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川與晏紫二人都面sè一變,心中翻起巨浪,道宗宗主這個神秘的老者,乃是大陸上傳說中才會出現的人物,當初晏紫也早族中前輩那裡打聽過,可惜就算是晏家老祖,也並不是很了解。

在大陸上,道宗宗主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傳說乃是落雁大陸第一高手,甚至連幻彩峰峰主都曾說過,想要得知飛升化仙的信息,可以去問道宗宗主。

不過這也可以解釋智友的話,若是說真有人能夠將一株成妖的藥材煉製chéngrén,那麼這大陸上也唯有這位傳說中的道宗宗主。

噗!

就在此時,智友單手一翻,一片紅sè羽毛出現,在出現的瞬間,童川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其上傳來的熟悉氣息,和他施展的四象朱雀一樣的氣息。

尺余長短的紅sè羽毛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波動,一層紅sè光暈覆蓋,一股神聖的氣息流露而出。

「這是朱雀羽?」

童川震驚,要知道朱雀可是神獸,在落煙大陸根本不存在,而智友為何能夠有這東西?


「朱雀羽?這是什麼東西?」智友疑惑道。

童川恍悟,在這個世界之中,只聽說神龍與麒麟兩種神獸,對於白虎朱雀這類神獸並不了解,智友不知道也是正常。

「這便是那位紅衣女子交給我的東西,當時她並未說過為何要交給我這東西,在五千年之間,這片羽毛並未發生任何異狀,不過就在今夜童川兄弟你進入天姥嶺的那一刻,這五千年都未曾有絲毫變化的羽毛卻發出紅sè光暈,這也是在下找童川兄弟的第二個原因。」智友道。

「雖然不知道當年那位紅衣女子的用意,不過既然這羽毛髮生的變化,想必也是在提醒我找到新的主人了,說實話,這羽毛在這五千年之中曾多次救過我的xìng命,要讓我交出去還真捨不得,不過既然是這羽毛的意思,在下也不好違背。」

說完話,智友將朱雀羽遞出,見此童川能夠感覺到的智友的不舍,不過還是沒有嬌氣,這朱雀羽對他來說很重要,這是落雁大陸唯一的朱雀羽,若是錯失了這次機會,以後想要再次得到朱雀羽的可能為零。

在朱雀羽落入童川手中的瞬間便化為點點紅光消失,讓他為之一愣,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後輩上出現的炙熱感覺,讓他明白,朱雀羽並未消失,而是沒入他體內了。

「紅衣女子交給我的事情我已經完成,心中頓時輕鬆了許多啊!」智友嘆道。

童川連忙起身對著智友抱拳,道:「智友前輩的大恩,童川定然銘記在心中,小子這裡也沒有什麼異寶.......」

還不等童川說完,智友便罷手阻止,道:「童川兄弟客氣了,這本是我應該做的,我能夠在你身上感應到師尊的氣息,想必你已經和他接觸過了,既然師尊都沒有說什麼,在下又怎麼可能收你的東西?再說你還是地肺山的十當家,說起來我們還是一家人呢!」


既然智友不願,童川也不好強迫,畢竟他能夠拿得出手的東西也沒什麼,不過瞬間之後眉頭一挑,道:「不知智友前輩的師尊是....?」

其實在問這句話的時候,他心中已經有了判斷,只不過是想證實一下而已。

「道宗宗主是我師尊,幻彩峰峰主是我師兄。」智友道。

「什麼?」

童川與晏紫二人都起身,臉上全是震驚之sè,令他二人震驚的並非道宗宗主是他師尊,而是因為幻彩峰峰主是他師兄。

要知道,幻彩峰峰主乃是落煙大陸上的巔峰強者之一,傳說中已經有了九劫仙的實力,只要再進一步便飛升成仙,然而即便如此實力,也是道宗宗主的弟子。

智友見童川二人的樣子,輕笑搖頭,揮了揮手,示意二人坐下,道:「你們一定很震驚,作為大陸上的巔峰強者,居然是道宗宗主的弟子,也難怪,畢竟知道這件事的也不過極少數的人而已,連小魚都不知道。」

收起心中的震驚,同時疑惑也出現在童川心中,聽智友話中的意思,似乎小魚的身份也不簡單。

似乎知道童川心中的想法,智友搖頭道:「既然小魚沒有說,我也不好多說,以後你會知道的。」

從智友的這句話判定,小魚的身份定然不止地肺山五當家那麼簡單,不過既然智友不願多說,他也不好多問。

「好了,既然我與童川兄弟的事情已經完成了,那麼就說說和這位小友的事情吧!」智友望向晏紫,笑道。

聞言,晏紫神sè微變,道:「前輩和我有什麼事情?」

「小友乃是塔門弟子,還繼承了女神塔,也算和我有些淵源,你身為南域之人,想必是想回南域吧,我可以為你建立域門,送你會晏家。」智友道。

晏紫面露喜sè,原本認為這事會有一定麻煩,不想會在這裡遇到智友這等高手,一個存活了萬年的半妖,又是道宗宗主的弟子,手段自然不可想象,建立域門自然也不不在話下。

而且能夠看出晏紫的身份和繼承了塔門的傳承,可見實力的恐怖。

「那麼就多謝前輩了!」晏紫彎身行禮,恭敬道。

智友罷了罷手,道:「回去之後,替我向你師尊問好,若有時間的話來天姥嶺喝兩杯。」

「前輩認識師尊?」晏紫道。

智友點頭,道:「當年和你師尊也有一份交情,不過當我加入幻彩峰之後,便沒有見過面了,也不知這兩百年內他實力是否有所jīng進。」

「小女子一定將前輩的話帶到。」晏紫恭敬道。

在晏紫聲音落下之時,智友起身,雙手不斷交錯,一股奇異的波動擴散開來,在這股波動上,晏紫感覺到熟悉的氣息,當下面sè一喜,她見過族中前輩建立過域門,自然也有一定了解,此時見智友的動作和這波動的熟悉,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

「前輩的實力不敢想象,居然能夠建立域門直接通往我族中,這手段就連族中的長老也不曾具備。」晏紫道。

智友搖頭,道:「凡是實力達到了渡劫程度便能夠建立域門,而實力只要具備五劫仙的程度,便能夠準確的定位域門的另一端,在大陸上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人不在少數,算不上什麼大本事。」

看似謙虛,不過卻暴露了智友的實力,既然能夠準確定位域門另一端,那麼實力也必然在五劫仙以上,原本認為一位神虛左右實力的妖獸,卻不想實力已經到了五劫仙以上。

嗡嗡嗡!

嗡鳴聲響起,旋即一道空間大門出現,這便是域門,域門之中傳來的氣息的確是南域,從氣息上,晏紫知道定然是在族中,當下心中再次對智友的實力感嘆一番,不愧是道宗宗主的弟子。

既然域門已經建立,晏紫也不再逗留,對著智友微微欠身,而後帶有莫名意味的看了童川一眼,踏入域門之中,消失不見。 晏紫已經離開,童川心中升起特殊感覺,最後化為一聲低嘆,將此事拋在腦後,他和晏紫有著不同的路要走,自然也不可能長久待在一起。

轟隆隆!

當晏紫身影消失在域門之內的時候,域門發出轟隆隆的聲響,在童川注視的目光中消散,最後化為絲絲元氣。

「童川兄弟既然經過這裡,想必是前往黑海吧?」智友笑道。

童川點頭,他也沒有打算進入黑海,不過既然純陽如此建議,他也不會反駁,畢竟關於這黑海,他也十分好奇。

「黑海是西域最混亂的地方,在那裡,就算是一些一流勢力也不敢太過張揚,你若是到了黑海之後,一定要小心。」智友囑咐道。

「多謝前輩好意。」

關於黑海,童川也不是很了解,連智友這等高手都說黑海混亂,其中的危險程度可想而知。

「不知童川兄弟進入黑海之後有什麼打算?」智友問道。

童川搖頭,對於進入黑海之後,他也沒有任何打算,而在進入黑海之前,他的打算倒是有不少,首先要收購一些能夠幫助純陽恢復的天地異寶,有純陽在一旁指點,也能夠剩走許多彎路。

其二便是將實力提升到元道程度,這個要求對於現在的童他來說算不上有多困難,他本就具備了不惑大成的實力,也具備了自己的道,只要元氣足夠,隨時都能夠踏入元道。

「雖說我並不贊成你以現在的實力就去黑海,不過黑海的確是一個鍛煉的好地方,大陸上的不少天才都會去那裡歷練的,你的師尊羽晨子當初也是因為在黑海之中有一番經歷,這才名鎮大陸。」智友道。

童川點頭,關於羽晨子的事迹,他也聽說了一些,可惜師徒情誼不過才一兩年而已,想到這裡,他便想到東域的兩大雲門。

「既然你要前往黑海,我也不留你了,畢竟這天姥嶺全是妖獸,就算有我的壓制,他們對你們人類也沒有絲毫好感,需要我建立域門送你去黑海么?」智友道。

童川搖頭道:「多謝智友前輩了,我還有一些準備沒有做好,因此暫時還不著急去黑海。」

開玩笑,以不惑實力去黑海完全就是找死的行為,這種實力在黑海之中給人看門恐怕都不夠,童川自然不會愚蠢到立即就前往黑海,而且他還有很多沒有準備。

智友點頭,他也明白童川的想法,以童川目前的實力來看,最好還是等突破之後再入黑海。

「那晚輩告辭了!」

既然智友都說不留人了,童川自然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當下起身抱拳,離開山洞。

望著童川遠去的身影,智友輕笑道,回頭望向身後的女子,道:「你覺得這小子如何?」

聞言,女子沉思片刻,道:「對於人類我沒有任何好感,不過這小子在得到那片紅sè羽毛的時候,身上便發出一種威壓,而且這小子在飛行的時候,身上也會散發出這種威壓,僅僅不惑而已,卻有這種修為,在人類之中也實屬少見。」

智友搖頭,不做評價,半響之後才道:「他已經見過師尊了,既然師尊沒有抹除留在這小子身上的氣息,想必這老人家想讓我們適當幫助一下吧,去黑海么?似乎三師弟在黑海吧!這下有意思了!」

童川不知道智友和女子的對話,此時的他已經知道這裡是什麼地界,當下也不再估計,施展四象之力,背後出現火紅雙翼,向西方疾馳而去。

不過此時的雙翼卻發生很大的變化,其上如同有火焰燃燒一般,即便是相隔甚遠也能夠清晰的看見,速度也更快,雙翼一震,童川便出現在百丈之外,比起白rì的速度快了數倍有餘。

「沒有想到幻彩峰一百零八山之中還有妖獸掌管。」

對於這事,童川也沒有想到過,畢竟在阿浩給他的地圖上,僅僅標註了靠近地肺山的幾山而已,以阿浩的身份與實力還沒資格了解到這些。

至於對於智友的師尊,也就是道宗宗主的身份,他並未開口詢問,原因很簡單,智友定然不會說的,而且在童川所遇之人之中,他也不敢確定誰是道宗宗主。

「剛才那小妖不簡單。」就在此時,童川腦海中響起純陽的聲音。

聽聞這聲音,童川面sè一喜,從聲音中,他能夠判定純陽已經恢復了一些。

「那智友前輩乃是存活了一萬年的大妖,又是道宗宗主的弟子,更是藥材修鍊成妖,自然不凡之處。」童川道。

「主人你是不知道他本身的特殊之處,蛇仙草雖然在仙界也有不少,但是能夠修鍊成妖的卻少之又少,至少我沒有聽說過,而且這小妖明明已經有了飛升成仙的實力,卻並不這樣做,怪異怪異!」純陽道。

這一次,童川真的被震撼到了,雖然知道智友實力的不簡單,雖然表面上感應不過神虛實力而已,但是能夠建立直接通往南域晏家的域門,也說明實力的強悍,但是他還是沒有想到居然強悍到如此程度。

渡劫乃是大陸上的巔峰強者,而劫仙乃是因為飛升渡劫失敗而存活的高手,這類高手距離仙人更加接近,實力也比渡劫更強大,但是再強大的劫仙,也不過是凡人而已,與仙人還有無法逾越的鴻溝。

這還是童川第一次見到如此強大的高手,竟然具備了飛升成仙的實力,若不是純陽親口證實,他怎麼也不會相信。


「弟子就有這樣的實力了,那麼師尊會強悍到什麼程度?」

到了這個時候,童川忍不住對道宗宗主的實力產生了懷疑,恐怕已經具備了與仙人相抗的實力吧!

「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有這樣的實力......唉!」

童川忍不住感嘆,仙人啊,那是任何修仙者都嚮往的存在,具有通天手段。

「主人你早晚會成為仙人的,前提是在這人界之中好好活下去,雖然在某些時候我也能出手幫助你,但是我出手的次數也不能太多,隨著我蘇醒的時間越長,我的力量也會逐漸恢復,以你的身體根本以後也將無法承受,在這蘇醒這段時間之中,雖然見到了幾個小天才具有飛升成仙的資質,但是主人你的優勢比他們好到哪裡去了。」純陽道。

聞言,童川神sè微凝,純陽蘇醒並沒有太長時間,見過的人也並不多,但是說見到了幾個具有飛升成仙資質的小天才,讓他忍不住猜想是哪幾人。

與童川心神相連的純陽自然知道他在想什麼,道:「那小魚和才和你分開的晏紫,這兩個丫頭都具備飛仙資質,晏紫這丫頭你也看見了,得到了仙界的某人傳承,又修鍊仙界流傳下來的功法,不出意外的話,只需要數百年的時間便能夠飛升成仙,雖然這丫頭身上有人施展了手段幫其掩蓋,不過還是無法逃過我的眼睛。」

純陽頓了頓,繼續道:「至於那位小魚,我有些看不透,畢竟我現在才蘇醒不久,恢復的力量太少,不過下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能夠看得出來了,這丫頭身上的封印應該是一位高手設下,實力應該是九劫仙,不然也無法讓我看不透。」

晏紫的不凡童川已經知道,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小魚還有如此不凡之處,身後居然還有一位九劫仙,那可是最為接近仙人的高手啊,說不定那一天便飛升成仙。

不過想想后也釋然,小魚才不過二十幾歲而已,卻已經有了神魔大成的實力,如此天賦就算在整個大陸上,恐怕也排得上名次,如此天賦具有飛升資質也並不奇怪。 夢如雲要走,一步一回頭,蕭凡想要留她,卻不知如何出言相留。神琴送佳人,本來應該是一件美事,然而蕭凡卻是不能送,因爲這是他與兮若之間的信物,不求同生,只求共死的誓言,至今爲止,蕭凡都無法忘懷,那是一段難捨難分的情。

明月高懸,蕭凡靜靜的矗立在碧水湖旁,不知在想些什麼,夢如雲早已消失在天邊,他並沒有在想她,而是在想如何正確的走自己這條忘情心境的路。

緩緩伸出右手,月光下,三團陰陽雙色糾纏在一起的絲線跳躍着,這是蕭凡與艾妮絲,茉雅,兮若之間的情絲糾結,至於夢如雲的那一縷情絲,蕭凡並沒有斬斷,而是選擇了淡漠不理。

“忘情便是逍遙,逍遙即是忘情?所謂逍遙,便要站在天地之巔,而現在的我明顯不可能,忘情即是逍遙,也是一句空話。”想到這裏,蕭凡悠悠一嘆,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有一段記憶湮滅在心中,天武學院中,有着他與小卓,南風,斬天等人的友情,以及情竇初開與兮若之間的愛情,但是在心境沉寂到忘情的時候,蕭凡將這段記憶掐滅了。

輾轉反側,又回滄海,蕭凡踏水而行,卻並非是回六道蒼穹,而是要去西方大陸。雖然在西方大陸並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的過去,但是蕭凡還是想要去逛逛,不管是西方還是東方,生靈都是生靈,天下本是一家。

夜色下的滄海很是平靜,偶爾幾經波濤,也無法撥動蕭凡的心絃,似乎此時的他宛若一具漫步在滄海中的行屍,他在思索,從離開天武學院之後,便一直永無止境的思索着。

“恩?蕭凡你果真獨自一人出來了。”突兀之間,空間顫動,以紫影仙君爲首的十二金仙出現在他的面前,似乎他們剛剛得到蕭凡入世的消息。

“呵呵,天下修者盡道門,我蕭凡入世已經數天,你道門如今纔得到消息嗎?”停止了思索,蕭凡擡起頭來,笑容中帶上了一抹冷淡。

“你蕭凡實力並未大成,冒然出來,難道就不怕過早隕落?本仙君只是確定了消息屬實之後纔來的。”紫影仙君似乎這次吃定了蕭凡,金色的封神榜浮現在頭頂,準備動手了。

“你們十二金仙圍殺我蕭凡,也不是第一次了,難道你就這麼有把握能夠抹殺掉我?”六道天輪顯現在腦後,蕭凡凌空而立,神兵斬空顯現與手。


“我們的境界要比你高了不止一個檔次,之所以一直難以殺死你,不過只是因爲天地規則的束縛而已,這一次道尊傳下神諭,卻是能夠憑藉封神榜在一炷香內避開天地法則,一炷香的時間,足夠解決你了!”紫影仙君面色陰沉的開口說道,同時拋出封神榜,剎那間將方圓千里的空間與外界的天地隔絕開來!

“中千世界!?”蕭凡的眉頭糾結的緊緊皺起,封神榜乃是道祖至寶,只要能夠掌控操控法印,便能夠憑藉它施展出意想不到的絕世神通,但是卻想不到居然能夠演化出一片超脫於小千世界的中千世界!

如果說,洪荒是一片大千世界,那麼三天二祖一魔的另外六荒,都是中千世界,封神榜所演化出的並非真正的中千世界,規模上等同於小千,但是在空間中所蘊含的真意上,卻有着中千的意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