紛紛回頭看向了樓梯口的位置。

一個穿着得體的中年女人緩緩出現在衆人的視線之中。

羅成擡頭看去,女人面容清冷,長得跟陳兵倒是有幾分相像。

很顯然,陳家的夫人,陳兵的母親。

羅成輕笑,也不着急,靜靜等待。

這件事情似乎還有些爭議。

很快,女人走了下來,陳光明連忙迎了上去:“老婆,你不是休息呢嘛,你怎麼下來了啊。”

張思蘭眉頭緊皺,眉宇之間帶着一抹虛弱,冷聲喝道:“再不下來,陳家就要翻天了!”

羅成很是疑惑她爲什麼這麼憤怒,而且其他人也好像對她很是懼怕。

房間裏面的氣氛進入了冰點,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些什麼。

沉吟片刻, 最終陳兵柔弱的站了起來,苦苦哀求到:“媽,我……我害怕。”

張思蘭回頭看向陳兵,眼神裏面閃過失望的光芒。

絲毫沒有客氣,冷聲喝道:“怕什麼怕!有什麼好怕的?”

“你看看你自己!告訴你跟着我跟着我,你就不聽!你看看你現在有個男人的樣子麼?”

羅成恍然,沒想到這個張思蘭倒是個性格剛強的。

陳兵頭低的更加深,眼神裏面再次泛起了淚光。

陳光明看不下去了,站出來阻攔道:“好了,事情都已經這樣了,難道你想親眼看到兒子被那羣殺手給抓去麼?”

張思蘭臉色更加陰沉,不甘心的說道:“不就是殺手麼!那又能如何?我就不信咱們兒子在家裏還能被他抓去!”

“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

“你看看你們,光聽個消息就把你們嚇成這樣子?”

一窩……

陳光明臉上表情也難堪了起來,卻根本不敢多說什麼。

畢竟張思蘭這句haul說的可不只是陳光明一個,而是所有陳家人。

羅成目光輕輕掃視,竟然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說些什麼。


這個張思蘭,倒是有點地位。

嘴角露出一抹輕笑,繼續默默等待。

良久,陳光明面子上實在過不去了,不滿的開口:“行了行了,你對你兒子有什麼不滿意的以後都聽你的行吧。”

“這件事情就這麼定的,頂替咱們兒子的先生都來了,別讓外人看了笑話!”

陳光明的話語有些沉重,心裏面確實很不是滋味。

“你……”

張思蘭剛想要反駁,卻猛然醒悟。

那個在人羣之中掃視,最終定格在羅成的身上。

這才慢慢收起了臉上的怒火,默默打量。

當看到羅成那瘦弱的身體之後,眉頭微皺。

沉吟片刻,冷聲說道:“在哪裏找來的,現在這些年輕的男人是沒有陽剛點的了麼?”

“柔柔弱弱的,真是被這羣娘娘腔的明星給帶壞了。”

因爲陳兵的緣故,張明蘭對娘娘腔有一種厭惡的感覺。

看到羅成跟陳兵有幾分相像,便忍不住開口說道。

陳光明卻着急了,畢竟羅成可是來拯救陳兵的,這要是一生氣走了的話……

想到這裏,陳光明心中有些慌亂,連忙開口說道:“你說什麼呢你!人家是來替你兒子的!嘴裏就不能說點好聽的?”

說完之後,不等張思蘭說些什麼,直接轉頭輕笑着說道:“不好意思啊先生,我老婆就是這個性子……”

羅成輕笑:“沒事。”

陳光明鬆了口氣,看向張思蘭的目光更是充滿了不滿。

張思蘭眉頭緊皺,眼神裏面閃爍着憤怒的光芒:“你在頂撞我?”

陳家其他人紛紛轉過頭去,臉上也滿是尷尬。

陳光明更加焦急,畢竟當着羅成的面,可是卻還不敢多說什麼。

整個人,無比糾結。

張思蘭繼續開口:“我還就告訴你們,這件事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咱們兒子的命憑什麼讓別人替着送死?人家的命就不是命了?”

“咱們兒子很出了什麼事情是他該着!”

“我就不信這麼大個陳家就保不住我兒子的性命!”

話音斬釘截鐵,絲毫沒有給人反駁的餘地。

陳家人一個個臉上滿是焦急,卻還不好開口說些什麼。

很顯然,張思蘭在陳家的地位很高。

可是她這兩句話卻讓羅成有些意外,本來以爲只是個潑婦,卻沒想到心地善良。

而且說出來的話,倒有幾分道理,很符合戰士的性格。

陳兵表情更加的沮喪,查淚水直接順着眼角流了出來。

隨後,張思蘭轉頭看向羅成,冷聲說道:“誰找你來的?給你多少錢?”

“這個錢我再給你一倍,離開我們陳家吧。”

說完之後,輕輕揮手。

直接轉身向着樓上的位置走去,絲毫沒有理會的打算。

所有人都開始着急了起來,羅成走了,他們家的陳兵可就真的危險了。

可是張思蘭的話又說的這麼絕,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所有目光都放到了羅成的身上,就連他們都不知道到底是誰把羅成找來的。

就在所有人絕望的時候,羅成輕笑着開口:“我是自己來的,不是爲了救你兒子。”


張思蘭雖然說話直接,但是羅成卻很欣賞這種人。

既然張思蘭如此實在,羅成也沒有必要藏着掖着,直接擺明了說。

陳光明沒什麼反應,顯然早就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 可是其他陳家人卻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樓梯上的張思蘭身體也是一頓,眼神裏面閃過一抹驚訝的光芒。

轉過頭來,冷聲說道:“那你想幹什麼?”

羅成輕笑:“抓人。”

說話風輕雲淡,嘴角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不卑不亢。

張思蘭眼神裏面再次閃過一抹驚訝的光芒,看羅成竟然順眼了幾分。

雖然羅成跟陳兵有些像,可是這個性格卻並沒有什麼相似之處。

沉吟片刻,張思蘭再次轉身走了下來,在羅成身前停下。

上下打量,走進之後這才感受到羅成那強壯的身軀,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輕輕開口:“你倒是比我家兒子強了點,仔細看似乎沒有那麼讓人討厭了。”

話語之中,帶着稍微的高傲。 羅成輕輕一笑,平淡的開口:“你的喜歡和討厭跟我沒關係,也沒有必要告訴我。”

“我來,是爲了抓那些殺手。”

聲音平平淡淡,沒有任何的起伏,也絲毫沒有將眼前的張思蘭當回事。

張思蘭一愣,後面陳家人眼睛裏面卻露出了焦急的光芒。

好不容易有了點機會,萬一羅成把張思蘭給惹怒了,可就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可是張思蘭卻輕輕一笑,眼神裏面閃過驚訝的光芒。

輕聲說道:“有幾分性格,比我兒子強不少。”

從剛纔的強了點到現在的強不少,張思蘭感覺已經給了羅成很大的讚賞。

羅成卻根本沒有心思理會。

這個張思蘭雖然心地善良,性格也比較古怪,但是卻總是有一種久居高位的感覺。

看別人的目光,都是俯視的。

羅成沒有開口,靜靜等待。

張思蘭繼續問道:“本來這是我兒子的劫難,不想讓你白白送命。”

“不過既然你說是來抓殺手的,我倒想要知道你怎麼抓。”

羅成緩緩擡頭,輕聲說道:“用手抓。”

所有人都是一愣,張思蘭眼神裏面也閃過一抹怒意,冷聲道:“你耍我。”

羅成輕笑:“不用手抓,還能用什麼抓。”


張思蘭憤怒:“你……”

沉吟片刻,張思蘭繼續開口:“我是問你幾個人,怎麼抓!”

“就你這小身板還想單獨鬥殺手不成?”

羅成輕笑:“確實就我一個人而已。”

張思蘭眼神裏面閃過一抹不屑的光芒,繼續開口道:“人家殺手個個都是絕世高手!一個能打幾十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