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芸每天都在認真複習,「還行吧,應該不會太差。」

這下沈清更加緊張了,雖然她也有複習,可能因為江澈,她覺得壓力倍增。

「你呢?」程芸反問。

「我有點擔心。」沈清將她的想法告訴了程芸。

「沒事的,我相信你。」

程芸平時話不多,在班級里也沉默寡言,走的近的也只有沈清了。經歷過上次換宿舍的風波,兩人關係也升溫了不少。

翌日,陽光明媚,而今天對於高一的學生來說,就是第一次奔赴戰場。

沈清這幾天都沒有和江澈一起,理由就是她要好好複習,這個理由江澈也沒辦法反駁。

江澈獨自走進考場,就看見許一笙安靜的坐在座位上,瞬間心情都受到了影響。

而沈清到考場的時候,江澈看到她的座位更不淡定了。 溫軟軟笑容猙獰:「我就是告訴你一聲。」

大蝙蝠漆黑的眼睛中,浮現出溫軟軟拿小毛巾給它擦拭的畫面。

它本以為溫軟軟會因為它不好的表情,故意擦疼一點。

卻沒想到……

大蝙蝠的眼睛閃了閃,卻沒想到,對方擦拭的動作很輕柔,小心翼翼的,盡量不弄疼它。

女孩的神情專註,如玉般的手指架起蝙蝠的肉翅,蹲下身體,與蝙蝠同一高度,拿起毛巾,輕輕擦拭傷口。

刺痛從肉翅下邊傳來,大蝙蝠又重新閉上了眼睛,好像在安睡一樣,面上不見一絲痛色。

溫軟軟擦了后觀察它,在看到它沒有明顯的反應后,心下鬆了很多,繼續擦拭著。

等弄完后,已經過去十幾分鐘了。

溫軟軟蹲的腿累,也酸,起來的時候差點一趔趄。

然後,她就看到了旁邊的椅子。

溫軟軟:……傻到心肌梗塞,居然蹲著卻不坐著。

她到底是從哪裡來的絕世大傻子?!

懊惱從心底升起,溫軟軟張了張口,似乎想說什麼。餘光瞥到了大蝙蝠的眼睛,黑溜溜的,一直看著她,她又閉上了。

忙活完了后,兩人開始大眼瞪小眼。

大蝙蝠這次也不閉上眼睛了,不知是不是獸類能夠做到久不眨眼。

這次的瞪眼比賽中,溫軟軟輸了,率先受不了的移開目光。

……主要是,大蝙蝠的目光太鎮定了。

默了一會兒,溫軟軟問它:「你會不會變成人形?」

大蝙蝠凝滯幾秒,搖了搖大腦袋。

溫軟軟放心了。

她不是很想照顧一個會變成人形的蝙蝠。

亮白的燈光灑在了蝙蝠的身上,它又閉上了眼睛,雙翅交叉,看起來還是有點憨憨的。

「噗嘰——」

小蝙蝠從打開的窗戶里飛了進來,它的爪子上抓著一小袋瓶子。

它把瓶子交給溫軟軟后,直接癱倒在桌子上,露出了肚皮,劇烈起伏著。

看來是累的狠了。

溫軟軟翻找這些小瓶子,發現是各種藥物。

她找出一些有用的給大蝙蝠敷上,這一來回,也花了不少時間。

等到她弄完后,時間已經接近凌晨四五點了。

困意漸漸地襲上溫軟軟的眼睛,嘴巴張開,打了個小小的哈欠。

她看向小蝙蝠:「搞定了,我先去睡了,有點困。」

小蝙蝠「吱」了一聲,算是應答。

溫軟軟遲疑一下,又問了次:「你真的不會變成人形嗎?為什麼上次那個克里斯可以變成人形?」

小蝙蝠只是「吱吱吱」的搖腦袋,表明它不會變成人形。

小腦袋一晃一晃的,怪可愛的。

溫軟軟被逗笑的同時又想到了一個問題:「雖然這麼問你,有點不禮貌。咳,你……有沒有什麼傳染病?」

這句話一問出口,小蝙蝠的眼睛就震驚憤怒的瞪大,「吱吱吱吱吱」的用憤怒的叫聲表明自己沒有傳染病。

小蝙蝠一個鯉魚打挺,從桌子上跳了起來。

剛才勞累的神情消失,換上了怒容。

看來是很生氣了。

溫軟軟抿唇一笑,跟它道歉:「小蝙蝠,我不是故意懷疑你的。自從你咬過我的食指后,我的食指指腹上就出現了一種像液體一樣的東西,我有點懷疑是寄生蟲又或者是別的什麼。」

小蝙蝠高聲尖銳的「吱」一聲后,居然不叫了,瞪圓了小眼睛看著溫軟軟。

大蝙蝠聽到這一番話,目光若有所思地看向溫軟軟的食指,眼眸幽深,突然轉頭意味深長的盯著小蝙蝠。

小蝙蝠敏銳的注意到大蝙蝠的注視,身體一僵,心裡都快要哭了。

溫軟軟用手指搭上小蝙蝠的腦袋:「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吧?」

小蝙蝠瘋狂搖頭,肉翅都用上了。

溫軟軟看著它著急的樣子,扯扯嘴角:「我會不會死啊?這個是什麼寄生蟲嗎?」

小蝙蝠還是搖頭,也不知道是在說不會,還是說不知道。

見也問不出來,溫軟軟沉默一會兒,上床睡覺。

夜晚興許是寒涼吧,溫軟軟睡的並不安穩。

她此刻正處於一片黑暗之中,周圍的空氣帶著深秋的涼意。

四周伸手不見五指,溫軟軟僵硬著身體,彷彿不受控制一樣,一步步向前挪動著。

前面似乎有燈光。

溫軟軟走近,卻愕然發現那根本不是什麼燈光,而是一隻只發光的螢火蟲。

螢火蟲圍繞著幾處草叢飛來飛去,溫軟軟疑惑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她不是在睡覺嗎?怎麼來到這裡了?

等到她再走近一些,驚的瞳孔驟然一縮。

離螢火蟲稍遠的亮光微弱處,竟隱隱有著一道影子。

這影子一頭長發搭在肩后,看起來似乎是個女人,但是……

溫軟軟疑惑,這骨架未免有點太過寬大,不像女人那般細瘦。

她正想要再走近,那暗處的影子居然有了動作。

一隻瓷白卻勁瘦有力的手臂從暗處伸了出來,掌心向上,幾根手指微微上揚,擺出了一個想讓什麼東西停在那上邊的手勢。

溫軟軟心中著實奇怪,她不明白這個「女人」到底要幹什麼。

「鬧脾氣?」

突然之間,一道醇厚好聽的男聲響了起來。

這聲音裡帶著淡淡的寵溺和無可奈何,彷彿認輸了一般。

溫軟軟被嚇了一大跳。

男,男聲?

這哪裡有男人啊?!

還未等溫軟軟反應過來,她就醒了。

天色已經大亮,露出了魚肚白。

現在不過是早晨六七點鐘。

溫軟軟的腦殼一陣一陣的抽疼著,夢裡的場景依舊清晰。

「真是奇怪的夢。」溫軟軟忍不住吐槽,抱緊了腦袋。

大蝙蝠也睜開了眼睛,只是看了一眼溫軟軟,就又閉上眼睛。

它受傷太重,雖然用藥敷了,卻只能治癒外傷。內傷只能靠吸血鬼強大的治癒能力了。

溫軟軟眼睛迷茫的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也去瞄了瞄那兩隻蝙蝠。

都在香香的睡著,就只有她一個醒了。

啊,好痛苦。

溫軟軟伸出手,揉了揉太陽穴,倒在床上,不一會兒,也睡了過去。

一人兩蝙蝠在白日里睡得香,一直到日上三竿才起來。

房門被女僕敲響,溫軟軟剛睡醒,聲音中還帶著濃濃睡意,軟軟的。

這一聲,也把兩隻蝙蝠吵醒。大蝙蝠翅膀一揮,掀起了架子旁的一塊黑布,把自己和旁邊的小蝙蝠一齊蓋住了。

女僕應聲進來,餐椅上擺放著三個高腳杯,裡頭都是鮮紅濃稠的液體。 滬州某電影院。

“噹噹噹當”片子開場音效響起。

“咔噠”一聲。

影片帶開始轉動, 熒幕亮起,故事拉開序幕,呈現於觀衆眼中……

這時候已經是寒假了, 上映的都是寒假檔和賀歲檔, 這些片子很多都是豪華陣容, 精緻特效, 畫面美到每一幀都像是盛放的曇花。流量露肉, 戲骨撐臺,隔着屏幕都能聞到經費燃燒的焦糊味道。

至於劇情,爛到讓人頭皮發麻。

賀予一開始還仔細在看, 看到女主角一言不合就爲了男主不聽解釋殺了自己養父養母時,他有點支持不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