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當徐越以那等姿態出現后,司徒宇直接麻了。

先有陸九州飄逸出塵的劍仙英姿,深深刺痛了他脆弱的心。

如今好不容易才自我安慰過來,開始跑業務了,又來了一個英勇無敵的無雙戰將,直接將他的自信心給干碎了。

「為什麼我宗的秘法,就是那般模樣?」

司徒宇想起了木然呆板,寶相莊重的玉佛,一時間哭喪著臉,無比苦澀。

「好,好帥!」

藍家方向,藍如煙眼裏閃著小星星,看着那舉世無雙的身影,臉上帶着詭異笑容,都有些花痴了。

「煙兒,注意形象。」

一旁的藍晴皺眉,拍了一下藍如煙的小腦袋,隨後轉頭看向戰場中的縱馬英姿,眸光微閃。

攻擊間畫戟掃動,行動時鎧甲錚錚,頭上的束髮紫金冠也刺目耀眼,兩根紅翎如龍般舞動,盡顯英雄本色。

其實,真的挺帥的。

「我在想什麼。」

藍晴猛然回神,搖了搖頭,眨眼之際,目光又恢復了先前的清澈,不再抱有雜念。

她看向不遠處,從剛才開始一直沒有絲毫動作的左青玄,若有所思。

直覺告訴她,這個青元仙國的遠房表哥,沒那麼簡單。

「嗯?」

突然,她感覺到了身旁的藍光有異狀,收回目光看去。

藍光粒子的虛無空間里,沉睡着幾個人,受傷頗重,此時這模樣,似乎要蘇醒了? 昨日的大雪,已經消散,陰霾散去,萬里晴空。

決鬥場內,人聲鼎沸,彩旗蔽空,一陣熱鬧。

也就在今天,領主之地迎來了洲際資格賽的個人賽決賽。戰鬥到最後的選手,是峰揚和張天霖。

這場比賽,對於二人來說,不僅僅是一場冠軍的爭奪戰,更是一場生死的對決,他們之間,已經結下了不少矛盾。

峰揚獨自一人坐在休息室中,沒有了易子寒的吐槽和嘮叨,總覺得缺了點什麼。

「最後一場比賽了。」峰揚拋開腦袋裡的想法,長吁一口氣,「我一定要贏!一來打敗張天霖給雪秦淮報仇,二來給師父長臉。」

「這幾天我看了關於張天霖的戰鬥,他的技能招式我都已經了解,也想好了破解的方法,但是這就怕他還留有什麼底牌。」峰揚自言自語道,「這次的決鬥,必定是場惡戰!」

「來吧,張天霖!」

休息室外面,早已經坐滿了觀眾,大家都在期待這決戰的開始。

「那峰揚是這麼厲害,一個幻藍武尊,就可以衝進決賽。」

「這人肯定也是什麼大的世家子弟,不然怎麼會有那麼變態的戰鬥力,幻藍武尊越階挑戰青伯都能成功。」

「就是就是,不過你們覺得今天的比賽誰會贏?」

「還是張天霖吧,畢竟人家也是貴族,出身和家族底蘊也不差,他的父親張鳳江,可是一等貴族,家裡的條件可以和一些中原的家族媲美。」

「但我還是更看好峰揚,他太能創造奇迹了。」

張天霖那邊的休息室中,張天霖坐在椅子上,一旁其他的隊員,都圍著他。個個不斷地獻殷勤。捶腿的捏肩的,倒茶的擦汗的,忙的不可開交。

「唉……」張天霖嘆了口氣,「這次的第一應該是穩拿了,我父親說如果拿了第一,會給我很大的獎勵,到時候我請大家好好吃一頓。但是……我奪冠的這天,美琪卻不在……她怎麼就不能等我打完比賽再回去啊……」

「老大你不用這麼憂傷,等你拿了冠軍,不是要直接去領主大人面前提親嘛。到時候領主大人一同意,他就是你的了,你還愁什麼他不在你身邊啊。」有隊員道。

「哈哈哈哈,還是你小子會說話,到時候領主大人答應了我,再給上我一張去白虎學院的推薦卡,我還怕什麼不能在一起!」張天霖大笑道。

「好了,今天是決賽,各個貴賓都會到這裡看比賽。我不能給我父親丟臉,我得想想怎麼把我的招式弄得好看些。」

的確,這最後的一場比賽,不光是老百姓都看重的,那些貴族大家,也很看重這次比賽,尤其是決賽,第一名絕對會矚人眼目,會得到那些人的看重。

今天的貴賓席上,不再是空無一人,這之中坐滿了人。

貴賓席中央,一位胖乎乎的男子,幾乎光頭,但是額前頂著一撮頭髮。挺著大肚子,坐在那裡,手中拿著一個甜筒。

這人正是南極領主,張宇暄。

張宇暄的右邊,坐著一個男子,男子黑色風衣,風衣胸口處,有一個赤色大蛇的標誌。這人正是領主之地分會場地主管,名字叫做趙雲誠。

張宇暄左邊,坐的便是那張天霖的父親,張鳳江,他正和張宇暄交談著什麼,又說又笑。

剩下的,便是南極各地大大小小城主,宗門的首領。

而這之中,雪崖城城主雪桓,也列坐其中,只不過位置比較靠邊,他的面色,確實十分難看。

正說著,九響鐘聲突然響起,震耳欲聾。

只見一男子,和趙雲誠穿著同樣的衣服,從天空緩緩而降,手持話筒,來到擂台前。

「各位觀眾,各位選手。」這人一落地,便是直接開口,舉止大方,擲地有聲。

「歡迎大家來到本屆的決賽現場,我是主持人,趙雲天。」這人道,「這場比賽就由我來為大家講解主持,下面介紹選手。」

說著,趙雲天手一揮,決鬥擂台上便是出現了峰揚的身影。

當然這峰揚不是真的,這只是趙雲天用幻術在輔助自己講解峰揚。

決鬥擂台上彷彿重回了峰揚之前比賽的畫面,一個個精彩錦集,不斷地再次在觀眾的眼前放映。

「峰揚選手,來自西北大陸的孤身遊俠,不代表任何勢力,獨自闖蕩來到極南之寒。」趙雲天道,「十六歲的年齡,已經達到了幻藍武尊的級別,身懷高級功法,掌握多種秘術,真正的戰鬥力,已經可以與青伯媲美!」

話音一落,觀眾席中,便是一陣歡呼聲。

「下面請出我們的選手:峰揚!」趙雲天說話鏗鏘有力,帶動了現場的氣氛。

「這決賽的主持人就是不一樣。」休息室的峰揚搖了搖頭,站起身來,向決鬥擂台上走去。

見峰揚出場,歡呼聲更甚。

「而他的對手,就是張天霖!」

主持人突然手印一轉,場上的錦集,換成了張天霖的。

「張天霖,來自極南之寒的皇室貴族。代表著領主皇家隊和領主之地。十八歲,便已經到達了難以置信的青伯強者行列!出身世家大族的他當然也擁有各種高級功法技能,而今天這兩位將在這裡一決高下,誰輸誰贏,還請拭目以待!」

「下面請選手張天霖,上場!」

張天霖活動了一下筋骨,從休息室的走上決鬥擂台。

峰揚與張天霖互相對視,眼中充滿了狠勁。

「好的現在雙方選手已經上場,那我宣布,比賽,開始!」趙雲天一聲令下,踏空飛起,離開決鬥擂台。

見趙雲天宣布開始,峰揚和張天霖二人同時氣息爆發,青色的風屬性能量和天藍色的寒冰能量,同時湧出,充斥著整片區域。

但從這爆發氣息來看,就是峰揚落了下風。

全場大部分都被寒冰氣息籠罩,而青色,只有那麼峰揚所在得地方那一小塊。

峰揚也是現在才知道,幻藍武尊和青伯強者,差了多少,

「根據上次我和雪青陽的對決來看,我必須直接使用風神決。」峰揚想著,「不然我還沒有使用,就被打敗了。」

想著,峰揚運轉體內能量,突然間,氣息爆發,身邊的青色更加濃郁。

青色能量驅趕著周圍的寒冰氣息,場上被青色佔有的地方更多了起來。

但是這之間的差距,還是很大。

「峰揚,就算你使用了秘法,也不過粉冥武王,和我差了不知多少,我勸你趕緊認輸,以免傷了和氣。」

「張天霖,你我之間的和氣,早就沒了,說那麼多廢話幹什麼!」峰揚取出嘯風槍,指著張天霖,冷聲道,「從你承認死雪青淮的那一刻開始,我們之間,就沒有和氣了!」

「小子,你不自量力,那就別怪我了!」張天霖一揮手,一把見憑空出現在手中。

「我知道你手持聖兵,但是我也有。」張天霖道,「這是領主大人送我的滄玄劍,也是一件聖兵。你根本沒有一項比我強的!」

峰揚沒有機會張天霖,調動氣息,直接是將粉冥鎧甲召喚了出來。

「粉冥鎧甲嗎?」張天霖笑了笑,「我也有,只不過,打你還用不到。」

說著,張天霖身形一動,滄玄劍帶著凌厲的寒冰氣息,向峰揚刺來。

峰揚挺身便擋,用嘯風槍架住滄玄劍。

「風屬性在速度上的優勢果然名不虛傳,這樣能擋住,已經很不錯了。」張天霖一笑,劍鋒迴轉,刺向另一個地方。

峰揚絲毫不敢有怠慢,腳下步法微調,直接躲過的張天霖的劍。而峰揚並沒有放棄攻擊,就在躲的時候,峰揚背後藏槍,一記回馬槍直奔張天霖脖頸刺去。

張天霖不懂槍法,沒有想到峰揚會有這一招,沒來得及躲閃,那一槍便是刺在了脖子上。

但張天霖戰鬥經驗豐富,躲不過乾脆就不躲了,讓后直接凝聚能量,一副粉冥鎧甲立即出現在了張天霖身上。

而峰揚的這一槍,便是刺在了張天霖脖子前的鎧甲上面。

「好你個峰揚,正面打不過就暗算我,真是卑鄙無恥。」張天霖罵道。

「張天霖,我這要算是無恥,那你在比賽前暗算對手,將之殺死,那算什麼?」峰揚笑了笑,「你張天霖,有什麼資格說別人無恥!」

說著,峰揚挺槍便刺,因為峰揚用的是槍,張天霖用的是劍,長兵器與短兵器,當然是長兵器占著優勢,所以著一階段,峰揚開始壓著張天霖打。

但張天霖畢竟是青伯強者,力量速度都不弱,二人每一次交鋒,峰揚的手都會被震麻。

張天霖沒有想到自己在這種打法上會處於劣勢,看峰揚離自己很近,便是左手一揮,一根寒冰凝聚而成的大劍直接向峰揚眉心刺去。

峰揚在和張天霖近距離作戰時,一直在提防他有沒有什麼暗器,況且峰揚早就見過這一招,所以這一劍,峰揚早就有所防備。

峰揚向後一轉身,嘯風槍向地下一劃,一道風牆便是出現在峰揚面前。

那冰劍飛到風牆上后,直接是被挑飛,張天霖也知道這冰劍不會再有什麼作用,便是消散了能量,冰劍便是消散而去。

也就在這是,一道黑色飛鏢似閃電一般,突然飛向張天霖,直奔眉心。

張天霖側身一躲,多了過去,但是他沒有想到,這飛鏢又從自己的身後,繞了過來! 雖然蜘蛛女皇的這一擊並未將零號作為主要目標,但當她的重拳轟擊在金屬裝甲上時產生的餘波卻讓零號在第一時間痛苦的捂住了耳朵,全身彷彿像是失去平衡般重重的摔倒在地。

強行忍住胃部翻騰的不適和腦子裡的眩暈感,零號在第一時間下意識地瞄了一眼自己的狀態欄,而後便瞠目結舌起來,一滴冷汗竟緩緩從他的鬢角緩緩滑落。

蜘蛛女皇的這普通的一記重拳竟然只憑餘波就硬生生讓零號損失了近8%的生命值,若是這一下直接打在他的身上…

「照這情形若是讓那蜘蛛女皇再多打幾次,我這條小命今兒恐怕可就得交代在這裡了,不行,得想辦法!」此時的零號竟然還真就在電光石火間想出了一個主意。

只見他緊緊閉上雙眼,身體縮成一團,雙手抱頭使出最大的聲音喊道:「快停手,會爆炸的!」

零號此時說出「會爆炸」這句威脅含量極高的話當然不會是隨口胡謅,之前在和艾倫中士一起坑殺阿拉伯軍團的時候他就已經對這台外星科技含量極高的工程機械做了一番相當徹底的研究。

其實零號當時就已經存了將超弩級岩盤掘削機械作為自己的一張底牌來使用,可惜隨後的發展偏離了他所制定的計劃便只好作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