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瀟瀟臉上掛着喜色,說道:“當然了,這麼多陰靈對我來說可是難得的好東西,這好吃的東西能讓我消化好多天,看來我一年都不用吃東西了。”

我找了個破爛口袋把屍骨都裝好了,背在了後背上,那個流浪漢也醒了,沒事兒人似的看着我們,他看着紅瀟瀟一下子嚇跑了。

我也看了看紅瀟瀟,也給我嚇了一激靈。

紅瀟瀟的雙腳若隱若現,肚子鼓脹的像個圓球,她的臉上還是白色的陰煞,渾身鬼氣沖天。

“臥槽,你趕緊飛進我的口袋裏,這麼出去不把別人都嚇死了?”我怒道。

紅瀟瀟慌忙點頭答應,她催動了陰煞,身子一抖直接飛了起來,她還想往常一樣向我的後背上猛的砸了過來,可是那肥碩的肚子根本就飛不進來,巨大的身子直接把我也撞到了地上,我慌忙用雙手支撐住了地面,差點來了個嘴啃泥。

“好吧!好吧!你別來了,就跟在我後邊算了,你把自己的肚子變小了再說,我這符咒口袋似乎裝不下呢。”我說道。

三個人出了地坑,我剛爬上來就聽見噗通一聲,回頭一看才發現,原來是那個地下坑洞塌陷了,地面也從上面落下了一個大坑,流浪漢的窩也掉了下去,這個地方全都沒了……

紅瀟瀟揹着屍骸口袋,我們三個趕緊藉着夜色往回走。

大半夜的也沒什麼人,紅瀟瀟並沒有嚇死人,我們很快就到了地方。

回到了探春家中,我推開了房門,只見屋子裏坐着一個老頭,他正端着茶水喝茶,這個人正是相片裏的劉老鬼,他見到我拿着屍骸回來,立刻高興的跳了起來。

“我的天!道長你真是太厲害了,沒想到你竟然能這麼快就把屍骸拿回來了?真的好厲害,我現在就能轉世投胎了。”劉老鬼眼含着熱淚盯着我,卻把我惹得一臉怒氣。

“你這個老傢伙可真是悠閒,自己一個人在這裏喝茶水卻忘了來接應一下,你看看我們的身上!”

我們兩個人一個鬼,鑽到了那溼漉漉的地下,再加上苗素素挖開了諾大一個土堆,渾身都是臭烘烘的泥土,幾乎看不出人樣了。

老鬼立刻抓住了自己的屍骨口袋,痛哭流涕。

“太謝謝你們了,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現在趕緊燒了我的屍骨吧,我現在就想轉世投胎,不然晚了就託生成豬了。”劉老鬼焦急的說道。

我說道:“你這個老傢伙是不是忘了點什麼事情,難道你忘了自己答應我的事情,那個該死的東西趕緊給我弄明白,還有這名冊上的文字,你看看哪個是?”

我把口袋裏的幾個瓶瓶罐罐放到了地上,劉老鬼打開了蓋子,他把鼻子湊到了罐子上,猛的吸氣,然後努力的嗅探了幾下,他終於瞪着眼睛抱起了一個。

“這個就是了,你們趕緊打開吧,我現在就把你們的名冊弄出來,絕對沒錯。”劉老鬼信誓旦旦說道。

劉老鬼拿過了我的名冊,他打開了黑色的瓷罐子,罐子裏立刻冒出了陣陣香味,那香味如同香水一般,香噴噴的味道立刻飄滿了整個房間,緊接着老鬼忽然抱起了罐子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隨着咕咚咕咚的聲音,他一口氣就把罐子裏的水喝光了。

我和苗素素嚇壞了,剛要問問他是怎麼回事,這老鬼忽然對着我的名冊噴了出來,噗嗤……香水變成了雲霧的狀態立刻噴濺到了我的名冊上,那白色的名冊一下子就變成了黑色,緊接着,黑色變得黯淡了許多,上面果然出現了一些密密麻麻的文字。

“哈哈,好了!多謝!如今名冊上已經有了文字,不過你們要切記,這文字只能存在一個小時,趕緊記好了,不然香水的作用沒了就會失效!”劉老鬼說着說着,他的身體就湊到了那乾枯的骸骨旁邊,我忽然發現那骸骨一下子燒了起來,火光立刻夾雜着濃煙四起。

“老鬼,你現在就走?”我忽然發現有些捨不得他了,他幫我們弄好了名冊,我還沒跟他聊上幾句,更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以前是幹什麼的,這麼就走了?

老鬼發現了我的臉色有些難看,他說道:“道長,人生就是如此,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既然已經死了就沒什麼留戀的了,你也不要太在意,就當是告個別。”

我說道:“好吧,老鬼!你的偏方我學會了,我也幫你找到了骸骨,就算我們是扯平了,你說呢?”

老鬼仰天大笑,他走到了骸骨旁邊,那骸骨瞬間着起了大火,緊接着他的身體也瞬間着了起來,一瞬間的功夫就煙消雲散。

“老鬼!你一路走好,你人不錯……”我暗暗說道。

名冊上的文字只能看一個小時,如果超過時間就會消失,我低頭看了看那罈子裏的香水,已經沒有多少了,我趕緊用手機把名冊拍了下來,然後仔細的看着,那上面的文字是用毛筆寫上去的還十分工整。

“李有才、張富貴、趙鐵柱、徐文通……方一修!”苗素素對着名冊默默的念着,忽然唸到了一個名字叫方一修,我聽了那個名字也是一激靈,趕緊湊了過去。

“你剛纔說出來的是誰的名字?是方一修?”我問道。

苗素素瞪着黑洞洞的眼睛看着名冊,我發現她的眼睛真好看,好像是清澈的湖水一般。

“對呀,你看這個名字不就是方一修嗎,難道我不認識字?”苗素素幽怨的說道。

我一陣驚訝,趕緊看了看名冊,那上面白紙黑字寫的很清楚,就是方一修的名字,不僅如此,他的名字上還畫了一個圓圈!那圓圈還是用紅色的毛筆圈起來了的。

“我的天,這不是我師父的名字嗎?怎麼會他也在這名冊上,可真是奇怪了。”我說道。

苗素素嘆息了一下,她冥思苦想着什麼東西。

“難道是你那個該死的師父放的火?他這麼狠毒的人絕對能幹得出來這種事。”苗素素惡狠狠的說道。

方一修是殺了苗素素的奶奶,可是未必能殺那麼多無辜的人吧?我相信這絕對不是方一修所謂,相反這事情或許有別的什麼原因。

“素素,你現在別亂猜好嗎,現在雖然名字是一樣的,但是這個國家這麼大,重名重姓的人未必沒有,你難保證這個世界上沒有第二個苗素素?”我說道。 苗素素陰沉着臉看着名冊,她突然流下了兩行淚水,晶瑩的淚滴在臉上滑落,直接掉在了地上。

“吳一,我發誓我一定要殺了方一修,不然我這輩子都白活,我要看着殺我奶奶的人死掉。”苗素素咬着嘴脣說道。

方一修到底是因爲什麼殺了苗素素的奶奶,這件事我根本沒在場,也沒有任何發言權,想必也是過去好多年的舊賬了,一時半夥也解決不了,我趕緊安撫了一下苗素素,她緩和了許多,終於不再哭哭啼啼……

得到了名冊上的名字,我卻心情更加沉重,如果真的方一修放的火,而且他還殺了苗素素的母親,那他豈不是就是最大的惡人,而他正是一個深藏不露的殺人惡魔?不行!不管這個名字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一定要去找到他,不然我心裏會一直不安下去的。

我跟苗素素商量好了,第二天一起回到上城,說不定方一修還在上城,要是遇到了他我一定要問個明白。

這天一早,劉探春忽然興沖沖的跑了下來,她面帶喜色,一副高興的樣子。

周文浩揉着眼睛下了樓梯,他見到了劉探春,吃驚的說道:“你幹嘛這麼興沖沖的,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寶貝?”

劉探春說道:“我爹他醒了,而且剛纔還吃了好多東西呢,只不過現在還是有些虛弱,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從你們來了之後我爹的病就好了呢?”

劉老鬼現在轉世投胎,這老頭子的陰煞自然就沒了,當然會藥到病除,可是我現在不想嚇唬她就沒說出來。

我們離開了劉探春的家,劉探春忽然掏出了一副字畫送給了周文浩,周文浩接過了白色的畫卷,打開一看,上面竟然畫着一個美麗動人的少女。

“探春,這上面的少女是誰呀?難道是你?”周文浩說道。

劉探春咯咯地笑了出來,她說道:“文浩你的眼力還真是不錯呢,這畫就是我自己畫的,是我對着鏡子畫的,你說好嗎?”

周文浩臉色忽然變得緋紅,他說道:“我這輩子還是頭一次有女孩子送我禮物,真是太好了,謝謝。”

劉探春說道:“那好吧,記得你們回來的時候來我家,我們還會見面的,你說呢。”

周文浩笑嘻嘻的說道:“那是當然了,我的房子就在這裏,當然會回來了,你放心吧。”

我們走了,劉探春還在後邊目送,她不停的張望着,似乎依依不捨的樣子。

周文浩美滋滋的看着畫卷,如同自己得到了寶貝一般。

江夏鎮上人頭攢動,車子也在大街上不停的穿梭,我還沒有時間在街上逛逛就要走了,想着真是可惜。

晌午的陽光十分刺眼,我向碼頭走了過去,那裏有渡船,或許能更快到達上城。

中午吃過了午飯,我們從小飯店走了出來,狹窄的街道上並沒有多少人影,我伸了個懶腰 ,長吁了一口氣,正要琢磨怎麼才能去碼頭。

環顧四周我才發現,對面的馬路山忽然又多了兩個人。

這條小路雖然不大,但是在道路兩旁還是栽了不少的柳樹,綠森森的柳枝下站着一男一女。

這一男一女正是之前搶我們包裹的兩個傢伙,高大的男人手中抱着粗壯的圓木,黑衣女人還是猙獰的笑着,她的腰間掛滿了一排黃色的符咒飛鏢。

這兩個傢伙站在原地不動,我也沒理會他們,徑直向相反的方向走了過去。

“喂!你們站住,我有事要找你們聊聊。”黑衣女人忽然喊了一聲,那聲音似乎還挺遠,可是等我回頭才發現,這女人已經到了我的身邊,她正盯着我背後的包裹看着。

抱着圓木的男人也到了,他穿着粗氣,額頭上全是豆大的汗滴,我才發現這個男人的肩膀上竟然有一個老虎頭的紋身,那紋身是藍色的,上面的猛虎還張着大嘴,兩個長長的獠牙露了出來,顯得十分兇狠。

我心中煩悶無比,上次這個女人跟苗素素大戰了幾個回合,不僅弄的苗素素不高興,也惹的我發怒,沒想到又遇到了,真是不知道她要搞什麼鬼!

我沒好氣的轉過了身子,說道:“你這個女人真是事多,前幾天毫無緣由的攔住了我們,怎麼這次又來這手?難道我們欠你的?”

苗素素和周文浩也緊張的站到了我的身後,兩個人蹙着眉頭,氣氛變得立刻緊張了起來。

女人圍着我的身子轉了一圈,說道:“你小子真是奇怪,一個道士這幾天在江夏鎮跑來跑去,你在幹什麼?你是不是在找什麼寶貝?”

女人的鼻子在我身上不停地嗅探,她似乎已經發現了我身上多出了什麼東西似的。

“我憑什麼告訴你?身爲一個道士我要做的事情難道你不知道?我現在降妖除魔,爲的就是抓鬼。”我沒好氣的說道。

光頭男人忽然臉色慍怒,他甕聲甕氣的說道:“李魔心你真是個麻煩女人,我們殺了他們翻翻看不就什麼都知道了?”

女人回頭瞪了男人一眼,咬着嘴角說道:“銅塔,你這個白癡,你這麼說不是喊出了我們的名字?被他們知道了,就知道了我們的身份?”

我一臉黑線,這兩個人的智商真是應該補一補了……

“你是說你抓鬼?但是你身上卻有一股陳舊的味道,好像是什麼寶貝吧?趕緊拿出來我看看,我說話算話,看一眼就讓你們走,不然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李魔心說道。

苗素素這時候早就隱忍不住了,她飛身跳到了我的面前,雙手幻化出了金黃色的貓爪。

“你這個女人真是煩人,我們跟你不熟,你還是趕緊滾開,不然這次絕對不會讓你好看。”苗素素紅着臉,滿臉慍怒的說道。

李魔心沒有生氣,反而冷笑了一聲,她的雙手慢慢順着腰肢摸了下去,兩個手心忽然多了兩隻飛鏢。

“丫頭,你是個貓妖,這個小子還是個道士,你們這組合可真是個奇葩,難道你們兩個是兩口子?人獸雜交?”李魔心說道。

李魔心是在激怒苗素素,好趁機找到我們的破綻,絕對不能讓她上當。

“素素,別過去,我們馬上要走了,離開這個鬼地方。”我說道。

苗素素哪裏肯聽我的話,她身子一竄直接飛了起來,雙手變成了巨大的貓爪直接對着李魔心的脖子,嗖嗖兩下,金色的光芒直接在半空閃爍,可是一根粗壯的圓木立刻撲到了我們面前,苗素素變出來的雙手一下子就被打碎了。

嗚嗚作響的木頭橫着掃了過來,我趕緊把苗素素拉到了一旁。

我怒道:“你們真是太過分了,這次我們可沒先找茬,你們難道真的想死?”

現在他們又來這手,我終於忍無可忍了,決定出出這口惡氣。

我拿出了黑皇劍,一道符咒打到了黑皇劍的劍身上,那寶劍立刻發出了刺眼的白光,隨着光線越來越強,黑皇劍上瞬間冒出了陣陣響動,嗤嗤的聲音大作,我的胳膊也隨着動了起來。

“黑皇劍!烈焰劍法!”我一聲大吼,手中的寶劍立刻飛了出去,一道紅光在我面前飛了出去,不到片刻,那寶劍就在周圍形成了一道屏障,炙熱的火光瞬間把周圍的空氣也吞噬了。

這強勁的攻擊幾乎凝結了我身體上十成的陽氣,我對着李魔心劈了過去,可是她的身子如同鬼魅,黑影一閃一下子就不見了。

迎面而來的是一個巨大的圓木,碩大的樹幹直接打到了我的黑皇劍上,我只覺得一陣虎口發麻,瞬間被震退了幾步。

叫銅塔的男人也沒好哪去,他的力氣雖然大,但是也向後退了兩步,他的身子直接撞到了身後的柳樹上,嘩啦啦掉了一片樹葉。

“呵呵!好大的力氣,果然是個道士!”銅塔甕聲甕氣的說道。

家有萌妻:老公太霸道 我正要再去攻擊,忽然覺得身後有什麼東西一沉,一道黑影從我身後經過,咔嚓一聲,我身後的揹包打開了,裏面的名冊直接被李魔心抓在了手裏。

“哈哈哈,我拿到了,臭道士,你看看我手裏是什麼東西?”李魔心得意洋洋的舉着手裏的名冊,她慢慢打開了,可是上面的文字早就消失沒了影子。

她的表情變得十分詫異,暗暗叨咕着。

“真是太奇怪了,這名冊上怎麼是空的?難道我弄錯了?”李魔心說道。

這名冊在她手上,如果他把香水也搶走不就完了?我趕緊把香水瓶子抱了起來,打開了蓋子,然後慢慢倒在了自己的衣服上,一瞬間,那點香水就噴滿了我的身體,一時間香氣四溢!

銅塔和李魔心當然沒看明白我在幹什麼,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拉開了戰鬥的架勢。

我大聲喊道:“你這個女人真是太狂妄了,今天我不跟你拼個你死我活,算我白活!然你見識見識我的香氣劍法!”

李魔心有些發矇,她的鼻子一動一動。

“果然很香!香氣劍法?你這個瘋道士,沒時間跟你玩了,告辭!” 李魔心身子一竄直接飛到了對面的大樹上,她拿着名冊仔細的看了又看,還是沒看出來什麼名堂。

“臭道士,你告訴我,這上面的字呢? 攻妻不備,前夫要復婚 快說實話,不然我可不客氣了。”李魔心捂着鼻子,似乎怕我的香氣有毒,銅塔也站在樹後捂着自己的臉,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

我跳了過去,用黑皇劍對着樹幹猛的劈了過去,可是一下沒砍刀,那棵小樹一下子被砍倒下了,李魔心閃身飛到了另外的樹上繼續看着名冊。

“你這個臭女人,連我的紙巾都搶?這可是我擦屁股用的! 隱婚萌妻:錯惹天價老公 你要是用就拿去用,咱倆用一個也行。”現在只能這麼說了,不然她帶走了名冊或許能找到別的方法,我轉毫無顧忌的身走了,欲擒故縱。

李魔心被我氣得渾身發抖,她咬着嘴脣,雙手抓起了名冊用力的撕了起來,咔咔兩下,紙屑變成了碎片直接從樹上飄了下來。

“該死!你這瘋道士,真是沒皮沒臉,銅塔,咱們真是浪費時間,明明就是個風道士,看我怎麼回去收拾你!”李魔心一聲嬌吒,身子嗖的一下飛到了地上,她和銅塔兩個人氣沖沖的走了。

銅塔回頭舉起了拳頭,做出了一個示威的動作。

兩個人漸漸走遠了,我趕緊跑過去把紙屑撿了起來,右手打出了一道符咒直接點燃了。

轟隆一聲,我身旁的大樹一下子倒了下來,我趕緊閃躲,吃驚的發現那棵樹原來就是李魔心踩過的,樹幹從中央裂開了一道口子,中間還冒着炙熱的蒸汽,樹皮也似乎被燒乾了,變成了焦黑的顏色。

“真是太厲害了,這個女人的功夫真邪門,她的兩隻腳一定有什麼祕密。”苗素素說道。

我說道:“或許不是腳有問題,是鞋子也說不定,她的鞋子上戴着陰陽圖,好像是個法寶,但是以具體是什麼卻說不清楚。”

周文浩眼睛一下子亮了,他聽到了法寶兩個字立刻精神煥發。

“什麼?什麼法寶?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有鞋子做成的法寶,那個女人看上去也沒什麼特別,長的跟洗腳妹差不多。”周文浩沒好氣的說道。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這兩個人的本事不算小,我們以後要多加小心。”我說道。

苗素素有些不解,她沉悶的低着頭,似乎在想着什麼東西。

遠處忽然傳來了警笛的聲音,那聲音明顯是衝着我們來的,我心中一驚,擡頭看過去,原來在自己面前的大樹竟然着起了火,正是剛纔我的符咒惹的禍事,

那棵樹被李魔心烤乾了,加上我的符咒打在了上面,沒想到火藉着風勢直接燒了起來,火苗越拉越大,沒多久便冒起了陣陣濃煙,濃煙漸漸升騰起來,老遠都能看見。

“你們站住!真是放肆,大白天的在這裏放火,說你呢……拿着砍刀那個小子,你給我站住!”一個警察從車門裏跑了下來,他穿着一身*,手裏還拿着槍,隨後跟着幾個警察,最要命的還有兩條警犬,連人帶狗呼嘯着向我衝了過來。

“快跑,不然來不及了,千萬不能讓警察抓住,不然那跳進黃河都洗不清。”周文浩說道。

周文浩是最怕警察的人,他早就跑大了我的前面,可是這裏是馬路的盡頭已經沒有路了,前面便是那滔滔江水。

苗素素說道:“現在只能跳下去了,我們游到江對面去,或許能躲過警察的追擊。”

三個人趕緊跑,跑到了山坡下面的河岸旁邊,我用腳試了試,冰涼的河水刺骨的疼,沒想到這幾天河水又涼了許多,這下子我可犯了難,我從小就有怕涼水的毛病,腿一進去一定要抽筋,這下子死定了。

“你們別跑,不然我開槍了。”一個警察已經牽着警犬跟了上來,他透過樹叢已經看到了我們的影子。

就在這萬分危急的時刻,江面上忽然起了白霧,一陣白煙散盡,憑空多出了一艘小船,這艘小船慢悠悠向我們這邊飄了過來,可是眨眼的功夫就到了我的面前,我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從船艙裏面忽然鑽出了一個人影,我定睛一看,走出來的正是前幾天河岸上的那個老頭。

“小夥子,你們還等什麼還不趕緊上來?不然我可走了!”老頭子說完了話,伸出了船槳遞給了我,我回頭看看,兩隻大狼狗已經從山坡上跑了下來,鮮紅的舌頭還流着口水。

“趕緊跳!不然就喂狗了!”我大吼一聲直接飛身跳了上去,苗素素的身子更是靈活,貓影一竄就跳了上去,周文浩功夫最差,一下子抓住了老頭子的船槳,這時候狼狗已經來了,張開了大嘴一下子咬住了周文浩的屁股。

“臥槽!好疼,趕緊拉我,拉我啊!”周文浩痛楚的表情扭曲成了一團,那兩條大狗猛咬他的屁股,他疼的直叫喚,我和苗素素趕緊拉他的手,索性船開了,兩條大狗立刻鬆開了嘴。

岸上的警察鳴槍了,我趕緊趴到了船舷上,可是不到片刻,一層白色的濃霧直接蓋住了河岸,什麼都看不到了。

“我的媽呀,疼死我了,快幫我看看我的屁股有沒有救了。”周文浩把屁股丟着苗素素,苗素素現在理他最近。

“滾一邊去!你去死吧!”苗素素氣得滿臉通紅,她趕緊躲到了一旁,我趕緊掏出了火符咒,撒了一些金瘡藥在符咒上,啪啪兩下拍到了他的屁股上,一陣青煙冒氣,周文浩痛苦的裂開了大嘴。

“臥槽!吳一你真特麼狠,你要弄死我!”周文浩齜牙咧嘴的說道。

我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哎!現在也只能這樣了,你等下吧,疼一會兒就舒服了。”

周文浩脖子一歪竟然疼昏了過去,我和苗素素一陣錯愕不已,這小子也太不扛勁兒了吧。

我全然忘了救我的老頭,他正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們。

這老頭穿着一身黑色衣服,頭上帶着斗笠,滿臉的皺紋,我沒認錯,他就是之前在河岸見到了那個撿垃圾的老頭子。

“老伯,謝謝你了,又不是你,我們就完了。”我說道。

老頭默默不語,兀自划着船槳,小船周圍立刻被白色的濃霧包裹了起來,一陣涼風吹了起來,我忽然發現,這小船的速度快了許多,不到半個小時,白煙散盡,身後的濃霧一下子消失了,在我眼前已經是一片河岸了!

“什麼?這麼快就到了上城的河道邊上?這是皮划艇?”我驚愕不已,向四周不住的看着,可是我沒錯,這裏的確就是上城的河道。

“老伯,你是怎麼做到的?這船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我吃驚的說道。

老頭子從腰間拿出了一個口袋,口袋裏用三個手指捏出了一撮黃色的旱菸,三個手指在一張薄薄的紙片上動了動,那黃色的菸絲就均勻的散落到了上面,他嫺熟的把白紙一卷,然後用舌頭舔了舔。

我趕緊把打火機點着了,老頭子也不含糊,他對着我的火猛抽了一口,隨後吐出了一口白煙直接噴到了我的臉上。

“咳咳!老伯,你這是幹嘛?我不抽菸。”我生氣的說道。

老頭子嘆了口氣,說道:“你的道行還不夠,哎,可惜了。”

我納悶兒的問道:“老伯你是不是說笑呢,你用這煙霧能看出我的道行,那你會什麼道術,讓我看看?”

這老頭子真是我不知天高地厚,我可是個降魔師,他一定以爲我只是個江湖術士。

苗素素嗆得早就流出了眼淚,她趕緊捂着臉躲到了一旁,似乎怕的要命。

“小子,你趕緊上岸去吧,我要回去了,上次你幫了我,這次我也要幫你。”老頭說道。

離婚後,別愛我 我想起了上次的事情,爲了找紅瀟瀟的棺材,我是幫了他,可是他也沒得到什麼東西,反而是我得了一個鬼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