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戶外附著上來的鬼東西越來越多,它們有些大著膽子將臉貼在了玻璃上,扭曲的面容在白熾燈的照耀下看起來異常的詭異。

就連車內的這三個鬼東西也不是那麼的安分了。

「哼。」冷哼聲從車內的廣播傳來,聽聲音就知道是駕駛席上的司機,這聲冷哼下,車內的三隻鬼東西明顯安分了不少,但是它們依舊用直勾勾的目光盯著王錢江。

「胖子,你的領路人沒有告訴你不要破壞規矩嗎?」這會兒聽出聲音中的怒意,駕駛席上的司機顯然對胖子的操作十分不滿。

因為這個矮胖子的關係,現在已經有無數的鬼東西妄圖衝擊公車了,就連本來安分坐在車內的三個東西也蠢蠢欲動。

甚至還有鬼擋在公車前阻擋公車的前進。

王胖子並沒有搭腔,只是緊張的坐在座位上。

胖子沒有搭話,駕駛席上的人也沒有說話,但是大燈照射下,還是能夠看到前面有人影擋在了公車前,披頭散髮,一身白衣,看起來就不像是好東西。

轟隆。

車輛就像是撞到了什麼東西一樣,車速頓時減慢。

路上的這種東西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多的鬼東西扒上了車檐。

姜夜就在後門的出口看到了半截血淋淋的腸子,猩紅色的腸仔還在滲血,也不知道腸子的另一頭連接著什麼東西。

「不想死,就老老實實的坐在自己座位上,否則就只有一個下場。」

廣播在車內響起,伴隨著鬼魂越來越越多,整個車輛的行駛速度也漸漸的降了下來,也許用不了多久,再撞上幾隻的話,公車就會完全停靠在路邊上。

看一看外面的這些如黑霧的東西就知道,要是公車停靠在路邊的話肯定十分危險。

「咣當。」

你永遠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個先來,伴隨著引擎熄滅,公車完全熄火,而且剛剛好好就停靠在了路邊上,外面是虎視眈眈的鬼東西們,內里的三隻鬼東西也蠢蠢欲動。

抬頭看了一眼窗外,一望無際的墳地。

姜夜住著下巴,翻看著手中的書籍,順便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手機,很顯然不僅沒信號,甚至連網也沒有。

「叮鈴鈴。」

清脆手機鈴聲在車廂內響起。

「未知來電」

姜夜皺起了眉頭,運氣不好的人,難道見鬼都首當其衝嗎?

明明是胖子搞事情,但是胖子的手機沒響,他的手機卻響了。

「別接。」

「喂?」

坐在最後排的青年神色凝重,緊張的就差從座位上站起來。顯然他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只不過他說的還是太晚了,姜夜已經接通了電話。

「我喜歡你,能和我交往嗎?」電話的另一頭傳來很輕柔的聲音。

「我對藏頭露尾的鬼沒什麼興趣。」

「那怎麼樣才能引起你的興趣?」

「你外形條件怎麼樣?」

「還不錯。」

「不錯就是不行的意思,我喜歡膚白貌美大長腿,善解人意、勤儉持家、……。」

「嘟嘟嘟。」

姜夜還沒說完,對面就已經掛斷了電話傳來陣陣的忙音,頗為遺憾的搖了搖頭道:「現在的女鬼,真沒耐心。」

坐在後排的青年人都呆住了,張了張嘴最後什麼都沒有說出來,只是緊了緊自己的衣服,雙手互相揣在自己的袖子中。

姜夜並沒有理會他們的反應,其實他打開電話只是想看看時間,這會兒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本來應該到終點站的他們卻拋錨在路邊上。

要麼就是等人來救他們,要麼救只能自救,首要任務自然就是先修車。

「現在怎麼辦?」王胖子已經被嚇的六神無主了,因為他這波換位置操作,外面的東西似乎已經沸騰了,而且就連車內的這三個鬼東西也已經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好在公車雖然看起來破破爛爛的,真受到衝擊的時候卻很堅固,兩個遠光大燈照亮了前路,也沒有多少鬼魂能夠在兩個遠光大燈的光芒下停留多久。

織布娃娃的女玩家舉起手,聲音平靜的說道:「我提議把胖子踢下車,死道友不死貧道,這件事是胖子搞出來的,你要是在站點下車,好好完成考驗,早沒這回事兒。」

「我贊同。」青年也舉起了手。

他們都不怕些許小鬼,甚至若是需要的話,說不定都能從這些鬼魂中殺出去,畢竟這些鬼魂看起來也不是多麼強,只不過作為外編的玩家,他們並不是調查員,不會在遇到困難的時候還考慮救別人的人命,更何況這本身就是胖子搞出來的事情。

而且誰也不知道黑暗中有沒有強的鬼,萬一有,那就是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我沒什麼意見。」他們都不想當好人,姜夜也沒有當好人的意思,誰搞出事情誰來解決。

這就像是考試作弊,然後引起了一系列的後果,肯定是當事人去承擔。

大家都沒有什麼交情的情況下,怎麼可能指望別人犧牲性命,更何況是玩家了,就算是低級玩家也經歷過生死,能活下來且未加入異調局的人自然不是什麼善茬。

「啊?」

王胖子張大了嘴巴,他的神色已經完全被恐慌所代替,以外面的這種情況,如果他被踢出去的話肯定必死無疑。

姜夜撇了一眼胖子,不管是他裝的還是本性如此,這事兒都不好解決。

「踢出他也沒用,暴露了生人的氣息,你們四個哪個都別想從這一方鬼蜮走出去。」

廣播的聲音傳來。

「你們都下車吧,這種情況只能靠你們自己了。」

「好姐姐,我們也是身不由己,難道不能等救援嗎?」最後座的青年低聲的說道。

姜夜有些意外的看向對方,本以為這青年會是那種冷麵高手,沒想到姿態轉換起來絲毫沒有違和感,再搭上那副有點小帥的面容,確實可以稍微的用用美男計。

這個時候要是讓織布娃娃的女玩家開口,可能效果就不會像他這麼好了。

都有兩把刷子啊。

「要麼修車開路,要麼下車,你們自己選吧。」

司機席位的人似乎有些不耐煩,籠罩著的迷霧翻滾,不過車內的交響樂卻好沒有停,帶著猩紅色的指甲敲擊在方向盤上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響。

姜夜感覺哪一種方式都行,要是再拖一拖,那邊比賽都開始了,他這邊還沒過去。

他也沒想到會在路上耽擱這麼久,而且還出現了這種意外情況。

「修車開路。」

「我們選擇修車。」

其他三人不出意外的選擇了這個選擇。 「啊?你喜歡楚哥?」黃嘉欣一臉驚訝的看著白潔。

「我的情況跟你不一樣,你背後還有家人撐著,可我呢,老爸是個酒鬼,又好賭,老媽不識字,只能下海抓魚,也賺不到什麼錢。」

白潔解釋道:「我覺得楚夏哥哥人挺不錯的有錢而又沒有架子,也不會看不起來別人,黃嘉欣,你要是真的不喜歡楚夏哥哥,那我可就下手了哦。」

白潔說完鬆了一口氣,她終於在閨蜜面前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其實之前她是真的很想和楚夏先上車的,但是每次她都克制住了自己。

友情和愛情,還有以後的人生,她選後者,白潔一臉嚴肅的看著黃嘉欣,但是她心裡也挺害怕自己因此而失去了閨蜜。

黃嘉欣看著白潔嚴肅的樣子笑了起來,摸了摸她的臉笑道:「你真的喜歡楚哥的話可以大膽去追的,我和他現在什麼關係都沒有,僅僅只是相親對象而已,就算你們真的在一起,我也祝福你們,很開心你能告訴我你的真實想法。」

白潔看著微笑的黃嘉欣,心裡覺得一陣暖意,直接把她抱進懷中,兩女孩順勢倒在床上。

「呀,白潔,你手幹嘛呢?快拿開。」

「我不要,如果我是個男的,一定要娶你這樣的老婆,以後孩子不愁沒奶喝。」

「你個女流氓!」

兩女孩在床上打鬧著,然後一起睡了過去。

第二天,白潔把服務費付給了林律師。

黃嘉欣最後放棄了向家人拿錢的想法,她不想讓家人擔心,還有,如果家裡知道她被直播公司坑了,鐵定直接叫她回家,她現在還不想回去,想繼續留在大城市打拚。

楚夏吃完早餐準備出門上班,這時,白潔將他叫住,楚夏問怎麼了,白潔笑了笑,伸手為楚夏整理了一下衣領,微笑著說:「你領子有點歪,現在好了,路上小心。」

看著白潔的芊芊玉手,楚夏順勢牽住,白潔也沒有躲閃,任憑楚夏抓著她手,並眨了眨桃花大眼問道:「怎麼了?」

「沒事,在家乖乖等我回來。」楚夏放開了白潔的手,他突然覺得,眼前這女孩自己如果要拿下應該沒啥問題了。

楚夏來到公司以後繼續開始操作期貨,如今,鐵礦石經過一波斷崖式暴跌,如今開始進入震蕩行情,楚夏短線操作,用兩千萬做一小時k線的行情,一天下來,賺了百分之五十,一千萬到手。

……

東財證券交易所,幾名風險管理員看著楚夏的賬戶正在討論著,他們近期注意到了楚夏的賬戶收益率高的嚇人。

短短几個月,楚夏的資金由十萬到了一個億,收益率高達一千倍,這種收益已經打破國內外金融市場的世界紀錄,堪稱金融界的傳奇事件。

一位風險評估員分析道:「這位楚夏先生先後在我們東財開了股票賬戶和期貨賬戶,在股票市場里,他通過超短線,一個月不到就把十萬炒成八十萬。

隨後他進軍期貨市場,再次利用短線交易,把八十萬炒成一千兩百萬,然後賣空貼礦石,本金再次翻了十倍,達到1.2億,今天,他再次短線交易,2000萬本金,一天的時間,收益率高達50%。」

東財的一位領導問道:「有沒有違規操作?」

風險員回答:「暫時未發現任何違規操作。」

「繼續盯著他,找個時間把他約過來談談,做個全面的身份核查,從交易至今無任何一筆虧損,這不是內幕就是神!」東財領導目光如炬的說道。

……

當天晚上,楚夏正和兩女孩吃著燭光晚餐,這時,楚夏接到一個固話的陌生來電,他接起電話,對方表明身份,他們是東財的風控部。

由於楚夏如今資金比較大,他們想請楚夏過去當面做一些信息核查,並且表示可以派專車過去接送楚夏。

楚夏拒絕了對方的接送,約了李軍的車過去,然後,他向高雪請假,高雪直接批假,並關心的問楚夏請假的原因。

楚夏笑著說:「在金融市場錢賺多了,估計被別人羨慕了,所以約我去喝茶。」

高雪聽完后建議楚夏可以請個金融律師,以後有什麼交易所,券商之類的應酬,可以直接讓金融律師去應付,實在不行就讓律師跟在自己身邊,畢竟他們更懂規則,很多時候可以避雷。

楚夏覺得高雪說得很有道理,當天晚上就聯繫了林君正,讓對方介紹一個金融方面的優秀律師。

林君正表示他自己和他的一個學長都精通金融法規,而且他們兩人師出同門,都是羅三老師的學生,他讓楚夏可以放心選擇自己或者他的學長。

楚夏想了想,直接讓林君正和他的學長一起陪他去券商做信息核查,畢竟他不差錢,而他的金錢來源又都是來自金融市場,所以相關法律法規肯定要聘請專人來負責。

第二天,李軍開著賓士接完楚夏又去接林君正以及他的學長,並且向他們說明了自身的情況。

當然,楚夏只是說自己在金融市場連續獲利,具體賺了多少錢他沒說,不過賓士車上的眾人一聽都知道楚夏肯定是賺了不少,而且是短時間內賺了很多。

林君正和他學長了解了必要的交易內容后,也不多問其他問題,他交代楚夏到券商以後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什麼問題必須如實回答,什麼問題沒必要回答等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