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聽清他問的話,才點頭,「在洗衣機里,一會兒烘乾了再換。」

「行了。」滿月樓在一旁開口了,他最清楚宋庭君這會兒岔開話題的意圖了,道:「你們在一起那麼久什麼事沒發生過?就電腦里那點東西還不能一起看了?」

「真的有東西?」沈清水立刻上前,自覺地拿過滑鼠去點開。

她拿滑鼠的時候,手是覆蓋在宋庭君手背上的,也顧不上,但是下一秒,宋庭君把手抽回去,反過來把她跟滑鼠整個握住了。

他點開的那個文件。

剛陳列開,一眼就能看到好多張照片,都比較暴露,主角當然就是林茵茵。

最後面還有一個視頻。

宋庭君手沒鬆開,回頭問她,「看?」

距離太近,她抿了抿唇,想退開一點,但是手被他按著,動不了。

「……不了。」糾結了一會兒,她才搖頭。

覺得這麼看視頻,對林茵茵不太尊重,知道是什麼就可以了。

「接下來,應該做什麼?這些東西,林茵茵肯定不會是自己平白無故留著,喬田必然威脅過她,她才拷貝過來當證據的。」

宋庭君也順著回答:「當然是查他們的通話錄音。」

一語驚醒夢中人,得找那個手機。

但是她的手還被宋庭君壓著,直不起身,試了兩次后,不得不看了他,「你能不能……」

「不能。」

她:「……」

稍微側身換了個角度,宋庭君微抬眸,「這麼上心做什麼?儘快想辦法弄喬田,掌控公司,一夜變富婆,好去搭救林介?」

這都哪跟哪。

沈清水壓根不明白這些事跟林介怎麼能扯在一起,真是繞不過去了。

不過,她迫切的想解決喬田倒是真的,她這會兒確實有這樣的野心,不單純為了給林茵茵出一口氣。

「是不是我找到喬田威脅林茵茵的錄音,就可以直接請律師告他?」

宋庭君不置可否的表情,她就當是默認了。

這整件事還是比較順利的,她找林茵茵的那個手機也找到了,因為只她用過,雖然後來還回去了,但是沒見她再用,去了林女士放雜物的地方,果然在。

當機立斷,她自然是直接找了個律師,概括陳述了她的訴求,資料都給律師複製了一份。

喬田那邊當然是第一時間收到了她請律師的消息,打過來的電話十分不友好,「沈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在你還沒畢業就錄用你,你這是恩將仇報?惦記上我的公司了?」

「這是林茵茵打拚的結果,喬總也別太心安理得。」她說話也沒必要太客氣。

喬田冷笑了一聲,「你涉世未深,斗得過我?還是又睡到宋庭君身邊幫你一手遮天了?」 沈清水一點也不惱,反而笑笑的,「喬總要是有個能幫你的富婆,你說你睡不睡?」

喬田被她這句話諷刺得臉色鐵青。

她倒是繼續笑著,「也對,喬總肯定不會這麼做的,沒必要!因為喬總擅長的是脅迫女孩子給你辦事,手段可不一般!」

喬田已經徹底變臉了,「沈清水,不要以為仗著她的遺言我就真的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包容你,這種話說出來是要負責任的。」

沈清水笑著,「你不是已經收到律師函了么?我一定會負責的。」

被她先掛了電話,喬田氣得不行。

放下電話就叉著腰,臉色依舊很難看。

「說什麼了?」一旁的是設計師凝露。

這個時間,喬田打電話凝露也在旁邊沒有避開,說明兩人關係不一般了。

確實不一般,喬田的事,凝露該知道的都知道,尤其是這一次公司想變動的事情,凝露還得負責把沈清水踢出局的具體事宜。

「還能是什麼?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弄到了證據,已經在準備告我了。」

凝露皺起眉,「你不是說那些東西當初林茵茵辦完事就已經銷毀了嗎?」

喬田也在想,林茵茵不會蠢到把羞辱她自己的東西留著?再說了,就算留著,她去世之後早應該沒了,他都翻過她的東西了。

「先不管這些,必須兩手準備,」喬田忽然道:「我當初用她的照片和視頻威脅她給我辦事,但林茵茵也存了我公司里的一些把柄,讓我把股權給了她一部分。」

萬一是林茵茵留存的那些把柄也不一定。

「你當初沒銷毀?」凝露覺得這種東西簡直就是定時炸彈。

喬田這會兒正煩著,「誰知道,林茵茵鬼得很,萬一留了一手。」

「還有。」喬田道:「她快走的那段時間就不對勁,最近我情人幫忙查了,事實證明,她在公司賬目上做了不少隱藏的資金流動,這些錢數目不小,但她算是幫了我大忙。」

「既然她做了隱藏,沈清水就算告我,他們也查封不到那部分資金,所以法院動手之前,得趕緊把錢轉走。」

凝露覺得很不可思議,「你的公司,賬目那麼大的事,而且這是個技術含量很高的行為,她林茵茵怎麼做到隱藏資金流動的?」

鬼知道呢。

查到這點的時候喬田也覺得納悶,而且驚愕,所以才說林茵茵鬼得很。

她確實特殊,完全把』小不忍則亂大謀』做到了極致,把她自己做成了公司大股東,這還神不知鬼不覺運轉著一大筆錢。

不過,這對他現在來說算是好事一樁。

另一邊,沈清水跟律師算是準備完全了,證據很充分,律師也說了,勝訴的幾率很大,可以說,幾乎不可能敗。

開庭的前兩天,沈清水給宋庭君發了信息,讓他把電腦還過來,視頻和照片爭取直接從電腦上投放最有說服力。

宋庭君直接給她來了電話,「晚上給你送過去,正好有事找你談,地址給我。」

她們家搬家了,再者,沈清水這次回來好像也不住家裡,宋庭君還真不知道她的住址。

沈清水為了工作跟同事交流方便,住的是統一的酒店,想了想,還是把地址和房間號都給了。

宋庭君到的時候都快十點了。

她洗了澡吹了頭髮,專門在客廳隨便找了一部電影就等他了。

門鈴響,她起身過去,把門開了一條縫,顯然沒打算讓他進來,「東西給我吧,我馬上休息了,就不請你進來坐了。」

可宋庭君並沒有把筆記本遞過來,而是站在門外看著她,自嘲的扯了扯嘴角,「藏人了不敢讓進?」

沈清水笑,「就算藏了,好像也跟宋少沒關係?」

宋庭君表情微妙的變了變,真藏了?

他是信的,甚至相信她之前說這段時間都跟林介在一塊兒的,乃至發生關係的事,所以這些天他是一想就煩。

這會兒還加上了躁。

「想要筆記本就開門讓我進去。」他乾脆就站直了,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沈清水意味不明的看著他,「有什麼事你說就行了。」

「看來是不想要了。」他直接轉身就要走。

她這才急了,把他放了進去。

宋庭君進了客廳,環視了一周不夠,還打算去卧室看看。

她氣得不輕,「你是不是哪裡有毛病?」

他這才又回到了沙發上,忽然滿是嚴肅認真的看了她,「後天的案子,你必須撤訴。」

沈清水先是靜默,然後失笑,「你是睡到半夜忽然起來跟我說夢話么?」

她以為自己聽錯了。

但是宋庭君又重複了一遍,而且表情越發嚴肅,「這件事你別管了。」 沈清水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宋少,宋先生,宋大公子,你剛剛說什麼?我是聽錯了嗎?」

看著她這反應,宋庭君表情平穩,知道會這樣,並不意外。

「喬田對林茵茵做了些什麼你也看到了,林女士現在也算是你繼母,林茵茵怎麼也是你妹妹了吧,就算沒有這層關係,看到那些東西,你連最起碼的正義心都沒有?」

她現在確實是一肚子火。

覺得很不可思議,喬田人五人六的,卻是那麼對待林茵茵的,甚至林茵茵要不是臨走之前交了她這個朋友,安頓了她這麼一些事,全部成果不就是便宜了喬田這個惡狼?

她是怎麼想都覺得憤怒。

宋庭君點了點頭,「我知道你心裡的感受,但這件事總之你不能上訴,喬田的公司,你也不準接手,如果只是想替林茵茵保住屬於她的那部分成果……」

宋庭君思考了一會兒。

道:「那我給你想辦法,我所有資金都轉出來,一分都不便宜喬田,怎麼樣?」

沈清水冷笑了一下,「我一定會上訴!他必須受到懲罰。」

宋庭君頭疼的按了按太陽穴,想著,要怎麼跟她說才清楚?

她也不想糾纏這事,「我去休息了,你自便,這件事沒得商量。」

「等等。」宋庭君知道她倔,過了今晚,就真的沒有餘地了。

沈清水無視他,繼續往卧室走。

沒辦法,宋庭君只好起身追過去,在卧室門口堪堪將她攔住,一手撐著門框堵了她,幾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她是你好朋友,也可以把她當半個妹妹,但這只是私人感情,喬田的這個公司不幹凈,你不能接手,懂么?」

不幹凈?

沈清水覺得好笑,「昨天還乾淨,馬上我要上訴了,他公司就不幹凈了?喬田用了什麼撇腳手段居然還能嚇唬到你?」

他一臉認真,「我是為你好,若不是你,我才懶得管什麼喬田。」

寒愈之前讓他查了國內無名的藥物流動,查了這麼幾天本來一點頭緒沒有,但是知道了喬田和林茵茵之間的事情之後,他順便查了一下喬田的公司。

不查不知道,一查還真是嚇一跳。

那股藥物暗流居然跟喬田的公司有關,隱藏的流動渠道和資金數額他還沒有進行準確估值,反正少不了。

這樣的公司,要是她一旦接手,那就是個燙手山芋。

「這件事很複雜,但我不會害你,嗯?」宋庭君努力的說服她。

「我跟寒愈處理的一些事對外保密,對你原本同樣不能說。」可他還是說了,「為了找我哥,才追蹤的這些藥物流動,不會錯。」

所以,不是什麼喬田使用計倆嚇唬到他了,就這麼巧,事情落在喬田的公司上了。

沈清水沒說話,算是信宋庭君的話,也接受他的提議,才打發他離開。

不過半夜裡,她聽到自己的手機一直在震動,鍥而不捨的那種。

「喂?」 重生修仙在都市 她本來不想接,但是一直響,號碼隱蔽了,還是接了。

「清水。」電話那頭的聲音乾淨妤婉。

沈清水愣了一下,看了看手機屏幕才又放回耳邊,「千千?」

對面確實是夜千寵,「不好意思啊,這麼晚給你打電話,有點急,只好把你叫醒了!」

總裁好凶勐:前妻躺下,別鬧 既然都說了急,沈清水直接坐了起來,「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夜千寵笑了笑,「我沒事,你的事……你出事怎麼沒跟我說?」

她有些愣,「我出事?」

「行吧,算我的事。」夜千寵看她睡得迷糊,只好繼續道:「你上次不是跟我提過那個林茵茵病的事?很抱歉那件事沒來得及幫忙,這次反而得請你幫忙了。」

沈清水還是沒聽明白,千千什麼時候能需要她幫忙,那是她榮幸好么?

「喬田的那個公司,宋庭君是不是讓你撤訴?」

「你怎麼知道?」這下沈清水徹底醒了。

夜千寵安撫了她兩句,繼續說正事,「上訴的事你繼續,律師團方面我會找人給你安排,公司到時候你接過去。」

「我知道宋庭君說這個公司有點問題,這問題跟我有關係,你放心,到時候公司到你手裡了沒人敢查你,我會處理好。」

沈清水好像慢慢聽明白了,「千千,你是不想讓這公司秘密進行的事被宋庭君和你伍叔知道?……對嗎?」

夜千寵略長的「嗯……」了一聲,「算是吧。」

她師父交代的,不能被寒愈查到,她也才知道那個林茵茵居然幫師父做過事,很惋惜她生病的時候沒幫上。 掛了這個電話,沈清水花了挺長時間都沒睡著,在腦子裡理了理大概的狀況,也打算著接下來怎麼做。

第二天的時候,宋庭君還給她打過電話,不過千千跟她聯繫的事,她是一個字都沒提的。

最近公司里都在忙那個設計秀,她知道宋庭君那邊應該也是同一天,這時候當然也是繁忙的。

公司她照常去,就算電話里再不愉快,見到喬田也依然打招呼:「喬總好。」

喬田也點了點頭。

打完卡,沈清水去找了凝露。

作為公司里最被看中的設計師,這次的活動,凝露的角色當然也特別重要,最想出彩的肯定是她沒錯了。

「你給我這個幹什麼?」凝露看了看她遞過來的東西。

是一張名片,看起來很簡潔,但手感特別好,也就是因為簡潔,所以才越發透著不一般的感覺。

沈清水道:「這是齊總的名片,我知道你對喬總忠心耿耿,但你這麼優秀,這個公司顯然盛不下你,我也不是挑撥離間,只是你當初幫過我,所以我覺得可以適當回報。」

「當然,你要是不喜歡呢,就當我沒說。」

沈清水頷首指了指那個名片,「齊總跟宋庭君的關係還不錯,最主要是,這次宋庭君名下經紀公司主辦的秀是齊總負責,我聽說,我們公司的場地是你拿下的,這地方要是換給齊總……」

她沒把話說完,只是笑了笑,「我先去上班了。」

凝露盯著名片看了會兒,然後朝垃圾桶走過去,伸手。

又猶豫了。

最後也沒把東西扔掉,回去收進了包里。

午間休息的時候,她給自己的朋友打了個電話,「喬田變成被告的事,你知道情況嗎?嚴不嚴重?」

「之前給你說了呀,挺嚴重的,我打聽過了,最壞的結果,他反正是什麼都得不到,還得背一身的債。」

凝露算是心裡有譜了。

到本該開庭的那天。

總裁專屬,寶貝嫁我吧! 宋庭君已經打過招呼了,開庭暫緩,所以他在公司。

底下的人來跟他說設計秀場地可能有變動的時候,濃眉微蹙,「怎麼變?」

「有個叫凝露的,說是可以考慮幫忙換成咱們之前一直想租的那一樓。」

這個設計秀,公司里都知道是唐宋堅持要弄的,宋庭君也就沒攔著,但也沒有全力去支持。

比如那個樓層,要是宋庭君開口,租下來很簡單的事,但他沒說過什麼,一直說忙,底下的人也不敢多問。

凝露當初把樓層租過去了,這會兒是轉頭來給宋總獻寶,算好事吧。

「條件呢?」宋庭君又不傻。

一個活動樓層的事,對他來說無關緊要,但既然有人送上門,他也不會無視,否則在唐宋那兒顯得太不用心。

「她說是新晉設計師,我估計,是想進咱們那個經紀公司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