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的湯水裡有辣椒,黃色都是各種吃的,白色的是粉條,還有清蒸肉粥,這可都是老闆菜單上寫著每天必備的早餐單,有什麼問題嗎?一樣的東西一樣的店家,怪也要乖店家的味道不合胃口吧?

「誰告訴你我喜歡吃這些東西!這些全都是我最討厭的東西,你要是這麼喜歡,現在就給我跪下舔~吃乾淨!」李豐凡生氣的大吼。

江緋色:「……」

「吃啊!你不是很喜歡才不把我這個老闆放眼裡,私底下定製你喜歡吃的東西,就等著我說不喜歡你立刻全部舔吃乾淨嗎,現在就給我跪下吃!」

江緋色心中怒。

李豐凡這麼生氣不會有假,那……就是那個菜單有問題,被人偷梁換柱陷害她了,這群辦公室的蛇精病——

怪不得剛才心這麼急切想要羞辱她,就是為了成功讓她把東西送進來,被老闆罵個狗血淋頭,嚴重的話直接就把她除名開出去u,這才是心幾個心機婊想要的目的。

好吧,犯不著為整幾個垃圾生氣。

江緋色深呼吸,微笑著臉,把手上的資料重新遞給老闆,雲淡風輕的誰:「晚上有個盛大的宴席,有一些事情需要老闆起商談,這是資料,時間是晚上七時到達,我會協助老闆,努力把這個單子成功簽約下來。」

把自己做的事交代完畢,江緋色正眼也沒看怒氣匆匆,快要氣吐血李豐凡,瀟洒轉身閃人,留下氣得臉色鐵青的老闆乾瞪眼。

氣死人了——

*

更衣室

「薇姐,不用這麼誇張吧?我又不是真的去釣金龜男。」江緋色看著秘書長手上的裙子,有點兒凌亂。

這料,這短,這露……

她這一年內幾乎沒穿過裙子,隔了這麼長時間穿的第一件裙子就是引人犯案的?還沒穿她就覺得渾身涼嗖嗖的。

「就是讓你去釣,你放心大膽的去,沒人說你。」把衣服塞過來,林薇笑得很讓人浮想聯翩。

「真的要這麼穿?」江緋色老大不願意。

「當然,別費話!快沒時間了。」林薇把江緋色推往換衣間,一個勁的催促。

被迫著換上衣服。

江緋色站出來的時候,渾身都要飄起來了。

「薇姐,我穿紅色可以嗎?」

紅色的露肩長裙搖曳,胸口還有些小設計,事業線若隱若現,引人遐想。

「當然可以,你可知道薇姐想要你這樣的身材膚色都要瘋了,這樣穿讓你肌膚更剔透無暇,能讓你更出眾,男人對你這樣的女孩子除了想要探索之外,更多的是覺得百看不膩,白皙膚色的女人看久了會有審美疲勞,但你白里透著健康的膚色真的特別美!」

薇姐嫉妒羨慕恨的不客氣一掐,把亮色水晶吊墜給她帶上,瞬間讓江緋色整個人的氣質上升了一個大跨越,有蓬篳生輝的效果。

「恩,這樣就差不多了,走吧,祝福你好運。」左右瞧瞧,薇姐把江緋色送上車方才鬆了口氣。

*……

一到宴會酒店,江緋色就迫不及待的滾下車,一路上被老色鬼用眼神yy得她想把他揣飛。

不情願的跟在兩眼往她身上打轉的老闆,走入彰顯奢華的宴會大廳。

不知名的樂隊奏響悠揚的音樂,場內皆是名流達貴。

這感覺,跟多年前穆夜池帶他來的那次很是相似?

不知名的樂隊奏響悠揚的音樂,宴會場內皆是名達貴人。

風度翩翩的西裝男子和身著優雅晚禮服的佳人在談笑之間,三三兩兩相互寒暄,舉杯淺嘗慢飲,柔光中眉目傳情好不浪漫。

江緋色眼裡,這些行為就是在勾三搭四,如此行為令人不恥,如果是正常戀人關係就沒毛病。

看看他們這些成年人,多數已是當爹當媽了吧。

「看哪裡呢?跟著我走。」江緋色縴手忽然被一雙擺明就是吃她豆腐的手拉過去,反射性的,她正想給他嘗嘗過肩摔的狗啃泥。

才要弓開腳,裙子的束縛讓她一愣,隨之狠狠一甩。

李豐凡豆腐吃不成,倒被甩得手腕發疼。

「老闆,我們只是正常的上下屬關係,不要逾越了。」不屑的剮了老闆一眼,江緋色不客氣警告。

「你……」李豐凡臉色氣得像豬肝,看她的笑臉又不好發作,一轉身氣匆匆的叫著。「先跟我去談事情,要是敢出錯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小臉微垂,江緋色嘴角上揚乖巧的應話。「是,你是老闆。」

哼!李豐凡一聲冷哼,兩人走上二樓的會客房。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可真大牌。」兩人才一入門,一道冰冷刺骨的聲音飄來。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對不起穆總,路上有些耽擱,所以過來吃了些,讓你久等,真的很抱歉。」在老闆低聲下氣抱歉的同時,江緋色也驚愕的台起小臉。

她點了點腳尖,眼光從李豐凡的肩膀穿過,落入坐在透明燈光下一身黑色西裝的男人。

防不勝防。

這個世界有時候就是這麼小,小到千方百計想避開的人,無論是什麼方式,眨眼功夫就會再度碰頭,這可怕的仇恨。

冷俊的臉,緊抿的薄唇,拒人千里之外的薄涼禁慾氣勢。

穆夜池的冰冷,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在昨夜過後,讓他更是冷得透頂,一眼望去便讓人生畏,不敢逾越雷池,也難怪外面的人都不敢隨意踏入屬於穆夜池的領域半步。

江緋色下意識把身子往身邊的位置挪動,盡量減少存在感。

李豐凡大腹便便,有時候能幫她擋一擋。

「李總,您秘書很怕我嗎?還是她認識我,躲著我?」冰冷的話從對面仿若千軍萬馬,朝江緋色迎面撲來。

江緋色覺得她可能太美了,太顯眼了,才讓昨天晚上跟她搞事,討厭她的穆夜池忽然又注意到她,並且不打算避開的直接跟李豐凡問道。

「咦?穆總你認識我帶來的小秘書?」李豐凡一聽穆夜池這句話,心裡頓時樂開花,恨不得把江緋色剝光送到穆夜池床上,討好穆夜池,換來他跟穆夜池的合作。

穆夜池眯眼,淡淡看著想要躲開自己視線的女人。

明明不喜歡她,下意識的還是會被她吸引了目光,這讓穆夜池覺得很懊惱!

不過是個陌生女人,還不是他千辛萬苦想要等來的那個人,為什麼他會有這麼不正常的反應和感情?難道真是顧瀾他們說的,太久沒有碰過女人,看到母豬都覺得很清秀清新?

「是我這人健忘,竟然不知道穆總裁你認識我的小秘書。陌塵,穆總問你話呢。」李豐凡趕緊拍馬屁,大手一揮,叫想躲在他臃腫背後的秘書。

江緋色不領情,更是躲得更遠,把自己嬌俏的身子躲在李豐凡身後。

李豐凡都要氣個半死,這該死的小秘書,就知道一個新人,光是有點姿色,怎麼就這麼愚蠢,聽不懂他電話還是聽不懂穆總裁這種渾身都冒出土豪金光的大人物的話?

人家穆總裁都看得起主動問,還躲躲躲個屁啊,睡著都要笑得好事她還害怕嗎,無法理解。

「哦。」穆夜池眯眼,覺得壓抑沉悶的心情莫名有些好轉。

他看都不看那個快要被自己秘書不識相氣哭的李豐凡,一雙綠眸盯著那個女人,甚至覺得敢公開忤逆自己老闆還理直氣壯出席宴會的這個女人,有點令人印象深刻。

當然,穆夜池覺得昨夜這個女人就已經讓他印象深刻,挺不要臉,行事作風特別不要臉就算,還把自己當成妖艷賤貨。

把自己弄得跟出來賣的一樣,轉眼就一身精緻,妝容清麗絕倫的站在他面前當別人秘書?有趣,不知道昨天晚上這麼風塵是本事還是逢場作戲。

不說她身上給他的微妙感應,最起碼他覺得這個女人與別的女人很不同。

「穆總真是對不住了,是個職場新人,招進公司也就三兩天的事情,因為看著機靈懂事又乖巧就讓跟出來,沒想……竟然得罪了穆總。」李豐凡迫不及待的,眼色失去集中,道歉后就叫江緋色:「林陌塵,你到底在做什麼,穆總叫你出來呢,你聽到沒有?」

催妝 江緋色緊緊一掐手背,把自己微微發抖的身子平穩下來。

既然都被認出來,想轉身就走場合也不對,不出去說話,顯得他一個秘書的,哪兒來的這麼大脾氣,活像李豐凡的小情~人~才噁心。

她走上前,對兩個男人微微低頭,含笑應道:「原來這就是大名鼎鼎的穆總裁,承蒙穆總,幸會。」

「你怎麼會不認識呢!穆總剛才明明叫了你——」

江緋色和穆夜池都沒有開口,李豐凡立馬著急得很了。

「抱歉,我真不認識穆總裁,讓李總你失望了。」江緋色暗自冷哼,是不可能在穆夜池眼皮底下承認跟他見過幾次面。

「不認識?」

穆夜池沉著臉,冷冰冰反問

「這……看起來應該不認識,穆總裁你是不是看錯人了呢。」穆夜池這麼一問,李豐凡的眼光也朝他秘書看過來,眼底帶著一絲緊張。

江緋色神色不變,低著頭應道:「李總,真的抱歉。 搗蛋寶寶:制服總裁爹地 元素的主人 我不認識穆總裁。」

李豐凡差點暈倒。

費了大半天,原來都是白費功夫!!!

「怎麼稱呼?我覺得你很眼熟。」穆夜池目光窮追不捨,咄咄逼人:「剛才你似乎盯著我看,對吧?」

江緋色冷哼,你這種吊炸天的冷氣,不注意到你的人多半是瞎了!

「怎麼了?陌塵你跟穆總裁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面呢?我相信穆總裁不會無緣無故這樣說話,你是不是忘記在哪裡跟穆總見過面?仔細想想啊,不要著急——」畢竟事關他能否跟這位大人物談好合約,就算是要把林陌塵賣給這個男人,李豐凡還真幹得出來!

「李總,我真不認識穆總這樣的大人物,穆總裁大概真認錯人了。」江緋色無力吐槽中。

「真不認識的話,這位女士你可能需要去看眼科了,如此偷偷摸摸看著人,會讓人對於李總的合作抱著懷疑的態度。」

江緋色頭上草泥馬奔騰,有成千上萬。

壓住心底奔騰的怒火,她微微一笑,客氣禮貌的應道:「真的很對不起,如果要怪,就怪穆總裁您真的太迷人,讓人一眼就被迷住心魂。若我剛才有失態,有冒犯到穆總裁的地方,還望穆總裁多多體諒。」

把該說的都說了出來,江緋色隨之淡淡一笑,眼裡冰冷暴戾的神色已經恢復如初。

「對,我想我們也不認識。」穆夜池挑眉,有些挑釁的看著那個女人職業性微笑的臉,越看越覺得十分好看,有趣的靈魂,無趣的冰冷,真鮮明。

「穆總裁真是好人,謝謝您的不計較不追究。」 總裁難伺候 穆夜池回話了,江緋色也就客客氣氣的回敬,誰都不會欠著誰。

空氣中暗潮洶湧,只有站中間的李豐凡滿臉莫名其妙,還搞不懂他們兩個到底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說話都拐彎抹角,誰聽得懂他們在說什麼鬼話連篇!

穆夜池對女人的恭維,已經聽到反胃。

即便這一年聽說他很墮`落,很落魄,但還是有無數女人想爬上他的床,全被他直接命令顧瀾丟到門外。

只有那個讓他想起,就無力發抖的人,就這樣從他生命里消失了。

心口窒息般的開始疼痛起來。

每次想到那個人,他的心口就宛如被刀刮痧一般的痛不欲生,幾乎失去所有力氣,蒼白的快要暈厥過去,活生生的,好像要把他的心挖走還不夠,他沒有心也會覺得還是很疼。

疼痛讓人保持清醒,穆夜池墨眉幾不可聞的皺了皺,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總算是通氣,眼光下意識的看向對面躲他躲得遠遠的女人,握住茶杯的手緊了幾分。

該死的!他怎麼能,怎麼能對另外的女人產生錯覺,還覺得有趣!

穆夜池綠色的眼眸漸漸又冰冷了下來,融不進一粒沙子。

他端坐姿態,皺眉冷冷看向李豐凡。

李豐凡幾乎都要跪謝了,趕緊給有笨又蠢情商還是負數的秘書使個眼色,

這還不明顯嗎……

江緋色很無語,她從李豐凡手裡把文件快速拿出來,步伐平穩的走到穆夜池身邊,低聲說道:「穆總裁,這是您要的資料,請您過目。」

她的動作小心翼翼,害怕一不小心就把穆夜池這尊大神得罪,即便如此,她看起來卻也從容不迫。

「放下!」穆夜池沒有任何情緒的命令。

江緋色呵呵,忍住脾氣,放下,「穆總裁,好了。」

穆夜池都沒抬起眼角看她,正邊認真的看文件還要邊想著等下要怎麼跟穆夜池打交道,好順利順手摸魚氣死穆夜池。

穆夜池漫不經心的翻開文件,他在等。

「怎麼樣穆總裁您對這個合作項目有什麼意見,或者寶貴嗎?」久不見他簽下名,江緋色神色淡漠,李豐凡著急得一邊給秘書使眼色一邊跟穆夜池開口詢問。

他的眼色江緋色不瞎,當然看得清楚。

然而,她無動於衷。

憑什麼要她去勾搭穆夜池,昨天晚上她才勾搭失敗呢懂不懂!

還有,她江緋色又不是來賣的,憑什麼要把自己貼上這個讓她恨得咬牙切齒的男人?簡直不要太可笑。

也只有這個時候,江緋色才忽然想起薇姐為什麼要如此盛裝打扮她,原來李豐凡早已經有目的的要帶她過來見穆夜池,想把她當做犧牲品賣到穆夜池床上,成全他的事業,真是卑鄙無恥。

也怪不得薇姐如此耐心的精心打扮她,原來她要自己掌握的就是這個機會嗎?掌握機會爬上跟她離過婚的男人,這肯定是今年最好笑的笑話之一了。

是不是她離開的這一年裡,每次跟穆夜池談生意的人都會帶這樣的秘書跟著,送給穆夜池玩弄?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這真是讓人可恥的骯~臟交易。

江緋色的心慢慢冷卻,嘴角的自嘲顯而易見,冷艷不可褻瀆的站在那裡,手腳都是涼的。

一年前,沈唯一說是他下命令撞死她,這件事她不說半句,卻也無法化解。

如果是她認識的穆夜池,她會毫不猶豫選擇是沈唯一撒謊,只為了讓她死不瞑目出氣,故意刺激她,讓她含恨而終。

可不是,那時候的穆夜池是惡魔,是個殺死她也不眨眼的冷血暴君,他們前腳才離婚,他後腳就把她江緋色的行蹤公布給恨她的那些人,這難道還能讓她傻傻的相信穆夜池是無辜,是愛她,是對她不知道怎麼辦嗎?

她可以確認那天只有穆夜池才能知道她行蹤,只有穆夜池才知道!

心越冷,人也越發隔絕了整個世界。

江緋色看著冷冷坐在沙發里,生人勿近,低頭看文件的穆夜池,沒有滔天的恨,只覺得冷意穿透骨髓,讓她下意識的咬緊牙根才沒有起雞皮疙瘩,沒有瑟瑟發抖。

她的視線落在穆夜池曾讓她覺得溫暖安定的手。

修長好看的手上,沒有戒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