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今天我親老弟,大婚完事。也是忙了幾天。

可是,老南依舊保持沒斷更。 魔帝纏身:神醫九小姐 ,我奉獻的就是兩更。大家應該有數。

南啓不敢有什麼保證。八天的萬字更新,老南都能奉上。相信我老南,後面應該會有爆發。

這兩天太累,今天下午完事,我早早睡覺。估摸着,能睡到明天早上了。

明天,老南開始努力存稿。

碼字。

後面,適當的開始爆發。

恢復正常更新。

對不住兄弟們了。 “正好!”看着趙昌使用三針聚頂,周陽全身血液不斷沸騰,眸子之中一陣熾熱之色,“正好剛剛提升了境界,倒要試試,是你強,還是我強!”

“再者說,這三針聚頂是有時間限制的!只要自己挺得過這個時間,那麼趙昌必死無疑!除非,趙昌放棄考覈!”

“放棄考覈?!我讓你門都沒有!”

周陽陰冷的看着趙昌,他能感覺得到,此時的趙昌因爲三針聚頂的原因,實力不斷的提升!最爲矚目的就是,趙昌身體周圍不斷的凝聚着濃厚的青色魔法元素!

隨着趙昌的實力不斷提升,百米之外的周陽都能感覺到,此時這一片地方,狂風大作!

兩個呼吸之後,周陽再次聽到趙昌那慵懶且帶着興奮的傳音。


“好強大的力量,這久違的力量如此讓人着迷!周陽,我說過了,今天,你唯有死路一條!”


“給我死!”

一瞬間,趙昌整個人被青色魔法元素形成的蛋殼一樣的氣罩所包裹,呼嘯的朝着周陽急速射來,空氣之中帶着呼呼之聲,低沉之下,夾雜着一絲音爆!

就在趙昌疾奔周陽而來之時,他周身的十多個鋒芒也是寒光流轉,好似形成一種有力的防護,把趙昌包裹的就好似一個絞肉機,彷彿靠近之人必然是被絞成肉醬一般的下場!

恐怖之極!

看着趙昌襲來,周陽哪敢停留,他知道,自己此時絕對不能和趙昌硬抗!唯有拖延時間,等待趙昌的三針聚頂時間一過,那時,趙昌自然是任自己宰殺!情急之下,周陽頓時在自己的胸口之上連拍兩下,右腳也是猛然跺地,身子被影身帶着向後躍去。

“想逃?! 撩夫成癮:總裁束手就寢 !”

看着周陽向後躍去,趙昌冷冷的戲謔傳音說道。可身影的速度更快,快的匪夷所思,不可置信!

就在周陽落下數百米之遠距離之後,身體之上的兩層固若金湯也是驟然成型,寒光流螢的淡藍色光暈流轉。可下一刻,趙昌也如影隨形一般,後腳就到!

“噌!~”

“咔嚓!”

“噗!”

趙昌的長劍,帶着濃厚的風系鬥氣,雷霆劈下!音爆之聲,轟轟震耳!一瞬間便是破了周陽身前的兩道固若金湯的防禦,同時劈在了周陽的胸口之上,讓周陽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朝後飛去,與此同時,也是一口鮮血噴出!

“速度怎麼那麼快!”看着已經被自己催發使用出王錘神針碎第四層,身如晶鑽,那通透如鑽的胸口,都是留下一道白色印記,頓時滿臉駭然之色,“這攻擊,竟然也強大如斯!身體已經強化成這樣了,連帶着虛無,都還是消耗了兩成!看來,自己勉強對付無爲境中期的強者還成,可是這後期,卻根本無法抵擋!”

“該死!!如果這一下是他周身的所有飛刀,襲擊在自己的身上!只怕虛無瞬間消耗完,自己也絕對夠死的了!”

口吐鮮血,周陽眸子更是赤紅,滿臉瘋狂的猙獰!

心中震驚歸震驚,可週陽手速更是如影!連忙換下趙昌劈壞的防禦鎧甲,瞬息間更是右腳猛然跺地,與此同時,在自己的胸口之上,左手更是快的如影,再次連拍兩下!

同時,右手也是拿出兩卷五行之鏈,丟在原地!

就在周陽的身子反方向躍起,被影身瞬間帶至趙昌背後之處,與趙昌交叉而過!卻聽到,趙昌的再次傳音之聲。

“卷軸?我叫你廢!”

下一刻,周陽餘光一瞄趙昌,頓時眉頭緊皺起來。

在他餘光一瞄之下,他發現,趙昌的速度之快,根本就難以捉摸!同時,就在自己的五行之鏈剛剛綻開,並未成型之時,卻被趙昌周身的鋒芒,絞的稀碎!根本沒能讓那兩卷五行之鏈,展露成型,附有效果,便損壞殆盡!

看此情景,周陽心中駭然。

“這就是無爲境巔峯的實力?!相差怎會如此巨大!太快了!”周陽心中緊張,大腦之中精細的分析着:“這一下,完全被動了!”

“不行!帶他溜着玩,浪費他的時間,只有這樣,自己纔能有勝利的把握!”

下一刻,周陽腳下再次猛跺地面,就在趙昌如影隨形的緊跟而來之時,周陽的身子與趙昌再次交錯開來,被影身帶至更遠的地方!

“除了跑,就會跑了?現在嘴不硬了?”,趙昌冷笑的傳音給周陽說道:“我看你如何使用魔法卷軸!雖然在這龍神宮內無法使用神識鎖定你,可近距離能窺探到魔法波動!而且你速度不如我,根本別想逃脫我的手掌心!”

“給我死吧!”

聽着趙昌的話,周陽冷哼回道:“屁話真多,殺了我再說!”可心中卻想着:“如果不是影身有着短暫的瞬移能力,那自己根本無法逃脫趙昌的追殺!”

“除了一死,無其他可能!”想到這,周陽心中釋然多了,“幸好自己的魔法卷軸強大!我倒要看看,是你能堅持,還是我能堅持!”

一時間,一個追,一個跑!趙昌和周陽兩人,就這麼僵持了下來。

幾分鐘之後,趙昌心中有了一股難耐的燥氣,同時,他明白了周陽現在的意思!

“拖延我的時間!看來,這小子是想等到我三針聚頂的時間一到,然後再對自己反擊!這樣可不行,不然到時候,自己要麼放棄考覈,要麼就死在周陽的手裏!”

“飛刀,給我去!”

趙昌明白了周陽的用意之後,頓時把自己身體周圍的飛刀控制的更遠!如果仔細發現,這些飛刀存在的半徑範圍,瞬間擴散有五米之多!也就是說,無論周陽怎麼逃跑,只要趙昌緊跟之下,必然能讓這些鋒利的飛刀,剎那間包裹住周陽的身體。

讓周陽插翅難飛!

濃烈的風系鬥氣,豁然的散開,周陽心中頓時一股不好的預感,從心底傳出!餘光一瞄之下,周陽震撼!

“這趙昌,竟然明白我的意思了!”看着那些濃郁的風系鬥氣,之中更是包裹着十多個寒芒直冒,鋒利無比的飛刀,周陽心下一橫,咬牙切齒的想着:“拼了!”

一瞬間,周陽猛拍自己的胸口數下!與此同時,空間戒指內的五行之鏈卷軸更像是,開閘的洪水,不要錢的往下掉落,而這其中,更是有着幾卷帶有完整虛無的五行之鏈魔法卷軸,夾在其中,一同落了下來!

“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把我的魔法卷軸都斬碎!”

“給我捆!”

隨着周陽的心聲落下,如影隨形一般的趙昌看到周陽的此舉,頓時心中震駭!在他想來,周陽到了現在,應該是強弩之末,黔驢技窮的時候! 戲幕客

可事實勝於雄辯!

即便趙昌再怎麼拼命的去斬碎周陽的所有魔法卷軸,可依舊沒有辦法全部碾碎!這一刻,趙昌周身的鋒芒,連斬!絞肉機一般飛舞,更多的碎紙屑,碎毛皮,漫天飛舞!

可更多的卷軸,被周陽扔了出來。

看着已然有幾個熾熱的火球,頓時膨脹開來,趙昌心中冷汗直流,他怎麼能不知道周陽的魔法卷軸的威力!再者說,這更多的魔法卷軸被周陽不要錢的一直往外扔,那融合一起的爆炸威力,豈能小視?!

蟻多還咬死象!


下一刻,趙昌連忙做出決定,向着遠方躍去,遠離周陽!最少要遠離這個爆炸點!

同時,他也希望,周陽能被自己的魔法卷軸,給炸死!

只不過,當他的身子剛剛向後躍去之時,頓時感覺到自己的身子被一股無形的繩索束縛一般,雖然短暫內讓他破開,身子繼而再次開始遠離!

但,就這一怔的時間之內,卻是讓周陽更多的五行之鏈,凝聚成形!

尤其是那幾個,混淆視聽的幾卷帶有完整虛無的一元破的五行鎖鏈,也是展露無遺,凝聚成形!

一時間,只見趙昌的整個人,被無數個一元破所包裹,漸漸的形成了一個氣罩一樣!讓趙昌插翅難飛!而最讓趙昌驚駭的就是,在他眼前,還有這五個,完全黑色魔法元素的球體,在面前晃悠。

他完全能感覺到,那些黑色魔法元素帶來的死寂,帶來的巨大無比的威力!這一時刻,趙昌的心中再也沒有別的想法,頓時手中一個信號彈,被趙昌猛然拉開!在許多一元破的縫隙之中穿過,沖天而起!

緊接着,趙昌冷笑的傳音給周陽說道:“就這樣想讓我死?沒門!”

“我放棄考覈!”

只不過,對於趙昌的傳音,周陽根本沒有理睬,因爲他知道,自己到底扔了多少卷五行之鏈!這些五行之鏈的瞬間爆炸,絕對讓周陽也是粉身碎骨,只怕連一塊碎肉,也不見得能找得到!

雖然聽到趙昌的放棄考覈幾個字,但是周陽無法顧及其他,腳下連連淡藍色光暈乍現,帶着他的身體,朝着那不遠處的丁字路口,而去。


看着周陽的狼狽而逃,趙昌的心中得意之極!在他看來,雖然自己沒有能殺死周陽,可這一次,周陽絕對會被自己的魔法卷軸所擊殺!

而自己雖然掉落一個境界,但是自己並沒有死!因爲他知道,當自己喊出‘我放棄考覈’五個字之後,天空之中自然會降落一道強大無比的能量,包裹自己,瞬間把自己驅除出去。

事實也就是這樣,當趙昌話語喊出之後,天際之中,頓時一道耀眼的白光照射而下,瞬間的包裹着自己!只不過讓他驚駭的則是!就在這白光照射而下之時,他面前的那幾團黑色的魔法元素球體,也是爆炸開來。

也同時,連帶着更多的熾熱的火球,也是爆炸開來。

在這一刻,完整虛無的一元破,爆炸之後,就好似要和這天際之中降下的這道白光搶奪趙昌似得!

一瞬間,幾團虛無,根本沒有任何阻擋一樣的,吞噬了趙昌!連帶着吞噬了不少,那從天而降的白色光柱!

在最後,趙昌看到,那暴虐,威力無比的黑色魔法元素竟然穿過了天際降下的這道威力無比的能量,朝着自己,迎面而來!

臨死之前,趙昌終於知道,周陽最強大的能力,就是這黑色的魔法元素!不過,他卻無法傳出去了!

要知道,這一次周陽所仍的含帶虛無的五行之鏈,那都是完整的,周陽全身虛無,灌注的!威力,自然非同凡響!

“轟!!”

隨之而來的,就是巨大的轟鳴之聲! 巨大的轟響,火焰猛然在周陽身後的通道內,瞬間推涌而過,再一次,像是開了閘一樣,連帶着周陽的身子,被掀飛,在地上打了數個滾之後,才停留下來。

起浪翻天,火焰沖天,一時間天地色變,比之那先前紫瞳戰傀的自爆,也是頗不相讓。

“噗!”

匍匐在地的周陽,只覺得胸腔內氣血翻騰,一口鮮血也是奪口而出!感受着那滂沱雄厚的氣浪,周陽不禁搖頭苦笑。

“連續三次的爆炸,都是在這個拐角躲藏!第一次因爲呼延蘭兒,第二次紫瞳戰傀,第三次則是趙昌!”周陽深吸一口吸,嚥下口中的血腥之氣,恍如自言自語的說道:“真不知道,這無盡迷宮是什麼材料所鑄,經過三次這樣強大的爆炸,竟然完好無損!”

“除了第一次,這從天而降的赤紅色戰靴,損傷了一些地面以外,其他都是沒有能對其造成一絲的傷害!而且,就這麼一絲的坑洞,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已修復完整,根本找不到一絲裂紋!”

“龍神宮,太強了!”

周陽心中震驚,無奈的搖了搖頭。

“只此一次,空間戒指內所有的魔法卷軸就消耗了三分之一!擊殺一個趙昌,就使用了那麼多魔法卷軸,真虧!而這剩下的三分之二之中,還有更多的防禦卷軸固若金湯,以及閃避卷軸影身!”緊接着,周陽神識窺探了一下自己的體內,頓時眸子瞪的老大,“就這次爆炸,連帶着身體內的虛無,一次性減少了五成!”

“身體的虛無消耗了五成,自己也還重傷!可這無盡迷宮的牆壁,依舊完好無損!”

周陽心中對於龍神宮的強大,更是唏噓不已。

“趙昌應該死了,那麼多虛無,沒有不死的理由!”

慌忙逃竄,只爲躲避衆多五行之鏈的爆炸,周陽並沒有辦法注意趙昌。再者說,無盡迷宮內又不能使用神識探查。

對於趙昌的死,周陽只能是完全猜想。

“剛纔,我好似聽到一聲趙家獨有的信號彈的聲音,不好!只怕趙昌召集更多的人,向着這邊來了!趕緊恢復!”突兀好似想到了什麼,頓時讓周陽心中焦急萬分,緊接着周陽從空間戒指內一次拿出了兩塊神晶,一手一個!

“虛無的恢復現在是次要的,唯有身體所受的重傷,抓緊恢復纔是首要其衝的事兒!而自己的空間戒指內,根本沒有魔獸的血液,唯獨這神晶!”

“快!要快!”

下一刻,周陽馬不停蹄的開始吸收着神晶內的能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