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了逸晟別墅的時候,我才發現門口停着好幾輛警車,我趕忙打開車門,剛要走下車……

突然,一隻男人大手將我的車門給推上了,“太太您先別回來,趕緊離開!”

這是小莫的聲音,我聽到這話有些納悶,“爲什麼?”

“等您半個小時後再給姜董打電話,到時候,他會告訴你原因的。”小莫輕聲說了一句。

他說話間,正好有兩個警察從別墅的鐵門裏出來,他就很大聲的說道,“你們回去吧,姜董家出了一些事情,不方便見客。”

警察也就沒在意,而是進了警車裏面。許霆這個時候已經發動了車子。

很快我們就回到了馬路邊,許霆納悶道:“姜逸晟身邊的祕書,爲什麼不讓你進他家?而且,他門口怎麼會有這麼多警車呢?”

我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許霆就轉移了話題,“這樣吧,你先去我家,然後等過了半個小時,你在給姜逸晟打個電話問問。”

“好。”我一口答應了。

隨後,許霆就將我載到他的私人別墅裏。

現在,他的別墅裏沒有姜峯的身影了,估計已經離開了。

“可兒,喝點檸檬茶吧?”

等我坐在許霆家的大廳沙發上時,他就走到廚房去忙活了。

檸檬茶其實是我以前很愛喝的茶,而且,我總喜歡放三片檸檬。如果他不是文翰,根本不知道這一點。

“好的。”我朝他回道。

不一會,他端着檸檬紅茶過來了,將杯子遞給我的時候,我發現杯子裏有三片檸檬!

我心微微痛了一下,在沒多說什麼,將杯子舉起,一口氣,喝了一半的檸檬茶。

許霆見狀,微微露出癡迷的神色,“看樣子你是渴了。”

“我是挺渴的了。”我和他有一搭沒一搭的說着話。

突然,我看到他敞開的大門裏,閃過一道白色的人影,等我細細看過去的時候,又什麼人都沒有。

“可兒,你打算什麼時候和姜逸晟舉行婚禮啊?”許霆問道。

我這才眨了眨眼,收回目光看向他,“哦,我也不太清楚,等逸晟安排好了,會發請帖的。”

“那就好。”許霆端起杯子,掩飾滿臉的落寞喝了一口茶。

隨後他又將電視打開,讓我看電視打發時間,等過了半個小時左右,他就把手機遞給我,讓我給姜逸晟回個電話。

我拿起電話,剛撥通姜逸晟的電話,連嘟聲還沒來得及響起,他就接了電話,“許霆還是可兒?”

“是我。”我趕緊開口表明身份,只因我聽到他話音裏滿是擔憂的語調。

“你沒事吧?”他問道。

“我沒事啊,不過逸晟,我覺得自己有點奇怪……”

“這些先別說,你趕緊告訴我你在哪,我現在就去接你回家。”逸晟打斷我的話。

他說話間,我還聽到噼裏啪啦的聲音,像是什麼東西炸開了一樣。

“我在許霆家。”我如實回答。

“我知道你肯定在他家,只是我不知道他家地址!”

他似乎在行走,因爲說話氣息不勻。

我忙捂住手機問許霆,“他要來接我,問我在哪,不知道,我方不方便和他透露你的住址?”

“你告訴他吧,估計不告訴他,他也能查到。”許霆大方的說道。

我見狀,這才放下捂手機的手,告訴了逸晟,許霆家的住址。

等掛斷電話,許霆似乎心情一下好了起來,臉上掛着笑。

我也不知道他笑什麼,也不好問,只也微微附和他笑着。

大概過了二十多分鐘,許霆家的門鈴就按響了,許霆走到監控那邊看了一眼,隨後朝我看過來,“姜逸晟到了。”

不等我說什麼,他就按開了門鎖。

逸晟很快走進院子,只一會功夫,逸晟就出現在我的眼前,開不等我看清他,他就拽住我的手腕,拉着我的手道,“走,跟我回家!”

他的力氣很大,拽的我手腕都疼了,我皺眉“嘶”了一聲,許霆就猛地關上大廳的大門,擋住了逸晟和我的去路,他的目光憤怒的盯着姜逸晟,“你對可兒太粗魯了!”

“滾開!”姜逸晟皺起濃眉,陰狠的瞪着他道。

他們兩個人,一個身材健壯高大,霸氣十足;一個身材修長,身姿優雅。一個如同一隻兇惡的猛虎,一個像是一隻性格溫順的仙鶴。兩種不同的氣質,卻都是出類拔萃,卓爾不凡的人物。

“這是我家!姜逸晟,你也太囂張了吧?”許霆更是不讓步了。

“許霆,我不是囂張,而是不想和你這種卑鄙小人虛與委蛇!”逸晟伸手緊緊捏着我的手腕,將我拉到他身後護着,朝許霆冷音道。

許霆聞言,緊捏拳頭狠狠的瞪着他,“姜逸晟你這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也配侮辱我?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麼德行!”

“我沒有時間和你爭吵,趕緊讓開。”姜逸晟說話間,伸手推他。

我見狀猛地將他的胳膊拽了拽,“逸晟,你別和許霆這樣說話,剛纔可是他幫助了我。”

“你很感激他?”逸晟轉過頭,朝我看過來,怒問。

這時我才發現他嘴角有破裂的傷口,臉上也有烏青。好像受傷了!

“逸晟,你的臉怎麼了?”我擔憂的問道。

他卻褐色的眼珠一轉,盯着許霆道:“有些自不量力的人想害我,結果反被我解決了。你不用擔心。”

“誰要害你?”我順着他的目光看向許霆,見他目光變得閃爍,似乎在心虛。

我腦海裏也浮現出姜峯之前要放狠話的事情來,估計,姜逸晟遭了姜峯的陷害受傷了。

瞬間我有些自責,怎麼沒提前提醒姜逸晟呢!

“你們走吧!”不等姜逸晟回答我,許霆就讓開了。

姜逸晟這才大搖大擺的領着我往院子裏走去,許霆在我們和他擦肩而過的時候,警告姜逸晟道:“好好對待可兒,她是個很好的女人。”

“廢話!”姜逸晟得意的上揚了下巴,伸手摟住我的腰向前走,不屑的回了他一句。

許霆再沒說什麼,可我卻覺得很對不起他。他對我付出太多太多了,而我什麼沒爲他做過,反倒是還傷了他的心。

想到這,我推了推姜逸晟,“我沒事,別摟着我走路,不方便。”

我只是不想讓文翰看到我和姜逸晟在一起,而傷心難過而已。

可我這麼做卻氣到姜逸晟了,這會他很生氣的看向我,“你在彆扭什麼?爲什麼摟一下都不行了?別忘了的身份!你可是我姜逸晟領了結婚證的合法妻子!”

他這話一出,又將我強行摟緊懷中,像是在特意向許霆宣誓主權。

男人有時候就是有點幼稚,比如現在的姜逸晟!

我怕激怒他,只好由着他去了。

我們走到院門口的鐵門處時,突然門自己從外面打開了,姜峯出現在門口處,他一看到我們,驚愕的睜大了皺紋彌布的老眼,“姜逸晟、秦可兒?你們怎麼會在這?”

姜逸晟眯了眯深褐色的雙眸,沒有回答他。我也沒回答。

這時,姜峯突然嘴角一扯,笑了,“設了那麼大的計策,沒害到你,反倒是讓你損失了我和靜霞好幾個傀鬼,現在倒好,你自己送上門來了!哈哈哈,真是老天有眼啊!”

他說話間,朝身後一招手,頓時,從門外衝進來七八名保鏢。

我往外看了一眼,才發現外面的路口處,停了好幾輛豪車。看樣子,姜峯本來是打算“請”許霆回家的,所以,帶着這麼多保鏢來。結果,遇到我和逸晟,自然興奮了。

“鬼害不到我,就來找人送死?”姜逸晟將我護在身後,目光警惕的環視着,將我們團團圍住的姜峯手下保鏢們。

“侄兒,不到最後一刻,誰死還說不定呢!”姜峯嘴角一掀,陰笑出滿臉的褶子。

他話末就拍了拍手,朝手下保鏢使了使眼色。

領頭的保鏢會意,猛地就捏起拳頭,衝向姜逸晟。

眼見着他的拳頭就要揮到姜逸晟的臉色時,姜逸晟伸出手臂,猛地一擋,就將保鏢的拳頭擋住,乘其不備,反擊一拳,落在那保鏢的胸口處,將那個保鏢打的後退了好幾步,直到撞向院子裏的綠色盆栽爲止。

其他人見他倒下,紛紛都衝上來,我只看到數十隻拳頭,同時朝逸晟襲過來,我嚇了驚叫出聲,“逸晟小心啊!”

“蹲下!”逸晟朝我吼了一句。

七日,魔鬼強強愛 我就趕緊捂住頭,蹲下了。我不想拖累他,只能聽他的吩咐。

我以前拍戲的時候,看到過男人之間的打鬥,當時沒覺得有什麼激烈的,可拍出來的效果都是激烈的,感覺很精彩,可現在看到逸晟他以一敵十,才發現,這才叫精彩!

逸晟果然不辜負他那身強壯的體格,以及那身霸氣,這會只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就順利的將那十幾個保鏢打的趴在地上呻吟了。

姜峯見狀,嚇得後退了幾步,直到被逼到門上,才強維持淡定道:“姜逸晟,你什麼時候學的散打和格鬥?”

“哼,一直有學,只不過從來沒在大伯你面前表現出來而已。我爸爸說過,隱藏光芒對於我來說,能活的更久一點。”逸晟歪了歪頭,捏了捏手,讓骨骼發出響聲來,似乎還沒打夠。

一步步走向姜峯,伸手就要一拳揮向姜峯的老臉,但就在這時,一隻修長白皙的大手一把握住了他的拳頭,“姜逸晟,怎麼說,姜峯也是你大伯,作爲小輩,你還是不要對他動手比較好。”

一直靜觀其變的許霆突然制止住了姜逸晟。

“哼,他在我眼裏,早就不是我的長輩了。”姜逸晟收回拳頭,仰起頭,冷傲的又道,“因爲他不配!”

姜峯和許霆聞言,都憤怒的看向他,卻沒說話。

姜逸晟見狀,鼻哼一聲,朝姜峯伸出食指點着他的面門警告道:“姜峯,我再次警告你一遍,你要找的東西,根本不在我這。別在糾纏我,否則,我不在乎你是不是我長輩,一樣的……殺無赦!”

“怎麼可能不在你那?”姜峯氣憤的睜大皺紋彌布的老眼,朝姜逸晟怒道,“當初是你爸爸從我手裏騙走的,他現在死了,我不信他沒留給你!姜逸晟,我勸你最好交出來,不然,我纔要對你殺無赦!不,不但是你,就連……”

他伸手指了指逸晟背後的我道,“就連她,我照樣不會放過!”

“姜峯你敢!”

“爸,你不許傷害可兒!”

姜逸晟和許霆異口同聲的朝姜峯吼道。

吼完兩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彼此眼中的目光都很不友善。

“可兒,我們走!”逸晟最後怒瞪了他們父子倆一眼,就朝我看過來。

我回過神,忙朝他走過去。走到他身邊後,被他牽起手拽走了,我臨出門的時候,看了一眼許霆,他滿眼裏都是對我的不捨。可還是眼睜睜的看着我離開了。

逸晟自己開的車來的,來到路邊的一輛白色路虎車裏,一關上車門,逸晟就猛地捂住胸口,“噗”的一聲,往方向盤上噴出了一口鮮血。

我驚嚇的“啊”了一聲,隨即,伸手扶住他的胳膊,擔憂問道,“逸晟,你這是怎麼了?”

逸晟猛然就像失去力量一樣,整個人倒在我身上,我搖晃着他的身體,“逸晟,你別嚇我啊!”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看到他垂下的長睫俊目,不知所措。

呼喊了他好一會,他才微顫了長睫毛一下,朝我輕張沾血的脣瓣,虛弱道:“送我去破兇堂……快!”

我聞言,趕緊將他扶到副駕駛座上,我去了駕駛座,拿了駕駛證這麼久,第一次自己開起車來,載着他去往破兇堂方向。

等到了破兇堂的小巷子入口時,我停下車,扶着他剛進去,就發現巷子裏唯一的一盞路燈忽然間滅了!

我驚嚇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將逸晟的胳膊緊緊抱住,警惕的看向巷子的盡頭。

“當心……這裏有傀鬼!”逸晟感覺到我在害怕,虛弱的開口了。

我聽到他的聲音,心裏定了一些,朝他問道,“怎麼辦?要繼續往前走嗎?”

“老婆,你先走吧。”逸晟突然從我的胳膊裏抽出自己的胳膊,伸手摸索到四合院的牆壁站好,朝我吩咐道。

我一聽這話,心一緊,“你這個樣子,讓我怎麼放心走?你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間吐血呢?”

“你別問了……現在我沒時間回答你,你趕緊離開這裏。”他這次的聲音裏帶着焦急。

“我不走!”我這種時刻離開他,那還是人嗎?

“你……你快走,不然就來不及了!”他急了。

“哈哈哈……已經來不及了!”他話音剛落,我就聽到我們背後傳來一抹尖細的女音,這聲音一出,我的腦海裏就浮現出楊靜霞那張臉來。

她怎麼在這?難道是她得知了逸晟的行蹤,來報復他嗎?

“楊靜霞,果然是你!真的是,有傀鬼的地方,就有你的存在啊!”逸晟這會知道我想走也走不了了,伸手一把將我拽到他懷中,一隻手緊緊摟住我。圍樂嗎才。

我猝不及防的被他拉進懷中,幾秒鐘恢復過來,就聽到他胸口處心跳的極快,呼吸卻很緩慢。我心疼的回抱住他,想給他力量。

“那又怎樣,殺你不還是屢次失敗嗎?”楊靜霞這句話說完,燈瞬間又亮了。這時,我猛地朝楊靜霞那邊看去,之間她披散着捲髮,全身穿着一套紅色的唐裝,乍一看像是新娘裝,仔細一看才發現,是壽衣的款式!

而且,我看到她穿着繡花鞋的腳是離地的!

豪門首席的心尖寵兒 難道她也不是人?

洞察到這一點,我心跳的急速,朝逸晟問道,“逸晟,她不是人?”

“不但她不是人,她的妹妹也不是。”逸晟回答我道。

我這纔想起盛男之前對我說過,說警察進入姜家老宅的時候,只看到楊靜霞一個人,並沒有看到楊靜怡,只看到灰燼……

原來,楊靜怡也不是活人。難怪之前逸晟說,他從來沒有殺過活人!

“姜逸晟、秦可兒!今天晚上,就是你們的死期!我就不信你姜逸晟白天浪費了那麼多的法力,今晚還能有力氣對付我這幾隻最強的傀鬼!”楊靜霞雙臂展開,一陣陰風就卷帶着方便袋、紙屑、樹葉等東西,全部向我和逸晟飛過來。

而楊靜霞的頭髮也被風吹的揚起,我這纔看清她的臉,原來是一張腐敗不堪的鬼臉!

“她……她居然是鬼!”我害怕的指着她道。

“不,她不是鬼,她是一具有意識的屍體,需要不斷的靠吸食人的腦髓維持鮮活,所以,當初她纔會嫁給姜峯。”逸晟糾正我。

我不等明白,逸晟就又朝楊靜霞的方向喊道,“楊靜霞,你白天做的一切,都是爲了讓我失掉法力,然後,你守在這,下着陷阱,等着我自投羅網對吧?”

“對啊,逸晟你不傻了,真是可愛多了呢!”楊靜霞咧開鮮紅的脣瓣,朝他露出牙齒道。

“你露出真面目了,也讓我暢快許多。”

我發現逸晟說話不像之前那麼有氣無力了……

wWW ▲тTk án ▲C〇

“我的本來面目,還不是你逼出來的。 絕寵小嬌妻 如果不是你收購了姜峯的醫院害的我無處吸腦髓,我怎麼會沒辦法維持身體的鮮活度!都是你害的!先害死我妹妹,又想來害死我,哼,今晚就新帳舊賬一起算,我非要你死不可!”

楊靜霞話音一落,就將張開的雙臂往一舉,然後再猛地朝我們這邊一伸手指,指着姜逸晟大聲用泰語喊了一句什麼話,喊完泰語,一隻穿着泰國裙子,盤着頭,耳邊帶着一朵紅花的白眼女鬼就出現在她身邊。很快,那女鬼又順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向我們這邊。

我驚嚇的往逸晟的懷裏躲了躲,“逸晟,那邊有鬼!”

“我看到了。”逸晟拍了拍我的後背,“乖,先背貼着牆站好,看你老公發威!”

“逸晟,你行嗎?你剛纔不是……”

“你忘了我和姜峯之前說的那些話了嗎?”他提醒我的時候,我就轉移了注意力看向他。

腦子裏也想起之前他和姜峯說的那句話,“隱藏光芒?”

“對。我要是不裝的弱一點,怎麼能讓魚兒上鉤,然後一網打盡呢?”他低頭朝我耳邊輕聲說道。

我這一聽,才明白,這傢伙原來是在演戲,裝虛弱啊!真的是演技太高超了!連我都給騙了!

“殺!” 「說起來,千夫長也應該露面了吧。」

五這麼感嘆著,他終於抬起頭來,看了重四一眼。

「千夫長可是很忙的,也許他現在還沒處理完手頭的要事呢。

而且這裡有你我鎮守,說不定在千夫長來之前,我們就能把這一切處置妥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