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田一夫那方的人羣中,亦還有一個相當出衆的角色,身材高挑瘦削,眼神十分冷厲,咄咄逼人,給人一種極爲陰婺刁悍的深刻印象。

摩瑪真理教因爲不需要如聖戰軍組織一般高度保密,但凡稍許有點名氣的人均在國際刑警組織的資料庫裏有詳細的資料記錄,其重要成員更是概莫例外,所以遊子巖當即又認出這人是位列摩瑪真理教四大家族之首,藤原家族的家長藤原龍男,其弟藤原仁雄便是在自己的命令下,於**國際機場酒店的升降機中被十數把***生生地打成了一灘肉泥。

見遊子巖一行人駐足審視自己等人,那些摩瑪真理教的教徒均橫目相視,眼神極之不善,形同挑釁。

斯魯特心中原本就有氣難以發泄,這時愈發有如火上澆油,當下冷笑着走過去,乜斜着眼掃視這些看來神氣十足的傢伙一番,陰沉沉地道:“聽着,你們這些混蛋應該都明白自己是些什麼樣的貨色,到了美國,就得好好挾住自己的尾巴做人,如果讓我抓到你們當中哪一個有任何的不法行爲,就算是違反了交通規則,你他媽都得乖乖地把屁股洗乾淨點,準備去蹲重監吧。”

一衆摩瑪真理教教徒聞言登時大怒,個個眼中兇光亂閃,藤原龍男冷哼,踏前一步,眼底爆出一束森厲的寒芒,若無形利刃射來。

斯魯特兇狠地回瞪過去,呲牙冷笑道:“怎麼,各位人渣是不是對我的歡迎辭有什麼不滿意?”

織田一夫輕輕咳嗽了一聲,阻止被挑拔後羣情相當憤怒的教徒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爲來,略略打量斯魯特,不帶絲毫火氣地微笑道:“請問閣下是否在國際上享有盛譽的超人特攻一族?”


斯魯特翻翻眼皮道:“我是什麼人無關緊要,你們,記住我說的話就行。”說完甩甩手轉身就這麼踅回身來。

織田一夫眸底深處閃過一絲微不可察的森酷戾芒,臉上卻依然掛着溫文爾雅的微笑,隨意擺擺手,制止教徒的喧譁,若無其事地舉步邁出機場大廳,竟當什麼事都似乎未曾發生過。

這是一個城府深沉極其陰險難纏的角色,遊子巖微微皺眉,側首低聲道:“羅拉,你能估算出織田一夫的具體實力麼?”

羅拉藍眸微爍,搖頭道:“他的源力全部收斂在體內,沒有辦法估計。”

實際上,現在的遊子巖亦能正確地判斷出他人的實力強弱,但同樣地,也必須建立在對方源力氣息外泄的先決條件下。

遊子巖點點頭不再說話,攜着沙婷曦在斯魯特的帶領下步出機場,遙遙望了一眼已然乘上車輛的織田一夫,輕抿脣角,露出一絲捉摸不透的笑意來。 遊子巖一行被斯魯特安排在一處安靜優雅的獨立別墅裏下榻,且特別地安排人手守衛外宅,及加強了警方在這個地段的巡邏力度。

四個**特種反恐精英面色依然冷靜,心中卻極是驚奇遊子巖對於美國反恐組織的能量和影響力,稍稍收拾了一下行李,便自覺地分爲兩人一組,擔任內宅的守護工作。

衆人中只有沙婷曦是普通人,因爲時差綜合症的關係,不耐勞累先行休憩了。

住進來沒多久,就有守衛向斯魯特報告在別墅外發現了幾個可疑人物在暗中窺探監視,似乎是本地某個黑幫中的傢伙在踩點預備作案,請示該如何處理。

斯魯特相當驚訝,也相當地惱怒,大覺顏面無光,氣沖沖地下令道:“先具體查清楚他們是誰的人,再把這些不長眼的混球通通揪到黑籠子去,關上十天半月再說。”

遊子巖攔下他,微笑道:“斯魯特先生,這裏面可能有點小誤會,嗯,他們應該是我一個朋友派來的人,先讓我打個電話問一問。”

遊子巖面上雖然帶笑,其實他心中也頗爲不悅,撥通了韓浩的電話,直接道:“韓先生,謝謝你的關心,不過,我在有需要的時候纔會通知你們出面,現在請把你的人全部撤走,否則很容易產生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韓浩有些尷尬,他原本是一番好意,被遊子巖一說才意識到自己是在畫蛇添足幫倒忙,更是會使人懷疑他的動機,連忙道歉,將派出的幫衆悉數撤回。

斯魯特倒也立即明白了那些人的來歷,知趣地不再過問,而是笑道:“遊先生,呆會洛杉磯反恐部隊的指揮官會來拜訪你,他應該是你的一位舊識。”

遊子巖微覺疑惑,揚眉道:“舊識?以前我在洛杉磯認識的官方人員只有維蘭特和克勞迪婭,但他們現在……嗯,可否問一下,他們究竟做出了什麼,以至於讓你們準備以叛國罪論處。”

斯魯特摸了摸碩大的鼻子,面容難得地嚴肅了起來,緊緊皺起眉道:“遊先生,現階段這還是美國安全中心的絕密機密,我必須要等到反恐部隊的指揮官來後才能一起向你透露,唔,到時還要請這位羅拉小姐迴避。”

羅拉漠然望他一眼,並沒說什麼。

“絕密?”遊子巖哂然一笑道:“這個世界上還會有什麼真正的機密麼?嗯,斯魯特先生,可能我忘了向你介紹,羅拉其實是我的副手,也就是國際刑警組織反恐特別行動處的副處長,只是還未正式任命而已,所以,不論任何事情,在我們之間都不存在有什麼所謂的祕密。”

斯魯特用力捻捻大鼻子,再度認真地審視了羅拉一番,越看越是震訝,只覺羅拉雖然只是寂漠而坐,但整個人便如無波無瀾的遼闊大海般,氣度無比沉靜深邃,怎麼也測不透她的深淺,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說:“唔,我瞭解了。”

洛杉磯反恐部隊的指揮官來得很快,也確實是遊子巖的一位老熟人,那個曾任紐約反恐部隊指揮官,極度傲慢自大的狼屬覺悟者史密斯,不知怎麼調任到洛杉磯來了。

遊子巖與史密斯雖是僅打過一次短短的交道,其過程卻是極不愉快,早就將之劃歸於令人厭惡的一類角色當中。但也有一點不可否認,史密斯不擇手段只求結果的行事作風倒是相當符合遊子巖的脾胃。

史密斯仍舊是那一副老德性,神色陰沉,一臉的倨傲,不過,或許因爲兩人均鬱郁不得志的緣故,看起來他跟斯魯特的關係倒是不錯,彼此相當地隨便。

“遊先生。”史密斯在稱呼上倒還中規中矩,但語氣腔調就無論如何也算不上和善了,沉聲不滿地道:“如果按照我的意見,這一次的事情不需要讓任何外來人插手,對於擁有光榮傳統的反恐精英來說,這簡直是一種恥辱,哼,有什麼是我們不能應付的?”

遊子巖不動聲色,也不予迴應,冷冷地看着他擺出的這樣一副硬漢派頭。

笑話,若是他們真能利索地解決這次的事情,他遠在**,泰勒又何必大費周章找上他幫忙,根本不用腦子去想,也可知這其中必定有着什麼棘手之處。

史密斯又翻着眼道:“遊先生,之所以請你來,完全是因爲你跟維蘭特那個該死的傢伙有着特殊的交情,而他和克勞迪婭與我們原本是屬於同一建制的同僚,也曾爲美國的和諧安全作出過重要的貢獻,所以,我們顧念舊情不想斬盡殺絕,這才請你來參加這一次的追捕行動,希望你能通力合作,勸說他們及時懸崖勒馬,日後在定罪時我們可以酌情從輕發落。”

“是麼?”遊子巖淡淡地說:“那麼你們可能要失望了,你們高估了我對維蘭特的作用力,我並不能影響到維蘭特什麼。。。嗯,說了這麼多,你好象還沒說到重點,當然,既然你已經認定你們完全可以自己應付,那麼就並不需要我的加入,實情說不說也就更無所謂,該把維蘭特怎麼樣就怎麼樣好了。”

史密斯面色陡然一青,窒得說不出話來。

遊子巖自然不會顧忌他的面子,又冷冷地道:“嗯,斯魯特先生,非常感謝你的盛情款待,不過也不好麻煩你們再繼續招待了,我會馬上從這裏搬走。”

斯魯特一張臉膛登時漲得象個猴子屁股,狠狠地瞪了史密斯一眼,跳起來搓着手急急道:“誒,遊先生千萬不要在意,請聽我說,史密斯其實並不是這個意思。。。”

他苦笑着一時不知怎麼解釋轉圓,肚裏早將史密斯罵了個狗血淋頭,老着臉皮說道:“唉,遊先生,實話跟你說吧,整個洛杉磯通往外地的途徑現在已經被我們完全封鎖,雖然一時無法抓獲維蘭特和克勞迪婭兩個人,但他們能暫時保得平安,其實是我們不願大張旗鼓搜捕,以免他們負隅頑抗玉石俱焚的緣故。遊先生,你曾經救過維蘭特,如今也只有你出面從中斡旋,纔有可能勸說他回心轉意,否則我們也只有不惜一切代價,甚至可能全城戒嚴採取阻殺行動了。”

遊子巖暗吃了一驚,心憂維蘭特的安危,也不爲已甚再去跟史密斯計較什麼,皺眉道:“竟然如此嚴重麼?維蘭特到底做了什麼?”

斯魯特沉重地嘆了一口氣道:“他們利用自己身爲超人特攻隊之便,在位於洛杉磯的祕密實驗基地中竊取了全部的一百份基因改造劑。。。這一百份基因改造劑,是我國**多年來耗費了無數人力物力的心血結晶,每一份都可以將一個普通人毫無風險地成功改造爲強大的戰鬥型基因覺悟者,我們必須追回來。”

毫無風險地改造出一百個強大的戰鬥型基因覺悟者?即便以遊子巖的堅定心志,亦不由吸了一口冷氣,沒有人比他更明白其中蘊含的概念是多麼的恐怖了。

他迅速地思索了一下,又皺眉不動聲色地問道:“貴國的基因實驗看來已經位居世界頂端了,既然如此,那麼就可以製造出更多的基因改造劑出來,這件事應該沒有你們所說的這麼嚴重緊要罷?”

斯魯特當然清楚他言下之意,也不隱瞞,苦笑道:“你說得輕巧,製造基因改造劑這麼簡單麼?開發實驗時,其中的開支不僅佔了我國每年百分之十五的軍事預算費用,還花費了十餘年的時間,纔有了這一百份基因改造劑,若是再想獲得一百份基因改造劑,除了經濟上的巨大投入之外,起碼還得三五年的時間。”

這個實驗竟然佔去了美國每年百分之十五的軍事預算開支,確實是個驚人的天文數字,遊子巖也確實明白了事態的嚴重性,不再廢話,點點頭又問道:“你們的人最後見到維蘭特是在什麼地方?他們現在的狀況如何?”

“他們最後出現的地點是在移民城附近,其中克勞迪婭與一個超人特攻隊隊員兩敗俱傷,中了劇毒,而維蘭特只是負了輕傷,其後救出克勞迪婭逃遁不知所蹤。”斯魯特快速道:“估計他們現在藏匿的地點就是在移民城中,因爲活捉的把握不是很大,爲了防止他們走投無路時孤注一擲毀去基因改造劑,所以,我們才暫且沒有進行大舉圍捕。”

“移民城?”遊子巖眸中閃過一束不明意義的微芒,輕輕地點了點頭道:“好,找到維蘭特後我答應幫你們去勸一勸他,不過,不管談話結果如何,你們也得先答應我的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斯魯特急問道。

“很簡單。”遊子巖微笑道:“我只是要從這裏帶走一個人而已。” 今晚的月亮特別圓,特別亮,高掛在清冷的天幕上,象一隻眼睛般深沉地凝視大地,幾絲淡淡的雲絮緩緩飄浮,絲毫無法阻攔月輝如水般灑落下來,但洛杉磯上空卻彷彿是烏雲密佈,若給一張無形的巨網緊張地籠罩着。

包括移民城數十家幫派社團在內,整個洛杉磯地下勢力的首腦們均接到了一個來自**的內容相同的通知,措詞極之嚴厲,勒令他們發動所有的下屬及可以調動的人手,全力查找一男一女的下落,知情不報者後果自負。

此外,洛杉磯幾大電視臺的黃金時間段,滾動式地播出維蘭特和克勞迪婭的肖像,動員所有市民發現疑犯後及時舉報。更是幾乎出動了全部警力和反恐部隊,守住各個交通要道,將洛杉磯全城圍得水泄不通,其中尤以移民城爲重中之重,即使飛出一隻蒼蠅、溜出一隻老鼠也隨時有幾個黑洞洞的槍口在警惕地瞄準着。

爾後,起碼有不下數百個由反恐精英組成的搜捕小隊浩浩蕩蕩開進移民城中,準擬將移民城如地毯般梳理個遍。

這是遊子巖的提議,不管維蘭特竊取基因改造劑這件事最後如何解決處理,首先,當然是以最方便快捷的方式找出他的落腳點來。

這樣浩大的聲勢,可能算得上是美國抓捕行動中有史以來的首遭了,移民城中人人兢兢自危,平時再兇狠的暴徒似乎都比一個剛出生的嬰兒還要無害。而這一天,亦有可能是洛杉磯移民城有史以來,沒有一樁嚴重罪案發生的奇蹟般的日子了,就連家庭暴力事件也未發生幾樁,唯恐警方上門詢訊盤查時造成誤會,從而無端端地生出什麼不測來。

搜捕行動過程中,洛杉磯上空除了大批警用、軍用直升機在不停盤旋外,起碼還有數十架民用直升機架着攝影機不辭辛苦地在全程拍攝着。這些直升機都是各大電視臺和好萊塢各大製片公司派出來的,這樣壯觀的大場面可是難逢難遇,除開難得的新聞價值,更是任誰也沒有這麼大的手筆和本錢在影片中擺下如此浩大的場景,不抓住時機拍下來豈不白白浪費?

但是很遺憾,這場浩浩蕩蕩史無前例的搜捕行動一直持續到晚間,卻沒有任何的進展成果,也沒有任何消息線索報上來,維蘭特和克勞迪婭兩人就象是從人間蒸發了一般,連氣味分子都未殘留下一點一絲。

如此興師動衆勞命傷財,且頂着高層壓力及民衆苛責的行動竟然落得這樣一個狼狽之極的局面,一個專程從華盛頓國家安全事務中心趕至,主持這次行動的高級官員臉色難看得象要滲出一層黑汁來,環視着指揮中心裏洛杉磯警察局、聯邦調查局、國家安全局、反恐特警部隊及超人特攻隊等等等等單位一大批大大小小沉默不語的官員們,眼角微微抽搐,強壓下噴薄欲發的火氣,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來:“大家就沒有什麼意見要發表嗎?”

回答他的仍舊是一片難堪的沉默,偌大的指揮中心裏,唯聞此起彼落的電話鈴聲急驟而刺耳地響起,連所有與搜索現場聯繫的工作人員均極力壓低自己的聲音,誰也不想去觸這個楣頭。

這位高級官員白白淨淨的面色越來越黑,額上青筋激烈地跳動起來,終於忍不住暴起,惡狠狠地一拍面前的桌子,幾乎是咆哮着吼道:“這個該死的餿主意是誰提出來的?現在,請你,告訴我下一步應該怎麼進行,OK?”

大家的視線齊齊投射到斯魯特和史密斯身上。

兩人的面孔霎時漲得血紅,均在心中狠狠地詛咒起來,這個行動方案確實是他們聽從了遊子巖的建議提出來的,不過,如果沒有得到面前這個傢伙的採納及批准又怎麼可能實施執行?一刻間的工夫,兩人就把這個裝腔作勢準備推諉責任的混蛋十數代的祖宗罵了個遍。

史密斯性格遠較斯魯特暴躁易怒,按捺不住性子,冷哼一聲就擬拍桌罵娘。

一直默立在旁的遊子巖不着痕跡地輕咳一聲,站出來好整以暇地道:“詹姆斯先生,是我提出的建議,閣下有什麼疑問嗎?”

“疑問?”詹姆斯臉色由黑轉青,差點氣得哆嗦起來,扭頭尖聲吼道:“你竟然……呃,你是?”

遊子巖漆黑的眸底泛漾出一抹一閃即逝的嘲弄微芒,淡淡地微笑道:“我是國際刑警組織的遊子巖,應邀來貴國協助這次的追捕行動。”

詹姆斯硬生生嚥下衝口欲出的怒斥,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來:“原來是遊先生,抱歉失禮了。”

史密斯和斯魯特略帶意外地望了遊子巖一眼,均有些感激他這時能站出來解圍。

國際刑警組織的人可不是自己的手下,面子上的禮節是必須要維持的,詹姆斯抑下強烈的忿恚,緊接着又不滿道:“遊先生,來之前我就聽說了閣下的大名,泰勒也非常的推崇閣下,說閣下在反恐領域是無人可以替代的專家,但是現在……”

遊子巖脣際綻出一抹揶揄的彎紋,淡然道:“泰勒先生過獎了……詹姆斯先生,想要追查到疑犯的蹤跡,這個行動方案其實最爲穩妥,我只是沒想到……嗯。”

他又輕咳了一聲,沒有往下再說下去,不過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後面的話是什麼內容,都覺面上有些發燒,訕訕地移開了視線。的確,這種局面的出現能怪誰呢?儘管搜捕兩個擁有異能的戰鬥型基因覺悟者的任務相當之艱鉅,但一說起來,還不是得歸罪於各單位的無力無能?

停了一停,遊子巖打破難堪沉悶的氣氛,說道:“嗯,其實我們也並不是沒有進展和收穫,起碼,通過排查,我們已經大大地縮小了要搜索的地域,相信繼續行動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能夠查找出疑犯的行蹤。”


站着說話不腰痛的傢伙,詹姆斯暗咒了一句,敲着桌面皺起眉道:“我知道繼續行動當然能搜索到疑犯,問題是,到現在爲止,行動已經持續了超過十個小時,我們沒有很多的時間再進行下去,上面已經發下話來,如果兩個小時內行動還沒有進展,我們不但必須要結束,之後還要接受公衆的質疑指責。到時,恐怕在座的各位都背不起這個責任。”

衆人的面色都變了一變,誰有這個把握敢打包票在兩個小時內就一定能搜查到維蘭特和克勞迪婭的下落?

說來說去,詹姆斯這個在其位卻不謀其政的官僚都只是一心在考慮自己如何免受責難,也不知道他是通過什麼樣的渠道爬上這個高位的,不過,一個成功的政客倒也並不需要把心思花在無用的方面。

遊子巖無聲地冷笑了一聲,略略沉吟道:“詹姆斯先生,我還有一個補救措施,可以免去公衆的抗議,不過,實施這個措施的先決條件要取得貴國高層的諒解和同意。”

詹姆斯心中一喜,不恥下問虛心道:“遊先生請說來聽聽。”

遊子巖慢條斯理道:“反正行動到現在,搜獲到疑犯的下落只是遲早間的事,所以,我們不如干脆在表面上撤掉大部分的人手,對外界發佈消息說疑犯已經捕獲,這樣就可以對公衆作出交待了。但暗裏則留下一些精銳繼續祕密搜索,同時責令移民城中的各社團通力配合,相信一定能夠在最短時間內成功完成這次行動,這樣,方方面面就都圓滿了。”

衆人聽得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來,相較遊子巖的前一個建議,這個建議才當真可算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餿點子,先不論其可行性有多高,而且一旦被披露出去就會是一個貽笑天下的大丑聞。

不過,大家仔細一想,都覺得如果想要擺脫目前的窘境,確實也只能採用這個方法了,只需上面點點頭,一切均將皆大歡喜。

沉默了好一刻,心中早已首肯的詹姆斯掃視了一遍衆人,試探着道:“這個方法值得考慮,但是應該怎麼實施,首先還需要拿出一個具體方案來才能決定,大家有沒有合適的參考意見提出來?”

拿出一個具體方案?對於在場的衆人而言,簡直比一加二還要簡單,但人人均死死地閉緊了嘴,誰也不想出面充當這個冤大頭,一齊飛快地瞥一眼遊子巖,又飛快地撇過頭去。

作爲唯一適合的人選,遊子巖不負重望挺身而出,微笑道:“嗯,移民城中有個特殊的地帶叫地獄後花園,其中藏匿着不少負有重案潛逃至今未歸案的罪犯,嗯,我們隨便抓捕一男一女充任這次的目標人物就可以順利轉移公衆視線了不是麼?”

詹姆斯又問道:“如果不慎在後面的行動中出現了差錯,以後又該處理?”

“這一點更好辦。”遊子巖微笑依然,眸中閃過一道難以捉摸的清光,淡淡道:“只要我們抓獲疑犯……嗯,大家都應該明白我的所指……再儘快找來一兩位技藝高超口風嚴密的整容專家,那麼,後面不管發生任何事情,就都將與這次行動無關了。”

遊子巖剛俊的面龐上笑意更濃,轉向詹姆斯道:“詹姆斯先生,還有什麼疑問嗎?”

詹姆斯思慮了良久,終於重重地點了點頭,再度掃視衆人道:“大家有什麼不同的意見嗎?”

沒有任何人發表看法。

“那麼,我就向上面溝通請示了。”事不宜遲,詹姆斯等了稍頃,伸手拿起桌上的電話。


史密斯和斯魯特心中隱隱覺得不妥,相視一眼,再望望神色淡定似笑非笑的遊子巖,忽然間意識到什麼,張口欲言,卻又立刻緊緊閉上,面容不由得怪異地扭曲起來。

他們,在不知不覺間上了遊子巖一個大當,從頭至尾,這個局面的出現可以說是遊子巖早有預謀,一手操縱所致,只不過,現在再揭穿他已然於事無補稍嫌晚了點,只有聽任其發展下去。


毫無疑問,從一開始,遊子巖提出大張旗鼓全城搜索維蘭特和克勞迪婭的建議就是一個幌子,他早已預見到這次的搜捕行動會騎虎難下,只是爲現在出現的困境作鋪墊造勢而已。

完完全全地,遊子巖就是處心積慮在爲維蘭特和克勞迪婭尋找應付公衆的替罪羊,並將他們這些人通通拖下這趟混水之中,握住把柄以便日後替維蘭特和克勞迪婭兩人開脫重罪。

明是明白了,但在這種情況下自己又能怎麼樣呢?斯魯特和史密斯相視頹然苦笑不已,滿心地窩囊,就象眼睜睜地被迫吞了一隻死蒼蠅下肚,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詹姆斯在**高層的活動能力確實相當強,這個挽救**聲譽免遭民衆垢難的措施很快就得到了獲准,於是,在電視裏,官方新聞發言人誠懇地向洛杉磯市民表示深切的歉意及衷心的感謝聲中,這場轟轟烈烈的大搜捕行動圓滿勝利地結束了。

史密斯趁無人注意,湊近遊子巖壓低聲音狠狠地道:“我知道你心裏在打着什麼鬼主意,我告訴你……”

“史密斯,你他媽閉嘴,你想讓大家都成爲笑柄無法收場嗎?”斯魯特亦湊近來,惱火地呵斥住他。

史密斯看來跟他的交情確實非淺,並未動怒,軟下口氣悶哼着道:“這件事到目前爲止我還能容忍,但是,請你記住,我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如果最後的解決結果不能讓我滿意,那麼你什麼目的也別想達到。”

遊子巖哂然一笑道:“結果要怎麼樣你纔算滿意?你是想將維蘭特和克勞迪婭置之於死地,還是想追回基因改造劑?”

史密斯惱怒地道:“見鬼,這本來就是一件事,會有什麼區別嗎?”

“當然。”遊子巖眸中閃爍着辛辣譏誚的光芒,一針見血道:“如果你有絕對的把握一舉擊斃他們,並且保證那些基因改造劑安然無恙,那麼這兩者就沒有區別了。”

史密斯登時啞然,若是他們有這個絕對把握,也用不着巴巴地將遊子巖從**老遠請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