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羿笑問。

“這位祝師父是我們嶺南武道界有名的火神後裔,一身火術已入化境,他們家世代修煉火功!”

“在我們嶺南,歷來都有云家的冰,祝家的火!”

“此人曾一口三昧真火,滅殺了梅山毛氏兄弟六人,很是了不得啊!”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一旁的雲叔在一旁謹言道。

“三昧真火,不過是術法中最下乘火術,不足爲慮,你們就等着看好戲吧!”

秦羿劍眉一沉,冷笑之餘,走到了場中。

“瀟瀟,你確定姑爺有把握嗎?這可不是鬧着玩的啊!”

雲叔驚然問道。

“爸、雲叔,你們放心吧,秦羿做事向來心中有數,你們呀放寬心就是。”

雲瀟瀟安慰道。

“請兩位入缸!”

雲五爺朗聲道。

這缸正好跟人的身高相差無幾,人一進去,就只能剩腦袋露在外面,顯得極爲彆扭、古怪!

“不好!”

雲闊海忍不住大驚道。

“怎麼了?”

“往年缸剛過腰身,人入缸中可雙手施法,如今小秦先生入了缸,雙手被困,怎麼掐咒施法?”

“而祝師父,可是以口出火,這不明擺着坑人嗎?”

雲闊海在說話之餘,往雲闊天一脈望去,但見幾人都是面有得色,顯然是他們刻意操控搞鬼。

“家主,這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有本事的,進什麼缸,有區別嗎?”

“沒本事啊,就是坐金缸、銀缸,那也只有送死的份啊。”

“大家說是不是這麼個理!”

雲闊天不待他理論,已是做賊心虛,先行賣了個高腔。

“五爺,我不同意用這缸比試。”

雲闊海拍桌大叫道。

“闊海,規矩都是族人共同建制的,這確實是大家的意思,你就別爭執了。”

雲五爺面色一沉不悅道。

秦羿第一局大敗雲齊,一個外人遠勝本族子弟,雲五爺心中多少還是有些不爽的,那容得了雲闊海的反駁。

“你,你們!”

雲闊海氣的虎目圓睜,卻也是無可奈何。

“家主,我看秦先生本事大的很,未必就一定需要以手現世成訣!”

“咱們不如安心坐下來,看秦先生破賊可好?”

胡太一撫須笑道。 祝師父進缸之前,把那雕刻有符文的吹火筒架在了缸口!

這個叫火神吹!

乃是祝家世代相傳的法器,三昧真火經過法器加持,能發揮出三倍的威力!

此火,水不能滅,常法不可破!

可滅金鐵,可降妖魔!

祝家正是靠着火神功,在嶺南一帶縱橫無敵!

“小子,你死定了!”

“我這三昧真火今日定要把你燒成灰燼,讓你知道嶺南大地,絕非你能放狂的。”

祝師父大喝道。

他本就靠嘴發火,無須掐訣,正是佔盡了便宜,自是勝算滿滿。

“是嗎?讓我看看你的火有多厲害。”

秦羿眯着眼,神情淡漠道。

“比賽開始!”

雲五爺大喝道。

“受死吧!”

祝師父對着火神通,運足了道氣,一口神火吹了過去!

三昧真火經過吹筒,頓時化作紅、黃、藍三股烈焰,如蛟龍一般,罩住了秦羿的大缸。

頓時,整個雲家莊像是陷入了烈焰蒸籠,熱浪滔天!

秦羿瞬間爲烈火所包裹,衆人只看到三道火龍纏繞,心下無不惶恐。

“成了,成了!”

“祝師父,這把火呀,我看這小子要被燒成灰了哦。”

雲闊天撫須大笑道。

“這小子活該,誰讓他在祝師父面前放狂,這回看他怎麼死。”

頓時無數人紛紛附和。

原本中立之人,見到這火焰天威烈烈,心驚之餘,又是一大半奔向了雲闊天一脈。

雲瀟瀟望着那股火焰,朱脣緊咬,她知道,那個男人一定會挺住的。

火焰足足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

這已經是祝師父的極限了,滿腔的道氣全部一口氣吹了個精光!

當最後一絲道氣耗盡時,祝師父臉上浮現出殘忍的笑意。

烈焰之下,便是銅皮鐵骨這會兒也得成爲灰燼了。

要知道經過火神吹的加持,他的三昧真火幾乎可媲美天師級別的高手,發出的道術。

秦羿年紀輕輕,難道還能擋住天師之法嗎?

然而,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

對面那小子竟然在笑!

沒錯,那張清秀的臉上,甚至連一絲火灼之痕都沒有!

不可能!

我這可是天師之火啊!

爲什麼,他會絲毫無損?

祝師父搖着頭,尖叫了起來。

“什麼情況,祝師父放水了嗎?這小子怎麼會連一根頭髮絲都沒掉?”

雲聰大驚問道。

所有人都傻眼了,再一次見證了奇蹟的誕生。

萬度高溫的油炸不化,祝師父的神火燒不動,這人莫不是孫猴子轉世嗎?

一種不祥的預感在雲齊等人的心頭瀰漫!

“你怎麼會不怕我的真火?”

祝師父衝秦羿大吼了起來。

“就你這火,也敢稱火神後裔?”

“讓我來教你,火怎麼玩吧!”

秦羿雙目一寒,眸中閃現兩朵火蓮!

我有神火,天賜幽冥!

黃泉不滅,神法不破!

“神火一現,神魔皆滅!”

秦羿孤傲、清冷的聲音在雲家莊上空飛揚!

口出成咒,法藏印府!

天師,你竟然是法氣天師!

祝師父終於明白,爲什麼秦羿可不避他的烈火了。

他不過是道氣巔峯,而面前這個年青人卻是可比肩祝家家主的存在。

然而,他的醒悟的有些晚了!

火蓮輕飄飄的落在他的頭頂,旋轉之餘,撒在了紫色華光!

那光焰沒有半點溫度!

然而,祝師父卻清晰的感覺到,他的身軀就像雪人一般,自兩腿始,迅速融化了起來。

“啊!”

在發出最後一聲慘叫後,祝師父徹底從這個世上消失了!

連一絲灰燼都沒有,完全化作了空氣!

望着那空蕩蕩的缸口!

所有人恍若隔世!

嶺南火神傳人,就這麼消失了!

雲闊天一脈的人,依然沉浸在祝師父消失的震撼中!

天師!

多麼遙不可及的字眼!

雲瀟瀟的男朋友是天師,雲氏一脈有天師坐鎮,誰還敢小覷。

原本支持雲闊天的族人,嘩啦啦,一大片一大片的涌向了家主席位。

“闊海,你家瀟瀟找了個天師姑爺,了不得啊!”

“有天師坐鎮,我看咱們雲家便是在華夏,也在無人小覷了。”

家族中人紛紛示好。

“哪裏,小女的福氣,小女的福氣啊。”

雲闊海連連拱手迴應。

雲叔在一旁忙着給族中的元老之輩倒茶、斟水,樂的那是嘴都合不攏了。

只有雲瀟瀟滿臉苦澀的垂首輕笑。

她很清楚,這位天師男友是借來的,他圖的不過是雲家的航海霸業,而與她雲瀟瀟絕無半點瓜葛。

這等神男子,可望卻不可及,這世上有比這更痛苦的事情嗎?

“我宣佈,第二局,雲闊海一脈大勝!”

雲五爺擡手宣佈道。

“闊天,這第三局你們還比嗎?”

“要知道,家主姑爺可是法氣天師,你們呀要識趣啊!”

雲五爺冷聲問道。

天師在華夏大地,幾乎等同於神仙!甚至比宗師更爲尊貴!

豈容隨意挑釁?

秦羿兩戰神威,衆人歷歷在目,雲闊天要還不識趣,無疑自取其辱!

“真他孃的見了鬼!”

“這小子年紀輕輕,怎麼可能會是天師?”

雲齊等人好不氣惱!

“大家別急,且聽下親家公的意思吧。”

雲闊天擡手穩住軍心,衆人望向猜毒。

眼下能與秦羿一戰的也只有這位東南亞降頭王了!

“泰山大人,雲家若是得不到家主之位,這一切努力就都白費了,萬請助我一臂之力啊!”

雲聰跪地拜道。

雲家爲了這一天,已經等了三年!

原本以爲折了一個雲子龍,這局輕鬆拿下,哪曉得殺出個秦羿,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衆人自是不甘心!

猜毒緩緩站起了身來,右眼中綠芒更勝,森冷笑道:“早聽聞華夏宗師身具萬法,猜毒今日正要領教一下,看是我降頭術厲害,還是你們的宗師之法更厲害!”

“嗡!”

猜毒渾身邪氣一揚,頓時自他的肌膚、皮肉中飛出無數冤魂厲鬼,嘶鳴慘笑!

整個雲家撞上空,頓時陰氣密集,陰鬼蔽日,一時間飛沙走石,如臨末日!

“秦羿!”

“他就是害我弟弟的兇手!”

雲瀟瀟恨然道。

秦羿微微一笑,抱着胳膊,緩緩走向場中!

萬千厲鬼加身,陰風如刀!

然而,他依然波瀾不驚,彷彿這天地間,再無旁物!

唯他獨尊!

PS:五更完畢,祝大家閱讀愉快,親愛的朋友們,明日再會。 猜毒在東南亞能夠縱橫無敵,正是因爲一個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