個男人說完,陳婷在心裏想,這件事情自己應該是可以搞定的,最多,也就是房子裏可能會有點不乾淨,不過,就算是真的不乾淨,也無非就是一些很弱的鬼而已,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於是,陳婷立刻說:“這些事情,我也會,你帶我過去看一下就可以了”,陳婷這話說得還是底氣十足,也許是她認爲真的就只是去看看房子而已吧,不過,也但願是如此,最好是沒有鬼,沒有遇到鬼。

聽到陳婷這麼說,那個男人在心裏想了一下,最後還是覺得,那就先讓陳婷過去看一下吧,其實他不知道,陳天文早就已經死了,現在也只有找陳婷了,當然,還有一個人,他的名字叫做李肅。

於是,那個男人他隨後便說:“那麻煩小陳師傅了,我開車過來的,小陳師傅現在方便嗎”,他的意思就是現在就過去看,不過也好,現在天還沒黑,一般的鬼魂也是不敢出來的,除非是像貞子那樣的鬼。

此時,貞子它還在抱着李肅呢,抱着陳婷的男朋友,甚至可以說是,抱着陳婷將來的男人,將來的老公。

可它也不管這麼多,抱着別人的老公,它也很開心,問題是,沒有人敢來拆散它和李肅,估計就算是陳婷本人,她也沒能力去拆散貞子和李肅,連李肅現在都鬥不過貞子,就更別說是陳婷了,陳婷那個半桶水的女道士了。

聽到那個男人這麼說,陳婷的心裏也是很高興的,隨後立刻說:“方便,我拿些東西,立刻就可以走了。”

拿些東西,無非也就是吃飯的傢伙,只是陳婷這麼說會好一點,如果直接說,我帶上吃飯的傢伙就可以走了,那麼總的來說,還是顯得太隨便了,畢竟是學道之人嘛,說話還是要有點道骨仙風的。

像有時候大家看的殭屍片,裏面的那個九叔,他就是很有道骨仙風的,同時,道術也是非常厲害,非常高深的。

隨後,陳婷帶了些吃飯的傢伙,然後又把靈異事務所的門重新關上,接着就跟着那個男人走了。

當然,這裏走了的意思是,不是說陳婷跟別人跑了,而是說,陳婷跟着他一起坐車去鄉下看他新買的房子。

不過,這也不算是看風水,這只是過去看一下,房子裏到底有沒有鬼邪,乾不乾淨,能不能住人,如果是真的有鬼邪存在的話,那麼陳婷可能還要想辦法將鬼邪除去,這就可能要用到一些道術了。

也就是說,到時候就要看陳婷的道術高不高了,能不能將鬼邪徹底的除去,還有一個,那也要看鬼邪厲不厲害,是不是還在陳婷的道術能夠除去的能力範圍內,一般的小鬼,相信陳婷還是可以擺平的。

wωω ✿тTk án ✿℃O 男子離開了裡屋,四周又重新恢復了平靜。

劉逸仙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目光死死地盯著秦穆然,眼睛之中滿是震撼!

確實,僅僅是這一次,他便是已經知道自己與秦穆然的差距了!

以秦穆然的醫術,哪怕是稱之為國醫聖手也不妨為過。

「秦小友,你…………」

劉逸仙看著秦穆然,老臉唰的一聲便是通紅。

難怪秦穆然之前那一副無所謂的神態,何著他並不是年少輕狂,而是真的醫術高超,根本就不在乎比賽的是什麼。

「劉老,接著喊下面一個患者吧。」

秦穆然微微一笑,對著劉逸仙說道。

拐個王爺來種田 「不用了!秦小友的醫術高超,老夫不能敵,這次比試,我輸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向很是固執的劉逸仙竟然會認輸,而且如此的爽快坦誠,這讓他們都有些不適應。

秦穆然看著劉逸仙,他也沒有想到劉逸仙會這麼果斷。

不過,對於劉逸仙的態度,秦穆然也沒有表態,這裡可是有葯岐和姜素問在,秦穆然知道,劉逸仙既然這麼說了,姜素問和葯岐必然會發言。

果然,就在劉逸仙說完這話以後,葯岐作為一個和事佬便是站出來說道:「既然劉老認輸了,那麼下面的比試就沒有必要了吧!今天晚上寒國棒醫交流代表隊便是要抵達京城國際機場了,時間緊迫,我們還需要商量一下,還怎麼應對寒國這群棒醫。」

「是啊,時間緊迫,大家還是要商量對策的,這一次寒國棒醫來勢洶洶,我看沒有這麼容易!」

姜素問也是連連點頭便是贊同道。

「好!既然葯老和姜老都這麼說了,這場比試就算我贏了。」

既然葯岐和姜素問都給了彼此台階下,秦穆然自然也就接著了。

「來,秦小友,你這一手醫術真的是震驚啊!我給你介紹一些咱們夏國年輕一輩的中醫!他們可都是咱們夏國未來中醫界的肱股之臣啊!」

葯岐說著,就好像剛才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般,便是開始給秦穆然介紹在場的年輕才俊們。

「這位,就是我的孫女,葯林薇。」

「小薇,這就是我經常跟你提到的秦穆然!」

葯岐首先介紹的便是自己的親孫女,葯林薇。

佳人太難追 秦穆然順著葯岐的目光看去,頓時便是驚訝了。

要知道葯老長得並不算是好看的那種,但是他的親孫女竟然會如此的好看!

或許是常年接觸中醫的緣故,葯林薇的皮膚保養的非常好,手如柔胰,鼻膩鵝脂,貌若天仙,仙氣十足,整個就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葯仙子!

「你好,我是秦穆然。」

秦穆然很是友好地伸出了一隻手道。

「你好,我是葯林薇,很高興認識你!」

葯林薇微微一笑,說道。

「我也是!」

秦穆然同樣回以笑容。

「長長聽我爺爺誇你,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一直以來,葯岐都在葯林薇的面前說秦穆然如何如何的優秀,葯林薇還不怎麼相信,但是剛才秦穆然與劉逸仙比試勝出,葯林薇便是被秦穆然給震撼住了!

秦穆然看起來和自己的年紀差不多,但是他那一手的醫術出神入化,她是遠遠不及的。

「呵呵!都是葯老抬舉我了,其實我就是運氣好,瞎碰運氣!」

秦穆然很是謙虛地說道。

雖然他這麼謙虛,但是他卻不知道,自己的謙虛落在劉逸仙的耳中,卻是那麼的扎心。

這說的話也太氣人了吧!什麼叫做運氣好,瞎碰運氣,當醫生的有瞎碰運氣的,還每次都能夠將問題迎刃而解?

有這個運氣還做什麼醫生啊,直接去買個六合彩,種個幾千萬,混吃等死得了!

「呵呵!這一次與寒國交流隊交手,可就要靠你咯!」

葯林薇也是被秦穆然的幽默所逗樂了,笑道。

「別靠我啊!我就是一個來打醬油的,不過若是真的需要我的話,我還是不介意讓小棒子們滾回國的。」

秦穆然如實地說道。

「我有種感覺,你肯定會出名的!」

葯林薇開著玩笑道。

「那還是算了吧,我這個人低調慣了!」

秦穆然擺了擺手,笑道。

一旁,葯岐站在他們身邊,看著兩個人這麼熟絡地聊著,心裡可以說開心到了極致。

頭號私寵:老公大人狠給力 原本他還在想怎麼撮合自己的孫女和秦穆然呢,但是現在看來,以這個趨勢,根本就不用自己撮合,這個情投意合的,估計也就八九不離十了!

哼,周家還想跟自己搶女婿?還不是老葯我先下手為強?

不過,隨著葯林薇和秦穆然的聊天,周圍的不少人也都感覺到了異樣,看向葯岐的目光也是蘊藏著意味,這讓葯岐也是不由自主老臉一紅,道:「來,秦小友,我再給你介紹這位!」

葯岐打斷了秦穆然和葯林薇的對話,將他拉到一邊,赫然便是劉逸仙身後的那個弟子。

「這位是劉老的大徒弟,孔一斌。孔一斌如今在京城中醫界也算是小有名氣,算是這次夏寒交流中的主要戰力。」

只見孔一斌是一個年輕的男子,身高約有一米八,帶著一副眼鏡,看起來很是斯文的樣子,不過也能夠想象,一個中醫,大概就是他這種氣質吧。

「你好!」

秦穆然禮貌地說道。

「秦兄,你好!」

孔一斌回道。

「什麼你好!叫秦師叔!」

劉逸仙瞪了一眼孔一斌,剛才自己可是口口聲聲叫秦穆然秦小友的,現在你這麼跟他平輩稱呼,這不是在占老夫的便宜嗎?

被自己的師父這麼一提醒,孔一斌也是瞬間知道自己的問題了,連連改口道:「秦小師叔好。」

要讓孔一斌叫秦穆然師叔確實有些難以出口,畢竟秦穆然可比自己小太多,但是師命不可違,只能夠硬著頭皮加了個小字,這樣還勉勉強強說的過去。

「呵呵,不用這樣,咱們各論各的!」

被一個比自己大的男人叫師叔,秦穆然聽著都有點彆扭,所以為了避免尷尬,秦穆然如此說道。

「好!」

孔一斌沒有想到秦穆然這麼好說話,立刻對他的好感暴增,連連點頭道。

「嗯!」

說完,葯岐便是拉著他向著姜素問那邊看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