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遠說:「這麼想給我?也是,你還要請我吃飯呢。那好,我把手機號給你,什麼時候有錢了,你就給我打電話,隨叫隨到!」

「啊!真的嗎?」莫雨晴又是一聲尖叫,如果沒有座椅,她真的想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程遠寫好了電話號碼,遞給她說:「私人電話哦。」

莫雨晴激動的顫著雙手接了過來,猛烈的點著頭說:「謝謝,謝謝!」

「好了,走吧。」程遠說:「有事也可以給我打電話。」

「謝謝你!」莫雨晴又真誠的道謝后,隨即下了車。

程遠的車子開走了,她揮手道別,直到看不到了車子,她才轉身朝大門走去。手輕撫著胸口,按響了門鈴。

管家從裡面走了出來,面色凝重,眼神複雜的透過大門欄杆看著莫雨晴,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跟在他身後的,是幾名家丁,膀大腰圓,殺氣騰騰。

莫雨晴見狀,心中劃過不好的預感,腳下也不自主的朝後退了兩步。管家越走越近,莫雨晴不明就裡的看著他的臉。突然,她看到管家的嘴唇微微的動了兩下,又不動聲色的朝她使了一個眼色。雖然這些動作很細小,可還是被莫雨晴給抓到了。她不在思慮,轉身就跑,拚命的跑!

家丁幾人見狀就要去追,卻被管家給攔了下來,「不要追了。老爺說,要隱秘的處理,不能叫少爺知道。現在大張旗鼓的一起去追個女孩子,始終會傳進少爺的耳朵里的,那樣不好。」

幾人一聽,便也沒再去追。只是困惑,莫雨晴怎麼突然就跑了呢?

莫雨晴一直拚命的跑,大約跑了十來分鐘,終是累癱在了路邊。她大口喘氣,見後面沒有人追來,心這才落了下來一些。管家他們這是什麼意思?看架勢是來抓自己的。可誰又會這麼吩咐呢?不用問,肯定是顧震!莫雨晴困惑,他怎麼又知道自己回來了呢?

莫雨晴慢慢的站起來,買了一瓶水,打開喝了一口,腦子細細分析,自己回來,就是給顧邵霆打的那個電話才說的。而顧震知道了,那剛才的電話肯定就是顧震接的了! 顧家是回不去了,莫雨晴摸了摸口袋裡的錢,還真要感謝程遠的不收之恩。她把礦泉水瓶扔進垃圾桶里,轉身下了地鐵站。

寧姨的小店裡正忙的熱火朝天,莫雨晴進來,四顧一圈,並沒有看到寧嘉。恰在此時,寧姨從后廚出來,手裡端著一盤炒麵。見到莫雨晴站在門口,她驚得手一松,手裡的盤子落了地,發出了一聲脆響。

「雨晴!」寧姨走過去,激動的抱住了她,哭了出來,心疼的說:「原來你沒死啊!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會有事的!」

莫雨晴看到寧姨,眼淚也嘩地一下流了出來,「寧姨,我沒死,我還活著!」

寧姨給她擦眼淚,看著她瘦削蒼白的臉,心疼的問:「你這一個多月在哪過的啊?看這瘦的,是不是吃了很多的苦啊?」

莫雨晴委屈的點著頭:「嗯嗯,真的吃了好多苦。」她說著,眼淚又流了下來,可憐兮兮的說:「寧姨,我餓了,我想吃你做的雞蛋灌餅。」

「好好好,你等著啊,寧姨這就給你做去,你先找地方坐啊。」寧姨忙應著說。

莫雨晴說:「寧姨,你先把手機借我,我給嘉嘉打個電話。」

「誒,好好,她可擔心你了,天天的都吃不好,睡不好,你快給她打個電話報個平安。」寧姨從口袋裡掏出電話,給她了。

莫雨晴見大堂沒有空座了,索性直接去了吧台,坐在裡面給寧嘉打電話。那邊只響了一聲,就快速的接了起來。

「喂,媽。」寧嘉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過來。

莫雨晴聽到閨蜜的聲音,一時沒控制住,哇地一聲大哭了出來,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寧嘉聽到電話里的哭聲,稍一怔愣,隨即尖著嗓子激動的問:「雨晴!雨晴!是你嗎?雨晴!」

紀景言坐在一旁,聽到立時湊了過來,驚訝的問:「是雨晴打來的?電話給我!」

寧嘉推開他,說:「你等一下的。」

莫雨晴在這邊在這邊聽著倆人的話,心像是找到了歸屬般,不似之前那麼害怕,唯有捂著嘴巴哭,不住的點頭,卻說不出來一句話。

寧嘉見她只是哭,也不再追問,平復一下心裡的興奮,對她說:「你不要哭了,在店裡等我,我和景言這就開車過去。」

莫雨晴抽抽啼啼的,嘴裡說著含糊不清的話。

「好了好了,你就別操心了,我知道你說什麼,會讓景言慢慢開車的!」寧嘉一邊穿外套,一邊說著。

掛斷電話,紀景言不安的問:「你就那麼肯定是莫雨晴?她可一句話都沒說啊。」

「還用說嗎?我要連我親生閨蜜的聲音都聽不出來我也別活了。」寧嘉快步往外走,說:「還有,她拿的是我媽的手機給我打的電話,OK?」

紀景言說:「我這麼警惕,也是防患於未然。」

「別說廢話了,快開!」寧嘉亟不可待的說。

寧姨在後廚做好了雞蛋灌餅給拿了出來,看莫雨晴在吧台,朝她走過來,對她說:「給嘉嘉打電話了?」

「剛打過,現在正過來呢。」莫雨晴回道,眼睛落在了好吃的上面。

寧姨坐在她旁邊,說:「快吃吧,小心燙。」

莫雨晴早上兩點多起來的,也沒怎麼吃東西,現在看到親人了,肚子瞬間感覺到飢餓了,謝過了寧姨后,開始大口的吃起來。

「慢點,別噎著了。」寧姨拍著她的後背,又拿來水給她喝,問道:「你看你瘦的,都沒吃上飯嗎?」

「吃不下。」莫雨晴搖頭,咽下嘴裡的東西說:「回不來,心裡著急,哪有心思吃飯呢。」

「你這一陣子在哪呢?回不來是什麼意思?你被傳銷的囚禁起來了?」寧姨詫異的問。

莫雨晴吃著東西,邊說:「不是傳銷的。哎,說來話長啊……」

「長就先不說,先吃吧。」寧姨看她,又說:「我再給你做點其他的去。」

「不用不用,這些夠吃了。」莫雨晴連忙的說:「寧姨,你在這陪陪我,我可想你們了。」

「誰不是呢。」寧姨嘆息說:「你剛被綁架那時候,嘉嘉天天以淚洗面,找不到你,她也是吃不下,睡不著,擔心的很。後來,知道她懷孕,我又……」

莫雨晴頓住,驚愣的看著她說:「寧姨,你知道了呀……」

寧姨點了她額頭一下,「你們以為能一直瞞著我呢?想得美!」

莫雨晴摸摸額頭,好奇的問:「你是怎麼知道的啊?出了這事,我和嘉嘉是真的不敢告訴你呀。」

寧姨嘆了一聲,又搖了搖頭。

門口突然有人進來,莫雨晴下意識的看過去,就見寧嘉急匆匆的走進來,正好與她眼神相對。

「雨晴!」寧嘉眼裡淚光閃閃,大步走了過去。

莫雨晴也從吧台里出來,和寧嘉抱在了一起。

「死鬼!你這些日子到底在哪裡?為什麼都找不到你?」寧嘉緊緊的抱著莫雨晴,眼淚流了出來,生氣的問。

莫雨晴說:「嘉嘉,叫你擔心了,我真的該死!好在我沒有死,以後我好好的補償你!」

「別總死死的掛在嘴邊了。」寧嘉不高興的扭了兩下,「從今往後,你會平安無事的度過一生的。」

莫雨晴聽了心裡感動,抿著嘴,強忍著不想再讓眼淚掉下來。頭在她的肩頭輕轉了一個方向,正好就看到了紀景言。她抬手朝他揮了揮,又笑了笑。紀景言看她,回以微笑,又點了點頭。

相擁抱過,寧嘉直起身子看著她,皺著眉頭說:「看你這臉瘦的,是不是挨欺負了?」

「沒有啦。」莫雨晴搖搖頭,微微笑說。

「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可要一五一十的對我說個清楚明白,知道了嗎?」寧嘉嚴肅的說。

紀景言看著鬧哄哄的大堂,說:「有話咱回家去說,這裡也不是聊天的地兒。」

寧嘉說:「也是,那走吧,回家。」

莫雨晴問:「對了,嘉嘉,我小姨電話打不通,她最近好嗎?」

「打不通?你還沒有回顧家?」紀景言問。

莫雨晴看著他,說:「我回到蓉城,就先回的顧家。可是,管家帶著人出來要抓我,好在管家暗示了我,我才得以跑出來的。而且我在回來的路上一直都在給小姨打電話,卻始終是沒有人接的。」

「怎麼會這樣?」寧嘉不解的問:「管家抓你?誰的命令?」

「除了顧震還會有誰呢?」莫雨晴苦笑一聲。

紀景言說:「走,咱先上車回家,我給你問問你小姨的事。」 蕭家大宅。

蕭遠航面對手下,大發雷霆,怒吼道:「怎麼就讓人給跑了呢?你們都是幹嘛吃的?一個女孩子還看不住,眼睜睜的從眼皮子底下跑走了?我要你們幹什麼?」

保鏢領頭唯唯諾諾的說:「先生,我們也是被設計了,不然不會的。」

蕭遠航眉頭緊皺,大喊道:「去把傅醫生給我請來!還有,把玉嬸給我叫來!」

有人去給傅醫生打電話,有人去叫玉嬸。

片刻后,玉嬸急匆匆的走過來,卑躬屈膝的問:「少爺,您找我?」

蕭遠航眼神陰鷙,眯眸問:「我問你,你有沒有幫著那丫頭逃走?」

玉嬸一聽,忙慌張的擺著手說:「少爺,這怎麼可能,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來呢?」

「真的沒有?」蕭遠航又冷聲問,「那保鏢們的早餐里是怎麼被下的瀉藥?那丫頭的錢又都是從哪來的?真的和你一點關係沒有?」

「少爺,您真是冤枉我了,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敢這麼做啊!」玉嬸大呼道:「少爺,我是喜歡那丫頭,可我也不會做背叛少爺您的事啊!」

這時,負責給傅林打電話的傭人過來對蕭遠航說:「少爺,剛給傅醫生打過電話,他人現在在國外,不方便回來。」

「呵。」蕭遠航冷笑,「跑的夠快的。」

他沒再追問玉嬸,而是對手下冷聲命令道:「限你們十天時間,把小姐給我找回來!否則的話,你們也不用回來了!」撂下了話,蕭遠航上樓回了書房。

明月見人已走,連忙過來,扶著玉嬸問:「玉嬸,你不會傻到真的去幫那個丫頭了吧?」

玉嬸苦笑,「明月,我就是有那個心,也沒有那個膽啊!」

「就是啊,你可別因為那個丫頭得罪了少爺,得不償失,沒幫就對了。」明月扶著玉嬸去了後面。

蕭遠航回到書房,手指夾著煙,站在窗前,想著莫雨晴。還算有點小聰明,知道拉攏人心。他冷笑,莫雨晴,就算是你逃到了海角天涯,我也會把你給抓回來的,你逃不開我的!

莫雨晴這邊在車上打了兩個噴嚏,揉了揉鼻子,對前面的紀景言說:「景言,給我紙巾。」

寧嘉問:「感冒了,是不是?」

莫雨晴吸了吸鼻子,對她說:「你先離我遠一點,我今天被大雨澆了,別傳染給你!」

聞言,紀景言連忙回過頭來對寧嘉說:「嘉嘉,不然你上前面來坐吧。」

莫雨晴驚訝的看著他,打趣的說:「還真沒看出來,我不在的這一個多月,你對我們嘉嘉好了挺多啊。你們倆是在一起了嗎?」

「沒有,你別胡說。」寧嘉拽了拽她的胳膊。

莫雨晴笑了笑,直奔主題問他們倆人:「我問你們,你們不可以隱瞞我。邵霆他……是不是失憶了?」

「你怎麼知道的?」寧嘉脫口問道。

「真的失憶了?」莫雨晴難以置信的問,「他出了什麼事?還有,他現在的女朋友是誰?」

寧嘉也驚訝的很,問她:「雨晴,邵霆的事,你怎麼什麼都知道?是誰告訴你的啊?」

「你先別管,先回答我的問題,邵霆的女朋友是誰?聽說都要結婚了!」莫雨晴從寧嘉口中聽到確切的消息,又急又氣又心痛的問。

紀景言在前面說:「雨晴,你先冷靜一下,等回家后,我們再慢慢跟你說。」

「那好,那你先給顧邵霆打個電話,我給他打,一直打不通!」莫雨晴壓住火氣,說道。

紀景言說:「好,我先打個看看。」說著,撥了電話過去。

電話那邊傳來了關機的提示音。

莫雨晴皺眉,說:「打他另一部手機。」

紀景言依言照做,那邊很快被接通了。

「喂,景言。」顧邵霆的聲音從車載電話里傳來。

莫雨晴聽到顧邵霆的聲音,心臟激烈的跳動著,身子向前,張嘴就要說話。可不想,卻被寧嘉輕捂住了嘴巴,叫她不要說話。

她不解的看著寧嘉,寧嘉小聲的說:「你先別著急,你忘了,他失憶了,你這麼唐突的和他說話,他只會以為你是精神病。」

莫雨晴萎了下來,可瞬間又坐直了起來,疑惑的問寧嘉:「你們沒有和他說我嗎?對呀,你們是不是沒有和他提起我?不然他怎麼還會和那個所謂的女朋友在一起呢?」

「不是我們不想說,而是……」寧嘉支支吾吾。

「……你和寧嘉在一起呢?」電話里,顧邵霆問,又說:「我和依然剛從她母親家出來,晚上要不要一起聚一下?」

「依然?」莫雨晴瞪大眼睛,震驚的問:「簡依然?邵霆的前女友,簡依然?」

電話里,顧邵霆的聲音又傳了出來,問:「你和誰在一起呢?聽著不像是寧嘉的聲音,還說依然,我沒聽錯吧?」

紀景言連忙打哈哈的說:「我除了寧嘉還能跟誰在一起。啊,她是在問,依然去不去?」

「當然會去了。」顧邵霆說:「我們先回明苑換身衣服的。酒店我已經訂好了,等下給你地址。」

「好,那晚上見。」紀景言掛斷了電話。

莫雨晴已經氣到極點了,大聲怒喝倆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倆給我說清楚!為什麼邵霆的女朋友會是簡依然?為什麼?」

「事情是這樣的……」寧嘉開始跟她說。

幾分鐘后,莫雨晴傻愣愣的聽完,半天沒有說話。

「雨晴,這或許就是天意吧。」寧嘉安慰她說:「海城那麼多人,偏偏邵霆就被簡依然給救了呢?」

莫雨晴幽幽一嘆,雙手捂臉,絕望的說:「是呀,為什麼就讓她給救了呢?他們現在感情肯定很好吧?你看,他剛才還叫她依然,還說他們回了明苑……明苑,以前也是他們倆住過的地方是不是?景言。」

紀景言啊了一聲,從後視鏡中看了莫雨晴一眼,對她說:「你這麼想,邵霆現在是不知道你,等知道了你的存在後,說不定他就想起來了呢!」

「那你們的苦衷是什麼?為什麼不告訴他我的存在?」莫雨晴冷聲問:「是不是顧震不讓說的?」

寧嘉點頭說:「確實。在邵霆和簡依然回來的那個晚上,顧震把我們都叫到了老宅,特意吩咐我們不要在邵霆面前提你。」

「然後,你們就照他說的辦了?」莫雨晴氣的伸手打了紀景言肩膀兩下,「虧你還是邵霆的好哥們兒,我閨蜜孩子的爸,不講義氣,我真是白認識你了!」 紀景言堪堪忍受了她的捶打,說:「我們也是沒辦法啊。」

寧嘉拉住了莫雨晴,對她說:「別打了,當時那個場景,我們這些外人,也真是不好說什麼!」

莫雨晴心口憋著一口氣,皺著眉頭在想什麼,隨後問道:「那我小姨,是不是也讓顧震給支走了?」

「你別急,我現在就給你打電話問問。」紀景言趁著紅燈的時候,發了一條信息出去。

「你給誰發呢?」後面顧筱雅和寧嘉好奇的問。

「朋友。」紀景言話音落下,手機響起,點開一看,對她們倆人說:「肖雅沒事,在寺廟裡呢,所以手機打不通。」

「哦,原來是這樣啊!」莫雨晴終是捂著胸口呼出了一口氣來,「嚇死我了!」

紀景言說:「估計會晚上才回去,你晚點再給她打吧。」

「我小姨最近肯定過的很不好是不是?」莫雨晴問寧嘉,又說:「也不知道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顧震有沒有再給她氣受。」

寧嘉說:「誒呀,你別胡思亂想的,老顧還不至於。」

莫雨晴苦著臉,嘆了一聲,心裡只盼時間快點過。

回到了紀景言家,莫雨晴第一件事就是去了浴室里,舒舒服服的泡了一個熱水澡,又換上了寧嘉的睡衣,躺在了床上。

「來,起來吃點水果。」寧嘉端著果盤過來對她說。

莫雨晴手支著頭,打趣的說:「誒呀,叫孕婦伺候我,真不好意思呢。」

「少來!」寧嘉說:「孕不孕婦的,我伺候你的時候還少啊?」

莫雨晴嘻嘻笑,在床上滾來滾去,發出舒服的感嘆,「終於回來了!雖然這不是我的家,但有你在,我的心就好安穩!」

寧嘉拍了她屁股一下,說:「行了,現在跟我說說你的遭遇!」

莫雨晴起來,盤腿坐在床上,叉了一塊蘋果吃到嘴裡,一本正經的對寧嘉說:「嘉嘉,我跟你說,我的遭遇,都可以寫一本書了……話說,從蘇韻把我綁上船開始……」

說了能有四十多分鐘,莫雨晴連說帶比劃,如同說書人一般,把自己的遭遇描述的繪聲繪色,唾沫星子亂飛,最後啪地一下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得意的說:「老娘就是這麼逃跑出來的!」

寧嘉已經聽的目瞪口呆,嘴邊的香蕉都忘記塞進嘴裡了。

「雨晴……你太棒了!我為有你這樣百折不屈的好閨蜜感到驕傲和自豪!」寧嘉打著官腔,把嘴邊的香蕉塞進嘴裡,鼓起了掌。

莫雨晴則是無力的搖頭道:「嘉嘉,你都不知道,我在蕭家過的那是個什麼鬼日子,我估計我要是再不逃出來,我就得死在那裡!」

「呸呸呸!」寧嘉不愛聽她說這些,「你別總是死死死的!」

「好好好,我不說我不說。」莫雨晴身子往後一仰,躺到床上,高興地說:「我現在回來了,又和你們在一起了,我才不要死呢!而且,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等著我去做呢!」

寧嘉擔憂的問:「雨晴,那你這麼逃出來,那個姓蕭的,不得找你啊?像你說的,他連顧邵霆的消息都能知道,更何況是你了呢?到時怎麼辦?會不會再把你給擄走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