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破,扁圓形狀的武技元氣斬被戰天劍削成兩半,化爲無數靈力光點消散而去。

“勝負以分,熒光一族龍淵勝!”

泰麼望着自己最強武技被人削成兩半,這把劍絕對不是普通的靈器,開來屬於上位靈器一類,心中一個邪惡的念頭油然而生。

“象瑪族人泰麼技不如人,此次多有冒犯,告辭”!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龍淵體內的靈力經過這一輪打鬥,消耗了一半,看着深可見骨的傷口,心道泰麼的武技果然霸道,渾然不知自己手中的劍已經被泰麼盯上了。

簡單的包紮後,龍淵示意納潔可以讓下一位前來拿靈力光源果的挑戰者上臺於自己戰鬥。

飛翼族人,天生六翅速度型靈獸。森林六族裏面最強大的一族。也是森林的王者。

心中傳來納潔說的情報,龍淵問道“六族都是那六族,飛翼族最強大,象瑪族次之,霸王蜈蚣一族第三,火狼族第四,毒蠍族第五,我族最末是墊底存在”。

“其中熒光一族和霸王蜈蚣一族是死敵。火狼族於毒蠍族是死敵,象瑪族爲了爭奪第一的位置,也常常于飛翼族打到出手。霸王蜈蚣一族則是什麼族都敢惹仗着它們一族人多勢重”。

“不過它們和我們熒光一族戰爭最爲頻繁”。

“納潔我知道這些就夠了,不需要知道太清楚否則對我百害而無一益”。納潔正滔滔不絕的介紹着森林六族的實力大致情況。被龍淵的呵斥停了下來。

“可以開始了嗎”?鷹頭人身煽動着背後的六隻比身體還有高大的翅膀的飛翼族人緩緩說道。

沙啞滄桑聲音讓人聽了不寒而慄。“大哥你要小心,這飛翼族靈獸是飛翼族的變異而生的,擁有普通飛翼族人沒有的獨特天賦。你要小心了”。

“小子我贏了不要你們熒光一族的靈力光源果,你只要將你背後的那把靈器給我就行了,我饒你性命”。

“口氣到不小有本事自己拿啊,還沒開始比拼,擂臺上已經充滿了刺鼻的火藥味”。

這場戰鬥要比上一場戰鬥艱難很多啊,自己可不能退縮,迎難而上纔是屬於自己的道路風格。

這一刻戰吧!

雙方通名,“熒光一族龍淵”,沙啞而又邪異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飛翼族人——茫都請指教…” 帝臨星武 “芒都是吧,行我記住你了,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將我身後的劍給奪了去。

你以爲你是誰啊,我能感覺到你身上的靈力波動比我要渾厚一些,但也不能在這裏大放厥詞,簡直是不可饒恕”!

龍象掌大成龍淵快速締結武技象茫都拍去,雕蟲小技對我可沒有作用啊,芒都煽動背後的六隻翅膀很輕鬆的躲了過去。

“會飛了不起啊,你在接我一招試試,”龍淵假裝催動靈力認真的觀察着芒都的一舉一動。我要開始了啊!在接我一招,龍淵用極小的靈力催發武技,趁着芒都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即將發動的攻勢中,心中一笑這次看你怎麼躲開我的武技攻擊。

芒都很輕鬆躲過了龍淵的武技攻擊,殊不知龍淵準備許久的真正大招,已經悄然從芒都面前襲去……

“啊……一聲悽勵慘叫使得在場所有觀摩的人打了個激靈,你……你竟然敢打我的臉,”芒都此刻已經徹底暴走,看着芒都血肉模糊的鷹臉,已經被龍象掌拍的不成樣子,龍象竊喜。

“哎呀不好意思啊,我以爲你能躲過去的,誰知道你中招了啊,”聽到龍淵一臉無辜的解釋。

侮辱**裸的打臉啊,芒都的氣不打一處來,小子你竟然毀我容貌讓我以後再族中如何立足生存,自己從小到大都被族人所嘲笑,說自己是個怪物,雖然自己習慣不去理會族人的冷嘲熱諷,但是這次真的變成了怪物,坐實了謠言啊?

芒都大叫起來:“小子今天與你不死不休!報我毀容之仇”!

龍淵冷冷的回了一句,“來啊我不怕你,會飛的大鳥有什麼了不起的。”

看着芒都吃癟,龍淵心裏那個高興啊,“你不是會飛嗎?等我把你的六隻翅膀給你撕下來看你怎麼飛”!

“啊啊……,氣煞我也,小子去死吧,飛行風暴給我撕碎這小子。”澎湃如海般的靈力從芒都體內爆發而出,將自己最強大的武技飛行風暴催發出來。

龍淵一看不好,這飛翼族人喪失理智了,要玩命啊!

“今天我倒要看看到底誰的命硬!”

地下觀看的靈獸,望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心中不免對龍淵擔心了起來。

小兄弟認輸還來得及,快認輸吧!否則你會喪命了。

聽着地下勸自己認輸的聲音,龍淵心中的倔強勁上來了,

“都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誰不誰啊,

我今天陪你玩到底”!

望着臺上已經徹底瘋狂的人於靈獸,納潔知道此次玩大了,搞不好會得罪了飛翼族,也會導致龍淵在這場戰鬥中殞落。

可是現在已經劍拔弩張,自己又能做什麼呢?聽天由命吧!大哥死了自己也會死吧,納潔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它深知飛翼族武技的強大……

劍道式這次勝負就看你的了,龍淵手握戰天劍締結武技,自己最強大的武技啊,希望能破開它的飛行風暴。

不自量力,你也太小看我的武技了吧,龍淵能感覺到芒都的武技要比泰麼的的武技要強大一截以上。

真是個棘手的對手啊,雙方的武技都已經醞釀完成,去吧劍道式,從戰天劍發出一道強勁的劍氣向飛行風暴斬去…

刺耳的撕裂聲響徹這片擂臺之上,武技激烈的碰撞着漸漸地飛行風暴穩壓劍道式一頭。

形式對龍淵非常不妙,急忙運轉體內所剩無幾的靈力進行防禦。

飛行風暴此刻已經將劍道式完全吞沒,向着龍淵迅速逼近…

千鈞一髮,龍淵冒着身殞的下場向芒都打去自己最後的武技。

芒都此刻已經筋疲力盡,龍淵的頑強抵抗使得芒都有些懼怕。

以爲龍淵沒有反手之力是,一個光點向自己襲來。

芒都瞳孔放大,震驚的看着像自己逐漸逼近的光球,已經不知道怎麼抵抗這招啊,任由武技攻擊自己。

砰!

芒都飛出擂臺…

另一邊龍淵在抵擋一會兒飛行風暴後,感覺自己氣血翻騰,恐怕撐不了多久了。

轟!

忍受不住強大的武技,龍淵幾乎和芒都同時飛出擂臺,重重的掉落在地上。

而飛行風暴的威力還沒有散去,向在場觀看的靈獸襲去。

“啊不好!大家快催動靈力防禦飛行風暴的餘威…”

咚!

飛行風暴果然霸道至極,不虧爲飛翼族最強大的武技,明顯芒都擁有飛翼族的直系血脈。否則不可能修煉這麼霸道的武技…

飛行風暴在在場所有前來觀看靈獸的共同的抵禦下才逐漸減弱消散而去…

反觀龍淵於芒都都處於昏迷狀態,很明顯兩個人誰也沒有笑到最後,落得個兩敗俱傷的結局。

難道就這樣收場嗎,還沒分出勝負,周圍觀看的靈獸你一言我一語的訴說着。

終於有人忍不住長熒光皇提問,熒光皇,此次比拼如何計算,一旁火狼族人問道。

這樣吧,它們誰先從昏迷中清醒出來,並且站起來就算誰贏,不知各位意下如何,我同意,一位黑色的毒蠍說道,我也認同熒光皇的方法,周圍觀看的靈獸分分響應納潔的方法,

既然如此大家就在這裏慢慢的等待結果吧,期間我會派人給前來賞我熒光一族臉各族兄弟,進行周到的服務。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着,而龍淵於芒都遲遲不見甦醒的跡象,天色慢慢暗了下來,這讓在一旁靜靜觀察二人的各族前來觀摩的人唏噓不已。

我說我們自己等了近三四個小時了,這兩個人會不會翹辮子了啊,熒光皇你看看吧。

面對各族人的不滿,納潔走進一看兩個人的呼吸都很均勻,只是沒有甦醒的跡象,大哥你快點醒來啊!納潔心中隱隱有些擔心。

咦?剛纔他們的手指好像動了一下,熒光皇你快閃別擋住我們觀看!一場這麼精彩的對決,誰能笑到最後呢?我們拭目以待吧!

聽到毒蠍族看事情滿不嫌事大的聲音,納潔暗罵一句他奶奶的一個不好就會挑起兩族的戰爭,你到好是來看着熒光一族的笑話的吧。

龍淵的手指動了一下,意識開始逐漸甦醒,芒都背後被龍淵武技摧殘的六翼翅膀只有四翼,劇烈的疼痛感充斥着芒都的身體,在經過近四個小時的身體自行復原中也慢慢的恢復的意識。

緩緩的站起身來踉踉蹌蹌的向龍淵走過去,失去兩翼翅膀的痛苦導致芒都走路有些搖搖晃晃,心裏那個恨啊,這兩翼翅膀是飛翼族人用來掌握平衡的以支撐巨大的身軀進行飛行,偏偏讓這小子給打殘了,很明顯芒都已經不能飛了。

作爲一個飛翼族人,以後將不能飛行這麼大的恥辱,芒都怎能不報?

看着芒都向龍淵一步步逼近,納潔心中開始着急起來,大哥快認輸啊!

兩個人居然同時站起來,望着臺下發生的戲劇性一幕,許多靈獸都屏住呼吸認真的看着接下來發生的事。

龍淵臉色煞白劇烈的疼痛感席捲着龍淵的身體,望着被飛行風暴摧殘傷痕累累的身體,龍淵傷口出又開始流出鮮血。

“嘿嘿這小子的血怎麼和熒光一族的血差別那麼大啊,血液充滿了朝氣蓬勃的生機是大補之物啊?可遇不可求。

火狼族盯着從龍淵身上流出的血液,不由得舔舔嘴”。

“小子你的頑強出乎我的意料,可這有怎麼樣,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芒都與你不死不休!”

兩人很快交戰在一起,因爲靈力已經徹底的透支了無法使用武技,龍淵與芒都赤身肉搏起來,看着已經打紅眼的兩個人。

慢慢的龍淵與芒都的差異就展現出來,龍淵因爲被芒都的武技攻擊傷害的太過於嚴重,漸漸的體力不支倒了下去,“哈哈小子你不是很能抗嗎?再給我狂個試試還不是被我打到在地,”龍淵倒地不起嚴重的傷勢讓他幾度昏迷,劇烈的疼痛感以及芒都對他的諷刺,再次激起了龍淵的鬥志,將自己的潛力進一步壓榨出來。

“小子游戲到此結束了受死吧!”

“想要我的命看你有沒有本事來拿走了,龍淵的猛的站起身來,一拳於芒都的腳碰撞在一起難解難分…”

小子你怎麼會有怎麼打的力氣,你剛纔是裝的?芒都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龍淵前後的反差也太大了吧?

剛纔還奄奄一息的模樣,於現在生龍活虎的樣子大相徑庭…

小子你…你是怪物!

不打了不打了,我要回家了,被龍淵嚇的精神錯亂芒都瘋了。

想走沒那麼簡單?留下你的命你就可以滾蛋了。

“你欺人太甚,我死了飛翼族的怒火將將臨熒光一族,等着我族的宣戰吧!

你威脅我?我最怕別人威脅我了我好好怕怕啊!”

“知道我族的厲害還不讓我走?因爲你沒有認輸。短暫精神錯亂後,芒都恢復了平靜。”

想要我認輸,除非你殺了我! “砰!”

一聲重重的倒地聲響徹開來,芒都被龍淵牽制住無法動彈,像個任人宰割羔羊等待屠夫的屠刀抹向自己的脖子。龍淵望着被自己剋制着死死的芒都緩緩的道:

“芒都你很強大不過還不是被我踩在了腳下。現在的你只有兩種選擇,一種是認輸,另一種則是死亡,你自己選擇吧。”

“龍淵有能耐你殺了我,就怕你沒有這個膽子,哈哈你比我強又如何,還不是懼怕我族的實力”,芒都歇斯底里的狂笑起來。

“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我倒要看看你們飛翼族會不會爲一個族中的異類出頭”!

拳腳無眼生死各有天定,受死吧,龍淵也不拖拖拉拉拿起戰天劍向倒在地上的芒都砍去…

我認…芒都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甚至沒有發出一聲慘叫就被斬成兩段,鮮血噴涌而出染紅的地面…

好狠的小子啊!做事不計後果啊殺伐果斷。一旁毒蠍族人平價道。

望着屍首分離的芒都,龍淵終於送了口氣,旋及頓了頓道,“大家都聽見了,是它讓我殺了它,我沒有辦法只好照它的意思辦了成全他”。

“這小子是個狠角色啊,年齡不大挺狂啊?給我留意一下這個叫龍淵的小鬼,他的鮮血可是對我們火狼族是不可多得大補之物啊,”一個狼頭人身的火狼族人渾身紅色的毛髮,給它們增添了一絲詭異。

毒蠍族人道,“你們知道什麼啊?這芒都可是飛翼族族長的六兒子啊,要是知道了芒都的死訊估計會暴走吧,畢竟血濃於水更何況自己兒子被人殺了,做老子的怎麼能輕易嚥下這口惡氣”。

龍淵此刻身體自己透支到了極限,靠着壓榨自身潛力取得的艱難勝利,身體終於吃不消緩緩的倒了下去…

連續的兩場生死對決,龍淵身體已經呈現負荷狀態,靈力於體力的嚴重透支導致身體過於疲憊不堪,再加上芒都的最強武技飛行風暴的肆虐,使得他的身體幾近毀滅…

場上勝負以分,納潔急忙宣佈“此次對決熒光一族龍淵勝,因爲龍淵此時昏迷不醒無法進行接下來的比拼,此次靈力光源果懸賞會到此結束,感謝各族前來捧場,納潔感激不盡”。

周圍的人緩緩的散去…

大哥你沒事吧!納潔走進一看龍淵雖然昏迷不醒嘴角依然咧着一絲笑意,這個來自人類的少年創造了太多奇蹟,自己做出了最正確額選擇,和這樣一位有着強大潛力的少年簽訂契約,將全部賭注全部壓在龍淵身上,自己收益也頗豐啊。

“來人將使者送回房間養傷,再拿幾株天地靈材幫助使着療傷,另外要時刻注意飛翼族的一舉一動,加強警戒以防不測”。一條條命令從納潔口中有條不紊的發出,並很快實施。

一個黑暗的角落裏,兩個人影在交談着什麼…“”泰麼這麼晚了有什麼着急有什麼事情找我嗎?牛哥你幫兄弟個忙唄,兄弟以後必有重謝”。隨即將自己在熒光一族的遭遇給這位“牛哥”敘述了一遍。

當講到龍淵手裏的劍可能是上位靈器時,兩人眼中貪婪的神色顯露無疑。

“哦,有這麼好的事,老牛我去會會能將你打敗的小子定不擾他,讓他乖乖的交出那把劍,今後你我就有靈幣逍遙快活了”。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正在窮困潦倒時聽到這麼有價值的東西,令我怦然心動啊”。牟!牛哥忍不住叫了一聲,表示它高興的心情。

一旁在牛哥身邊的泰麼拍馬屁道:“那小子估計你見到牛哥就會昏過去,不用牛哥動手就已經被牛哥的氣勢給嚇倒了,牛哥真是神勇蓋世智慧與實力的化身啊,小弟我甘拜下風以後爲牛哥馬首是瞻。牛哥讓兄弟往西,兄弟絕不往東。”

哈哈好說好說,被泰麼拍馬屁到牛魔王心坎裏,嘴上高興的合不攏嘴啊。“泰麼兄弟你放心,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餓不着你,你放心的跟我混吧,包你吃香的喝辣的,日子過得比神仙還要快活”!

“那是,小弟以後就承蒙牛哥關照了。走我們去會會你說的那小子,要真的是上位靈器就值錢了。我們靈獸之中還沒有會打造使用靈器的呢?都是依靠自己強大的天賦取勝”。

熒光一族龍淵的房間內。

“使者的傷勢怎麼樣?嚴重不嚴重?皇,以老臣之見使者恐怕時日無多了,體內的生機正在緩慢的流逝着,因爲此番戰鬥過於疲憊導致使者心肺收到了創傷造成了嚴重的後果,老臣無能爲力,唯一的辦法只有等,看使者自己的造化了,希望始祖能夠保佑他度過難關…”

“既然如此你先下去休息吧,老臣告退。大哥你要快點醒過來啊!你答應納潔的事情還沒辦呢,你死了我也活不成,不是兄弟怕死是兄弟沒有將熒光一族送上正軌,不敢死去害怕在下面遇到列祖列宗無法交代…..”

這裏是什麼地方?我怎麼在這裏?一個巨大的飛船停在地面上,銀光閃閃發出耀眼的光芒,這是個什麼東西?生的如此奇怪?在龍淵牀頭前的木靈珠開始發出了微弱的光輸送進龍淵體內。

眼前的景物漸漸模糊起來,隱約可見的是這個大怪物騰空而起,以非常快的速度呼嘯而去,在到達屬於自己所在星空中心的位置時,從飛船上掉落了一塊類似金屬的物質,一眨眼的工夫隨後就消失不見。

龍淵努力想看清眼前的一切,發現自己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獨自走在這片充滿光明與黑暗的空間內,迷茫着尋找出口離開這裏。

漸漸的龍淵的意識從這片空間走了出來,發現自己開到了一個具有高度發達文明的國度。

這裏是什麼地方?自己怎麼對這裏一點印象都沒有?我爲什麼會在這裏?一個個疑問從龍淵心裏悄然而生。

正當龍淵試圖弄清楚眼前的世界這是什麼地方時,畫面一轉變爲另一個地方…… 這裏又是什麼地方?一望無垠的大沙漠呈現在龍淵眼前,啊!有風暴來襲龍淵急忙運轉靈機進行防禦,可是當風暴從他身邊呼嘯而過的時候自己一點事也沒有,身上也沒有沾染一粒沙塵,這讓龍淵奇怪不已。可那種真實的感覺就像自己所經過一樣,爲什麼自己一點事情都沒有呢?

正當龍淵震驚不以時,一望無垠的沙漠上空忽然掉下一個龐然大物版的臉盆。

轟!

巨大的爆炸聲響徹整個沙漠,很快從裏面逃出來一個人,大大的腦袋巨大的眼睛沒有鼻孔的人穿着奇怪的衣服逃了出來。

而他身上戴着的一條項鍊赫然是有五個珠子連接而成的,定睛一看五顆珠子渾然天成,每一顆珠子都有着獨特的顏色呈紅黃藍綠白。咦那不是木兒嗎?綠色的顏色讓龍淵一眼認出木靈珠來!望着這隻奇怪的生物從奇特的“臉盆上逃出來,龍淵心中充滿了震驚!”

隨後發生的事情更加讓整個事件撲爍迷離,這個奇特的人在這裏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嘗試了各種各樣的方式修復“臉盆”可都無濟於事,不得不放棄。

接下來的時間裏,奇特的生物離開了這片沙漠,在走了幾個月後開到了一座海島上於當地的猿人友好的生活在一起,在他的幫助下猿人的生活水平漸漸有了提高,他命令這些猿人將海島上的巨石雕刻成自己的模樣。

隨後的歲月中,猿人一個接一個的死去,而那個奇特的生物卻沒有消亡,而是將他會的東西都交給了一個人並且將自己陪伴自己無數歲月的五顆珠子送給了此人。

龍淵觀看着如此真實夢境,正當龍淵想要看清楚五顆珠子的用途時,畫面逐漸模糊起來隨後戛然而止…

龍淵又回到最初的那個地方,迷茫着不知道如何去辦纔好?

這是怎麼回事,這裏又是什麼地方?

眼前傳來一陣刺眼的光芒,一個新的畫面出現在龍淵眼中。

兩個人正在進行生死決鬥,整個星空都承受不住兩人強大的靈力威壓幾近破沒,望着兩人對比時出現的靈力波動至少要比周天境三重劫後還要強大……

這是神的氣息!

漸漸有一個人體力不支敗下陣來,細細一看是那個活了無數歲月的奇特生物,而佔據上風的則是被他賜予項鍊的那個人,它們爲何廝殺?雙神大戰爲什麼會出現在自己夢中,這讓龍淵百思不得其解。

想要在看下去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畫面開始模糊起來又回到最初的光明與黑暗的那片空間內…

身體上傳來快要散架的疼痛,龍淵從夢中甦醒過來,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彷彿中有一種錯覺,感覺自己活了無數歲月好幾個紀元那麼久遠…

“大哥你終於醒了,我還以爲你挺不過去這一關呢?”耳邊傳來納潔有些傷感的話語。

龍淵急忙問道:“納潔,我昏迷這段時間,有沒有什麼異常情況?有沒有飛翼族人前來複仇?”

面對龍淵的疑問:納潔只好如實回答,“大哥你昏迷的這段時間,飛翼族向我熒光一族施壓,限我們半個月內向飛翼族投誠,並且讓我們交出殺害飛翼族族長六兒子的兇手,消息被我壓制下去,沒有造成後果。” 聽到納潔的回答,龍淵深深的皺起眉頭,該來的總會來,躲也躲不掉……

龍淵心中泛起了嘀咕,那個奇特生物來自哪裏?爲什麼自己會夢到如此奇特的夢境,猶如身臨其境一般,那樣真實那樣震撼…

短暫的失神使得龍淵思想一直徘徊在這場奇特的夢境之旅,與其說是夢卻又那麼真實,感覺自己經歷了好幾個紀元,看來木兒的來歷不簡單啊!

雙神大戰啊!如此勁爆的對決場面,天地都爲之顫抖啊!他們又爲何大打出手呢?直覺告訴龍淵自己的夢境是真實的,只是經過了無數歲月無法夢境已經殘缺,導致拼接不全,導致許多關鍵時刻自己都沒有看清,一定要解開這夢中的層層迷霧尋找出真正的答案…

“大哥你怎麼了”?納潔道:看着龍淵呆住不語,苦思着什麼?納潔以爲他於芒都的對決中使得大腦受傷無法象以前一樣思維敏捷,導致大腦皮層失去身體控制只能一會清醒一會呆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