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了笑,林傑轉身向艙房下走去。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有些無奈。


…..

…….

睡夢中,林傑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推他,醒來一看,發現是李大壯再拍他。

見到林傑醒來後,李大壯頓時道:“傑哥,前面出現了一個島,很大很大的樣子,三爺讓我下來叫你。”

聞言,還有些朦朧的林傑頓時睡意全無,直接跳下船,走到了船邊,看到了遠處那隱隱可見的一片島嶼。

“嗯,沒錯的,就是那裏。”

不等林傑問,小小直接淡淡的道。

聽了,林傑纔算是送了口氣,這幾天下來他也實在是擔心再有海盜什麼的,畢竟這裏是公海,不能鬆懈了。

通知了三人,林傑帶好了東西,船速很快,不一會兒, 愛上漂亮女總裁

那裏停靠着大大小小船隻,幾乎佔便了整個的碼頭,着實讓林傑一驚。

還好那裏的地方還是不小,找了半天,林傑將漁船停在了南邊,下了船。

“嘖嘖嘖,不愧是海島,咱們的南海就是比不上啊。”

看着四周繁榮的建築,何老三一副土包子進城的表情,咋舌道。

“德行,一會兒還有讓你吃驚的呢,”

淡淡笑了笑,林傑帶着三人走下碼頭。

頓時,有幾個類似海關人員的雄壯黑人站起來,緩慢的走過前面,面色不善的問他們:

“嘿,你們是從那裏來的。”

林傑回答了,聽到華夏兩個字,黑人眼中微微浮現出一絲忌憚,隨即在臉上擠出了點笑容:“羅拉多海島歡迎你們,前面是酒店,釣魚請等釣魚時間點才能進入海域,還望諒解。”

“沒什麼,多謝。”

林傑用一口流利的英語回答着,這對於高材生的他實在是簡單。

又在黑人的帶領下籤了東西,林傑帶着三人向酒店走去、

“你們要小心點,沒什麼事不要外出,這裏是世界各國的交際處,在國際上是允許任何人攜帶槍械,亂的很。”

一邊走着,林傑淡淡的叮囑着三人。

“那,傑哥,他們會和我們友好相處嗎?”.

李大壯疑惑道。

林傑微微一笑:“那也要看是什麼人,我們來這裏的目的只是釣魚,就在三天,三天後我們返航,有什麼意見沒有。”

三人齊刷刷搖搖頭。

可惜這裏流通的只是美金,兌換好錢以後,林傑帶着三人住進一家酒店。

這裏面的規定是下午五點纔是第二批釣魚客的時間,現在距離下午五點還有三個小時,也只能等一會兒了。

整個海島並不是很打,所以這種措施還是有必要的。

擔心安全問題,林傑直接開了一個特大間,雖然牀很多,還是讓馮秀秀臉紅不已。

和三個大男人擠在一間房裏,也難怪這個韻味猶存的寡婦想多了。

一切都準備好了,剩下的,就是等海域的開放了。

“走吧,嚐嚐這裏的野味。”

收拾好之後,林傑笑道。

“傑哥,我們真的要出去?”

何老三臉色有些古怪。

他是從小到大都地地道道的南海人,這輩子纔是第一次出國,算上上次匪徒那次,這輩子他還是第二次和外國人打交道。

怕什麼,走了。

林傑頓時啞然失笑,這老小子,真是出了名的慫人。

見此,何老三也只能訕訕一笑,跟着林傑出了酒店。

後面李大壯則緊緊地跟着馮秀秀,生怕後者有什麼閃失一樣。

兩人都驚愕的看着來來往往的老外,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似得。

只能說,他們這些貧窮的小百姓,在遇到林傑之前別說是出國了,哪怕是溫飽都是問題。

所以,船上每個人都是盡功值守,都知道,林傑是在幫助他們,別說是四十萬,那些大型的豪華遊輪上的漁夫一年都不知道有沒有四十萬。

很快,在林傑的帶領下,四人來到了一家露天的燒烤店。

老闆娘是個金髮碧眼的四十多歲女人,皮膚很白,看得出年輕時候也很迷人,見到四人走來時頓時熱情得出門迎接着。

簡單的要了些羊肉串,還有些生啤,馮秀秀要了點面。

“傑哥,你說這些老外是不是都閒的沒事幹纔來釣魚啊。”

幾杯酒下肚,何老三的話也多了起來。

“也不全是,應該說,向我們這種拿釣魚來掙錢的,纔是第一個,”

林傑笑了笑,的確,人家釣魚都是娛樂娛樂,或者是逗妹子開心,完全是有錢人的生活。

吃喝了一會兒,林傑感覺到也差不多了,招呼三人正要上船時,這時,旁邊突然傳來幾聲怒吼:

“法克!你在做什麼,這個女人是老子先看到的’!”


頓時,幾十道視線圍了上去。

林傑扭過頭,發現是兩個紋身的外國人,一個白種人,一個黑鬼,正不知道因爲什麼廝打在一起,而地上正躺着那個愛笑的老闆娘。

林傑頓時明白了。卻也是冷笑一下。

這幫外國豬,他都懶得理睬。

“傑,傑哥,他們在幹什麼。”

這時,何老三縮着脖子,有些害怕的道、

“是啊,會,會不會波及到咱門、”

馮秀秀也抓緊了李大壯,也有些驚慌。

林傑無奈這幾個隊友的的膽量,也沒說什麼。

終於,似乎還是黑鬼體格更勝一籌,一拳打在了白種人的臉上,後者頓時撞到了一幫啤酒瓶,爬不起來、

林傑正看着那女人,女人突然擡起頭,就着淚的臉直直的看着他,開始對他叫着救命。

她明白自己的下場,可是在這個黑暗的海島,這時候,她也只能無助的, 重生九零學霸辣妻


而那個黑鬼還在毆打着那個白種人,受着四周陣陣喝彩,醜陋的臉上滿是激動。

心中嘆了口氣,林傑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對着三人淡淡的道:“在這裏等着我。”

“你,你要幹什麼去。”

何老三一怔。

不顧他們疑惑的眼神,林傑淡淡的,在老闆娘驚喜的注視下,向她走去。 走上前,林傑面無表情的將女人扶起來,做到一邊的椅子上。

“謝謝,謝謝。”

女人白淨的臉上滿是感激,藍色的大眼睛裏面噙滿了沒淚水。

“不用謝,今天就別做生意了。”

林傑微微一笑,從懷中拿出一千美金,放在了女人的手中。

頓時,女人直接呆了。

別說是一千了,她這麼小的燒烤攤,每天掙上一百美金都要謝天謝地了,現在面前整整一千的天價,不僅是她,就連一邊的十幾雙眼睛都瞬間變的熾熱起來。

“好了,快回去吧,今天不用做了。”

說着,林傑隨手將那張正常營業的牌子取了下來。

但是,眼中隱隱在等待着什麼。

果然,這時候,一道陰沉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

“混蛋!你是什麼人,怎麼敢打亂我的事情。”

我的美女董事長 ,林傑一震,就在女人驚恐的目光中,緩緩轉過身去。

黑人頓時一驚,原本暴怒的臉色更加的陰森一來:

“原來是個小屁孩,怎麼有膽在這裏玩女人,趕快回家找媽媽吧。”

“哈哈。”

頓時,四周響起一片嘲笑聲。

外國人性格很開放,所以也導致他們最愛看的就是熱鬧,現在四周已經站滿了一大圈的吃瓜羣衆,都在興致勃勃的看着他們。

“喂,小子,你你是再不走,我可要替你媽媽狠狠揍你一頓。”

黑鬼惡狠狠的道,那強壯的身軀在林傑單薄的身影下是那麼具有威懾力。

恐怕這裏若是外人的話,早就嚇得夾着尾巴灰溜溜的跑了。

“哦,那要是我贏了的話,怎麼辦呢。”

林傑站在原地,冷笑着。

聞言,似乎聽到了什麼最好笑的笑話,黑鬼頓時仰天大笑,隨即猙獰的道:“喂,外來人,你是真的想被我揍一頓麼,很好,那就如你所願!”

“哼哼,你有資格麼。”

林傑同樣冷笑一下。

頓時,黑鬼怒了:“混蛋,今天我要打死你!”


二話不說,他直接一拳向林傑衝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