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依雪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陳天跟上泉斬之間的這一場大戰引來了全世界的關注,畢竟上泉斬已經很多年都不曾出手了,本田家族似乎覺得上泉斬必勝無疑,所以在大戰前夕瘋狂的宣傳了一番,甚至還進行了全球直播……」

「結果如何?」

老者低聲問道。

「這一場大戰還是非常精彩的,上泉斬在大戰的過程當中成功突破到了大乘之境,但是即便上泉斬突破到了大乘之境依舊不是陳天的對手,最後被陳天所擊殺掉了!」

紫依雪緩緩說道。

「什麼?」

老者在聽到了紫依雪的這句話忍不住大喊了一聲。

「沒錯,陳天殺掉了上泉斬……」

紫依雪低聲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陳天在殺掉了上泉斬以後,給咱們R國的武道帶來了非常慘重的打擊,高層覺得這件事讓咱們R國蒙羞,所以他們不惜任何代價都要擊殺掉陳天……」

「沒想到上泉斬竟然會死在這種人的手中,實在是有點太可惜了……」

紫依川殿忍不住低聲感嘆道,語氣當中帶著一絲惋惜。

「後來咱們國家的高層以及本田家族的上一任家主本田將人都找到了我,想要跟我合作,讓我出賣陳天的消息,當時他們用咱們紫依家族的安危來威脅我,如果我要是不同意跟他們合作的話,那他們就會殺掉咱們紫藤家族所有的人,最後我沒辦法只能選擇背叛陳天,但是就是因為我這個愚蠢的決定,導致咱們紫依家族遭遇了滅頂之災……」

紫依雪緩緩說道。

「你的意思是高層那邊也沒有殺掉陳天是嗎?」

紫依川殿似乎已經猜到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錯,般若神那邊出動了四個分身去對付陳天,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般若神的那個四個分身竟然根本就不是陳天的對手,陳天十分輕鬆的擊敗了般若神的四個分身……」

紫依雪咬著嘴唇低聲說道。

「這個陳天竟然能夠以一人之力對付般若神的四個分身,看來這個陳天的實力確實非常的恐怖,要不然上泉斬也不會輸給這個陳天……」

能夠感覺得到,此時房間裡面的紫依川殿的聲音已經開始發生了變化,語氣當中帶著驚訝的。

大佬的小作精她重生了 畢竟紫依川殿心裏面清楚般若神那四個分身的實力有多麼的恐怖,即便是紫依川殿現在都不一定有把握能夠成功的擊敗般若神的那四個分身。

但是紫依川殿並沒有真正的畏懼陳天。

如果要是單純的一對一對決,紫依川殿也許不是陳天的對手。

但是此時紫依家族還有非常多的忍者,如果紫依川殿聯手這些忍者一塊對付陳天的話,那他們還是有勝算的。

「般若神的分身失敗以後,高層便出動了制衡小組去對付陳天!」

就在這個時候,紫依雪再次開口說道。

「制衡小組?」

紫依川殿在聽到了紫依雪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震驚,畢竟即便是他也非常的忌憚制衡小組的實力。

如果當年不是因為制衡小組的威脅,紫依川殿也不會選擇閉關修鍊。

幾十年前的上泉斬跟紫依川殿兩人都表現出了能夠威脅到R國高層的實力,而R國的高層擔心這兩個聯手可能會引起異常巨大的災難。

所以最後是制衡小組的組長親自找到了這兩個人,然後用這兩個人的家族作為威脅讓兩個人隱退!

紫依川殿跟上泉斬為了保護自己的家人,最後也只能是選擇隱退。

很多人都覺得紫依川殿跟上泉斬都是自己想要隱退的,但是其實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兩個是被逼無奈所以才選擇隱退了。

說白了,無論是上泉斬也好,紫依川殿也罷,這兩個人都十分忌憚制衡小組的實力。

紫依川殿曾經跟制衡小組約定除非是出現了可以毀滅整個家族的為難,否則他們兩個是絕對不可以出手的,也不可以詢問外面發生的事情。

「既然制衡小組都已經出手了,那陳天應該早就已經死了吧?」

紫依川殿緩緩說道。

「……」

紫依雪在聽到了紫依川殿的這句話輕輕的嘆了口氣,語氣十分無奈的說道:「爺爺,陳天並沒有死……」

「難道那個人在制衡小組的手中活下來了?」

紫依川殿語氣驚訝的喊道。

之前紫依川殿聽到陳天擊敗了上泉斬以及般若神的四個分身都不曾這麼驚訝,但是他在聽到了紫依雪的這句話以後,確實感覺非常的不可思議。

「陳天不僅僅活了下來,而且還擊敗了整個制衡小組,最後高層實在是沒有辦法了,選擇用導彈對陳天進行攻擊,但是陳天卻抵擋住了導彈的攻擊!」

紫依雪低聲說道。

老者在聽到了紫依雪的這句話以後,瞬間便陷入到了寂靜當中。 墨翟垂眸掩上門,心下輕嘆一聲——

明明在意著,怎麼偏偏就總要躲著呢?

昨晚收到赤府進了兩位俊美非凡的公子之後,剛開始吃飯的主子立即就放下了筷子離開了餐桌。

那份不虞簡直不要太明顯。

今早聽到那兩位公子是赤將軍的男寵之後,主子更是失手打翻了茶杯……

不過,主子的事情,不是他該管的。

屋內,聽到軒轅虔叫自己,在軒轅虔睜開眼瞬間就垂了眸子,一副安安靜靜彈古箏,乖巧至極模樣的藝香心中一喜,立馬起身向他走去,紅著臉頰嬌聲喚:「爺……」

賢王不近女色,賢王府內連個通房丫鬟都沒有,若是她能得到賢王垂憐一二,那可是真真切切的飛上枝頭了。

在藝香嬌柔地要往軒轅虔身上靠,抬手去撫摸他的胸膛時,軒轅虔突地睜開了眼睛,清麗的眸中有著讓人驚心的厲色,藝香嚇的立即縮回了手。

「為我斟茶。」

軒轅虔聲音淡淡的,清雅的臉上還噙著一抹淡笑,藝香卻心中一陣發寒,急忙收了心思去斟茶。

能成為天香樓的花魁,她的手段心機自是不少,但是她更清楚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招惹。比如眼前這位,最初她確實是有心思的,可是那一眼,這人眼中的冷厲就已經讓她明白過來。

作為花魁,她對自己的容貌有著十足的自信,可是這人看著她時,眸中始終一片清明。

斟好茶,藝香便老老實實地站在一邊。懶人聽書

這般倒是引得軒轅虔多看了她一眼,他起身端過茶杯,卻也不喝,只看著杯中茶水輕漾,問:「劉世覺是你的入幕之賓?」

藝香心下一驚,急忙道:「回爺話,那劉公子以前倒是常來奴家這裡,但是如今已經有月余不曾來了……」



「我們這是要等到什麼時候啊?」姬無殤無聊地看著窗外,那賢王若是明日才出來,難道他們要等到天亮?

「你可以回去。」風玫看著桌子上已經吃得七七八八的點心,也覺得時間似乎有些久了。

「繼續等,繼續等。」姬無殤笑的好看極了。回去,回去做女工?他寧願在這裡坐到地老天荒。

風玫突然問赤風:「最近旒都城可有發生什麼大事?」

赤風想了想,答:「昨日城郊護城河打撈出一具屍體,經確認,是劉貴妃的弟弟劉世覺。」

劉貴妃是當前皇上最為喜歡的一位寵妃,死了弟弟,自然是不依不饒,一定要查出兇手。

皇上寵愛貴妃,十分看中這個案子,便將案子交給他最看重的賢王去查辦。

「這劉世覺仗著有一個貴妃姐姐,平日里囂張跋扈,在旒都城臭名昭著,如今死了,不知有多少人暗地裡拍掌叫好呢。」赤風覷著風玫的臉色,「賢王領了這差事,若是真的揪出兇手來,只怕會得罪不少人。」

風玫笑,得罪不少人又如何?得罪天下人又如何?不是有她在嗎。

當然,這話她自然不會與赤風說的,只問:「那劉世覺可是經常來這天香樓?」 「這個陳天竟然這麼恐怖?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人能夠以一人之力抵抗整個制衡小組,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你的消息是不是有錯誤?」

紫依川殿在經過了短暫的陳天以後,語氣十分激動的大喊了一聲。

「當初我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覺得非常不可思議,我也不相信這個消息是真的,但是咱們家族的情報人員親眼所見,陳天確實以一己之力擊敗了整個制衡小組……」

紫依雪大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陳天在擊敗了制衡小組以後,知道了我背叛他的事情,他把我的那些手下全部都殺掉了,我費盡千辛萬苦才從他的手中逃出來的,但是我覺得按照陳天的本事,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陳天可能就會主動找上門來,到了那個時候咱們紫依家族的所有人都會有危險!」

「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能夠以一己之力對付整個制衡小組,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紫依川殿忍不住低聲感嘆了一句。

「所以爺爺我現在只能來找您,希望您能夠出手幫我們紫依家族度過這個難關!」

紫依雪跪在地上高聲喊道。

「這個陳天確實有些本事,但是我們紫依家族也不是那麼好惹的,只要有我在,我就不會允許這種人亂來……」

紫依川殿忍不住大喊了一聲,此時他再也沒有辦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了。

「嘎吱……」

房屋的木門被人從裡面緩緩推開,一位老人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

老者的步伐十分的穩健,根本就看不出來這名老者現在已經一百一十多歲了。

紫依川殿身穿黑色的長袍,長相溫文儒雅,斯文和藹,但是老者臉上的表情卻十分的剛毅,臉上刻滿了蒼老的皺紋!

彷彿只有臉上的皺紋才能夠說明這名老者的年齡已經非常高了!

而這名老者便是紫依家族的上一任家主,也是紫依雪的爺爺,紫依川殿。

誰能夠想的到就是這樣一位長相斯文的老者竟然就是當初在R國讓無數武者聞風喪膽的暗殺之王!

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強者都死在了這個暗殺之王的手中。

紫依川殿當初能夠跟R國的第一劍聖上泉斬齊名,從一點便可以看出來紫依川殿的實力有多麼恐怖。

當初的紫依家族在紫依川殿的管理下,能夠算得上是R國首屈一指的大家族,擁有著尋常人沒有辦法想象的影響力,甚至都可以跟如今的R國第一大家族本田家族想媲美。

但是在紫依雪接手之後,紫依家族的實力也是一落千丈。

當初紫依川殿的實力堪比大乘之境。

那個時候,最讓世人感覺到忌憚的就是紫依川殿那強悍的暗殺實力。

據說在R國沒有紫依川殿殺不死的人。

後來紫依川殿因為被制衡小組所威脅,主動把家主的位置交給了尚未成年的紫依雪。

而紫依家族也隨著紫依雪的接手而逐漸的走向了落寞!

畢竟當初紫依家族之所以能夠擁有那麼強大的影響力,那是因為R國的武者都忌憚紫依川殿的暗殺能力,根本就不敢輕易的招惹紫依家族。

然而當紫依雪接手了紫依家族以後,這一切都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

紫依川殿不能詢問外面的事情,也不可以參與到紫依家族的管理,這也就導致紫依家族失去了最堅實的後盾。

沒有了紫依川殿的威脅,紫依家族的實力也產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之前紫依家族的罪過的那些家主紛紛開始瘋狂的報復紫依家族。

當初紫依川殿在閉關之前,交代紫依雪除非是發生滅族的大師,否則不要輕易去打擾他。

而紫依川殿一直都在尋求突破大乘之境的方法,只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依舊停留在煉虛境巔峰,沒有任何突破的跡象。

紫依川殿上下打量了紫依雪一眼,然後語氣震驚的問道:「你說的這個陳天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可能連制衡小組都不是他們的對手,難道他是從華夏過來的真仙境強者?」

紫依雪連忙抬頭看了紫依川殿一眼,然後低聲說道:「爺爺,根據我的了解,現在的陳天還並不是真仙境的強者……」

「既然不是真仙境強者,那他為什麼會擁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紫依川殿連忙問道。

「這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紫依雪無奈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說道:「我只是可以確定陳天不是真仙境,但是他跟很多普通的武者都不一樣,就算他沒有突破到真仙境,他好像也可以擁有可以媲美真仙境的實力……」

「既然那個人沒有突破到真仙境那就好……」

紫依川殿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說道:「你現在就去通知所有人進入高度警戒的狀態,任何人都不可以放鬆警惕,一旦陳天若是趕過來的話,我會親自出手……」

「可是爺爺您能是陳天的對手嗎?」

紫依雪語氣疑惑的問道。

「如果陳天真的以一人之力擊敗了整個制衡小組,那我應該不是他的對手,但是我會拼了我這條老命重傷陳天,然後你們其他人聯手圍攻陳天,我覺得應該可以抵擋住陳天!」

紫依川殿低聲說道。

紫依雪在聽到了紫依川殿的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解,低聲說道:「既然爺爺您不是陳天的對手,那您為什麼還要對陳天出手?咱們完全可以去尋求高層的幫助啊!」

「現在咱們家族對高層來說已經沒有任何價值可言了,就算是我親自出面高層應該也不會幫忙,所以咱們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對付陳天!」

紫依川殿低聲說道。

「但是爺爺您不是那個陳天的對手!」

紫依雪語氣不解的喊道。

「依雪,你別忘了,只能把們紫依家族還有一招血祭禁術,只要我能夠成功的對陳天施展出這招血祭禁術,那就算陳天是真仙境,他也必死無疑……」

紫依川殿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

而紫依雪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微微皺眉,眼神當中閃過了震驚,低聲說道:「可是爺爺您一旦要是使用了禁術的話,您也會死掉的!」

「這個陳天的實力如此強悍,如果不使用禁術的話,我不可能是陳天的對手,咱們紫依家族的所有人都會死在他的手中,我老頭子在這個世界上面活了這麼多年,就連上泉斬那個老東西都已經死了,我自己活著也沒有什麼意思了,那還不如趁著最後的機會為咱們紫依家族做點事情,這樣我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紫依川殿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給人一種視死如歸的感覺,彷彿在他的眼中死亡並不是什麼可怕的事情。

「但是爺爺……」

紫依雪此時早就已經淚流滿面,張嘴還要說話。

「好了,依雪你不用多說什麼了,我知道這麼多年讓你一個女孩子管理這麼多人,也算是難為你了,我也是時候承擔起我應該承擔的責任了,當初我跟制衡小組有過約定不可以管理紫依家族的事情,除非出現了滅族的危險,現在這個危險已經出現了,我應該也不算是違反了當初跟制衡小組的約定!」

紫依川殿淡淡的感嘆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你現在就去通知所有人,讓所有人都警惕起來,知道了嗎?」

「我……我知道了……」

紫依雪低聲回了紫依川殿一句,然後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淚水,轉身離開了。

……

另一邊,陳天在扶搖的朋友家中休息了整整三天的時間。

此時陳天的實力也已經恢復了八成。

扶搖在知道了陳天的實力已經恢復了八成以後,心中震驚不已,因為陳天的恢復速度實在是有些太過於驚人了。

如果這樣的傷勢放在其他的武者身上,沒有個一年兩年的時間,那是絕對不可能恢復過來的。

「陳天,你到底是什麼人啊?你的身體素質為什麼會這麼強悍啊?」

報告少將,夫人要離婚 扶搖坐在陳天的身邊,一雙漂亮的美眸上下打量著陳天,彷彿非常好奇陳天的身體到底是什麼做的。

「我跟你並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陳天扭頭淡淡的看了扶搖一眼,語氣平靜的回了一句。

「你跟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扶搖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解,然後皺著眉頭問道:「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

「你知道修仙境嗎?」

陳天輕聲沖著扶搖問道。

而扶搖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再次愣了一下,隨即皺著眉頭說道:「我曾經聽尹組長說過修仙界的事情,但是那隻不過就是傳說中才存在的地方,你不會是想要告訴我你是來至修仙境吧?」

「沒錯,我就是來至修仙境……」

陳天看著扶搖輕輕的點了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