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在心裏思量了一會兒,然後直接開口問道:“你是龍陽陵?之前外面的怪物,真的只是你的分身?”

白氣所化的年人聽此,微微一笑道:“你說的不錯,那的確是我的分身。只不過,分身已有神智,並心生惡念。與我本人而言,還是有着不小的差別的。”

童言不屑一笑道:“差別?你自己塑造的分身,還有什麼差別可言?善惡,還不都是你的原因。說吧,你讓我們進來所爲何事?總不會是想替你的分身報仇雪恨吧?”

“報仇雪恨?看樣子你已經將我的分身除掉了,那我真的應該謝謝你。如若不然,那分身在外濫殺無辜,說不定又要有多少人爲此喪命呢。”

童言冷哼一聲道:“龍陽陵,事到如今,不要再把自己說成大善人了。你這煉妖洞天的河躺着數百具屍體,你總不會告訴我,都是你的分身殺害的吧?”

白氣所化的年人聽此,輕嘆一聲道:“那些人確實爲我所害,只是那時的我已經心生魔邪惡念,早已身不由己了。而也正是因爲我鑄下大錯,我纔會專門留有一絲殘魄在這裏,用來彌補我所犯之罪!”

“彌補?人都死了,你還如何彌補?”

年人遲疑了一會兒,接着略顯神祕的道:“如果我告訴你,我能讓他們起死回生,你信嗎?”

起死回生? 狐狸老公請淡定 這龍陽陵難道真的能夠做到? 童言經歷過起死回生,所以他相信有起死回生的存在。 但問題是,讓別人起死回生和自己起死回生,這完全是兩個概念。

世的神醫無數,但又有幾個神醫可以左右別人的生死呢?也許一個都沒有。再者說,那些屍體在河泡了那麼久,還被他砍掉了腦袋。如果這樣都能起死回生,那這龍陽陵真的神仙還神了。

想到這裏,他立刻開口說道:“龍陽陵,我知道你精通煉妖之術,也在這面頗有造詣。但讓人起死回生,你覺得現實嗎?你知道那些屍體現在是什麼樣子嗎?他們絕大部分都已經身首異處了,你告訴我,你還怎麼讓他們起死回生?”

白氣所化的年人聽此,微微一笑道:“不管他們變成什麼樣子,只要沒有離開這裏,他們能起死回生。實不相瞞,他們早已與我這煉妖洞天融爲一體了。如果你相信我,那他們一定可以活過來。”

童言雖然還是有些不信,可嘴卻道:“好,我相信你。那你來告訴我,你要怎麼做才能讓他們復活?”

年人搖頭笑道:“你說錯了,不是我怎麼做,而是你怎麼做。我現在只是一縷殘魄,不要多久要消散了,我還能做什麼呢?不過你放心,我會告訴你怎麼做,只要你配合,只要你想救他們,你一定可以做到。”

搞了半天是把這救人的事情推到了童言的身,童言對此也真是夠無語的。但一想到能夠救人,他自己受點兒累,倒也不算什麼。

“可以,我可以幫你。現在你可以告訴我,到底該怎麼做了吧?”

年人伸手指向石棺當,然後說道:“答案在這棺材裏,你自己去看看吧!”

童言微微皺了皺眉頭,雖擔心這龍陽陵是否有詐,但還是一步一步的走向棺材,並試着向裏面看了看。可因爲距離稍遠的緣故,他第一眼並沒有看到什麼。無奈之下,他只能繼續向前。

這麼一前,那跪在地的血晶獸竟也跟着站了起來,看樣子是想和他一起看這棺材裏到底有什麼。

只等童言走到石棺的邊,才終於將這棺材內部看了個清清楚楚。

棺材內並沒有危險,裏面只是放了一個盒子。

盒子是純黑色的,但不像是石頭或者精鐵材質,應該是木頭,至於是什麼木頭,那不得而知了。盒子面刻着如同波浪一般的花紋,看去還是很漂亮的,只是不知道這盒子裏裝着的究竟是什麼。

童言想到了煉妖祕籍,說不定那煉妖祕籍在這盒。

“取出來吧,它現在是你的了。”

聽年人這麼一說,童言不再猶豫,立刻單手一抓,使出了隔空取物的本領。以他現在的修爲,隔空取物並非難事,況且這盒子不大,應該不重。

這麼一抓之後,棺材內的盒子隨即緩緩的動了起來,並在他加大力量之後,慢慢地飄起,直到飄出棺材,最後落入了他的手。

盒子的確不重,連十斤都沒有,看樣子裏面裝着煉妖祕籍的可能性極大。

“你一定很想知道里面是什麼吧?那打開看看吧!”

童言聽此,冷笑一聲道:“你如此迫不及待的想把它送給我,裏面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年人聞此,立刻回答道:“以你的修爲,算裏面有問題,應該也傷不到你吧?放心吧,我若是想要害你,根本不用等到現在,你說對嗎?”

童言點了點頭,不再多言,用另一隻手抓住盒蓋,猛地向一開。

聽到“咔”的一聲響,盒蓋隨之開啓。但是他向裏面這麼一看,卻不由得露出了疑惑之色。

盒子裏面到底裝着什麼呢?

裝着的並非所謂的煉妖祕籍,竟然是一把鑰匙,一把金色的鑰匙。

看到這裏,他立刻開口問道:“你給我鑰匙做什麼?難道你把東西藏在了別處?”

年人點頭笑道:“不錯,我確實沒有把東西放在這兒。原因很簡單,在我無法確定有緣人是善是惡之前,我是不會把自己一生珍藏之物全部相贈的。若只是得到鑰匙,不知那寶物藏身之處,也是無法得到我的寶貝的。我想你應該能夠理解我爲何這麼做,我想造福世人,而不是助紂爲虐,這是我的初衷。”

童言聽此,冷笑一聲道:“你一個雙手沾滿鮮血,殺人無數的惡賊,竟還要考驗別人是善是惡。真是可笑!那我倒要問問,你覺得我是善是惡?”

年人沒有反駁,也沒有動怒,而是如實說道:“我覺得你是好人,如若不然,我也不會甘心把鑰匙交給你了。現在鑰匙你已經得到,該是時候去尋找我的寶物了。”

童言聽此,直截了當的問道:“寶物在哪兒?”

“在河底,在橋下的河底。只要你細心一點兒,一定可以找到。”

不得不承認,這龍陽陵真會挑地方。誰會想到他龍陽陵的寶貝會藏在河底呢? 史上第一丈母娘 如若不是他親口告知,只怕是把這煉妖洞天翻個底朝天,恐怕也找不到吧?

不過現在一想這裝着鑰匙的盒子,倒也是一種暗示,盒子刻着的是波浪,所指的不是水嗎?

得知寶物所在之處,童言似乎也沒必要待在這裏了。也許那所謂的讓人起死回生之法,在那寶藏之。

“你確定沒有騙我,對嗎?你真的可以讓人起死回生,對嗎?”

年人點頭應道:“我之前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你現在可以去尋寶了。希望你在得到我的寶物之後,能夠造福世人。我得走了,我該做的已經做了,希望以此可以減輕我的罪孽吧!”

看着他的身體慢慢消散,童言沒有再說什麼。

在沒有真的讓那些死去的人起死回生之前,童言當然不會原諒這個罪孽深重的煉妖大師。

沒再過多停留,童言手握鑰匙離開了此地,並直向着那條滿是死屍的小河奔去。

龍陽陵一生的寶物真的藏於河嗎?那裏面真的有讓人起死回生的辦法嗎?

童言心仍舊滿是疑惑,答案很快可以揭曉了。

但令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在那所謂的寶藏之,他竟然發現了昔日的魔宗至寶!

不是別物,正是那大名鼎鼎的幽冥鬼符! 童言動作很快,不要幾分鐘帶着虯龍和血晶獸來到了河邊。

河的橋雖早在之前已經坍塌,但是仍舊可以看出橋原來所在的位置。龍陽陵的殘魄特意提到,寶物藏於橋下的河底。按照這條線索,只需要下河仔細尋找,自然可以找到那寶物的所在。

滿是死屍的河水,肯定沒人願意下去,可爲了寶物,爲了讓這些人可以死而復生,童言也顧不了那麼許多。

虯龍看了看河水,開口向童言說道:“恩公,要不我替你下去吧。我是水龍,肯定你更識水性。”

童言聽此,微微笑道:“也好,那辛苦你把這座坍塌在河裏的橋移開吧。我要找的東西,應該被這座橋的橋身壓住了。”

虯龍之前沒有陪童言一起下暗室,總覺得心裏有些過意不去,現在能夠爲童言做點兒事情,他當然求之不得。

“恩公,交給我吧。我這去清理!”說着,他向河一躍,立刻變回本體,“撲通”一聲落入了水。

童言倒也樂得省力,只是靜靜地看着虯龍用他那巨大的龍身在河翻江倒海。

虯龍的力道真是不小,十分鐘不要竟然將坍塌的橋樑清理出了河道。

他並沒有化爲人形,而是從河伸出腦袋,向童言開口說道:“恩公,你看這樣行嗎?還需要我做什麼嗎?”

童言滿意一笑道:“你做的已經很好了,剩下的交給我來處理吧!”

話聲剛落,他縱身一跳,也跳入了水。

現在只要在這橋樑之前壓住的地方仔細尋找,相信很快能找到龍陽陵所說的“寶藏”了。

童言找的十分仔細,足足用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這才終於有了發現。

在河底,他找到了一扇帶有金色拉環的石門。石門是向的,面刻着惡鬼的頭像以及怪的花紋。

可讓童言有些意外的是,在這門他竟然沒有找到鑰匙孔。難道要先將這石門打開,才能看到插入鑰匙的地方?

不再遲疑,他伸手抓住拉環,要發力。

但在這時,他的手竟傳來了一股極其強大的電流,如不是他鬆手足夠及時,只怕是這一隻右手都要被電流燒成灰炭了。

不僅如此,電流溢出之後,沿着這不甚乾淨的河水,立刻向四周蔓延開來。

童言哪裏還敢留在河內,向一躥,直接跳出了河水。

只是出水之後的他實在有些狼狽,全身溼漉漉的不說,還忍不住的哆嗦。

虯龍一看,立刻關切的問道:“恩公,你這是怎麼了?這水裏有什麼不對嗎?”

童言平復了一下,這纔開口答道:“河下有電,真是夠陰的。”

“有電?我剛纔沒有察覺啊?要不我再下去試試?”

童言聽此,想了想道:“也好,那你替我下去再試試吧。你到河水之,會發現一扇向開啓的石門,幫我把石門打開可以了。”

虯龍點了點頭,一個猛子扎入了河水之。

童言看着他入水,心暗忖道:“這該不會是那龍陽陵故意坑我的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實在太不小心了。”

不過等虯龍入水之後,卻沒有像他那樣遭到電擊。直到虯龍將那扇石門拉開,也仍舊安然無恙。

看着虯龍從水鑽出腦袋,童言苦笑不已。感情那石門的機關是一次性的,誰第一個觸動,誰會倒黴。他已經將面的電量耗盡,虯龍再去,自然不會有任何問題。

這也不能說是龍陽陵坑他,要怪只能怪他自己提前沒有想到這一點。

“恩公,石門我已經打開了。你下來看看吧!”

童言聞此,立刻奮身一躍。直到他親眼看到那扇開啓的石門,也沒再遭到電擊。

果不其然,在這石門之後,他終於發現了可以插入鑰匙的鑰匙孔。而這鑰匙孔所處的位置,正是一個鐵箱子的頂部。

他試着去挪動這鐵箱子,想將它抱出來,到外面開啓。可這箱子的重量卻大大出乎了他的預料,以他現在的修爲,這區區一個箱子還搬不動嗎?但事實卻是,他連讓這箱子動一動都難以辦到。不用想,這應該是龍陽陵爲了防止別人帶走箱子,所做的另一個機關。

不過也無所謂了,他反正有鑰匙,索性在這河裏將箱子打開吧。

從口袋裏取出鑰匙,他稍稍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把鑰匙插入了鑰匙孔內,然後微微一轉。

因爲在水下,開鎖的聲音並不大,但是他卻感受到一股向外的推力從這鑰匙孔內傳來。

遭到了剛纔的電擊,他這次當然不會魯莽行事。身體向一旁微微一側,他這纔將鑰匙轉到底。

而在這時,聽到“呼”的一聲響,接着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鑰匙確實開始了鐵箱,可鐵箱的箱蓋並沒有直接打開,而是如同觸動了扳機一般,這鐵箱子竟猛地向衝了出去。

童言一看,立刻動身要去追。

可與此同時,鐵箱子剛纔所處的地方,竟然出現了一股極強的吸力,喝水在這吸力的作用下,很快產生了漩渦。

童言在這漩渦之,想要脫身自然沒有那麼輕鬆。

好在此刻虯龍及時施以援手,用龍爪抓住他的身體,這麼硬生生的將他提了出去。

鐵箱躥出的速度很快,等童言和虯龍衝出水面之時,鐵箱已經飛到了半空。

童言見此,趕忙向虯龍說道:“虯龍,把那鐵箱取下來。”

虯龍聽此,龍身一卷一伸,立刻快速向那鐵箱飛去。

鐵箱應該是因爲彈射之力纔會飛向空,而彈射的力量耗盡,它自然也向下墜落了。

虯龍帶着童言迎頭追,很快將緩緩下降的鐵箱接住。

而脫離了喝水的鐵箱,似乎也沒有那麼重了。

童言雙手抱着鐵箱,這才低頭看向下面的小河。

這麼一會兒工夫,水面已經下降到不足二十釐米了。

水都流哪兒去了呢? 絕處逢愛 正是鐵箱之前所在的位置。童言在河之所以無法搬動鐵箱,是因爲鐵箱的下面是個黑洞。黑洞內部應該是真空的,如此一來,鐵箱成了瓶蓋一樣的東西。再加河水的壓力作用,這才造成了鐵箱重有千金,無法挪動的假象。而那鑰匙,像是開瓶器一般,正好觸動機關,將這鐵箱彈出。

鐵箱一離開河下的黑洞,那一河的河水自然向黑洞之流入,也出現了漩渦,直到現在河水頻臨乾涸的情況。

不管怎麼說,鐵箱已經得到了。而龍陽陵所說的寶貝,應該在這鐵箱之。

可當童言滿心期待的想要開啓鐵箱之際,好端端的一個煉妖洞天竟然……竟然崩潰了!而這個破開點,是那個河的黑洞! 看着地面以那黑洞爲心,向四處快速坍塌和裂開,童言的眉頭立刻深深的皺了起來。

虯龍見此,滿是不解,立刻開口問道:“恩公,這是怎麼了?你在河裏都做了什麼?”

童言聽此,有些無語的道:“我能做什麼?還不是按照那龍陽陵的交代,到這河底取箱子了嗎。不管那麼多了,此地怕是不能待了。還是先離開再說吧!”

他話是這樣說,可是一想到龍陽陵之前所說的話,他又有些猶豫起來。

龍陽陵的殘魄說過,說有辦法讓這些死人死而復生。現在若是一走了之,那這些人真的沒辦法復活了。

可是一看地面快速崩潰,童言一時間竟有些左右爲難起來。

但在這時,一直站在河邊的血晶獸卻突然化爲本體,飛到了他和虯龍的身前。

未等童言開口,這血晶獸搶先說道:“仙,煉妖洞天已滅,咱們還是快點兒走吧!”

童言聽此,當即質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這煉妖洞天怎麼好端端的要破滅了呢?”

血晶獸輕嘆一聲道:“一切都跟你手的箱子有關,這箱子內的東西的確是我家主人生前的寶物,但是這箱子同時也是維持這煉妖洞天的關鍵所在。現在你已經取出了箱子,失去了箱子的封鎮,煉妖洞天也很快要崩潰,直到化爲虛無。咱們現在若是還不走,晚了真的走不了了。等煉妖洞天一滅,咱們都得陪葬!”

聽血晶獸這麼一說,童言忽然明白了一切。什麼讓人死而復生,什麼造福世人,現在看來都是假的。

說到底,這龍陽陵是想毀掉這個煉妖洞天,進而讓人再也無法踏足此地,再也發現不了他殘害無辜百姓的證據。

鬧了半天,童言還是被耍了,保不齊這鐵箱之也沒有什麼所謂的寶物。

“血晶獸,這箱子裏還會有寶物嗎?那龍陽陵從一開始騙了我,對嗎?”

血晶獸聽此,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箱子裏有什麼,你回頭可以打開看看。但是現在,我們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是在這煉藥洞天還沒有完全崩潰之前,離開這裏。仙,不要再耽擱了。如果晚了,咱們可真的走不了了。”

童言也知道,現在再追究什麼,也都無濟於事了。當務之急,還是保命要緊。龍陽陵畢竟已經飛昇天界了,在這裏什麼都做不了,倒不如離開爲妙。

想到這裏,他立刻說道:“好,那我們這離開這裏。虯龍,去和我兄長會合。咱們出去再說!”

虯龍聽此,趕忙帶着他,和血晶獸一道,快速飛向了青冥和南宮雲所在的位置。

而此刻的南宮雲和青冥,也在忙碌之後,順利的開啓了離開的傳動門。

只等大家聚於一處,打算離開此地之時,好好的一個煉妖洞天已經徹底崩潰,再也沒有了原來的優美景色,再也不像是傳說的神仙洞府。

衆人心雖然有些唏噓,可這一次煉妖洞天之行,還是此畫了句號。

下一刻,衆人已經來到了銅門前。

只要把這銅門打開,可以徹底的脫離龍陽陵的洞府了。

南宮雲能進來,自然也能出去。他在來這裏之前,明顯是做了不少功課的。

他看了看童言,又看了看他懷抱的箱子,接着說道:“看樣子你已經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了,那我們這離開吧。稍等一會兒,我這開啓銅門!”說着,他立刻走向銅門,然後開始嘗試着打開銅門。

童言也沒什麼可以幫他的,索性開始研究起這個鐵箱來。

在暗室得到的鑰匙,此刻還插在鐵箱的鑰匙孔內。童言試着將鐵箱打開,可是並沒有陳功。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靈光一現,竟想着將這鑰匙反轉。

而他這一反轉,喜人的事情也隨之發生了。

聽到“咔嚓”一聲響,鐵箱的蓋子如同被彈開的一般,直接開啓了。

現在可以看看,這鐵箱裏到底有什麼了。

凝神細瞧,鐵箱內竟然有一封信,而除了這封信之外,還有一個小盒子。

童言沒有直接打開書信,而是先將那小盒子打開。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在這小盒子裏,他竟然看到了一塊銅製的令符。

令符通體漆黑,通過重量,可以斷定是銅。在令符的正面刻着一張惡鬼的臉,看去有些嚇人。不過當他將令符反轉之後,兩個大字隨之進入了他的視線之。

不是旁字,正是“幽冥”二字!

看着這令符,童言第一時間想到了他的幽冥獸符。在口袋裏這麼一摸索,他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幽冥獸符。

把兩塊令符放在一起這麼一較,他先是一驚,隨即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幽冥鬼符?這一定是幽冥鬼符!真沒想到,幽冥雙寶今日竟能全部落入我手。有這兩件寶物在,我豈不是可以調動幽冥鬼軍和幽冥鬼獸?到那時,鯤鵬又有何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